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 > 第五十八章 要挟

第五十八章 要挟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寒门枭士医妃火辣辣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又回去了?

    南宫娣一怔,难道他真的是师傅?

    心里涌起异样,陌生的情绪流淌全身,极为复杂的望着清瘦的水逸,除了一头光亮墨色长发外,清隽的眉眼与师傅有几分相似,可这些年的相处,与师傅带给她的感觉不同,她都已经淡忘了他几乎可能是她师傅的事实。

    倘若他不是,又如何得知城市称‘都市’,有一个名词叫‘灯红酒绿’?

    心脏跳的如擂鼓,假如他是,那么之前他昏迷了那么多年,难道是灵魂穿梭到了现代?那如今他又梦回都市……后面她不敢去想,头一次无措的转身抱着水逸,入怀的身子不似君墨幽宽广结实,清瘦的如同一根竹竿,稍稍抱紧一分,骨头烙人。

    “不,我不会让你死,不会让你死…”南宫娣心里头慌乱,语无伦次的一次次重复着不会让水逸死去,心里却没有底。

    在她的心目中,水逸已经胜过了师傅的感情,犹如亲兄长一般疼爱呵护她,有时又充当着父母的角色,无微不至的照顾她,如何能不动容?

    若说之前到约定好的客栈去救母后,那么这次不是意外的意外相遇,让她动了心思,想到了阿恨的话,到洛克部落找到天眼,是否真的可以把水逸送回都市?

    “傻瓜……我不会死,只是换了个地方生活而已。”水逸清幽的眸子染上一层薄雾,透彻中带着一丝绝望,空洞的望着黑色的车帘,微扬的嘴角泛着凄苦的笑容。

    此生,她都是他命中注定的劫数。

    从小,他不足月出生,身子羸弱,挂着药罐子长大,他早已看透了生死,怎奈,十年前昏厥过去,他的灵魂去了一个美丽新奇的世界,颠覆了他过去所有的认知,原来女子可以工作,穿着清凉,和男子做朋友打成一片,对在古代土生土长的他来说简直是惊世骇俗。尤其是那快速奔跑的铁盒子与在空中飞行的灰机,震惊的差点掉了下巴。

    最令他惊喜的是不用饱受病痛的折磨,没有开心几日,又面临着新的问题,新的知识,新的认知,还要为了生活奔波,过着小乞儿的日子。

    后来他被一个老乞儿‘捡’了回去,继承了‘神偷’的衣钵,日子越来越好,不再过着饱受白眼轻蔑唾弃的生活,随之而来的确实极大的空虚,生活中好似少了点什么,直到完成任务,回家的小巷中,遇到蜷缩在昏暗角落里的‘小野猫’,病恹恹的靠在墙壁上,蜡黄的脸透着不正常的苍白,湿漉漉的大眼深处潜藏着恐惧不安,防备的看着他。

    那一刻,他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瞬间觉得她有趣极了,顺道‘捡’回了家,见到那双大眼里露出的茫然,心底莫名的升腾着怜悯,好似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那病弱的身子他仿佛看到在王府挣扎的他,那茫然无措让他看到初到异世的他,于是心里第一次明白有一种名为‘心疼’的情绪。由最初的‘玩具’到真心实意的想要对她好,单纯的好,只对她好!

    他以为这辈子都会与她生活到老,直到有一次她出任务,心神不宁,好似有什么东西渐渐的离他远去,头一次不管不顾的赶到她做任务的地方,果然看到倒在地上失去人气的人儿,平静无波的心撕裂一般的痛,了悟了对她的感情,可听到两道尖利的尖叫声,将他从悲恸中拉回,镇定如他,都差点青筋爆鼓的掐上她的脖子,怎么能死的这么窝囊憋屈?

    气急攻心的两眼一抹黑,背过气去,再度醒来又回到了王府,那一瞬感觉恍若隔世,第一个可怕的念头涌入脑海,他的娣儿是否也如他一般,来了苍冥?

    大肆的寻找,终于让他找到了他的娣儿,可再次的相见他明白,他终究是晚了,娣儿再不是他一手养大的娣儿,她的内心世界早已将他踢出局,标上另一个男人标签的女子,异世的那段记忆对他弥足珍贵,成了他在这最好的回忆,支撑着他能镇定的面对她对另一个男子深入骨髓的情谊,至少她曾经是他一个人的。

    南宫娣莫名的心酸,眼底闪过坚定,不管是真是假,她都要去洛克部落走一遭,到了现代他就会好好的活下去吧?

