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宁则以的太太 > 第七章 多面体宁则以

第七章 多面体宁则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拜会双方父母的条件达成以后,宁则以就开始着手准备新闻发布会的事情。

    周四早上,廖承制终于出院了,虽然还需要静养,但是身体已经恢复不少。廖昌文先开车送大伯、大伯母回家,然后就去联系申通,他撒了个谎,声称自己有游泳队的独家新闻,愣是把老新闻人申通的欲望给钓了起来,等把他骗到咖啡馆内说明来意以后,申通暗骂了一句“******”,然后公事公办地说道:“小庄的感情生活,作为领导我也不是那么清楚,但是我听说她打算结婚了,和著名游泳冠军宁则以。”“谁?”廖昌文也算是经历过不少事情的人,乍一听宁则以的名字,还是大吃一惊。申通不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还以为廖昌文是单纯听到宁则以的名字表现出来的状态。“游泳冠军宁则以啊。”申通又重复了一次。他话音刚落,廖昌文就从咖啡馆内冲了出去。“哎,这什么毛病,这怎么回事?”申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刚想起身去追,咖啡馆内训练有素的侍应生就过来拦他了,“先生,您好,您这单还没买呢。”申通边掏钱包边骂骂咧咧:“这算什么事啊?把我叫出来倒让我买单,臭小子。”

    回编辑部的路上申通越琢磨越不对劲。他把车停下来,细细想了想其中的联系,还是决定打一个电话。“喂,是宁则以吗?我老申啊。”“申大哥,你有什么事吗?”“今天你们游泳队的队医,叫廖昌文的来找我打听庄无嫣的事情,他找庄无嫣干嘛?”宁则以心下也觉得十分奇怪,可聪明如他,自然不会把问题复杂化,于是他回答道:“没事,没事,大概是那天我肌肉拉伤,跟我这哥们抱怨了几声,他想打听我八卦好让我请他喝酒吧。”“哦,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说他怎么跑来问庄无嫣的事呢。”申通也是聪明人,他自然不会信宁则以的一面之词,而且从廖昌文的反应来看,根本不是这么简单的事吧,不过想想自己前期收了宁则以那么多好处,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他便顺着宁则以的意思往下接了。“对了,申大哥,今天廖昌文来找你的事不要告诉我们家无嫣了。”“好,没问题。”

    挂断电话以后,申通模仿了一句“我们家无嫣,呸,真恶心。”他刚打算点火发动车子,脑中一些画面开始闪现。第一次见到宁则以,那天他正在吃晚饭,忽然对面就坐下了一个人,他刚想表示抗议,来人摘了墨镜说道:“您好,您是《网罗》杂志的主编申通吗?我希望由你们杂志社的庄无嫣来采访我。”如果不是见到本人,申通一定以为是诈骗集团,平时请都请不到的新闻人物,突然坐到你面前说希望你们杂志社的记者来采访他,申通一口面条差点没噎死。“好好好。时间呢?地点呢?您什么时候方便啊?”“等一下,我还有些别的要求。”随后宁则以告诉申通他的具体计划,包括选题原因是因为自己刚刚得了世界冠军,采访流程中要先采访游泳中心设计师廖华,然后再由廖华介绍等等,这计划繁琐、具体,却也很专业,申通听得云里雾里,他搞不懂,都想接受采访了,干嘛要绕这么大个圈子,但他生怕自己一问,这到手的独家就黄了,于是他什么也没问,满口答应下来,宁则以见交易达成,提起包就离开了,临走前顺便到前台给申通结了账。等申通去买单的时候被告知钱已经付过了,心里顿时懊悔怎么没多要些菜。结果后来庄无嫣自己找到了别的门路来牵线搭桥,计划没有按照设定来进行,自己心里还七上八下了一阵,好在宁则以倒是没挑什么刺;采访完成不久后,宁则以给自己打电话约见面。告知他要和庄无嫣结婚了,希望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自己能够多照顾照顾庄无嫣,说着在桌子上放了一个信封。看着那厚厚的信封,申通立马压下自己所有的好奇心,向宁则以保证未来的一段时间讲给庄无嫣安排最轻松的工作等等,宁则以全程听着,微微笑笑,也不说话,等申通白活够了,宁则以叫来侍应生来结账..申通将这些事联系在一起也没有捋出一个头绪。

    宁则以却在听到申通汇报以后,惊出了一身冷汗,因为他联想以前和廖昌文的种种交谈,突然明白自己哥们心里的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庄无嫣。可是这两人貌似没有交集啊,怎么可能呢?于是他打算约庄无嫣来吃顿晚饭。

