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手到妻来 > 第65章 大结局

第65章 大结局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陈一诺拿着话筒站在表演台上,心里默默的镇定了些,这才开口说道,

    “各位观众和评委大家好,我是来自FM87.6电台午夜栏目的主持人陈一诺,今天我给大家带来的才艺展示是一首徐志摩的诗《偶然》。”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映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这是一首非常简短的诗,陈一诺朗读过后,底下有一位评委看着她问道,

    “徐志摩先生一生写过很多诗和散文,最被大家耳熟能详的应该是《再别康桥》吧,能说说你选择这首诗的原因吗?”

    她本以为只是打酱油过了场应该就会下去的,却没想到有评委会这么问她,《偶然》是她高中时代看过的,一直到现在都偏爱于这一首,若问为什么,当初的自己或许还不能真正理解徐志摩写下这首诗的含义,如今的自己,在经历了太多之后反倒容易明白些吧。

    她握着话筒,沉默了几秒,随即看着台下的观众和评委淡淡一笑解释道,

    “很多人都说徐志摩先生当年写这首诗是为了写给林微因女士的,其实我觉得是不是真的如此已经不重要,我曾经在网上看过一个人这样的理解,他说,人生的路途上,有着多少偶然的交会,又有多少美好的东西,仅仅是偶然的交会,永不重复,无论是缠绵的亲情,还是动人的友谊,无论是伟大的母爱,还是纯真的童心,无论是大街上会心的一笑,还是旅途中倾心的三言两语,都往往是昙花一现,了无踪影。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方向,我们偶然地相遇,又将匆匆地分别,永无再见的希望,那些相遇时互放的“光亮”,那些相遇时互相倾注的情意,“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我想这个人已经是对徐志摩先生的这首诗最佳的理解了,我之所以选择这首诗,正是因为它其中对人生意义的阐释,虽简短却明了。”

    “别人都是各种精心准备的才艺展示,可是到现在你却是唯一一个选择这种方式的,你是不屑于这次的广播之星评选,还是以此希望吸引别人的眼球?”又一个评委有些毒舌的提问道,他的问话震惊了在场所有人。

    “杨老师,我想这位······”一旁的蒋毅见状,急忙想替陈一诺说话道,

    “蒋毅你可不能替陈一诺说话啊,大家都知道,陈一诺可是你们电台的,你要是替她说话了,可就有包庇的成分了。”

    陈一诺有些哑然的看着这位称为‘杨老师’的评委,也不知道为何她偏偏要针对自己,看着蒋毅想为自己说话却被处在尴尬的地步,陈一诺心里确实有些不好受,可是如今自己已经被推到了这个位置上,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应付了。

    “说实话,我确实不屑于所谓的广播之星评选,虽然它对于从事这个行业的人来说非常重要,可是在我认为,一个主持人的优秀不是靠一张文凭,靠一份荣誉的评选得来的,而是在于她对这份职业发自内心的热爱,对听众的负责,给大家带去正确的思想与欢乐,听众真正通过节目喜欢的支主持人永远都是最优秀的广播之星。”

    杨老师看着她似有不屑的摇了摇头,随即又质问道:“你刚刚说优秀的主持人应该给听众带去正确的思想与欢乐,更重要的是对听众负责,但是大家好像都知道,你之前可是因为方圆老师的节目事故影响了整个电台的声誉,对此方圆老师对你大为不满,我很想听听你对这件事的解释,也算是给大家之前一个交代吧,你所谓的优秀的广播之星也能包括这个吗?”她靠在椅背上,一只手搭在桌面上拿着笔,翘首以待的看着陈一诺,然后转而问向一旁的萧北,“萧帅哥,你觉得呢?你可是全国十佳广播之星啊,是不是应该也要发表点意见?”

