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主洪荒]成神 > 53陪君醉笑三千场

53陪君醉笑三千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川泽跑到了一处池水边,蹲下|身子,将手浸入在池水里,一阵冰冷的触感自手中传来,让他滚烫的思绪冷静了下来。他搓洗着自己的双手,洗了很久,脑子里还在想刚才鸿钧给他擦手的那一幕。很温情的一幕,那一瞬间,他的心跳漏跳了几拍。一股无法言语的悸动从心底冒出,传遍了全身,那一瞬间,他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

    孑然一身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被天道打压,无力反抗而四处逃亡。万年前,初临洪荒,战战兢兢,辗转逃亡,流离失所。直到,被罗睺所擒,暂居无极洞,才得到了短暂的安宁。纵然被罗睺所擒非叶川泽所愿,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那段时间却是叶川泽来到洪荒后,感到最心安的一段时光。不用担心受怕,不用辗转逃离,不用畏惧强敌窥伺。

    而后,罗睺身死,叶川泽出逃,来到不周山,自此定居不周山云来谷。随着叶川泽本身实力的强大,以及伏羲、女娲二人在旁的协助威慑,洪荒再无人敢打他的主意,叶川泽自此才是真正的安宁了下来。但是即便如此,昔日那段惶恐不安的逃亡经历依然在他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故而,他心性凉薄,不肯轻易交付真心。他精于算计,不让自身陷入危局。他孑然一身,从未敢将自身的安危托付于另一个人。他始终没有全然可信之人,没有人能分担他所承受的压力重量,即便是他的挚友伏羲也不能。人心隔肚皮,翻脸总无情。他羡慕三清的兄弟情深,羡慕伏羲、女娲的相依相偎。羡慕过后,他依旧是孑然一身。

    他的师父鸿钧,在他心中分量甚至不及伏羲。伏羲待人以真诚,而鸿钧藏的太深,叶川泽无法完全信任他。纵使鸿钧为他所做颇多,待他极好,也无法让他全然卸下心防。每每都是感动过后,便又重新警惕,虚与委蛇。

    而刚才鸿钧为他擦拭手指的那一举动,却让他心中悸动。那自鸿钧身上传来的脉脉温情,触动了他。有种慈父的感觉,像是在纵容宠溺着一个无助孤单的小孩。

    叶川泽脸上神色怔怔恍惚,他捧起了一把冰凉的池水,洗净了脸,洗去了心中纠缠的情绪。

    冷静下来之后,他低头瞅了瞅被他放在一边地上的手帕,素白绣着紫色云纹的手帕此刻脏得看不出原色,上面还沾染着泥土和灰尘的痕迹。叶川泽不禁嘴角一抽,这么脏他要洗到什么时候啊!

    他认命地将手帕浸入在池水中,动作小心轻柔的搓洗,不敢用力,深怕洗坏了。一阵黄色的污水流出,手帕上有几处特别脏的地方很难洗,叶川泽便用力的搓啊搓,搓啊搓……一个用力过猛,撕拉一声,手帕……裂开了。

    叶川泽双手维持原样半天不动,手举着被撕裂了的手帕,脸上神情呆滞。半响之后,他抬头四处张望了下,见没人,赶紧地用法力把湿哒哒的手帕给烘干,然后往怀里一塞。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不带丝毫停顿。做完这些举动之后,他又抬头四处张望了下,见没人,登时心安了。

    他调整了下脸色,对着平静无波宛如明镜的池水照了照,确定脸上神色淡定丝毫看不出破绽之后,才起身往回走去。

    桃花树下,一张汉白玉的石桌上,上面摆着一个酒壶,两个杯。鸿钧一身紫衣束发,端坐在石桌旁,低眉垂目。只见,一身的风华无双,气度端华。

    叶川泽扫了一眼桃花树下,只见刚才他们挖的那个大坑已经不见了,看来是鸿钧用黄土把坑给掩埋了。只剩下一个个空荡荡的酒坛子摆在一边,酒坛的盖子被打开,显然是里面已经没酒了。叶川泽目光微动,心知鸿钧是将那些酒给全部倒进了桌上的酒壶里。

    那个酒壶看似小小的一个,实则里面暗藏乾坤,空间无限大,好似一个无底洞,无论多少酒都能灌得进去。以前罗睺也有这么一个酒壶,当然现在是叶川泽的了。

    叶川泽再次暗暗地调整了下脸色,确定没有破绽之后,才再次抬脚朝前走去。鸿钧察觉他的到来,抬头看了他一眼,叶川泽在他的对面落座。

    “让你久等了。”叶川泽说道。

    鸿钧脸上神色淡淡,嗓音是一贯的清冷如常,说道:“无论多久,为师都等你。”

