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 > 第二章 我在,秦玉贞终生只能为妾

第二章 我在,秦玉贞终生只能为妾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亭台水榭,入口栽种几株紫藤花,顺着梁架蔓延至渌水亭。清风阵阵,紫色花瓣纷飞,宛如一场花雨,身置画中。

    南宫浅妆一袭大红纱裙,脸色苍白如纸,拽地青丝披散脑后,透着病态的妩媚,娇弱的让人揪心。

    南宫傲天看着‘弱不禁风’的女儿,眉心一突,低沉洪亮的声音,隐含威严。“快向勤王行礼。”

    闻言,南宫浅妆抬眼看向她的父亲,墨绿锦袍,身材伟岸,端正的国字脸,五官俊美,长年镇守边关征战,一股子杀伐之气隐露。

    “女儿身体不适,失礼之处,勤王也会谅解。”说着,捂着胸口轻咳,脸色白了一分,转青。

    碧涵担忧的搀扶着南宫浅妆坐在倚栏边,淡淡的扫过坐在上首,一袭印暗纹,绣金边的紫衣男子,头戴同色束发紫金嵌珠冠,气质高贵冷凌,五官俊逸,狭长的眼眸暗沉,闪耀点点寒光,轻染薄怒。

    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难怪这么渣,还有那么多女人趋之若鹜,确实有这个本钱,真是可惜了这张好面皮。

    “南宫小姐既然能起身走来,身体应该没什么大碍,可以随本王一同去相府向秦三小姐赔罪。”楚慕瑾眼底闪过嫌恶,一刻也不想在将军府多待。

    本打算等拉拢将军府这一派,念在她父亲的份上赏她个侍妾,可南宫傲天不识好歹,支持与他对立的夜王,如何让他咽下这口恶气?

    秦三小姐?呵,倒与秦玉贞挺配的,他们三人之间的关联,名副其实的小三!

    “道歉?为什么?”南宫浅妆一怔,茫然抬头,疑惑的问道。

    “你纵马行凶,伤了秦三小姐,难不成还有理?”楚慕瑾冷笑,转动右手拇指上的扳指,冷冽道:“在场那么多人可以作证,由不得你狡辩。”

    面对他的咄咄逼人,南宫浅妆冷声嗤笑,清冷的眸子斜视一眼边上默不作声,由着楚慕瑾替他讨公道的左相,讥诮道:“勤王以什么身份来问罪?于公,你是雪临国王爷,讲究证据,不得偏袒,公平公正。于私,你是我南宫浅妆的未婚夫,哪一重身份都没有理由让你勒令我去相府赔罪,何况还是子乌虚有的污蔑。”顿了顿,看着楚慕瑾脸色铁青,继续道:“王爷说在场那么多人看着,只要没瞎都知道我摔下马昏迷,而秦三小姐安稳的坐在马上挑衅我,莫非你是为了掩盖赶马踩踏我,反咬一口吧?”说到最后,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伶牙俐齿!”楚慕瑾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闷亏?这个南宫浅妆往日都是痴迷的看着他,只要他的话,都封为圣旨执行,怎会这般添他堵?盛怒的拍桌:“你的马儿撞伤秦三小姐是事实。”

    这么容易被激怒?也不怎么样,深受圣宠?皇室无能人么?

    “勤王这么公道,应该打杀了那畜牲,而不是迁怒本小姐,我记得那马儿是王爷给我的,若要问罪,我也是受害者,断不能忍下这口恶气,不如去皇上那儿讨公道,若是我的错,绝对上门负荆请罪。”似讥似讽的说道,接过碧涵手中的热茶,浅啜一口。

    真当她是软柿子好拿捏?前身也不是愚蠢的人,只不过痴恋楚慕瑾,所以甘愿装傻,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换来的是这样的境地。

