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03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巅峰玩家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做师父的敏于察觉自家徒弟的每一点变化,更何况今晚杜子航简直把忧心忡忡写在了脸上。情水湿黛山递过一杯温热的牛奶给自家徒弟,问:“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么?”

    杜子航是家中独子,堂表亲的兄弟姐妹也不过每年过年才见一次面,因此极度缺乏哄孩子的经验。整个晚上苏不凡都显得心神不宁,他这个当家教的张张口,却不知道如何才能安慰貌似被狠狠戏耍了一顿的小朋友。无奈之下,他唯一的教育方式是拿卷子敲苏不凡的头,恶狠狠地喊他集中注意,考试的时候可千万别分分钟就走神,这凶神恶煞的表现却不过是不知如何说起的关切罢了。

    因此,当情水湿黛山问起的时候,杜子航挠了挠头。他接过牛奶捧在手里,暖着手心,整理了一下语言,简单说了今天发生的事,问师父:“我觉得我对他太凶了点?这样不太好吧。”

    “高一小朋友搞网恋,揍屁股都是轻的。”在早恋这件事上,做师父的观念还是很传统的,“不过你说那个倩女离歌舍了她自己的账号,跟深渊守望者同归于尽了?多大仇啊……”情水湿黛山啧啧两声。

    “桑哥你也觉得像个圈套?”

    “不然也太巧了,我们在的时候她不说,深渊能上了就找到巨人山入口了。而且变成石像之后也不惊讶一下直接下线下YY,难道是家里突然断电了?”情水湿黛山耸肩。

    “如果是同归于尽的话,她是别的账号做过那个去巨人山的任务?不然怎么知道最后的结果……”杜子航提出一个疑问,当然这个疑问有个很好的解释,“除非是内部人员。”

    杜子航这么说只是开个玩笑,情水湿黛山却被嘴里的牛奶给呛到了,干咳了两下。做徒弟的忽然想起了什么:“啊……对了,桑哥也是任天翔的员工啊!”

    “我不负责《失落之都》……我是做武侠游戏的好吗!西幻神马的不是我的菜!”提起这个情水湿黛山充满怨念,不过不打算把这个怨念抱怨给自家徒弟,“要是是内部人员的话……嘛,我去跟常谅那家伙说一声好了,让他去查查。”

    “常谅是谁?”杜子航问。

    “《失落之都》总策划,非常纯良那家伙。”情水湿黛山撇嘴说,“多粗的一条大腿啊,白白插在咱们公会,愣是没发挥什么积极作用。”

    “……”显然不知道那个风/骚的黑精灵现实里居然有这么个牛气哄哄的身份,杜子航咋舌,“呃……他这个总策划,直接在游戏里亮身份了?”那得被多少人骚扰啊。

    情水湿黛山得意地炫耀:“那倒没有,是我猜到的。之后找他证实他只好承认了。徒弟你可别跟别人说哦!”他拍拍杜子航的肩,“牛奶快喝,要凉了。”

    “哦。”杜子航抿了一口。他对这种带着腥味的饮品不是太感兴趣,除了高三那年被母亲叮嘱每天必须喝之外,平常都是能不碰就不碰的。不过师父煮过的还是很好喝的,应该是加了糖,带着甜甜的味道。

    情水湿黛山在自己电脑前面,联系上非常纯良。“常谅”两个字发过去,没过多久就收到了对方无可奈何的回复:“湿兄啊……每次你叫人家的名字的时候,人家都会有不好的预感QAQ如果觉得纯良不好听的话,可以叫人家小纯纯嘛!”

    “……跟你说个正事。”拒绝理会非常纯良的搞怪,情水湿黛山把徒弟告诉自己的话转述给了策划大人,“我不负责这个没权限,你上报一下,查查看她是不是公司里的人吧。”

    “嗯,如果真的是公司成员的话,这违反了当初签订的保密协议了,我会处理的。”非常纯良难得正经,简直像换了个人一样。

    这个时候,杜子航已经洗漱完毕,跟师父道了声晚安,回床上睡觉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换了床,杜子航最近格外多梦。梦的内容奇奇怪怪,以至于他隐约有了点期待,今天晚上会梦见点什么。

    ……今天晚上的他,梦见了那座老巫师困锁着公主的高塔。

    塔上被抓走的美丽的公主不是倩女离歌,而变成了自家师父。塔下冲破乌云闯到这里的骑士也不是深渊守望者了,却成了自己。两个人还穿着游戏里的装备,顶着的却是现实里的脸。杜子航伸手抚过高塔光洁的体表,塔顶上巫师邪恶地笑着:“嘎嘎,你要是能上来,我就把你的妻子还给你!”

