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民国千金影后 > 第26章 激情

第26章 激情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年后忙着向邻里拜年,《孤女记》的开机仪式定在十号,五号宁蝶应李盛的要求,和林莱玉一起去时装店挑选开机仪式穿的礼服。

    六号则和林莱玉约定去跑马场一趟。

    跑马场临近中午,我人山人海,两人排队买好赌马的号码,场上比赛临近开始,站在入场口,林莱玉左右张望,一边催促宁蝶:“陈壕怎么还不到?”

    宁蝶心里没底,平时联系陈壕都是学校的地址,寒假期间陈壕不在学校,图书馆倒是开着,她只是在图书馆留言了。

    再等待了一会,陈壕姗姗来迟,身上竟然是穿着学生制服。

    林莱玉好奇地打量他,这人就是宁蝶的笔友?

    长得倒是秀气,虽清瘦,好在个子高,倒不会令人觉得单薄,只是眉宇间成熟老道了些,有点郁郁之气。

    宁蝶上前问:“你身体好些了吗?”

    陈壕微笑道:“好多了,你约我来这做什么?”

    宁蝶看着林莱玉,对方立即领会,笑道:“这过年几天在家憋坏了,走门串友也没意思,出来赌马场看看。”

    “我是陪着她一起,”宁蝶说道,把林莱玉手中的三张票,抽出一张给陈壕,“这位是林小姐,林莱玉,她特意为我们三人一人买了一张赌马的票子,到时候不管谁赢了,奖金都归谁得。”

    陈壕和林莱玉客气地握手,对方身上穿的是金枝条纹的旗袍,披着黑色皮毛大衣,烫了一头时尚的长卷发,瓜子脸儿杏儿眼,和画报女郎一样好看,丝毫不输给宁蝶,他脸微红,急忙地抽回手。

    “怎好让你们破费,这票子钱我……”

    “哎呀,就一张票子而已,”林莱玉笑着拍了下陈壕的胳膊,“比赛都开始了,我们进去吧。”

    这一番催促,陈壕只得跟着进场。

    宁蝶其实也是头一次来这种场合,但她努力给陈壕解说,看台是在哪,今日的跑马有哪些出名的品种,还有这跑马场的周长,比学校的图书馆都大上一倍。

    陈壕静静地听着,许是他一学生装扮来这里委实引人注目,不时有人朝他看来,他装作镇定,握住看台围栏的手心已是濡湿一片。

    今日他是瞒着母亲出门,趁母亲出去摆摊的空档偷偷跑出来,但母亲的午饭一向是由他准备,他急着做饭,洗米不小心把唯一体面的中山装给打湿了,只有穿校服。

    宁蝶没有察觉他的异样,林莱玉倒是奇怪,看来宁蝶对陈壕是特别,一向话少的在他面前是格外活泼。

    场上的跑马比赛落幕,中奖号码需要统计,得稍微晚些公布。

    “这挤着热出一身汗,”林莱玉用手扇风,“去楼上喝些东西吧。”

    跑马场设立了休闲场所,一般平民因那里价格不菲极少愿意上去。

    陈壕不知这个,由着林莱玉带头,林莱玉一边往楼上走,一边笑着说,“去楼上虽然听不到广播里公布的中奖名单,但只要中了,到时晚些去问即可。”

    宁蝶也说道:“楼上环境不错,据说新请来一位法国的钢琴家,曲子非常好听。”

    陈壕微微笑着听她们两人说话,身边有衣裳鲜丽的佳人走过,他脸上露出不自然的神色,他觉得自个是沉在水里,每一步都走得吃力,而他身上的卑微和寒酸就是那汪无尽的深海。

    餐厅里用的亚麻色沙发椅子软得像云,欧仆呈上菜单,看到后面标注的价格,陈壕有些尴尬,他只点了一杯咖啡。

    宁蝶再要了些甜点,三人聊着天说话,宁蝶问陈壕道:“你比我长一届,明年要毕业了,你有没有什么打算?”

    她想知道陈壕会不会像上一世选择去宁家做算账先生。

    陈壕眸子中的光芒黯淡,紧紧地把咖啡杯握住手心里,“我远房表舅给我谋了一份差事,打算初十就过去,学校暂时不去了。”

    “这怎么行,”宁蝶急道:“凭你的才华,你去做算账先生不是大材小用吗?”

    她怎么知道我要做算账先生?陈壕感到一丝讶异,不过却笑着说:“我这身体,到哪都是给东家添麻烦,算账先生活少,无须劳累,倒也十分适合。”

    作为旁观的林莱玉都看出这青年笑容里的酸涩,跟着可惜,而宁蝶冲动地握住陈壕的双手,“你就没想过有其他的出路?去做你自己想做的?”

    看着她那双期待而焦急的双眼,陈壕微微心动,身为七尺有余的男儿,他心中自有一番事业,可是他的身体从小中医就说了,富贵病,得花大价钱调养,今年开学的学费,舅舅表明不想再支助。

    陈壕道:“人生在世,哪有事事顺心,宁小姐,这些都是命。”

    “你就甘于认命?!”

