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入狱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霍丞走后,宁蝶是坐陈粤明的车回去,这人心思颇多,她本不想再坐他的车,但陈粤明人不在,那司机不依不饶地道:“不能把宁小姐平安送达,兄弟我就不用再见陈先生了。”

    宁蝶头晕晕沉沉,无力多费口舌,只好上车。

    回家睡一觉,梦里反复是前世的片段,孤寂有之,伤心亦有之,皆是和霍丞有关。

    第二日早上醒来发现头疼得厉害,浑身滚烫,料想是昨晚受寒的原因,苏梅上班未回,她喊来李妈,让李妈拿些感冒药煮好了端来。

    几个小时后病情仍旧没有一丝好转,林莱玉推门进房间,咋呼道:“瞧这小脸苍白的,咋病了?”

    宁蝶指身边的椅子,示意她坐。

    林莱玉摆手,“没工夫坐着聊天,刚才剧组有人打电话问我,你怎么没去场地,看你这情况估摸着去不成了,左不过一个丫鬟的角色,今天戏份就几个背影,我代你去。”

    宁蝶家里没电话,当初在剧组留的是林莱玉家的联系方式。

    自己的身体情况,确实没有逞强的资本,宁蝶也就接受了林莱玉的好意。

    “晚上回来给你买点零嘴开开胃。”临走前林莱玉伸手捏了捏宁蝶的脸蛋,一副大姐的派头。

    哪知这一去林莱玉竟是一夜未归,隔天林莱玉的母亲李凤冲过来,往宁蝶家客厅的沙发上一坐,扯出一条手帕揉着眼睛开始嚎啕大哭。

    正巧是星期天,苏梅工厂休假,正在自家的餐桌上剥豆子,见到李妈刚开门,李凤冲进来便失控,赶紧地把手往衣服上抹了抹,给李凤去倒茶,连问道:“李姐,你这是咋了?”

    李凤穿的是滚边的青花瓷色长旗袍,外面罩有一件夹棉的深蓝色大衣,弄的是贴额的破浪卷发式,看起来是刚从舞厅回来没多久,脸上的浓妆还没有卸,此刻花成一团,“昨晚小玉一夜没回,今天我刚到家,保姆告诉我说,有人打电话过来,说小玉被英租界的人带走了……”

    说着泣不成声。

    宁蝶在房间里听到动静,也顾不得浑身乏力,穿上鞋子跑出来,直问道:“凤阿姨,林莱玉她……”

    “你穿成这样跑来做什么!”看宁蝶单着衣服站着,苏梅心焦地让李妈去把大衣拿出来给宁蝶披上,自己坐到李凤身边,温言宽慰:“李姐,你好生说是怎么一回事,我们替你想办法。”

    李凤哽咽着把事件交代了一番,原来林莱玉去的剧组老早和英租界里的人交涉好了,借他们的地盘拍一出戏,一晚即可,结果英国人临时反悔,以他们没有通行手续擅闯为由,把剧组里的人统统关进了牢里。

    “我跑去找那剧组的负责人,你猜那负责人怎么说,他说英租界的人就是想捞钱,他们已经上下打点了,英租界也答应,不过怎么也得一个月后放人,”李凤说到激动处,差点喘不过气,苏梅给她顺背,好半天她复道,“这说这是什么话!既然那群东西是冲着钱抓人,你们既然给了钱,为什么要一个月后放?真要一个月放,我看那同剧组的薛雪儿她咋出来的!肯定是救了他们的宝贝红人,其余人他们懒得给多少钱,草草打发了。”

    “这群人简直是混!”苏梅跟着气愤,因宁蝶和林莱玉走得近,她是看着林莱玉长大,和自己半个闺女一样,眼下出这种事,她怎能不心疼。

    李凤继续哭道:“我在这里没什么相好的人,舞厅里的姐妹有几个真心实意,出事我唯有找到你这来,央求你给我个主意,我名声好坏不重要,可小玉还是个清白的姑娘家,真要让那群畜生关上一个月,出来以后可怎么活!”

