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错上冷傲特工妻 > 第六十八章 一巴掌,脆生生响

第六十八章 一巴掌,脆生生响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挂上电话,雷雅静看着窗外,深深的怅惘。很多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完全不由本意来掌控,她自己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掉入了一个漩涡,这个漩涡让她不能自拔,不能出来,只能越陷越深。

    “这一切,只为了你,懿轩,你懂吗?”雷雅静的眼眸里闪烁着微微的晶亮光芒,只有在这样的黑暗夜色下,她才能够稍微有一点儿属于自己的时间。

    因为裴丽受到了惊吓,所以莫然和向晚晴便都决定晚上和裴丽一起住在双人间里面。

    “莫然,向晚晴,这样会辛苦你们的。”裴丽看着莫然和向晚晴很是抱歉的说道。

    “没事的裴总,我和莫然经常挤在一个被窝里的。”向晚晴嬉笑着说道,这个没心没肺的姑娘,总是那么的善良不知道保护自己却又很仗义。

    “小晴,你不怕歹徒晚上过来?”莫然挑眉,对着向晚晴说道。

    “切,有你呢,怕什么!”自从看见那天莫然在商业街被几辆车都没有撞到之后,向晚晴确定这个莫然十分不简单,于是,她便再也不害怕了,尤其是这样的时刻对于她来说,好奇多过了自我保护意识。

    “秦飞放心吗?”莫然看向一旁不吭声的秦飞。

    这个高高的瘦瘦的白白净净的男孩此时一脸的担忧:“小晴,你睡觉会不会很沉?小晴,你记得睡觉的时候侧着身子,这样方便有危险情况及时往地上滚,还有……”

    “行了行了,你真啰嗦,你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还要赶路。”向晚晴不好意思了,娇嗔了秦飞一下,接着跟莫然他们打招呼之后,便将秦飞送出了房间。

    “裴总,不介意的话,我给你这里安排两个人吧。”何伯对裴丽说道。

    裴丽坐在沙发上,对何伯提出的建议摇头:“何伯,你把人手都去安排给安总吧,你也去照顾安总,我没事,这么多年了,我不是还好好的活着,我命大,没事的,对了,安总回来了吗?”

    “还没有。”何伯说完,看了莫然一眼,接着说道:“莫然,裴总的安全,就交给你了。”

    “我尽量。”莫然没有回绝,她知道何伯肯定会去桥下面查看狼村的那些人,她本来想留下他们一命,前世杀人太多,今生她不太想让手上沾染太多的鲜血,不管这血是不是恶人的。

    然而,她一跟着安懿轩上车她就后悔了,她知道,留下来善后的何伯定然是不会留下任何活口的,不但何伯不会留下活口,怕是雷雅静也不会留下活口,如果不出所料,那些警察里面,就有雷氏安排的人,何伯不派人下手,她的人也会杀人灭口的。

    有些事儿,她做了,对方略微知道她的底细了,她也没有必要扭捏了,这样反而显得舒坦些。

    “懿轩还没有回来!”裴丽嘟囔了一句,接着抬眸看着何伯:“何伯,好好保护安总。”

    “这是我的职责。”何伯说话的时候看着裴丽,有那么一瞬间,莫然觉得何伯的眼眸里是怜悯和惋惜。不过这怜悯和惋惜也只是稍纵即逝,很快的,何伯的神色便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咚咚咚。”敲门声传来,向晚晴快步走去开门。

    莫然一把便将她拽在身后。这个丫头,总是不知道保护自己,这个时候,门外是谁都未知,而且一个下午就出了两次事情,她就一点儿都没有记性。

    看着莫然举动,何伯的眉头微微的动了动,接着他便看见莫然抬手轻轻的扭了一下门把手,微微的打开门,莫然的手法十分的独特,她是用是指和中指扭开门把手的,她的身体呈现紧绷状态,她的左手掌心空握,明眼人一眼便知道是高手的防备招数。

