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人 妻师父拐回家[网游] > Chapter 129掌心的太阳

Chapter 129掌心的太阳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来不及打字,杜子航拔剑砍向桑梓涯身后,顺手把吟游诗人护在手旁。耳机里传来一声兽咆,他这才看见,桑梓涯身后是一只绿眼睛的怪物,有几分像狼,神行却很庞大,四肢着地也有玩家那般高了,生生堵死了来路。

    野兽咧着嘴巴,发出呼噜的低声咆哮,威胁着眼前的两个不知好歹的家伙。小骑士一手举着火把,一手那剑,杜子航抽手私聊桑梓涯:“打?”

    “打吧,我猜打败它说不定那块矿石就拿得动了。”桑梓涯说。

    杜子航此时关心的却不是矿石的问题,看样子,不打这家伙,两个人恐怕出都出不去了吧。

    这逼仄的空间完全不给人转身的余地,两人与怪物的对轰完全是在硬拼。只能尽量地多使用带有晕眩和打断的技能,为己方争取时间。

    怪兽长长巨大的嘴巴在两人面前一张一合,被剑在其上划下许多伤痕。杜子航的眼神不断在自己的血量和对方的血量上扫看,确保自己还能撑住。在怪兽轰然倒地的瞬间,松了口气。

    两个人终于可以调息自己的残血了,却有另一个问题为难住了他们:那个怪物与的庞大身躯堵在门口,他们还是出不去。

    按理说怪物的尸体在一段时间之后会消失,就连一点点痕迹都不会留下,偏偏这个大块头的家伙没有一点消失的迹象。师徒两个人补满了血蓝,顺利地拿起了身后一直无人能拿起的矿藏,又耐心等了一阵,眼前这个巨大的家伙却依旧躺在门口,就像是一坨被嫌弃却挪不开的垃圾。

    “怎么回事?”杜子航总有种自己上当了的感觉。

    桑梓涯忙去问告诉自己这个矿藏位置的朋友,很快得到了回复:“哈哈哈哈哈哈!湿兄你真去了?”

    “怎么回事啊?”

    “没事没事,就是你动那块石头的话会引来一个怪。以前等级还低,杀不掉它,每次都得死回去。现在等级高了,杀了他之后,就彻底出不去啦哈哈哈哈哈哈!”

    桑梓涯抑郁,他这可算明白了,自己是真上了老友的党了:“怎么出去?你现在好端端地在呢,肯定不是被困住就出不去了。”

    “没事,等呗,第二天上线就刷掉了。”那人甩出解决方案。

    这方案只能让师徒二人无奈接受,幸好今天的日常已经做了。只是老朋友开的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而已,以往有人发现了游戏里什么可以困住人的小把戏,也会用来戏耍一下兄弟们,桑梓涯怕自家徒弟不开心,还特地宽慰他:“没事啦,只是等一天而已!下次师父也耍耍他去!”

    杜子航的确是不开心,不过他不开心的不是自己被人耍了,而是跟师父相处的日子少了那么几个小时。

    尽管只是几个小时,在他现在还显得很漫长的人生中占据不起眼的小位置,但是他就是会不开心。

    这让他自己都嫌弃自己的小心眼,不得不在现实中给自己找点事做。桑梓涯下线去处理工作了,只剩下举着火把的小骑士一个人面对着一大坨死肉,杜子航踹了踹那怪物的尸体,又对着它作了鄙视的动作,略显无聊,抛下电脑,揣上钥匙出门。

    他昨晚打碎了自家师父一个杯子,想着再买个新的回来。

    超市里的杯子琳琅满目,摆满了整整一个货架,看得杜子航简直眼花缭乱。忽然之间,他却看上了一对玻璃杯。

    玻璃杯被塞在柜子后面,似乎只剩下那么一对了。杜子航把挡在前面的几个杯子清理开,才把它们拿在手里。这一对玻璃杯纹饰并不繁复,几条花纹模拟着一红一蓝的热带鱼,尾巴也是鱼尾的模样。售货员把它们摆成了嘴对嘴的模样,让杜子航不由得想起了两个人的刷牙杯。

    他把这一对杯子放进购物篮里,又去挑了几样菜,在桑梓涯回来之前把厨房里的下手都打好了,米饭焖在锅里。

    “哟,今天真乖呀!”桑梓涯一回来,看到杜子航围着围裙,端来小板凳,坐在厨房门口,正在摆弄着手中的山药,眉头拧得紧紧地,仿佛跟山药有什么仇。

    他走近一看,却吓了一跳:“徒弟,你的手怎么了?”

    杜子航的那双手此时红红地,大男孩茫然地抬起头来看自家师父,一只手忍不住地在另一只手的手心上挠了挠:“桑哥,你回来了。”

    “你对山药过敏的话,干嘛还碰这东西,等我回来弄就好了嘛。”桑梓涯抢过杜子航手里的山药,放在一边,两只手分别抓着杜子航的手,不让他给自己解痒。

    “呃,我听说痒是正常的……”杜子航有些不好意思,他很少做家务,今天都是回忆着母亲或者师父平时做饭的模样有样学样而已。

    桑梓涯有些心疼地摊开杜子航的手掌:“都红了,怎么可能正常?你等着,我帮你抹点醋。”

    “哦。”杜子航乖乖地坐在小板凳上,摊开手掌心,就像是小的时候。他看着桑梓涯拿来醋瓶子,半蹲□子,揉着他的掌心的红肿处,神色温柔且认真,掌心与掌心的对接处,像是捧着一轮太阳。

    他从两个人叠在一起的手掌,沿着桑梓涯的手臂向上看,看到他垂下头,露出的鼻尖。鼻尖上挂着一滴汗珠,不知为何显得格外清晰。杜子航心生一股冲动,想要去舔。他刚低下头,桑梓涯却抬起头来:“怎么了?”