    当年林莱玉父亲得了绝症病逝,她也是迫不得已才去舞厅挣钱还债,一个柔弱的女人硬是撑起一个家,独自抚养女儿成人,这份气概苏梅心里佩服,从没有瞧不起她的意思,更何况她也是个母亲。

    当下苏梅连连长叹。

    宁蝶此时浑身透冷,林莱玉是代她去的剧组,如果不是因为林莱玉,现在关在牢里的人必定是她,伤心难过的也是苏梅。

    “我读中学时教我英文的安老师,现在在租界给英国人做翻译,”宁蝶握紧拳头,重活一世,历经过生死,她几乎是一瞬间迅速地镇定,一边说着,一边把身上披着的大衣穿整齐,“现在我出门去找他,看安老师能不能有什么办法。”

    李凤仿佛看到曙光,嚯地一声站起来,“我和你一道去。”

    林莱玉点点头,扭过身交代苏梅:“妈,你去酒柜看看,把最好的酒拿来。”

    “我那有一瓶珍藏了十年的法国红酒。”李凤说着连忙地要跑回家去取酒来,宁蝶拉住她的手,“凤阿姨,您且别太着急。”

    她说话的声音柔柔的,一双清澈的眼睛透露出与年龄不符的沉稳,李凤看得微微出神,心想是读过书的人确实和常人不同?她情绪缓缓地平和,这才察觉到自己脸上妆花了,身上穿得是花里胡哨,脚上鞋子来时跑得急,还有一只断了鞋跟。

    “是我太心急了,”李凤赶紧地用手帕抹脸,“我这回去先把衣服换下,你且稍等我片刻。”

    宁蝶自是说好。

    李凤一走,苏梅半是欣慰,半是担忧,“你有主意是好事,可是这事你一个小姑娘出头难免不妥当,还是只让我和你凤阿姨一起去找安先生。”

    宁蝶摇头,“我和林莱玉以前是安老师十分喜爱的两位学生,我在比您更好说话。”

    苏梅怕自个再坚持会搞砸事件,她怜爱地抚摸宁蝶的脸颊,“这还病着,回来了我给你煲汤。”

    林莱玉走前也说要给我弄好吃的呢,宁蝶往苏梅温暖的略带薄茧的手心蹭,吸了吸鼻子,“好,这次不要把盐放多了。”

    苏梅好笑地用另一只手轻抽宁蝶脑袋瓜一下,“哪次给你放多了!”

    敲门声响了,李妈跑去开门,李凤进来抬眼看见的便是母女情深的画面,想到林莱玉,她心里一阵刺痛。

    那丫头出门前还说明天要陪她去百货商场逛逛,嬉闹着嫌弃她做的旗袍不入流,其实也是怕她辛苦做衣服伤眼睛。

    “凤阿姨,”见到人来,宁蝶不再耽误时间,“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李凤勉强打起精神,说了几声好。

    苏梅去房里一趟拿出一个礼盒,“这是我前两天去百货里买的布,花式颜色都是顶流行的,原本是打算给你做身衣裳,我带去给安先生,当是送他夫人的礼。”

    上门求人家办事,自然是礼越全越好。

    东西都备齐了,只留李妈看家,三人火急火燎地出门赶电车。

    安老师家住在胡同口,四合小院,院子的大门是敞开着,宁蝶她们提东西进门,有一个年纪近古稀的老婆子在院里打棉被,灰尘阵阵飞舞,见来客人,先是问有何事,听说找安先生,于是迈开小脚走去屋里告知夫人。

    宁蝶曾来过安老师家里一次,安夫人对她有印象,连忙请几人进屋里说话,让刚才通知人的老婆子张妈去烧火煮茶。

    “你人来就好,怎还带这些东西,多是见外,快快收起来稍后带回去。”安夫人是西南人,秉承西南女人惯有的豁达,她对宁蝶的有很深的好感,知她是个温和有礼的好孩子。

    宁蝶连忙按住安夫人的手,“师娘,我这好久不来,怎好空着手,你要不收,宁蝶心里可得过意不去。”

