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 > 第三章 册封郡主,赐婚宣王

第三章 册封郡主,赐婚宣王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头白发随着他疾步走动而飘飞,如古希腊天神般雕刻的五官,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虽年惑四十,丝毫没有因此折损俊逸的脸,反而凭空增添男人成熟稳重的魅力。

    南宫浅妆怔怔的望着突兀出现的南诏帝水澈,那双细长的桃花眼与水冥赫不同,里面蓄满沧桑、洞察一切的犀利,浑身散发着孤寂、落寞。

    “母后,您说谁?”水澈一身龙袍,灿烂耀眼的金黄,丝毫驱散不了他身上足以令人冻结成冰的冷意。

    太后唇色惨白,未曾料到他此刻出现,身子晃动几下,滑坐在软塌上。

    水芊鸢是整个南诏国的禁忌,私下论处之,行以截舌之刑,南诏国血流成河,笼罩在乌云下,死气沉沉,一年后,令贵妃诞下小王爷,皇上终于从悲恸中走出,至此,水芊鸢几字,无人敢提。

    如今,她激动的失去了理智,说出了水芊鸢,撞上了水澈,他仿佛‘活’了过来,可太后明白,这只是另一轮痛苦的开始。

    “澈儿…”太后愧疚不安的盯着水澈,苍老的脸上,无一丝血色。嘴唇蠕动,强扯开嘴角,道:“你来了。”

    水澈自身上散发出危险和血腥的味道,微眯着眼扫过大殿,目光错落在跪在大殿正中央的南宫浅妆,那一抹血一般的殷红,撞进水澈瞳孔,震动死寂的心。

    “鸢儿…”细长的桃花眼里破碎出亮光,夹着着痛苦,激动的伸出手,弯身将要托起南宫浅妆,却在咫尺处停顿,犹豫挣扎的收回手,怕这一切都是虚幻的泡影。

    南宫浅妆始终低垂着头,长长的墨发遮掩住容颜,心底却因水澈表情而震撼,这不止是简单的兄妹情,她能感受到那浓郁刻骨的相思、情感、悲伤。

    “鸢儿…你回来了?”水澈醇厚暗哑,夹杂着难言的激动苦楚。“可是还在怨恨我,所以…不愿见我。”

    南宫浅妆不知道干娘与南诏帝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知道,此刻定然不能抬头。

    水冥赫眸光闪烁的看着父皇,那是他从未见过的柔情,心底不禁疑惑,父皇对姑姑真的只是兄妹之情?

    那外面传言父皇对母后感情甚笃,为何又对姑姑有禁忌之情?

    忽而,水冥赫嘴角露出嘲弄,他是父皇在民间与母亲邂逅生下的孩子,三岁被找回宫中,由于母亲难产而死,生活凄苦,加之年龄尚幼,三岁以前的记忆全都抹去,而宫里之前所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只有皇祖母叮嘱姑姑和母后是禁忌,切莫提起。

    现在父皇的模样,他明白哪儿不对,父皇寝殿、御书房,从未有母后的任何物品,唯有一副与皇祖母寝殿中一模一样的画像,那便是姑姑水芊鸢的,可笑的发现,他只知母后的封号靖贞皇后,却不知名讳,所有人都守口如瓶,他一直也没有太在意,如今想来,处处透着古怪。

    脑中灵光闪动,民间流传着父皇与母后的相貌,描绘的一副二妹的画像,被称为天下第一美人,话一传开,第二日,那名科考状元便被诛九族,画像被毁。

    水冥赫晦暗难明的扫了眼南宫浅妆,心下有了计较。

    “澈儿…”太后见水澈如此,心里阵阵抽痛,无限的悔恨涌来,当初若不是她,也不会酿成悲剧。

    一旁看戏的甄倩,心里乐开了花,真是天助她,南宫浅妆竟然是南诏帝仇人的女儿,非但没有机会嫁给宣王,甚至…眼底闪过精光,飞快的盘算着。

    “皇上,南宫姐姐是宣王从闽城带来的女子。”甄倩‘好心’的提醒南诏帝,嘴角微勾,等着看南宫浅妆被降罪的下场。

    水澈锐利嗜血的视线射向甄倩,仿若在将她凌迟。

    甄倩吓得脸色一白,为何与她预想的不一样?不是该让南宫浅妆抬头,看到那张面貌勃然大怒的问罪么?

