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 > 第一章 美色害人

第一章 美色害人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南宫娣缓缓睁开眼,却被映入眼帘的情形,惊得一愣。

    古香古色的房间,被满室的红映衬得有些诡异,香炉萦绕着袅袅烟雾,香味沁脾。

    这是什么情况?

    微微蹙眉,她明明记得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无意间瞄到极为顺眼的美男,见色心起,无声无息跃入他房间,谁知看到香艳一幕,被刺激得两眼一黑,昏死过去。怎么再次醒来,到了这陌生的地方?

    几番费力起身,胸口仿若被撕裂的痛楚传来,连呼吸都钻心的刺痛,渗出一身冷汗。

    忽而,脑中涌出陌生的画面,如电影般纷沓而至,瞬间淹没她,与原本的记忆相互融合。心中诧异,即使这事情极为诡异,但不得不相信她穿越了!

    这具身子叫南宫浅妆,是雪临国将军南宫傲天的嫡长女,生母是国公府庶女,极为受宠,南宫傲天本是正九品任勇校尉,因此跟着水涨船高,坐到今天这从一品骠骑大将军,府中四房美妾,血脉单薄,只有一女二子。

    她本该是最受宠的女儿才是,可不受南宫傲天待见。而未婚夫勤王对她不冷不热,与左相府三小姐秦玉贞是紫月京都公认的才子佳人。

    一怒下,找秦玉贞比赛马,若输了,便与勤王解除婚约,没料到马被人动了手脚,摔下马,若不是有人相救,恐怕丧生马蹄,踩成肉泥。

    “小姐,你醒了?”惊喜的呼喊声在耳畔响起,召回了南宫浅妆的神游的思绪。

    南宫浅妆侧头看着着浅绿色丫鬟装的碧涵,头发盘成两个发髻,长得眉清目秀,一双灵动的大眼,格外有神。

    “嗯。”嘴角扯出一抹淡笑,这丫鬟是母亲送来的,真心对待她的人。

    碧涵的泪水夺眶而出,小姐脸色苍白,虚弱的模样让她心疼,愤怒的说道:“小姐,勤王不是你的良人,他太过分了,明明与你有婚约,还和秦玉贞眉来眼去,这也罢了,既然放任秦玉贞挑衅你,让你着了道,从马上跌落,受伤昏迷。奴婢担忧,让勤王出手相救,他却偏帮那女人,袖手旁观,说你妄为将门之后,及不上深藏闺中女子,死了就当替将军清门户,他亲自上门请罪。若不是右相相助,你都…”死了。

    最后两字梗在喉间,说不出口。

    南宫浅妆眼中闪过寒芒,抿唇不语。

    她明白勤王为何憎恶她,勤王心性高傲,极受圣宠,目空一切,肯定看不上臭名昭彰的南宫浅妆,胸无点墨,只会舞刀弄枪,女子该会的一切她都不会,怎么担的上他‘未来的皇后’?

    何况,他隐忍至今,打的是南宫傲天手中兵权的主意,而今,南宫傲天表明立场,支持夜王那一派,自然迁怒到南宫浅妆身上。

    微微叹息,只有南宫浅妆这傻子看不明白,错付痴心,连带送了命。

    “小姐,奴婢刚刚给你换水,经过渌水亭见到勤王带着左相上门讨公道,说你纵马行凶,伤了秦玉贞,让你上门赔罪。哪有这样欺负人的?马儿发狂乱撞,秦玉贞自己送上去给撞落马,为什么把责任推给你?老爷说等你伤好亲自带领你上门赔罪,可勤王说就算留一口气,抬也要抬着去,勤王真真是忘了身份,他才是你的未婚夫婿。”碧涵眼底忿忿不平,喋喋咻咻的数落勤王的不是。

    “咝——”前身浓烈的怨恨冲向脑海,情绪激动,扯到胸口的伤痛,抚上跳动如擂鼓的心口,目光冷凛,你放心,这个仇我一定会替你报!

    感受到那股牵扯她情绪的悸动消散,冷声一笑,这么渣的男人白送她她也不要。随即,神色稍稍暗淡,即使没有经历过皇权争斗,也知道,绝对比电视剧里演的残酷千百倍。

    苦笑一声,如果知道看那一眼美男会沦落到如此地步,她绝对偷完东西闪人,并且对美男敬而远之。

    “父亲怎么说?”根据记忆里的信息与南宫傲天的选择,便知道她是弃子,不然,不会不顾她的安危,从中立派变成夜王党。

    碧涵神色古怪,吱吱唔唔的半天没说话,低垂着头,斜眼偷瞄南宫浅妆,咬唇道:“老爷同意了。”

    南宫浅妆目光一闪,微微颔首,意料之中,不过对碧涵说的右相感兴趣,倒是没想到他会救自己。

    脑海里闪现白衣如雪,清雅如风的男子背身而立,料想是个美男,可惜看不到正面。

    “小姐,你不伤心?”碧涵难以置信,小姐为了得到老爷的关注,做出许多无理取闹的事情,得到一顿骂也会开心许久,可这也是奢侈,每每小姐都会关在房间哭的很伤心,如今,勤王无理的要求老爷同意了,照理说,小姐会伤心。

