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 > 第三十七章 水卿衣殒,北苍魔君

第三十七章 水卿衣殒,北苍魔君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命真大,下了这麽多的毒,竟然没事,我不得不亲自动手。”来人口气阴阳怪气,透着浓浓的憎恨。

    水卿衣瞪大双眼看着床前的人,眼底的惊诧仅片刻便被敛去,嘴角挂着苦笑,千防万防,终是家贼难防。

    “为何?”水卿衣蹙眉,她确定莫晴对百里玉是忠心的人,为什么要杀了她?难道是狗血的爱上了百里玉,所以这算是情杀?

    一会功夫,水卿衣只觉得胸口闷疼,肌肉都开始麻痹,这是毒性发作了。

    想到肚子里的孩子,水卿衣眼底有着不甘,记起冠赋说的话,难道这就是她的第二大劫难?

    “因为你杀了莫忧。”莫晴眼底闪过哀伤,随即面露厌恶,若不是她,主子何曾要屈尊降贵委身住在南诏,她的莫忧岂会死了?

    水卿衣一愣,爱上莫忧?

    “你不知莫忧背叛了百里玉?”水卿衣费尽力气,尽量保持呼吸平缓,拖延莫晴的时间。

    很难想象一个活泼善良的姑娘,为了莫忧的死背叛了百里玉,难怪几次有大病大灾,莫晴都借故没有随在身边,原来她的心早就偏离了。

    恍然,水卿衣想到前不久百里玉被困在神医谷,是不是她的手笔呢?

    “背叛了又怎样?何尝要以性命为代价?我之所以愿意效忠百里玉,都是为了莫忧,他为了百里玉的理想,断然阻止百里玉娶你,有错?若不是因为你,主子还是主子,莫忧还是莫忧,却因为你,所有的计划都被打断,我怎么能不恨你?”莫晴想到莫忧惨死的时候,嘴里不断的喊着要她杀水卿衣报仇,心里阵阵的抽痛,阴狠的说道:“果然,祸害遗千年,我下了这麽多的毒,你都死不了,还是要黄素馨根才毒倒你。”

    莫晴手上一个用力,剑锋划破了水卿衣的脖颈,见她眼底平静如水,没有一丝波澜,心里霎时不痛快了。

    “你生来就是我的克星,不但害死了莫忧,还抢走了我大师哥,连疼爱我的师傅也被你抢去了注意力,我每时每刻呆在你的身边都是煎熬,明明恨不得喝了你的血,吃了你的肉,却还偏偏要装作忠心耿耿的模样,对你嘘寒问暖。”最让莫晴恨的是她自己,明明知道这恶毒的女人是仇人,却又忍不住的亲近,想要放弃仇恨。

    于是,在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莫晴终于下定了决心杀了水卿衣,免得拖下去,会动摇决心。

    这也是为何多次下毒水卿衣都没有反应,其中大部分原因是莫晴的纠结,想到莫忧的仇恨,便要杀了她鞭尸,可想到水卿衣对他们的亲和,心里动摇,下毒的份量很少。

    水卿衣似是看出了莫晴纠结的内心,强忍着肚子里的阵痛,费力的轻笑道:“莫忧多次联合商婕影杀我,我不该杀他,等着他杀?无论如何,那都已经是过去式,多说无益,如今,败在你的手上,只是错信了人罢了,动手吧。”

    莫晴心口一滞,她不该怕死的求饶么?为什么一副看透生死的模样?

    “你求饶,我便放过你肚子里的孩子。”莫晴持剑的手微微颤抖,心里两个小人在打架,可看到水卿衣一脸恬静,激怒了莫晴,是笃定她不敢杀么?

