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 > 第三十章 吓破胆,反击!

第三十章 吓破胆,反击!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凄凉喊冤声,余音消弭。

    长乐宫外气氛冷凝,楚南擎不怒自威,如苍鹰般锐利的视线深沉,横扫低垂着头的众人,甩袖道:“摆驾长春园!”

    被皇上那句通敌卖国,吓得魂震九天之外的秦玉贞,霎时回神,纤柔的身子登时瘫软在地,脸色一片灰白,双膝跪地快速的爬到皇帝的面前,不断的磕头求饶:“皇上,父亲是冤枉的,他对您忠心耿耿,怎会糊涂的通敌叛国,臣媳求皇上彻查,还父亲一个公道。”

    臣媳?

    楚南擎微眯着眼,看着额头磕烂的秦玉贞,鲜血映在地上,如绽放妖冶的玫瑰,极为刺眼。

    “秦玉贞,勤王被你迷得晕头转向,宠得你不知分寸,一个小小的妾侍,敢自称臣媳?”楚南擎眼底阴鸷,平缓的话语隐含厉色。在他还未登基前,在南诏遇难时被秦舜所救,秦舜满腹才学,作为他的谋士,登基之后便封为左相。他并没有因为秦舜一心为他而放宽心,秦舜的身份一直困惑着他,以他的才学早该被南诏王赏识,不该在王城下摆摊贩卖字画,正当他打算重新彻查秦舜的身世,一份资料凭空出现在御书房,列举秦舜与南诏宣王水冥赫勾结的证据,并且,附上水冥赫写给秦舜信件。

    心中的猜忌越放越大,他暗中派暗卫监督,发现秦舜的举动有异,才会不动声色的把虎符赐给他,若他还是如当初做幕僚时般拒绝,他定会饶秦舜一命!

    “皇上…我…奴婢不敢,奴婢求皇上开恩,饶过父亲一命。”秦玉贞浑身颤抖的如筛子,惊恐的瞪大眸子,泪水刷刷的滚落,弄花了妆容,偏生还不忘矫揉造作的装成楚楚可怜,显得极为滑稽。

    南宫浅妆看着忍不住皱眉,有些不忍直视,秦玉贞这朵奇葩太具有杀伤力,都快没命了,还装林妹妹,是在考验楚南擎的忍耐力,还是根本没把秦舜当回事?

    楚南擎嘴角微微抽搐,阴沉着脸向后移开几步,避开秦玉贞欲抓龙袍的手,“左相勾结南诏国,并且暗中接待秘密潜伏入京的南诏宣王,从兵部侍郎王显手中拿走布兵图给宣王,这还能作假?”

    秦玉贞难以接受这番话,疼爱她的父亲为人耿直,怎么会做出通敌卖国的事?

    仿佛受了打击,瞳孔微微涣散,神色恍惚的瞅到南宫浅妆挑衅的笑,眼底涌现一抹光泽,疯狂的恨意啃噬她的心,是她,一定是这贱人陷害父亲,除了她没人与相府结仇。

    “皇上,不是的,是南宫浅妆,是她和百里玉勾结南诏宣王,陷害父亲。”秦玉贞激动的指控南宫浅妆,是了,就是她想要置左相府于死地。

    “秦小…姐,虽然我以前瞎了眼看上你的男人,但是你也不要污蔑我,我一个养在深闺的草包有这通敌卖国的才能,岂会遭到京都百姓鄙夷,你男人厌弃?再说,我父亲可是表了忠心,若真有反派之心,怎么会这么‘爽快’的上缴兵权?”南宫浅妆不以为然的说道,眉宇间隐现一股英气,与妩媚的容貌仿若自成,没有任何冲突,反而增添了几分光彩。

    闻言,百里玉心情愉悦,而跪在地上的楚慕瑾则眼神复杂,嘴角挂着嘲弄,当真是瞎了眼么?

    秦玉贞气得胸膛气血翻涌,憎恶的瞪着南宫浅妆:“你…那些证据是假的,是你们两个贱人捏造的,对不对?”

    “秦小姐是说皇上无能,连真假都分辨不了么?”南宫浅妆弹弹衣裙,看着上面被南宫傲天喷洒的鲜血,呈现暗色圆点,想着这纱裙该是毁了,回去得找南宫傲天索赔。

    秦玉贞惶恐的看着楚南擎,见他黑沉的脸一副山雨欲来的模样,指着南宫浅妆尖叫的喊道,“贱人,我要杀了你,杀了你!”连滚带爬的起身,癫狂的扑了过去,伸长尖细的手指,想要撕毁那张妖媚刺目的脸。

    是她,都是她,为什么不去死?明明就要死了,就是这张狐媚脸勾走了楚慕瑾的魂,不顾性命的救了她,不但害得自己变成个妾,还陷害秦家灭族,身为她夫君的楚慕瑾也不帮她!

