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宁则以的太太 > 第二十章 回国喽

第二十章 回国喽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您是来接我们的吗?真是太麻烦您了。我们家宁泽以昨天就说我神经太粗,如果我能早点想到您和我确认时间是要送我们的话,我就可以早点推辞了。

    ”庄无嫣不好意思地说道。“社长还真是懂您,昨天他也是这么和我说的,说只要确认时间就好,千万不要多什么,要不您一定会推辞。”司机先生看了一下表,然后说道:“时间到了,我们还是不要多说了,赶紧准备出发吧。”

    “好的,谢谢您。”宁则以配合着司机将行李放好,汽车划出了一个优美的弧线出发了。

    刚出发不久,朴池旭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老师,是,他一早上就来了,真是,太麻烦您了,好的,我一定会转告。礼物也收到了,嗯,很喜欢。好,您一定要来啊。再见。”“谁的电话,好像是朴池旭。”宁则以故意装作不在乎的样子问道。如果不是知道实情,庄无嫣简直怀疑宁则以听得懂韩语了。“是啊。”“

    你们说什么呢?”“

    秘密。”庄无嫣故意逗宁则以。

    不一会,机场就顺利到了,庄无嫣再三向司机先生表达了感谢,同时邀请他有机会的话来中国玩。两人办好登记手续后,一起坐在候机厅进行等待:“

    啊,真好,终于要回国了。”庄无嫣开心地说。“

    你在韩国这几天不开心吗?”宁则以听到庄无嫣的话语后第一反应就是这样,他暗暗担心庄无嫣是因为和自己在一起而不开心。“

    很开心啊,但是回家才是最开心的事嘛,没听过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嗯,就是这个意思了。

    ”庄无嫣伸了个懒腰回答道。

    飞机上的时间,庄无嫣几乎全部用来补觉,可因为头没有着力点,她总不能睡得安稳,宁则以悄悄将她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睡梦中的庄无嫣似乎正在做一个香甜的美梦,露出了甜美的微笑,看到这样的庄无嫣,宁则以也觉得非常幸福。

    飞机落地以后,宁则以推了推庄无嫣,“嗨,到了喽。”宁则以温柔地说着。刚刚睡醒的庄无嫣仿佛一只慵懒的猫,睡眼惺忪,她用劲地眨了眨眼,才反应过来:“哇,这么快。”“是啊,我们赶快出去吧。乔治应该在等我们呢。”

    两人出来,发现乔治早就等在那了。

    一看到他们,就急忙挥手致意。“辛苦你了啊。”庄无嫣礼貌地对乔治说。一扭头却发现宁则以仍旧高冷地站在一边。于是她一拽宁泽以的袖子。宁则以只好不太情愿地对乔治说:“

    辛苦了。”“

    哇,嫂子真厉害,以前我们宁少

    ......”乔治刚想抓住机会,跟庄无嫣好好地告一状,那边宁则以已经在假装咳嗽了:“吭吭,我们可以走了吗?”庄无嫣和乔治完全无视了宁则以的存在,两个人开始聊起来:“

    这几天玩得好吗?嫂子。”“

    当然了,我们去了宫,明洞,济州岛,行程满满,乐趣多多呢,不过还有很多没有玩的呢。

    ”“没关系啊,下次还可以去。”“

    对呀。”宁则以真的要疯了,不知这两人是不是因为都对宁则以有意见,所以总能一拍即合,视宁则以为空气。

    送宁则以和庄无嫣回家的路上,乔治和庄无嫣就韩国的风土人情进行了广泛的探讨,宁则以一开始是不屑于插话,后来竟然完全变成了插不上话,这让宁则以感到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

    临到家的时候,乔治犹豫再三,还是说道:“

    对了,嫂子,我有件事拜托你,你能不能给我一些高一诺的档案啊,比如她喜欢吃什么,偶像是谁,忌讳什么。”庄无嫣一下愣住了:“诺诺的档案,你要来干嘛?”谁知能言善辩的乔治竟然一下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天啊,你不会是?”庄无嫣在脑子里琢磨了一下,想出了一个答案,但她却不知道如何问起。好在这时,他们的新家到了,宁则以赶紧拉庄无嫣回家。

