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 > 第三十章 娘子,为夫崇拜你...

第三十章 娘子,为夫崇拜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慈安宫,水卿衣懒洋洋的窝在红木椅中,横眼扫过大殿里的人,大多都到齐了,只是贴着太后做的女人,却不知是谁,极为眼生。

    无趣的用手指敲打着扶椅,目光在水冥赫身上流连,不知他可有接收到消息?

    傅浅荷与傅恒私通之事,早就在王都传开了,如今,再下旨指婚,岂不是打皇家的脸?

    一时弄不明白太后的用意,以她爱护尊严和颜面的程度,断然是不会同意让傅浅荷嫁给水冥赫,更别说是以正妃之位下聘。

    想到此,抬眼意味深长的扫过那陌生的女人。“皇祖母,若是寻常人家的女子,亦或是贫民女子,我都会不发表任何意见,可…傅家小姐的人品,众所周知,宣王娶她为妃,岂不是打脸?让百姓和其他几国如何取笑南诏?”

    傅浅荷,决计是不能嫁入宣王府。

    否则,傅家又会翻身了!

    水冥赫沉郁的眸子里骤然闪过流光,收紧了手中把玩的流苏,猛然抬头看向水卿衣,她是在为他不值么?

    嘴角流泻着写意的笑容,魅惑人心的说道:“皇祖母果真不疼赫儿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都往宣王府塞。”

    太后一怔,斜眼瞅着霍映蓉,见她颔首,沉吟半晌,缓缓的说道:“赫儿,祖母是真心疼你,傅小姐是个好女子,与你极为般配。可惜命运多桀,你要多多体谅她、怜惜她,相信赫儿不会辜负祖母的好意。”

    目光如刀的看向水卿衣,果真如霍映蓉所说,她定然是知道傅浅荷能助赫儿一臂之力,竭力阻扰。

    “至于衣儿所说,哀家也细想过,贞洁人品虽然重要,但是与南诏江山社稷相比,不足挂齿。外界的留言,久而久之,也就会散了,不需要在意。”太后拍了拍覆在她手背上霍映蓉的手,看着她眼底的不安,安抚的说道:“这是太妃娘娘,你们可以唤她皇祖母。”

    一句话,定下了霍映蓉的身份。

    水卿衣觉得这南诏皇宫,有太多的秘密,原本以为这些个女人都除掉了,没想到又冒出一个来历不明的太妃,不知是不是个厉害角色。

    “太妃…哪个太妃?”一直沉默不语的水澈霍然抬头,认真的看向霍映蓉,当触及她脸上的面纱时,眼底闪过惊愕:“容妃?”

    水芊鸢浑身一震,容妃不是随着燕王去了,怎么还活着?

    不可置信的抬眼望去,当真是容妃,随即,又释然了,怕是太后护着她,若容妃当年没有诈死,那么现在恐怕是一堆枯骨了。

    殿内,除了一些老人,晚辈水冥赫、水卿衣、水墨都不认识霍映蓉,宫婢也只有太后身边的老嬷嬷知道。

    “亏得澈儿还记得。”太后脸上布满慈爱的笑容,欣慰的看着霍映蓉,见她嘴角抿着笑,浑浊的眼底滑过暗光。

    “奴婢的福气。”霍映蓉微微颔首。

    水澈看了一会,复又揽着水芊鸢不再开口。

    倒是水卿衣觉着霍映蓉的称呼古怪,明明是太妃,太后也许诺要他们称呼皇祖母,奠定了她的身份,为何还要自称‘奴婢’?

    难道中间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缘由?

    太后见大殿气氛冷凝,脸上的笑容僵滞,随即重提话题:“皇上,替赫儿指婚的事情,你怎么看?”

    水澈微微蹙头,淡淡的说道:“看赫儿自己的意思,朕不插手孩子的婚事。”

    “皇祖母,赫儿有心爱之人,莫要乱点鸳鸯。”水冥赫紧绷的身子一松,幸而父皇说话作数,否则,娶那个女人,他还不如娶个青楼女子来得强。

    “胡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的婚事哀家还做不得主?”太后满面怒容,呵斥道:“赫儿,往后你要接管南诏,娶傅小姐对你而言最适合不过,她是有凤命之人,天生的后宫之主,你莫要胡闹。”

    水冥赫脸色阴沉,动了动嘴,没有开口。

    心里却起了杀意,冷嗤道:凤命?送她飞天当真就是凤命之人!

    水卿衣心里不舒服了,当着她的面抢她的东西,看着水冥赫变幻莫测的神色,冷冷的说道:“太后是要本宫迎娶傅小姐?”

