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 > 第三十四章 孩子随本王姓,财产都给你

第三十四章 孩子随本王姓,财产都给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囚车游街到菜市场,百姓挎着篮子,装着臭鸡蛋,烂菜叶子,可劲朝押送慈安大师的侍卫砸去。

    侍卫敢怒不敢言,若他们稍稍抵触,武力镇压百姓,恐怕适得其反,百姓暴动,踩也会将他们给踩死。

    “慈安大师,弟子们不会让您含冤受屈而死。”

    话落,百姓受到蛊惑,场面霎时失控,百姓们全都扔掉篮子,冲上来殴打侍卫,口中不断的谩骂,替慈爱叫屈。

    囚车中的慈爱依旧闭目念经,气定神闲,仿佛不是在游街杀头,而是在为百姓讲学授课。

    “阿弥陀佛,万事有因皆有果,有生有死,经年轮回,老衲只不过回到最初。”慈安大师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

    愤怒的百姓哪里听得进他的话?听进去也听不懂他卖弄高深的话,而承受百姓怒火的侍卫,真他妈的想骂娘,纷纷在肚里骂着老秃驴,不出声会作死?

    “大师,弟子们不会让昏庸无道的昏君斩杀您,三王归京,总有一人是忠孝仁义的君主,支持他们推翻昏君。”

    一声高过一声要推翻水澈,打着清君侧的口号,水卿衣与百里玉来到菜市场,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人声鼎沸,全都在谩骂着皇室,支持三王,眼底闪过寒意,对百里玉点了点头,二人飞身落在囚车上,百姓看着翩然而至的一对仙人,顿时住了口,怔怔的看着,难道是仙人来救大师的?

    水卿衣环顾四周,冷眼看着囚车里身子微颤的慈安,挥手说道:“慈安大师德高望重,造福不少百姓,本宫亦是大师座下弟子,大师一心向佛,慈悲为怀,定然不会做出妖言惑众之事。”看了看众人,激愤的神色渐渐平缓,开口道:“慈安大师曾预言当今皇上忠孝仁义,心怀天下,而你们想到十五年前的杀戮,对皇上心又惧怕,却不深想,当年斩杀的大臣,你们扪心自问,是不是奸臣污吏?过上太平盛世的生活,而你们不知感恩,却助纣为虐,就是这个你们一心要帮的人,他蒙骗了皇上,乃至众人的眼,说太后娘娘命冲天煞,若继续做法,南诏将有噩耗,皇上为了南诏苍生,屏弃了仁孝,却成了你们要推翻他的借口,不觉得可笑?”

    众人沉默了,回想十五年前,他们所受到大臣的打压,过的贫苦潦倒,直至新官走马上任后,日子才越过越有起色,但是皇上残戾的手段,让他们深深的恐惧,如今,经这仙子一说,倒觉得是他们的过错了。

    犹豫间,人群里有人起哄。“不要听她胡说,她是长乐公主,妖孽,她是妖孽,会毁了南诏,不要听她妖言惑众。”

    百姓眼底有着挣扎,皇上所做的都摆在眼前了,可慈安大师同样的威望,一时竟不知信谁的,就这样僵滞了下来。

    “他是假的,慈安大师早已被这奸人给祸害。”百里玉转身,拿着匕首在慈安耳根上划下一道口子,一只手带着手套,生生的撕下慈安的面皮,脸上顿时血肉模糊,有的甚至能看见血管,残忍的手段,让众人放声尖叫,有些胆小的已经昏厥过去,“截了舌。”

    一旁的莫问卸下慈安的下巴,扭开他的嘴,用铁钳拉出舌头,一刀下去,带着风飞溅在人群里,吓得倒了一片,有的甚至已经蹲下来作呕。

    混迹在人群里的人,面色惨白,可想到任务,硬着头皮说道:“他们这是在毁灭人证,慈安大师是假的,里面定会是有露出本来面貌。”

    百姓已经吓的魂飞魄散了,哪里听的进煽动。

    水卿衣打了手势,煽动的人全都被点了哑穴带走,看到众人慢慢的缓过劲来,水卿衣拍手说道:“慈安大师子时火化,你们都是他座下弟子,便都去送上一程。”

    话落,便拉着百里玉的手,去了太白楼。

    望着金光闪闪的招牌,水卿衣抿唇一笑,许久都没有来了,有些想念这的枣泥糕。

    “还是宫外的食物好吃。”水卿衣大刺刺的躺在软塌上,享受着百里玉的喂食,心情极好的捻着一小块塞进百里玉嘴里,见他不正经的舔舐着手指头,湿热的温度让她浑身一颤,没好气的捶打着他的胸口道:“别玩火*。”她还没有三个月呢,继续当和尚吧!