    萧北看了一眼站在台上有些为难,局促不安的陈一诺,他想,这个女人现在一定在心里慌死了,可是他转眼看向杨老师,看来今天她是有备而来了,他朝杨老师笑了笑,随即开口说道,

    “杨老师您可是我们的前辈呢,不过您刚刚提的问题我也很好奇,陈一诺,你就好好回答一下杨老师的问话吧,所有选手中,就属杨老师对你最上心了。”

    陈一诺有些诧异与萧北竟然没有帮自己,可是看到萧北朝自己投来的示意眼神,她心里也多多少少能明白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这位杨老师非要这么逼自己到这地步,她也只能豁出去了,

    “我知道因为方圆老师的事情,确实给大家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对方圆老师,我表示非常的道歉,如果我依然说自己那次是失误,是被人陷害,一定还是不会有人相信我,即使我有一千张嘴来解释,也抵不住那些蓄意的谣言,因为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太单薄,就好比我之前的一位好姐妹,她被打,被伤害,可是最后却同样不得不妥协于残酷的现实,这个世界的是与非,黑与白,是不能用一双眼睛去评判的,因为有很多都是蓄意的假象,那天她躺在病床上发信息问我,她问,阿诺,你还相信吗?相信这个世界即便有那些不公平的黑暗,可是依然还是会有更广阔的阳光?你们永远不知道我当时是以什么样的心情来回复的,即使到今天,我依然还是说,我相信,一直坚信更广阔的阳光,之前我去了一趟K县,我在那里呆了一个星期,所见所闻远超过了我的想象,我突然觉得只有孩子们的眼睛才是最纯洁的,人越大越复杂,我问某人,幸福的意义是什么,他问我幸福吗?我说,我很幸福,因为我伸手便是阳光,内心是阳光的,这个世界就是光明的,所以你问我的解释,我只想说,人一辈子那么长,总是在磕磕绊绊,挫折中成长,若是做错了,那就努力去改正过来,谁能保证一辈子不犯错呢,宽容,谅解是一种美德难道不是吗?”

    陈一诺的这番话震惊了在场所有人,杨老师的脸色显然很不好看,一旁的萧北突然站起身率先鼓起了掌,随即所有人的掌声便附和了上来,那一天,陈一诺记得,自己第一次终于觉得扬眉吐气了一番。

    陈一诺没有想到,这一轮的才艺展示,也许因为自己的这一番与杨老师的激励辩驳,居然使自己的人气排名从中间的位置一跃冲到了前面,甚至超过了Vivian,连她自己都感到大吃一惊。

    那天她下了广播节目已经是快早上七点了,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她居然看见从里面走出来的欧阳秋彤,这个时间点上,欧阳秋彤的突然出现真有些意外。

    她踩着高跟靴子走出来,站在陈一诺面前扯着嘴角,一丝恨意的笑容开口说道,

    “真没想到,陈一诺,你现在也学会这种方式来炒作自己的名气了,不是说你不屑于参加这次的广播之星评选吗?可是你的种种行为只能证明你的口是心非,你的这种手段真是令我不耻!”

    听着欧阳秋彤的这番指责,陈一诺真是觉得可笑,那天比赛结束后,大家都各自离开,可是陈一诺却无意间看到那位杨老师和欧阳秋彤说着悄悄话,两人有说有笑的商讨着什么,当时陈一诺震惊在原地,才恍然间明白所以然,现在欧阳秋彤却这么义愤填膺的指责自己,只因为结果出乎了她的安排,这种人难道不是最可耻的吗?

    她无语的笑着看着欧阳秋彤问道:“你这么早跑来不会是特意等我下班,只是想质问我这个?欧阳秋彤,你何时变得这么没有自信了?你不是一向心思缜密,面面俱到嘛。怎么,这次失算心有不甘了?”

    “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她冷着脸,拉着陈一诺的胳膊质问道,

    看着欧阳秋彤装作好似不知的表情,陈一诺真心觉得厌烦,她挥开欧阳秋彤的钳制,步入电梯,

    “陈一诺,你不会永远都这么幸运的,我偏不信!”

