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民国千金影后 > 第33章 保护

第33章 保护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和这些女同学见面,在西式咖啡厅里气氛聊的活跃,宁蝶把苦恼一说,五位女同学顿时愣住了,随即七嘴八舌地说要回家找母亲问清楚。

    同学们效率很快,不到一个小时回来在甜品店集合,说是某位人在她们母亲面前故意煽风点火,而且看态度要解铃还得靠系铃的人,听到同学们给自己带来的消息,宁蝶拿着手中的信,急冲冲坐车赶到片场。

    途遇林莱玉,林莱玉喊她道:“昨晚你走得急忙,后面袁姐请我们吃宵夜,我都找不到你人。”

    宁蝶脸色不佳,哪还有心思和她说话,只道一句我有急事。

    她径直地闯到凤彩儿的化妆间,门被她猛烈推开,化妆间里的助理们纷纷一愣,凤彩儿正对镜子坐着看报,她梳得盘发,身上披仿美军军服的棕色大衣,线条冷硬,她从报纸中抬起头来,淡定的目光落在宁蝶身上。

    “这些都是你干的吧?”宁蝶把信直接拍在桌上,凤彩儿冲惊愕的助理们仰下巴,“你们都出去,看这位宁小姐是有话要和我聊。”

    四位助理出门后,因为宁蝶推门的动静太大,眼下连助理都跟着出来,引得门外集合几位好事的看众,凤彩儿起身去把门关上,冲那些人盈盈笑了一下,故意带着歉意。

    “凤彩儿,不,我该唤你一声凤前辈,”宁蝶来片场连衣裳都急着没换,还是那身清爽的校服,上衣藏青色的短外套,下面是墨黑色的百褶长裙,配着及膝盖的黑色长袜和深棕色皮鞋,她此刻脸上愤怒里夹带着委屈,“你和那些达官政要的夫人交好,在打吊牌时故意抹黑我,让她们担心自己的子女跟着学坏,所以向学校写投诉信。”

    说着宁蝶不解,“我是哪里得罪你了?如果是因为拍戏的事,我不过是名义上的女主角,论排场,论戏份,我压根不如你,我和你既无旧怨,更无新仇。”

    凤彩儿站在她面前,眼皮下垂,再缓缓地往上翻,略有不屑,“你来找我,是想我让那些夫人撤去投诉信对吧?”

    “这只是其一,其二我是想我们之间可能有误会,还是解开为好。”

    “没有误会,”凤彩儿凉凉地笑道,“还有这信……”她把信塞回宁蝶手里,“你就等着退学吧!”

    宁蝶被噎,她还欲理论,凤彩儿将桌上的东西一一扫落,各种化妆用品摔得叮当作响,玻璃制作的香水瓶碎了,熏鼻的香味漫开,外面的人听见动静,怀疑里面是不是打起来了,让她们打开门,若再不开,便叫男人过来把门栓砸掉。

    这番吵闹的头疼,宁蝶问凤彩儿:“你这又是做什么?”

    凤彩儿歪头,一双眼睛眨巴眨巴,眼泪霎时间落下来。

    宁蝶不知该作何心情,写信投诉是她要人做的,现在她却在自个面前哭,宁蝶再问她一遍:“信的事你当真不撤?”

    凤彩儿用指腹拭泪,用刻薄的笑着看她。

    宁蝶明白了,扭身打开门,外面一众惊慌和看热闹女子,宁蝶叹口气,那些人为她让出一条路,导演在走廊的不远处,背着手等她。

    “宁小姐,”邓家辉见她大步过来,脆生生地唤自己一声导演,忍不住地神色复杂,但火气难压抑,他道:“我和文国一向最讨厌心机深沉的女演员,心思太多,放在戏里的用心就少了,当初文国举荐你,说你是个温良单纯的好女子。”

    窗外面晚霞的红光映进,灯家辉布满老年褶子的脸上,失望之情浓郁,“你既是我选中的女主角,我自然不会随意换角色,你为什么要针对凤彩儿,首先不说她是你前辈……”

    宁蝶心里刺痛,“导演,你误会了,我没有针对她,今晚我找她是因为……”

    “那昨天呢?”邓家辉急切地反问道:“有人在你抽屉里找到她的饭盒,她新进购的衣服有几件被做手脚,运衣服的仆人说只有你向他搭过话,有接近!”

    “导演为什么要觉得这些都是我做的?”宁蝶不是蠢笨的人,她好言解释道,“是我偷拿饭盒的话,我怎么会把饭盒放在我的地方留下证据,而那衣服更是奇怪,我只是见有人一次运这么多好看的时装,好奇地问问,在我来之前说不定衣服已经坏了,又说不定有人知道我有问过,故意栽赃给我呢!”