    众人一愣,有些转不过弯来。

    倒是水冥赫快速的回神,哈哈大笑道:“不错,皇位父皇早已有了人选,待退位后皇妹继承皇位,傅小姐有凤命,是后宫之主,那就是只有嫁给皇妹了,只是…同为女子,怕有不妥。”

    太后眼底陇上阴霾,看着笑闹成一堆的两人,目光放在百里玉身上,慈爱的问道:“幽儿,你如何看待?”以她的观察,百里玉眼底可是容不得一粒灰尘,若她顺着水卿衣的意思去下懿旨,后果会是怎样?

    “夺我后位者,杀无赦!”百里玉头也未抬,身上散发着凛冽的杀气,稳稳当当的坐在水卿衣身边。

    太后眸子暗了暗,这两人哪里是在闹休妻?百里玉身为一国暗帝,权势滔天,为了水卿衣,竟然愿意委身为男后,谁还敢质疑他对水卿衣的感情?

    霍映蓉眼看着局势对她们这一边越来越不利,含笑的说道:“公主和驸马说的哪里话,万物相生相克,阴阳协调,哪有女子娶女子的事儿?再说,在苍冥大陆,本就是以夫君为尊,怎可让男子为后,女子为帝?古往今来,都是以孝道治理天下,婚姻大事,本就是父母之命,怎能按照自己的喜好来?”

    水卿衣一愣,霍映蓉一番话说的可圈可点,古代的礼俗当真是要压死人。

    忽而,灵光一闪,水卿衣嘴角露出笑容,你用孝道压人,难道我就不能用三从四德辩驳么?

    “太妃娘娘说的是,可古人也有言:女子三从四德,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宣王的婚事,太后娘娘就莫要插手了,由父皇做主,您就好好的在慈安宫颐养天年,含饴弄孙。”水卿衣一脸关切,丝毫没有不敬之意。

    太后与霍映蓉同时背脊僵滞,好一个三从四德,好一个水卿衣,难怪傅成斗不过!

    “皇上,今儿个哀家把话撂在这,傅小姐的婚事哀家管定了。”太后心知这婚事要黄了,索性就耍横。

    “母后…”

    “英姑,把先皇给哀家的圣旨拿出来!”太后铁了心,不给水澈开口的机会,想到南诏在她手里毁了,死了哪有脸面去面见先帝?儿子孙儿就算恨她也好,傅家的亲事结定了!

    水澈脸一沉,看着太后请出父皇留下的空白圣旨,无奈的看了眼水澈,打横抱着水芊鸢打算离开。

    水冥赫急了,这是真的要嫁给他了?

    看着走到殿门口的父皇,水冥赫紧紧的攥紧拳头,眼底闪过一丝决绝,开口说道:“祖母就不要多费心思了,傅小姐有凤命,赫儿却不是有帝王命格之人,不是良配。”

    “说谁你不是帝王命格?你父皇只有你和墨儿两个儿子,你各个方面比墨儿优越,更适合做帝王,除了你,还能是谁?”太后恨铁不成钢,冷冷的看着水卿衣,眼底有着嫌恶,继续道:“哀家活着一天,便决计不会同意让女子继承皇位,像什么话?”

    “若本王不是父皇的儿子呢?”水冥赫双眼沉静如水,没有一丝涟漪波澜。

    太后浑身一震,不可置信的说道:“你说什么?”

    看着那双与水澈相似的桃花眼,打死太后也不相信他不是水澈的儿子。

    “你不是我皇祖母,你是我姨姥姥。”水冥赫嗓音暗哑,看着众人错愕的神色,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他得知这消息时,也是震惊的,可最多的是欣喜,为何欣喜,他不知,明确的知道他不喜欢王爷的身份。

    太后浑身颤栗,不敢相信的盯着水冥赫的脸,眼底闪过哀伤,她怎么就想不到,姐姐有一双与她一样的桃花眼,而姐姐的女儿却完全遗传了姐姐的容貌,生出有一双上官家特有的桃花眼儿子,也不是不可能。

    “你真的是天儿?”太后激动的话里带着颤音,心底到底对姐姐一大家子是愧疚的,女婿为了澈儿身亡,女儿殉情,姐姐郁郁而终,留下半大点的孩子,等她赶去时,听到孩子的噩耗,哪知,根本没有死,被澈儿带进宫,当成女婿来养着,难怪明知水卿衣是他的女儿,偏偏还要赫儿娶她。

    水冥赫摇头又点头,小时候的事情,他还是记不起,估摸着太后嘴里的天儿,便是他吧!

    “老天开眼老天开眼,你外祖母和父母知道你好好活着,也可以瞑目了。”太后哽咽的说道,随后,心里又是一阵难过,水冥赫不是澈儿的孩子,是陶家的,不管如何是没有继承皇位的资格,抬眼看着坐在角落里的水墨,暗叹一声说道:“皇上,把傅小姐赐婚给墨儿,你可有意见?”