    廖昌文自从听到庄无嫣打算和宁则以将要结婚的事情就崩溃了,他突然觉得人生怎么能这么讽刺,想当初他决定回国时还是宁则以坚定了他的信心,鼓励他要去追求自己爱的人。想想过去,两人还时常在一起聊起自己心中的那个人,却断断没有想到竟然会是一个人!廖昌文飙着车满世界乱逛,最终还是停在了未央酒吧。

    晚餐时分。宁则以简单告诉了一下庄无嫣关于新闻发布会的进展,庄无嫣切了一块牛排:“你不会真的要开吧?”“你觉得呢?对了,这个给你,里面有两百万。”宁则以拿出一张卡放在桌子上。“上次你给的钱还有用完..”庄无嫣虽然知道这钱是拿去救雪儿的命的,但不知怎么的,她突然不太敢拿了,也许是宁则以总是给的这么爽快,一点不担心自己会携款私逃一样,就好像给自己的是20块钱一样,可她也不想虚伪地推辞,所以平时伶牙俐齿的庄大记者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想了想,她换了一个话题:“你怎么能在短时间弄到这么多钱?”

    “广告代言费,还有公司股票,家里零花钱等等杂七杂八加起来吧。”

    “哇,你真是土豪。”

    “怎么,你是不是要紧紧抱住我大腿,和我做朋友?”宁则以打趣道。

    “不是,我要打土豪,分田地。”庄无嫣调皮地说。“对了,我给你写个欠条吧,虽然我收入不多,但分期还,总有还上的一天。”

    “不用了,你和我结婚,这算是我送给你的。”宁则以认真地说。

    “那这件事就暂且搁置争议吧,等离婚的时候再商量。”庄无嫣看宁则以认真的样子,决定这事先放一放。宁则以听到离婚两个字,觉得分外刺耳,一时也不想再接茬了,晚餐顿时陷入了一种尴尬的氛围中。

    神经大条的庄无嫣却没有察觉自己失言:“对了,一会我要赶紧把这个给高叔叔和诺诺送去。”

    宁则以想多和庄无嫣待一会,又不好明说,特地换了一种委婉的说法:“那一会我送你去吧。”

    “嗯,也好。高叔叔肯定想见见你。”

    庄无嫣还在跟自己盘子里的牛排叫着劲,宁则以却缓缓地放下了刀叉:“无嫣,我想问你一件事,你认识廖昌文吗?”

    庄无嫣被这问题问的莫名其妙:“当然了,你忘了是廖昌文帮我找你采访的吗?”

    “我知道,我还记得那天他送你回家,你们是很亲近的朋友吗?”宁则以手很有节奏地敲着桌子,淡淡地问。

    庄无嫣心里有点不高兴了,那天都解释清楚了,怎么又来了?但她想起以前上学的时候,有个哥们曾经跟自己灌输过一个奇怪的理论——男人被戴了绿帽子以后的愤怒绝对是女人发现男人出轨以后的百倍,要不怎么那么多的小三故事都是夫妻和好,小三哪凉快哪待着去了,你见过几个男人被出轨以后这感情还能继续的?庄无嫣当时对这套理论不敢苟同,只是笑笑当做醉话。那天晚上宁则以的反应加上今天的问话让庄无嫣觉得哥们说得tmd真对。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高二那年他去米国了,这么多年没联系,那天突然就在游泳中心碰到了,就是这样。”庄无嫣实事求是地说。

    宁则以决定不再往下试探了,从庄无嫣的表情和反应来看,她应该不知道廖昌文喜欢自己,她也不喜欢廖昌文,自己可不能给情敌通报消息,于是他果断换了话题:“下周发布会结束后,你要的条件就都达成了。”

    庄无嫣快哭了,这是什么脑回路啊,话题转化就跟翻书一样,她愤愤地说:“也许发布会开不成哦。”

    “怎么,你要逃跑不成?”