    回家以后,庄无嫣赶紧问宁则以:“乔治突然要诺诺的档案,该不会是喜欢她吧?”“废话,不是这个答案,你还有更合理的解释吗?”宁则以给了庄无嫣一个白眼。“天啊,不会吧,这什么时候的事啊,没记错的话,他俩婚礼时才第一次见面吧。”“婚礼结束的时候你没有看出来呀,他俩那感觉有没有一见钟情的味道。”“还真没有,哎,宁则以,你这么牛,应该去当知心大哥,要不去当算命先生,感觉比你游泳更靠谱。”宁则以就完全没有理会宁则以的嘲讽:“可以的话,帮乔治说说好话。”“

    哟,你不是吧?这么关心兄弟啊。

    ”“当然了,我体会到结婚的幸福了,当然希望我兄弟也能体会到啦。

    ”此时此刻的庄无嫣分外后悔提起这个话题。

    趁着是周末,两人稍微休息了一下,准备好礼物,赶紧准备回婆家和娘家看望一下长辈,考虑到路程的原因,他们先去了宁家。进了门,宁则以先和长辈打了招呼:“爸,媛姨,我们回来了。”宁中天高兴地说:“好好好,快坐下吧。”庄无嫣也赶紧打招呼道:“爸。”稍一犹豫,她还是叫了“妈。”心里感到叫惯老师的人突然要叫妈还是挺尴尬的啊。李琼媛略一点头,表示收到了他们的尊敬。

    从学校回来的宁小米看着家里的这种气氛,赶紧嚷嚷着要吃饭,宁中天表示同意:“对,你们回来也饿了吧,咱们赶紧吃饭吧,有什么话边吃边聊。”李琼媛不太高兴地看了一眼丈夫,示意道:“我要说的话还没说,你怎么就安排开饭了?”宁中天则微微颔首,意思是:“哎呀,不急,完了再说。”

    饭桌上,宁小米一直在问关于韩国的风土人情,庄无嫣一一作了解释,两人聊得很愉快,宁则以心想:“你丫真是我弟弟吗?你不会和乔治是失散多年的兄弟吧?”宁中天时不时也插进来说几句,好笑的地方也会爽朗的大笑,午饭的氛围变得异常愉快。

    就在这时,李琼媛突然插进来问道:“你们什么时候要个孩子?”宁则以和庄无嫣面面相觑,宁中天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连一直搞怪的宁小米都闭上了嘴巴,拿着筷子静静地看着这一切,整顿饭的气氛

    顿时变冷。就这样静得似乎能听见针掉在地上的声音的时间大概过了一分钟后,宁则以出口解救众生了:“

    等我退役以后吧,我希望自己可以陪着孩子一起成长。

    现在要孩子的话,我会错过他不少的成长瞬间的。”就在一家人都松了一口气,宁小米甚至打算去夹那块刚在不知怎么办时死盯着的排骨时,李琼媛又发话了“给个具体时间。”“

    三年以后。”宁则以坚定地说,庄无嫣心里暗暗感激宁则以,三年正是他们约定的时间,大概有了这张时间表,长辈们就不会催促了吧,他们的生活也能过得更顺利一些。

    他们走后,宁中天这次真的有点不高兴了:“琼媛,你干嘛啊,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我看来,他们小两口过得挺好的呀,你干嘛老问一些让人难堪的问题,搞得全家都难受。”这话让李琼媛听了非常得不舒服:“老宁,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好像是我特别不懂事一样,我不也是拍阿泽吃亏嘛,再说早点抱孙子有什么不好,就算他们年轻人忙,我们现在身体还跟得上,还可以帮着带一带,等我们年纪大了,谁帮他们呀。”“行行行,我说不过你,你是新闻学院的教授。口才好是一定的。”“我说得是这个道理,跟口才没关系好吗?”