    水澈步伐一顿,想起那个人生的孩子,头也不回的说道:“任凭母后做主。”

    闻言,太后的脸色稍稍好看一些,吩咐应姑姑拟旨,却听见水墨说道:“皇祖母,墨儿有了未婚妻。”

    “墨儿,你身份尊贵,三妻四妾难免,巧儿那孩子,哀家也喜欢得紧,把她降为侧妃,让出正妃之位给傅小姐。”

    水墨沉默不语,水汪汪的大眼看着水卿衣。

    水卿衣心里有些不忍,打算开口,转念一想,傅琴是傅家人,傅浅荷算是水墨的表姐,有着这一层关系,大约也不会对水墨下手,而水墨在宫中没有多大的势力,不能助傅家,这样算是最好的结果,不然不知道到时候闹着太后要做出什么事来。

    这样想着,也就错开了视线。

    水墨水汪汪的大眼闪过黯然,低垂着头,小声的说道:“墨儿听从祖母安排。”

    太后满意的点头,连说了几个好,扶着额头,挥手退下了众人,只留下了霍映蓉。

    “太后,墨儿不适合…”霍映蓉见众人都散了,愁苦的看着太后,千算万算,当真错漏了宣王的身份。

    若他是皇子,是最有可能坐上皇位的人选,不论是财力还是势力,都不差,定能帮助傅家翻身。

    水墨心智小,有没有势力,厉害的母妃倒台了,只能靠傅家,而傅家也指望着傅浅荷来翻身,收紧了锦帕,开口道:“太后,如今与公主势均力敌的宣王退出了皇位之争,只有剩下了墨儿,可墨儿的势力却…不如太后娘娘下旨,恢复傅家的荣耀,放太傅出狱,扶持墨儿?这样,墨儿也算是有靠山,否则,空手怎么敌得过公主?更何况,金巧儿是御史大夫的女儿,也是朝中重臣,把他的女儿将成妾,怕是心里有诸多不满,傅小姐嫁过去,没有娘家支撑,也会变成一堆枯骨。”

    一番话,触动了太后,忆起当年她刚进宫的岁月,轻轻叹了口气。

    “傅成是做了太多的混账事,被皇上关进天牢,哀家懿旨不管用。”太后心里何尝不知道这些?她就是踏着尸骨走过来的,当年娘家势力单薄,可有圣上的宠爱,傅浅荷本就是强塞给墨儿,定然是不会善待她,若是在登基前便殒了,她不是白折腾了?

    “太后,您也是被气着了,皇上可是答应让你做主,用不上先帝的留下的圣旨,太后可以用这空白的圣旨,免了太傅的罪责,让他出来后将功折罪,堵了有心人的嘴。”霍映蓉眼底闪耀着精光,劝慰着太后。

    太后想想,觉得是这个理,直夸霍映蓉心思玲珑,立即让人去传旨。

    ……

    水卿衣听闻了消息,一笑置之,就知道那老妖婆净会瞎折腾。

    傅成出来,是个变数,虽然危险,却能更快的摸索到他身后之人。

    百里玉半晌,才悠悠的说道:“防着水墨一点。”

    他没有错过大殿上水墨向水卿衣求助,水卿衣没有理会,水墨眼底一闪而逝的幽怨。

    再纯净没有心思的孩子,扔进染缸中,也会黑得透底。

    水卿衣颔首,她是有私心,却不能否认那对水墨也是最好的选择,只是,他未必能理解她的心思。

    罢罢罢,人在一起,终归是要看缘分。

    “傅家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暗卫。”水卿衣想到冷言过来禀报的事情,抿唇笑道:“你有几个人?”

    “不多。”百里玉轻描淡写的说道:“几十个而已。”

    几十个…而已…水卿衣不淡定了,傅府才多大,他一个人就占了几十个,难怪她的人手安排不过去。

    “你呢?”

    水卿衣嘴一撇,竖着一根手指头。

    “十个?”百里玉蹙眉,不像是她的作风。

    水卿衣摇头,得瑟的说道:“一百个。”且全都是曾经掌握在傅臻手中的死士,如今,全都为她所用。

    用傅家的死士,监视傅家,这滋味真爽!

    百里玉伸手弹了水卿衣的额头,失笑道:“鬼丫头,比我多一半,还不高兴了,可要我把人撤回?”

    水卿衣摆摆手,嬉笑道:“把你的人和我的人联系,免得到时候混乱中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打自家人。”

    双手环着百里玉的腰身,美滋滋的想着,她的大姨妈可算来了,否则,她都想要去国寺拜菩萨,祈求她快点来大姨妈。

    意味着她肚子里可以为百里玉孕育孩子,一想到他和她的孩子,心里就像抹了蜜一般,甜腻腻的。

    “我们的孩子一定会比你弟弟漂亮。”水卿衣忆起百里玉臂弯里抱着孩子,漫步街头的情景,他是喜欢孩子的吧?