    如果这时杜子航还清醒,他一定会先吐槽“妻子”这样的词眼。不过现在只是一场不受控制的梦,梦中的骑士凌厉了神色,拔出手中的利剑。

    他将利剑插在塔上,利刃与精铁的塔迸溅出火花。对于骑士而言,剑就是他们的灵魂,但是在这一刻,骑士舍弃了他的剑。他握着剑高高跳起,利用滞空的瞬间拔剑而后再插到高出,再跳起,这样,他开始征服这座塔。

    “子航,危险!”显然情水湿黛山并不赞同他冒险的行径,半个身子探出窗口,摇着头让半空中的骑士赶紧回去,“太危险了,我不希望你为我冒险!”

    骑士一言不发。他不是善于言辞的人,行动更能证明他的心声。

    老巫师将一切看成一出莎士比亚氏的悲剧大戏:“是你的剑先断,还是我的塔先倒?”

    杜子航已经爬上了塔的三分之二了。眼看着距离窗口越来越近,他的剑却再也支撑不住,断口处发出悲鸣。骑士在掉下去的瞬间握住了断刃,手心中有鲜血滴在他的脸上,血腥了他的眼眸。

    他高跳一下,脚踩在断刃上,又用半截的剑拼尽气力插到塔中。再跳一下,就拉到情水湿黛山伸出的手了!

    老巫师眯起眼,挥舞法杖,将一张桌子砸了下去。

    桌子砸在骑士的肩膀,这疼痛是如此真实,以至于这个梦刻骨铭心。他闷哼一声,幸好偏了偏头,没有砸在自己的头上。如此深吸一口气,他闯进了高塔中的小楼。

    失去了武器的骑士整个身体变成了最锋利的武器,护卫着身后的吟游诗人,与老巫师进行殊死搏斗……

    斗争的结果并没有在梦里展现,杜子航总觉得肩膀疼得离开,不由得龇牙咧嘴,睁开了眼睛。

    由三块木板拼成的床头,其中一块木板掉了下来,正好砸在他的右肩上。杜子航坐起来,用左手把床板扶起来,干脆头掉到床尾那边,左侧卧又沉入了睡梦之中。

    “徒弟,起床咯!——哟,这是睡个觉转了一百八十度么?”第二天清晨,情水湿黛山推开客房的门,叫自己徒弟起床,“走,我带你出去吃小吃去,楼下开了个新的早餐店,同事们都说不错来着,咱们去尝尝!”

    “嗯?……好……”冬日的太阳很晚才升起,时钟已经指向六点半了,晨曦不过从窗帘的缝隙里刚刚透出。杜子航刚起床的时候脑袋还昏沉着,声音低哑软萌……艾玛,这么大个的徒弟怎么可以用萌形容呢!门外的情水湿黛山偷笑,暗自觉得自己罪过。

    杜子航应声之后爬了起来,在右手用力撑着床面的时候“嘶——”地抽了一口凉气,“疼!”

    “怎么了?”情水湿黛山打开客房的灯,走进屋里。他把杜子航的睡衣拉开,露出肩膀,杜子航右肩膀上,一大块乌青盘踞着,“怎么弄的啊这是?”

