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结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宁蝶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

    枪伤复发了,她胸口疼得厉害,躺在床上昏睡中听见兰芯在和爸爸争执,一声四小姐做得太不要脸说出,接着是子弹上膛的声响。

    “爸爸不要开枪——”宁蝶从床上猛然地坐起来。

    入目是普通的青纱帐子,木墙上悬挂的油灯散出柔柔和和的光,船桨划水的声音淅淅沥沥,船身晃悠,她的身体跟着轻荡。

    “蝶儿,怎么了?可是做了噩梦?”身侧和她同榻的女人紧张地问道。

    转头看了一眼女人,那和自己相似的眉目在她梦里曾反复出现,她愣愣地盯着女人瞧,瞧得渐渐视线模糊,不知是静谧了几分钟,她忍不住扑进女人的怀里,流着泪道,“妈妈,我好想你,我这是不是在做梦?”

    苏梅拿手抚摸着宁蝶的后背,好生抚慰了一番,喊船头伺候的李妈进来。

    “这身子还有些烫,说话也是前不搭后语,让船家快些,万一烧坏……”接下来的话苏梅心里一慌,没有说出口。

    李妈应了,迈开寸莲小脚利索地跑到船头去传话。

    宁蝶依在苏梅的怀里,她伸出手颤着去摸胸前,没有摸到咯手的伤疤,却能感受到烫手的体温。

    她这才确定这不是梦,自己也不是在地府,而是真正地回到了十二年前。

    这一年她跟随妈妈坐渡船来到西北,来投靠做将军的爸爸。

    一路上水土不服,她身子弱经受不住,生病发起了高烧,连累苏梅几日衣不解带的照料。

    许是生病加上重生带来的惊喜冲击,宁蝶全身疲倦,浑浑噩噩地睡了过去,第二日再醒来是在医院洁白的大床上,桌边堆满花篮和水果,连门外的过道上也是。

    她缓缓地睁开沉重的眼皮,看见苏梅坐在床边用帕子抹眼泪,还穿着昨日未换下的青绿色软缎旗袍。

    宁蝶记起来,爸爸和妈妈认识时,他说过自己没有家室。

    那个时候宁沉还是带兵不足百人的小将,被对手逼到东南的一个小村庄躲着,因此认识了小地主家的独生女苏梅。

    为支持他重回西北,苏梅和爷爷把家里所有家当拿出来给他招买兵马,没过几年苏沉发迹了,却迟迟没有接苏梅过去,直到爷爷病逝,彻底料理完爷爷的后事,没有后顾之忧的苏梅干脆带着宁蝶跑到西北来。

    人是找到了,这西北无人不知宁沉是谁,势大权大,家里的妾室都是多得双手难数,更别提外面的粉红知己。

    苏梅彻底地伤了心。

    “妈妈,”宁蝶拉住苏梅的衣服,唇还乏白,她努力地笑道:“我们回老家吧,我不想留在西北。”

    苏梅看着女儿,忍住泪,满是酸楚。

    宁蝶知道上一世因为心疼她担心她受苦,苏梅回宁府做了十四姨太,却过得并不如意,没过一年便丢下她病去。

    “妈妈你看,一听说我是宁府的女儿,那些巴结讨好的人听了风声都赶过来探望,而爸爸呢,直到现在都没有露面。我不想要这样的爸爸。”宁蝶尽量模仿自己十五岁时的口吻说话。

    苏梅诧异过后又是一阵鼻酸,之前囔着要见爸爸的女儿如今像是一夜间长大了,她也是家里当小姐供着的人,故有一番傲气,怎会心甘情愿地让自己做妾,她犹豫再三地问:“若是以后宁蝶再也见不到爸爸,你会想他吗?”