    百里玉手一顿,眼底闪过黯淡,含糊的应着,岔开了话题:“雪临国已经大乱了,楚慕顷昏庸无道,增加赋税,民不聊生,许多百姓都离开了雪临,去了其他的国家,东陵、北苍开始驱逐,大约会折返到南诏,你让父皇也下旨意设关卡,不是本国人一律不许进来。”

    幸而牡丹城有瘟疫,那些逃难的大批前往其他两国,只有寥寥几人来南诏。

    “与雪临交界的是周山城,而后面便是金丽城,随后才是牡丹城,他们要想到王都,必须经过牡丹城,现在恐怕还藏身在金丽和周山,你让人去搜城,雪临逃难过来的,一律驱逐。”百里玉脸色凝重,雪临那边算是乔非在掌控,不知他把百姓逼到别国有何用意,他就怕是乔非把探子乔装进来。

    水卿衣颔首,她不是圣母,一切与她的危害有关,定然不会手下留情。

    抬眼,从窗棂可看到蔡瑞携着一道俪影而来,微微一怔,脸上浮现一丝笑意,这呆子总算开窍了,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她就可以向老夫人交差了。

    “走,蔡瑞带女孩子来了,估计是他的心爱之人。”水卿衣起身,拉着百里玉出了内殿,坐在正对着门外摆放的座位,等候着蔡瑞。

    片刻,蔡瑞拉着一袭绿衣的女子进来,手上拿着佩剑,脸上冷淡的没有一丝表情。

    水卿衣错愕了,这不是当初赫连雨调戏的女子么?怎么和蔡瑞在一起了?

    而那女子在看到水卿衣时,也是微微一愣,随即,恢复常态。

    “公主,末将…”

    “都是一家人,别那么生疏,就喊我名字,或者表妹就是。”水卿衣温和的说道,细细的打量着她,总觉得有股莫名的熟悉感,却说不上来哪儿不对。

    “这…”蔡瑞一时难以适应,水卿衣不是他的血亲表妹,若是的,以她高贵的身份,自己也不可逾越。

    水卿衣怎会不知道他心中所想,摆了摆手道:“无人时你就喊我名字吧,公主公主的叫着怪别扭,只有对待敌人和仇人时,这个身份才好用。”水卿衣笑着露出一口白眼,望着女子说道:“这位是…”

    “武霓裳,她在牡丹城救百姓时认识的,我…老大不小,正好合心意,想带给你看看,选个日子,把事儿给办了。”蔡瑞黝黑的脸上有着一丝红,看着武霓裳眼神柔和。

    水卿衣一见,便知道蔡瑞这小子动了心,可是武霓裳真的是去救灾,不是带着目地解除这个呆子?

    扫了一眼武霓裳,与百里玉对视一眼,见他浅啜着茶水,便开口说道:“也行,终于派到你开窍了,我让人把你们的生辰八字拿去合合,选个黄道吉日,尽快把婚事办了。”

    “会不会太急了?”蔡瑞心底欢喜,不想委屈了武霓裳。

    “说你是个呆子不信,霓裳姑娘性格好,样貌好,追求的人如过江之鲫,你若不敢紧套牢,跑了别跟我急。”水卿衣打趣道,目光却留意着武霓裳的反应,见她只是开始挑了一下眉头,便又是没有一丝表情。

    为了让蔡瑞抓牢了武霓裳,最好是生米煮成熟饭,她不怕武霓裳是细作,成了亲,蔡瑞便与她一条战线。经过这么久的观察,发觉蔡瑞是愚忠,若有一朝发现武霓裳是细作,断然不会留下她。

    蔡瑞经过水卿衣的提醒,觉得是这么回事,侧头问道:“裳儿,你有意见么?”

    闻言,水卿衣把嘴里的开水喷洒了出来,呛的脸色通红,低咒了声,果真是不解风情,该说:裳儿,你可愿意嫁给我为妻!

    “嗯。”

    “有什么意见?”听到武霓裳冷冷的应了,蔡瑞心中急躁,她是不愿意?

    武霓裳蹙眉,摇头说道:“没有。”

    蔡瑞松了口气,转身对水卿衣说道:“那就麻烦公…卿衣了。”

    水卿衣看着两个呆子的相处模式,不禁瀑布汗,一个是个榆木疙瘩,不开窍,一个惜字如金,冷心冷清,这样的人在一起相处,日后…不敢想象。

    “你放心,待瘟疫治好,我便让父皇赐你一座府邸,让钦天监给你选个好日子,礼部替你布置婚礼。”水卿衣觉得还是有权利好使。

    “现在让父皇给赐府邸。”百里玉清雅的说道。

    水卿衣一怔,她是想说蔡瑞治灾有功,名正言顺的赏赐府邸,这样平白赐府邸,会招许多人眼红。

    望着蔡瑞和武霓裳,恍然醒悟,没有府邸他们二人住哪?

