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错上冷傲特工妻 > 第七十一章 玉碗毒茶的交锋

第七十一章 玉碗毒茶的交锋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咔嚓。”站着的几个人纷纷端着AK47对着走进来的几个人。

    “尚总……你怎么来了?”那瞪着牛铃大眼的黝黑男人歪着脑袋说道。

    “来贺寿。”尚志军微笑,看着四周荷枪实弹的一群人,眼眸里闪过冷光,脸上有微笑,眼睛里面却是嗜杀的光芒。尚志军才来这里十来天,便被这一带称作:“笑面虎”,这些人都是眼睁睁的看着他是怎样微笑着把毒阎王的手筋脚筋给活生生的挑了的。

    对,就是这样微笑着下的手!

    “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是小聚会,老熟人随便聚聚。”另一个刚才也发言的人站起来说道。但是他一站起来,却被旁边的人瞪了一眼。

    “老熟人聚会,看来我们这些新人得回避一下喽。”尚志军微笑着对中间那个眼眸微垂一声不吭的老头说道。

    “这位是?”桌上有人盯着莫然看着,问道。

    “今天,是王老的七十大寿,我们老大特地赶来给王老贺寿的,这不礼物都带来了。”尚志军对着外面一挥手,几个手下便和这些人荷枪实弹的手下一起进来了,他们的手里抱着一个鎏金琉璃彩的盒子,长长的,懂行的人一看便知道是字画一类的东西。

    那被称作老王的老头抬眸看了一眼那盒子,眼神闪烁了一下,随即便又微垂着眼眸抽起了水烟来。这老头手中的水烟制造的亦是十分精致,通体透亮闪烁着嫩嫩的绿色,即使不懂行的人都能看出这玉是上好的翠玉,而莫然便更是惊讶了,这老头厉害啊,这水烟枪最起码也是价值几千万的上好的冰翠玉啊!

    “老大?”几个坐着的人纷纷转头看向莫然。

    那么多眼睛聚焦在自己的身上,莫然的神色却是分外的淡定,眼眸扫过在座的八个那嫩,她发现兴许是这滇缅边境水土原因还是什么,这些男人一个个的都黝黑肥壮,他们的肤色很多都黑的发亮,而且他们的眼白都是黄色的……

    这些男人一个个的都是肝有问题?

    滇缅边境,是毒品的聚集地,这里的人,哪怕连小孩子都有可能是身藏毒品的,所以一般能够在这一带生存的,个个都是有些实力的。而这些人知道,他们可以贩卖这些东西,却自己不能沾染,一旦沾染上了,便是死路一条。

    莫然更知道,这些人都是聪明人,自己绝对不会沾染的,而且他们中有人沾染,其他人也不会再愿意和他做生意,和他合伙的,因为一旦沾染上那些东西,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的。

    可是,为什么这么多人都会肤色黝黑眼球发黄呢?难道一个个的都中毒了?

    莫然在眼眸扫过这些人的时候便已经在心里想了这么多的事情,接着她微微一笑:“各位,第一次见面,我叫莫然。真是幸运,刚过来就听说王老爷子七十大寿,所以便匆匆赶过来,没有备什么礼物,还请王老爷子不要生气啊!”

    说完,莫然抬手,示意手下将盒子放到桌上。

    桌上有一套茶具,看样子他们已经吃过晚饭了,一个个的面前都有一盏小茶碗,甚是玲珑剔透,翠绿色的茶碗,茶水倒在里面晶莹剔透的,茶碗地下有一尾小鲤鱼,手工雕琢而成的,这茶水一注入,这小鲤鱼便跟活了似的,让人看着甚是喜爱。

    莫然咋舌:这干一行吃一行,产玉的地界连这茶碗都这么惹人喜爱,这一套茶具价格不菲啊,看样子是什么人的收藏了。

    那坐首位的王老爷子王汉卿一直稳稳的坐着,莫然进来之后就未见他抬过眼皮子,这会儿,他更是死一般的沉静,如果不是看着他脖子上的青筋还在跳动,莫然都以为他已经坐化了呢!