    “莫小姐,何叔在吗?安少回来了。”门外,是跟着安懿轩一起过去的保镖。

    “是吗?回来了。”何伯几乎是和裴丽同时出声的,不过裴丽在何伯的注视下又往后退了去。

    “嗯,安少在洗澡准备睡觉了,他说想单独见一下莫小姐。”保镖看着莫然说道。

    “你告诉安少,我累了,已经睡着了。”莫然不想这个时候裴丽有什么意外,今天她也确实比较累,便不想去见安懿轩了。

    “安少说,你必须去见他。”保镖梗着脖子不走。

    莫然皱眉,嘟囔了一句:“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手下。”不过嘟囔归嘟囔,莫然还是跟着保镖走去了安懿轩的房间,何伯留下来陪着裴丽。

    “叫我来,不会是等你洗澡出来,看美人出浴吧?”莫然等了好半天才看到从洗漱间出来裹着睡袍头发湿漉漉的安懿轩,便调侃道。

    “想你了,叫你来看你一眼。”安懿轩走进女人盯着她看啊看,说道。

    莫然对着面前这张美人脸直翻白眼:“安少,你是打了鸡血的,我可没有,我很累,要休息去了。”

    “要不,在这里一起休息。”安懿轩盯着女人,眼眸里有某种*之火在熊熊燃烧。

    “安少,我说过,你解决了那两个女人,再来和我谈感情的事情,电梯里,人家可是当着众人的面,说出那天富豪酒店的事情,若要是回头再有个孩子,你这现成的爹就可以做的稳当了。”莫然坐在沙发上,看着男人微微露出的健硕胸膛,挑眉说道。

    还真是别说,这男人是蛮诱惑人的,怪不得雷雅静会抛下面子,一副花痴的跟着,就看他现在,湿漉漉的头发在灯光下水珠闪烁着亮闪闪的光芒,他刚洗的干净清透的脸庞此时看着便是更加的轮廓分明,白色的浴袍包裹下,若隐若现的健硕身材,浴袍胸口微微敞开了些,仿佛是这个男人故意为之的,白皙却分外健硕的胸肌半隐半现,让人遐想连篇……

    “咕嘟”莫然承认,不管前世还是今生,第一次让她面对男人的时候有些口干舌燥,虽说上一次在她康城的家里这个男人同样诱惑满满,但是,莫然敢肯定,当一个俊逸帅气的男人穿着睡袍在你面前让你略微看见一些肉,却又若隐若现的时候,这绝对是最迷人的时候。

    “今晚愿意在这里陪我吗?”男人呢凑上前,身上很好闻的沐浴露的味道刺激着莫然的神经。

    “美色诱惑?”莫然挑眉看着男人的胸膛,抬手,指尖略微有些颤抖的触着那微微露出的胸膛。

    指尖触及,温热的感觉传遍全身,一如触电般让莫然全身轻微的战栗了一下。

    “这诱惑,够吗?”男人轻轻的将浴袍的带子解开。

    “嘶~”莫然一个闪身,挪开了身子,站了起来,男人本来欲凑上脸吻上的,却扑了个空。

    “安少,很晚了,我回房间休息了。”莫然整理了一下衣服,随即走向门口。

    “不想知道,我今晚见了谁吗?”安懿轩扭头抱着胳膊盯着莫然,浴袍带子松下来,他的胸口便敞开了。

    “其实,若隐若现更诱惑。”莫然说完,便打开门欲走出去。

    “懿……懿轩……”门外,站着雷雅静,她的手臂刚抬起来准备敲门,那手却愣在了半空中:“莫然?你怎么在这里?”

    “废话。”莫然说完,抬手整理了一下头发,接着扭头微微的将们敞开一点儿:“你累了吗?需要休息吗?”

    “嗯,我累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安懿轩转身,将浴袍带子系好,接着冷冷的说道。

    “那好,晚安。”莫然说完,不待雷雅静抬手推门,便将们带上了,门口的四个保镖面面相觑:他们还没有进去呢!

