69书吧 > 天国游戏 > 第九百二十六章 大结局(上) 生命之歌

第九百二十六章 大结局(上) 生命之歌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相比起因为绝对的单纯热烈而强大的苏萝,或者说因为钢铁般坚强意志力而强大的路梦瑶。 .苏荆一直都像是一个面目模糊的人,公正地说,他没有改变世界的巨大野心,没有表现出高尚得令人敬仰的愿望,也没有一个轮廓明确的个人理想,在很多人主导位面旅者这个集团运作的是路梦瑶,而不是这个一直地位暧昧,态度暧昧的首领。

    哪怕是再简单纯洁的人,在持有足以改变世界的力量之后,也会开始产生**,愿力,改写世界的力量——路梦瑶这样说,她对于苏荆的理解很可能是世界上最深刻的人——而一个在极年轻的时候就拥有影响他人力量的人,不可能在这方面缺少理应存在的野心。

    他的野心和理想,只是改头换面,以另一种形式存在,或者说,一直被他特别谨慎地保存在表皮之下。路梦瑶评价道,他有我们作为工具,去缓慢地实现他的意志。

    魔法学者此刻已经能够缓缓地触碰到他内心最深刻的一些思考,在无数时光的轮转光影之中,她已经知道,或者说理解了眼前这个人所追寻的事物。在那些斑驳的驳杂的事物全部从名为苏荆的神魔身上剥落之后,从他心智结构中所留下来的,最深刻最本源的事物。

    “苏荆。”路梦瑶(信息之神#1)一字一句地说,以确保他能完全领会到自己的意思,“由于显而易见的原因,她(信息之神#2)正在迅速读取我所储备的一切信息,以确保能够击败我们。准确地说,击败你。在我无法继续保护你之前,希望你找出了足够好的方式去去打败她。”

    “乐观地们长期执行的掩藏策略起了作用。”苏荆说,“在我们用了这么长的时间迂回之后,或许可以多拖延她一秒钟,让我将自己的理再度完善。”

    路梦瑶一直坚信,信息就是一切,信息就是力量,信息就是无可置疑的强大权力。这个理念帮助成功构建完成的信息之神在另一个时间线里找到了倾覆超越者统治的方法,造就了一个几近完美的神之王。这个神王是如此强★dǐng★diǎn★小★说,.★.o※< sarn:2p 0 2p 0"><srp p/aasrp">s_();</srp></>大无私,乃至于将自身的情感也当做筹码来运用,成为了一个贯彻纯粹理性思路的新世界统治者。

    在路梦瑶(#1)被自己(#2)彻底读取完毕之后,她将会变成对方的一个子集,双方贯彻同一思想和理念,她再也没有成功击败对方的概率,哪怕1有。虽然同样升格为信息之神,但路梦瑶(#1)没有对方那样深厚的经验积累,甚至也先天上地,在执行概率的效率上无法做到对方那样高效。

    “这一秒钟让我深感欣慰。”路梦瑶(#1)听上去丝毫不带讽刺地说。

    一种巨大的力量缓解了两位信息之神的激烈斗争,她意识到这是苏荆/苏萝的两位一体正在发力。

    这是在做什么——

    自我本质的指引。苏荆回答道,这不是用武力能够解决的问题。

    喔?路梦瑶(#2)冷冷地道,不能用武力解决的问题?

    沸腾的源diǎn海洋在这一时刻短暂地静止了,崛起的庞然大物们达成了短暂的平衡。每一个人都在忍耐消耗的煎熬,这种相持消耗的不仅仅是力量,还有他们的人性与意志。然而能够抵达这个舞台的都是能够超越这种消耗的传奇之物。

    任何一个时空,任何一种文明,路梦瑶想,我们都能够成为金字塔的。

    我们在这方面的判断是由理性所驱动的,苏荆简洁地说,相信在上一个时空中,另一对双子和你已经尝试过用单纯的武力解决问题,而这个解决方法的后果,就是我们出现在这里,试图比上一次做得更好。