    “今天,我们就是帮老爷子贺寿,聚聚,还没到正式的日子呢!”有人缓缓的说道。

    尚志军已经把这边的几个人的情况大致告诉了莫然,莫然猜着这人便是尚志军说的青龙门加工坊的老板赵青龙,此人据说甚为阴险,家中父兄在一场打斗中丧命,但是他却和那人成了至交,三年后将那人活生生的点了天灯。

    “没到正日子好啊!”莫然笑着走上两步,却看见几个荷枪实弹的对方手下把枪支抬高了些许指着她,便停下脚步,说道:“幸好没到正日子,我这份薄礼一直揪心着怕拿不出手,这下可好,可以让我们多准备准备,到时候给老爷子办个隆重的。”

    “不必。”终于,那王汉卿说话了,但是却是这阴冷的两个字。

    “嘶~”尚志军有些按捺不住了,前些日子这些人一个个的都表示愿意推举他出头的,这会儿怎么,一个个的翻脸比翻书还快呢啊!

    “老爷子看来今天心情不是很好啊!是不是我们尚总没有及时赶来生气了啊?”莫然盯着王汉卿的脸,说道。

    所有人都看出来了,看出这丫头准备和老爷子较劲了。于是乎,所有人的脸上都有了些许讥讽和不屑的笑意,自然这不屑是看的莫然,他们心中定然是如此想的,这小丫头能是那老江湖的对手么,得了吧!

    “是,我生气了,你愿意惩罚他?”王汉卿抬眸,满脸讥讽看着莫然。

    “如果是手下做错了,惩罚是必然的。”莫然扭头看着尚志军。

    “请莫老大责罚,我确实来晚了,怠慢了王老。”尚志军突然站出来,走上前一步,脸色平静,眼眸下垂,沉声说道。

    “王老,看来确实是我的手下无能,请王老莫气。”莫然话音未落,抬手便从桌上抓起一个玉碗,手中用力“咔嚓”一下,玉碗碎裂,玉屑子往下掉落,但是莫然的手中却抓着一柄三角形的玉片。

    这玉片轻薄锋利,绝对是能够割肉见血的。

    莫然抬手,看着尚志军。

    他们为了不引起这些人过多的抵抗,便没有带着武器来,这种场合要是亮出武器,便会引起抵触的,这些人,一个个的都是枫林弹雨中过来的,他们有他们的野蛮定律,他们可以自己全身都挂着枪,但是你若是过来讲和的,你还带着枪,那就是你的不对。

    屋内的空气瞬间凝结,所有人都看着尚志军和莫然,莫老三和莫老七想上前,却被莫然用眼神制止,那些坐着的却都是歪着身子,眼神复杂的看着,他们所有人的眉头都略微的上挑,他们倒要看看,这出手狠毒,把毒阎王活生生的给制的尿裤子的男人,是否真的是会听一个小女孩的话。

    莫然也盯着尚志军,脸上神色未变。

    尚志军盯着莫然,金丝框眼镜后面眼神坚毅,他缓缓的抬起手,咬着牙,锋利的玉片拿在手上冰凉透心……

    抬起手,尚志军盯着莫然:“莫老大,很荣幸今生能够跟着你做了这么久。”

    说完,尚志军抬起手臂便狠狠的往脖子上面划去……

    “啪”

    “砰”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莫然站着没有动,但是尚志军的脖子却有一丝血痕在往外渗着血。

    地上,是碎玉片,不是一只碗的,而是两只碗的碎玉片。

    尚志军抱着胳膊扭头看着一直在抽水烟的王汉卿……

    “还不多谢王老爷子的恩情。”莫然轻启红唇说道。

    “多谢王老爷子不杀之恩。”尚志军抱拳对着王汉卿鞠躬。

    其他在座的不解的看着老头,一个个的眼眸里有疑惑也有怨怒,这尚志军多厉害啊,那天毒阎王的场景可是让他们好好的做了几天的噩梦呢,这会儿他自杀,还不让他死,更待何时啊?