    楚慕瑾一滞,没料到她心思深沉,想的如此周全,简短的几句话,让他无话反驳。

    何况,本来就是秦玉贞故意冲上去被撞,诬陷南宫浅妆,闹到父皇跟前,他也讨不得好。

    “本王给你的马是上等汗血宝马,怎会无缘无故发狂?是不是你动的手脚,还未知。”怒视风轻云淡的女人,胸腔那团怒火越烧越旺,恨不得掐死这胆大妄为的女人。

    南宫浅妆撇开头,面向波光粼粼的湖面,勾唇一笑,忽而,眼神闪烁,虚弱的喘几口气,捂着胸口,蹙紧秀眉,眼底氤氲水雾,侧头哀怨的望向楚慕瑾:“经过刚才的试探,原来你真的不在乎我,尽管我是无辜的人。”脸上因争执浮现的血色褪尽,咬唇说道:“你要我向她道歉,我同意。但是,你赶马儿踩踏我,差点害我丧生马蹄,是不是也要还我公道?”

    楚慕瑾紧抿唇瓣,一股热血直冲头顶,眼底的厌恶更甚,多看一眼都嫌脏污了他高贵的眼珠。

    “妆儿,不得无礼。”南宫傲天眼神微闪,看着她明媚的脸,眼神复杂,至从出了那件事后,他就不待见这个女儿,没想到这次受伤,倒有些许不一样了,是对楚慕瑾心灰意冷么?

    南宫浅妆眼一沉,缄默不语。

    秦舜脸色难堪,心里恼怒,他女儿受伤躺在床,让她上门赔礼,把责任都推向勤王和贞儿身上,简直欺人太甚。

    “南宫小姐,赛马的事由你提出,贞儿一个闺阁小姐,怎会懂这些?无论如何,你也难脱责任。否则,别闹到皇上那儿,落得两家不愉快。”他堂堂一国丞相,何时受过如此奚落?

    南宫傲天脸色一沉,略微思量,示意南宫浅妆闭嘴。“只是赔个罪,快点随勤王去。”

    南宫浅妆讥笑,这就是她的父亲!

    丞相再狡诈阴毒,他女儿再不是,也会维护女儿的颜面。

    “去就去,反正丢的是将军府的脸面,我的脸面早就丢尽了,无所谓。”心里来气,哼,要我道歉,也要看秦贱人受不受得起!

    前身也暗中受过不少她的气,碍于勤王,咬牙隐忍。而今,这个身子由她主宰,爱怎么来,看心情!

    “慢着,你就这样去?秦小姐卧榻养病,你该素雅的衣裳。”勤王瞄了眼红如火焰的纱裙,眉宇间尽显不悦。

    “你真啰嗦,爱去不去,我穿什么还有规定?是不是要我披麻戴孝去?是受伤又不是死人,我这样去也可以给她冲喜,去掉晦气,说不定好得快。再说,就算她病弱垂危,又不是我南宫家的女儿,也轮不上我披麻戴孝!”她懒得装,真当她好欺负?反正前身也是这么脾气火爆,说话恶毒,她这样也不会露陷,反而装得太过,会让人怀疑。

    “你…”丞相气的脸色涨红,眼底闪过狠辣。“既然如此,那就请皇上主持公道。”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当真好本事!”楚慕瑾意味深长的睨了眼南宫浅妆,紧跟着起身离开。

    什么意思?

    南宫浅妆怒从中来,觉得楚慕瑾脑子锈逗了,她反驳几句就有本事?是不是理该让他们残害死?

    “我忍你,让你,只是因为你是我未来夫君,可你们却把我的忍让当成一柄利剑刺死我。让我及时醒悟,对你这样得寸进尺不要脸的人,根本无需退让。我定让你后悔昨日没弄死我,我活着一天,秦玉贞想嫁给你,终生只能为妾!”面无表情的说道。

    只要我还活着,你们终其一生都不得善终!

    ------题外话------

    亲耐的们,水烟儿来了你们在哪儿...哪儿...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墨青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墨青烟并收藏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