    “咳,”林莱玉打断宁蝶,这丫头语气太急了,“我下去看看中奖没有。”

    她冲宁蝶眨眼,待她下楼,宁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脸上一片火辣,装作外套上的纽扣缠住了帕子的丝线,一直垂着头扭纽扣,弄了半天,因一时慌乱,抬胳膊肘时袖子蹭了甜点的白色奶油。

    “我……我去一下洗手间。”她说着急匆匆地埋头去找卫生间。

    她脸红的样子局促得可爱,陈壕忍不住低低地吃笑。

    卫生间在走廊的最深处,安静而人少,开着昏黄的灯泡照明灯,她在洗手池边把袖子用水擦干净,恰恰走出来一步,蓦然被一个怀抱带入,然后眨眼间将她贴在墙上,整套动作行云流水,快得让人来不及反应。

    “怎么样?约会的感觉可是美妙。”这声低沉的嗓音,犹是冷漠。

    “霍丞?”宁蝶看着这张熟悉的俊颜在自己眼前放大,她偏头躲开他的靠近,“你在这干什么?”

    “干你。”他说到做到,一手将宁蝶双手的手腕钳住举在她头顶,另只手不顾宁蝶的反抗,直接解开她的大衣,“那个人和你什么关系?”

    不知道是不是场合的缘故,这次外出他没有穿上军装,而是一身纯黑的妥贴西服,他逆光而站,整张轮廓硬朗的脸上都像蒙了一层阴影,“告诉我,他和你什么关系,嗯?”

    他的手掌故意只隔着一层衣料,在宁蝶的腰上揉捏,一股细细的电流便窜上宁蝶的四肢,身体跟着发软。

    “我和他只是朋友,”不止一次见过这个人的暴戾,她适时地表现出温顺。

    “那很好,”他捏住她的下巴,强令她抬头,湿热的吻便压了下来。

    细细地描唇,再用力地撬开宁蝶的牙关,他的深吻表现得轻车熟路,沿着宁蝶的玉颈一路下滑,手一寸一寸地捋上宁蝶旗袍的下摆,所经之处,一一点火。

    “喜欢吗?”他在宁蝶的大腿根处弹起钢琴曲子,一搭一搭的节奏,和宁蝶在餐厅听到的钢琴曲同一般的调子。

    原来他之前也在餐厅。

    “竟然失神,”霍丞惩罚似地用力掐了一下她的腿部,虽然隔着一层长袜,宁蝶仍痛得皱眉。

    “你越是不说话,只会让我越兴奋。”他说着,手指有意无意地越过雷池。

    “霍丞!”宁蝶斥道:“够了!”

    她脸颊绯红,唯有一双眸子透着清明。

    霍丞挑眉一笑,“不够。”

    下一瞬间他却瞥见她敞开的紫色旗袍领子下面,锁骨下方有淡淡的吻痕,属于几日未消余印,可见施吻人的热情,这显然不是他刚留下的东西,他眼神刹那寒冷,提起她的衣领,恨恨地问她:“除了我,还有谁碰过你?!”

    宁蝶蹙眉道:“没有!”

    “那你胸前的吻痕是怎么回事?”他说着,故意将她的旗袍扯得更开,力道失手,竹布旗袍霎时扯到一道口子,雪白的肌肤上,那些印子更是鲜明和刺目起来。

    宁蝶想到那晚,脸红得难堪,“被狗咬的。”

    “哪条狗?!”霍丞气得脱口而出。

    宁蝶本是恼怒至极,闻言噗哧一笑,顿觉解恨。

    然在霍丞眼中不是如此,他俯下身狠然地用牙齿轻咬她的胸前。

    一波疼痛下去,升起的是一股无法形容的酥麻,宁蝶身子往后缩,躲着他,“不要了……”

    “那个男人满足你了吗?”他将她的旗袍继续往下撕扯,一口叼住她胸前的一颗粉红,故意用用力吸允,啧啧有声。

    宁蝶含恨咬唇,她绵软无力的挣扎反而像一种欲拒还迎。

    看她那无辜的脸上染上一丝一丝的青欲,好似将一株纯白的百合渐渐被人摧残,霍丞有种说不出的快意,他两根带茧的手指贴着肌肤在宁蝶身下探索,居高零下地看着她,“对比那位可还满意?”

    宁蝶说不出话,她仿若置身在海浪上,一波一波的快感将她抛出再摔回,她流着泪摇头,又点头。

    “那这样呢!”手指更深入几分。

    “不……不是,”宁蝶挂在霍丞的身上,“你停下,那些痕迹是你留的,是你醉酒那晚留的……”

    霎时,霍丞的手指抽了出来,“晚了。”

    他俯在宁蝶耳边吹气,“我来了性///////////趣。”

    他把大衣给她裹紧,对比她被欺凌的狼狈,霍丞的衣服却是纹丝不乱,他打横抱住她,走另一道隐蔽的楼梯,把宁蝶直接摔入包厢里的沙发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民国千金影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猫系女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系女子并收藏[重生]民国千金影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