    被南诏帝嗜血的眼神给震住,再不敢多嘴,老实本分的候在太后身后。

    南宫浅妆嘴角露出讽刺,甄倩聪明反被聪明误,南诏帝怎会不知道她不是水芊鸢呢?他只是活的太痛苦,自我麻痹,宁愿在幻觉中沉沦,也不愿醒来面对现实。

    南宫浅妆缓缓抬头,清亮的凤眼看向水澈,行礼道:“草民南宫浅妆叩见皇上,皇上万岁。”

    水澈晦涩的目光直直的盯着南宫浅妆的眼睛,神色有一瞬间的恍惚,少顷,伸手托扶着南宫浅妆起身,轻柔的笑道:“鸢儿,你真淘气,不愿被朕找着,连容貌也换了,可朕怎么会因此认不出你?”

    水澈骨节分明,抚摸着南宫浅妆的双眸,本该完美如艺术的手,布满触目惊心的伤疤,无一丝完好。

    南宫浅妆眼睫轻颤,感受到他手心的凹凸不平,没有推开他的手。

    大殿众人的神色尽收入眼底,太后神色错愕的看着水澈,不住的摇头。水冥赫则是目光深沉,猜不透他此刻思索着什么,甄倩满眼嫉妒怨毒,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南宫浅妆心里想着,若有一人爱她如斯,逆天改命也要与他在一起,厮守到白头。

    百里玉虽爱她,爱到甘愿放弃一切,乃至生命,但她知道,远不及水澈来的刻骨。

    可她看到癫狂的水澈,心有不舍,怕是痛到极致,才会墨发如雪。她甘愿百里玉对她的情有所保守,就不会那么痛苦。

    “皇上,她不是鸢儿。”太后回过神来,厉声呵斥道。皇上的作为她痛心,犹记得他悲恸的抱着鸢儿的尸身,锁在紫苑殿三日,再次出来之时,少年空白发,这是何等剜心蚀骨的痛,才能使墨发寸寸变白!

    “她是,朕说是便是,世间哪有女子,能如鸢儿一般,把一袭红衣穿的如此美。”水澈握着南宫浅妆的手,蓦然一顿,从怀里掏出一只手套带上,握着南宫浅妆,宠溺的笑道:“鸢儿喜爱美好,容不得一丝瑕疵。”

    南宫浅妆有些心酸,心里升腾着怪异的情绪,与百里玉的不同,却也理不清是什么样的情绪。

    “无碍。”鬼使神差的,南宫浅妆笑着摇头,伸手脱掉水澈的手套,便瞧见他眼底骤然闪过惊喜的光芒,俊美无俦的脸上,露出孩子一般的笑容。

    太后脸色灰白透着青色,愠怒的起身,被水冥赫拉住:“皇祖母,即使她是害死姑姑之人的女儿,只要能让父皇开心,那又如何?”

    闻言,甄倩恨不得咬碎一口白牙,饮恨的瞪着南宫浅妆,这贱人为何如此命好,即使她是水家仇人之女,水冥赫依然护着她。

    “赫儿,连你也一起糊涂?”太后痛心疾首,这女人给孙儿灌了什么*药,让水澈和水冥赫如此相护?

    “皇祖母,您想看着父皇如活死人一般的活着?亦或是再次大开杀戒,来宣泄心里无处安放的痛?到时候南诏国如当年一般,民声载道,当今天下即将狼烟四起,首先攻打的便是南诏,皇祖母,您一向以大局为重。”最后一句话,水冥赫目光深邃的看着南宫浅妆道出,他竟不知父皇会因南宫浅妆一袭红衣认定她是姑姑,可为何父皇丝毫没有顾忌的当着皇祖母的面,展现对姑姑的一网深情呢?

    太后整个人仿若苍老了十岁,闭上眼,无力的跌坐在软榻之上,皇上这十多年来,她都看在眼底,若当真因着斩杀南宫浅妆,引起南诏的覆灭,她忍!

