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人 妻师父拐回家[网游] > Chapter 92消失的宝石

Chapter 92消失的宝石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巅峰玩家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酒足饭饱之后,杜子航主动承揽了洗碗的任务。

    自家师父把晚饭的分量掌握得正好,四道菜统统被清盘,叮叮当当地摆在洗菜的铁盆子里,都需要刷干净。这一次情水湿黛山没有推辞杜子航的请缨,自己回屋拿了睡衣:“那徒弟,我去洗个澡了,洗碗就麻烦你啦!”

    “嗯。”杜子航将手伸进铁盆里,居然是温水,做师父的惦记着自家徒弟感冒还没好,特地调好了厨房水龙头流出的水温。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想起方青骅那家伙闲来无事的哼哼:“你吃饭来我洗碗,你抹桌子我拖地,咱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对人……”

    这突然冒出来的念头把杜子航雷得不轻,手里的盘子差一点滑落。幸好他眼疾手快地捞住了,没让浴室里的情水湿黛山听到什么惊天动地的声响。

    换上居家服的情水湿黛山完全是另一幅模样。

    穿着西装的他还有点社会人的气质,穿上睡衣了之后看上去说他比杜子航年纪还小也绝对有人相信。情水湿黛山还在用毛巾擦着头发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原本乖顺的中长碎发此时完全乱成了一团。他长长地伸了个懒腰,把毛巾丢下,拿起梳子来,一边整理头发,一边望着自家徒弟:“你今天日常都没清吧?”说的是游戏里。

    “没。”显然是没有,杜子航简直睡了一整天,要做日常也只能在梦里做了。

    “嗯,一会儿咱们去把夫妻日常做了吧,我别的都清了……”情水湿黛山跟自己纠结在一起的头发较着劲,皱着眉头说。类似的对话在打字的时候更容易出口,此时真人面对面,情水湿黛山说完后忽然尴尬了一下,干咳一声,“其实不做也没什么……都是当初老大害得,哈哈,哈哈哈……”

    “做吧,攒经验,桑哥还没满级呢……”杜子航说。

    现如今升级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新的任务系统里,找任务完全看脸,有人试图按照论坛上的共享挨着寻找,最终也只能放弃,这种事情太耽误时间又不一定找得到,得到的经验也不算丰厚。最快的途径还是种族BOSS,只是BOSS这种东西……如果遍地都是那也不叫BOSS了,自从上一回魔族抢了人族的BOSS后魔族自己升了级,非常纯良那里滞销的传送门这次可卖了个高价出去,大家都等着下一个种族BOSS出现,好去抢走。另外还是击杀其他种族玩家升级,消耗的时间和得到的经验比比较厚道,狂热的PVP份子们正不分白天黑夜地占据着种族之间的交界点,进行着厮杀,可惜情水湿黛山虽说会跟着公会参加PVP活动,本质上还是个PVE党,在更新之前更多的是带着自家固定队成员从这个副本跑去那个副本,参与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混战就对这永无休止的杀戮感到累爱。总体来说,像情水湿黛山这样的玩家,现在的主要升级途径还是靠日常。

    好在游戏策划还有那么一点良心,日常任务的经验比随机任务要高一些。杜子航要了情水湿黛山自家的无线密码,不再蹭不知名良心人士的网络了,选择了登录游戏。上线,打开好友列表,刚想与自家师父组队,竟然发现深渊守望者那家伙在线。

    在心底叫了一句卧槽,杜子航想都不想:“渔阳鼙鼓动地来,默写下一句!”

    “朋友……你密错人了么?”深渊守望者莫名其妙,问。

    “苏不凡,我是你小杜老师,你怎么又上游戏了?明天语文自我感觉能拿满分?”杜子航直接挑明身份。

    电脑对面的苏不凡吓得差一点从椅子上摔下去。他不就是趁着妈妈不在家教请假偷偷上个游戏嘛!语文可是他的拿手科目!“小杜老师???你是中二病?????卧槽你怎么早不告诉我!我当初跟你说我在失落之都玩骑士你就知道我是谁了是吧!”

    “废话,整个游戏不就咱们两个骑士……”杜子航翻了个白眼,顺便感慨一下自家职业的凋敝。

    “卧槽卧槽你说好的感冒呢我要告诉我妈你没病你不给我上课为了玩游戏!”苏不凡作大死地威胁起了杜子航。

    “哦?你是怎么发现的?因为你也上游戏了?”杜子航发过去一个阴险的表情,问。

    苏不凡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一下子没了底气,再说他今天中午有给杜子航打过电话,那时候对面病怏怏的声音他是亲耳听到的:“小杜老师!千万别告诉我妈!不然她寒假能直接掐我的网!”