    “莫然,你这么晚了在懿轩的房间里干什么?”因为看见了安懿轩的衣冠不整和转身系睡袍的动作,雷雅静已经脸色惨白,但是她还是追问了莫然一句以证实她看到的。

    “这是私人问题,我可以选择不回答。”莫然微笑,说道。

    “嗯,贱人。”雷雅静张嘴便骂。

    “啪”一抬手臂,一个巴掌脆生生的响。

    “你……莫然……”雷雅静眼眸怒瞪,她左手捂着脸吃惊的看着莫然,随即便右手一抬,不远处快速走来几个穿着深蓝色衣服的雷氏保镖。

    这雷氏和安氏是有区别的,安氏的保镖穿着的一律是黑色西服,而雷氏的是深蓝色,料子也是不同的,雷氏的是丝光高档面料,而安氏的是呢料,虽然算不上高档,但是也是衣服料子里面比较上档次的。

    “给我打,这个女人她竟然……竟然敢打我。”雷雅静恶狠狠的吩咐保镖。

    “是。”几个保镖捏了拳头便冲上来。

    “住手。”身后,洪钟般的声音响起,却是何伯。

    “何伯,莫然,她打我,她竟然打我。”雷雅静跟何伯发火,接着她又要抬手去拍安懿轩的门:“懿轩……”

    “雷小姐,不知道现在夜深人静了吗?安少累了一天了,让他好好休息。”何伯盯着雷雅静,眼眸微眯,说道。

    “可是……刚才懿轩他……他根本就没有休息。”雷雅静抬起手臂,想想又放了下来。

    “不管有没有休息,今晚都累了,都可以休息了。”何伯说完,便走进人群:“一个晚上,接连出事,晚上还不得安宁吗?”

    闻听何伯如此说话,雷雅静倒是不笨,知道何伯已经恼怒了,对于何伯,雷雅静多少还是有些忌惮的,再加上这一晚上的事情还真是不少,于是,她便只好狠狠的等了莫然一眼,咬牙切齿的说了局:“你给我等着。”便转身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几个保镖放下手,看了看何伯和莫然,也退回了自己的房间去了。

    “莫然啊,少惹事。”何伯在莫然即将转身的时候,说了一句。

    “嗯,”莫然没有多说话,点了点头,应了一声,随即回了裴丽的房间。

    “刚才外面什么事情?”裴丽看见莫然进门,便赶紧上前问道。

    莫然抬头,秦杨也在房间里,她摇了摇头:“没事,我打了雷雅静一巴掌,怕是接下来她不会让我好过了。”

    “什么?你打了她?好,打得好。”向晚晴先是一愣,随即便鼓掌称好。

    “莫然这是为了转移注意力。”秦杨淡淡的说道。

    “就你知道的多。”莫然斜了秦杨一眼,接着说道:“裴总,你知道什么人和你有仇吗?我们也好防范一下。”

    “没……没什么人,兴许是生意上的看不惯我的吧。”裴丽原本十分淡然的脸色突然有些发白,她赶紧摇头,随即便站起身,说道:“我去洗漱一下,累了。”

    看着裴丽走进洗手间,秦杨对着莫然笑了笑,随即站起身把秦飞带走了,临出门的时候,秦杨回头,盯着莫然说道:“有什么事情招呼一声。”

    “行。”莫然点头,心说,刚才外面那么大动静你都不管,还招呼你,你这白狐狸。

    这一夜,这个房间,只有向晚晴在玩了一会儿手机之后睡着了,她睡得很香很香。

    另外的两个人,都几乎没有睡。莫然在想着心事,想着是谁约了裴丽,又是谁约了安懿轩,为什么有人会要杀了裴丽,在康长这么久裴丽都没有事,一出康城,怎么就会有人要暗杀她?