    苏蝶摇摇头,前一世,那个男人从没有让她体验到一丝父爱。

    苏梅松了口气,似是下定决心,摸了摸宁蝶的额头,眼睛里还含有眼泪,却不再像之前那样凄楚了。

    当夜趁着医院换班,苏梅支开门口宁府派来的两位保镖,牵着宁蝶,由李妈拿着行李,乘坐火车去了西南。

    即便宁沉再大的权势,西南总归是曾家的地盘,这些年乱世纷争,各方势力之间都是竞争和掠夺的关系,宁沉要在地广的西南找人,又要不惊动曾家,几乎是不可能。

    苏梅离开老家时以为日后不会再回去,把家里仅剩的家当都带了出来,这些钱够她们在西南租下一所屋子生活一段时间。

    火车车笛声响彻,宁蝶望了眼乌黑的窗外,她唯愿今生能躲开宁府,躲开那个叫霍丞的男人。

    西南毕竟是块繁华地,面向世界通商,从火车上下来,这熙熙攘攘的大城市晃花了宁蝶的眼睛,她由着苏梅牵着,穿过一条条繁华的街道,周围虽喧闹无比,而她心是静的。

    比较了几家的租金,最后住房定在胡同口里,这里外地人多,她们搬来也不会有人议论,租的房子在三楼,两室一厅,家具一应俱全,对比西南的物价,租金算是十分便宜了。

    苏梅知道宁蝶喜欢明亮的房间,便把向阳的屋子让给她做闺房,宁蝶推开自个房间的窗户,对面人家的阳台上,正有一个女生坐在藤椅上看书。

    两根粗大的麻花辫垂在胸前,脸若银盘,眼睛像黑葡萄般闪亮,穿着明媚的蓝格子连衣裙,太阳的光晕一圈圈打下来,白皙的脸颊上晒出一层粉色。

    无疑是惊人的漂亮,许是她看的时间长,那女生似有所察觉,抬起头看向她这边,一时相对,宁蝶不好意思地冲着对方笑了笑,那女生也回应一笑。

    隔日去当地的慧礼女子中学办理入学,宁蝶又遇到了她,同班,名字是林莱玉。

    却是个高傲的人,在学校里一副我行我素不欲与人交往的样子,宁蝶都不知如何和她打招呼。

    下午图书馆里又相遇了,两人都拿上同一本英文介绍的电影书,宁蝶先松的手,林莱玉理所当然地把书拿在手里翻页,垂头时露出一段纤细白嫩的脖子,漫不经心地问:“会英文?”

    宁蝶赫然一笑:“会一点,但不精通。”

    她本是打算来学,上一世宁筝嘲讽的话她记得清楚,有机会多学一门外语总是好的。

    林莱玉哦了一声,又问:“对电影感兴趣?”

    宁蝶摇摇头,可笑上一世她八小姐的身份,连一次赶新兴潮流的机会都不曾有。

    林莱玉就不再说话,只顾站着埋头去看,宁蝶再去找其他书,悄声地走开了,林莱玉回过神时,天色已经暗下来,她蓦然想起这书难找,印刷的数量屈指可数,宁蝶这样轻巧地让给她,不知是真不识货,还是说人心肠好。

    不过确实令人讨厌不起来。

    这般虽是一个班,但好似萍水相逢地处着,某一日宁蝶拿着一张报纸兴奋地问她,“这报上的人可是你?”

    西南的地方报,报纸下方的角落会刊登一些广告,黑白的印刊上林莱玉穿着时下最流行的时装,巧笑嫣然。

    林莱玉没有说话,班上其他人听见动静,见怪不怪地解释:“莱玉可是我们班上的小明星,人家可是演过电影的人呢。”

    宁蝶这下笑了,“难怪看着不同。”

    “哪里不同?”林莱玉坐在位置上仰起头问。

    “难怪这般好看。”宁蝶说的是实话,林莱玉却刷地变了脸色,但凡出众的女子总免不了招人嫉恨,更何况林莱玉平时是一副冷傲的性子,看她不高兴,周围有女生脸上挂着幸灾乐祸的笑。

    林莱玉一气,这上午的课干脆地翘了。

    一连数日见到宁蝶都好似见到仇人。

    宁蝶不知自己错在何处,得亏一个好心的女生提点她道:“这林莱玉贵为我们学校的校花,平时最厌恶别人夸赞她的容貌。”

    这是为何?长得漂亮不是一件好事么?

    那女生又接着道,“林莱玉的娘,做的就是以色侍人的事。”

    西南除了贸易出名,再就是歌舞厅了。

    宁蝶哑然,这日后的道歉工作,得是个麻烦。

    晚上她过去林莱玉的家,给她开门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妇人,看穿着模样应该是林家的保姆,说着西南地方的口音,宁蝶听得似懂非懂,简要地说是要找林莱玉,老妇人侧身让她进来。

    一进屋宁蝶就发现林家的不同,地上铺的是软毛毯子,干净明亮的窗子边垂着塑料做的紫罗兰,墙上贴了繁复花纹的墙纸,凡桌上都铺就滚边的桌布,沙发必是棕色的皮制沙发,角落里摆着一家留声机,满屋子都是靡靡之音。

    知道她来,林莱玉光着脚丫子出的房间,宁蝶盯着她的脚看了一眼,不由自主地想到“玉足”一词。

    “新出炉的法式小饼干,不知林小姐能否赏光收下。”宁蝶把纸袋往前一递,三分笑容恰到好处。

    林莱玉知她这是上门致歉来了,她并非是真生气,也不知为何,若是别人说她,她必冷笑一声不放在心上,可对宁蝶不同,她暗暗地是有些介意对方,一向享受众星捧月的女子,如果发现有一个和自己势均力敌的人出现,自是要攀比。

    然宁蝶身上有她所没有的从容和内敛,家世又极为清白,母亲也是斯文小姐的做派,林莱玉不免泄气。现在见到对方为讨好自己低头服软,她心里高兴,把纸袋接过来,拆开一闻,叹道:“真香。”

    宁蝶但笑不语,她上一世这个年纪时,也是十分喜欢零嘴,在母亲病重后,她几乎是一夜长大,性子变得阴郁,再后来匆匆嫁人。

    少女时期,总是短暂。

    “瞧出我今晚有什么不同?”林莱玉转了一圈,身上荷花边的裙摆像一朵盛开的喇叭花,衬得腰肢仿佛能盈盈一握。

    宁蝶答:“画了妆?”

    林莱玉点了一下她的额头,恨铁不成钢地道:“亏你每天看报,我身上这裙子是西南刚流行的款式,全国才百来件。”

    那价钱必是极贵了,宁蝶对于她的阔绰感到吃惊。

    “是找摄影师朋友借的,”看出她心思,林莱玉解释道,“今晚要去拍摄广告杂志,你且和我一道来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民国千金影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猫系女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系女子并收藏[重生]民国千金影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