    水冥赫此话当真没有夸大,即使水澈没有失去理智的大开杀戒,失去民心,百里玉也会挥军南下。

    四国的平衡一旦被打破,其他二国定当会挥兵攻打南诏,分一杯羹!

    “母后,今日是家宴,莫要因儿臣扫兴,恰好鸢儿回国,当真是一大喜事,快快摆宴。”水澈一脸喜色,没有一国之君的威严,甚至在南宫浅妆面前有些小心翼翼。

    太后抿紧唇,忽觉疲劳不堪,挥手示意身边的陪嫁丫鬟应姑姑上菜。

    ……

    家宴极为冷清,令贵妃去国寺替南诏祈福,至今未归,除了南宫浅妆和南诏帝,只有太后,与伴在她身旁的女子金巧儿,小王爷水墨的未婚妻,小王爷水墨,宣王水冥赫与甄倩,围坐一桌。

    气氛冷凝,在场的众人食难下咽,而水澈则替南宫浅妆不停的布菜,南宫浅妆也不客气,她从来不会亏待自己,水澈夹什么吃什么,一点也不挑剔,甚至吃的欢脱时,指着菜色让水澈端过来,看的众人眼睛疼。

    水冥赫眼底有丝笑意,南宫浅妆果真不凡,若是一般的女子,早被皇祖母的怒喝,吓得魂不附体,哪能假扮姑姑,甚至吃的津津有味,连父皇都当成奴仆指使。

    “可有吃饱?”水澈嗓音低沉醇厚,如当提琴一般悦耳动听。

    南宫浅妆丝毫不怕水澈,既来之则安之,没必要提心吊胆,真有什么事,见机行事便可。她感觉与水澈的相处,关系很微妙,就像是父女一般的模式,虽然水澈把她当成水芊鸢,可一点也没觉着对她的感情是爱情。

    若她是干娘的女儿,水澈还是她的舅舅呢,替她布菜算得啥事?

    长辈疼爱晚辈,天经地义,谁敢嚼舌根说句不是?

    南宫浅妆俨然忘了,这关系只有她和百里玉知道,别人哪知?

    “嗯,我要吃鱼眼。”南宫浅妆素手指着一盘未动的鱼头,眼睛晶亮。

    水澈手一顿,脑海里蓦然闪现一个画面,火红的红枫下,女子赤足起舞,展颜欢笑的对着烤鱼的男子笑道:‘我要吃鱼眼,吃鱼眼的女孩是幸福的。’至此,男子每餐必备鱼,因为他要女子幸福,很幸福…

    怔忡的望着南宫浅妆,随即笑着夹给她,动作娴熟,仿若练了千百遍。

    太后脸色霎时大变,失态的碰到了桌上漱口的茶水,直直的盯着南宫浅妆碗里的鱼眼。

    水冥赫与甄倩不明所以,各怀心思的放下碗筷,垂眼凝思。

    其中最惊愕的当属小王爷水墨,张嘴瞪眼的瞅着水澈,这就是他的‘暴君父皇’?太不可思议,正要开口说话,被金巧儿拉住衣袖,用眼神制止。

    “鸢儿,这些年你过的可好?”水澈细心的替南宫浅妆挑鱼刺,随后侧头说道:“我很好。”

    南宫浅妆嘴角发苦,爱一个人而不得太痛亦太苦,她不想打破水澈的梦境,颔首道:“我去了很多地方,可都不如南诏。”

    “那不要走了,可好?”水澈满汉期待的看着南宫浅妆。

    南宫浅妆微怔,目光扫向水冥赫,见他点头,南宫浅妆递了个眼神,点头。

    本来打算当主角的甄倩,想要借机打压南宫浅妆,却未曾料到她成了配角,甚至被南宫浅妆胜利的笑容刺痛了双目。

    离去前,太后暗中严厉警告南宫浅妆,南宫浅妆置若罔闻,随水澈来到干娘的寝殿,红玛瑙为阶,红纹石串成珠帘,在阳光折射下,散发着五彩斑斓的光泽,一块块火红纱幔,清风吹拂,四处飘飞,妖冶的如绽放的火玫瑰。

    南宫浅妆震撼了,突然小跑着到寝殿,推开窗棂,果然,后花圃种满了红玫瑰,正开得如火如荼。

    “鸢儿,你走之后,花都凋零了,我四处寻找能让花四季不败的培育方法,去年成功了。”水澈立在南宫浅妆身后,视线投放在妖媚不败的玫瑰,正如他的鸢儿一般,长存!