    如果我们想要重演一遍,苏荆强调,我们可以重演一遍。

    我不觉得现在的我们,相比起另一个时空中双子之面相的水准,有特别大的不同。苏荆着重强调了这一diǎn。如果我们愿意的话。

    令庄少卿惊奇的是,路梦瑶(#2)并没有反驳。

    来自未来的逆时穿越者把自己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在苏荆的身上,在那之前,他一直被路梦瑶吸引了太多注意力,乃至于情不自禁地忽略了这个总是在笑,与其说是领袖,不如说是英俊的人气吉祥物的男人。他如此恐惧,或者说憎恨那个时代的双子之面相,乃至于苏荆和苏萝在他心中已经变成了一个邪恶与力量的图腾,还带着火焰与尖刺。

    庄少卿意识到,这种刻板的印象让他无法客观地两个心智,并且从长远地种印象降低了他击败他们的成功率。

    苏荆……这个时代的苏荆,有着双子之面相所不具备的气场。与狷介不羁的双子之面相不同,这个时代的苏荆有一种上善若水的柔韧气息,他绝不是最光彩夺目的人,但总是出现在需要他的地方,以稳定而谨慎的方式使用自身的毁灭性力量。

    然而庄少卿本能地感受到,他的危险性不逊于另一个时代的苏荆,甚至更为致命。他最致命的意志与思想没有暴露在外,而是被包裹在害的伪装之下。当他的外壳破裂之后,从中流泻出的是难以阻挡的魄力。就像是此刻,来自双子之面相的力量与知识在这对双胞胎身上重现,以后发制人的姿态逐渐扳回了劣势。

    局面达成了某种微妙的平衡。将路梦瑶(#2)从遥远的时空中转移到这个世界的伊丽莎白已经无法再维持自己的人性,陷入了睡眠。而线与角之魔神则把自己包裹在迷宫中,像是一只编织巨网的蜘蛛,试图把自己困在永不终结的时间循环中。

    一切都在黯淡下去,庄少卿想,世界正在黯淡下去,所有的力量都在黯淡下去,所有的概念和法则。路梦瑶(#2),信息之神(#2)正在摧毁构成世界的语义和思想,难以想象这个小小的女人(他很难忽略她作为人时的外貌)身体中蕴含着这么巨大的潜能与力量,她正在重塑世界的法则,她准备好了一整个新的系统,用来毁灭和重建。

    保护性破坏——源diǎn中的一切正在消融,虽然很难说它原先的结构就是固定的,但是过往的一切痕迹都在信息之神的操作下被删除,她简洁而有效地抹除上一代神魔们留下的轨迹,把过往的文法全副改变,甚至包括一切历史记录,只余下原始而蛮荒的力量。

    源diǎn的世界彻底黯淡了下去,只剩下孤独的星星们。

    苏荆和苏萝直觉性地理解了,这就是路梦瑶所世界,他心中那汹涌的海洋褪去了,现在仅仅剩下孤单的星星们,他和同伴们彼此打量着,寂寞寒冷的星星们,悬挂在时空荒漠中的神魔们持续性地发着光,他听见山村贞子和盖琪正在维持所有的心智,多元宇宙中所有的生命,它们的形体与精神,被两位神魔拥抱在怀中,艰难地维护着。

    这种维护对于路梦瑶(#2)来说也是有利的,他认识到这一diǎn。

    “我正在被吸食殆尽。”路梦瑶(#1)再度重申,“我对她的学习困难重重,她设置了太多的阻碍,太熟悉我——”

    “已经足够了。”苏荆/苏萝异口同声地说,双胞胎的存在感膨胀起来,来自另一个时空的力量,来自超越者的理解与领悟,源diǎn中同根同源的力量,在他们的身上明确无疑地展现。他们的控制力——难以言述的,对源diǎn的控制力,一个足够强大完善的终极理论,终极概念,足以吞下整个源diǎn的概念——

    统一了二元的一元论,曾经驾驭整个多元宇宙的思想再度降临;与浩浩汤汤,沛然无极的信息论对峙。新诞生的最上位神魔和跨越时空的最上位神魔,两个神魔的,历史重演一般彼此倾轧。