    而裴丽也没有睡,她的心事自然比莫然他们任何一个人还要多……

    第二天,当莫然起床的时候,裴丽还在睡觉,看着裴丽的黑眼圈,莫然猜想,她定然是这早晨才刚刚睡去的吧。

    莫然悄悄的起床,没有打扰这两个人,她换上运动服,轻手轻脚的洗漱完了之后,便出门去了。

    这是一个山城,地域条件不是很好,用当地人的话说,穷山恶水的,交通不是很发达,生活也不算是很便利,就算是莫然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是省会城中心,也算不上多么的繁华。

    不过,却正是这不繁华,使得这城市的早晨格外的清新美丽。

    莫然习惯了早起,这时的天刚蒙蒙亮,山里的人们也是习惯早起的,很多老年人也都在路上行走,开始锻炼身体了。

    “不错的早晨。”正当莫然昂着脑袋在扭脖子准备跑步的时候,身后有人说话。

    转身,回头,早晨的微笑依旧是那么的温馨,这微笑独独只有秦杨这个男人才能将它诠释的如此经典。

    “早。”莫然打了个招呼:“这里的早晨,很不错。”

    “是呀,山城的空气要比康城清新多了。”秦杨走上来,深蓝色的运动服将他的肤色映衬的更加白皙,也让他的书生气更重了。

    俩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在这酒店后面的山道上散步,经过昨天裴丽被袭击的地方,秦杨停了下来,看着树上的子弹擦痕,说道:“昨晚,裴总睡得好吗?”

    “应该不是很好,受了这么大的惊吓。”莫然也看见了子弹擦痕,她对比了一下放下和距离,发现是从对面的山头射下来的,昨天被她伤了的那个人应该是下来准备近身刺杀的,那么说他们一共有三个人,昨天雷雅静的人手都是齐全的,也就是早就有人安排在这里等裴丽了,到底是什么人非得要在康城之外杀了她?

    “裴总是个很大胆的女人,这点儿惊吓不至于的,她有心事。”秦杨边走边说道。

    “哦,心事?”莫然站定,看着秦杨:“你有话要跟我说?”

    “嗯,关于裴丽,你是她的员工,你知道有多少?”秦杨问道。

    “不算多,平日里不关心这些私人的事情。”莫然淡淡的说道,

    “这倒也是,裴总是个有故事的人。”秦杨看莫然不是很感兴趣,便不再说话,只是和莫然一起往前走着。秦杨的出现,打乱了原本要跑步到对面山上去看看昨天对方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的计划。

    也罢,算了,他们该是袭击了一次没成功,下次不会在同一个地点了。

    待到秦杨和莫然双双回到酒店的时候,便看见早餐桌上,几个人的脸色都十分的不好。

    尤其是这安懿轩,这一次远行的主要角色,他的脸堪比那北极冰川还要冷硬。

    莫然跟何伯和裴丽他们打了招呼,便坐了下来准备吃饭。

    “怎么,一大早谁又得罪你了?”莫然问道。这餐桌上没有雷雅静,这让莫然高兴了些许,不然的话天天和那样的女人在一起,天天不消化,真的会得胃病的。

    “还不是你。”向晚晴嘴快,说出了真相。

    “……”莫然扭头看着安懿轩:“我可是一大早就出去散步,没得罪你哈。”

    “莫不是又吃醋了?”秦杨笑着说道,他拉开椅子也坐了下来,坐在安懿轩的旁边。

    莫然白了秦杨一眼,心说,你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心里有数,你非得说出来。

    “是,吃醋了,以后离我的女人远点。”安懿轩抬手开始切餐盘里的火腿和鸡蛋,他切的很用力,仿佛就是在告诉秦杨,你要是再跟我抢女人,我就这么切了你。

    秦杨挑眉看了一眼桌上的人,随即笑道:“莫然现在是单身,我有追求她的权利。”

    “吃饭。”莫然拿起刀叉,沉声说道。她最讨厌这样,好像搞得她是他们抢夺的猎物似的,她就是自己,是莫然,不是安懿轩的,谁都不是。

    众人不再吭声,只得低头吃早餐。

    “懿轩,可以走了吗?”在大家刚吃完放下牛奶杯子的时候,雷雅静很及时的出现了。

    众人抬头,又低头,纷纷站起身,简单的和雷雅静打了招呼,便走了出去,莫然最后走的,看着雷雅静脸上的手指印,她的嘴角略微一挑,走过雷雅静身边的时候,突然停下,盯着这个女人的脸,问道:“疼吗?”