    “没事,头发长了。”杜子航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一缕发梢扫过自己想舔没舔到的地方,有些懊恼。

    桑梓涯一笑,指尖挑起自家徒弟的头发来:“是挺长的了,多久没理发了?”

    “有三个月了吧?”杜子航回想一下。

    “好了!不痒了吧?”桑梓涯揉过最后一寸发红的掌心,又握着杜子航的手仔细看了一遍,确认没有自己没抹到的地方了。

    “嗯,没事了。”杜子航答。

    “你看电视去吧,我做饭。”桑梓涯把自家徒弟赶出厨房。

    这一天又是酒足饭饱,唯一不同的是,饭后没有了游戏作为消遣。

    桑梓涯试图登录了一下,巨大的怪兽尸体还严实地堵着入口,他手里没有火把,更是只能看到漆黑一片,东撞西撞后,不得不下线,另找事做。回头一看,却见自家徒弟像是一张软塌塌的面饼一样贴在沙发上,屏幕上放着什么动画。

    “看什么呢?”他凑过去,看向杜子航的笔记本屏幕,“咦?《灌篮高手》?——跟小时候看过的不太一样啊……”

    “嗯,今年重制了。”杜子航点点头,又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桑哥过来坐。”

    桑梓涯毫不客气地坐在自家徒弟身边,开起玩笑:“我第一次看灌高的时候才小学二年级,那时候看着赤木刚宪就像个大叔,现在大学毕业了,看赤木刚宪,还是觉得我得叫他叔叔。”

    “人家是高中生。”杜子航说。

    桑梓涯撇嘴:“哪里像高中生了。”

    嘴巴上虽然好像在嫌弃,桑梓涯看得却比杜子航要投入得多。他的双眼亮晶晶地,眨眼的频率似乎都慢了,嘴角不自觉地噙着一抹笑。杜子航本来打开视频就是为了打发时间,现下里,他却发现了一件更好的打发时间的事。

    桑梓涯一直在看视频,杜子航就一直在看桑梓涯。

    他把视线停留在那抹笑上,看那勾起的弧度,怎么看怎么觉得好看,很想把人抱住,献祭一般地亲吻上去。杜子航这么想着,一只手不老实起来,伸到桑梓涯的身后,虚虚地圈着他。

    这么明显的走神很快就被桑梓涯抓住了,做师父的却有些误解:“呃,你不喜欢看这个?那咱们可以换别的,你不用照顾我的。”

    “没有。”杜子航转移话题,“桑哥喜欢看动漫?怎么不去做动画制作,做原画了。”

    转移成功,桑梓涯大叹一口气:“我从小的理想是当漫画家呀,几次投稿都被打回,只能找工作糊口咯。幸好从事的工作还是画画相关,我的好多同学现在在干跟画画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工作呢,我这还算是好的了。”

    “师父以前画过漫画?投过稿?还有底稿么?”杜子航从桑梓涯的表情里读出许多来,谈及理想的桑梓涯有些不一样,神色泛着光芒。尽管杜子航顺风顺水的人生中从来没有过“梦想”这个词汇,他还是接着这个话题说了下去。

    “有啊!你等等。”桑梓涯抛掉了还在播放的视频,跑回自己的卧室,很快抱了一大摞画稿出来。

    画稿中倾注了桑梓涯的年轻与心血,那是个有关一个小女孩和一个侠客的故事,从懵懂的视角讲述了侠客并不伟岸,却很人性的一面。侠客没有剑,他的剑被埋在一座坟冢之中,那坟冢上书三个沧桑的字:天罚剑。

    这个故事其实杜子航并不陌生,故事被分散在任务文案之中,其中大多数杜子航都已经做过:“这是《天罚剑》那个游戏的背景故事?”之所以这么说,而不是说这个故事依据游戏而创作,是因为其中有些纸张已经泛黄,一看便是放了几年了。

    “是啊,画稿还一直在修改,这就是当年被好几家出版社打回来的稿子。”桑梓涯抓抓头发,这个时候却笑了起来,“当初去任天翔应聘,让我们带着作品去,我就把这个带去了。最后被老总看上说要改编成游戏,就是你们现在玩的《天罚剑》。”

    “以后《天罚剑》火爆起来,说不定桑哥的这个漫画就能借势顺利出版了呢。”

    杜子航现在这么说的时候,其实只是为了安慰自家师父,毕竟桑梓涯看上去对梦想还有很多期待。当然他没想到,最后自己的这随口一句竟然成真了。

    作者有话要说:来给大家看一下赤木刚宪蜀黍~

    蜀黍你真的是高中生么!!!

    高中生么!!!

    中生么!!!

    生么!!!

    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人 妻师父拐回家[网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歌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歌逝并收藏人 妻师父拐回家[网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