    “后天的赌石交易会,你不出席不好看。”王老头把水烟往桌上扣了扣,接着抬手,从桌上拽过那琉璃盒子,轻轻打开:“嘶~清明上河图?这是……”

    “这是高仿的,王老,《清明上河图》的真品估计是永远不会出来了,但是这高仿如今收藏价值已经超越了原来的真品,最主要的,这图中有玄机哦,王老爷子如果有兴趣,改日我告诉您。”莫然微笑着说道。

    “好,那就多谢莫老大了,来人,给莫老大和尚总添坐上茶。”王汉卿将盒子收起来,交给身后的人,然后抬手喊道。

    “我还有几盏玉碗,都拿来,你们俩也来坐坐吧。”赵青龙回头喊了一嗓子,有个小姑娘便用玉盘托着几盏晶莹欲滴的翠绿色茶碗过来。

    莫然微笑着欠了欠身坐下,她掏出口袋里的秀帕轻轻的掖在尚志军的脖颈上面,尚志军低头,恭敬的谢了莫然,这一切都被在座的看在眼里,他们互相交流了眼神,接着一个个便喝起了茶来。

    玉碗玲珑剔透,茶水倒入,水中乳白色的鱼儿便犹如有了生命随着微微的水波荡漾而游了起来,甚是神奇。若是人能够如此游弋自得的闲暇该是多好啊!

    莫然脚下用力,轻轻的踩了尚志军一脚。

    尚志军一愣,赶紧回神。

    “后天就是盛大的赌石交易会,我们目前的情况莫老大不知道是否已经了解。”原本这样的场景该是毒阎王来主持的,他是老大,而如今,尚志军来了,废了毒阎王,便是他老大,尚志军还用五千万包下了这酒楼,这让他们当时就不爽,这酒店广装修都不止五千万,尚志军这是明抢啊!

    但是,尚志军他就是拿下了,至于用的什么手段,也只有尚志军自己知道,他把不跟着他的都打发走了,跟着他的都巨额奖励了,这就使得一帮人都想着,给谁打工不是赚钱啊,便都大部分人顺从了下来!

    而现在,突然又出现了这么一个叫莫然的小丫头,而且这个小丫头还能够让尚志军低头,甚至还能让尚志军这么一个“笑面虎”舍命听吩咐,这真真的让他们此刻是心里乱如麻。

    “赌石盛宴,多少了解了点儿。”莫然坐着,看着众人面前的茶碗,淡淡的说道。

    “了解便好,这一次是国际盛宴,所以这一次的石头展品十分多,我的人传回来话,说今年的石头,他们看了一整天都没有看完一半,五百亩场地不够,后来又拆了周边的蔬菜棚子占用了人家三百亩日夜加工盖了展会棚子,可想今年的会场之大。”这是赵青龙在说话。

    这些人中,属赵青龙长的白净点儿,这是一个年近五十的男人,左眉有一道伤疤一直连贯到脑门上门,长长的伤疤犹如一条蜈蚣爬在他的脑门上一直插过脑门上的头皮直到头顶,莫然想着这就是那次打架留下的吧,看来着一刀下去砍下的可是他半个脑袋啊,这人的命看来也是蛮大的。

    “嗯,石头多,来的人便多,不说那些小虾米,就是一些外国货,他们现在都是带着先进的探测仪,据说只要固定在石头上,便可以知道这石头是什么货色,最近有人从巫山那边运来一块不大的石头,但是给定了天价,这一次很多外国人都带着探测仪过来了,你们看,我们是不是也要行动一下,按照资历,咱们王老可是老前辈了,这石头里面的是什么,也只有咱们王老才是金口玉言的。咱们这些都是摸着石头过日子的,可不能输给了那些机器啊!”赵青龙旁边的一个干瘦却异常精神的男人说道。

    “白虎说的对,咱们不能输给那些个洋鬼子的机器。”那瞪着牛眼的大胖子说道。

    “二牛,瞧你说的,跟没见过世面似的,咱们本来就是加工石头的,道上的规矩要懂的,咱们只做,不买。”另一侧,一个说话细声细气的高个子男人说道。

    莫然在脑海里迅速的把这些人给过了一遍,凭着尚志军的描述,那个瞪着大眼睛的是大眼牛,冯二牛,是一个整天咋咋呼呼却十分怕老婆的男人,他这人,是完全靠着块头大,模样吓人而在这一带立足的,实则没有别的本事。

    这冯二牛说的白虎,便是那常白虎,这赵青龙和常白虎据说年轻的时候是结拜兄弟,十分要好,但是尚志军调查之后告诉莫然,这俩人貌似最近这两年很少走动,只是面子上的朋友,私底下基本不再联络了。