    “莫然,你别太过分了!”雷雅静突然大怒,引得酒店的服务员和安懿轩他们都纷纷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这怒吼声也引得在酒店里面巡逻的警察走了过来。

    “怎么了?”警察上来问道。

    “没事。雷小姐说她的脸疼。”莫然微笑着走远了去,被秦杨拉着说事情的安懿轩对着莫然远去的背影撇了撇嘴。

    “你……”雷雅静对着莫然的背影直跺脚,却又碍于安懿轩的面子,不好怎么发作,她知道,莫然在故意气她,故意逗她,她知道她如果一味的发脾气闹腾,安懿轩只会越来越讨厌她,所以雷雅静告诫自己,要忍!

    不管自己的脸上肿的有多难看,雷雅静还是坐在了安懿轩的车上,她决定从现在开始听耿如雪的话,时刻看着安懿轩,只有在她的眼皮底下,这个男人才不会飞了的。

    凯迪拉克被人修好了,这一路继续前行。裴丽因为晚上没睡好,这个时候便靠在车座上眯着眼睛休息起来了。

    向晚晴是死活也不肯坐凯迪拉克了,她受不了雷雅静,也受不了车厢里的阴沉气息。

    其实向晚晴不知道,这安懿轩也不知道跟哪里学习的追女孩手段,这会儿在车厢旁若无人的上演呢。

    “要不要睡觉,看你眼圈都是黑的。”声音温柔,手臂柔软,倒是十分好的休憩人肉靠椅首选。

    “嗯,行,真困了。”看雷雅静的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莫然突然想着顺从这个男人,便放松身体靠在他的臂弯里微眯着眼眸看向雷雅静,一副挑衅的神态。

    雷雅静的牙齿再一次咬的“咯咯”的响,她抬手当着众人的面拨电话:“雪姨,……”

    未语泪先流!

    “怎么了?”电话里,耿如雪知道为什么,却还是求证。

    “雪姨,我……”雷雅静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让何伯听电话。”耿如雪这个气啊:“何伯,我说过,让你看着点懿轩的呢,他不能和那些不三不四的女孩在一起,这次回来他就要订婚了,你作为一个长辈,也要给我看着点啊,不要让孩子乱来。”

    “少爷不小了。”何伯的脸色阴沉,一介安全总局的秘书,六十的人,给你一个女人训斥,这让他十分不爽。军人向来就有大男人主义,这点在何伯的身上更是明显,此时他的脸如果耿如雪在面前,莫然确定耿如雪该是不会再接着说什么了的。

    然而,耿如雪仿佛不了解何伯的为人似的,继续说道:“何伯,您在安家也几十年了,懿轩也是您从小看着长大的,他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乡下女孩来往,您也不管管,何伯啊……”

    “少爷自有分寸。”何伯说完,便挂上了电话,也不管那头耿如雪如何对着电话咆哮。

    莫然抬眸看向安懿轩,只见后者的脸色十分难看,便微笑着闭上了眼。

    莫然突然发现,她真的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她现在真的很喜欢看到雷雅静和耿如雪这两个女人咆哮和愤怒,只有这样,对于她来说才更有利,安懿轩的性格,是属于那种越逼越反的男人,耿如雪和雷雅静如此,只会让她更讨厌。

    哼!想抢我睡过的男人,门都没有!莫然对雷雅静投去挑衅的一瞥,惹得雷雅静几乎要立刻跳起来掐死她。

    这一天,安懿轩都对莫然呵护备至,车里空调开得凉了,他让司机温度调高一点儿,还取出毯子给莫然盖上。莫然醒了,他又让人给倒水给她喝,莫然头发乱了,他还抬手给她从前面拿到后面,这温柔,让何伯都看呆了。

