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床咚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林莱玉娇滴滴地把垂下的卷发别到耳后,似是有所注意,她一把捏过宁蝶的袖子,“哟,在我这喊穷,你这衣服哪来的?”

    昨晚没有回家,宁蝶身上的外套买来得及换下,还是昨日霍丞送的那一身,她低头打量这衣服,选择先不说话。

    “南方洋货新款,你这件衣服当出去,够你好几个月的开销,”林莱玉媚眼一横,往身后的靠垫躺去,“我知道你没这么大方,说吧,谁送的?昨日拍戏,被哪家贵公子看上了?”

    “就属你嘴碎,”宁蝶拿水果刀削苹果,唇抿成一条线。

    林莱玉难得逮住打趣她的机会,哪能轻易放过,“这颜色衬你皮肤,我当模特时有穿过类似的,尺寸可难掌握了,能买得这般合你,这送礼的人可是用心。”

    宁蝶大咬一口苹果,“你若是再八卦,我得把你这里的水果全吃干净。”

    篮子里一共没几个,凭她们目前的家境,读书都是奢侈事,哪有余钱惯零嘴,这水果难得吃上,林莱玉当先护食,把水果篮子抱在怀里,“馋死鬼!不许偷食!”

    这番闹腾完,宁蝶找林莱玉借了一件外衣披上,起身去了一趟当铺,把霍丞送她的外套当了做生活费,一共三十块钱,一位普通员工一个月薪水就几块钱工资,能当这么多宁蝶吃了一惊。

    跟踪她的一位下属把消息回报给霍丞,那时霍丞正在台球厅室打台球,一杆球进,身边的掌声贯耳,他站在灯光下给球杆抹巧克力粉,脸色阴晴不定。

    只冷淡地吐出二字:“撤兵。”

    宁蝶不再见到旅馆楼下有鬼鬼祟祟的人暗地把守,当晚总算回家。

    心里再三祈祷着她和霍丞断得越干净越好。

    回自己房间打开灯,沙发上冷不丁地坐着一人,男人转着大拇指上绿得晶莹的翡翠扳指,贴身西服勾勒出他匀称的好身材,他交叠双腿,抬起头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

    “你怎么会在这?”这人来得突然,宁蝶没有控制住声音高度,引得厨房里的苏梅问:“谁在?”

    要是被苏梅发现自己房间里出现一个男人那还了得,她赶紧地先回答:“没事,我念……念课本。”

    苏梅便不再问了。

    霍丞从沙发上站起来,换上绅士的西服后他通身贵气逼人,宁蝶心想,自己前世是如何觉得霍丞只是个普通的贫困青年。

    回忆上一世初见,她和宁府一众庶出的姐妹坐在客厅里喝茶,霍丞由父亲领着进来,扬手就道:“这宁府的千金,随你挑选。”

    她放下茶盏,看见父亲身后穿着中山装的英俊男人站在逆光处,视线相对,是她率先红脸。

    回到眼下,霍丞食指上圈着宁蝶的钥匙。

    宁蝶一摸手袋,钥匙真丢了,什么时候他偷拿了她的钥匙?在教她切牛排时,还是送她回家时?

    “你这是私闯民宅。”宁蝶底气不足地道。

    哪知这世的霍丞显然没有上一世那样的风度,他很随意地承认,“是啊,打完台球无聊,就想进宁蝶小姐的闺房看看。”

    凭他在军队训练出的本事,要躲过苏梅和李妈进房间绰绰有余,他把钥匙抛在书桌上,“宁蝶小姐的房间挺简洁的啊。”

    除了必需品,不见任何多余的家具或装饰。宁蝶是个怕麻烦的人。

    可这样的女人,只要她在,哪里都有种家的温馨和踏实感。

    宁蝶还欲说什么,转瞬间被霍丞捏住手腕,一个旋转间他将她扑倒在床上,双手扣住她的胳膊,他居高临下地直视她的眼睛,“把我送你的东西给当了?以为我找不到你的住处?”

    宁蝶气得胸脯剧烈起伏,前一世她拿出多少家当贴补他的母亲,这一次只不过当一件衣服,而且他送的东西她看见就碍眼。

    “你放开我!”她双腿乱蹬地道。

    这一次霍丞直接用腿夹住她,令她动弹不得,他看她嘤咛地小声挣扎,眸子蓦然一深,凑近她肩窝,笑意危险,“明天把衣服赎回来。”

    “我不!”宁蝶的倔脾气上来了,“你送给我,就是我的了,我如何处理是我的自由。”

    “很好,”霍丞一口咬住她粉红的耳垂,狠狠地留下牙印,“你记住了,我的都是你的。”

    包括他的人。

    这是他欠下的债。

    “宁蝶。”苏梅敲门喊道,“出来吃晚饭。”

