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 > 第六十三章 剖腹取子

第六十三章 剖腹取子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桃眼皮子一跳,猛然抬头看向太后,眼底闪过惊异之色,对君墨幽有些同情,亏得她当初还羡慕他和南宫娣,一对璧人,不光出身好,且有人疼爱护着又能修成正果,却不想这光鲜亮丽的背后藏有多少的算计!

    她自小被舍弃,送往小庵庙中,日子虽然清苦,却远离世间纷争杂事,倒也悠闲,只是心中舍不下母亲的仇怨罢了,枉费师傅一番苦心教诲,陷入红尘当中,一颗痴心错付,至今还是磕磕碰碰,没有安定下来,想着不禁有些自嘲,慕橙虽然是南宫娣的属下,却也身居高位,她除了披着将军府嫡女的身份,又有多少能比得上他?莫怪他看不少眼,到底是高攀了去。睍莼璩晓

    神色不由得落寞,叫一旁的安翎不经意的瞧见了,眼睑微阖,疲乏的侧躺在软塌上,小桃立即回过神来,利索的将枕垫放置安翎腰后,安翎挥一挥手,正色道:“小桃,哀家可有苛刻你?”

    小桃脸色微变,立即跪在地上,心知这话被她听了去,太后又不大信任她,估摸着会对她敲打一番。

    “太后对奴婢宽厚,并不像其他主子打骂奴婢,奴婢心底记着太后的恩典,刀山火海任凭太后吩咐。”小桃强忍着心底的不安,白着脸双手贴地的磕头。

    “哀家要你个丫头片子去刀山火海作甚?”安翎狭长上扬的眸子流露出厉色,淡淡的扫过宫殿一圈,见全都是面生的,眼神暗了暗,喟叹道:“你记住今日里的话,切莫要叫哀家失望。”

    小桃立即眉开眼笑,谢了恩典,起身规规矩矩的立在一边伺候着,却不想对上了赵玲儿打量的眼神,胆怯的低垂着头。

    “小桃,你去御膳房端一碗燕窝送给小皇子去。”太后从袖筒里摸出一个纸包扔在桌上,慈善的说道:“哀家知晓你是个懂规矩的丫头,哀家等着你的消息。”

    小桃诺诺的应声,小心翼翼的将纸包藏在袖筒中,踩着小碎步离开。

    赵玲儿看着远走的小桃,总觉着有些熟悉,在哪见过却又说不上来,眉头紧锁的问道:“太后,这事情交给她可安妥?”

    “你放心,她之前是浣雪宫里的人,不受商浣待见,被送到了浣衣局,被小昭接济过过几回,赶着回来报恩呢!”安翎不以为然,忠心不忠心,明日就知。

    赵玲儿了然,报恩是假,浣衣局是最下等的地方,有了太后身边的红人做依仗,慢慢的爬上来想要出头才是真。

    转念想到她那姣好的容貌,一双灵动的媚眼看着谁都是含着春色,像要勾人魂似的,眼底闪过戾气,不屑的啐了口,最好是对皇上没有非分之想。

    安翎将她的神色尽收入眼,面上含笑,并没有点破,乐得她们去争去斗!

    当天夜里,长卿宫传来了消息,小皇子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沐浴时贪凉寒气入了体,发起了高烧。

    一些宫里的人听闻消息,全都在黑暗中幸灾乐祸的偷笑,其中要数凝和宫的太后和借住在偏殿的赵玲儿,兴奋得谁不着觉。

    而浣雪宫中的商浣,命人掌灯,披着衣衫坐在了圆凳上,望着跳跃的烛火出神,放在膝盖上的手不自觉的收紧。

    那个老虔婆动手了么?

    除掉了她的孩子,如今再也等不住的想要除掉意料之外出现的孩子么?

    “哈哈——”商浣眼底闪过狰狞,凄厉的大笑出声,以君墨幽对那个孩子上心的程度,太后已经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了!

    “公主…”守夜的宫婢听到尖利瘆人的笑声,吓得立即推门进来,看到商浣伤心、怨恨的神色,知晓是想无缘的孩子了。“公主,太后是容不下皇上有孩子,是要皇上断子绝孙,好让小王爷继位,太后步步为营,看似吃亏,我们也讨不到好,不如…”说着,脸上露出一股子狠劲,做了抹脖子的动作。

    “老虔婆不能杀。”商浣眼底露出疯狂的恨意,总有一日她要将安翎千刀万剐!

    “公主,您太死心眼,太后想要对付的是皇上,您多无辜,她还不是拿您动手,小王爷虽然无辜,可谁叫他命不好,有个可恨的生母,我们何不拿他开刀,只要小王爷没了,太后也翻不了身了!”宫婢名叫宝竹,是从小在商浣身边伺候的人,为人狠辣,专门为商浣出谋划策。

    商浣有些犹豫,双手下意识的抚上肚子,笑道:“放他一条生路!”

    宝竹蓦然瞪大了双眼,有些不敢相信,整治一顿太轻了,刚刚准备再劝,却听到商浣打算道:“一命偿一命,我的孩子五个月落得胎,等老虔婆的月份满了,再去讨债!”