    南宫浅妆的泪水‘刷’的滚落,为干娘欣慰,世间有如此男子待她,可红颜薄命,是一大遗憾。

    南宫浅妆看着仿佛用生命在绽放的花朵,呢喃道:“很美。”就像干娘那传奇的女子一般,亦是为爱燃尽生命!

    “鸢儿,可否让我看看你的脸。”水澈从怀里掏出一粒与南宫浅妆怀里一模一样的焕颜丹。

    南宫浅妆下意识的收紧了手心,悟在怀里的焕颜丹变得滚烫,灼烧着她的心口。

    ……

    水冥赫出宫,送甄倩回府,吩咐暗卫查探水芊鸢与靖贞皇后,以及十五年前宫中所发生的一切。

    背身立在窗口,望着如钩新月,心里莫名的躁乱,飞身入了宫,落在慈安宫的屋顶,揭开瓦片,便瞧见皇祖母与应姑姑坐在寝殿内。

    “应儿,哀家这是遭报应了,难道当初真的错了?”太后神色哀戚,紧紧的抓着应姑姑的手,摇着头说道:“哀家没有错,他们是兄妹,天理不容,哀家是为了澈儿打算,否则他怎么能坐稳江山?”

    应姑姑叹了口气,她虽是丫鬟,可太后待她亲厚如姐妹,什么心里话都与她说,她也没有顾虑,于是,想了想,劝慰道:“太后,他们虽是兄妹,可长公主是寄养在您名下,皇上与长公主情投意合,您不该擅自在长公主及笄,下帖邀请三国国主参加,也不会发生后面的悲剧,长公主未能如您的意愿嫁给三国皇子,也在您的意料中离开,后来也被皇上找回,甚至更加疼宠长公主,您依旧固执的阻止,造就后面不可挽回的伤痛,皇上一意孤行铁血的与长公主结冥婚,以皇后之礼厚葬之。”折腾来折腾去,最后依旧在一起,想起太后煽动大臣上奏弹劾,皇上大怒,一夜杀尽弹劾大臣,整个王都都弥漫着血色,如今回想,仿佛如昨,心惊胆寒。

    太后仿佛也沉浸在过往,脸上满是痛苦之色,如若重来,她依旧会重蹈覆辙,鸢儿不能嫁给澈儿,幸而鸢儿是澈儿心中的痛,封锁了一切消息,唯有几个朝中元老大臣知道,却也烂在肚子里,而百姓未见过鸢儿,自然不知晓皇后便是长公主,否则,澈儿鸢儿都成了王都乃至天下的笑柄,被人戳脊梁骨。最后澈儿把鸢儿封为皇后,她一直不愿承认,在她心中水芊鸢是她的女儿!

    应姑姑见太后的神色便知道她想什么,无奈的摇头:“太后,您其实心中也后悔了,否则不会待甄倩如此疼爱。”

    太后脸色微变,紧紧的揪住锦帕,捂着心口说道:“当初鸢儿生孩子时,哀家心里被愤怒充斥着,未能细看,只是淡淡的一撇,不似其他孩子一般闭着眼,她半个时辰便睁开了眼,张嘴哭喊着讨要奶吃,见到哀家去了停住了哭声,乌黑的眼睛湿漉漉的盯着哀家。”说到这里,太后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转瞬,敛去,满脸哀伤,惆怅的说道:“那孩子不是澈儿的,哀家算了日子,鸢儿有身子还在雪临,可她是鸢儿的生的孩子,也是哀家的孙女,自那一眼后再未曾见过。”

    犹记得那时澈儿喜闻鸢儿生下一女,大赦天下,宴请百官,可当晚,鸢儿便抱着孩子离开,最后找到鸢儿却是残喘着半口气,咽下血凝果,也无力回天,成了活死人。而孩子,至今都没有下落。

    屋顶上的水冥赫震惊,姑姑竟是母后…难怪,这一切都有了解释。

    水冥赫盖上瓦片,如来一般悄无声息的离开,心中掀起了巨浪,久久无法平息。

    ……

    南宫浅妆最终没有服下焕颜丹,水澈没有强迫,陪着南宫浅妆静坐了片刻,便离开了。

    南宫浅妆倒在床上,无法消化今日的一切,她莫名其妙的成了水芊鸢,被安排到干娘的寝殿,想到水澈对她的种种,懊恼的拍打着额头,不该鬼迷心窍的扮演水芊鸢,若到时候她离开,该如何?