    提着剑便对着水卿衣微隆的肚子刺去——

    “噗呲”一声,利器刺破*声音,水卿衣紧紧的闭上眼,一股热流喷洒在脸上,可预期的疼痛,却没有出现。

    缓缓的睁开眼,便看到一袭藏青色衣衫的男子嘴角溢出一缕血丝,脸上露出如春风的笑容,如玉的手指盖在水卿衣的眼睛,不同于百里玉的微凉,温热的触感让水卿衣湿了眼眶,心口一阵憋闷的窒息感,耳朵嗡嗡传来耳鸣声,却能清楚的听到他温醇说道:“别看,会吓坏孩子。”

    水卿衣心里震动,心里慌乱,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猛然拨开水逸的手,想要查看他的伤势,手软趴趴的,无能为力,眼底闪过绝望,森冷的目光看向诧异的莫晴,来不及开口,便见到莫晴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水卿衣扭头,便看到了门口一身血衣的百里玉,再也支撑不住,眼一黑,昏死了过去。

    百里玉手中的剑掉落在地,卷起一阵狂风,来到床边,定定的看着昏睡的水卿衣,下身一滩触目惊心的血迹,刺痛了百里玉的双眼,清楚的感受到她的呼吸渐渐微弱,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离他而去。

    心里顿时慌乱无措起来,跪在地上,伸手想要抚摸,却在触碰她脸颊时,停顿了下来,仿若他轻轻一触,她便会像精美的瓷器般碎了去。

    可,水卿衣断去的呼吸声,让百里玉感觉他的心瞬间死去。

    赤红着眼,艰难的开口:“浅浅…你说要与我一起慢慢变老…变丑…到白头…怎么能丢下我一个人,和孩子离我而去…”百里玉暴怒充满煞气的神色,柔和了下来,倾身,脸颊蹭着水卿衣的脸颊,僵硬的脸部使百里玉万念俱灰,嘶哑的说道:“浅浅…我来迟了,你不要生气不理我,快睁开眼,打我一顿泄气…”如小孩一样无措的说道:“你喜爱银子,我去帮你夺了来,好不好,你不要睡觉了,快醒来,看我一眼…”

    就看一眼…

    百里玉疯了一样的不断揉搓着水卿衣僵硬的身体,希望这样可以柔软松弛,可是,没用,真的没用,依旧还是硬如骨头。

    水逸虚弱的看着浑身透着死气的百里玉,心里一阵悲恸,他知道,终究是来晚了。

    早在他接到消息,百里玉被围困,便该要想到水卿衣有事…

    艰难的坐直身子,看着百里玉眼底流淌出的液体,饶是知道深情如他们,心里仍旧狠狠的震动。

    一滴,两滴,三滴鲜红的血泪,砸落在水卿衣渐渐犯紫的脸上。

    ……

    长乐公主薨,轰动全朝,霎时人心惶惶,所有的大臣都密集在一起,整个王都气息压抑,如同被一团乌云笼罩,不见天日。

    紧跟着,当天夜里,宣王府被血洗,囚禁的辽王水霸天也无幸免,找到的时候,只是一具无头尸。

    紫苑殿,弥漫着浓厚的血腥味,百里玉依旧一袭血衣,如雕塑一般,跪坐在床上,怀里抱着了无生息的水卿衣,仿若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久。

    诡异的是床头,挂着数十个人头,排在第一的是水霸天,第二的是莫晴,第三以后便是傅家人,密密麻麻的挂满了整个床头。

    “浅浅,你和孩子一定很寂寞,我让他们都去找你,你亲自杀了他们解气,等我去找你…好不好…”

    百里玉血红的眼珠子满是柔情,怜惜的摸着脸色已经完全是黑紫色的水卿衣,小心翼翼的模样,仿佛在触碰着绝世珍宝。

    而殿外,水芊鸢听闻噩耗,太过突然的打击让她昏厥,如今,哭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眼泪,三天了,已经三天了,里面紧闭的门扉,没有打开。

    她一面都没有见到衣儿,想到那可怜的孩子,就这样没了,她恍若在梦中,下一刻醒来,依旧俏生生的站在跟前,喊着:“母后。”

    怎个人憔悴‘老了’不少,想要推开门进去看望衣儿一眼,可一想到当时接到噩耗赶来,强行的推开门进去,百里玉那满脸的血泪,红得带着魔性的眼珠,她出来了,她怕刺激到百里玉,导致他走火入魔。