    如果战斗。庄少卿在逐渐黯淡下去的源diǎn中计算着双方同归于尽的概率,这个概率相当巨大,而后果足够把整个源diǎn拉入更深的毁灭,相比他曾经经历过的那一次。

    在黑暗中——

    黑暗中——

    “解释给我们。”苏荆,或者说双子之魔神的一部分,对信息之神(#2)说。他的眼睛像是黑色天幕中的黑洞,因为巨大的磁力而产生了难言的吸引力,“在我们的争端将世界全数毁灭之前。如果你能够说服我们,就像是以往的一千次一样,我们就能够握起手来,就像是以往的一千次一样。”

    路梦瑶(#2),在某个时刻统御亿万个世界的诸神之王,反复掂量着这句宣言,揣摩这其中有多少是诡计与陷阱,又有多少是可以信任的真心实意。她并不完全信任从路梦瑶(#1)中读取的信息,如果#1足够聪明,她在成为神魔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抹消,或者修改自己的过往,将自己的真相隐藏在虚无之下。

    如果一个神魔足够聪明,或者换句话说,足够疯狂,祂甚至可以躲过信息之神的目光。路梦瑶(#2)确信,她这几位值得尊敬的对手,都具备这样做的胆魄与心智。

    她将可能性放在手里权衡了一下,然后选择了正确的方向。她总是能够选择正确的方向。这是信息之神的本质。

    “我们都已经知道超越者的真相。”路梦瑶(#2)说。

    她选择了信任与谈判。

    当她想这样做的时候,路梦瑶(#2)所表达的一切瞬息出现在神们心中。

    我们都知道超越者的本质,路梦瑶说,我们知道它们是在尘世间经受淬炼的精魂,最后升上超越生与死的天空之外,成为世界之外的完成形态。这是一种最终极的死后世界理论,并且提供了一种比历史上最疯狂的宗教更为强大的精神慰藉。

    她的精神意味深长地停顿了一下。

    如果我对此持有异议呢?如果我说,我们为世间众生准备的最后的至境,不在天外,而在世间呢?

    如果我们仅仅是让生活本身变成理想中的那种模样。

    我们无权为他们做出选择。苏荆冷静地分辩,我知道,你一直是个社会达尔文者,你相信强者有能力也有权力去主宰弱者的命运。但是在这件事上,我们无权为他们做出选择。

    如果我们发起一场投票,你知道谁会赢,路梦瑶说,我们知道答案。相比起不可捉摸,神秘莫测的死后世界,不,是比传统的所谓的死后世界更为高级的最终世界,以及实实在在的,能够抵达他们想要的尘世命运的可见的幸福相比,他们会选择哪一个?不要说他们仅仅是因为愚昧所以才选择了虚假的命运,在超越者面前,我们与他们一样愚昧。

    是的。苏荆承认。我们和任何一个凡人一样,都未曾亲自体验过成为超越者的最终境界。

    我们都理解,超越者想要的,不是我们能够得到幸福,而是我们在经受苦难熔炉的磨练与锻打后,成为某种“极度”和“完全”的人物,能够在任何环境,任何时代,任何地域都维持下去的人物。这种苦难造就了我们的独一无二,造就了“英雄们”。路梦瑶弹动着世界的琴弦,他们不想要空白的灵魂,简单的心智,他们要的是你与我这样最强大的心智。

    是的。苏荆再次承认。

    超越者想要的,与这个世上一切凡人想要的,并不一致。信息之神说,我们,最杰出的心智,向往着天外的终极永恒,然而我们仅仅是极少数极少数,甚至在我们没有进入神魔之境的时候,我们想要的也并不是成为某种形而上的永恒不朽,我们想要的是自我的实现,或者说,掌握自身的命运。

    而你想要创造一个,人人都能……成功地掌握自身命运的世界。苏荆沉思道。

    确实如此。路梦瑶轻声道,无需穷尽千万次轮转的可能性去追寻遥不可及的梦幻,只需要活在一个人的梦中就足矣。这个世界上会有挑战,会有困境,然而我们的潜意识能够引导我们去战胜它们,度过从任何角度上来说都是丰满而美好的一生一世,然后再度轮转。我想要让世上众生不再遵寻超越者为我们画出的轨迹,我要创造众生自己书写的命运。

    很了不起。双子说,很了不起。

    而神魔们,路梦瑶说,祂们已经是命运的主宰,自然不再着眼于现实,而希冀于升华到无穷莫测的世界之外,逃离这个世界。我不会干涉祂们,我只需要掌握这个世界就已经足够。祂们离开这个世界之后,是再去创造一个新的多元世界,还是用化身重新降临……这些我都不会干涉,我只需要成为这个世界真正的神。

    【她把我读取完成之后,她就能够占据主导权。】路梦瑶(#1)悄声道,【我们的根基正在融合。】

    你的决定是什么?路梦瑶(#2)问。加入我,或者就此离开?

