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错上冷傲特工妻 > 第七十章 行动

第七十章 行动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牧神记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敲门声让屋内的两个人懊恼,但是,这敲门声却没有停下来,敲门的人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莫然轻轻的扭动门锁,慢慢的把门打开一道缝隙。

    “少爷。”门外的是何伯。

    莫然把门拉开,何伯看到莫然也不惊讶,只是和她点了点头,便径直走到安懿轩的床边:“少爷,夫人过来了。”

    “嗯?”安懿轩漂亮狭长的凤眸一闪,脸色便阴沉了下来:“半夜了,她倒是着急啊!”

    “嗯,刚才接到电话,说夫人已经到缅甸了。”何伯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莫然,接着说道:“该是雷大小姐打去了电话,她着急赶过来的吧。”

    “哼,她在缅甸主持她的工作,和我没有关系。”安懿轩说完,往被窝里面钻了下去,他懊恼的看了一眼莫然,随即说道:“她不是为了我们来的。”

    “我知道,但是她确实是来了,所以……”何伯回头看向莫然:“莫小姐,你要小心。”

    “谢谢何伯,我会小心的。”莫然微笑,接着说道:“那我先回去休息了,懿轩,你们也早点儿休息。”

    何伯微笑着看着莫然走出房门,转头对安懿轩说道:“我派人调查了一下,这一带确实是尚志军给吞了下来,但是确实也奇怪,原本这里的老大毒阎王被尚志军给废了,其他的商户却看上去十分顺从尚志军,难道这尚志军真的有什么神通?”

    “尚志军我不管,主要给我查清楚莫然和这里的关系,我必须要你帮我保证莫然的安全。”安懿轩盯着关上的房门,说道。

    “少爷,做大事的男人,不能感情用事。”何伯想劝阻。

    “何伯,难道你想历史重演?”安懿轩抬眸,冷冷的盯着何伯,问道。

    “哎!”何伯一声叹息:“莫然是个好姑娘,但是,却不简单啊!”

    “我不管,我只知道,她心地善良,而且她对我是真心的好。晚上的车上被人动了手脚安装了一个小炸弹,炸弹带着一块铁片,如果今天不是莫然出手,兴许那块铁片就划伤了我。”安懿轩从枕头下面掏出一块四角被磨得程亮的铁片,抬手轻轻一挥,盖在他身上的被子便被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却丝毫没有布匹撕裂的声音,这足以证明铁片的锋利程度。

    “嘶~”何伯的眼眸微闪:“这铁片,果真是雷大小姐的杰作?她懂炸弹?”

    “不管怎样,这铁片飞出的时候,莫然用手打掉了。”安懿轩抬头:“我相信她的爱,我能感觉到。所以,何伯,务必帮我,这个家,兴许只有你能帮我了。”

    第一次,何伯惊讶了,第一次,这个男人的语气充满恳求。

    整整二十八年,他从未听到他求过任何人,哪怕是安老爷子,哪怕是廖政委或者安铁军,耿如雪是不计算在内的,何伯知道,他断然不会求耿如雪,可是,他也没有求过别人啊!

    为了一个莫然,他竟然求了他,让他帮他们,何伯的眉头深深的拧起来:“少爷啊,感情最伤了啊!”

    “可是,没有感情,就没有伤了吗?”安懿轩的嘴角一抹冷笑:“外人谁知道安家的伤,外人谁能明白安家的情况?”

    “少爷,我尽力而为,但是你也要小心才好,女人的狠,比之男人,更是让人心生恐惧的。”何伯幽幽的说道。

    “何伯,你爱过吗?”安懿轩突然抬头问道。

    “我老了。”何伯避开话题,接着说道:“耿主席坐的是晚上十一点半的飞机星夜赶到缅甸的,明天咱们启程,去缅甸吧。”

    “明天再说吧。”因为有耿如雪去了,安懿轩反而不想着急赶过去了,他真的真的不愿意见到这些人。

    “嗯,那我先去休息了。”何伯转身欲走,突然又转身过来:“少爷,刚才,我没有打扰你们好事吧?”

