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民国千金影后 > 第37章 肖笙

第37章 肖笙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她出现的突然,宁蝶心虚,底气不足地道:“我要出去走走,有些东西需要买。”

    “宁小姐需要买什么只管写了条子让下人去办就是,”阿秋笑道:“二少爷不在,您没得到允许可不能出门。”

    阿秋给客厅里另外的小丫头使眼色,那两位小丫头围过来一人道一句体贴话:

    “宁小姐要不要先吃早饭?”

    “厨房里二十四小时都有人。”

    她若真要走,这些丫鬟下人定得拦住她,宁蝶没带好气地看了眼阿秋,对方笑容可掬,并不在意宁蝶的埋怨,甚至越挫越勇。

    宁蝶哪吃得下饭,她让人在院子里支开一张椅子,躺在蓝白条纹的大洋伞下面,用帕子搭着眼睛睡觉,草地茵茵,青草香直往鼻子里钻,她睡不着在椅子上翻来覆去,期间刘管家过来一次,说院子篱笆墙上种的一些花藤需要人修建,问宁蝶有没有兴趣动动剪刀。

    她知道刘管家这是为给她解闷,宁蝶躺着闲无聊,起来又闲累,直接谢绝了。

    阿秋怕她饿坏霍丞回来会怪罪,去厨房端了些点心和鲜榨的果汁,放她椅子边的高脚圆桌上。

    宁蝶依旧不吃,她昏沉沉地眯了一会,隐隐听见有人喊她,脚步声渐渐靠近,喊她的音贝更大了,她迷糊地抬起眼皮,黑衣的高大男子谦卑地道:“宁小姐,将军有请。”

    “去哪?”宁蝶翻个身,正对男子。

    男子眼垂得更低,“让您去秦公馆一趟。”

    秦公馆?许太太?宁蝶不吱声,那男子又道:“秦公馆在举办园会。”

    园会这风俗是英国十九世纪的遗风,英国难得天晴,到夏天风和日丽的时候,爵爷和夫人们往往喜欢在自己的田庄上举行半正式的舞会,女人们带着宽檐帽,佩上色彩明亮的绢花,戴过肘子的丝质手套,大裙摆飘逸的跟一朵一朵盛开的喇叭花,待有身份的人们到齐,大家一一入座,在草地上,在城堡前,吃着点心和聊着话题,小姐夫人们跳舞弹曲子,这风俗传到西南来,又变了样,大致上是差不多,但失了园会悠闲散漫的个性,反而主张铺张浪费,吃食桌椅用具,无不奢华。

    宁蝶换了身青瓷色的无袖高领的绸缎旗袍,外面搭上一件丝质的水蓝色披肩,特意把短发烫成内扣,刘管家安排司机送她去秦公馆。

    秦公馆前的草地面积广,办场百人左右的园会轻而易举,各自打交道的人几人坐一桌,还有带了小孩子来的夫人,孩子围着各个桌子跑,丫鬟仆人跟着后面看护。

    那之前传话的男子给她带路,出示请帖,守铁门的门外放他们进来,宁蝶穿过几桌宴席,霍丞的身影就在前面几步远,唯他那桌拥挤些,年长的官员和年轻的小姐都在,甚至有人从隔壁桌端椅子往那凑热闹。

    宁蝶仔细一看,其中年轻的小姐里,好几位是她班上的同学。

    “来,过来我这,”霍丞对宁蝶指指他身侧,他周围哪里有缝隙,还是有人识趣把椅子挪开了,霍丞随身跟着的下人端了把椅子,让宁蝶坐下。

    “想喝点什么?”霍丞问道,一只胳膊已经伸过来搂住宁蝶的腰,宁蝶把他的手拍开,“要点红酒吧。”

    霍丞笑吟吟地给她倒酒,在座的人已是惊得说不出话,在宁蝶来之前霍丞一副老和尚念经,目空一切,眼下却为一个女子大献殷勤。

    “宁蝶,前几日听人说你身体不好,在家休息,可好些?”对面的同学白敏问道,上次投诉信的事,其中有一封便是来自她母亲。

    宁蝶停课这事多少班上的人都知道一点,“劳你记挂了,已经好了不少。”