    “等治好瘟疫再说,否则蔡瑞没有功绩,赏赐府邸,会太招风,你们暂时住在公主府,等府邸下来,你们再成亲,若是蔡瑞心急,就在公主府结了也行。”水卿衣心里对武霓裳有着试探。

    “我们先等等…”蔡瑞想了想住进公主府不妥,同样太过招摇。

    “多谢公主。”武霓裳出乎意料的同意了,无奈,蔡瑞顺从美人,没有意见。

    水卿衣高深莫测的深深望了一眼武霓裳,端着案几上的茶水浅啜一口,掏出她的玉牌给蔡瑞:“你们拿着这个,可以正常出入公主府。”

    虽然曾经她请求水澈赐一座公主府给她,被水澈推拒了,从她的身份揭穿后,水澈便把位置布局风水最好的府邸赐给了她,可她也没有心思搬出去,公主府至今空着,水澈也照样安排人看守,打理府邸。

    “多谢…表妹!”蔡瑞紧紧的握着玉牌,眼底有着认真。

    水卿衣脸上的笑容扩散,这是个好兆头,蔡瑞打心眼里认了她,一旦入了他的心,当成了亲人,这辈子都不会背叛。

    ……

    时光如梭,转眼十日过去,牡丹城的瘟疫已经控制住,不消半个月,便会全都治愈。

    一些商贾要经过牡丹城,却因城门被封,发生暴动,蔡瑞已经带着侍卫前去,留下武霓裳一个人在公主府。

    水冥赫不是龙子的消息不知怎么,传了出去,水冥赫请旨,认祖归宗,改回了陶姓名字不变,被封了异性王,彻底退出了皇位之争。

    而傅成虽然出了狱,却病倒在床上,一点动静也无,经过太后的洗白,太傅府恢复的往日的热闹,不少人提着礼品上门拜访。

    同样因为私通的丑闻遭受千金们疏离的傅浅荷,因着闲王妃的身份,在王都又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宣王被淘汰,皇上只有一子一女,皇位非闲王水墨莫属,傅浅荷日后便是皇后,与她拉好关系,说不定还可以沾光,讨个贵妃做做,光耀门楣。

    傅浅荷看着围在一团叽叽喳喳聊八卦的人,眼底闪过厌恶,坐在藤架下,示意翠屏揉着额角。

    “小姐,往日清静,还可得闲弹琴作画,如今,身份水涨船高了,这些墙头草全都眼巴巴的贴上来,像苍蝇一样,恶心死人。”翠屏忿忿不平,当初小姐落难,真真是体验了一把墙倒众人推的滋味,全都火上浇油,趁势打击,小姐翻身了,姐姐长妹妹短的叫喊,仿佛真的是亲妹子。

    傅浅荷嘴角露出讽刺的笑容,轻蔑的望着园亭里的人,冷嗤道:“残花败柳又如何?我不照样坐上了王妃的宝座,虽然墨儿是我表弟,以傅家的地位,更加不会亏待了我,日后,谁敢给我甩脸子。”她傅家如今可是有太后撑腰,皇上还不照样乖乖听太后的话?

    “小姐是皇后命,日后要母仪天下,巴结还来不及,怎么敢给您甩脸子?”翠屏想到日后她会是皇后跟前的大红人,那些人不也会巴结她?想到这些时日吃的苦,眼底有着狰狞。

    几个丫头中,傅浅荷最喜欢翠屏,不管她好她坏,始终忠心耿耿的跟着她,又会说些顺她心的话,几句捧着就心里乐滋滋的。

    “不还有那个贱人压着?太后虽然是皇上的母亲,可也吃了不少那贱人的气。”傅浅荷想到水卿衣挑衅嘲讽的神色,指甲抓着石桌,‘嘣’尖细的长指甲断裂开来,傅浅荷仍旧不觉得疼痛,那十指连心的痛,比不上心底如洪水般疯涨的恨意。

    “小姐,您先忍忍,等姑爷坐上宝座了,还怕了那贱人不成,照样乖乖任您宰割。”翠屏何尝不恨水卿衣,若不是她,傅府不会没落,不没落,她也不会处处遭受白眼。

    “说起来她日后还是我的大姑姐,要不要去拜访一下?”傅浅荷好不容易得势,就恨不得立即去水卿衣面前晃悠,膈应死她。

    费尽心思,都没能把她给扳倒,是不是恨得在宫中挠墙脚?

    “小姐…”翠屏看着傅浅荷狰狞的面色,便知道劝阻不了,闭上了嘴。

    傅浅荷睨了眼园亭的人,起身拂袖说道:“你去告诉她们,太妃娘娘召见我,先进宫去了,让她们玩的开心。”

    翠屏一怔,不是见公主么?怎么见太妃了?