    “你……”安懿轩凤眸一瞪,就差咬牙切齿了:“你说呢?”

    “我去休息了!”何伯脸色尴尬,赶紧转身离去。

    看着一向沉稳的何伯竟然也开起了玩笑,还露出几十年未见的尴尬神色,安懿轩的嘴角一抹上扬的弧度:“这一切,可都是你的功劳啊!”

    莫然回到房间,也是久久不能入眠,何伯半夜突然去找安懿轩,自然不是因为看见她去了他的房间而来故意捣乱的,她看见了何伯的脸色有些阴郁,怕是有不太好的消息。

    可是,什么消息要半夜去告诉安懿轩呢!

    应该是和耿如雪或者雷雅静有关吧!

    莫然猜测着,不过对于何伯,她倒是不讨厌了,至少她知道,何伯也不排斥她,这样便好,何伯看过狼村的现场,也最后杀了那些人,而回来之后,对她没有任何的说道,这就足以证明,何伯对她,绝对没有嫌弃的意思。

    这样便好,何伯不像郭晓明那么让人讨厌便是好的。

    莫然想着心事,直到后半夜才睡去。

    而何伯呢,他其实可以不去安懿轩的房间的,他完全可以把耿如雪到缅甸的事情第二天再和安懿轩说的,但是,他看见了莫然去了安懿轩的房间,他不但看见了莫然去了安懿轩的房间,他还看见,有人看见了莫然去了安懿轩的房间,于是,正好他接到了耿如雪的电话,这才不得已找的安懿轩。

    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游戏,竟然在他何伯的眼皮子地下开始上演了,这倒是真真的让何伯觉得生活越来越有意思了,好多年没有出任务了,也好多年没有做事了,何伯觉得自己就像一把刀子,长久不用都要生锈了,这一次,事儿频繁发生,倒是勾起了他的兴趣和激情来了。

    何伯也是到后半夜才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很早,安懿轩起床了,他在房间里等啊等,等了半天,太阳都升起了很高,竟然走廊里面没有动静,他皱着眉头开门。

    “安少,早。”几个保镖听见房门响,立刻便转过身恭敬的打招呼。

    “早?”安懿轩眼眸犀利的盯着这几个保镖,脸上的气恼神色很凝重。

    “莫小姐说您说过了,不许打扰,让您睡到自然醒的……”保镖解释,他们隐隐的有不妙的感觉,怎么这安少的脸色如此难堪呢!

    “我说过……”安懿轩对着几个保镖瞪眼:“你们都反了!都听莫小姐的了?莫小姐呢?怎么也不见何伯?”

    “莫小姐一大早就出门去了,何伯后来也出门去了,秦老板也出去了……”几个保镖说道。

    “呵,一个个的忙的很啊!”安懿轩说完,重重的关上了门,他生气了,这几个人,肯定是去做事儿了,虽然他不知道做什么事儿,但是他肯定,这些人是故意不带他的,莫然也不带他玩,秦杨竟然也出去,这里有他什么事儿吗?

    越想越气恼,安懿轩干脆躺回床上去了!

    “咚咚咚”有人敲门。

    “进来。”安懿轩冷冷的说道。

    “安总。”进来的是裴丽,她微笑着看着安懿轩,轻轻的喊了一声,接着又轻轻的关上房间门。

    “有事?”安懿轩欠了欠身子,把一个靠垫放在身后,看着裴丽问道。

    裴丽站在安懿轩的床前看了他几分钟,接着走到床边一侧的单人沙发上坐下:“我是来问你当初签下那个协议的事情的。”

    “秦杨告诉你的?”安懿轩的凤眸里冷光一闪,接着盯着裴丽问道。

    “嗯,秦杨说,这一次,怕是耿主席会逼着你和雷小姐订婚……”裴丽选择着字眼,说话甚是缓慢,她看着安懿轩,眼眸里是深深的怜惜:“到时候,你要怎么办?”