    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欧阳秋彤愤恨的声音传来,带着她脸上不甘的表情,封闭在电梯门外。

    当你还沉浸在欢喜之中时,下一秒的事情逆转永远都会令你措手不及,当那些报纸,网络纷纷将陈一诺和萧北,蒋毅的关系公开时,尤其是她和萧北约会时抱在一起的照片,更是在网上引起一番轩然大波,很多人开始怀疑陈一诺能成功参赛,取得逆转成绩的原因,对她本人提出质疑,负面影响在关键的时刻又一次重蹈而来,这一次敌人完全是使出了绝招。

    此事不仅对陈一诺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更是将萧北和蒋毅也波及了,因为此事,蒋毅和萧北不得不主动离开评委的职务。

    陈一诺看着那报纸上的评论,以及她和萧北约会时被偷拍的照片,不禁冷笑出声,看来自己真的是把欧阳秋彤给逼急了,她甚至不惜出卖了蒋毅。

    “阿诺,你打算怎么办?现在你的处境很差,广播之星的最终评选,你肯定是没希望了,你要退出吗?”乔茵看着自己,有些担心的问道,

    “阿诺,要不你退出吧,不要再和这些人竞争下去了,你玩不过她们的,你一个人怎么对付的了,其实有没有广播之星没多大意义,你在我们心中就是最优秀的主持人。”萌二拉着自己的手,劝说自己退出。

    可是陈一诺笑着摇了摇头:“我不会退出的!我若是现在退出岂不是正如了她们的愿,萧北和蒋毅已经因为此事遭受连累,我就更不能退出了!”

    “我赞成阿诺,越是这个时候,越要给自己证明,咱也不是好欺负的,怕什么,你尽管去参赛,其他的事情我帮你!”阿黄拍了拍陈一诺的肩膀,给了最好的强有力后盾。

    接到萧北他妈妈打来电话的时候,陈一诺是非常震惊和意外的,这个时候她突然来找自己,陈一诺在心里也猜测了七八分。

    伴随着风铃的清脆响声,陈一诺推开了咖啡屋的玻璃门,找到了坐在中间沙发上的萧北他妈妈,陈一诺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这个优雅的女人时,那次是在萧北的公寓里,当时还有萧芸姐在,两人的第一次见面虽然显得很是仓促,但是陈一诺对萧妈妈这个人的印象却是顾大体,十分看重脸面的人。

    她走过去向萧妈妈问了好才坐下,心里也做好了一些准备,

    “突然打电话说要见你,一定有些震惊吧?”她看着陈一诺轻柔的笑着问道,握着咖啡杯的手指显示着她与生俱来的优雅气质,

    “刚开始是有一点震惊来着。”

    “想喝什么?”

    陈一诺转而看向走来的服务生说道:“麻烦给我一杯卡普奇诺,谢谢。”

    “萧芸经常在我面前夸你,说你是个特别可爱的女孩子,看来,她很喜欢你。”

    “其实萧芸姐的个性很随和,大家和她在一起,很是受到感染,都会喜欢她,我喜欢萧芸姐直爽的性格。”

    萧妈妈笑了笑,随即又开口说道:“我这一生最骄傲的就是这两个孩子,懂事,善解人意,从小我就教他们做人要懂得明是非,不与人争夺,虽然我丈夫是从政的,我从商,但是官场上的那些我早已看透,所以我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走上这条混杂的官场之中。”

    陈一诺抿了口咖啡,细细咀嚼着她话里的言外之意,抬眼看着萧妈妈笑了笑,等着她接下去的正题。

    萧妈妈看着不说话的陈一诺,犹豫了下,这才切入主题的说道:“最近你的那些报道我都看了,我理解你,既然参赛了肯定都想赢得最终的胜利,这不为过,年轻人嘛,上进是好事,只是凡事不能太偏激,一步一步脚踏实地比较好,对于现在大家对你的那些评价,我是个局外人,事情的原委也不是很清楚,自然不发表任何言论,我知道我儿子很喜欢你,这一点我做母亲的能看出来,尤其是那段时间,他整个人因为你颓废,生病,又不远万里从医院发着高烧坚持着去找你,说实话,作为一个母亲真的很心疼,也许你现在还不能理解我的感受,陈小姐,其实我没有任何对你的偏见,也从来没有贵贱之分,对我而言,我看重的是一个人踏踏实实的本分,这一点,陈小姐真的与我预想的未来儿媳妇人选相差太大,萧北之前的女朋友是我帮他选的,只是最终他们没有走到一起,确实很是可惜,其实我从不愿去干涉我儿子的婚姻,包括萧芸也是自己做主的,但是这一次,我真的必须得出面,希望你能理解。”

