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 > 第五章 便宜干娘,神秘令牌

第五章 便宜干娘,神秘令牌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南宫浅妆翻了个白眼,和他相配?

    嘁,不是她的那盘菜!

    “虽然你帮了我,我对你很感激,但不至于对你以身相许。”

    盯着他那张在淡金色阳光照射下,泛着七彩琉璃光芒的面具,再一次惋惜他的脸,如若不然,兴许她还会稍稍考虑。

    “玉比不上勤王?”百里玉神色散漫的问道。

    南宫浅妆摇摇头,沉吟道:“不是,我喜欢一切美的事物,你虽有一身风华,光芒万丈,但是,我觉得你…拿不出手。”

    碧涵目瞪口呆,丞相毁了容,依旧有许多小姐趋之如鹜,甚至当朝最受宠的梦璃公主,都仰慕丞相已久,前些日子都请旨赐婚,被丞相拒绝了。她家小姐居然说拿不出手,传出去,会被人给唾沫淹死。

    “原来如此,你誓死要嫁给勤王就是因为他那块脸皮?”百里玉恍然大悟,嘴角挂着邪魅的笑,有意思,真有意思。

    “别侮辱我的眼光,他长得是还过得去,心里已经腐烂了,我一般都是透过表象看本质。”说着,扔了一记刀子眼,别把老娘看的那么肤浅。

    百里玉不置可否的扯了扯嘴角,侧头望着飘零的花瓣,眼底滑过一抹深思。

    忽而,南宫浅妆凤眸微眯,深吸了口气绕到他的身后,想看看他是不是也像小说里的那般,故意假装毁容,其实美貌还在。

    见他没有反应,示意神色不安的碧涵闭嘴,然后飞快的探手想摘掉他脸上的面具,却在碰上的瞬间,手腕被他给钳制住。

    “南宫小姐真热情,对玉投怀送抱。”百里玉深邃如海的眸子闪着戏谑,伸手碰触到她尖细的下巴,滚烫的热度,让他缩回了指尖。

    南宫浅妆被他冰凉的手指摸得浑身一颤,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一阵头晕目眩,心想,完蛋了,胸口的伤引起发高烧了。

    百里玉从怀里掏出白色瓷瓶,倒出一粒翠绿色,散发淡淡清香的药丸,塞进她的嘴里。“今天玉心情不错,不想见血,若有下次,小心你如花似玉的脸蛋。”

    淡漠的话宛如千年寒冰透着丝丝凉气,冷进南宫浅妆心底,向四肢百骸扩散,浑身透心的凉。

    她知道这是警告,也同时让她明白,古代果真不是这么好混的,她太弱了…

    “我不是好奇么?想看看你脸是不是真的毁了。”输人不输阵,南宫浅妆不知死活的顶回去,瞬间,感到周身一股冷意,干笑的说道:“我胡说的,你就当什么都没听见。”

    话落,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这话是她说的么?在她自己的地盘,还怕了他不成?

    百里玉清浅一笑,透着冷意,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清雅的说道:“好奇心害死猫,玉舍不得这么漂亮的脸蛋消失。”说着,撩起衣摆起身,作势离去。

    南宫浅妆急忙拉着他的衣袖,讪笑着说道:“你是不是会武功啊?既然都帮了我一次,那就麻烦你再帮一次,好人做到底嘛?”

    随后,想到他的警告,心肝儿一颤,愈发攥紧了手里的衣角,不管了,先缠着他答应再说,否则她的计划难以实施。

    “嗯?”百里玉浓密如墨的眉头微拧,不动神色的用手指割裂南宫浅妆碰触的衣角。

    “那个,能不能帮我去相府借一件秦玉贞的肚兜?”看着手中半截衣角,心里顿觉屈辱,南宫浅妆想到两人实力悬殊,咬牙强压下那口闷气,没关系,她能屈能伸,在没有绝对的势力,比敌人强大,低低头不要紧,总有一日,她会找回场子,让他反过来求她。

    轰——

    百里玉耳尖泛红,随即,心里升腾一股怒火。很好,叫他,叫他偷肚兜?