    安懿轩的眉头拧着,他盯着裴丽不吭声,不回答裴丽的话。

    “我不太清楚你们当时定合约的事情,但是,我觉得,莫然是个好姑娘,我也看出你们俩互相之间的感情,我觉得……”裴丽见安懿轩不说话,有些微的慌乱,这个一向十分沉稳又大气的女人,在安懿轩这个晚辈的面前,竟然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说话有些紧张,还有些吞吞吐吐的:“我也知道,我没权利管你们的事情,但是……”

    “当初,我需要拿下进驻东南亚商圈的权力证书,进驻东南亚除了要钱之外,还需要亚欧商贸两位主席在特权证书上盖章。”安懿轩打断了裴丽的话,说道。

    “所以,你就签下了那份协议?”裴丽问。

    “嗯。”安懿轩点头:“十年前,那时候我二十一岁,东南亚商业圈,不承认我,也看不起我。”

    “可是,你是拿自己的终身幸福下了赌注。”裴丽叹气,幽幽的说道,因为安懿轩回答了她的问题,跟她说出了协议的事情,这让裴丽的心情放松了些许,没有刚才刚进门那么紧张了。

    “这是一张废弃的协议。”安懿轩冷冷的说道。

    “虽然没有法律效力,但是一旦这个协议一出现在众人面前,你……”裴丽的眼眸里满满的都是心疼:“你真的愿意为了莫然而放弃拼搏了十多年的一切吗?”

    “愿意。”安懿轩的声音十分淡定,他的神态亦是十分的冷静,仿佛这个问题他已经考虑了很久似的。

    “三思而后行。我想,莫然不会愿意的。”裴丽看着安懿轩说道。

    “对,我不会愿意。”门被推开,莫然快步走进来:“懿轩,我不会愿意的,安氏是你一手打拼起来的,你若是放弃了,我会自责一辈子的。”

    “莫然……你上哪里去了,一大早的你们一个个的都不在。”安懿轩脸上有些微的愠怒,这个女人,他最近总是控制不住,这让他十分的懊恼。

    “我出去锻炼了一下身体,最近一直都是忙忙碌碌的,身体素质很差啊!”莫然穿着运动服,脑门上还有晶亮的汗珠:“我回房间去洗个澡,一会儿找你们。”

    说完,莫然又轻快的离去,仿佛这个清晨她遇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似的。

    也确实,一大早她的手下就都按照昨日的吩咐出去做事了,短短一个多小时,好消息频频传来,最好的消息便是手下打探到接下来,几个小型加工厂要在城外五十公里处的一个农庄吃饭,说是给那姓王的老师傅过七十大寿,但是,莫然敢肯定,这必定是他们的一次澡就谋划好的聚会。

    还有,毒阎王被莫老七耍了几招,便又说出了一些加工厂的秘密还有几个商户之间哪些有矛盾啊,哪些十分要好,又有哪些是亲戚关系等等,这样一来,对于他们彻底拿下这加工厂便又更近了一步。

    待到洗完澡,稍微休息了一下,莫然便又来到安懿轩的房间。

    打开门,屋内又多了几个人。

    “呵,都在啊!”莫然笑着和众人打了招呼。

    “我们准备吃过午饭动身去缅甸了,莫然你收拾一下。”秦杨看着莫然说道。

    莫然皱了皱眉头:“裴总,我能不能请假一天,今天晚上,据说这边加工厂的大师傅七十大寿,尚总邀请我一起去参加生日宴会呢!”