    陈一诺心里很是苦涩,她知道,萧妈妈已经说得很委婉了,很是顾及自己的面子,她没有像其他妈妈那样,当面指责,甚至像电视剧里那般,拿出钱来伤人自尊的解决,陈一诺咬着唇,低着头看着面前的咖啡,沉默了好久,终于抬起头看着对面的萧妈妈缓缓开口说道,

    “阿姨,我知道您是个很顾大体,很开明的母亲,我确实不是你儿媳妇的最佳人选,我曾经伤害过萧北很多次,这辈子我说过,最内疚的人就是萧北了,最配不上他的人也是我,我有时候常常在想,我这辈子最庆幸的应该就属遇见萧北了,他一次次的包容,谅解,安慰,保护,都令我更加感动,当我在K县看到他疲倦的身影出现在我眼前时,我突然发现自己最珍贵的应该是什么,这辈子我若是再错过萧北,我想第一个最不能原谅的就是自己吧,我曾经伤害他的那些,我只希望余生能好好守护他,补偿他,阿姨,我知道您现在还不能接受我,但是我一定会试着做到你能接受我的地步,请您给我一次机会,因为我想好好爱萧北。”

    夜晚的街灯照亮着回家的路,萧妈妈那震惊的表情依然在脑海里盘旋,她抬头看向夜空,深深的叹了口气,她一定是觉得自己疯了,就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可是要自己放弃萧北,陈一诺真的做不到。

    看到萧北倚着车门站在自己家楼下时,陈一诺的心尖都暖了,她知道,不管未来多么艰难,只要有这么一个人陪着,守着就一定能战胜过一切。

    “去哪了,打电话都不接。”他握着陈一诺冰凉的手,语气埋怨的问道,

    陈一诺突然紧紧抱着他,对于陈一诺突如其来的热情,萧北还真是有些震惊,他摸着她的头发,担心的问道,

    “怎么了?害怕了?放心,有我在!”

    陈一诺湿热的眼泪映湿了萧北胸前的衣服,良久,开口说道:“萧北,我们这辈子都这么抱在一起不分开可好?”

    萧北闻言,笑了,在这黑夜里笑得特别灿烂,“好,一辈子都不分开!”

    在广播之星最终评选的前两天,突然接到欧阳秋彤出车祸的消息,当时陈一诺还在家里准备着最终评选的环节,萧北的电话便打来了,乍听到这样的消息,陈一诺握着电话的手禁不住的在颤抖。

    她和萧北赶到医院时,已经是凌晨的三点多了,在手术室的门外,她见到了坐在椅子上的蒋毅,他将整张脸埋在双手中,显得是那么的担心与紧张,认识蒋毅这么多年,陈一诺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模样的蒋毅,只因为里面那个人是欧阳秋彤。

    蒋毅听到走廊上传来的脚步声,抬起头朝他们看来,脸色早已疲惫不堪,胸前的领带已被扯乱。

    “怎么就出车祸了?医生怎么说?”萧北拉着陈一诺走过去问道,

    “正在里面抢救,我接到医院的电话便赶来了,她已经进去好几个小时了,车祸的事情正交给警方处理,听说可能是刹车出了问题,具体还不清楚,昨晚我们争执了一番,若是知道事情会变成······”

    蒋毅的声音哽咽的说不下,心里早已将自己骂了一百遍,陈一诺走近他蹲了下来,伸手附上他的手背,看着蒋毅这般痛苦,她的心里比谁都难受,

    “秋彤姐不会有事的,别担心。”

    林悦和‘四眼哥哥’也听到消息赶来了,两人看了看,心里估摸着情况不太乐观,

    “接到消息把我吓了一跳,真不敢相信会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刚刚来的时候医院门口外已经来了好多记者,是谁通知的?”

    记者?所有人的脸色顿时都惊讶万分,欧阳秋彤出车祸不过才短短几个小时,又是凌晨时间,记者们怎么会知道的这么快呢?

    “大家先别慌,四眼,你和我去挡前阵,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记者进来报道。”萧北首先镇定开口说道,带着成飞便走了出去。

    蒋毅站起身,双眼死死盯着那上面手术室的红色,陈一诺知道,他此刻一定是在心里默默祈祷,又在默默的忏悔,陈一诺转眼也看向那红灯,在心里同样祷告着,欧阳秋彤,你一定要好好的出来,你说过这次广播之星的评选,你一定要和我争下去,还没结果,你怎能放弃。

    “秋彤姐到底怎么样了?”