    而那个说话细声细气的男人倒是最要注意的。

    尚志军说了,这个男人名叫甄宝玉,三十三岁,是这一带的后起之秀,他的母亲是缅甸人,父亲是Z国岭南人,五年前来到这一带,迅速起家,这人阴毒无比,十分善于算计别人,道上的人都喊他宝玉哥哥,算是个人物。

    莫然挑眉,这鱼龙混杂之地,还真是好玩的地方啊!特工是什么?就是喜欢挑战的一群异类,要是让特工们面对的都是些没有挑战的活,那还不是会活活憋死的。

    “规矩是人定的。”莫然柔声说道。

    她的声音不大,却穿透力很强,桌上的和站着的几个人同时都看向了她。

    “规矩是人定的,人是活的,规矩是死的,难道各位有好货色都只是看着干眼馋么?”莫然端起茶碗看了看,接着又放下:“青龙大哥的这茶碗很别致啊!好东西。”

    “有眼光,这是咱们青龙兄弟的宝贝,只有我们才能有福气用,其他人是看都不让看的。”冯二牛很是骄傲的说着。

    “好宝贝,人人都会想的。只是看你们要不要而已。”莫然挑眉,看向众人。

    赵青龙抬手端起碗对着莫然敬了敬,接着便一口喝干了碗里的茶。

    莫然端起碗,微笑,抬手……

    桌下,尚志军的手臂一抖便要推莫然,却被莫然制止,她一昂脑袋,在众人的注视下,喝掉了茶碗里的茶。

    “好啊,既然莫老大有这本事,那我们何不试试。”赵青龙看向大家。

    “规矩不能破。”这时候,王老爷子说话了,他这半响都没有怎么吭声,此时却出面阻止。

    “老爷子,咱们……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上好的东西落入他人之手啊!”冯二牛着急了,瞪着牛眼对王汉卿说道。

    “我说规矩不能破,我看谁敢给我破了规矩,咱们是靠切石头过日子的,那就都本分点儿,歪门邪道的东西,咱们少给我沾惹。”王汉卿还是对莫然有意见,不但有意见,而且意见很大。

    众人不吭声,有几个人看向莫然,眼眸带着挑衅,像是在说:你厉害的,你来啊,看老爷子面前,你能耍出什么样的花招来。

    “那,莫然今天就先告退了,祝老爷子洪福齐天,他日等到正日子生日宴会,莫然定然备上厚礼相送。”说完,莫然便站起身,抱拳对着桌上的众人说道:“各位尽兴,莫然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明日便要去缅甸会场,实在是忙碌,就不继续陪着大家了。”

    “好,莫老大慢走。”

    冯二牛斜了一眼莫然没有吭声,赵青龙和甄宝玉倒是站起来很恭敬的样子。

    其他人都只是点头或者抬手抱拳略微意思了一下。

    莫然也不计较,继续对着大家微笑,之后转身便带着尚志军和老三老七走了出去。

    “这个小丫头厉害!”常白虎看着门外说道。

    “嗯,厉害。哎!老爷子,你刚才为什么要出手救了尚志军那小子,照我说,正好了结了他。”冯二牛愣头愣脑的梗着脖子说道。

    “就你最笨,你说,这交易会就是后天的事情,毒阎王废了,尚志军刚上来就死了,我们这里谁出头,你以为国家参与的事情,能让你有多少好处,再说了,咱们这不是还指望着国家能够把这尚志军小子给整了,省的咱们自己动手么!”常白虎白了冯二牛一眼,说道。

    “王老爷子高明啊!”冯二牛恍然大悟的样子,抱拳,眼眸里满满的都是崇拜。

    “小丫头高明。”王汉卿依旧低垂着眼眸。

    “老爷子这话什么意思?”甄宝玉细声细气的问道,面前的茶碗里,小鱼游弋,模样十分喜人,甄宝玉微笑:“赵大哥这碗,就这么背小丫头捏碎了,不知道是否真的不结实?”

    “废话,我的碗都是翠玉碗,上好的冰种玉,柔韧性很高,而且就这样捏……你捏一个给我试试?”赵青龙眼眸一瞪便发火了,他是真真的心疼啊,这碗,一只就价值上百万,就这么被那小丫头给捏碎了,又被老爷子扔碎了一个,这一晚上他就损失两百多万,这不让人心疼么!