    众人盯着莫然。

    “我跟安总借了些钱,投资在这里,所以……”莫然后面的话不说了,意思就是,所以你们知道我为什么和尚志军这么熟悉,我还得去参加人家的生日宴会的。

    “懿轩,你借给莫然多少钱?”秦杨扭头问道。

    何伯的眼眸里闪烁过精光,他看向安懿轩。

    “这是我和莫然之间的事情。”安懿轩有些不悦,这秦杨,未免管的太多了,哪怕是兄弟,也不能如此刨根问底的。

    “哦哦,你们的事情,我不该问。”秦杨淡若清风的笑了笑,随即站起身:“我回去洗漱一下,收拾一下。”

    “我想,我们可以明天再走,后天开幕式,明天下午到就行了。”安懿轩看着秦杨说道。

    “这个好,不用看你的母上大人的脸色,这事儿我看行。”秦杨十分赞同,接着便不再提回去收拾的事情直接坐了下来:“我们还可以在这样舒适的酒店多住一晚上,多么惬意的事情啊!”

    “行了,就你事儿多。”莫然白了秦杨一眼,接着看着安懿轩:“安总,这不太好吧,你们需要去准备一下的,再说了,耿主席她们如果都去了的话,你不去不太好。”

    “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安懿轩冷冷的说道。

    “莫然,你认识尚总多久了?怎么会想到投资给他的呢?” 裴丽看安懿轩不高兴,便赶紧转移话题。

    “不算很久。”莫然回答,接着她又转头看了何伯一眼,后者低垂着眼眸坐在沙发上,手里捻着佛珠,仿佛眼前的事情他完全看不见听不着似的。

    “哦,是这样。”裴丽看出莫然不想回答太多,也便不再多问,她站起身,看着安懿轩,柔声说道:“安总,我个人建议咱们还是下午动身去缅甸的好。”

    安懿轩躺在床上没有吭声,只是拿眼睛冷冷的看了裴丽一眼。

    “我先回房间休息,有点儿累。”裴丽的脸色稍微有些尴尬,接着转头对莫然说道:“莫然,中午吃饭的时候喊我一下,我先回去了。”

    “好的,裴总。”莫然自然不会忘记,她是裴丽的助手,是《美丽女子》杂志社的员工。

    “咚咚”外面又传来敲门声。

    “安总,我们尚总说想请您喝茶,各位也在啊,一起喝个茶吧。”漂亮温柔大眼睛的女服务员站在门口微笑着说话。

    “哦?”秦杨扭头盯着小姑娘:“尚总就请安总一个人吧,我们就不方便去了吧。”

    “哪里,尚总是让我来一一通知的,没想到您几位都在安总这儿,那就一起吧,也省的我一个个房间敲门了。”小姑娘的声音柔柔的,但是这话说出来却不卑不亢的,这倒是让莫然多看了这个小姑娘一眼。

    “也行,懿轩,喝茶带不带我们啊?带的话,我们就跟着,不带,我也累了,回去睡一觉再起来。” 秦杨今天的情绪貌似不太高,没有了往日那种嬉皮笑脸的感觉,整个人从骨子里透着阴郁。

    “你要去就去。”安懿轩说完,翻身下床,整理了一下衣服,便走了出去。

    秦杨看着安懿轩的背影,撇了撇嘴:“哎,莫然,他貌似只对你一个人温柔。”

    “难不成,你要他对你和对我一样的温柔?”莫然一语双关。

    “你……”秦杨扭头,盯着莫然,凑近了:“他不能去缅甸,去了就要出事儿。”

    “哦,为什么?”莫然皱眉,盯着秦杨。

    “秦杨,一起喝茶去。”何伯站起身,招呼秦杨。

    秦杨“嗯”了一声,看了莫然一眼,随即便跟着何伯一起走去楼下的茶餐厅。

    莫然看着秦杨的背影,待他们消失在拐角之后,快走几步蹲下,走廊里,有些微褐色的泥土,和她刚才去的地方的泥土是一样的,粘在手上细细的一捻,湿润度都一样……

    尚志军请安懿轩他们喝茶,恰逢秦飞和向晚晴出去逛了回来,也便一起被邀请过去了,莫然没有去,裴丽也在房间休息没有参加。

    “耿主席,不好意思,裴总想明天再去缅甸。”莫然拿着手机,拨下一窜号码之后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现在用的手机?”对方的神情甚为紧张。