    Vivian的声音伴随着她的脚步声顿时从身后传来,斜睨了一眼陈一诺,径直走到蒋毅身旁,随即便是梨花带雨般的哭泣道,

    “怎么会变成这样呢?秋彤姐人那么好,怎么就遭遇了这种事情,前两天我们还一起吃饭来着,说要一起努力好好工作,她还安慰我比赛的失意,可是转眼间便变成这样了,老天真不公平,若是可以,我宁愿躺在里面的那个人是我,也不要是秋彤姐。”

    “Vivian,你还有完没完了,大家现在心里很不好受,你能不能别在这里添堵了,你若是真想帮忙,那就去外面挡记者。”林悦直爽的性格,看不惯的指责,

    “凭什么我去啊,怎么说都是我和秋彤姐的关系也比你们好吧,秋彤姐早就和我说过,她与你们俩没那么交心,所以你们俩就不必在这里假惺惺了,有我和蒋毅陪着,你们可以回去了,省得秋彤姐见到你们又伤了心。”

    “臭丫头,怎么说话呢!”

    林悦火爆的脾气,顿时气得要动手,陈一诺一把拉住林悦,事情如今已经够乱了,可不能再添乱了,这时手术室的红灯熄灭,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蒋毅见状疾步走上前,

    “医生,她现在怎么样了?伤得重不重?”

    “车祸过程中头部遭受重击,右腿小腿部分粉碎性骨折,恐怕······”

    “恐怕会怎样?”

    “会成为半个植物人,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当医生说出最后一句话时,半个植物人,无疑不是一道残忍的宣判,击打着所有人的神经,蒋毅身体不由的踉跄了一步,陈一诺正要去伸手扶住时,却被一旁的Vivian挥开。

    “陈一诺!你现在高兴了?满意了?终于不会再有人和你竞争下去了,秋彤姐她永远都醒不过来了!醒不过来了!”Vivian突然走来,双手摇晃着陈一诺的身体,疯狂的怒吼道,

    突然闪光灯齐齐照射过来,萧北和四眼哥哥挡不住的那些媒体从侧门闯了进来,蜂拥而上。

    陈一诺坐在窗前,低头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今天是广播之星评选的最后一天,她昨晚就坐在这里思考了一整晚,从她毕业到如今,遇见的好多人,好多事情早已颠覆了自己原先的想象,也许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人生吧,总在一次次坎坷中挣扎,学会不得已的妥协,因为我们有太多的责任要肩负,有太多的人要去保护,他们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可是他们一定不知道这条路有多么难走,因为流言有一千分贝,随时都会将你遍体鳞伤,伤害你爱的人。

    陈一诺站起身,抬头看向未知的天空,她默默的闭上眼睛,换了一句在她心里期盼了多年的称呼,爸爸,告诉我,我该怎么做?你是否也会同意我这样的选择?回来吧,我早已等了一个又一个的月圆时分。

    她走下楼的时候,萧北已经站在楼下等着自己了,他穿着长款的黑色大衣站在那里看着自己微微一笑,包含了所有的一切。

    陈一诺坐在后台,淡淡的看着旁边的参赛者们紧张的筹备中,Vivian走过自己身边的时候,轻轻不屑的哼了一声,踩着傲慢的脚步离开,她今天尤其的胜券在握般,陈一诺看着她的背影,认识她这么久以来,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确实有着太多高于自己的地方,在职场中游刃有余。

    阿黄和萌二匆匆赶来的时候,陈一诺正准备上台,两个人早已气喘吁吁的站在自己面前,额前的头发都有些汗湿了,

    “出什么事了?难道是乔茵?”陈一诺看着两人这般模样,心里顿时吓了一跳,现在的自己真见不得这样的情景了。

    萌二摇着手,喘着气说道:“不是······不是乔茵······是Vivian······”

    “Vivian?”她更不解,

    阿黄从身上掏出两样东西交给自己,“我说过,做姐妹的一定会帮你,容不得别人让你白白受冤枉,你看看这个。”

