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宁则以的太太 > 第八章 再起波澜

第八章 再起波澜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早上六点,庄无嫣睡得正香,手机铃声却拼命地响了起来。庄无嫣本就睡眠浅,又因为是记者,对于手机铃声就更加敏感,因为重磅新闻的发生是不会挑时间的,对于庄无嫣而言,睡熟中被手机铃声叫起来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庄无嫣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来电人却是“老婆”。庄无嫣一愣神,忽然想起来,由于嫌烦,宁则以把两人的手机都关机交给乔治保管,在饭店门口乔治还给两人手机时把她和宁则以的手机给错了,由于关着机,两人当时又各怀心事,注意力根本不在这上面,所以并没有发现。等回到家中她打算跟诺诺联系的时候才发现,赶紧给宁则以打电话问他怎么办,宁则以却很淡定:“明天见面的时候换回来呗。”

    “那要是有人跟你联系怎么办?”

    “你看着办吧,觉得有必要接的就接一下,实在嫌烦关机也行。你的手机呢?”

    “跟你一样吧。”

    两人互道晚安以后,收线。庄无嫣想了想还是把宁则以的手机开着吧,万一有什么急事呢。宁则以也是这样的想法,可宁则以的手机直到庄无嫣睡去都是安安静静的,可庄无嫣的手机却响了,宁则以看着来电显示接听,听着对方的话语,眼眸里的寒意却逐渐加深。

    “喂。”庄无嫣的口气不是很和善,出乎意料的是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却不是宁则以“喂,您是庄无嫣小姐吗?我是乔治。很抱歉这么早打给您。”

    “没事没事,乔治,你又什么事吗?”庄无嫣赶紧友善地说。

    “宁少闯了点祸,麻烦你来一下游泳中心吧。华天辰想见见你。”

    “好,我马上去。”

    等庄无嫣火急火燎地赶到游泳中心时,乔治正站在门口等她。“乔治,怎么回事?”“昨天晚上,宁少和廖昌文在酒吧打了一架,等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华教练已经尽量想办法把事情压下去了。谁想到回到队里,这两人还是剑拔弩张的,华教练断定你是他们打架的原因,但又不敢大半夜的把你叫来,所以一直等到六点才敢跟你联系。话说这两人以前可是亲的不行的人,现在弄成这样。”“他们以前关系很好吗?”庄无嫣听着乔治的叙述,已经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突然她捕捉到了一个她以前并不知道的信息。“是啊。”

    两人一路说着话,不一会已经走到教练办公室门前,门口还站着几个运动员,乔治做了一个“你自求多福,我先撤了。”的表情,就赶紧溜了。等庄无嫣敲了门进去以后,着实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宁则以和廖昌文都是鼻青脸肿的,传说中的铁血教练华天辰正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活像一尊雕像。看到庄无嫣以后,大家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气氛一时非常尴尬。

    “你就是庄无嫣小姐吧?”华天辰开口了,与其说是疑问,倒不如说是肯定。

    庄无嫣点点头。

    “这样,我们单独谈谈。沈浩,你们进来。”华天辰将门口的队员们叫了进来,“送这两人分别回宿舍休息,别再惹什么事端。”沈浩点点头,几个队员分成两拨,分别跟着两人回宿舍去了。

    等众人走了,庄无嫣问出了自己此刻最想问的问题:“您是不是让我和宁则以分手?”来的路上,她就在想,铁血教练华天辰找自己能有什么事,宁则以闯祸了找自己谈,谈什么,还不是就扣自己一顶“红颜祸水”的帽子。

    “当然不是。”华天辰露出了长辈对晚辈的关心、爱护的表情。”我也是最近才听阿泽说你们都在一会起八年了,你们俩的保密工作做得真好。”

    庄无嫣本以为华天辰是来兴师问罪的,可听现在的语气,人家是来翻旧账的吧?可是这个故事是宁则以编的,他俩之前也没有串过口供,现在怎么办?庄无嫣只好保持微笑,嗯了一声,继续听人家说下去。“阿泽他不善于表达感情,但他对谁好就会一直好下去的。他说要结婚我是同意的。他今年已经28岁了,马上就会退役的,他也应该成个家,有人好好照顾他了。无嫣啊,这些年我和阿泽在一起的时间比他爸爸和他在一起的时间都要长,我希望你们能好好走下去。所以我希望你能好好处理和其他异性的关系,比如廖昌文。”说道这里华天辰的语气突然严肃了,吓得庄无嫣一哆嗦。“当然了,我听说,廖昌文对你是一腔情愿,可你还是要小心,如果你做了什么对不起阿泽的事情,我是会对你不客气的。好了,你可以去看看阿泽了。”

    从办公室出来,庄无嫣腹诽道,这是铁血教练?这分明是黑道大哥,把人叫来威胁的嘛,好像我对不起你徒弟一样,等等,廖昌文喜欢我?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呀?