    “太妃于我们有恩,能拥有这一切,都是太妃娘娘的功劳。”说罢,回了闺房换了隆重的正装,进了宫。

    傅浅荷直接进了殿,看到霍映蓉跪在蒲团上,敲打着木鱼,静静的立在一旁,眼里闪过迷惘,她这是?

    “哀家久居庙堂,诵经念佛成了习惯。”霍映蓉仿若猜出了傅浅荷的心思,嘶哑的说道。

    傅浅荷眉头一蹙,霍映蓉的嗓音太过刺耳。

    徐徐的走近,看着摊开的经文,傅浅荷眼皮子跳动,恭敬的说道:“今日进宫问候太妃娘娘,既然娘娘有事,阿荷就不打搅。”

    霍映蓉蓦然睁开了眼,放下木槌,起身说道:“坐坐。”

    宫婢很有眼界的斟茶。

    傅浅荷垂眸敛去眼底的不耐,暗斥自己拿乔,若不是要维护在各位千金跟前的形象,贸贸然离去,被传成假清高,毁了她的修养,只能借口太妃有请,而各位千金家中也有地位不凡的,若得知她根本没有来见过太妃,岂不是露陷了?

    注视冒着袅袅雾水的茶杯,就着椅子坐下,捧在手心暖手道:“太妃娘娘,这是什么茶?真香!”

    霍映蓉摘掉脸上的面纱,露出狰狞的伤疤,端着茶水浅啜一口道:“茉莉花茶。”

    傅浅荷抬眼,狰狞的伤疤撞进她的眼底,吓得心口骤然紧缩,手中的茶杯砸落在地,清脆的响声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霍映蓉看着傅浅荷眼底的惊惧,脸上的笑容敛尽,收紧了手中的瓷杯,眼睫半遮道:“时候不早了,你走吧。”

    傅浅荷霎时回过神来,心下一惊,太妃可不能得罪:“娘娘,阿荷心疼您,是谁这么残忍?”杏眼蕴含着水雾,满是愤怒。

    霍映蓉紧紧的盯着傅浅荷,见她是真心的,莞尔一笑道:“傻孩子,吓坏你了吧。”说着,放下茶杯,抚上脸上的伤疤,神色恍惚的说道:“这个是惩罚,警告哀家遵守本分。”

    傅浅荷看着这样的霍映蓉,心底有些发毛,眸光闪烁的说道:“娘娘,阿荷从见您第一面就觉得特别的亲切,原来是因为我们的遭遇相同。”说着,傅浅荷有些哽咽,泪珠滚落了下来。

    “哦?”

    “阿荷被父亲召回京,路上遇到歹徒,被驸马所救,当时不知他的身份,被他的风姿折服,心生仰慕,可长乐公主太蛮横,处处刁难,在这苍冥大陆,谁人不是三妻四妾?偏生阿荷命不好,看中的是驸马,被陷害丢了身子…”傅浅荷泣不成声,满目哀伤,楚楚可怜的望着太妃说道:“幸而老天有眼,让阿荷遇到太妃娘娘这个贵人。”

    霍映蓉深沉的看着傅浅荷,起身,掏出娟帕替傅浅荷擦拭掉泪水,怜悯道:“可怜的孩子,不嫌弃,唤哀家皇奶奶。”

    傅浅荷一怔,随后喜极而泣道:“能唤太妃皇奶奶,是阿荷前世修来的福分,感恩来不及,怎么会嫌弃?”说罢,张口喊道:“皇奶奶。”

    “嗳!”霍映蓉沧桑的脸上布满笑容,只是那布满伤疤的脸格外的狰狞,仿若张开了一个大口,要将整块天给被吞噬掉,极为瘆人。

    傅浅荷真心喜悦,不管如何厌恶霍映蓉,终归是她的一个依靠,在宫中也不至于无人。

    “皇奶奶。”傅浅荷连喊了几声。

    霍映蓉笑的合不拢嘴,连连夸赞,心疼的拉着她的手说道:“孩子,皇奶奶左右命不长,有些事你不方便做,皇奶奶替你做,你放心,让你不开心的,皇奶奶都会替你清扫干净。”平静无波的眼底蓄满着狠绝的笑。

    傅浅荷心里兴奋,她可知里面的含义,没料到来这打个转,有这麽多意外的收获。

    心情极好的陪了太妃半晌,留下用了膳,眼见天色不早了,起身告辞:“皇奶奶,进了宫,孙女想要去拜访长乐公主。”

    “当心些。”

    “嗯,她往后是我大姑姐,总会有见面的机会,不如我去探探底,日后相处容易防着点。”傅浅荷掂量着霍映蓉塞进她掌心的东西,甜腻的道了谢,去了紫苑殿。

    而水卿衣正在用膳,托着腮,望着慢条斯理用膳的百里玉,水卿衣只觉得胃里饱饱的,竟有些怀念与水冥赫抢食的日子。

    虽然开始不情愿,可她后来情愿了,倒是被他算计了。

    想着他自己公布了身份,便不知躲到哪里去了,好些时日没有瞧见。

    “嘭”的一声,百里玉轻轻敲击着碗碟,发出清脆的声响,见水卿衣抬眼望来,放下筷子说道:“有烦心事?”开席到如今,足足神游了一炷香的时间。

    水卿衣摇头,看着他如玉的容颜,是上帝精心雕刻的艺术品,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都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珠光色的肌肤,细腻的比女人还好,真真是羡慕死人。