    “啊……”还不甚清醒的杜子航仔细想了想,恍惚记起来了,“昨天晚上让床板砸了……”

    “家里好像有活血化瘀的药膏,你等等,我去拿来,给你揉揉。”情水湿黛山心疼地说,转身回自己房里翻找了一顿,而后拿着药膏回来,“找到了。”

    这时候杜子航已经找回了神智,他用左手撑着额头,想自己昨天是不是又做了个奇怪的梦来着,最近好像总是梦到自己跟师父如何如何。情水湿黛山坐在床尾,拉过自家徒弟的右手,手指上沾了药膏:“上药的时候有点疼,忍着些。”

    “嗯。”杜子航闷闷地应了一声,看着师父的手覆在自己的肩膀上。南方人肤色偏白,情水湿黛山的手与杜子航的皮肤颜色形成了对比,骨节分明的手指有力地揉散淤血,一开始是疼,很快变得很热。这热度让他粗喘了两声,咬紧自己的嘴唇,看着手指在自己的肩上,像是拨动琴弦一般。

    “昨晚上被床板砸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呢?顶着这么大块青睡了一晚上能睡踏实么?不疼?你木头做的啊……”情水湿黛山一边揉一边嘴里咕哝着,“药膏放在你这里了,中午我不回来,你自己得记得上药,不准偷懒哦!——还有晚上你那家教不去了呗?”

    “……我只是伤着胳膊了,又不是伤在脚上。”杜子航望天。

    “好吧好吧。——上完了!你在家里好好歇着,我去买早点,给你带好吃的回来。”情水湿黛山撇嘴,自家徒弟做个家教也太积极了,反正只是打个零工嘛,又不是赚安身立命的钱。此时他还不知道,下半年杜子航的生活费全靠苏母为自家儿子的教育大方投资了。

    “桑哥,我真没伤到脚。”杜子航看着自家师父撇着嘴,不太高兴的样子,没注意到自己的嘴角却弯起了弧度。他揉了揉肩膀,还是有些疼,却不是太厉害了,就开始换衣服,“桑哥你等等我,咱们一起去吧。今天早上我请你吃吧,你放开肚皮好了。”

    “我一个上班族还用你个学生掏钱啊?”情水湿黛山叉腰,“放心吧,咱们就算天天出去吃早餐你也吃不穷我!”

    这边厢师徒两个人其乐融融地奔向美味的小吃,那边厢非常纯良——不,准确地说,是身高一米八,标准倒三角身材,西装革履,头梳得整齐,细看似乎还摸了头油,夹着办公包,嘴角噙着标准的微笑的常谅,已经早早地到办公室了。

    他将倩女离歌的资料调了出来。至少防沉迷信息里的身份证和姓名并不是任天翔的员工,这个账号也并没有在公司的电脑里登录过,看上去似乎与公司无关。他用一只指头敲打着键盘,尽管已经看过无数遍眼前这份档案了,仍旧一个字一个字地认真寻找,查看其中的漏洞。

    在南海无阴AKF了之后并没有人踏入过巨人山的地盘,假设倩女离歌不是公司里的人的话,那么她知道巨人山如何进入的途径必定跟南海无阴有关系,不管南海无阴是直接还是间接告诉他的。与此同时,在新版本开放以来,拾取龙骨交给唐珂,重新进入副本的,除了深渊守望者之外,记录上还有一个玩家。

    这个玩家的确是公司的一员,但是他所负责的工作与《失落之都》无关,负责的是另一款游戏的3D建模。他是今年新招聘入公司的职员,在此之前应该没有接触过《失落之都》,这是他第一个账号,开头玩得乱七八糟,在同事的帮助下才幸免于夭折在半路上。他应该不会知道巨人山怎么进入。

    至于那个掺入了解密要素的连环任务,除了倩女离歌之外,只有自己的非常纯良和熊霸天下这两个账号有触发过。

    同时知道如何重回副本和进入巨人山,又清楚被锁在塔上之后如果骗了老巫师会被变成石像……怎么看都是直接接触《失落之都》这部分设定的人出问题的可能性大啊。

    这一部分人里又有大半是自己的手下,常谅轻弹西装的领子,摇了摇头,看样子自己真是御下不严啊喵。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捡了一只狗狗,刚给他买了洗毛的香波和狗盆

    结果被我妈出去溜狗溜没了,哈哈哈哈233

    今天妈妈放假跟着出去逛街了,更晚啦抱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人 妻师父拐回家[网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歌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歌逝并收藏人 妻师父拐回家[网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