    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要杀了她,一定要杀了她,她死了,自己就是勤王妃,左相府还是左相府,什么都没变!

    可还没等秦玉贞碰上南宫浅妆的衣角,一根折断的花枝蕴含强大的内劲,刺穿掌心把她钉在红漆木柱上。

    “啊——”尖锐的痛呼声响彻天际,震的众人耳膜刺痛,看着秦玉贞的眼神,皆是厌恶,有些则毫不掩饰眼底的幸灾乐祸。

    “皇上,她疯了。”百里玉闪烁潋滟光华的眸子,隐藏着深处的阴霾,若不是怕牵连到浅浅,他一掌拍死。

    楚南擎深幽的看着面容狰狞,不断咒骂的秦玉贞,稍微松弛的面皮颤动。“拉下去,同罪论处。”

    “不——我不要,哈哈,我是勤王妃,谁敢动我?”秦玉贞发了狂的推开上来抓她的侍卫,不顾鲜血流淌的手掌,毒辣的直视着南宫浅妆,恨不得把她吞了。“贱人,就算我死,也要拉你垫背!”

    说着,趁侍卫没有反应过来,快速的拔掉他们的佩刀,冲着南宫浅妆劈了过去。“贱人,你去死。”

    百里玉揽紧南宫浅妆,却被推开,南宫浅妆眼底溢着浅笑,弯身飞起一脚,踹在秦玉贞小腹上,手灵敏的敲在她手臂的麻筋,夺过佩刀,顺势架在秦玉贞脖颈上,冷嘲道:“想杀我?”

    秦玉贞感觉到手一麻,掌心一空,脖子处透着森冷的寒气,立即止步,背脊僵硬的不敢动。

    “哟,怎么不动了?怕死啊?”南宫浅妆嘴角露出残戾的笑,手一抖,秦玉贞藕白的脖颈出现一道血痕。“哎呀呀,不好意思,刚才吓到我了,这手控制不住抖了一下…”说着,刀锋朝下,手一松,噗呲一声,连带整个刀身都没入秦玉贞肩胛,鲜红的液体如泼墨般染红亮黄色衣襟。

    秦玉贞脸上惨白如纸,想要呐喊,可被点了穴,牙关死命的咬紧唇瓣,肩膀处蚀骨的痛让她无暇顾忌嘴上咬破的肉。

    南宫浅妆拔出佩刀,一脸的惊讶之色,随后,眼底眉梢染着满满的笑意,清亮的凤眼满是无辜,“我没见过这样血腥的场面,吓破胆了,没拿稳刀,秦小姐不怪我吧?来,我们继续。”

    话落,南宫浅妆看似把刀往后挥去,抗在肩膀上,却把秦玉贞的衣服划破,滑落在地,浑身只穿蓝色肚兜和裘裤,如花似玉的脸正中间血肉翻飞。

    “唔唔…”秦玉贞吓得肝胆俱裂,眼底一片血色,喉咙里挤出咽唔乞求声,她知道错了,不该招惹南宫浅妆,可后悔已经来不及。

    “别怕,你不是要杀我么?现在轮到我还击了!”南宫浅妆眼底闪过一抹嗜血,招惹她的人,在她没有彻底泄愤前,连死都是奢求!

    从怀里掏出匕首,挑断秦玉贞的手筋脚筋,拿出莫问用不死人的蛊培育的‘*散’散在手腕伤口,看着伤口慢慢的腐蚀,一盏茶后才露出一小截的白骨,眸子闪过一抹暗色。*散其实也是一种被分解的小蛊虫,食人肉,啃噬的时候蚀心的痛伴随着酥麻,极为*。

    点开秦玉贞的哑穴,一阵痛苦又*的压抑声从嘴里溢出,众人脸色苍白的看着南宫浅妆,暗下决心,一定不招惹这魔头。

    静谧的长乐宫只余下喘着粗气忽高忽低的呻吟声,忽而,楚南擎阴冷声响起。“南宫浅妆,你可知罪!”

    ------题外话------

    秦贱人不会死得轻松的,啦啦啦,水烟儿收拾了一个贱人,亲们给力点收藏吧~剩下的咱们可劲的折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墨青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墨青烟并收藏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