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民国千金影后 > 第23章 乱情

第23章 乱情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已深,车开上西南繁华区的大道上,宁蝶有些后悔自己一时冲动答应李皓,但霍丞毕竟为她受过伤,她想想还是忍了。

    到一家别墅门口,是那种自带花园和院子的豪华别墅,铁门被仆人打开,李皓把车开到楼下的停车处,然后过来开后边车门和宁蝶一起搀扶霍丞下来。

    对比家家户户的热闹,这别墅在大年夜里太是冷清了,除了屋子里开了灯,半点人情味都没有。

    “这是霍宅?”宁蝶不确定地问。

    李皓正一边肩膀搭着霍丞的胳膊,回道:“不是,这里是霍先生平时在外面住的地方。”

    宁蝶和他一起将人扶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守岁的丫鬟出去叫人煮醒酒的汤水,楼上有人听见动静,急忙地踏着楼梯下楼,“这……这怎么又醉了。”

    说得声调半是心疼,半是责备。

    宁蝶看见对方,惊讶地说不出话,那熟悉的圆盘脸蛋和带着西南乡下方言的口音,还有那总爱红蓝搭配的穿衣习惯,叫宁蝶的心轻成一片春叶,飘啊飘的。

    “真是谢谢李先生,”那下楼的人对李皓连连感谢,“年年劳先生这么费力,回头让二少爷给您涨薪水。”

    李皓只是笑,这姑娘说话向来是沾着柴米油盐的烟火气,倒不叫人讨厌,对于他们这种官场上最擅长虚情来往的人来说,却是难招架。

    “这位小姐看着面熟,像在哪里见过,小姐怎么称呼?”她又问宁蝶道。

    “宁蝶,喊我小蝶就好,你叫什么名字?”

    “您是二少爷的客人,我怎么能喊您的名字,宁小姐是吧,您喊我兰芯就好,兰花的那个兰,草字头的芯。”她露牙,有几分憨厚之相。

    宁蝶恍惚,兰芯这名,前世是宁蝶为她取的,还是有一次被其他丫鬟婆子嘲笑“三丫”名字土气,讨着宁蝶为她改名,她不识字,连名字的意思也是宁蝶一个个解释。

    她怎么会在这里不在宁府呢?难道是宁府买下兰芯之前被霍丞无意间买去了?那这名字是巧合吗?

    “李先生,您来得正好,”外面有个穿长衫的中年男人进来,斯文有礼,穿着和举止不俗,想是在这屋子里头有地位的人物,他急忙地道,“我这边有个账目对不上,您过来帮我核对。”

    李皓便嘱咐兰芯:“霍先生交给你照顾了,我和刘管家过去财务室一趟。”

    刘管家方注意到沙发上的霍丞,“二少爷这是又醉了?”

    不然呢,李皓颇感无力,先和宁蝶说道:“宁小姐稍等片刻,等会我再送你回去。”

    宁蝶点头,刘管家礼貌地和她对视招呼了一下,听到李皓问是哪块账务,赶紧地一边回着李皓,一边出门带路。

    宁蝶问兰芯:“你们这大年夜管家都不休息?”

    “宁小姐可别误会二少爷苛刻下人,刘管家在这里待十几年了,过年这晚二少爷常常不在家,刘管家不放心所以经常初一回自家过节。”

    宁蝶微微地笑着,兰芯这护主心切的性格还是未变,往往都不知道语气委婉。

    这宁小姐干嘛一直盯着我看,兰芯脸红了,以为自己是不是哪里不得体,宁小姐看着漂亮,怎么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奇怪。

    “宁小姐不如帮我一起把二少爷扶进房间吧,”兰芯找了话题道。

    宁蝶于是上前去搭手,霍丞醉得不是特别厉害,能自己走动,她们把人扶上楼,寻好房间,让霍丞躺上床。

    如果说只是见到兰芯已让宁蝶产生怀疑,那么看见这房间的布局后,宁蝶的心已是挽起惊涛骇浪。

    她在自己的闺房生活了几十年,连地上地砖的纹路有多少条她都能清楚,而这里的布置恰是她前世闺房的复制。

    这眼熟的木架双人床,还有床头荷花边形的梳妆镜,那对面一双一米多高的蓝色大木柜,甚至是墙上她无聊时用丹青花画上的夏荷图。

    难道霍丞和她一样……

    这个想法让宁蝶的心情十分复杂。

    兰芯去洗澡间把洗脸盆和毛巾一道拿出来,仔细给霍丞擦完脸,转过头说道:“宁小姐劳您在这看着一下,我下去瞧瞧春夏那丫头把醒酒汤煮好了没。”

    宁蝶回过神时,兰芯已经不见了,她看见兰芯搭在霍丞额头上的毛巾滑落,鬼使神差似地伸出手帮他复回原位。

    手指滑过霍丞的脸颊,躬着身,她情不自禁地哀声问:“如果你和我一样,是重新活一遭的人,这世你对我百般纠缠,到底是要为着什么?”

