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 > 第六十一章 倒打一耙

第六十一章 倒打一耙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寝殿内灯火昼亮,几个黑衣人排成一行,举着长剑堵在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摸到床边的人。

    “大…大长老…你…怎么来了?”南宫娣摇摇晃晃的从床上爬起来,双眼迷蒙,大着舌头说道:“咦…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啊?”

    大长老衣衫尽落,只余一条裘裤和办解开的裘衣,明眼人一瞧这状况,便知晓他要做什么腌臜事,纷纷由往日对大长老的敬重,变成了不屑、鄙夷、轻蔑,别开了头看向别处,生怕多看一眼便会烂眼睛。

    此刻,大长老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醒不过神来,瞪大黄豆眼,惊惶不安的看着四处,眼底有着愤怒、羞恼、不甘等等情绪,转瞬看到一旁衣衫整洁的二长老,心里的怨恨膨胀,更加认定了这是一场为他而设的阴谋,二长老在寝殿内与她行鱼水之欢,这些人尚且没有发觉,为何他一进来就赶来,捉了个正着?

    “老二,没想到你是这种人,竟出卖老夫。”大长老心思微转,想到一个办法,咬定是二长老陷害他,不知晓这是南宫娣的寝殿。

    二长老好似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看着大长老直发懵,“这…老大,这…你怎么在圣女的房间?你不是说要将秘籍拿去给圣主?”

    二长老的话犹如一记闷雷,劈得大长老外焦内嫩,什么叫倒打一耙,这就是!

    南宫娣醉眼朦胧,使劲的睁开眼睛,眼前有无数个重影,打着酒嗝道:“大…长老,你怎么又…又走错了?”

    大长老心瞬间凉了一大截,不知南宫娣是装醉卖傻,还是真的醉了?

    众人断章取义,听闻南宫娣说的‘又’字,眼神份外古怪,难不成大长老早就对圣女心存不轨?

    “三…三次,这下…三次了…”南宫娣好似察觉不到诡异的气氛,扳着手指头,摇摇晃晃的憨笑。

    “胡扯!”大长老见南宫娣可劲的抹黑他,面红耳赤的捡起地上的长袍披上,手忙脚乱的系着腰带,可越急腰带越和他做对,怎么都系不好。“老夫听闻这里有动静,想到圣女吃多了酒,怕有贼子害命,便忘了男女之防,冲了进来,还不待进门,长袍被人拉扯掉,推了进来,还未站稳,你们就出现了。”抬眼见众人若有所思,心里越发的有底,冷哼道:“老夫一世清白,怎奈落得晚年不保,莫说男女之防,老夫较圣女年长几十年,当得起她的祖父,怎么会做出如此腌臜之事?”

    进来的人大多是与大长老关系不好,亦或是陌亭裳的人,心里早已知晓是怎么回事,却也不可直白的反驳,否则岂不是露陷了,告诉大家我们在陷害大长老?即使大长老真的动了这心思,也奈何不了他,反倒是圣女吃亏。

    “哈,好一个一世清白…晚年不保,大长老说此话也不害臊,老子都替你脸红。莫不是大长老三番两次机警的发现有人对南宫娣心怀不轨,焦急心切莽撞的冲了进去,没有把握好力道,刹车不及,直直的扑倒了床上?”阿恨一袭花花绿绿的锦袍,胸口绣着一个黑白色拼布骷髅头,大摇大摆的走进来,俊美无俦的脸上显露着冷嘲:“大长老真心急啊,没有防范的走进来,若里面当真有贼,就不是脱衣服,而是朝你胸口插刀子,脑子里装的都是些屎,都不知你是怎么当上大长老的。”

    毫不留情面的批判,一针见血的戳破大长老的谎言,简直是将大长老的脸面扒下来扔地上践踏,无地自容的看了眼众人,叹息道:“今日之事算是‘人赃俱在’,老夫百口莫辩,你们要如何处置便如何处置,老夫知会大家一声,日后切不可鲁莽,三思而后行!”

    从始至终,大长老不曾认罪,咬定他是被诬蔑。

    “老大…”二长老眼底有着愧疚,不敢直视大长老。

    大长老凄苦一笑,望了眼南宫娣脖子上露出的红痕,眸光闪烁,倒是便宜了这老东西,白替他做嫁衣,早知会东窗事发,自己不该推搡让他当先锋将探路,得,最后把自己给栽进去了。

    “大长老言传身教,用他的血泪换取的教训来告诉你们,不是什么人都能偷香窃玉!”阿恨明朝暗讽,只差冲上去把大长老那人皮给扒下来,露出里面的狼心狗肺给大家瞧瞧他们敬重的人有多禽兽。

    “你…”大长老面色青紫,愤怒的瞪着阿恨,那阴厉的眼神似要将阿恨给肢解了。

    一直默不作声,藏一边看戏的陌亭裳,缓缓的开口道:“圣女清誉有毁,大长老身为管制者,定当要以身作则,若是念在‘无意’放过,也不能服众,恐日后会有人效仿,俗话说得好,无规矩不成方圆,有错就要罚…本主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大长老对部落尽心尽责,没有功力有苦劳,加之是无心之过,那便小惩大诫。”话落,看着脸色阴郁的大长老说道:“你可服?”