    “跟您说一声,我们可能得明天下午到,所以请耿主席稍安勿躁。”说完,莫然挂上了电话,关上笔记本,走到窗口看向外面。安家的事情,总是让她觉得怪异,她始终觉得,裴丽和安家和安懿轩有扯不清的关系,而且这中间还有一些很复杂的故事。

    不管怎样,耿如雪这个女人,不但让莫然从骨子里讨厌,莫然更是觉得,果然如安懿轩说的,也如裴丽说的,她,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一个母亲,是不会舍得用自己的儿子的终身幸福来实现自己的目的的。

    “叮铃铃。”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安懿轩正在餐厅喝茶,餐桌上的气氛不算融洽,却也不坏,尚志军本就是一个善于交际的人,再加上有秦杨在,场面便不会冷。

    “安懿轩,下午五点之前,你必须赶到缅悦大酒店。”电话里的声音,让安懿轩原本沉静的脸瞬间便又如北极冰川一般的了。

    “我还有事情。”安懿轩冷冷的说道。

    “事情?是因为要陪那个乡巴佬小丫头?懿轩,你该醒醒了,这个女孩,她就是……”耿如雪的声音充满斥责。

    “行了,我明天下午会赶过去。”安懿轩正要挂电话。

    “安懿轩,你给我听着,下午五点之前,如果没有见到你,我就把协议公之于众。”耿如雪歇斯底里的咆哮。

    “随便。”安懿轩对着咆哮的电话,冷冷的回复了一声便挂断了。他抬眸,众人都看着他,包括尚志军,都盯着他看……

    “懿轩,咱们还是早点儿走吧。”秦杨说道。

    “安少,秦杨说的对,我们下午得走。”何伯这个时候才开腔说话。

    “什么协议?”向晚晴傻愣愣的问道,她坐在安懿轩旁边,听见了电话里的咆哮声:“你妈妈要挟你?你签了卖身契?”

    “小晴,你能不能不说话。”秦杨对着向晚晴横了一眼。

    “哦,我是觉得,这是法制社会,这什么卖身协议都是废纸来的,所以提醒一下嘛,对了,我们莫然呢?”向晚晴转头问尚志军。

    “刚才让服务员去请了,莫小姐说她要休息一下,有点儿累。”尚志军看了一眼门口站着的姑娘,对方对着他点了点头微笑。

    一顿茶,前半场大家还算喝的挺好的,这一个电话,便不好了,桌上的气氛变得沉重起来了,尚志军也不说挽留,只是让人给大家添茶水。

    “你们都回去收拾吧,我和尚总单独谈一下。”安懿轩冷冷的说道。

    “嗯,行,那我们回去收拾了。”秦杨站起身,对着秦飞和向晚晴抬了抬脑袋,后面两个也很顺从的便跟了出去。

    “你是帮莫然做事?”待到大家都离去之后,安懿轩喝了一口茶,下垂着眼眸沉思了半响,问道。

    尚志军看着面前的茶水,抬手取了一个闻香杯轻轻的置于鼻下,接着抬眸微笑:“安总好犀利。”

    “麻烦事多不多?”安懿轩对于尚志军的回答没有感到丝毫惊讶,仿佛这一切他早就料到了似的,他盯着尚志军,问道。

    “目前来看,有一些。”尚志军实话实说:“但是,莫老大能够解决。”

    “嗯,不要让她太辛苦,也不要让她有任何危险。”安懿轩继续盯着尚志军。

    尚志军也抬眼盯着安懿轩:“我不会让莫老大有任何危险的。你对莫老大的是爱情,我对她的感情,友情和感激。”

    “那就好。”安懿轩点头:“康城酒吧街重建需要多少钱?”