    松开抱着他的手,扯开嘴角露出难看的笑容:“好。”若是你所想、为你好,我定当竭尽所能去替你做好。

    两人一路无言,格外的珍惜来之不易的温馨的气氛。

    到了客栈,南宫娣掀开马车窗帘,看着一栋三进四出的两层楼客栈,外面用木桩围城一堵围墙,圈住了客栈,入门处高高的挂着一块木匾,提着四个大字‘悦来酒家’,心里想到了被她遗忘已久的酒楼,从赫连寻手中得来,她便改名为‘布衣食府’,不知景况如何了。

    “你且在马车里等着,不要乱走动。”南宫娣忘了眼精神不济的水逸,才聊多少一会儿,便没有几分精神了,伸手替他打理凌乱的发,水逸快速的避过,却来不及,南宫娣看着手中一缕长发,震惊的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望着坐在马车内另一边的水逸,颤抖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水逸抿紧泛白的唇角,淡淡的一笑,仿若飘落的梨花,洁白而苍凉。

    “不碍事。”水逸见南宫娣恶狠狠的瞪他,伸手拿过那一缕脱发,随意的打个结,掀开窗帘子扔出去,看着青丝被和风轻飘飘的垂落,张口道:“会长出来。”

    南宫娣死死的捂着嘴,看着他的动作娴熟,俨然是早已有了脱发的症状,代表着他的生命大约走到了尽头。

    “会长…一定会长…这么漂亮的墨发…”南宫娣不忍再看,心里如刀子在绞割,掀开车帘直接弯身出来,仰头被凉丝丝的风吹着大脑,昏胀的大脑渐渐清醒,回头望着黑色沉重的马车,心里不是滋味,若不是救她,他不用再遭罪。

    她明白他为何要带着纱帽,是防止头发掉落四处飞散么?

    紧了紧拳头,深呼出一口气,转身头也不回的进了客栈。

    “王爷……”侍卫目送南宫娣进入客栈的身影,便觉马车一阵闷响声,急急的掀开帘子进去,瞧见主子躺在马车上,脸色灰白,嘴里不断的溢出血来。

    “无碍…”水逸若无其事的用虚弱无力的手擦拭着嘴角的血,印下侍卫递来的药盏,轻轻的倚在软垫上,轻笑道:“她还有一劫呢,没有看到她平安幸福的生活,我怎么舍得离开?”

    侍卫心里难受,转头透过车帘子看着南宫娣所在的方向,凝思着要不要将她给掳走?

    “莫要做傻事。”虚弱飘渺的话音透着淡淡的警告。

    侍卫一个激灵,缄默不语的出了马车。

    ——

    客栈面积不大,左手边一个大大的收银柜,占据了五分之一的地盘,掌柜的在里面将算盘拨打得噼里啪啦作响,十张桌子每张配着四张凳子摆设在整个大厅,右手边一张旋转的楼梯直通二楼,想来就是住宿的房间了。

    “可有以为白发长须的老者?”南宫娣随意的问着小二。

    小二连忙应是,许是打了招呼,直接将南宫娣引上二楼走道最里间的房间。

    南宫娣闭眼感受到周遭的气息,冷笑着推开门,看到大长老盘腿坐在床上,其他两名弟子坐在桌子旁,目光凝聚在扔在墙角的水芊鸢身上。

    怒火冲向南宫娣的大脑,‘嘭’的一声,用力甩上门,一掌击向床上的大长老,大长老盘着腿移开,漂浮在空中,脸色铁青的正要还击,被南宫娣一句话噎得差点吐血。

    “有种你尽管放马过来,我若是躲一下,就不得好死。”南宫娣发了狠,若是将水芊鸢掳走,好生款待,南宫娣不会与他们计较,反正还要他们引路去洛克部落,可看着水芊鸢脸色泛黄、不省人事的丢在角落,杀了大长老的心都有。

    蓝宇皱眉,不躲才会不得好死呢!

    细致的打量着一袭火红衣裙的女子,好似部落虞美人的花朵般妖冶动人,眼里星光闪动,真好看呢,比前任圣女(水芊鸢)好看多了。

    “去,我饿了,把客栈的招牌菜全都上一份,不,另外再加一份,做清淡点,送到客栈外的马车上去。”南宫娣替水芊鸢松绑,抱着放在床上,大赤赤的坐在桌旁,一脚踩在空着的长凳上,使唤着白流。

    谁叫这丫长得挺面熟的?

    白流望向大长老,大长老颔首,从掌控局面的主导者变成被动,这种落差让大长老很不爽,拉长脸看向吃准他的南宫娣,心里怒火高涨,却也无可奈何。

    南宫娣是真的饿了,不是捉弄他们三人,风卷云残的吃完,‘粗俗’的吃相令三人大跌眼镜,看得直发懵。

    “吃完了我们立即启程去洛克部落。”大长老率先回过神来,为防止万一,伸手想要控制住南宫娣,迎面一只盘子照着大长老的头扣来,趁着大长老躲闪,食指中指并拢成弯钩扣着大长老起皱的脖子。“快让人把我母后放了。”

    ------题外话------

    食言了许久,这段时间都没有万更,更新少的我没脸面面见你们,明天以后恢复万更,再没有万更,拉出去裸奔去~(┬_┬)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墨青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墨青烟并收藏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