    “宁蝶!”邓家辉岁数已大,他年轻时是个急性子,被岁月打磨掉不少菱角,他努力使自己镇定,“凭凤彩儿的资历,她凭什么要和你过不去?!”

    “我……”

    “就凭她开机仪式就给我们家宁蝶下马威!”林莱玉听闻宁蝶和凤彩儿在化妆室争执的消息,担心以宁蝶的性子被欺负,前者她没赶到,倒是赶上导演在训宁蝶的场面,她把宁蝶拉到身后护住,犀利地道:“导演,一个人的人品,不是光看资历,您仔细想想这两天的相处,宁蝶是什么样的为人。”

    谦虚、礼貌、性情温良,邓家辉的脑海里跳出这几个词,他沉吟,事件确实复杂。

    “不好了导演……”圆滚的胖姐气喘吁吁地跑过来,站住了也喘得浑身肉颤。

    “何事?”邓家辉转头对她问。

    “凤……凤彩儿她,她受了重伤!”

    “什么?!”这下是三人同时的惊讶声。

    赶到凤彩儿的化妆间,未进门便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一位助理忙着给凤彩儿压住血管止血,其余忙着找纱布和打电话叫救护车,凤彩儿虚弱地坐在椅子上,雪白的胳膊上一道红痕刺目,她抬起头,一双染泪的眸子的楚楚可怜。

    只是短短几分钟发生这等变故,瞧见地面一滩血迹,宁蝶捂嘴惊愕,她尚在状况外,其中凤彩儿的一名女助理看见宁蝶,毫不犹豫地扇了她一掌:“你这个歹毒的女人,你竟然做出杀人的举动。”

    说着还欲再扇一掌,被林莱玉拦住,林莱玉瞪回去道:“你胡说什么呢!你哪知眼睛看见是宁蝶做的?”

    宁蝶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掌弄得失神,她皱眉,就听到那助理凶神恶煞地说:“她冲进化妆间和我们彩姐争执大家在门外都听见了,彩姐要不是性格好,怎会容忍一个新人来自己办公室闹,还连声质问,语气凶恶,摔了东西不说,我们进来时,发现彩姐胳膊上都是伤口,被用香水瓶的玻璃片连划了数刀。”

    宁蝶急道:“不是我,东西不是我摔的,我更没有伤害凤彩儿。”

    “那你的意思是,”凤彩儿因失血的原因,唇色苍白,她半躺在椅子背上,好似随时要晕倒过去,“你难道是说,是我摔了自己的东西,然后割伤自己?宁小姐,你话剧未免看得太多,我这样折磨自个,就是为了栽赃你吗?”

    “你……你……”宁蝶被气得呼吸困难,她见大家都似乎信了凤彩儿的话,对她抱有敌意,连声争辩,“你让人给我的学校写投诉信,我才因此找你……”

    “是啊!”凤彩儿抢话道,“就因为我和那些达官贵人的夫人交好,无意间谈起西师大学堂的学生在我们剧组拍戏,我怎么知道她们会写那些投诉信,就因这事,你不解气地想折磨我!”

    “我没有!”

    “让一让!”救护的护士和医生赶来,推开挡路的众人,“快把伤者扶上担架!”

    人命关天,凤彩儿胳膊上的纱布殷红一片,伤势不轻,无人敢耽误时间,医生迅速地简单处理伤势,凤彩儿躺上担架后被抬出拍摄公寓,公寓外面围着一帮记者,显然久候,待里面的人出来,统一举起相机猛拍。

    宁蝶站在空荡的化妆间内,周围寂静,像沸腾的开水瞬间归于冰冷,林莱玉搂住宁蝶的肩膀道:“我相信你不会做这种事。”

    “唉,”邓家辉一甩衣袖,“在事件没有水落石出前,明日宁蝶不用来剧组了!”

    “导演,宁蝶她……”林莱玉急着求情。

    宁蝶拽住她的手,“莱玉,就算导演不说,我也不会来了。”

    她环视了在场其他几位演员,有人幸灾乐祸、有人面带警惕,总之是没有一位对她友善的人。

    宁蝶收拾完东西要直接回家,林莱玉打算和她一道走,宁蝶劝说,“你不能离开,怕要会赔合约金。”

    “那你呢?”