    “粗略估计,八千万。”尚志军抬头心算了一下,回答。

    “好,下个月,我会拨八千万到莫然的金卡上面。”安懿轩继续盯着尚志军:“我知道这一切,你不能告诉她,就当我什么都不知道。”

    “明白,难得你安总对莫老大有情有义。若是年轻十岁,我定然是你的情敌……不过,对于莫老大,我只有尊重。”尚志军刚说完前半句便看见某个男人的脸色极度的不好看,便接着把后面半句说了,心下腹诽:都听说这个冷面男人不会开玩笑,果然啊!

    “那就好。”安懿轩点头:“我下午就走,莫然的安危,我就拜托你了。”

    “你放心,那也是我职责。”尚志军点头。

    两个男人站起来,两只手握在一起,有着深深的默契。

    餐厅外面不远处,一个人静静的站了会儿,看着这交握的手,眼眸里闪过冷光。

    待到吃过中饭,除了莫然,其他的人都坐进了车内准备走了。凯迪拉克在经历过一系列的事件之后,终于修好了,何伯亲自进行了检查确认没有问题之后,上路了。

    “他在餐厅跟你说了什么?”莫然站在尚志军的旁边,问道。

    “让我保护好你的安全。”尚志军笑道。

    “嗯。”莫然点头,料到是这样的,便没有多问,接着往回走,边走边对身边的尚志军说道:“晚上,准备好一份厚礼,厚重一点儿,你该知道是什么的。”

    “明白,老三和老七已经找到了毒阎王的保险柜,据说这保险柜里面有很多古玩字画,一会儿我就让人去取。”尚志军说道。

    “我一起去。”莫然皱眉说道。

    “行,一起去看看。”尚志军亦是点头。

    下午,莫然和尚志军带着几个手下一起走到了位于十公里外的毒阎王的私人别墅。

    这别墅,原本是毒阎王一个人住的,他每天带不同的小姑娘回来,高兴的多留下几日,不高兴的便睡一夜就赶走了人家,所以这别墅始终没有女主人,原本的佣人也在前两天被尚志军他们给了钱打发走了。

    “才几天没打理,便都长满了青苔。”莫老七皱眉看着地上的青苔,突然一把拦住了莫然他们:“老大,有人来过。”

    “哦?”莫然不吭声,她也早就看到了地上轻轻的脚印。

    “哎呦,这脚印真是轻快,看样子是有轻功似的,一大早踩的,所以后来露水一出来便看不抬出来了。”莫老七蹲下研究了半天,之后说道。

    “老七,你觉得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莫老三问道。

    “说是个男人吧,可是这身子也太轻了,踩上去几乎就没有留下脚印似的,估计也就在一百斤的体重左右,说是女的吧,从这脚印来看,是四十三码左右的鞋子,肯定是男的,如果女的能够有四十三码,那体重绝对不会是一百斤,除非是骷髅。”莫老七继续分析。

    同来的几个人都对莫老七点头称赞。

    “老七学过刑侦学。”莫老三看了一眼莫然和尚志军,说道:“当初,老板让他上学最多,学习的也最多,他也最聪明。”

    “老三。”莫老七突然声音一变,脸色便难看了很多,他接着说道:“莫老大,我们进去看看?”

    “嗯,行。”看着莫家兄弟如此,莫然微微皱眉,却没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一行人快速的走进客厅,客厅里,有两个人站着。

    “怎么样?”尚志军问道。

    “老大,军哥,我们守着,没人来过。”两个人毕恭毕敬。

    “啪”一个巴掌。

    “啪”又是一个巴掌。

    “军哥。”两个人被打的懵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自己上楼看看去。”尚志军恼怒的一抬手臂,指着楼上说道。