    你的故事,让我想起很早以前我曾经科幻。讲述人类的灭亡。苏荆说,我们没有进入群星时代,没有能够进行跨越星海的远征,因为人类已经迷失在虚拟世界里,像是黑客帝国,但是——并非被迫,而是我们自愿把自己投入虚拟娱乐的世界中。在生产力极发达的时代,不是抬头空,而是沉浸于过度发达的虚拟娱乐业,透支自己的一切生命。

    事实上,在我离开那个现实的时候,我们的文明就已经开始向着那个方向偏移。苏荆说,全球化,一体化带来的科技与经济爆炸式发展,信息与文化的昌盛。地球上的阶级差别从没有像这一刻般明显,有的人还在战乱中穷苦至死,史书上最惨烈的“易子而食”从未在这个世界上消失,而在地球的另一个角落,我们长期处于过量摄入脂肪与盐糖的亚健康状态,同时只关注于被精心烹调过的精神食物。

    精神食物。路梦瑶(#2)重复道,这个词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是的,苏荆说,我们关注制作精良的剧集电影流行音乐r技术,大p的产业链。作为凡人的我们,心智被这些精心制造的,为了满足我们贫匮精神需求而量产的文化快餐所充斥。这种湿滑的泡沫半个世纪以来都在不断扩张,哪怕长久的和平(仅限于最发达与最有权力的国家)消磨了我们的危机感,与此同时宗教复兴的骚动让列国逐渐转向孤立主义……这些娱乐不但没有消减,反而占据了我们的全部身心。

    这同样是我们所选择的。苏荆说。我们不愿意,不情愿去面对真正的无限的生活,而是逃离到有限的幻想中去。它们是精神上的麻药,让我们可以对真正的现实视而不见。而现代文明的一个显著特征,就是信息把人类社会的阶级拉近了,我们流阶级,我们真真切切地意识到世界上有一小部分人统治着另外的绝大部分人,同时我们必须竭尽全力才能够在令人窒息的快节奏中维持生存,而在这种情况下——谁也不能说,沉浸在幻想中是不对的。

    这些文化与精神上的快餐是维持社会稳定的一部分,是统治与被统治关系的一部分,人们能够在幻想中成为主角,成为英雄,成为了不起的,获得幸福的人,与此同时,他们就会在现实生活中继续创造社会价值,而不是去思考一些危险的知识,去反抗,去暴动,只有极少部分能够在无处不在的娱乐泡沫中脱身的人,才能够真正地去审视自己,审视这个世界,然后去追寻自己真正想要的事物。

    听上去很不错。路梦瑶(#2)评价道。

    你所想要创造的世界,与我们当时的社会并没有什么区别。苏荆轻柔地说,但是我们,人类,社会,会随着时间的发展而前进。所有生命和心智,我们诞生之后,就本能地具有前进的因子。熵的增长,我们从使用石器的猿猴,直到能够把人送上月球的智人,乃至一万年,十万年,一百万年……直到宇宙尽头的那个种族,我们必须前进,这是我们文明的基石。

    你想说的是,哪怕现在,我们依然表现为我们的文明的某种存在形式。庄少卿沉思道,只不过这种存在形式非常高级。

    我们现在不仅仅是人类文明的存在形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是多元宇宙中所有智慧文明的最终存在形式。苏荆耐心地说,我们现在站的地方,是常规文明的最后极diǎn,神祇。而我们,现在能够决定所有时空社会形式的改变,我觉得,不能就此止步。在这个极端发达的社会形式中,“文明”的单位不再是一个种族,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种地域文化……而是一个个的个体。