    “呦,看来这小丫头确实有两手啊!老爷子,你说什么小丫头高明?”甄宝玉扭头问王老爷子。

    “小丫头知道我不会让尚志军死。”王老爷子咕嘟了一下水烟,喷出一口淡蓝色的烟雾,说道。

    “看来这回,咱们是真的遇到高手了。毒阎王是个草包,只是心狠手辣,却没有大智谋,尚志军已经是个不简单的人了,这小丫头没想到……”众人突然感觉有些后背发凉,一个个脑海里都响起刚才这小丫头坐在那座位上的时候,眼眸一个个扫过去的神情,大家都想起了她的眼眸。

    凌厉,冷然,洞明一切!还有什么……

    这小丫头的眼眸在众人脑海中放大再放大,直到众人都纷纷抽凉气,后背阴冷,众人纷纷转头看着王汉卿。

    “看看吧,咱们这里,也该有个精明锐利的头,咱们兴许都老了。”王老爷子站起身,众人便都纷纷站起身:“不过,不能那么轻易让她做这个头,不经过刀山火海,她不知道地狱有几重的,你们也都先放一放,准备一下参加后天的交易会,至于规矩,不可以改,你们只看买家,不许买石头。”

    “是,老爷子。”众人都很恭敬的抱拳。

    “等交易会结束了,你们再到别人手里买,或者人家送过来,你们再估价收了。”王老爷子还不忘叮嘱这么一句:“你们都给我收敛一点儿,最近这里空军,武警都驻扎着,毒阎王的事儿,他们是没顾上,要是顾上了,等事情结束了,还有的闹腾,尚志军和那小丫头,你们别给我乱动。”

    “知道了,老爷子。”众人再一次抱拳鞠躬,送走了王汉卿。

    接着,这一群人又继续坐在一起聊天喝茶,说事儿了……

    “噗……”快步走到山下,莫然回头看着没有人,便推开尚志军他们,快步走到一侧,抬手抵住自己的胸口,往上一推,接着再用拇指往喉咙口一抵,一口黑红色的血自她口中喷出。

    “老大。”尚志军和老三以及老七都吓了一跳,赶紧上前。

    “没事了。”莫然呼出一口气,接过莫老三递上来的手绢擦拭了一下嘴角,接着抬起脚,用土将那黑色的血迹掩盖了去。

    “老大,怎么回事,难道刚才那茶水有毒?你不让我们喝是怕是我们中毒?”莫老三问道。

    “是,也不是。”莫然苦笑一下,往前走去。

    莫老七的眼眸一闪,赶紧上前:“老大,是茶碗有问题对不?我说刚才我怎么看茶碗的时候,有点儿头晕的感觉,后来我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才清醒。”

    “对,茶碗有问题,这茶碗,应该是西域进口过来的,玄机就在茶碗下面的两条小鱼身上,这小鱼该是西域特质的,身上的花纹和鳞片是经过特殊加工对人的视觉产生刺激,导致通过视神经传输到大脑而出现臆像。”莫然边走边说道。

    这里已经远离妙峰山顶,山下便有尚志军安排的手下在接应他们,莫然坐进车内,车子开走的时候,他抬头看向山顶,云雾迷茫中,那酒楼忽隐忽现,莫然的眼眸眯着,冷冷的光芒让身边的尚志军暂时不敢说话。

    “老大,为什么一样的茶碗,他们就没有问题?”莫老七转过头问道。

    “亏你还是智多星,自己想。”尚志军看莫然微眯着眼睛在沉思,便对着莫老七不满的说道。

    “想不明白撒,军哥,你有没有头晕,当时看那碗?”莫老七好奇的问道。毕竟是年轻,对于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甚是好奇。

    “和水有关,那个倒水的茶艺师是赵青龙的人,这茶碗有隐形刻度,茶艺师知道,水到什么程度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她很清楚。”莫然没有睁眼,说道。

    “啊!这样啊!嗯,明白了。”莫老七点头:“我好喜欢这样的碗。”