    两个手下互相对眼,接着快速的往楼上跑去。

    “军……军哥,莫老大,对……对不起,我们真的是从昨晚到现在眼睛都没有眨过啊,真的,怎么会这样。”两个手下从楼上奔下来,脸上的表情满满的都是惊恐。

    “是不是要让人家把你们的脑袋搬了,你们才知道有人来过?”尚志军恼怒的很,莫家兄弟都那么犀利,他带的手下怎么这么笨,这让他真的觉得丢脸,这个男人,始终把面子看得比天大的。

    莫然没有吭声,他知道尚志军有些小心眼,不过,莫家兄弟的实力在这里,尚志军不服也不行,这些事情是他们之间的,她不插手,莫然相信,莫家无兄弟也都是聪明的人,知道怎么做。

    “可是,我们真的没有任何感觉啊,这人是怎么进来的,我们盯着监控屏幕,都没有敢合眼,您看,莫老大,您看军哥,你们看,我们俩都抽了四包烟了,我们都喝了八袋咖啡了,我们……”两个人指着茶几颤声说道。

    “废物,你们喝八百包咖啡也没用,如果人家要拿了你们的性命,你们早就完蛋了。”尚志军恼羞成怒,抬起拳头便要打。

    “军哥,行了行了,他们也很努力了,别生气。”莫老三赶紧一把拉直了尚志军:“现在正是用人之际,他们也没有犯什么原则性的大错误,就饶了他们吧。”

    “哼。”尚志军盯着两个人,恶狠狠的。

    “行了,军哥,这一切,不怪他们,他们都努力了,要怪就怪那个人太厉害了,看来我们遇到高手了。”莫老三继续劝道。

    “老大,你说怎么处理,这两个。”尚志军有些气恼,完全不顾莫家兄弟的劝阻,转头问莫然。

    莫然盯着两个人,两个人抬头看了一眼他们的莫老大,随即全身一颤,便赶紧低下头去。

    “你们啊!也别怪军哥生气,对方能够避开监控摄像潜进来翻了楼上的所有房间,你们却一点儿都不知道,这足以证明,对方弄死你们,只是举手之劳。对方没有杀了你们,只是怕惹下麻烦,我们追查此事。以后涨点儿记性就好了。还有,你们确实是没有离开这个客厅,这个非常好。”莫然说完,扭头看了一眼尚志军:“军哥,我就替他们来求情了,该表扬的还是要表扬的。”

    “嗯,听莫老大的。”尚志军很是恭敬的说道:“行了,既然莫老大,老三都给你们求情了,我就放过你们,以后再出这些事儿,就自行解决。”

    “谢谢莫老大,谢谢莫老三,谢谢。”两个手下抹了一把鼻涕和汗水,站到一旁去了。

    “对方是没有想到,这毒阎王是玩的那一招。”莫老七摇头走出来,接着吩咐道:“把这个电视给搬下来。”

    几个手下赶紧上前,把毒阎王客厅镶嵌在电视墙上的电视给搬了下来,这五十二寸的超大电视一搬下来,便露出一个空空的格子来。

    莫老七走上前去,在格子上左看看右看看。

    尚志军也走上前去了。

    加上莫老三,三个男人在电视墙上摸索了半天,都没有结果,他们互相对眼,脸色有些不太好。

    “把电视插座拔了。”莫然淡淡的说道。

    “啪”莫老七赶紧拔了电视插座。

    “轰隆隆”声音传来,尚志军和莫老三都往后退了两步,他们前面,宽阔的电视墙一分为二,一条楼梯就在面前。

    “莫老大,你真厉害。”莫老七对着莫然伸出手指,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最聪明的,却不料,这世上还有如此聪慧的人,他算是佩服了。