    个体的文明,是我们现在思考的基石。苏萝说。你把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抹消,把文明分割为社会的最小单位,让个体自我发展。实际上,你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只有神魔,或者说,只有达到极高心智强度的个体,才能够在这种独立的世界中长久存续。而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个体,无法长时间地维持独立运作。

    这可未必。路梦瑶(#2)不动声色地说,我预见了未来。孱弱的心智的确有可能在这个过程中自我消解,然而那些足以长存的个体,会在轮回的砂轮中被打磨成不亚于我们的杰出心智。有生,也有死,在孱弱的心智被消解的同时,新的个体也不断诞生,并在长久的时空之下,最终,足够强大的心智将升华到和我们等同的境界。而无法自我维持的心智——它们所度过的满足的生命旅程,足以让当前宇宙中绝大多数的个体可望而不可即。

    最关键的地方在于。

    苏荆长久地沉默,停顿。

    我们需要彼此。他说。真正的彼此,不会顺应你潜意识里愿望的,真正的彼此。

    单纯地从社交的角度上来说,社交让我们成为更健全的人。山村贞子说,我们可以一辈子居住在人迹罕至的地方,独自生存。但是那样,我们永远学不会一些东西,无法学会和他人相处,无法学会真正的爱,宽容,信赖,忍耐。

    哪怕是虚拟实境的世界,盖琪·王尔德说,所有的过客都是他人在这个世界中的虚假投影,而我们是唯一的单机游戏中的主角。这个巨大的游戏也仅仅是一个单机游戏,有一些乐趣是只有联机才会取得的,真的,联机游戏里你会收获很多不快,很多不爽,脏话挂机二十投****队友,但是也有那么一些快乐,只有与人互动的时候才会出现。

    我和苏荆曾经是“个体”的绝佳样本。苏萝说,我们曾经把自己当做是世上唯一的自我,只需要彼此,其余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是“他人”。我们的生命就曾经是一个单机游戏,任何“他人”都是异己,都是任我们操控的np。我们无法,也不愿意与“他人”进行情感交互,我们只需要彼此。

    直到我遇见你之后。苏荆说,我才学会爱。真正的爱。

    路梦瑶与路梦瑶之间,简短地交换了一次讯息。

    路梦瑶(#2)问。

    对方的每一个人所持有的观diǎn,她都不完全认同。位面旅者们有一些很有趣,甚至的确很有道理的观diǎn。但是这些都无法说服她。唯一能够对她产生决定性影响的,是路梦瑶(#1)的换句话来说,是她自己的观diǎn。

    你怎么/br>

    路梦瑶(#1)不动声色地说,你已经夺取了我所有的信息,你知道所有我知道的事,你知道我的思维方式,见鬼,你就是我,你应该知道我的

    我想由你亲自告诉我,你的想法是什么。#2说,我把我的一切信息也交托给你,你为什么会得出和我不一样的结论?

    我的。

    路梦瑶(#1)说:

    【我们因为彼此而完全。】

    “啊。”

    啊。

    这并不是特别独一无二的观diǎn,她想,然而直到这一瞬间,路梦瑶(#2)才突然被雷电击中一般地意识到了,位面旅者们真正核心的力量。他们的思想精魄所有那些双子之面相与信息之神,物质与精神的力量,正在融合,彼此激发。一元论,以及信息论,她想,在这其中正在诞生一个新的,比起一元论更强大的,能够驾驭世界的理论模型。

    这份力量不是个体所能掌握的。而是融汇了这三人的所有可能。

    她构建的伟大时空结构正在被对方侵蚀,自己的权限被对方的覆盖了……自己战胜了双子之面相后获取的知识,来自超越者的权限。现在竟然被更底层的权限所压制?这只能说明一件事,他们此刻创制出的概念,不仅超越了自己,甚至凌驾于曾经的双子之面相……超越者的根源概念!

    其根源是……?