    百里玉眼底有着浓郁的宠溺,轻轻刮着她的鼻头道:“给你记着。”

    水卿衣手一顿,想到她话里的含义,胃口顿失。“你怎么知道慈安是假的?”

    百里玉冷嗤:“真的能被钱财权势收买,不配为佛家弟子。”

    水卿衣一怔,随即明白他的话,食指指着百里玉,一脸坏笑的说道:“你欺骗了众人哦?”

    “有么?”百里玉挑眉反问。

    水卿衣牙齿咬的‘咯嘣’作响,扭头,不吃百里玉喂的糕点。

    见她使小性子闹别扭,百里玉笑了笑,擦拭着手指上的糕屑,漫不经心的掏出野史阅览。

    水卿衣眼角瞄了瞄,不禁气急,轻哼一声,出了雅间,在走道上碰见了许久未见的水冥赫,容颜依旧俊美妖孽,却憔悴了不少。

    “水冥赫…”水卿衣叫完后,便有些后悔,懊恼的想要咬掉舌头。

    水冥赫听到叫喊声,抬眼便瞧见一袭红衣夺目的女人,比他离开前圆润丰腴了不少,凭空增添了几分熟女韵味。

    “我也喜欢水字,改掉后自己都别扭,爱怎么叫便怎么叫。”水冥赫黯淡的桃花眼中闪耀着琉璃的光泽,“…他对你好么?”

    水卿衣轻轻颔首,“你这段时日去了哪里?连太后薨都狠心的没有进宫,是铁了心要和我们绝了关系?”说到最后有些恼,伸手一拳砸在水冥赫心口:“亏得我整日的想着和你抢食,你不在,都没有啥胃口。”脸上有些怀念,人都说失去才知道珍惜,水冥赫离开后,她才发现,心底竟是把他当成了亲人。

    水冥赫脸上的笑容真了几分,不再是伪装的笑容,嘴角有着淡淡的苦涩:“我只是去散散心,看看哪里有美人。”

    得知与她不是亲兄妹,心里开心,却又酸涩,这段时日里,理清了对她是什么样的感情,虽然没有身份血脉的束缚,他明白,这辈子,两人终究是无缘,她已经有了一辈子要爱的人,要相守的人,这份感情只能深埋在心底,成为他一个人的秘密。

    有时他怨恨老天爷,它是何其的残忍,连他是兄长的身份也剥夺掉,让他以何种借口再接近她?

    永远只能以一个外人的身份,在远处守望,不可越雷池一步。

    水卿衣明白他的苦,叫了十多年的父皇,竟不是他的父皇,让他如何接受?

    当年得知她不是将军府的孩子,心里是高兴的,但是也有着淡淡的惆怅,若是水澈和太后对他不好,倒也能轻易的释怀,怕对他来说是解脱。

    太后喜欢生事,胡搅蛮缠,对水冥赫不得不说是真心的,怕是悟在心肝上疼爱的孙子,水澈虽然疏忽他,对他除了父亲的疼爱外,其他父亲该做的都做尽了,所以,水冥赫心里也不好受吧?

    “别以为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说起来你还是我远方表哥呢,别以为脱离了亲哥哥的身份,就可以不给我银钱。”水卿衣见水冥赫眼眸暗了暗,嘀咕着他小气,“又带来了几个美人?我还以为你不会要回宣王府,安排了辽王住进去,他可是享用了你不少珍藏的美人。”

    闻言,水冥赫呆愣了一下,回过味来,眼底有着压抑的怒火,低吼道:“你都送给他了?”

    水卿衣看着眼底冒着两团小火球的水冥赫,脖子一缩,讪讪然的说道:“没有,就一个院子的。”

    水冥赫气得两眼冒火星,进了他院子的女人就是他的人,这女人…这女人竟把人送到他院子里,明目张胆的睡他的女人,给他不知道戴了多少顶绿油油的帽子。

    “你,立即,马上,让他滚蛋,否则,定要他血祭本王的耻辱。”水冥赫觉得他快要疯了,这个女人该死的有那本事将他惹毛,若是其他的人,定要扭下她的脖颈当蹴鞠。

    水卿衣,没料到他的反应这么大,恍然忆起古代男人对自己的女人贞节很看中,但前提是他都要睡过啊?难不成…

    “你府上的女人,你都…宠幸过?”水卿衣干咽了口口水,那么多的女人,就这样…咳咳…给他糟蹋了?