    何伯不是郭晓明,郭晓明对于耿如雪是比较贴心的,更应该说,郭晓明是一心想要安家团结和睦,一心要安家和谐吧,郭晓明更多的观念也是觉得安氏和雷氏联姻是门当户对的,所以他到现在这么大年纪也没有结婚,不是郭晓明他长得不好看,也不是没有能耐,而是眼光高,他自己出生就十分好,后来跟了安铁军,再后来便被派来安家专门保护安懿轩,这么多年,这个四十六岁的男人,始终未婚,个中原因,多少和他太清高孤傲有关。

    只是,郭晓明的职责是保护安懿轩,而如今,他自己都没有保护好,遭了人算计,这该是郭晓明这辈子最最吃瘪的一次了。

    何伯已经六十,算得上是老谋深算的了,对于安懿轩在车内对莫然的照顾,他一方面认为这是安懿轩故意为之,雷雅静太不成熟,没看出少爷就是气她的,另一方面,何伯觉得,这莫然绝对不简单,兴许只有莫然才配得上少爷,雷雅静的话,貌似差了点儿……

    下午,莫然依旧在睡觉,还别说,安懿轩的怀里比床上还舒服,温暖又有弧度,更重要的是,莫然特别喜欢在睡觉的时候耳朵贴在这个男人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声,她真的能够睡得十分安稳。

    “懿轩,你不可以这样,我们是要订婚的。”雷雅静看下午安懿轩依旧那么对莫然,便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她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和谁订婚?”安懿轩眼眸冷然。

    “你和我,雪姨说的。”雷雅静厉声说道:“我可以允许你在外面找小三,我可以让你和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一起,我能够接受,但是不能是她。”

    “嗯?”莫然眼眸微微抬起,眼神凌厉的看向雷雅静,她略微动了动胳膊。

    雷雅静的身子瞬间绷紧,昨晚她已经防备她了,她已经躲了,却不料压根就没有躲得过这个女人的一巴掌,这让她懊恼了一个晚上,要知道,她可是泰拳三段,好歹也算是比较厉害的角色,怎么就连这个女人的一巴掌都没有躲得过,这让雷雅静这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

    而如今,看着莫然慢慢的做起来在动胳膊,她便全身紧绷的看着莫然……

    “我可以随便你找什么女人,就是不许找她。”雷雅静继续说话,她的眼眸看向后面跟上来的车辆,在看见自己的保镖紧紧跟着的时候,仿佛有了些底气:“莫然,我告诉你,雪姨说了,她后天就坐飞机过来给我挑选上好的玉镯,为我和懿轩的订婚准备,我允许懿轩在外面找女人,哪怕是一天换一个都行,但是就是不能和你有关系。”

    “够了。”安懿轩盯着雷雅静:“从现在起,你给我闭嘴,不然的话,我让司机把你扔下去。”

    “懿轩,你真的要她不要我?你别忘了,你花在安氏的心血,你如果要她,你就会失去安氏,安爷爷不会让你重蹈你父亲的……”雷雅静厉声说道。

    “闭嘴。”安懿轩恼怒了,一声怒吼:“停车,让她下去。”

    “懿轩……”雷雅静还想说什么。

    “雷小姐,你该下车了。”何伯的声音听着也很恼怒,对于雷雅静,他终于知道自己一点儿都不喜欢这个丫头,十分不喜欢,相对于现在安静的靠在座椅上一声不吭的莫然,他倒是更喜欢她的沉稳了。

    “懿轩,你会后悔的。”雷雅静说完,便抬起脚下了车。

    车子继续前行,莫然不再说话,刚才雷雅静说的,不会让安懿轩重蹈他父亲的覆辙的话,那就是说,曾经安爷爷阻扰了安铁军的爱情,而如今安铁军所娶的耿如雪并不是他心中的爱,所以安懿轩才会在刚开始把友情和爱情分不清,更会在刚开始不敢跟莫然说爱,却和她那么暧昧,安懿轩,怕的是他的将来和他父亲一样吧。