    “嗯,下去看看。”说完,莫然带头走下了楼梯。

    抬手,莫然打开墙上的开关。

    “哇~”众人眼眸发直。

    “天哪,这毒阎王的地下库简直就是一个……一个……新时代的宝藏之地啊!他怎噩梦收集来的这么多的奇珍异宝?太厉害了!”莫老七看着蛮地下室的宝贝,轻声惊呼起来。

    确实,这地下室不算大,也就百十平方的样子,但是却堆满了黄金,玉石,字画还有珍珠等等。

    那黄金,都是一根根的金条,一块块的金疙瘩,那玉石,都是上好的冰玉和翠玉,而且都是十分大块的玉石,一块块的堆在那里,那珍珠,都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烁着晶亮的光芒,还有那字画,莫然一眼看过去,便发现果真有几幅是真品,还有些挂着的虽然是赝品,但是却也是高仿的……

    “嗯?”莫然眼眸微闪:这里,有《清明上河图》。

    “这毒阎王该是Z国最富有的人了。”莫老七说道,转而,他看见莫老三和尚志军瞪他,便又讪讪的改口:“错了错了,以后就是咱们莫老大最富有了,哈哈哈。”

    “这倒是可以作为我们的经费,给毒阎王老家的父母和妻儿送十斤黄金回去,其他的,你们都带走吧。”莫然说完,走去字画堆里。

    “好。”尚志军也是高兴,便招呼手下,把这些东西都用绸缎布匹包好,一样样的运了出去。

    就这个了!

    莫然还是选中了《清明上河图》,虽然她猜测这是高仿品,但是,这仿制的确实是十分厉害,从布匹的质料、颜色和作画用的丹青还有这勾勒的手法笔锋来看,能够仿出这么犀利的画作的,该是这个人得练习了大半辈子才能有如此成就。

    意外的收获,莫然和尚志军他们回到加工厂里面,处理好收集来的财宝之后又紧急开了个会议,召集回了老四、老五,莫然让他们专门负责联系东南亚那边的武器买卖,她要用刚才搜来的黄金珠宝去交换武器,要想有大作为,必须要有很好的装备和实力。

    国内的加工厂是雷氏在操作,虽然都是出口了的,但是那些却是落后的弹药和枪支,莫然让莫老四和莫老五联系的国外的武器制造,是要的根据她的设计,先进的高端武器。

    莫然按照记忆,把前世黑鹰用的一些先进的手枪和冲锋枪以及机枪等等画了一些草图之后在旁边标注了一些说明,专门让老四老五按照这个联系东南亚的武器制造基地。

    “咱们准备一下,可以去参加宴会了。”他们一行,商量事情到天黑,一个个没吃饭,便又准备了一下,莫然换了衣服,带上礼物,坐进车内,朝着另一个山头上开去。

    那边,滇缅边境的几家小型加工厂的老板都围坐在大大的圆桌子上,他们的周围,都是荷枪实弹的手下,一个个的神情严肃。

    他们选择聚会的地点是一个山头上的酒楼,这里地势偏僻,一般人很难找到,就算是有人要来找茬,也很难打上来。

    “这个姓尚的也许还不知道,他的死期越来越接近了。”一个大块头的中年男人抽着雪茄说道。

    “我看这两天怎么多了几个人,好像多了五六个男的,一个个走路轻快,看着是有些功夫的,你们要注意啊!”一个老头扭头看了一眼大家说道。

    “格尔大叔,你真是胆小,他们几个,五六个,怕什么,我们呢,我们哪一家出的人都比他们多,何况我们还这么多人联手呢,不怕的。”另外一个脸色黝黑,眼睛大如牛铃的人说道。

    “你们都是废话,毒阎王怎么就被他们给弄了?废了?这些人不可小瞧,我看昨晚来了几个人,今天又走了,该是去参加赌石盛宴的,可是好像留下了一个小姑娘。”有人说道。

    “小姑娘?小姑娘怕个毛线。”那大眼睛肤色黝黑的男人拍着桌子说道。

    “小姑娘来了。”门外,清脆的声音琳琅叮当响。

    ------题外话------

    肩膀疼,后背疼,电脑前坐久了各种疼,求安慰,~(>_

    亲们多多支持哇!

    ╭(╯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错上冷傲特工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极至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极至尊并收藏错上冷傲特工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