    扯着被子盖住脑袋在床上直打滚,静下心来,脑海里浮现百里玉的模样,嘴角微扯,竟有些想念他了呢。

    摸出怀里的信纸,上面都卷起了毛边,可见被摩挲了许多次,默默的念着百里玉在太白楼留下的信纸,脸上露出甜蜜的笑容。

    忽而,一道黑影闪现,快速的夺过南宫浅妆手中的纸条,阅览完后,嬉笑道:“笑的如此淫荡,原来是思春了。百里玉若知你把他的笔墨奉为至宝,估计会撇下一切事物,奔过来见你。”

    南宫浅妆恼怒的弹坐起来,目光凶狠的瞪着水冥赫,咧嘴一笑:“乖侄儿,来,叫声姑姑来听听。”

    水冥赫脸上的笑容僵滞,潋滟的桃花眼幽深黯淡,把纸条扔在床上,撩开袍子坐在圆凳上,下巴搁在桌上,愣愣的出神。

    南宫浅妆疑惑了,这货今儿个不正常,难道因为她是蔡蓉女儿的原因?想到此,南宫浅妆摇头,水冥赫早知她不是蔡蓉的女儿,不可能仇视她。

    坐直身子端详着水冥赫,忽觉他也只不过是十七八岁的少年郎,却装得世故老练,让人忽略他的年龄。

    “来,有什么伤心事说给姐儿听听,让姐儿乐呵乐呵。”南宫浅妆跳下床,大刺刺的坐在水冥赫对面,双手叠在桌边,尖细的下巴抵在手背上,与水冥赫大眼瞪小眼。

    水冥赫眨巴着桃花眼,神色有一丝迷惘,这动作俨然煞到南宫浅妆,那模样简直太可爱了。

    “难不成是因为我抢走了你父皇对你的注目,闹别扭?”南宫浅妆神色认真,直勾勾的盯着水冥赫,眼底有着嫌弃。“你都是个男人了,还当你是窝你父皇怀里要奶吃的奶娃子?”

    水冥赫眼底闪过暗芒,愠怒的说道:“谁奶娃子?”

    “你能奶娃子?”南宫浅妆嗤笑的反问。

    水冥赫气绝,真想掀桌子暴走,他一大男人怎么奶娃子?

    死死的瞪着南宫浅妆,忽而,低低的笑出声来,慵懒的靠在桌沿上,缓声说道:“若是有一对兄妹成婚,你会如何看待?”

    南宫浅妆一怔,微眯着眼打量着水冥赫,不对劲,很不对劲,这货今夜太反常,莫不是真的发生了事情?亦或是喜欢上了他的妹妹,可是,他不是没有妹妹么?

    “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亲兄妹自然不能成婚,不但有勃伦理,更是对下一代的健康不好的,容易生出弱智,畸形的孩子。”南宫浅妆正色道,看着水冥赫失落的神色,嘿嘿笑道:“当然还有另外一种,那就是没有血缘的兄妹,因为特殊情况,有一方不是父母亲生的,若是情投意合,有什么关系,反正没有血缘,没必要被那条条框框束缚,大胆的去爱去在一起。”南宫浅妆猜测着是不是水冥赫爱上没有血缘,却是兄妹的女子,所以才开口宽慰,予以支持。

    水冥赫苦笑,她的思维素来与常人不同,问了也是白问,根本起不了作用,可又忍不住想,若是皇祖母有她的开明,是否就不会有悲剧发生?