    “那你还不赶快给我滚下线背课文去!要是你对语文真的这么有自信,你后天的英语准备得怎么样了?”杜子航问。

    “等等啊啊小杜老师再给我几分钟时间!我跟倩倩告个别!”深渊守望者恳请道。

    倩倩就是那天那个医者。

    杜子航想起当初的花开三秋来。自从知道所谓《失落之都》中的传奇深渊守望者本身不过是一个刚上高一的小P孩之后,杜子航已经很久没想起从师父那里听来的那点花边绯闻了。如今想起来,苏不凡这小混球还真是年纪不大泡妞不少,明明他杜子航今年已经大二,至今初恋仍没有奉送出去。

    “徒弟,你干嘛呢?”情水湿黛山整理好自己的头发,登上游戏,看见游戏内的徒弟在玛尔城大街上一动不动地站在人流之中,游戏外的徒弟一脸发狠噼里啪啦地折磨着自己的键盘,末了又一脸惆怅地望天,看看游戏内,又看看游戏外,最终出声问。

    “师父,你初恋的时候多大了?”杜子航问。

    猛然被问及这种问题,情水湿黛山一脸尴尬:“要说初次暗恋的话……嗯,要说初恋的话,还没呢。你还没毕业呢,想这些干什么?男人要以事业为重,懂?”

    懂得,看样子自家师父也是活了二十年了还没谈恋爱的主,再看看某高一小同学已经有声有色地轰轰烈烈地网恋过一场了,杜子航深刻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不同命。

    于是杜子航眼盯着深渊守望者这五个字依依不舍地灰了下去后,组上了自家师父。看着师父的名字,他有些疑惑地问:“师父,你还没改名么?”按理说易名药丸已经到手,自家师父应该欢天喜地地去改名了才是。

    一提起这件事情水湿黛山还是肉疼。他努力地想让自己觉得好受一点,比如说他有两个易名药丸了,平均一下每个药丸只值9999金,似乎不是那么昂贵了……吧?为了不让自家徒弟看出什么问题,他强硬地撕开嘴角,露出大白牙:“徒弟,你说我改个什么名字好?总不能真改个错别字吧,太浪费徒弟你给我找这个药丸了!咱们起个中国风一点的呢,还是起个比较符合游戏的、西幻一点的?”

    情水湿黛山跟自家徒弟一样,并没有什么固定的网名。只是不同于杜子航每次建账号都随手打个名字出来,情水湿黛山则是每次都要好好动一番脑筋。虽说只是应付徒弟扯了两句,他落下话音之后自己却陷入了冥思苦想:“洛水河中图?显得很神秘是吧。——再要不然叫阿瓦达索命,多霸气!——或者是死幻之蝶这种,有种黑暗又忧郁的气质……再不然多搞一点符号,显得洋气一点,那个叫什么来着……非主流风格!”

    杜子航嘴角抽搐起来:“干脆改叫法克大叔算了……”

    他只是信口胡扯一句,反正自家师父给的几个选项看上去都不怎么靠谱。没想到深思之中的情水湿黛山将这个名字在嘴边念了一遍:“法克大叔……”之后他瞥过头,向自家徒弟投来鄙视的目光,“你这是什么审美啊,这名字也太难听了吧……”

    杜子航面无表情,但是在行动上却最小化了游戏窗口,打开网页,百度“网名大全”。

    师徒二人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纠结了十几分钟,忽然最小化的游戏窗口亮了一下,提示有新私聊。杜子航打开一看,私聊来自一个叫“不洗碗只吃饭”的家伙。谁啊这是……他黑线了一下,查看这人信息,职业……学者?“哟,肚子!上线了啊?感冒好了?”不洗碗只吃饭说。

    “……方子?”杜子航小心翼翼地确认。

    “干嘛!我不就是跟我家归归改了个情侣名嘛,不认识我了?”不洗碗只吃饭抱怨。杜子航默默地打开自己的好友列表,从某个角落里翻到一个叫“不吃饭只洗碗”的战士,顿时浑身无力。艾归那种正经的家伙这是被方青骅传染了么?

    “喂,肚子,你在干吗呢?我看你跟你师父停在大街上都一动不动地挂机。”不洗碗只吃饭问。

    “在给师父考虑他改什么名字好……”杜子航回。

    “这还不简单!看我给你想一个!”不洗碗只吃饭大包大揽,半分钟后,回,“你们觉得‘人/妻受为您治疗’这个ID怎么样?”