    忽而,她想到她当年离去时,身边的男人,又是怎么样的心情,又是怎样抱着微妙的机会,等了十五年。

    “澈,救救孩子,你要救救她,不然,我…我活不下去…”水芊鸢仿佛抓到一根救命稻草,死死的抓着水澈的手不放,当年她能活,自然衣儿也有可能能活。

    水澈悲恸的眼底满是无奈,他又怎舍得自己唯一的孩子离去…

    心里是怨怪百里玉,怨他没有照顾好衣儿,怨他把危险的人放在衣儿身边,若不是如此,衣儿还是活生生的,哪怕,依旧将他气得要死。

    “当年,能救你,也是要多亏了冠赋。”水澈如今,也只不过是一个孩子的父亲的角色,一个女人的爱人的角色,不是高高在上,尊贵无比,令人忌肆的帝王。

    大殿的空气沉闷,屋内血红的纱幔,被换成黑沉沉的纱幔,没有一丝生气,厚重的死气压得人心口喘不过气来。

    “他人呢?”水芊鸢满含期待的问道。

    “他…”

    “死了。”门扉突然打开,百里玉满脸颓废,下巴长满了青渣,浑身透着沧桑。“以命换命。”

    百里玉死去的心,阵阵抽痛,仿若一把烧红的烙铁在熨烫,灼烧他的五脏六肺,痛的他整个灵魂都将要剥离一般。

    水芊鸢呆傻在原地,最后的一线希望破灭。

    脚步蹒跚的冲进了内阁,看到躺在床上,忽略掉那不正常的肤色,仿佛睡着的人儿,水芊鸢本已干涸的泪水,滚落了出来,死死的扑上去,抱着水卿衣闷头大哭。

    紧随而来的水澈,痛苦的闭上眼,眼角有两行温热的液体滑落,这一世,他经历一生中两个挚爱的女人离去,一个是爱妻,一个是爱女,还有什么能伤的了他早已千伤百孔的心?

    “或许,还有一个法子可以救。”水澈攥紧了袖中的拳头,逼回眼底的湿热道:“你去北苍皇室陵园找洛克部落的入口,亦或是跪千层寺,祈求覆盆子老人施以援手相救。”

    百里玉浑身一震,眼底燃起了希望,他想到冠赋的师傅便是覆盆子,他能救皇后,他的师傅定然能救浅浅。

    反身冲了出去,被水澈拦住,“佛门重地,换身衣裳。”

    百里玉匆匆的换了衣服,骑上胭脂马朝千层寺而去。

    水芊鸢怜爱的抱着水卿衣,眼底有着欣喜:“衣儿真的有救了?”

    水澈摇了摇头。

    “葬了。”

    “不——”水芊鸢悲痛的喊道,紧紧的揽着水卿衣,她的衣儿是活的,只是睡着了,为何要葬了?“水澈,你若敢动,就把我和衣儿一同埋了。”

    “把皇后带下去。”水澈狠心的别开头,百里玉看似接受了衣儿死去的事实,可心已经很脆弱了,稍有不慎,怕就入了魔,他不可能把衣儿给葬了,天天看着,日日煎熬着,难保大仇得报后,他会随着衣儿而去。

    衣儿,怕是希望他幸福…

    ……

    为了防止百里玉阻止,匆忙的将水卿衣装入冰棺中,葬入了皇陵,而不知情,抱着一丝期望的百里玉,顶着乌云密布,黑蒙蒙的天气,跪在了千层寺下。

    千层寺不是只有名字的一千层,而是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阶梯,寺庙高耸入云,听闻里面住着仙人,凡是有大病大灾的百姓,都会心诚的跪着上去,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坚持,亦或是心智坚定,但是体力坚撑不了到达寺庙。

    唯有东陵先皇,为了救难产的宠妃,跪了上去,救活了母子俩,也就是襄王和他的母妃,因此,更是被传的神乎其神。

    百里玉一阶一磕头,半天的时间,膝盖被磨破,额头早已被磕破肿大,百里玉似麻木了一般,根本没有察觉到痛楚,继续缓慢而虔诚的跪上去。

    老天却不作美,飘起了入冬的第一场雪,如撕裂毛絮般的雪花撒满了百里玉的全身,寒冷如刀割的风,吹打在百里玉脸上,俊逸如仙的容颜蒙上了一层寒霜,唇冻成了青紫色,依旧没有一丝表情。