    “你为何喜穿红衣?”水冥赫认真的打量着南宫浅妆,父皇之前可抚摸过她的双眼,细细的回想,倒真的有几分姑姑的影子,难道是…

    “你为何喜欢黑衣?”南宫浅妆翻了翻白眼,仿佛在说水冥赫问了个很无聊、很弱智的问题。

    水冥赫抿紧了唇瓣,发觉他问这女人简直就是有病,无事来添堵,十有*她会气的让你跳脚,却又莫可奈何,心中对百里玉生出敬仰之情,亏得能忍受这该死的女人。

    “哼,你就犟嘴,父皇生平最疼宠姑姑,若有一朝他忽而清醒,知道你是蔡蓉的女儿,定会将你大卸八块。”水冥赫冷哼一声,语气重了点,却透着淡淡的关怀。

    “你明知我不是。”南宫浅妆无奈的摊手,不明白他突然的话有什么暗示。

    “他们不知。”

    “那又如何?”南宫浅妆风轻云淡,一脸无所谓,她都已经踏出一步了,当她没有验证自己的猜测前,是不会离开皇宫。

    呵…好一个那又如何!

    水冥赫竟有些欣赏南宫浅妆,径自倒了一杯茶水,淡漠的说道:“你在宫中,日后有事可以找我,还有,小心令贵妃,最后避着她。”

    南宫浅妆会心一笑,这货关心她?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怎么,留着我的命,日后帮你活跃府中气氛?”南宫浅妆揶揄道。

    不识好歹!

    水冥赫怒气冲冲的拂袖离去。

    南宫浅妆目送着水冥赫离开,直到他消失在黑夜中,才拿起他放在桌上的小册子,随意的打开翻阅,记载着宫中的事物,事无巨细的一一标注在册子上,甚至最后面画着宫中地图,有些地方用黑笔圈起来,是宫中的禁地,亦或是危险的地方。

    南宫浅妆轻笑,收好册子,搜查着宫殿,目光落在梳妆柜上镶嵌的玉石宝盒,伸手缓缓的移动,里面弹出一本用绳索订好的本子,好奇的拿出来翻看,发现是干娘的记事薄,如现代的日记一般,把心情发生的什么事都记载在上面。

    大多都是关于水澈,由最初的兄妹之情,变成男女之情的萌动,最后变成深爱,可他们的是禁忌无望的爱情,绝望过,挣扎过,最后顺应心走,两人甚至许诺,放弃一切的身份,隐藏山野,可所有的希望都中止在及笄大典。

    最后一页只写下一句话:爱到刻骨,身份殊途,咫尺相守如隔天涯,此情,可有归处?

    南宫浅妆仿若能感受到水芊鸢的绝望,乃至她的决绝…

    本子归于原处,南宫浅妆趴在床上,愈发的想念百里玉,辗转反身,‘咔嚓’一声响动,床板移动,南宫浅妆一个激灵,翻身跳下床,掀开床单,露出小四方的洞口,南宫浅妆顺着通道走下去,一股刺骨的寒气扑面而来。

    南宫浅妆运功御寒,看着亮如白昼的暗道,不知里面摆放着什么,亦或是藏着什么秘密。

    站在暗通尽头,南宫浅妆伸手推开铁门,刺目的白映入眼帘,南宫浅妆仿若置身雪山,里面白茫茫一片的冰块,中间摆放着的是一具冰棺,一眼便能瞧见里面红衣绝色的女子,俨然是云暮山所见到的干娘水芊鸢!

    南宫浅妆不明白,为何干娘沉入潭底,如今却出现在南诏国?

    霎那间,南宫浅妆忆起山洞坍塌时,百里玉弄晕了她,莫不是怕她察觉出异样?

    甩去满脑疑惑,南宫浅妆走进,伫立在冰棺前,凝视如画容颜的女子,抬手催动内劲推开冰棺,南宫浅妆伸手握住水芊鸢叠在腹部的手,冰冷的触感顺着指尖涌向心口,轻轻一颤。

    忽而,南宫浅妆发觉了不对,水芊鸢的手依旧柔软如丝滑的绸缎,并没有因为死去,而变得浑身僵硬,心思一转,探手放在水芊鸢的鼻息间,南宫浅妆瞳孔骤然猛缩,冰冷微弱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食指上,俨然还有呼吸,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

    南宫浅妆眼底闪过亮光,既然有呼吸,那么一定就还有救,可是…干娘沉睡了十五年,如现代的植物人一般,身体的各个机能退化,还能醒吗?醒来会能走么?