    如果不是她黑鹰重生到莫然这个柔弱的女孩身上,如果不是她对他那几天的冷淡让他受不了,如果不是她逼着他,他是不是还是不会做也不会说出他爱她来。

    莫然扭头看着安懿轩,眼眸里有了些许怜惜和疼爱!怪不得前世的莫然那么对他,那么宠着他,却原来,他真的是会让人心疼的。

    “砰”一声响。

    车子在巨响的同时抖了一下,接着便停下不动了。

    “小心。”响声起,安懿轩抱住了莫然。这又让莫然想到了那天晚上的路虎车内,安懿轩用胳膊挡住了她而导致她的胳膊最后脱臼骨折,如果不是她的接骨功夫,说不定现在这个男人还是绑着石膏的。

    何伯也在这同时抬手去挡在了裴丽的脑袋上面,防止裴丽的脑袋被撞倒。

    “谢谢你,何伯。”裴丽感激的看向何伯,柔声说道。

    “又是什么事?”何伯皱眉,打开车门下去。

    “何叔,车子的离合器螺丝掉了,底盘的螺丝也松动了,底盘掉下来了。”保镖下车检查之后说道。

    “这事儿都能发生?”何伯哭笑不得,这就是明显有人动了手脚的,哪里开车的还能把车底盘给开掉到路上的,真真的让人笑掉大牙了。

    “呵,咱们出门没有看黄历啊!”秦杨的车子开过来,看着凯迪拉克,他满脸的表情怪异,想笑吧,却觉得这个时候笑的话,这安懿轩肯定是会撕了他的,不笑吧,他还真是憋不住:“懿轩啊,好事多磨,咱们就算是好事多磨吧!”

    安懿轩的脸色阴沉看向身后从宝马车里走下来的雷雅静。

    “懿轩,怎么了?车又坏了,你……你别这样看我,这次可不是我做的。”雷雅静看着男人阴沉的脸和凌厉的眼眸,小声说道。

    “此地无银二百五。”向晚晴听着雷雅静的话,挑眉,嘟囔道。

    莫然的眼眸一眯:“这车,在维修店保养过的,怎么这么不经用,是不是该投诉那家4S店了。”

    “何伯,打电话回去,让人查,最近三天,谁去过那家店。”安懿轩恼怒了,这快到地方了,又卡在这儿了,真真的让人受不了,她这个堂堂安氏大企业的总裁,竟然屡次被人戏弄,这可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的事儿。幸好他们早有准备提前两天出发的,不然的话,估计就该耽误了事儿了。

    “别打了,我去过4S店,那天我去是去拿我的玛莎拉蒂的,看到这个车也在那儿保养,就去问了一下师傅,你们要是打过去,肯定他们说是我去过的。”雷雅静赶紧上前阻止了何伯打电话。

    “雷雅静,你有完没完?”安懿轩突然恼怒了,因为她看到了莫然刚才因为车子突然一下子抖动的厉害,而磕在车上的手腕上的一块乌青,他心疼了:“疼吗?”虽然依旧是冷着一张脸,但是这声音却从前一刻对雷雅静低沉怒吼到了后面的温柔,这转换之快,让一旁的裴丽和何伯纷纷惊讶。

    “不是我,你非得说是我,那就是我好了,我就是动了手脚,怎么样吧?”雷雅静被安懿轩的一声怒吼给吓了一跳,转而看到她因为莫然手腕上的一点儿乌青而满脸心疼的神情,再听着他温柔的声音,雷雅静彻底的要抓狂了。

    “不疼,没事。”莫然微笑着说道。安懿轩不知道,莫然原本可以不用磕下这个乌青的,这辆车,是她动的手脚毫无疑问,她算计错了,她以为无论怎样,雷雅静会抢着坐在她的这个位置上的,她不知道安懿轩会真的当众那么在乎她,这个座位后面,她放了一个能够弹起的铁片,她是想用车子的剧烈震动把铁片给弹出来,划过雷雅静的脸,那样雷雅静到了缅甸就不会太愿意抛头露面,也不会经常出来露脸,这样她就好做事了。

    没想到,安懿轩从始至终都让她坐在他的身边,所以当车子震动的时候,安懿轩扑过来抱着她,用自己的身体将她包围,不让她受到一点儿冲撞的时候,那枚铁片正好飞出,铁片是她嵌入的,飞出的时候力道巨大,无奈,她只能快速的趁人不注意用手腕从侧面将铁片打飞出去,这才留下的这乌青。

    可以说,莫然也是怕划伤了安懿轩吧!