    叶川泽闻言,神色微动,半响才又说道:“你的手帕,不如送我吧!留作纪念。”

    鸿钧听后,突然抬眼看他,目光清透。

    叶川泽微微扭头,避开了他的目光,说道:“不就是一块手帕,别这样小气,大不了下次我再送你一块就是。”

    “随你。”鸿钧语气淡淡道,“你若是愿意送,为师便不客气的收下了。”

    “……”叶川泽,我只是随口一说,没说真的送你!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要送为师礼物,想不到竟是出自你手里。”鸿钧面无表情地说道,却硬生生地让叶川泽咽回去了他想要出口拒绝的话。

    不就是一块手帕,大不了找女娲绣一块去,叶川泽想。

    他又想了想女娲那一贯凶残好斗的性子,开始怀疑这货会不会绣花,目测……是不会的。脑补了一下女娲绣花的场景,叶川泽顿时虎躯一震,默默擦汗。得,我还不如自己绣去。

    “为师的手帕衣物一贯是瑶池打理的,你若是有什么不懂,问她去便是。”鸿钧又说道。

    “……”叶川泽。

    是我理解错误吗?鸿钧这意思是……让他找瑶池学绣花去?肯定是我理解错误!叶川泽整个人都不好了。

    鸿钧手执酒杯,给叶川泽斟了一杯酒,说道:“你尝尝这酒,滋味如何?”

    叶川泽抬起酒杯,一口饮尽,入口辛辣劲足,酒香醇厚,他忍不住赞了一声:“好酒!”

    鸿钧闻言眉眼闪过一丝笑意,语气也柔和了许多:“你喜欢便好,这酒是你上次离开紫霄宫后,为师埋在这桃花树下的。为师想,等你回来之后,便与你一同,在这桃花树下,饮酒赏花。”

    叶川泽闻言不语,顿时觉得手中拿着的酒杯有千斤之重。

    鸿钧又说道:“你曾答应与为师痛饮美酒,不醉不归。为师等你许久,你却迟迟未来,迟迟不肯化形,为师……等不住了。你心中可是在怨恨为师,怨恨为师逼迫你化形?”

    “不敢。”叶川泽说道。

    “是不敢,而不是没有,你心中果然是在怨恨为师的。”

    叶川泽闻言沉默许久,才说道:“起初是心中有些怨恨师父,觉得师父逼得徒儿太紧。但是如今却是丝毫没有怨恨,反而是心中十分感激。若不是师父相助,徒儿哪能渡过天劫修为人形。师父为徒儿所做的一切,徒儿看在眼里,记在心中。师父之恩,如同再生父母,仙人子嗣艰难,徒儿天生天养,无父无母,不如便认了师父为父,以报师父再造之恩!”一番言辞,叶川泽说的情深意切,神色动容,就差掉两滴眼泪以示感动了。

    “……”鸿钧。

    鸿钧显然是没有料到叶川泽会说出这番话,他原本是想借这些话,消除叶川泽心中对他那似有似无的一丝排斥,让两人之间的关系更加亲近一些。却没料到,叶川泽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以至于一时之间他不知该如何反应是好。不过,很确信的一点是,鸿钧压根不想多出一个儿子,还是这么大的一个儿子。

    他待叶川泽好,可不是为了多出一个儿子。至于到底是为什么对他好,所图为何,鸿钧此时心中也不甚明白。他只是依照心中所想,本能的去行事。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绝非是想要叶川泽成为他的儿子,故而他毫不犹豫地委婉拒绝道:“为师既然收你为徒,便理应要待你好,为你打算。你不必如此……以身相许,为师已经是你师父了,你不必再认为师为父了。”

    叶川泽觉得鸿钧的语文老师一定死得早,不然他怎么乱用成语呢?“以身相许”这个成语可不是这样用的,不过他还是顺杆子往上爬,说道:“一日为师,终生为师,师父你是师亦是父,果然是徒儿多此一举了。”

    “……”鸿钧。

    “为师不需要子嗣,徒儿你想太多了。”鸿钧只能如此说道。

    对此,叶川泽充耳不闻,当做没听到。

    他的算盘打的可好了,鸿钧马上就要合天道了,他要是认了鸿钧为父,等于就是天道的儿子了。天道再看他不顺眼,还能坑自己儿子不成?这妥妥的就是“我爸是李刚”的洪荒版本。哪晓得,鸿钧一点也不配合,丝毫不肯松口认他做子。真是让人失望啊!不过这不影响叶川泽坑鸿钧,坑不了爹,坑师父也是一样的。

    这般想到,叶川泽看鸿钧的目光不禁热络了起来,他拿起酒杯,给鸿钧倒了一杯酒,殷勤地说道:“师父,喝酒。”