    “我不用担心,”宁蝶提着藤箱头也不回地道,“我今日实在没有力气再说什么其他话,莱玉,你让我先静静吧。”

    林莱玉于是便沉默了。

    夜里落起雨,暴雨雷鸣,把宁蝶房间忘记关上的窗户吹得晃动,她下床取下撑窗的木头,把窗户关了,靠窗的地上留了水渍,她拿抹布跪地擦干,麻木地擦着,她长长地叹了一声,坐在地上,屋里没有开灯,她靠着床对着窗外看,墨蓝的雨夜,凭添些愁绪。

    才天亮通过刚印出的报纸,全西南关注娱乐的人都知宁蝶的名字了,昨天赶去的记者不是吃素的人,短短几百字的文章,将故意伤人罪、还有作为名校的才女,在订婚后抛头露面,有损社会风化的行为,一并盖在宁蝶的头上。

    报纸边不忘添上凤彩儿躺在担架上面色痛苦的表情,如娇嫩的花朵失去水份,分外惹人怜惜。

    宁蝶学校是不能去了,收到停课通知是迟早的事,她被恶化成一个不折手段的女子。

    等这天苏梅下班回来,宁蝶拿着鸡毛掸子二话不说地跪在苏梅面前,事件纸包不住火,满城的恶意舆论,她没办法再瞒住母亲。

    苏梅把每日上班必提的布袋子放到茶几上,她已经换好家居鞋,宁蝶始终跪着,李妈急着拉她起来,“小小姐,你这是干嘛哟!”

    “别拉她!”苏梅少有地冷着脸,她浑身颤得厉害,李妈又急着道,“小姐,你这额头上的伤哪磕的?我去拿碘酒来。”

    宁蝶方抬头看苏梅,苏梅身上藏青色的工服有大片的污渍,头发也乱了,宁蝶要赶紧起来给她查看,苏梅呵斥:“给我跪好!”

    她吼完抽过宁蝶手中的鸡毛掸子,一边打着宁蝶,一边流泪,“我辛辛苦苦抚养你长大,好好的西师大学堂你不珍惜,自个败坏自个名声!从小我就教育你,要做个心地善良的人!你竟做出那等事!你去看看现在外面都在传什么!小蝶啊,你何苦要做什么明星!”

    李妈从卧室拿来碘酒看到这幅场景,急忙夺去苏梅手中的掸子,“打不得啊,小小姐皮嫩年纪轻,这样打会落下病根!”

    苏梅瘫坐在沙发上抹泪眼,宁蝶咬着牙,打的时候不坑一声,她说的第一句便是问:“妈,你身上的伤是哪来的?”

    她怕是凤彩儿的粉丝堵在楼梯口,寻她母亲报复。

    苏梅没有答话,宁蝶鼻子一酸,眼泪滚滚地滴落进她的围巾,她抽噎着,把头枕在苏梅的膝盖上,“妈,我没有伤人。”

    苏梅扭过头,把她轻轻地推开,“你连订婚的事都瞒着我做出,小蝶,妈妈对你感到陌生。”

    宁蝶眼睁睁地看着苏梅走进卧室,房门咔地关上,她胸口一阵窒息,就像很多年前她站在宁府里自个闺房的阳台上,子然一身,世界虽大,而她却孤立无援,她好似和所有人都隔着一层透明玻璃,她站在里头,谁也进不来,她也出不去。

    “小小姐,”李妈显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她不识报,早上只是出去买了一道菜再未出门,只猜出是宁蝶做了什么错事让苏梅生气了,看宁蝶伤心,她过来搀扶宁蝶站着,说一口西北的乡音,“小姐疼你,说的是一时气话,小小姐哟,莫哭,莫哭……”

    粗糙干瘪的大手不停地替宁蝶抹泪。

    宁蝶摇摇头,她回自个的房间,趴在大床上无声地咬住唇。

    ……

    西南的春天来临,城中的街道上开始飘散各种花香,关于国家的重要会议在西南召开,霍丞开完会,被众人拥簇着走出行政大厦,媒体记者在外恭候多时,见要等人走出来,一股脑地涌上前提问。

    李皓连连安抚大家不要挤,问题一个一个接着来,乱世里时局动荡不安,人人都在关心政策。

    应付完最后一波提问,霍丞照例要在行政的楼前任记者拍照,这时有下属急着附在李皓耳边传话,收到消息,李皓小声对霍丞道:“宁小姐陷入伤人案件,现在怕是麻烦缠身。”

    不用霍丞问什么,李皓又道:“被伤者是有名的电影演员凤彩儿,怕其粉丝报复。”

    霍丞微笑的面对媒体,他的眉宇间永远有种雪山般化不开的寒冷,不熟悉的人只以为他是因为年纪轻轻便身居腰职,加上面庞英俊,总得要装出一副不喜人亲近的模样做出架势。

    但霍丞的身边人都知道,这个男人的心正如他眉间的雪,冷得仿若没有感情。

    凡事却有例外,他对某人一贯紧张的狠。

    “派一支队伍暗中保护。”

    李皓道:“会不会人太多了?这两天您故意疏离宁小姐,就是怕霍宅那边听闻什么风声,现在贸然出这么多人,怕是前功尽弃。”

    霍丞横他一眼,冷飕飕的视线让李皓不再敢多话,随即他一拍自己脑门,自言道:“竟然忘记宁小姐是何等人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民国千金影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猫系女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系女子并收藏[重生]民国千金影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