    “拜托了,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南宫浅妆在他发怒前,抢先说道。清亮的眸子雾霭蒙蒙,仿若一眨眼,泪水便如断线的珍珠滴落。

    心底莫名的烦躁,这女人的善变他见识过,看着她装可怜,眼底闪过暴戾,脚尖一点,快速的掠出将军府。

    呃…他到底答应没有?

    南宫浅妆望着空荡荡的高墙,郁闷的跺了跺脚,要是她也会轻功该多好?

    伸手扶额,发现体温居然正常了,胸口的伤痛也不那么明显,只有轻微的隐痛,两眼发亮,这简直就是神药!

    “碧涵,走,回房去。”想到折磨她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心里雀跃,脚步变得轻快,一路哼着调子。

    “大小姐,夫人请您过去。”忽而,从花园走来身着粉色褂子的丫鬟,毕恭毕敬的说道。

    娘亲?怎么突然找她,是不是知道这边的消息了?

    “带路。”不管怎样,也是要见见这位真心疼爱她的娘亲。

    穿过花园,经过书房,不消片刻便到了。

    “娘亲。”门口站着身穿蓝色绣牡丹的罗裙的贵妇,面慈目善,身上散发着一股子亲和,见着就想亲近。

    蔡蓉含笑点头,眼里流泻宠溺,她育有一子一女,对这小女儿捧在手心疼爱,才会娇纵成蛮横的性子。

    “妆儿,你太胡闹了,婚姻大事都是皇上做了主,怎么由得你们儿戏?”笑容一敛,故作严肃,拉着她进屋,当年若不是为了保住她的性命,怎会乞求皇上把她赐婚给勤王?如今想想,当年到底做错了没有?

    南宫浅妆微微叹息,真的是为了这事,撅着嘴,晃动蔡蓉的手臂,撒娇说道:“娘亲,勤王他太过分了,他不待见女儿,也犯不着要了女儿的命,若不是右相出手相救,您就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前世她是被家族赶出门的私生子,渴望得到家人关心,除了师傅,到死都没人真心对她。在这身子上重生,虽然不受父亲,哥哥喜爱,但至少还有娘亲疼,她不忍心娘亲对她失望。

    蔡蓉握着她的手一紧,怜惜的拍着她的手安抚,“傻孩子,解除婚约可没这么简单。”

    南宫浅妆心一沉,看来真的不简单。“娘亲,你拿什么跟皇上谈的条件?”不然以她的名声,怎么能够嫁进皇家?

    蔡蓉眉宇间染着清愁,孩子大了,许多事瞒不住了。“你干娘留下的七彩舍利子。”

    舍利子?

    “这有什么用?”

    “娘也不知道,只是那时候有人告诉我,皇上派人在找,娘就把东西送进宫了。”眼神黯淡,妹妹当初料到孩子不安全,才会在弥留时把东西交给她。

    南宫浅妆也想不透,暗自留了心眼,猜想着突然冒出来的干娘,也没有再多问。

    “妆儿,过几天是你干娘的忌日,你去云迷山祭拜。”说着,从腰间荷包里掏出一块黑色类似令牌的东西,放到她的掌心。“你祭拜好了,顺着左边的小路一直往前走,里面有一座庵庙,找净慧大师。”

    南宫浅妆把玩着令牌,上面是一个奇怪的图腾,像张牙舞爪的飞龙,有好似地域图标,“这是什么东西?”

    “你别问了,这是你干娘留给你的,自有用处。”蔡蓉神色哀伤,看着南宫浅妆神色恍惚,想起许多久远的事情,若不是她的一念之差,也不会害得鸢儿惨死。

    南宫浅妆心里草长鸢飞,乱成一团,一个接一个的谜底盘踞在心头,直觉告诉她这块令牌不简单呀,她那便宜干娘也不简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墨青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墨青烟并收藏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