    宁小米听到父母的争执,觉得特别没趣,他打开微信,准备找霍子琪聊聊天。虽然一开始霍子琪是真的不怎么喜欢宁小米,但想着好歹是男神的弟弟,不看僧面看佛面,总归还是要客气一点的。虽然现在对宁小米的态度仍然是代答不理,但在宁小米的心中仿佛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因此追得也就更紧了。

    午饭在宁家就吃得食不知味,本想着晚上到庄家或许能好一点,谁曾想,不知道是不是四位老人商量好的,舅舅、舅妈也问了同样的问题。有了中午的经验,两人非常默契地还是有宁则以出面做坏人,给了长辈们一张时间表。吃完饭,两人稍微坐坐,就赶紧回家了,生怕长辈再问出点什么他们无法回答的问题。

    回到家,两人异常疲惫地摊在沙发上,庄无嫣问宁则以:“宁则以,你说是不是我平时总问人家难以回答的问题,今天老天报复我,让我也感受一下被诘问的滋味。”“不会吧,我平时从不问别人难回答的问题,怎么也要承受这种折磨。”庄无嫣看着宁则以的侧脸,心里想:“宁少,您倒是不问别人难回答的问题,您常说的话却让人无法接口。”或许是感受到了庄无嫣的目光,宁则以也转过头来,这一刻,他忽然很想吻她。

    第二天,早餐时分,庄无嫣忽然问宁泽以:“这房子一共几把钥匙?”

    “4把,黄阿姨,也就是保洁阿姨一把,我一把,你一把,媛姨那有一把。”宁则以喝下一口粥不紧不慢地回答。“不过黄阿姨到这个月底就不做了,她儿媳要生孩子,她要回去伺候月子,她的那把钥匙到时候会还回来。”

    “也就是说李教授他们有可能会来突击检查。”庄无嫣关心的点完全不在这儿。

    “也许吧。”问题刚一出来的时候,宁则以想否定回答,可他在心里转了一个圈,忽然觉得也许不完全堵死这种可能性对自己更有利一些,这样日后还可以拿长辈做挡箭牌,增进一下夫妻感情。

    庄无嫣听完赶紧埋头吃饭,吃完把碗一扔,就奔到宁则以卧室里,开始往衣柜里挂自己的衣服。

    庄无嫣一边往衣柜里挂衣服,一边对宁则以说:“我们虽然分房睡,不过戏还是要做足的。这些衣服我不会常穿,不过还是放你这比较好,我那屋我会小心的,制作没人在那睡的假象。”宁则以只是抱着臂在一旁看着,也不多说什么。

    等庄无嫣忙完以后,宁则以对她说:“交给你个重大任务。”“什么啊?神神秘秘的。”“结婚以后的财务管理,这任务够重大吧?”

    宁则以在小茶几上摊出来一堆东西:“这是我的身份证、护照、医保卡、存折、银行卡、信用卡、工资卡,这张是给你的家用,里面的钱你可以拿出来换换家里的布置,采买你认为需要的东西,这张卡我拿走了,每月你看着给我打点零花钱就行了。以后我所有的账目都由你来打理,好好弄,别出错。”

    庄无嫣感到头疼并且压力山大,她弱弱地反抗:“那乔治呢?难道你要把他辞退了吗?”

    “没有,以后他负责我外交事务,你负责我内政事务。”

    “可我数学不好,也没有学过会计。”庄无嫣还在抵抗。

    “没关系,你可以使用计算器,我不算你作弊。”宁则以勾起一个微笑。

    庄无嫣看卖萌装傻无用,恨恨地说:“宁则以,你把全副身家放在我手里,你就不怕我把你卖了,你还得替我数钱吗?”

    “没关系啊,庄无嫣你在我手心里,逃不走的。”

    “可我们三年以后还是会离婚的啊,到那时......”

    宁则以突然就吻住了庄无嫣的唇,等她有点呼吸不上来的时候才松开:“我说过,把三年后离婚挂在嘴边是会有惩罚的,这就是惩罚。”

    庄无嫣又羞又恼:“那如果你说出来了,我又怎么惩罚你呢?”“嗯,你可以亲回来。”宁则以痞痞地说。

    “宁则以,你你你你......”

    “我我我什么?”宁则以故意学着庄无嫣的结巴。

    “我要去拼命花你的钱,把你败光。”庄无嫣撂了句狠话。

    “随便,我破产了更好,就可以名正言顺赖着你了。”宁则以无所谓地说道。

    庄无嫣决定放弃跟宁则以的交流,如此毒舌的人,把她这个记者都说傻了,她顿感当初老师将她视为高材生培养,完全是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宁则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宁则以的太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gey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geye并收藏宁则以的太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