    “滚!”这什么破名字,杜子航想象了一下,哪怕自家师父头顶着一个又是花又是星星的非主流名字也比叫这么个ID更容易接受。

    “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好不容易才想到一个跟你的ID对称的名字啊!不过还是差一点……你要是改叫‘中二攻不可治愈’就更完美了!”不洗碗只吃饭抗议。

    杜子航这才发现,不洗碗只吃饭提议的这个ID,跟他的“中二病不可治愈”对仗格外工整。

    “卧槽!非常纯良那个黑心的家伙,居然还想提供收费起名业务!”在杜子航与不洗碗只吃饭聊天的空档里,忽然情水湿黛山一拍桌子,抱怨起来,吓了杜子航一跳。

    正在这时,那个刚被点名的非常纯良找上了杜子航:“QAQ嘤嘤嘤~小二二~人家看你师父买了我的易名药丸没改名想为他提供点帮助结果被嫌弃了喵~”

    “100金一个建议啊!这家伙是跟卧石水取经去了么!这么黑!”情水湿黛山喋喋地与杜子航抱怨,脸皱在一起,狠狠地揉了一把自己的鼻子。

    杜子航瞥了一眼在自己这边假装“我很无辜我是个好人我只是帮朋友啦喵~”的非常纯良。忽然之间,他愣了一下,又仔细读了一遍非常纯良发来的私聊,回头看自家师父:“呃……师父,纯良他说……你的易名药丸……是找他买的?”

    情水湿黛山的表情僵住了,从喉咙最底下发出一声没有底气的“呃……”声来,末了清了清嗓子,坐端正了身子,“咳,走了徒弟咱们赶紧去做日常!你满级了你师父我还差几级呢,今天好像没有种族BOSS……”我是国王所限制的人族玩家的种族频道与近聊频道早就解禁了,但此刻游戏的左下角里静悄悄的,有那么小猫一两只在谈天说地,没有大事发生,自然也没有刷屏。

    “……”杜子航皱着眉头,看坐在电脑旁的自家师父,一脸慌乱地跑去任务牌接今天的任务,又催促他赶紧召唤出神兽做任务的样子,决定问另一个人:“纯良,我师父找你买了易名药丸?”

    “啊呀……是哒~那天不是你被这样那样了嘛,你师父父就说要救你啦之类的~然后我就说好啊,你买我的易名药丸我就救你亲爱的徒弟弟~于是你师父说好~然后我们就交易啦~”作为策划,非常纯良比其他玩家更清楚系统禁言设定,不会轻易在游戏内提起杜子航就是魔龙骑士的,所以特意将说法模糊了一下,看上去意思倒是猥/琐了一点。

    非常纯良这人,坏事做的再多也永远都是一副纯良无害的模样,正是应和了他的名字。他简简单单的几句话把正坐在杜子航身旁的情水湿黛山卖了个底朝天,害得杜子航盯着那几句话看了半天,才消化掉其中的意思。他还记得一个星期之前,情水湿黛山愤恨地抱怨非常纯良是个多么奸诈的商人,硬要以一件紫色装备的价格来卖他一个易名药丸,顺便又念叨那件装备是多么的好。结果到头来,为了救自己,他还是没有买到自己想要的那件装备啊。

    杜子航默默不语,他觉得是自己回报师父的时候了。

    他看了看自己的背包,玩游戏到现在,一直没有花大钱的机会,积攒到此刻,杜子航也算是小有积蓄,有一万多金的存款了。至于自家师父想买的装备,在陪师父做完夫夫日常之后,杜子航借口有事,自己去玛尔城大街上摆摊的地方逛了一圈,很快便找到了。

    不知道游戏是不是要普及紫品装备,杜子航这一圈转下来,竟然发现了不少130级以上的紫色装备。摆摊的一如既往都是些小号或者挂机大号,价格由号的主人明码标价,客人觉得合适就买,不合适就算。杜子航来回扫荡两遍,只发现两件吟游诗人的装备。毕竟是游戏里玩家颇多的职业,吟游诗人的装备很好卖,价格也偏高。

    一边是靴子,一边是帽子。杜子航比较了一下,还是靴子要好一些。

    这双靴子大概不是当初情水湿黛山看上的那双了。不过标价没有那双贵,紫装爆率增高的规律被摸出来之后,价格也下调了不少,这一双靴子只挂了一万六千金。杜子航又默默看一眼自己的口袋,还差一点。他在这个商人面前蹲下,一边盯着来来往往挑挑选选的顾客们,暗暗祈祷在自己下手之前千万别被人下手将这双靴子买了去,一边打开好友列表,找熟人借钱。

    深渊守望者肯定够义气也不缺钱……只不过他被自己赶下线了正在背书,早知道让他多玩一会儿了,反正明天考试的不是自己。杜子航鼠标扫过这个名字,PASS。

    非常纯良……算了,他肯定不缺钱,但是找他接一定会被放高利贷的。

    卧石水、熊霸天下一干人等不是同一个种族又不是商人身份,目前无法交流更无法交易。

    只吃饭不洗碗?方子应该有钱吧!方青骅自从进了游戏之后比他更加幸运,至少他跟对了老大,我是国王虽然奇葩但是绝对不亏待自家小弟,他要技能卡有技能卡,要装备有装备,要结婚还能送房子,要钱的话应该也不会缺。只不过他现在也不在线。