    水冥赫被她放光的眼神看着心底发毛,额角突突的跳动,强压下心头的怒火,深吸口气道:“你以为什么庸脂俗粉都能得到本王的青睐?”水冥赫有些心虚,摆高姿态,斜睨了眼水卿衣,双手环胸道:“只有几个妾侍而已。”

    你妹!

    没睡那么激动作甚?

    害她白激动一把,撇了撇嘴,揶揄道:“你没有沾她们的身,怎么就愤怒的像是让人爆菊了?”

    水冥赫瀑布汗,虽然他不知道‘爆菊’什么意思,但准没好话。

    “本王又没沾你的身,你如此愤怒作甚?难道你被本王…爆菊?”水冥赫心底认为这是骂人的话,觉着新奇,便回了过去。

    “噗——”水卿衣脸瞬间涨红,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幸而他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然她会囧死去。

    尴尬的看着水冥赫,心底泪流成河,尼玛,他不知道意思还这么学以致用,若是他骂别人去了,无意间恰巧那人知道,该怎么办?

    老天爷再一次印证了水卿衣就是一倒霉相,身后的门早已打开,百里玉周身散发的寒气,仿若要将空气冻结成冰。

    “旧人重逢,何不进来好好谈谈?”百里玉淡漠的话语没有任何起伏,可水卿衣却心尖儿一颤,低咒了一声自作孽,这货可是知道是什么意思啊。

    水卿衣只恨仰天长啸一声:苍天啊,你赶紧一道雷劈死我吧!

    使劲的给水冥赫打眼色,你倒是借口有事走啊。

    水冥赫恍若未见,率先迈开步子进雅间,低笑道:“是该好好聊聊。”

    百里玉冷哼一声,转身进雅间。

    水卿衣一阵捶胸顿足,欲哭无泪的跟进去,看到百里玉与水冥赫两人分开坐在两边,脚步一滞,就着中间的位置坐下,形成倒三角。

    “藩王进京,太后已经下葬,他们没有一点动静,你打算怎么做?”水冥赫倒真的有事要谈。

    百里玉手指沾着茶水,写下一个字,冷冽的说道:“我要他有来无回。”

    水卿衣眼睫半遮,心里有了一个想法,说道:“水冥赫,我要你在子时前去一趟国寺。”

    二人同时看向水卿衣,等着她后面的话。

    可水卿衣却不再开口,端着挤出来的羊奶轻轻抿一口,浓厚的奶骚味让她反胃,为了孩子,不得不和。

    屏息,蹙眉一口气咽下,端起白开水‘咕噜咕噜’的喝下去,随即,捻起一颗蜜枣放在嘴里,稍稍呼了口气。

    水冥赫看着她一系列的动作,眼底有着深思,她不喜欢的食物,半口都不会沾,为何明明讨厌有股腥臊味的羊奶,却逼迫自己喝下去?

    “她有了身孕。”百里玉似是看出了水冥赫的心思,含笑的说道:“羊奶对孩子好。”

    他也不知道究竟有什么好处,一切都是她自己叮嘱,见她喝的痛苦,也不想要她喝,可她太倔强,拗不过。

    水冥赫浑身一震,心里针扎一样的疼,敛去眼底的伤痛,没有把百里玉的挑衅放进眼底,妖冶的一笑:“不是说小产了?”

    “胡说八道什么?”水卿衣微恼,她之前不信奉这些吉利不吉利的话,可至从散播谣言,后来怀孕,知道真的有小产的征兆,她心里慌了,怕了,当真以为是她的话,才会成真。

    “给个干爹做做玩儿。”水冥赫耸肩,如黑曜石一般的瞳孔紧盯着那平坦的小腹,心里阵阵的抽痛,不止一次想过当初在雪临国将军府后院见她的模样,甚至连睡梦中都反反复复是那一幕,心里后悔了么?后悔那时没有不顾一切的把她掳到南诏?

    经过这次的调查,他知道那次是百里玉使的计谋,若他没有暗中下黑手,自己没有离开雪临,是否与她就有未来?连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否就是小赫赫?

    “行啊,你家产丰厚,给点什么见面礼?”水卿衣两眼放光,贼兮兮的望着水冥赫,仿若他便是一块金子。

    水冥赫睨了眼百里玉,抛了个媚眼说道:“名字有个赫字,宣王府三分之一的财产,姓水名字有个赫,给宣王府三分之二的财产,名字由本王取亦或是姓陶,宣王府归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墨青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墨青烟并收藏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