    水卿衣眨巴着眼睛,冒着红心说道:“我在想你为何长得这么美。”

    “嗯?”百里玉静静的聆听,等着她下半句话。

    “为何又看上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貌若天仙人见人爱天见都要喷口水的我。”水卿衣面露苦恼,可说话太过激动,以至于说到‘喷’字时,透明的液体呈弧线落在了碗里。

    百里玉脸一黑,已然没有了食欲,不动声色的放下了筷子,望了望天,转眸望着水卿衣说道:“嗯,这是为何呢?”

    水卿衣点头说道:“是呀,这是为什么呢?”

    “那是天天见你喷口水。”百里玉揶揄道。

    天天见你喷口水…天天…

    水卿衣脸色由红润转黑,转白,转青,最后转成紫红色,顺着百里玉的目光看去,落在一盘口水鸭上。

    半晌,开口说道:“这个…不是最近我出去都下雨嘛…肯定呀,就是老天爷嫉妒我的美貌,然后就喷口水,在哪里嘶吼:‘你为什么长这么漂亮,这么漂亮就算了,为什么到处乱晃,给别人一条活路,求你别走了,呆屋里头去。’我一进屋,果然就天气亮堂了。”

    百里玉默默的擦掉一滴冷汗,今日才知下雨是老天爷嫉妒她的容貌在…喷口水。

    “为何不是你运气不好?”百里玉见她得瑟的模样,简直不忍直视,于是,忍不住开口挤兑。

    水卿衣脸一黑,竖着大拇指指着自己的脸说:“你看我长得是一副倒霉相…”么…最后一个字还未说完,吊在头顶的一支蜡烛砸在水卿衣头上。

    “这是…”百里玉心疼的同时,嘴角忍不住微勾。

    水卿衣一阵尴尬,愤愤的踢开地上的蜡烛,捂着头顶,嘿嘿的笑道:“还别说,估计它在崇拜我,被我的美貌折服了。”

    百里玉轻咳一声,别开了脸,起身,拦腰抱起水卿衣,一改往日的性子,邪肆的说道:“娘子,为夫也被你折服了,崇拜一下。”话落,脚步生风的直奔内殿。

    水卿衣欲哭无泪,抓着百里玉的衣襟,泪眼汪汪的说道:“别,老娘膜拜你——”折腾了一晚上,她的老腰都快断了,被他崇拜一下,估计得去半条命。

    “嗯,为夫崇拜好了,再换娘子膜拜为夫。”百里玉一本正经的说道,眼底的笑意满满的藏不住。

    “……”水卿衣心里在咆哮,太无耻了,可她不敢说,吼出来,只会死得更快,可是…不吼也得死…

    老天爷,您做做好事,收了这货。

    “主子,傅小姐求见。”就在水卿衣要绝望任百里玉宰割时,冷雾美妙的嗓音如天籁的响彻在水卿衣耳畔。

    浑身一个激灵,鲤鱼打滚的从床上一骨碌的跳下来,理了理衣裳,斜睨着床上脸上青黑的百里玉,奸笑道:“原来你才是倒霉相,老娘被你连累了。”

    话落,脚底抹油,一溜烟的出了内殿,透过珠帘,望着大殿中端庄的坐在椅子上的傅浅荷,放缓了步子,优雅的走出去,坐在高坐上说道:“傅小姐今日怎么得闲来见本宫了?”

    傅浅荷怔怔的望着一袭火红纱裙的女子,第一次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打量她的模样,不得不说,她真的有让男人为之疯狂的本钱,就连有着天下第一美人之称的水芊鸢,都及不上她。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美丽的外表下,掩藏着一颗狠毒的心,她要她死,要她的男人,可从未曾料想过,她竟然把自己和亲大哥扔在一起私通,受千夫所指。

    “阿荷发生那样的事情,不敢进宫面见公主,怕过了晦气。”傅浅荷笑里藏刀,轻柔的开口。

    水卿衣早在她进宫就有探子来报,想不明白那个太妃与她是什么关系,两人极为亲厚,可她听说太妃自从丧子后,性格古怪,除了太后,不与他人轻易接触。

    本想查探霍映蓉的消息,可毫无踪迹,就像她是凭空冒出来的,根本没有这一号人物。

    “说起这个本宫心里也过意不去,那些办事的奴才,一个比一个不得力,好好的人送出宫都管不到,若是本宫亲自去送,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水卿衣一脸自责,对当初的事情后悔无比。

    见此,傅浅荷恨不得咬断一口细牙,她哪里敢降罪水卿衣?这不明白着寒碜她,哪个大臣的子女需要一国的公主亲自奉送到宫门口?