    “宁蝶……”

    看见霍丞悠悠地睁眼,宁蝶一惊,直起身就要离开,然而瞬间霍丞将她拉倒在自己怀里,翻身压住她。

    “我是不是在做梦?”他自言地道,“不然你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他说着,温热的大掌抚摸宁蝶的脸颊,“万一这真是梦,永远不要醒该多好。”

    她们的目光第一次如此坦诚地对视,宁蝶从霍丞的眼瞳里看见自己脸上的防备一片片瓦解,快要溢出类似悲伤的表情。

    “宁蝶,”霍丞又轻声喊道,他大拇指的指腹在宁蝶的唇上磨蹭,然后迟疑而又霸道地吻住。

    他来势凶猛,强迫地舌头撬开宁蝶的贝齿,一遍遍地辗转,手不停地解开宁蝶的衣扣,然后急迫地握住她胸前的柔软轻捻。

    “你,下来。”待他的吻转移到宁蝶的锁骨间,宁蝶呼出声地制止她。

    这声含羞带怒的警告于霍丞的耳中却无异于最好的春要,他顷刻将她的外衣剥去,一只手不停地抚摸她的胸前。

    “霍丞,你放开我……嗯……”一阵阵陌生的酥嘛让宁蝶感到慌乱,那声意乱的鼻音更是她羞得无地自容。

    然而霍丞手心的战场转至她的裙摆下方,轻轻地勾住她贴身的最后一层衣料。

    “宁蝶……”他只是重复地喊着她的名字,以为这样能减少身下人儿的挣扎。

    “嗯……啊……不要碰那里…………”

    “霍丞……别这样。”

    “冷,你别脱了……”

    “霍丞,别,求你停下……”

    她一只手捂住额头,为这陌生的快感大口地喘气,霍丞的手指在她身下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来回地摸索,她上衣外套已经不知丢在哪里,毛衣和里面的衬衫褂子一起被掀上去,几近半果。

    直至有根硬物抵住她腰处,她终于按耐不住地被吓哭,捏住霍丞的手腕威胁道:“你要是真进来,我会恨你一辈子!”

    作乱的手指一顿,“原来在梦里,你都是恨我的。”

    霍丞覆盖在她胸前的吻更加肆意和贪婪。

    但他终究只是吻她,并没有再做下一步动作,等身下的冲动渐渐散去,他停住暧昧的动作,将宁蝶狠狠地揉在怀里。

    兰芯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家少爷压着良家女子酣睡过去的流氓行径!

    “宁小姐!”她把汤碗放到桌上,赶紧地帮宁蝶把霍丞推到一边,拉宁蝶起来。

    “这……少爷他……”兰芯想替霍丞解释,可是这种事她一个女子,说着也觉难为情。

    宁蝶背过身把衣裳一件件理好,打底袜子一只落在地上,她俯身拾起来,脸色红得滴血,勉强地开口道:“兰芯,麻烦你先避一下。”

    兰芯赶紧地关上门出去。

    片刻后宁蝶走出来,大衣鞋子都穿戴整齐了,只是脸上的红潮仍旧未褪多少,瞧兰芯看着自个发愣,宁蝶偏过头去,道:“今晚的事,你能不能当什么都没有看见。”

    “那,那自然是。”兰芯慌乱无措,毕竟少爷是有未婚妻的人,而宁小姐是清白人家的姑娘,她肯定是不能说出去。

    宁蝶稍稍安心,把额头边的头发往耳后拢,急着要下楼。

    “霍丞!”旋转的楼梯口前撞上人,那是穿白色洋装的女子,脖子间系有一朵白色的丝质蔷薇,她身子高挑,细胳膊细腿,发育良好的胸脯被束腰的裙子显得丰盈,发式是高挽成马尾的棕色卷发,一双尾线下勾的眼睛正含怒地直视宁蝶,她揉着被撞的肩膀,道:“你是没长眼吗!”

    宁蝶侧身让路,心想还真是缘分,今晚不光见到兰芯,连前世自家那四姐也在这。

    “宁小姐是二少爷的客人,四小姐你要注意你的态度。”兰芯最是讨厌此人,这个女子搬进来的第一天起就喜欢刁难她们这些下人,尤其是对她,因为和二少爷走得近些,先是想着如何讨好,见之无效,开始耍起小姐的脾气。

    “客人?”宁筝上下打量宁蝶,看着她好似从霍丞房间那边过来的模样,宁筝抬起下巴,“你叫什么名字?”

    果真是和前世如出一辙的傲慢,被爸爸宠在手心的长女,早已习惯是目中无人了,宁蝶保持温和地笑道:“宁蝶。”

    “哪个宁?”宁筝眼皮下垂,斜着眼睛问。

    宁蝶道:“你是哪个宁,我就是哪个宁。”

    “还挺有意思,你是哪家的千金?”宁筝唇角上翘的弧度加深,她有一张典型的笑唇,唇角微微上扬,无数人赞叹宁府的四小姐总是令人觉得亲切,是宁府众多小姐里最有福气之人。

    然宁蝶知道,这张唇略带讽刺地笑时,恨不得把人看低至尘埃。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宁蝶依旧和颜悦色地道。

    宁筝被她的话噎住,她转头问幸灾乐祸的兰芯,“霍丞是不是回来了?”

    “二少爷刚睡下,你有什么事明天再来找。”兰芯毫不客气地回道。

    宁筝还是要见人,兰芯拦住她,“我们家二少爷有起床气,劝四小姐三思。”

    这话一下子让宁筝泄气,她像是想起什么可怕的经历,不敢再贸然去叨扰霍丞,可她又不甘心这样就走,自她搬进这所公寓以来,已是好久没有和霍丞面对面说上一句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民国千金影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猫系女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系女子并收藏[重生]民国千金影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