    杜子航摸过手机,刚想给方青骅打个电话过去,就看到好友列表里,那个叫只洗碗不吃饭的战士上线了。

    “艾归?”他密聊过去。

    “……”

    好学生艾归对游戏并不算热衷,之所以一直没放弃,完全是方青骅在背后鼓动。自从公会战结束以后,期末考试临近,艾归自己并没有怎么上过游戏,眼前的这个名字,其实是方青骅开着他的号给他改的。寒假无事可做,方青骅自己打了一会儿游戏被高中同学一个电话叫出去了,放风一样地撒丫子就跑,把艾归一个人丢在家里,看了一会儿书,望着待机中的电脑,穷极无聊地想上游戏打发个时间。这一登陆看到自己的名字,半晌没反应过来。

    杜子航没得到回应,又问:“是方子你登的号?”

    艾归适应了一下新名字,而后果然在好友列表里找到了对应的只吃饭不洗碗,默默扶额,敲字回复恋人的室友:“我是艾归,青骅出去了,有事么?”

    “你号上有多少金?能借我买个装备吗?”杜子航问。他跟艾归不算熟,室友的这个恋人总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两万多金吧,够吗?”艾归也是个对虚拟货币没有价值观念的家伙。新等级开放以来,方青骅仗着自己抱上了大腿,从我是国王那里蹭来几个任务地点,给两人一人摸了两件紫字装备,由于艾归自己的等级还不够,正丢在他的背包里。艾归以为杜子航是自己要弄装备,毕竟他的骑士已经满级了,身上的装备还是120级的,要淘汰换新也是正常的。

    “够了,借我七八千就行。”杜子航要得宽裕了一点,还算上了装备精炼镶嵌需要的钱。

    艾归给得毫不客气,杜子航收钱之后道谢,立刻将还挂在那里的靴子买走以免夜长梦多。看着背包里新鲜热乎的长靴,杜子航嘴角噙起了微笑,操纵着自己的小骑士跑到隔壁街,到NPC那里买镶嵌用的宝石。

    谁知道向来无限量出售低级宝石的NPC那里,此刻允许购买的宝石数量居然有了限制。

    赶紧把剩下的所有红宝石都右键购买下来,这是能增加法术攻击的宝石。出售宝石的NPC不知什么时候被换了模型,一直以来都是笑脸迎人的大叔此刻一脸头痛:“我也不想限制出售数量,让你们感到困扰,只是进货的源头断了啊。汉莫斯沙漠的宝石矿被怪物所霸占,我进货的源头被切断了,出售尽我的库藏之后,这家小店就要关门了,哎……”

    杜子航嗅到了重大任务的味道。

    不过就目前而言,还有比寻找任务更重要的事。杜子航叹了一口气,打算拿这点宝石先给师父的靴子升个星,打开背包一看——咦?刚刚购买的红宝石到哪里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一口气码了将近六千字~算是补偿昨天的份了

    QAQ爷爷摔坏了住院,昨天一天都在医院所以没更新

    ><希望爷爷今天手术成功!虽然大人嫌弃我没用今天没带我去把我扔在家里了……咳

    来个卖萌小对话哈~

    方青骅放风归来,欢乐地扑在自家亲爱的归归身上:“归归!麻麻说她今晚上不回家了!你给我做好吃的好吃的!”

    艾归点头,非常自觉地进了厨房。

    艾归是个好小攻,就算没有厨艺,也必须练出一把好厨艺!于是他做了一大桌色香味俱全的大餐,馋得方青骅口水直流。方青骅抱着饭碗拼命地往肚子里塞,吃到一半的时候才记得抬起头来看看自家小攻,结果艾归居然一筷子也没动?

    “微微里不粗么?(归归你不吃么?)”方青骅嘴里还塞着东西,口齿不清地问。

    艾归点头:“我只洗碗,不吃饭。”

    艾归说完笑了一下。艾归不是不笑,但是很少,要不然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温暖的笑,要不然……反正方青骅看了抖了一下。

    于是方青骅奔回自己屋子里,给杜子航发短信:“肚子肚子肚子QAQ归归知道我给他改了游戏名了!他是不是生气了!他以前的那个名字明明是乱起的嘛我只是给他改了一下!”

    “是的,他生气了。”杜子航随口一说,“对了,我跟你家艾归借了七千金,记得替我还上。”

    “喂!为什么是我替你还!”方青骅抗议,被无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人 妻师父拐回家[网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歌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歌逝并收藏人 妻师父拐回家[网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