    眼神微暗,南宫浅妆不知为何原本死了的人,还有一口气在,让她醒来的机会渺茫,可她愿意一试。

    轻叹了口气,从怀里掏出七彩舍利子放在水芊鸢手心,柔声说道:“干娘,这是你给我的东西,如今,我物归原主,您疼爱我如斯,定然不会让我三年后化为尘泥,所以,您一定会醒!”

    南宫浅妆收紧了水芊鸢的手,尖细的指甲划破水芊鸢的手心也未能察觉,拔下水芊鸢发髻上的玫瑰金钗,贴身放进怀里,盖上棺盖,头也不会的离开。

    并没有发觉,身后冰棺内水芊鸢手中的七彩舍利子在触碰到鲜血后,散发出血红的光芒,整个笼罩水芊鸢。

    出了暗道,南宫浅妆愣愣的挂在床上,惊悚的望着逆光而站的水澈,一头白发散发着莹润的光泽,却让南宫浅妆不寒而粟。

    水澈换下了明黄色的龙袍,穿着一袭月白锦袍,与白发相溶,直直的盯着呆滞的南宫浅妆,许久,才张口说道:“你出来了。”

    南宫浅妆点头,讪笑的看着水澈,不知该如何开口,她跑到人家的暗室,发现了他的秘密,不知有没有激怒他。

    “朕很矛盾,看着你的脸想掐断你的脖子,用血嗜虫吸尽你的血,看着你慢慢的被折磨的死去。可你朕不能,不能失言鸢儿,她昏睡前要朕厚待你,莫要报仇。”水澈依旧不愿接受水芊鸢死去的事实,有一口气,便是活着的,只是睡着了,终有一日会醒来。“你是她的干女儿,也是朕的干女儿,只要是她的要求,朕尽所有去完成。”

    南宫浅妆哑然,水澈眼底一片清明,没有之前初次相见时的恍惚和浑浊,恢复了清明。

    “即使我是乔芯的女儿?”南宫浅妆木然问道。

    水澈眼底闪过嗜血,微微颔首,转过身,不再看南宫浅妆的脸,继续说道:“朕明日诏告天下,封你为长乐公主。就住在这所宫殿,鸢儿喜爱你,定然愿意如你住的如此相近。”

    南宫浅妆霍然跳出暗道,瞪大眼睛说道:“长乐不是南诏公主么?为何封我为长乐?”

    水澈眼底闪过痛色,艰难的说道:“长乐…已夭折,你既是她的干女儿,便是我们的长乐。”

    等等…南宫浅妆有些转不过弯来,她是水芊鸢的干女儿,何时变成他的干女儿,还是共同的女儿…

    思绪有一瞬的明朗,可当她深思时,却又理不清头绪,结成一团乱麻线。

    “皇上,我是长公主的干女儿,即使是封号,也是郡主,而你也算是我的舅舅…”南宫浅妆觉得南诏皇宫比雪临国还要乱,也未曾料到,会因为干娘的缘故,被封为公主。

    “鸢儿是朕的皇后。”十五年来,水澈第一次说出水芊鸢的身份。

    南宫浅妆顿觉雷劈,脑子里‘轰’的一声,一片空白!

    干娘是南诏皇后…也是南诏帝的妹妹,这到底怎么回事?

    蓦然,南宫浅妆想到不久前水冥赫问她两兄妹成婚,她如何看待,当时她傻叉的以为是水冥赫为情所困,没料到是水澈与水芊鸢。

    乱了,全乱套了,她有可能是水芊鸢的亲生女儿,而她的父亲或许是楚南擎,那么水澈又是谁?