    而不知何时,寺庙下围拢了香客,有些是听闻了消息赶来看戏的,他们有些动容,有些则是看戏,见他能支撑多久。

    雪越下越大,天昼亮如白日,百姓越站越多,望着那渐渐模糊的一点黑影,靠近目标。

    终于,在寺庙的晨钟敲响,百里玉靠着最后的一丝念想,跪倒了寺庙门口,并没有传言中那么宏伟庄严,而是简陋朴素的几间青砖石瓦的庙堂。

    “砰砰砰”用力磕头三声,麻木的失去知觉的额头,已经肿高的如馒头,拼尽最后一丝内力洪亮的喊道:“弟子求见覆盆子老人。”

    ‘吱呀’一声,寺庙门扉打开,小沙弥裹着厚重的灰白色棉布僧衣,双手合十的行礼道:“施主请回吧,覆盆子老人早已在一年前仙逝。”

    百里玉只觉脑袋被重重的砸了一拳,直直的倒在地上,闭上眼前,仿佛看到天际浮现了水卿衣的笑脸,冻僵的脸上已经没有拉扯不开任何的表情,嘴角费力的勾起,血色瞳孔显露着浓郁的深情,伸长了手,想要触摸到那生动的笑脸…

    ……

    北苍宫殿,君墨幽端坐在御书房内,批阅着奏折,身上透着浓厚的冷意和煞气。

    莫问看着不眠不休,除非累到极致,再也支撑不下才会闭眼休息的君墨幽,长叹一口气。

    主母的逝世,他始料未及,等他得知主子跪着上了千层寺,赶过去时,已经昏倒在地上,昏睡了半月后,主子醒来,虚弱的赶到南诏,等待他的却是致命的打击,主母已经被下葬,主子发了狂的去找,等打听到墓穴时,挖开,里面竟是空的。

    恍然之间,他明白了过来,南诏帝压根不想让主子知道主母在哪里,那个陵寝只不过是蒙骗主子的空穴。

    “主子,先吃一点在忙,不然…”主母会心疼…最后一句话,莫问生生的吞了下去,若是主母在,主子岂会变成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三年了,整整三年,每到主母的忌日,主子便会关在暗室内,一个月闭门不出,不吃不喝不睡,抱着主母的画卷躺在床榻上,等他们满期进去,便是看到已经奄奄一息,陷入昏睡的主子。

    犹记得刚回北苍,主子把主母的死归纳与商婕影,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把北苍明帝铲除,明暗两帝归一,前朝皇室只留下两个公主,其他均数被斩杀。

    安夫人…太后娘娘,则是被主子给囚禁了起来,雷厉风行的铁血手腕,让外臣惧怕,被封了魔君!

    白衣红眼黑发,一身煞气,确实是附和魔君称号。

    “主子…”莫问担忧的喊了一声,随即支支吾吾的说道:“您不要累坏了身子,若是…若是…”主母活了回来怎么办?

    后面半句话,莫问想要说出来,可终究没有忍心,这样的空口白话,无疑是在主子心里狠狠插上一刀。

    “南诏那边怎么样?”君墨幽抬眼冷冷的看着莫问,他后半句岂会不知?

    只是…可能么?

    三年了,他等的已经快要绝望了,已经快要支撑不下去…

    “皇后出了塔庙,皇上亲自去迎接,打算退位把皇位让给宣王,晋王也是蠢蠢欲动。”莫问一一禀告,忧心忡忡的看向主子,怕他又过去帮忙,当年斩杀辽王,震慑住了不安份的晋王,蛰伏了这么多年,怕是在王都积累了不少人脉,难怪野心渐显。

    “还是没有消息么?”君墨幽喃喃自语。

    莫问心里‘咯噔’一下,主子问的是主母?

    “没有,只是周王那边传来消息,前些日子大摆了宴席,听说是周王养在外面的王妃带着世子回了府。”顿了顿,莫问皱眉问道:“主子,要不要彻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墨青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墨青烟并收藏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