    庄无嫣一路想着,却发现前面站着两拨人,领头的分别是宁则以和廖昌文。看到庄无嫣走过来,两人都向前走了一步:“无嫣,我有话跟你说。”廖昌文开口了。“老婆,我也有话要跟你说。”庄无嫣突然想起了乔治在跟自己介绍情况的时候用到的一个成语“剑拔弩张”。所有人都沉默着,气氛变得特别压抑,庄无嫣开始纠结了,虽然知道宁少爷脾气不是特别好吧,可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会打架,还是和廖昌文,Kao,现在这个状况就是老板和朋友,选哪个的问题嘛。纠结了10秒后,庄无嫣果断站在宁则以这边了,廖昌文脾气那么好,就算得罪了,日后还可以安抚,要是把这个性格诡异的宁则以得罪了,非得横尸街头。庄无嫣内心狠狠地鄙视了一下自己,不过转念又想到在友情和生命面前,还是要选择生命啊。庄无嫣内心反复劝说自己是冲着卡的面子上才选择宁则以的,然后说道:“昌文。”名字刚一出口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庄无嫣要选择廖昌文了,廖昌文的脸上浮出了得意的笑容,宁则以的脸色则变得分外难看。“我也有话跟阿泽说,一会我再去找你,好吗?”话一出口,廖昌文和宁则以的脸色换了,“不必了,宁太太。”廖昌文冷冷地说了一句,掉头就走。

    宁则以很满意庄无嫣的选择,长臂一揽:“走,吃饭去。”“吃什么饭呀?”庄无嫣对着不知道从哪又冒出来的乔治说:“你们游泳中心的医疗室在哪啊?宁则以都伤成这样了,你们也不给他抹点药吗?”“是是是,嫂子我们错了。”沈浩在一旁接茬打趣道。

    医疗室内,庄无嫣一边给宁则以抹药,一边叮嘱他:“下次不要跟人动手了,看这张脸都被打成什么样了?”

    “怎么我打你竹马,你心疼了?”宁则以不高兴地说。

    庄无嫣见他没有get到自己的重点,手下一使劲,宁则以顿时疼得龇牙咧嘴。

    “胡说什么呢,我是看你这受了伤,还要训练,碰到水感染怎么办?”

    “你心疼啦?”宁则以开心起来。

    “我心脏好得很,不疼。”

    看着两人亲密的互动,门外的廖昌文手握紧拳头。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听以后愤愤地说:“好,发布吧。”

    医疗室内的两人根本不知道正在由一场危机悄然逼近,抹好药后,宁则以说:“我们去吃早饭吧。”

    “好。”庄无嫣今天本来也没打算去上班,昨天刚开发布会,今天去上班,还得被那帮八卦的人问死。本来想今天在家睡觉恢复元气的,谁想到宁则以这儿居然捅了这么大的篓子。

    两人刚刚在食堂坐定,便看到电视里的早间新闻正在播出这样的一条新闻:“据知情人士透露,著名游泳冠军宁则以昨天早上才订婚,晚上就在公共场合和人斗殴,看来这准新郎的脾气不太好啊,是因为想到马上要进入婚姻的坟墓才肝火旺盛吗?真担心准新娘未来会不会被家暴啊。好,我们再来看下一条消息。”整个食堂刚刚还人声鼎沸,这会突然都安静了下来,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宁则以和庄无嫣身上。

    庄无嫣觉得这饭没法吃了,刚想拉宁则以走,可她转念一想,不能走,这一走到显得心虚了,她小心地看了一眼宁则以的表情,这家伙却跟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该吃吃,该喝喝。庄无嫣心里对宁则以的心理素质给了一个赞。

    整个早餐过程中,食堂都分外安静,庄无嫣觉得这是自己这辈子吃得最受人瞩目的一顿饭了。等从食堂出来,庄无嫣习惯性地开始刷微博,不刷不要紧,一刷可把她吓了一跳:“我去,宁则以你看看这是怎么回事?你占据了各大媒体的头条啊,简直比你夺冠军那会更出名。华教练说事情已经被压下来了,看来你人缘很差啊,还是有人给你捅出去了。你打算怎么办?”

    “没关系,山人自有妙计。”庄无嫣虽然不是微表情专家,但她似乎从宁则以的脸上看到了一丝先知先觉的笃定。“跟我来。”

    办公室内:“师傅,果真让你猜到了。那我们一切按计划行事?”华天辰缓缓地点了点头,庄无嫣一头雾水,心里暗想:“什么啊?你们在说什么?什么计划?”可她又不好细问。“嫣嫣,我们要马上再开一个发布会,需要你陪我一起出席。”庄无嫣点点头,她就是记者,她深知舆论的力量,如果现在他们召开发布会作出解释,就不会沦入被动挨打的状态。“你打算怎么说?”她略带担忧地问。“你猜?”庄无嫣一听宁则以满不在乎的语气就放心了,这证明他心里早就有了计划,自己只要配合演出就好。宁则以马上跟乔治联系,让他去安排相关的后续工作。