    “隔几日你还来学校吗?”白敏又问。

    宁蝶握酒杯的手一晃,白敏身侧的另外两位女子分别拉她胳膊示意她别说这个话题,她在校学习优秀,在家又是被呵护备至的千金小姐,说话总缺个心眼。

    宁蝶笑了笑,不搭话,她感受到身后有几道目光一直粘着她,扭头去看,是另外一桌的太太和夫人们。

    “白敏——”其中一位穿深紫色旗袍盘卷发的太太冲白敏招手,仔细看两人还有些像,都是身形偏丰满,眉眼墨色浓烈的特征。

    白敏跑过去,那太太拉着她不知小声说什么,白敏再跑过来,对宁蝶流露出疏离的神色。

    “东张西望干什么,”霍丞在宁蝶耳畔轻咬道,“待会陪我去打牌。”

    宁蝶瞪他一眼,“我累了,要睡觉,不去。”

    “那我陪你一起睡。”

    宁蝶暗自踩霍丞一脚。

    “你们,霍先生,你们认识?”白敏惊讶地问。

    在座其他人都看着他们聊天,并不贸然插话。

    宁蝶急着撇关系,这么多小姐坐这里,附近还有太太夫人们盯着,怎么想都是在替自己女儿挑夫婿,最抢手的香饽饽莫过于年轻权重的霍丞。

    “以前拍戏时结缘。”宁蝶表情清淡的道,“算是投缘的朋友。”

    白敏的脸色方缓和。

    霍丞笑着没有否认,但明显眉宇间有了一丝戾气。

    女人们的话题结束,男人们开始活跃,聊股市、聊车行,听不懂的小姐们负责倒酒调剂气氛,宁蝶插不上嘴,也不愿插嘴,只道去下洗手间,逃似地寻地方透气。

    霍丞转头看了一眼她的背影。

    宁蝶并未真去洗手间,许太太有座私人花园,用玻璃建筑的琉璃房,请的洋人设计,四季都有鲜花盛开,太阳光往里面照时,那些花朵跟水钻似的发亮,她早有耳闻,趁这机会干脆去看看。

    花园有仆人在洒水,光是玫瑰花就有好几个品种,颜色丰富,宁蝶蹲下身,忙着去观察到底一共有多少种颜色不同的玫瑰。

    “啧啧,这可可真气派,没有男人的女人,花钱总是自在。”

    宁蝶弯着腰,听见有一群人往花园走来,都是些女人的对话。

    “有的人,做不成妻,下半辈子也是不愁。”

    另一位嗤笑,“再有钱又怎样,做情人难道就上得了台面?”

    在主人的地盘上说主人的闲话,宁蝶不爱听墙角,打算快些离开。

    “这倒是,老祖宗的规矩千百年改不了,女子名誉最重要。”

    “白夫人,”又一位声尖女人道,“霍将军今日身侧的女子你看见没?论模样,不输在场的千金。”

    “呵,前几天西南的报纸大肆报道过这位女子,”白夫人声若轻铃响,话气高傲,“好好地名校女学生不做,偏去当戏子,定了婚在外抛头露面,嫉妒心强,做出伤凤彩儿的事。”

    “难怪我见她眼熟,这么一说,还和报纸上刊登的照片真是同一人,原来凤彩儿是被她所伤。”

    “男人啊,大抵风流,特别是霍将军这种年纪轻的,”白夫人又道,“要玩自然玩那种名誉败坏,日后不用负责的女人,真要娶,肯定是娶名门贵族的清白闺女。”

    “自然自然,霍将军那等人中龙凤,和西南出名的才女白敏简直是绝配。”

    “可我怎么听说,霍将军向西北有名大户宁府求了亲?”

    白夫人声调突降,“那宁府四小姐来霍家别墅没住满几天就赶了回去,姓宁的有几个好女子……”

    “你们说够了吗,”宁蝶实在难听下去,来的五位夫人不知话题中心的本人在场,各个脸色精彩,可都是见过各种世面的人,又很快镇定。

    为首那位深紫色旗袍的中年美貌妇人即是白敏的生母,西南望族白户的大夫人,白夫人了。

    “我想我必须澄清两点,第一,”宁蝶心情很差,说话掷地有声,“凤彩儿并非我所伤害!第二,我拍戏时根本没有订婚,这个谣言不知是从哪里散出来,但正如你们刚才所说,一个女子的名誉何其重要,怎由别人擅自造谣,关于凤彩儿的事,我会请律师调查真相。”

    没想到宁蝶是个有性子的人,这些夫人们生在优渥的环境,自小接受良好的教育,先是嚼人耳根被当事人撞破,再被宁蝶硬气的反驳,一时措手不及,面面相觑。

    宁蝶走到白夫人面前笑道,这笑三分诚意,七分反讽,“白夫人爱女心切,当初给我的学校写投诉信,出于什么目的,我现在倒要仔细想想了。”

    白夫人看着她,脸色不善地道:“你这个小丫头要说什么?”