    轮到陈一诺上台的时候,却迟迟不见她的踪影,底下的人早已沸声一片,所有人都估摸着她应该是临阵脱逃了,所以当陈一诺终于走到表演台上时,底下的人都很吃惊。

    “陈一诺,这就是你对待工作和别人的态度?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浪费大家的时间,后面还有好几个主持人在等着比赛!”那位杨老师一如既往的苛刻指责道,

    陈一诺握着话筒看着台下的杨老师,又看了一旁得意的Vivian,心里不禁一声嗤笑,原来职场是这么玩的。

    “今天我继续站在这台上,也许很多人会笑说,这个人怎么脸皮这么厚,竟然还有胆量继续评选,我很想告诉这些人原因,不是因为我脸皮厚,而是我心里坦荡,今天,我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在这里宣布两件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我正式退出这次评选比赛,不是因为我害怕,而是因为这件事已经影响到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我有责任要去学会保护他们,退出并不代表我的妥协,更不是代表我对那些流言的承认,第二件事,请容许我耽误大家一些时间,因为我要揭露两个人,揭露之前的种种传言,我要让大家亲眼看清楚这两人的真面目,谁才是谣言的制造者,谁才是沾着鲜血的元凶。”

    陈一诺说完,朝一旁的阿黄和萌二点了点头,只见身后的大屏幕出现画面,画面里是Vivian的身影,她在停车场里谨慎的转悠,然后走到欧阳秋彤的车前······

    所有人看着这画面唏嘘声一片,纷纷转头看向Vivian,此刻Vivian的脸色早已苍白,被揭露的事实和真相对她而言,应该是最致命的打击,

    “不是我,那不是我······”

    陈一诺眼角瞟见评委席上的杨老师起身要走,她急忙喊住:“杨老师,你先别走呀,您的戏份还没上演呢,这样丢下自己的同胞可是太不够诚意了。”

    杨老师闻声,惊讶的转身看过来,微微张着不可思议的口型,陈一诺冷笑了声,这才从身上拿出那枚小型的录音笔,扩声放出来,里面是她和Vivian如何处心积虑对付自己的对话声,所有的一切提问环节她们原来早已事先安排好,包括她和萧北,蒋毅的事情,偷拍的照片也是Vivian一手找人安排的,恰时时机的公布于众,陈一诺之前还真的误以为是欧阳秋彤做的,原来真正最有心计的人是Vivian,她们所有人都太低估Vivian了,这个隐藏在背后的制造者。

    Vivian见状早已傻了眼,再一看走进来的那些警察,突然疯狂的尖叫起来,

    “陈一诺,我不会放过你的,你们都别过来,通通都别过来!我才是最终的胜利者,我才是!”

    当那些警察将她用力按住带走时,看着Vivian尖叫,怒吼的背影,陈一诺才恍然间觉得,一个人心智坏了,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突然想起初见Vivian时,她只觉得这个女人骄纵,蛮横而已,却怎么也没想到她的心那么狠,一步步走上这条不归的道路,是什么造成的呢?也许是她对蒋毅的爱迟迟得不到回应,也许是人心步步为营的驱使,蒋毅曾说过,Vivian之所以比自己强,是因为她懂得职场上的规则,如今看来,她只是用错了方式,爱和恨蒙蔽了她原有的心。

    走进加护病房时,欧阳秋彤依然沉睡的躺在那里,陈一诺想,若是欧阳秋彤知道Vivian对自己所做的一切的话,她一定会怨恨死她自己了吧,口蜜腹剑的密友加情敌是最可怕的。

    蒋毅一直守护在她床前,整个人都失去了原有的精神,嘴边的胡渣也没有心思去打理,只是一直小心翼翼的守着欧阳秋彤,期待着她的苏醒,他听到声音转身看过来时,勉强的朝自己微微一笑。

    当所有事情尘埃落定的时候,早已失去了它原本的模样,想起那日在电梯口遇见欧阳秋彤时,却没想到竟是自己和她的最后一次见面,还误会了她,认识欧阳秋彤已经好多年了,只是因为蒋毅的关系,自己和她从来都是不合,陈一诺讨厌这个女人,讨厌她的假面具,讨厌她一次次夺走蒋毅的心,后来陈一诺才知道,其实的蒋毅的心一直都是属于欧阳秋彤的,真正想着夺走的人才是自己,有时候常常在想,若是没有蒋毅和萧北的存在,她和欧阳秋彤会怎样呢?他们之间复杂的几角关系,牵扯了太多年了,后来又加进来一个Vivian,事情就更加脱离了,佛家常说,红尘未了,都是一个情字所累。