    去往会场的路上,宁则以问庄无嫣:“你不好奇是谁发布新闻的吗?”“只有一种可能,我又何必再问。只是我奇怪,他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能量,突然就让所有人都来报道这件事?”“你还记得廖华吗?”“记得啊,怎么了?”“廖华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你说廖昌文是高二离开的吧?就是那一年,廖家决定认回这个儿子,所以把他送到了美国。”“怎么可能?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是有爸爸妈妈的。难道是..”“对,养父母,廖忠伟做出这样的事根本不敢张扬,要知道他的岳父是著名的银行家,当时廖氏企业正处于危难时刻,他自然不敢得罪妻子家的人,结果竟逼得廖昌文的亲身母亲自杀,廖昌文也就从小被寄养在养父母那儿,你们高二那年,廖忠伟的发妻因病去世,廖忠伟才把他认回来。所以他的背景是廖家,能是量自然不小。”

    “那你们昨天就想到他会公布新闻吗?”“老实说,这只是我和师傅料想到的一种结果。师傅还想到了其他种种可能。但利用舆论的力量还是廖昌文最有可能使用的方法。廖氏企业这些年做媒体行业正做得如鱼得水,廖昌文虽然很少回公司,但是相关的人脉还是有的。”“那昨天是他故意找茬打架的吗?是他策划的新闻报道?”“那倒不是,昨天咱们俩的手机拿错了,晚上他喝多了,打电话给你表白,全让我听见了,我心里愤怒,自己跑去酒吧揍他的。”宁则以面红心不跳地说完,庄无嫣听得一愣一愣的,一时不知道该给一个什么反应。

    “各位媒体朋友,非常感谢你们在百忙之中来到今天的新闻发布会。想必诸位在今天早上已经看到了关于宁则以先生的一些负面新闻,对此宁先生希望他自己予以说明,以免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借此事炒作,混淆视听。”乔治严肃认真地给了一个开场白,来为发布会确定了一个基调——别有用心者的阴谋。他的话刚一出口,台下已经开始议论纷纷。

    “各位媒体朋友,大家好,首先我要说明的是我和廖昌文先生确实起了一些冲突,但大家懂得,男孩子们的热血总是无处挥洒,男孩子们喝过酒后会因为各种原因起些小冲突,但是这并不影响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不会因为这小小的冲突而彼此怨恨、陷害,我想在场的各位男士都应该深有体会吧。但我还是想向各位粉丝表示歉意,希望你们不要将我与暴力画上等号。最后我要向我的未婚妻表示歉意,庄无嫣小姐,即使全世界的人都不再信任我,你是否还愿意嫁给我?”说完宁则以拿出口袋里的戒指,单膝跪地问庄无嫣。

    庄无嫣怎么也不会想到,宁则以会把打架后的道歉会变成求婚现场,确实够有创意,也能够成功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巧妙化解现在的舆论走向。虽然庄无嫣的理性将所有事情分析得如此透彻,可她的感性力量却让她此刻和其他女孩子一样变得特别幸福。在台下一片“嫁给他,嫁给他”的声浪中,庄无嫣伸出左手,台下一片欢呼。

    在两人拥抱的时候,庄无嫣咬着宁则以的耳朵,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样做是转移注意力。”

    “好吧,你真专业,你赢了。那我们要不要做一件更转移注意力的事情?”

    “什么?”还不等庄无嫣反应过来,宁则以已经欺身吻了下来。

    台下一片欢腾,庄无嫣的脑子却彻底炸了,直到宁则以离开她,她还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脸色烫得通红。乔治见已经达到预期效果,马上宣布发布会到此结束,宁则以马上拉着庄无嫣转身就跑,甩下一干愣了神的记者,等他们反应过来时,男女主角早已不见了踪影。

    送庄无嫣回家的时候,庄无嫣打量着手指上的戒指,向宁则以征求意见:“这枚戒指看起来蛮贵的,我还是摘下来吧,丢了怎么办啊?”

    “买新的。”宁则以倒是满不在乎。

    “我可没那么多钱。”庄无嫣又在心里深深地鄙视了一下土豪的任性。于是她试着去摘戒指,可令她崩溃的是这戒指却取不下来。“万一有人来抢,会剁我手指的。”庄无嫣略带担忧地说。

    宁则以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脑洞开太大吧。”

    “喂,这叫警惕,好不好?”忽然,庄无嫣看到宁少的手上居然也有一枚戒指,“咦,你手上是?”

    “对啊,对戒。”宁则以举起手来专门让庄无嫣看得更清楚一些。“是不是很般配?”

    在这一瞬间,庄无嫣看着宁则以的笑脸,情不自禁地回应道:“是啊。”此时,窗外的阳光正好,斜斜地洒进车内,两枚钻戒交相呼应,发出耀眼夺目的光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宁则以的太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gey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geye并收藏宁则以的太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