    “为何要伤心?”南宫浅妆慢慢起身,皱眉反问。

    碧涵被问住,放下手中毛巾,赶忙搀扶南宫浅妆起身,灵动的大眼仔细打量南宫浅妆,确定真的没有伤心,适才松了口气。

    “小姐,你能看开奴婢很高兴,夫人劝说过几次,你都不听,每次和夫人闹得不愉快。”说着,口气有些抱怨,她相信小姐是聪明人,只是被外面的表象迷惑,终有一日会醒悟。

    南宫浅妆一怔,没有责怪她以下犯上,前身本身不拘小节,对碧涵也是极好,两人亲如姐妹,但未曾想到她心思如此缜密,比‘她’看得通透。

    她已经霸占了这身子,定要替她扫清麻烦,安能悠闲度日。

    皇家,她一点都不想参与,更别说是嫁进皇室。

    “好、好,我知道了,我的碧儿大小姐。”南宫浅妆‘噗呲’笑出声,被她的模样逗乐。剧痛袭向胸口,弯腰按住心口,眼中刹那射出冷芒,微眯着眼望向渌水亭的方向,透着肃杀之气。“我记得摔下马并没有伤着胸口,这是怎么回事?”

    碧涵看着南宫浅妆肃杀的目光浑身一颤,眼中有着担忧,小姐性子急躁,不受管束,惹怒她的人绝非有好的下场。可眼下,并不是寻仇的好时机。

    “小姐就不要折煞奴婢,奴婢也是为了小姐好。”碧涵眼神真挚,恍惚间竟觉得小姐与往日不同,多了几分沉稳,听了勤王与秦玉贞如此设计,也不动怒。“秦小姐摔下马被马蹄碰了一下,勤王把罪责归纳到你头上,赶着秦小姐的马在你身上踏过,奴婢没用,没能保护小姐。”说着,碧涵跪在地上请罪。

    楚慕瑾,秦玉贞…

    很好!

    南宫浅妆瞳孔寸寸紧缩,心思瞬息万变,他们狠毒至此,她迫不及待的想去会会这双贱合璧的二人!

    “无需自责,不是你的错,要怪就怪我当初瞎了眼,被灰尘蒙了心。”目光清冷,隐约闪现阴冷的幽光,嘴角挂着嘲弄,她享誉二十一世纪的‘无影神偷’,不信,折腾不死这两贱人!

    胸口的伤大约半个月才能好透,敛下眼底的精光,缓缓下床,起身坐到梳妆镜前,瞧瞧自己的模样。

    晕黄模糊的铜镜中,倒影出巴掌大的鹅蛋脸,峨眉如弯月,闪耀如黑曜石般的瞳仁流转琉璃般的光华,粉嫩唇瓣如三月桃花,饱满娇艳,真真让人想咬上一口。如今,脸色苍白,一副病恹恹的模样,眉宇间隐隐透着一丝疲倦,丝毫没有折损风华,反倒让人心生怜惜。

    南宫浅妆望着镜中人,有些恍惚,犹如身置梦中,看不真切。随即,心下一喜,这样的人儿堪当绝色,比起她前世不知出色多少,那点郁闷之气一扫而空,古代果真出美人,美男应当也不少?

    莹白素手执起玉梳,轻轻梳着黑亮如瀑的青丝,凤眸水光流转,唇畔微勾,媚意横生,身后的碧涵怔怔的看痴了。

    “小姐,你真美。”碧涵由衷生出感叹:“那秦小姐比不得你,勤王真是有眼无珠。”想到楚慕瑾对小姐做的那些事儿,碧涵愤怒的脱口骂道,随后反应过来,慌张的捂着嘴。谨慎的四处张望,见无人在外,吁了口气,辱骂皇室,可是杀头的大罪,弄不好,还会牵累小姐。

    南宫浅妆展颜欢笑,满室夺目的红,瞬间失了色。

    还以为这丫头胆子大呢,还有她怕的事儿呀?

    “怎么,我都敢教训,还怕那渣人?”南宫浅妆出口戏弄。

    碧涵撅着嘴,委屈的跺了跺脚,想开口说些什么,只见管家神色匆匆,一路小跑过来,见到梳妆台前的南宫浅妆,微微怔愣,眼底闪过惊艳,流露出贪婪。

    南宫浅妆脸一沉,凤眸一片幽深,暗藏星光,直戳管家心底,仿若能看穿他龌龊的心思。

    一股凉气从脚底板直蹿脑门,管家吓得浑身颤栗,惶恐的低着头,不敢直视。

    “大小姐,老爷让小的来瞧瞧,若您醒了,便随奴才去渌水亭,勤王和左相在等着您。”管家不敢造次,毕恭毕敬的传话,心想:大小姐比以往不一样了,眼神可怖,多了种凌厉的气势。

    “哦,有事?”气势一敛,神色淡漠的问道。

    “勤王与左相在府中等小姐醒来,接您去给秦小姐赔罪,顺道,顺道让您遵守诺言。”管家权衡一番,战战兢兢的托出勤王的意思。

    赔罪?遵守诺言?南宫浅妆眉头一挑,眼底隐晦莫测。

    ------题外话------

    水烟儿新文,喜欢的亲赶紧跳坑,求包养,求收藏~mua~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墨青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墨青烟并收藏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