    “公主不要自责,是阿荷的命不好。”傅浅荷不断的抓紧手中的锦帕,强压下心头翻江倒海的恨,怕一个不注意,会被激怒的宣泄而出,落了把柄。

    “嗯,是一脸倒霉相…”水卿衣顺溜的说道,随即,反应过来,觉着不妥,抬眼,便见着傅浅荷一脸僵硬,讪讪然的说道:“本宫说傅小姐会奇门遁术,为何不改变自己的命运?”

    傅浅荷有些坐不住了,眼睛里似乎要喷出火球来,连忙低垂着头,待恢复常态后,适才勉强的扯出一抹笑容说道:“那都是传言,不可尽信。”

    手心里的锦帕当成了水卿衣,化为了碎屑,看着那一脸笑意的水卿衣,直恨不得把她挫骨扬灰。

    当日祭神,她本来可以成功,可不知是谁在暗中帮助水卿衣,硬生生阻断了后面天色的变化,没有下血雨,若是下了血雨,王都百姓都有见闻,水卿衣就坐实了妖孽的称号,哪还能活生生的坐在这讽刺她?

    “倒是听说公主有相识的高人,不知是…”傅浅荷按耐不住,终究开口试探。

    “瞧瞧傅小姐你的记性,不都说本公主师承六屏山扈忧老人么?”水卿衣上次忽悠她,倒是没料到被傅浅荷误解,事后问了百里玉,当真有个世外高人,叫扈忧。

    “真该打。”说着,傅浅荷轻轻的掌了嘴,眼底闪过阴鸷,难道当初是扈忧挡了她的好事?

    水卿衣伸手打了呵欠,看着皮笑肉不笑的傅浅荷,心里闷得慌,若不是躲百里玉,她见都不会见。

    想到此,水卿衣一个激灵,百里玉那货还躺在床上等着她呢!

    “傅小姐来王都没有多少时日,还没有再宫中好好转过,今儿个正巧本宫也闲来无事,咱们去荷亭转悠,看看宫中的荷花与傅府的相比,可有什么不同之处。”水卿衣脸上露出亲和的笑容,恨不得傅浅荷留着不走了。

    “好。”傅浅荷笑着应下。

    两人一同走出了宫殿,迤逦的朝荷亭而去,荷亭坐落在皇宫南边,一条小河与宫外的护城河想通,一座百板桥通向对岸的亭子,小河里堆满了荷花,荷叶如玉盘,白色的小水珠在上面如珍珠滚动,撞击在一起,风吹摇曳,分散出许多细碎的小水珠儿,盛开的荷花如亭亭玉立,婀娜多姿,荷花包如娇羞的姑娘,掩藏在荷叶间。

    “真美。”傅浅荷深吸口气,望着簇拥着的荷花,眼底有着笑意,傅府的虽好,可是没有像宫中这么多,连成了片,一眼望去,全都是青翠欲滴的荷叶与风情万种、迎风摇曳的荷花。

    水卿衣也觉得眼界开阔,看着美丽的风景,心情也愉悦了些。

    “可惜了,宫中荷花虽多,可眼色纯了些,只有粉白两色。”水卿衣想到傅府荷塘里的紫色、红色的荷花,想着若是移植过来该多好?

    “公主可以去六屏山,弄几株七彩荷花种植在荷塘中,来年荷花开,定然美极。”傅浅荷开口道,她是很迷恋荷花,心里总是惦记着六屏山下的七彩荷花。

    “物以稀为贵,七彩荷花很难种植。”水卿衣心思微转,七彩荷花只有六屏山才有,那么一定是很难养活,或者是地域、水质问题。

    心里盘算着,既然她与六屏山扈忧老人这么有缘,日后得闲,定要去六屏山一游!

    “咦…荷塘怎会有人采莲蓬?”傅浅荷望着荷花中央有一搜小木船,一位宫女装的宫婢摇着木浆,一位宫婢坐着采莲蓬。

    水卿衣一愣,宫中禁制采莲蓬,正要发话,却见船身微微一侧,摘莲蓬的宫女侧身掉落在河里,‘嘭咚’一声,溅起了水花。

    水卿衣心一沉,便听见傅浅荷喊着救命,水卿衣张望了一下四周,根本没有人,等喊人来,也已经淹死了,想也不想,脱掉鞋子,跳跃起‘噗通’一声扎入河里,朝宫女游去。

    傅浅荷一愣,倒是没料到水卿衣会跳下去救人,看着离船只越来越近的水卿衣,伸手把袖筒里太妃给的东西扔进了河里,水面登时晕染成红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墨青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墨青烟并收藏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