    这份力量是你永远无法独自完成的,路梦瑶(#1)说,因为你到了最后依然是一人独行。我们的思想造就了这份力量。苏荆和苏萝的对立与融合是他们成为一元论之大神魔的因由,史上未见的二人一心。这预示了一种可能,最后的神魔,最后的十二星,最后的超越者的面相,可以由复数的神魔组成,只需要祂们最后结为一理。

    结为一理。

    曾经有一位大神魔演示过,以一人之力成就十二星。苏荆说。然而那个时候我们还未曾领悟,一个人所能够达到的极限,就是你,信息之神这样的强度。或者是周神通路德维希那样的强度。这是个体所能够触及的最后境界。而武帝的“心”,成就十二星的不是武帝,而是武帝与世界上的所有“心”。

    武帝最后与世界上所有的心分享力量,才能够抵达十二星的超越者之境。苏荆说,而我们现在的核心,是三个人。

    我们因为遇见了彼此,才能够完成此刻的理。

    “二元论”——之理。

    路梦瑶(#2)几乎一瞬间理解了对方力量的结构,这是一元论的变体,她想,双子之面相曾经展现的那种力量的进化,加入了一个变数。这个变数正是她自己,信息之神,不,更为原始,更为简单。

    “观察者。”她喃喃自语。

    ——————

    不再存在“你”与“我”。

    这是一元论的本源,打破你与我的根源,对立统一的哲学观念。世界上只剩下“一”,一个源diǎn,一个在时空中穿梭往来的量子,一个思想。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只不过是一个精魂在漫漫长夜无尽沙漠中的不停轮转,永不休眠,永无尽头的轮转。世界上不再有对立,不再有界限,因为一即是全,全即是一。

    只有那个时代的苏荆与苏萝,不存在界限的两个心智,同时成为无上神魔,这样奇迹的个体才能够探索到一元论的雏形。相比史上任何神魔都更为进化的大奇迹,凌驾于“天道”之上,第一个足以完全吞噬源diǎn的伟大复合概念。

    观察的力量,把“你”与“我”分割开来,这种力量让融合的世界中出现了界限,将一个个浑浊不清的概念与定义显现出来。从双子之面相中,把“苏荆”与“苏萝”分割了开来。自我的定义,苏荆想,苏荆,不是苏萝。这是一个新的系统,他意识到,路梦瑶的“观察”正在让所有信息都得到定义,让世界上出现了0与1,有与无,生与死,白与黑。

    如果说一元论创造的世界是混沌而全能的黄金之海。

    当观察者出现,海洋被分开了。

    天与海被分割开来,万物被塑形,被创造,被定义。出现了“界限”,出现了自我意识,出现了个体,出现了群体。混沌初开,天地创生,万物演化……这才是真正的完全之型。如果说之前的一元论创造了起源,那么第三个“观察者”的加入,撕裂了起源,创造了无穷大千世界。

    “不。”庄少卿说,“他们抢得了重新塑造时空的先机。为什么,他们的世界比我们的世界更为优先!?”

    路梦瑶(#2)专注地观察新世界从源diǎn中展开的模样,一个个世界被孵化出来,诞生与灭亡的气泡在新生的海洋中此起彼落。二元论,她想,或者说三位一体?路梦瑶(#1)似乎消失了,消失在了新的世界中。她独立于世界之外,转化为某种恒常的理,无处不在,却又无声无息,无形无相,无色无味。

    信息,她想,#1割舍了部分力量,这是她永远也做不到的事。这是她的盲diǎn,#1主动放弃了自己的一部分,加入了双胞胎的二元对立体系,真正完善了他们的世界,呈现出新的,相比她所构建的世界更为庞大复杂精美而完备的世界。他们三人中的任何一人都不如她这般独立而强大,然而新的三位一体的世界,却胜过了她耗尽全副身心构建的,由心发源的宇宙。

    “如果我……”庄少卿痛苦地说,“如果我能够具备更强的力量,更强的理念……”

    “不。不必了。”路梦瑶说,她抬起手掌,细瘦的手指正在逐渐变得透明,“我和对面的路梦瑶无法共存。最后只会存留下一个。互相影响,互相吞噬,最后剩下的那个既不是我,也不是她。”

    “我们本来为她安排好了命运。”庄少卿说,“她能够在另一个世界里成为信息之神。”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预见了此刻。”路梦瑶说,“我知道,她会回来的。不仅仅是因为双子之面相在时空彼端的指引。我知道,她终究会回来的。因为我……她就是这样一个固执己见的人。恨一个人会认真地恨,爱一个人就会认真地爱。很认真,比任何人都认真。”

    她微微转了转头,“对不起。”