    一旁的苏梅跟着应和。

    一晃几年,小丫头都长成大姑娘了,安夫人欣慰地一叹,不好再推托。

    这厢宁蝶对安夫人介绍了自己的母亲和凤阿姨,再叙了一些旧话,张妈也提着水壶进来泡茶了。

    安夫人见李凤神色不大好,她对林莱玉的家事早有耳闻,如今见到李凤,看她穿着朴素,坐在一边说话举止有度,心里的一些偏见随之淡去不少,忙问:“林夫人,是不是身体哪里不适?”

    李凤垂下头去,通过交谈,她看出安夫人是个出身良好的闺秀,待人处事热情单纯,她急迫地想求安夫人办事,但话到了嘴边说不出口,只好望着宁蝶。

    宁蝶怎会不知李凤的心思,便接过安夫人的话头回道:“实不相瞒,其实我们过来找师娘,是有事相求。”

    茶盏的热气翻腾,安夫人看大家神情都分外凝重,知事件严重,直道:“你且说仔细,师娘能帮定会帮忙。”

    宁蝶便把林莱玉的事一五一十地说明原委,安夫人听得眉头紧锁,愤懑不平地道:“如今洋人欺压到这个地步,咱们自己人还坑自己人,这帮混账东西。”

    李凤用手帕抹泪,“小玉在那鬼地方多留一分钟,都是在割在我的心头肉。”

    苏梅一叹,“想着安先生能不能在那些人面前说上些好话,能早放人无论什么条件我们都会想办法满足。”

    安夫人心有同情,道:“安儒每天回来时间不定,他上班的地方轻易不让外人进去,你们先留我这吃晚饭,等安儒回来了,我们大家再想办法。”

    安儒即是安先生的全名。

    宁蝶带头感激。

    到了晚饭时间,迟迟不见安先生回来,现在气候寒冷,天色晚得早,安夫人有意留饭,宁蝶等人却是无心用餐,谢辞了安夫人的好意。

    安夫人有愧地道:“等安儒回来我把事一说,有办法没办法都给你们打个电话。”

    李凤好不容易止住的泪又差点决堤,千恩万谢地把电话号码留下。

    安夫人起身送她们出院子,外面的灯火惨淡,天色是一片寂寞的幽蓝,胡同里的风声呜咽,可不正像宁蝶忐忑的心情么。

    这方宁蝶和苏梅她们前脚离开,刚过不一会,安儒便回来了。

    晚上寒气下来,他大衣上仿佛带着霜气,冰冷潮湿,安夫人给他接过外套挂到衣架上,嘱咐张妈去打热水洗脸。

    如今的安儒模样对比几年前没有变化多少,但整个人谈吐气质早不能同日而语,他现在接触的是西式文化,不再穿教书时多年如一日的长衫,而是穿西服打领结,戴金丝边眼镜,不留长须,像个海归人士。

    他洗完脸,瞥见桌上的红酒,习以为常地道:“今天又是谁上门拜访?”

    “是小蝶,”安夫人近两年也摸不准丈夫的心思,她上前为安儒去解背夹的纽扣,硬着头皮说好话道,“这丫头现在成大姑娘了,听说还在西师大学堂念书……”

    安儒不冷不热地嗯了声,仔细回想几年前宁蝶的模样。

    “这次来这,其实是有事找你帮他,你还记得林莱玉那丫头不,性子特别直率的那位,”她把安儒的衣服叠好放在床边的椅子上,“这次这丫头闯祸了,被租界里的人……”

    “你个没见识的妇人!”提到租界,安儒刷地变了脸色,气得浑身一震,“这几年来,多少人求着办事我没松口,你以为给英国人当翻译是件容易的差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民国千金影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猫系女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系女子并收藏[重生]民国千金影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