    宁蝶用帕子捂嘴轻咳,“夫人们各个聪明,还需我一位晚辈点破么。”

    说着头也不回地踏出玻璃房。

    随后宁蝶摇头一叹,这世上我不犯人,未保别人不犯我,她总要适当地反击两次,不能总让觉得她好欺负。

    白夫人气得打开丝质折扇扇风,问身侧的姐妹:“她到底什么意思?”

    “你……她怕是说你有意让女儿勾搭上霍丞,担心她是个威胁,所以写信去学校故意冤枉她!”

    “呵,”听到其他夫人这么一说,白夫人叉腰怒道,“我白家女儿,还需做这等事来挤兑她?凭她还算个威胁?!”

    其他夫人们不说话,真真假假都是不能上台面说的事,谁看得透,有几个真信。

    而对她们的反应,白夫人心里的火气更加难灭。

    宁蝶刚走到开园会的草地上,许久不见的许太太正在找她,见到宁蝶忙喜不迭地迎上前。

    她身材娇小,爱穿贴身的极其脚踝的洋裙,黑草帽沿上垂下绿色的面网,半遮住妩媚的眉眼,她菱形的唇一弯,伸出胳膊拉上宁蝶道:“宁小姐,可算是找到你咯。”

    宁蝶喜欢闻她身上的香水味,浓而不腻,像是玫瑰清晨盛开时滴落的朝露,“怎么了?”

    “你可会英文?”

    “这个自是会的。”

    “那好极了,”许太太拉着宁蝶往宴席的中央走,“我们正缺一个人唱歌呢,今天来了不少英国人。”

    这种能出风头的事按理说轮不上宁蝶,毕竟在场的小姐们那么多,有几位不识英文。

    “许太太,我……”宁蝶正要婉拒,她背后传来一道奚落:“刚才和在我面前说得理直气壮,这下又扭扭捏捏小家子气了,就一个唱歌的事,西师大学堂惯来有音乐课,据说教你们练声的还是西洋的音乐家,你既然是西师大学堂的学生,这点才艺难道还拿不出来!”

    宁蝶回头,白夫人抬起下巴,视线居高临下。

    许太太露出和善的微笑,“宁小姐直管放心,给你伴奏的是肖家的大少爷,肖笙,音准跑不了。”

    “就是那位从美国留学回来,钢琴在国际上拿奖的那位!”白夫人身旁的夫人惊叹道。

    许太太点点头,“可不正是!”

    “我听说他家在有意为他张罗亲事,全西南待嫁的贵族女子看遍,都没有一个满意的呢。”又一位插话道。

    另一位道:“吓,还这等挑剔?莫非他有多出色?”

    “大话不敢说,但论外表气度,不输霍将军,肖家是名门望族,他又是嫡长子,这等挑剔也是自然。”那位又道。

    这位笑答:“能和霍将军比还说不是大话。”

    许太太急着打断:“宁小姐,你说,你愿不愿意去唱一曲,我们这是助兴,和那些舞厅唱歌不一样。”

    宁蝶不解,“为什么偏偏是我?”

    “肖笙少爷亲自点的你。”许太太说着把人拉到人群中,对包围钢琴的几位小姐们喊道:“宁小姐来啦!”

    那些穿着洋裙戴着礼帽的小姐们笑着让路,一架白色的钢琴前,银色西装的青年转过头看向她,微微一笑,问道:“宁小姐你会什么曲子?”

    金发黑眸,齐耳的碎发,他的声音如同他的人一般,玉润无双。

    饶是宁蝶习惯了霍丞的英俊,眼光逐渐变得挑剔,也不得不在此青年面前晃神片刻。

    他像什么?宁蝶第一时间联想到教堂里挂着的油画上,耶和华之子,天使的面庞。

    “来一曲民谣——《夏天最后一朵玫瑰》”

    叫肖笙的青年微笑地点头,纤长的白皙手指,在钢琴的黑白键上翻飞跳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民国千金影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猫系女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系女子并收藏[重生]民国千金影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