    “不是,我怕有粉丝要来要现场维护主权。而且你爸爸妈妈同意吗?你教练同意吗?你要知道新闻发布会的力量可是很可怕的。从此以后你就要生活在聚光灯下。等等,不对,你本来就生活在聚光灯下。”本来庄无嫣说得还挺高兴,等发现事实以后就又偃旗息鼓了。想当年自己的老师居然还把自己当成高材生培养,夸自己口才好,那是因为他们一定没有见过宁则以。

    医院里庄无嫣向高叔叔介绍了宁则以,同时把卡给了高叔叔。高叔叔拉着宁则以的手,感谢地说道:“宁先生,真是太谢谢你了。除了谢谢我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没什么,无嫣的事就是我的事,到时候来喝我们喜酒啊。”

    “那是一定的。对了,诺诺,把账本拿过来。”诺诺听令,马上拿来了一个黑皮记事本。“宁先生,虽然钱你是给无嫣的,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跟你汇报一下。”

    “不用了,高叔叔,我相信你,你的故事无嫣都告诉我了,这些钱你们先用,如果不够我再想办法,以后儿童之家有什么事你尽管跟我开口,我一定会尽力帮忙的。”宁则以认真地说。

    听到这番话,庄无嫣开始细细打量宁则以,她觉得宁则以真的是一个神奇的物种,跟自己打嘴架的时候,寸土必争,总要占上风;自己有麻烦的时候,他又总是能慷慨相助;看到自己和廖昌文在一起的时候,又那么小气..真是一个多面体。

    周末,庄无嫣去儿童之家帮忙,没想到宁则以居然也在。他们陪孩子们玩了一天。宁则以还给孩子们讲了不少关于体育的小故事,孩子们听得津津有味。义工邹阿姨悄悄跟无嫣说:“你嫁对了,他是一个好人。”庄无嫣耸耸肩:“是吗?”邹阿姨肯定地说:“当然了,你邹阿姨一辈子阅人无数,宁则以对你好,还能对你周围的人也这么关心,不容易的。”

    从儿童之家出来时,庄无嫣由衷地赞叹了一句:“没想到孩子们这么喜欢你,你还挺有孩子缘的啊。”

    谁知道宁则以突然一改刚才的和乐脸色问庄无嫣:“儿童之家的事情重要是因为顾晨轩吗?”

    “不是。你怎么会这么想?”庄无嫣不明白好好的,今天这是又怎么了。

    “我听到小胖问你轩爸爸什么时候来看他了,你是无嫣妈妈,还有几个轩爸爸?”宁则以恼怒地问,庄无嫣被这问题冲击的脑袋有点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谁知这反应在宁则以看来就是默认,他愤恨地开车走了,卷起一阵尘土扑了庄无嫣一脸。

    还不等庄无嫣把头脑捋顺了,宁则以又回来了,冲到庄无嫣面前:“你为什么不解释?”

    “我,我不知道从哪说。”

    “跟我走。”宁则以抓起庄无嫣的手腕就把她丢到了车上。

    江边,微凉的江风将庄无嫣的长发吹了起来,一如庄无嫣此刻的思绪一般,凌乱飘忽。两人沉默了很久以后,庄无嫣开口了:“我确实很喜欢他。我们上学期间曾经拍过一部反映留守儿童生活的纪录片。那是我真的很盼望那部纪录片会获奖,不是因为那奖有多重要,而是因为那是我们一起做的一件事。毕业那年,他出国了,走得无声无息。这些年我一直在埋怨、在愤恨,直到那天去你家,我才发现其实我连生气的资格都没有,他从来没有承认过我是她的女朋友,我也从来没有说过他是我男朋友,即使周围人都叫我轩嫂,所有人都认为我们是一对。”

    “你现在还爱他吗?”

    “我不知道。”

    “如果他现在回来了呢?”

    “这种假设毫无意义。宁则以如果你真的觉得有这样那样的可能,我们是不是应该叫停?”

    “你做梦,我们还是要结婚,三年,少一分一秒都不行。”

    夜晚的江边,没有灯,黑暗遮蔽了两人所有的表情。

    那之后,两人没有再吵过架,发布会按部就班地准备着,直到今天发布会顺利举行。发布会后的这一整顿饭,庄无嫣都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筷子偶尔才翻动一下,宁泽以看到她这种反应,心里突然觉得很不痛快,很多时候他讨厌庄无嫣的回忆,因为他知道那里面大概是没有他的,他有时候也在愤怒地想,明明我们也认识八年了,为什么只有我的回忆里有她,可她的回忆里却永远住着别人,他不是不明白这是因为自己从未表白,却依旧愤恨,可究竟在愤怒什么,怨恨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吃完饭,两人散步回家,各怀心事的两人一路无话。

    到了庄无嫣家小区门口,庄无嫣停下说了一句:“再见。”宁泽以却什么也没说,掉头就走。在不断的相处中,庄无嫣逐渐适应了他的这种坏脾气,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可老天似乎打定主意,不让这对欢喜冤家顺利结婚,新的风波正在悄悄降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宁则以的太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gey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geye并收藏宁则以的太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