    鸿钧看了他一眼,拿起酒杯一口饮尽。

    叶川泽又给他倒酒,“师父,喝酒。”

    鸿钧依言喝下杯中的酒。

    叶川泽见他喝完了,赶紧地又添了一杯酒。

    鸿钧抬眼看了他一下,眉目不动,喝完了杯中的酒。

    叶川泽抬起酒壶,想要再给他倒酒,鸿钧伸手制止了他的动作,说道:“别光是给为师倒酒,你自己也喝。你今日可是要陪为师喝酒的,光是为师一人喝,像什么样。”

    鸿钧接过他手中的酒杯,给他倒了一杯酒,嗓音清冷,吐出一个字,“喝。”

    叶川泽听话地喝完了杯里的酒。

    鸿钧又给他倒了一杯酒,“喝。”

    叶川泽仰头一口饮尽。

    鸿钧再次给他添酒……

    半个时辰后,天色已经全黑了。

    圆月似银盘高悬于天,银河似玉带点缀夜空。

    皎洁的月光透过树枝间的缝隙,斑驳的洒在端坐在桃花树下的两个人身上,像是一层银纱披在叶川泽与鸿钧的身上。

    叶川泽被鸿钧的几杯酒一灌就神志不清了,脸颊染上红晕,好似涂了胭脂,目光开始迷蒙染上一层水汽,眉眼间的黑莲显得越发的妖冶美丽,凌厉而英气的面容显得妖娆而惑人。

    “有点热……”叶川泽声音大舌头的嘟囔了下,然后扯开了衣襟,露出了胸前的一大片春光,性感的锁骨和白皙的胸膛毫无障碍的一览于眼。

    鸿钧看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手上动作不停地给他倒着酒。

    叶川泽一杯接着一杯的喝,喝的脸颊越来越红,眼神越来越迷蒙。许久之后,喝完了手中的又一杯酒之后,啪叽一声,倒在了石桌上,醉死了过去。

    鸿钧见他醉倒了,这才停下了手中倒酒的动作,语气有些遗憾地说道:“这就醉了,夜还久呢!”唇角却不自觉的勾起,目光深深地看着醉倒在石桌上,神志不清的叶川泽。

    叶川泽侧趴在石桌上,额间的发丝有些凌乱,脸颊通红,眼眸紧闭。他的睫毛很长,很细密,鸿钧看着觉得很好看。叶川泽的五官少年时精致而美丽,如今化形成年后,却凌厉而英气,变化极大,唯一不变的还是那样的好看,极为吸引人。鸿钧注视着他的脸,许久不移开目光。

    突然,他朝叶川泽伸出手,想要去触碰他的脸,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又收回了手。鸿钧面无表情地坐在那,目光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阵晚风吹过,枝头的桃花瓣簌簌地落下,落在了树下的人身上。鸿钧看着醉趴在石桌上的叶川泽,目光不动,半响后,才伸出手拾起了落在他发间的几片桃花瓣,放入嘴中轻轻地咀嚼了一下,风中依稀地听见他轻声说道,“味道,不如刚才的好。”

    叶川泽已经醉死了过去,便只剩下鸿钧一人。他独自给自己倒酒,自斟自饮。

    晚风阵阵,树上的桃花瓣簌簌地往下掉,好似下了一场接连不断的花雨。

    不知喝了多久,鸿钧依然目光清明,只是脸颊有些微红。相比之下,已经醉死过去的叶川泽,显得没用多了。

    鸿钧喝尽了杯子的酒,然后放下了杯子,目光看向醉死在石桌上的叶川泽。神色怔忪了半响,然后起身走了前去,弯腰抱起了他。双手触碰到叶川泽的时候,鸿钧微微晃了下神,而后很快的又恢复如常。

    他抱着他,转身离去了。

    喝酒总要有一个人是清醒着的,这样才能将另一个人安全的带回去。而鸿钧便是在他快要醉了的那一刻停止喝酒,保留着最后的一丝清醒,将人给带回去。

    在他们转身离开的那一刻,枝头开的正艳的桃花,纷纷落下,落了一地的桃花瓣。

    花期不在,桃花尽凋。

    原本便是被人强行留住的花期,如今既然完成了它的使命,便该是到了凋谢的时候。

    逆天而行,强留花期,不过是为了很久以前的一个承诺。

    待你化形,我们便于桃花树下,饮酒赏花,不醉不归!

    作者有话要说:顺便打个滚,求个留言,滚去吃饭,晚上去写龙宠,更新了龙宠,有时间就加更……

    嗯……有时间就加更=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主洪荒]成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猫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蔻并收藏[综主洪荒]成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