    “这里是中缅边境,都市加工厂就在这里,距离市中心也不是很远了。”何伯看了一下四周的方位,无视雷雅静的暴跳如雷,说道。

    “嗯,今晚能赶到安排的酒店吗?”安懿轩还是在揉着莫然的手腕。

    “我们走。”雷雅静实在是忍无可忍,便转身走回她自己带来的宝马车里,走了。

    “滴滴”待雷雅静走掉没多久,不远处开来一辆黑色丰田。

    “安总,裴总,秦老板,你们好。”丰田车后座上走出一男子,灰色休闲西服,手指粗的金项链,大背头,金丝边框眼镜……

    “尚志军?”秦杨眉头拧了起来,他扭头看着莫然,见后者一副泰然自若的神情,仿佛,他明白了什么……

    “嗯?”安懿轩皱眉,盯着尚志军。对于黑道的一些人,他不是太熟悉,雷氏的雷强他见过,但是那个男人他十分讨厌,所以对于雷强的手下,他一般是视若无睹,根本不会多看一眼的。

    “安总您好,我是尚志军,如果不嫌弃,这天色也快黑了,欢迎到舍下歇息一下,都是从康城过来的人,看着就亲切,也让我尚某人尽一点儿绵薄之力,给各位备点儿粗茶淡饭。”尚志军笑着说道。

    “太凑巧了。”何伯冷冷的说道:“你是雷强的手下吧?”

    “是的,何伯是吧,早就听说您的大名了,快枪手何伯,神人啊!”尚志军微笑着打招呼。

    “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何伯问道。

    “哦,这个事情啊,要问莫然。”尚志军笑着说道。

    “莫然?”所有人盯着莫然,尤其是安懿轩,眼眸里更是审视。

    “嗯,我和尚总认识,刚好我们在这里出事儿,所以,我想着咱们要是走不了的话,就在这里住下也好,尚总在这里买下了酒楼。”莫然点头承认自己和尚志军有勾搭。

    何伯眼眸眯着,审视着莫然:“尚志军是雷强的手下,雷强是雷氏的人……”

    “我十天前已经和雷强闹翻了,所以就躲到这里来了。”尚志军说道。

    “原来是自己有场子了,就不跟着雷强了吧?”秦杨走上前说道。

    “是呀,哈哈,不知道安总和各位老板肯不肯光临寒舍,让我这在异乡无亲无靠的孤家寡人也解一把相思情,老乡见老乡啊!”尚志军微微的弓了弓身子,算是对安懿轩等人的恭敬,说道。

    “既然车子都歇火了,看来还真是得麻烦尚总帮忙找人修理一下,我们要不就在尚总这里住下,毕竟是老乡,比较起来要比市里安全些,懿轩,裴总,你们说呢?”秦杨出面,一语双关的说道。

    “嗯,可以。”安懿轩点头。

    既然安懿轩点头,其他人便也没说什么,都分开坐进车里,跟着尚志军去了加工厂的酒楼。

    “大哥,安懿轩怎么会同意住下来?”向晚晴问秦杨。

    “安大哥是想知道,莫然姐怎么会和尚志军有关系的,他才不会是这么随意的人。”秦飞玩着手机,说道。

    “嗯,安懿轩这家伙,腹黑的很。”秦杨撇嘴。

    ------题外话------

    亲爱的们,周末了,最近北方寒流来袭,大家要注意保暖哦,周末好好放松一下,无极耐大家!

    大么么送上,谢谢继续支持无极的亲们,大么么送上,╭(╯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错上冷傲特工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极至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极至尊并收藏错上冷傲特工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