    大长老本来心中有鬼,被众人讥来讽去,觉着颜面无存,心知各人心中对今日之事明镜似的,对着他晓之以理打着哈哈,让他受罚就此揭过。若是不顺坡下驴,丢人的是他,只能保佑这些人封口,莫要宣扬整个部落都知!

    “惭愧。”大长老一脸感激,差点老泪众横。

    阿恨冷嗤一声,装!

    “既然如此,那就把此事交由圣女定夺。”陌亭裳话音一转,看向了倚在床头,呼呼大睡的女人,不禁扶额,要不要这么入戏?

    众人看向南宫娣,毫无形象的打鼾,嘴角抽搐,心道:圣主果然袒护大长老。

    大长老对陌亭裳更加感激,对他的疑心减轻了几个层次,圣主果然是要看他的脸色,想要掌管部落,就得巴结他。

    阿恨一脸坏笑,伸手拍打着南宫娣的脸颊,叫道:“你要如何处理老色鬼?”

    “阉了杀!”南宫娣本就起床气大,又是被打脸,不耐烦的低吼。惊吓得众人齐齐看向大长老的胯部,纷纷捏了把冷汗。

    大长老眼皮子一跳,心道完蛋了,这是要他的命,怎么能是小惩大诫?

    阿恨得意洋洋,打着呵欠说道:“圣主说小惩大诫,那就捡一样轻的处罚,阉了得了,日后碰上这样的事儿,也无需解释便知长老的清白!”

    陌亭裳强忍着笑,睨了眼床上眼睫不小心颤动的女人,未免她憋不住,挥挥手说道:“押下去行刑!”

    大长老惊恐的跪下来想要求饶,可惜有一股不明的力量托着他的膝盖,根本跪不下去,张了张嘴也吐不出声音,直直的被人强行拖了下去。

    待众人散去,掩上门,陌亭裳一巴掌拍在南宫娣脸上,还未碰触到,便被南宫娣敏捷的侧脸躲开,伸手扣住陌亭裳的手腕向左扭转。

    “活不耐烦了,敢打我脸,是嫌眼眶上色不明显?”南宫娣一手做着拳头,在陌亭裳眼眶比划。随即,扭头朝阿恨龇牙,感觉脸颊麻麻的,暗恨在心,那几巴掌她总会讨回来的。

    “见你装得难受,我不是好心叫醒你么?”

    呸!

    南宫娣不屑的赏陌亭裳两大白眼球,这人坏心肠死了,怎么会那么好心?别以为她不知道他早就藏在一边看了半天的戏。

    “咦,你脖子上怎么会有吻痕?莫不是有人真的成了你的入幕之宾?”陌亭裳修长的手指指着南宫娣的脖颈,暧昧的眨眼。

    阿恨也是一副饶有兴致的表情,双手环胸的立在一边,若有所思道:“莫不是老二?我之前还听到床榻晃动声。”话落,嬉皮笑脸的对南宫娣比着口型:你完蛋了!

    “滚!”南宫娣脸色憋得通红,未免他们说出更难听的话,没好气道:“我掐出来的!”

    “你给那老头占便宜了?”

    南宫娣翻了翻白眼,没有理会阿恨,径自起身,趴在地上将床下的女人拖了出来,拍了拍手道:“二长老抱的是她呢!”

    陌亭裳蹙眉,伸手将丫鬟脸上的面皮给撕了下来,看到是给大长老通风报信的丫头,冷笑道:“送大长老房里去。”

    而被拉下去的大长老满心凄凉,未料到没有长生不老,反而赔掉了命根。

    知道无力回天,登时心如死灰,原以为阉了便阉了,保全名声便可,却未曾料到,在他动刑的时候,咔嚓掉命根的那一瞬,门扉被撞开,伴随着命根落地,一群人冲了进来,大长老直恨不得是把他的脖子给咔嚓了,羞愤的两眼一抹黑,背过气去了。

    ——

    大长老修养了几日,心里对南宫娣恨得牙咬咬,想到三日后便是祭石,心里稍稍好过了些许,但转瞬想到他的屈辱,又不想她死的那般痛快。

    黄豆大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却没有丝毫头绪,想要找二长老谈谈,忆起了不好的回忆,又做罢。心底到底是对那夜的事情有猜疑,不可能是巧合,若当真是一场阴谋,定然是二长老告得密,断然不能再伙同二长老一同出谋划策。

    忽而,瞟到床上自送来便昏迷的女人,计上心来,他怎么就这么蠢,舍近求远作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墨青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墨青烟并收藏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