    宝竹不甘心,随即想到这样也好,太后已经将近四个月的身孕,到时候药剂放重点就是。这样想着,麻利的起身,朝着君尘枭的宫殿而去。

    却想不到她们已经没有对付安翎的机会,南宫熙烧了三天才醒过来,君墨幽憔悴的好似也病了一场,看着孩子呜呜的说不出话来,一怒下将长卿宫的奴才宫婢全都打杀了,最后顺着线索找到了凝和宫,君墨幽二话不说,让亲卫军包围凝和宫,把太后拿下。

    太后做梦也想不到君墨幽不给她辩解的机会,直接把她绑了去,肚子已经四个月了,显出了形状,被绳索一勒,宽松的衣服贴在身上,圆滚滚的在众人面前晃。

    诸人看到这圆滚滚的肚子,终于‘明白’皇上为什么不顾孝义,抓拿太后,若是他们家老母亲*,生生的掐死了去胡乱埋了。

    于是,君墨幽不但全了孝义,还成了受害者,可以堵住太后安插在朝中的爪牙!

    “嘭!”亲卫军将安翎扔进暗室里,安翎下意识的想要护着肚子,奈何双手被绑住,圆滚滚的肚子磕在地上,重压下肚子把太后弹了一下,侧倒在一边。

    “唔…”安翎痛的浑身哆嗦,蜷缩成一团,不断的呻吟叫骂。“你们这些不开眼的东西,等哀家出去,定要将你们扒皮抽筋!”

    亲卫军统领冷笑,不屑的在安翎肚子上丢了一脚:“太后还是好生交代肚子里的野种!”

    安翎愤恨的瞪了一眼统领,咬牙切齿道:“哀家肚子里哪有什么野种?”

    “哟,莫不是先皇托梦给太后,太后就怀孕了?”统领冷声讥诮,看到安翎身下流淌着血水,赶紧去跟皇上禀告才是。

    安翎痛得出了一身冷汗,咬紧牙关死撑着,心想这样也好,孩子落了,出去后才好一心收拾那些贱人。

    这样想着,心里涌起一阵快感,想到自己在脑海里YY着君墨幽凄惨的模样,肚子里的痛也就不那么绞痛了。欣喜下,不断的想着要报复整治君墨幽的过程,想到快意处,不经意间露出笑声,惹得看守的侍卫看怪物一般看向安翎。

    安翎好似瞧不见,面目扭曲的算计着君墨幽死了,定要放在沸水里把皮肉炖烂,刷掉骨头上的肉,将他的腿骨做成两根拐杖,在上面镶嵌着宝石,一根给南宫娣送去,一根她自己留着用。

    君墨幽信步走来,看到的就是安翎癫狂的大笑,走过去安翎也没有察觉到,直到一双明黄色的靴子落入安玲眼中,安翎适才抬起头来,看到君墨幽有一瞬的诧异,脱口而出道:“你怎么还没死?”

    君墨幽眼眸幽深的俯视着安翎,想着她刚才是在臆想自己死在她手中?

    “太后恐怕要失望了,你死了,朕还好好活着,念在母子情份上,知晓你眷念人世,便让人日日夜夜的超度你的灵魂,永世不得超生。”君墨幽淡淡的笑望着安翎,扫向她的肚子说道:“朕要大师替你算了一卦,做了太多伤阴德的事情,肚子里的野种是向你讨债的,朕替你将这孽障取走,好让太后留一条薄命享清福!”

    安翎越听越心惊,舌头发僵,头皮发麻,手脚冰凉一片,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声音,尖利的喊道:“你敢!哀家是你母亲,你难道要弑母不成?让天下之人戳脊梁骨?”

    “太后淫、乱宫闱,且怀着野种,企图混淆皇室血脉,天理难容,不说朕饶你一命,就是宗族那边也不会放过你!”顿了顿,又道:“朕是在救你,肚子里的一块肉换你的命,不当值么?”

    闻言,安翎松了口气,放松后,肚子里的痛更加的清晰,恨不得肚子里这块肉快点落掉,咬紧牙关道:“你…你快些…”

    君墨幽冷笑,眼底一片寒凉,在安翎眼中,没有什么比得上她的性命,为了活命什么都能舍弃。他很好奇,若是让安翎在她和君尘枭二选一,她是否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她自己呢?

    摇了摇头,又觉得可笑,她如何薄凉无情早已讨教过,何须再感概良多?

    “来人,太后肚子里野种月份太大,药流危害性命,剖腹取子。”君墨幽双手背在身后,想起熙儿浑身被高烧烧得通红,夜夜难受呓语,醒来后竟然失了声,如何再容得下她?

    “不,我不要,药流…给我药流…”安翎吓得魂飞魄散,开膛剖腹焉能活命?商浣比她大一月,都能药流,她为何不能?心中隐隐明白君墨幽要置她死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墨青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墨青烟并收藏神偷囧妃,洞房夜休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