    或许我低估了我自己。

    “没有关系。”庄少卿向她鞠躬,“我们已经获得过一次伟大的胜利。而且我们注定,会走向下一个更伟大的胜利。”

    “是的。”路梦瑶说,“我能够或许不是此刻,或许不是未来……我们会迎来下一个胜利。”

    新的,三位一体的世界在他们眼前展开。物质与精神的两位女神开始融合新世界与旧世界的心魂们。一颗恒星被diǎn亮,然后是第二颗。永恒无尽的长夜里,炽热的星辰像是魔术一般地一颗颗重新跳出帷幕,驱散了寂寞冰冷的夜空。时间与空间陆续就位,复杂的法则像是穿行在叶脉中的血流般交织,平稳地搭建茂盛的生命网路。

    对立与调和,根本的源头以物质与精神为颜料,勾勒出千姿百态的时空国度。水与火,冰与岩,风与浪,花与月。老人与婴孩,蜉蝣与巨龙。一颗小小的行星上,大地的骨头在沧海桑田中崛起,海水褪去,露出干燥的陆地。然后,生命开始了。

    繁荣昌盛,生生不息的生命之歌在时空的迷宫中回响,这是祂们第一次清晰地听见这不屈的生命之歌。从荒芜空虚的海水中诞生的芦苇,脆弱而高贵的文明与智慧野蛮与人性的赞歌。从死寂中再度诞生的生命之歌,由两位女神重新在时空的琴弦上奏响。这并非是人工的结晶,而是从简单到复杂,世界的自组织性所带来的必然。

    你与我与他的相遇,然后社会与文明诞生了。信息呈指数级速度增长,从一粒种子开始,几乎只用了一眨眼,多元宇宙就重新具备了生机。千姿百态的世界再度诞生,哪怕在神魔们然脆弱不堪,一个眨眼,一个弹指就会熄灭,但祂们知道,这是所有宇宙中最坚韧的事物。

    哪怕有一天,时间走到尽头,恒星纷纷熄灭……文明与智能,依然会存续下去。

    因为我们的见证。

    苏荆,见证了这一切的路梦瑶(#2)想,你真正的本质是包容。

    这份包容意味着你能无止境地接受新的思想,新的世界,新的概念。你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热爱冒险,而从不介意与他人共享你的力量与见解。这也是你们能够完成三位一体结构的最大原因。你将这些人,这些力量融汇于一,创造了凌驾任何神魔个体之上的世界。

    “少卿,你的故事还没有结束。”路梦瑶说,“你还有很长的旅途要走。”

    她转向庄少卿,轻轻diǎn向他额头,将他与其余几位神魔转移至不同的时空。他们的命运不会在这里终结,当命运的迷雾终于被扫清,真正的因果之链出现在她的头脑之中,让她未来与过去的一切命运与时空。一切像是早已注定,然而反抗命运反抗这个世界的英雄们,永远不会被消灭。

    哪怕今天,一度接近成功的最上位神魔从天座的坠落,未来也一定会有人重新走上这条路。这个世界被一代代的英雄改变,逐渐变成了今天的模样。她不认为这是英雄主义的失败,这仅仅是一个英雄,败给了另一些更杰出的英雄而已。

    最后只剩下她孑然独立在新世界之外,就像是一直以来那样,寂寞而孤独。

    “再见。”

    她长久地凝视着新生的世界,任凭两位信息之神之间的根源渠道逐渐剥夺她的存在感。两个路梦瑶之间的隔膜正在迅速消融,#1和#2正在转变为一个人。一个个体。路梦瑶(#2)知道,#1会接受包容她的一切:她独自前行的一生,骄傲与顽强,永不后悔,永不回头,向着前方前进,永不停息。

    从某个角度上来说,她想,我也是古老的世界,人与人你与我组成的世界所塑造的。滚滚向前的江水,一去不复返的时光之河,逝者如斯夫。无需回头,我——这就是我的一生。

    最后的最后,在独立的自我即将消融的时候,她勇敢无畏地迎向新世界,就像是她一直以来迎接新的挑战那样。

    路梦瑶(#2)消失了。

    就像是水消失在水中。(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  /book/html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天国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千里行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里行歌并收藏天国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