    “皇上,干娘就算是您的皇后,也不用封我为长乐公主,若你实在要,赏个郡主,赐座府邸便可。”南宫浅妆很快的镇定下来,她仿佛身处迷雾,绕的她头晕,暂且先缓缓,什么事都以后再说,总有一日,她会弄明白,而眼下,她得想办法出宫,当了公主那么以后便会要常住宫中,她会疯了去。

    “也好,长乐自出生,朕便给她许了婚约,你若做了公主,定然无法嫁给他,会走上朕与鸢儿的旧道,封赐你为长郡郡主,府邸且免了,住在宫中便好,明日便赐婚你与宣王水冥赫,诏告天下。”

    南宫浅妆被轰炸半晌回不过神来,许久,拉回思绪,水澈已经离开,南宫浅妆扯着头发在宫殿来回踱步,嫁给水冥赫?

    嘴角露出苦笑,不说她已经嫁给了百里玉,即使没有她也不会嫁给不爱的男人,可这一步错棋,打得她措手不及。

    更加印证了心中所想,水冥赫是南诏帝的亲生儿子,而她是干娘所生,却在这样的情况下与水冥赫订下婚约,毫无疑问的证明她不是水澈的女儿,而是楚南擎,为了圆他与水芊鸢的遗憾,所以才会狗血的婚配各自的儿女成婚?

    南宫浅妆坐不住了,破窗而出,直接闯进了宣王府,直奔水冥赫的寝殿,踹开门,屋子里弥漫着浓重刺鼻的酒臭味,水冥赫昏死在地上,地上摆满了空酒坛。

    南宫浅妆气的两眼喷火,他奶奶的,这时候喝醉睡着,岂不是无法阻止水澈的圣旨了?

    攥着水冥赫的衣襟,把他提起来,照着脸扇了两巴掌,若不是他擅作主张的带她进宫,也就不会有后面一系列的事情,亏她还误以为是甄倩状告到太后跟前,所以才特地叮嘱她进宫。

    “唔…”水冥赫醉眼惺忪的睁开眼,看到眼前出现无数个南宫浅妆的脸,挥了挥手,打着酒嗝,笑道:“你这死女人怎么来了,还敢在本王面前…装神弄鬼,看…打!”说着,挥着手朝南宫浅妆的脸猛地打去。

    南宫浅妆头一歪,躲过水冥赫的袭击,脸色黑沉的盯着水冥赫,抡起拳头照着他的眼圈砸去,上次被他擦药消了淤青,这次她要死命揍的变成乌青色为止!

    “啊——”惨叫声响彻宣王府,划破天际,吓得守夜打瞌睡的侍卫浑身颤抖,紧紧的抱成一团,警惕着盯着四周。

    翌日,天色大亮,水冥赫抬手揉着眼睛,一阵阵钻心的刺痛,登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浑身酸痛,混沌的思绪渐渐清明,忆起他昨夜喝的酩酊大醉,迷糊间看到了南宫浅妆那该死的女人,起床走到铜镜前,望着里面风流倜傥的俊脸布满淤青,嘴角微微裂开,眼睛乌黑的仿若涂着两圈锅底的炭灰,挺拔的鼻梁稍稍被揍歪了。

    水冥赫被里面的尊容吓得呆滞了片刻,随即满身怒火,咬牙切齿的低吼道:“南宫浅妆!”

    “王爷,您快起身,今日皇上册封南宫小姐为长郡郡主,宫里来了公公,正等候您去接旨。”

    水冥赫脸色阴郁,他这鬼模样如何去接旨?父皇此刻下旨定然也无要紧事,冷厉的说道:“让管家代本王接旨。”

    于是,阴差阳错的,南宫浅妆与水冥赫的婚事定了下来,皇帝大喜,普天同庆,张贴了皇榜,告知天下。

    北苍

    金銮宝殿,寂静无声,杀戾之气四溢,仿若要将空气与时间都冻结成冰。

    莫晴胆寒的看着主子接到密函,便一直如雕塑般立在大殿中央,浑身散发出骇人的森冷之气。

    百里玉紧紧的攥着信函,面若覆霜,嘴角挂着阴冷邪佞的笑,很好,他才离开一月,便接到如此…可喜可贺之事!

    “莫晴,备上厚礼,以本帝之名送与南诏国,恭贺长郡郡主南宫浅妆与宣王水冥赫大喜。”最后几个字,加重语气,字字砸在莫晴心中,脚下一个踉跄,错愕的瞪大双眸,主母…主母与宣王水冥赫成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墨青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墨青烟并收藏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