    蒋毅走过来时,端了一杯咖啡递给自己,两人站在走廊的落地玻璃窗前看向远处,他们之间已经太久没有这般安静的单独相处了,浮浮躁燥,真真假假走过了这些年,如今也算各有所属。

    “我一直记得你曾对我说过,你天生是生活在阴暗,不见天日的地方,所以没有人能融化的了你,你说,你天生是个冷血的人,其实不然,你只是可以对任何人冷血,却唯独不能对欧阳秋彤!因为你爱她,早已融进了你的生命!”

    蒋毅侧脸看了看她,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苦涩一笑道,

    “因为我母亲的缘故,以前从不相信这世上的爱情,直到那年遇见欧阳秋彤,他们都说,每个人都有致命的一根肋骨,欧阳秋彤是我的,你是萧北的。”

    陈一诺听着眼眶就湿热了,她擦了擦眼泪看着蒋毅笑着说道,

    “我走了,萧北还在下面等我。”

    她走了几步,停了下来,背对着蒋毅开口问道,

    “蒋毅,我还是想要告诉你,我曾经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你,初见你的那次便已种在了我的心底,你是我青春岁月里的最美好,却也是最痛的回忆。”

    “阿诺,谢谢你!”他轻轻起唇,简单的对自己这么多年来对他感情的评价,虽然只有几个字,却包含了一切。

    直到这一刻,陈一诺才真正体会到,原来‘谢谢你’三个字竟是这般伤人,可是自己曾经对萧北说过太多这三个字了,如今才算彻底领悟萧北当初的感受。

    “蒋毅,你曾经爱过我吗?我想听一次真正的实话!”

    蒋毅沉默了片刻,然后看着陈一诺的背影,嘴角翘了翘回答道,

    “曾经说要娶你的那次,是真心的。”

    陈一诺哭了,可是这一次却是笑着哭的,发自心底的笑,这样的回答足矣了,她抹去眼泪,良久,转身看着蒋毅,最开心的一笑道,

    “再见了,蒋毅哥!”

    走出医院的大门,阳光下萧北正倚在车门边搓着手,初春的乍寒令人浑身发冷。春天来临了,一切又重新开始,好在,在这春天来临的时候,我们都明白了自己最珍贵的。

    她快步走下去,走到萧北身前,双手握着他的手给他传递温暖,

    “你傻啊,外面这么冷,在车里等我就好啦。”

    “我怕你笨,又一次找不到我可怎办?”

    她心头一暖,紧紧握着萧北的手,然后拉着萧北说道:“这一次,我们走回去吧,牵着手走回去。”

    他展颜笑道:“好!”

    未来是什么,我不知道,即便还会有太多的磨难与挫折,我都已不在乎,只要能牵着你的手一直走下去,此生便足以,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一直等着我,未曾放弃。

    “喂,你们两个人太不够意思了吧,我们费劲心力帮了你们这么大的忙,难道不应该请我们吃饭吗?”

    “就是,忘恩负义!”

    “重色轻友!”

    “没人性!”

    陈一诺和萧北闻声,转身看过来,只见阿黄,萌二,乔茵三人正跟在自己身后,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原来是来讨债的!

    陈一诺灿烂一笑,对了,当然,还要谢谢我最最亲爱的姐妹们,虽然我们之间曾经决裂过,争吵过,可是庆幸的是,未来的日子里还能继续有你们的相伴,纪念我永远的爱情和友情,乃至陈太后的亲情!

    作者有话要说:三个多月的时间,终于将这本书渐渐结尾,期间写到后面,我是一边写,一边哭着完成的,也许它不曾感动你们,可是依然要感谢大家坚持看完,小苏三鞠躬~

    番外将会以文中几位主角的故事展开,会尽量完善整本文的前因后果,PS:小苏的新文《恰逢遇见你》已经开启全文存稿,有兴趣的姑凉们可以先收藏了哈~O(∩_∩)O~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手到妻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沫小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沫小苏并收藏手到妻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