    迟迟听不到动静,苏梅拔高声再说一次,“吃饭!这两天不落家,回来就往房间跑……”

    宁蝶瞪了霍丞一眼,要不是他,她至于挨妈*评。

    霍丞倒不恼,轻刮她的鼻子,“待会见。”

    “老实待着别出来!”宁蝶逃开他的束缚,跳下床指着霍丞就道,“别让我妈妈发现你。”

    说完她快速地打开门跑出去,然后关上房门。

    小女儿的姿态毕露。

    房间顿时安静了,书桌上的沙漏走得缓慢,霍丞挑选桌上的一本古典史翻看,扉页的空白处做了密密麻麻的笔记,知她是个懒的,连做笔记的本子也不备上一个,这样胡乱画上,叫老师知道可得数落。

    看见这熟悉的字迹,霍丞焦躁的内心好似被抚平——这是他的宁蝶。

    想到霍丞在,宁蝶怎能沉下心吃饭,匆匆吃完两口,在苏梅讶异的目光下又回到房间。

    霍丞正在一本一本地翻阅她书桌上的书籍,台灯的光线柔和,为他冷色的西服上添了不少暖光。

    他极少会动她的东西。

    至少上一世宁蝶没有见过他会动她私人的物品。

    她看他拿起一本诗集,条件反射地惊呼道:“那个不要碰。”

    霍丞已经将首页翻开了,他面部一僵,随即似水面上的波纹荡开消失,换上如和煦春风的笑,“陈子傲,你同学?”

    宁蝶没有吱声,男女之间互赠诗集,已经越过同学关系了。

    可是,她这世是自由的人,她不是他的妻,她在慌什么!

    意识到这点,宁蝶抛开那一丝心虚,坦荡地把书拿过来,放回小型书架上。

    霍丞看着自己空落的手心,那笑再也挂不住。

    “等我妈妈和李妈睡着了,先生就请离开吧。”宁蝶不客气地赶人。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门外还有位敏锐的苏梅,她可不想节外生枝。

    霍丞冷下脸凝视她,她摆出拒人于千里的态度着实令他有些不爽。

    他擅自搂住宁蝶的小蛮腰,然后捏住她的下巴,居高临下地俯视,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那霸道的眼神仿佛要将她拆骨入腹。

    宁蝶不甘示弱地瞪回去,推搡几下终于将他推开。

    “先生请注意您的举止。”她冷冰冰地提醒道。

    有趣,霍丞回味着刚才的手感,热粥得慢慢喝,不然容易烫嘴,他不急。

    宁蝶眉头蹙得更深,她如今不是宁府的小姐,霍丞的纠缠,于他何益?

    她清楚自己的心,这个前世让她过得那般凄惨的罪魁祸首,她能压抑住恨意,但做不到和平共处。

    “先生请先坐沙发稍候吧,”她唯恐他越雷池一步。

    霍丞这次倒很安静,重新坐回沙发,视线却始终落在宁蝶的身上。

    她被看得头皮发麻,在书桌边坐下来,拿出功课一心做笔记。

    “你喜欢演电影?”霍丞寻了话问她。

    宁蝶手一顿,她要做什么与他无关,“赚些零钱罢了。”

    屋子里的电灯泡忽闪了几下。

    霍丞理了理钻石袖口,若有所思的模样,他通身的贵气与这旧色平凡的房间格格不入。

    他在西南的身份到底是什么呢?宁蝶猜不透。

    竖起耳朵听到门外的关灯声,宁蝶高兴地站起来,“妈妈回房间了,你可以回去啦。”

    霍丞曼斯条理地起身,他喜欢见她笑,跟春风吹皱碧绿的池塘一样,生动文雅。

    但他离开值得她这么开心?他踱步到墙边,灯一下被关灭,宁蝶急道:“你做什么?”

    眼睛一下子无法适应,几秒钟时间内宁蝶看到的都是黑暗。

    她听见霍丞的脚步靠近她,然后在她身边顿足,

    她推开椅子要后退,一个温暖的宽厚的怀抱将她牢牢锁住。

    鼻端都充斥着一种淡淡的竹叶香,这味道太过熟悉,十多年她都记得这个味道,这是霍丞身上独有的气息。

    她好像听见头顶上方微微的轻叹,在她要挣扎前,怀抱很快松开了,接着是离去的脚步声,再是房门被打开的吱呀响。

    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来,窗帘被风吹得舞动,这个房间里总算只剩下她了。

    宁蝶解脱般地长吁一下,待打开灯,原先书架上摆放整整齐齐的书本凭空出现一个空缺,宁蝶上前反复确认,不见的正是那本诗集!

    这个人,真是!宁蝶胸口一闷,简直是气愤得说不出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民国千金影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猫系女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系女子并收藏[重生]民国千金影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