    “喜欢?回头想办法弄到手就是了。”莫然嘴角一挑说道。

    “呃……”尚志军扭头看了莫然一眼,心说:早知道你这丫头是个腹黑的主,没想到还真是腹黑无比啊!幸好咱们是i同一条战壕里的,不然肯定被你算计死了。

    “真的?我可以弄过来?”莫老七十分惊喜,这事儿好,他喜欢,那套茶碗他要定了。

    “真的。不过,你得连着茶艺师一起弄到手。”莫然唇角一扯,微微一笑。

    “呃……为什么呀?我自己练习不行么?我自己研究。”莫老七脸色一滞,接着说道。

    “我说老七,你号称智多星的,怎么现在跟十万个为什么似的?”莫老三在开车,他白了副驾驶座上的莫老七一眼,责怪道。莫老三从后视镜中看到莫然的脸色有些苍白,他想着怕是和刚才那吐血有关吧,接着他问道:“老大,你没事吧?”

    “没事。”莫然摇头,接着说道:“老七,那套茶碗是西域而来,除了能够有诱惑人,使人产生臆想的功能之外,还有毒。”

    “啊!老大,刚才您吐血是……中毒了?您把毒给逼出来了?”莫老七瞪大眼睛。

    “对,中毒了。一样的茶水,这茶艺师倒给赵青龙的却不一样,他的茶水清澈甘冽,我们的却呈现微微的明黄色,虽然是翠绿色的杯子看不出来,但是透过光从碗的外侧还是看的出来的,还有,我们的茶谁在茶杯的五分之四的位置,而赵青龙的在三分之二,其他人的却再五分之三,这比例,有上有下,看那茶艺师的手,年纪轻轻的虎口有厚厚的老茧,这足以证明她是一位资深茶艺师,再加上赵青龙这帮人,都是一个个十分讲究的人,这茶艺师怎么会倒个茶水都上下不均匀的呢?”莫然坐正了身子,说道。

    “哇!原来玄机在这里。莫老大,我绝对没跟错人,你太厉害了。”莫老七竖起大拇指,眼眸里满满的都是佩服。

    “往往越是美丽的东西越有毒,果然如此。”尚志军说完,便发觉不对:“除了莫老大,漂亮美丽,却没毒。”

    “哈哈哈哈……”莫然笑了,笑的很高兴:“军哥你过奖了,我莫然是身带剧毒的。如果不是我能够刻毒的话,对方这蚀骨散就会慢慢的渗入我的身体,兴许不出半年,我就完蛋了。”

    “呃……蚀骨散……这咱们中原没有的啊!”尚志军也是道上跑的人,对于毒药一类的东西也多少是有了解的,至于蚀骨散,这个只在古装电视里面看到的,现实中,他还真是没有看到过。

    “对,莫老大,你刚才这逼毒,大有古代高手的感觉啊!”莫老七感叹。

    “老大,你毒都逼干净了吗?”见识过莫然真功夫的莫老三略微扭了扭头问道。

    “逼出来了,我是用自己的血托住这口茶水的,所以它没有进入我的胃壁,而是被我用自己的血包围在胸口这边,幸好出来的及时,不然的话,我怕还是会有影响的。蚀骨散,是慢性侵入性毒药,一旦中毒,人便会慢慢的筋骨松软,最后会失去抵抗一切外来伤害的能力。”莫然看着车子开进加工厂,眼眸闪烁的说道。

    “毒阎王看来也是中毒了的。”尚志军点头。

    “嗯,所以你能那么顺利,听说毒阎王的功夫也很厉害,而且使枪更是一绝,他能一颗子弹打落两只大雁的主,能够制服他,除了军哥你的智谋外,还有别人也帮了你一把。”莫然点头,这时候,车子已经开到酒楼门口停下,酒楼的门童赶紧上来开门,恭敬的喊着莫老大和军哥,三哥七哥等等。

    “看来,咱们以后要主攻赵青龙啊!”莫老七的眼眸一眯,脸上神色笃定,在杀手界混了十多年,还真是没有他弄不了的。

    那套玉碗,他要了,有毒的也要,至于那个女人……

    莫老七的神色黯淡了下去!

    莫然看着莫老七的神色,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她心中的疑惑便更深了些许:这莫老七,在情爱上怎么如此排斥,连玩笑都不能开的?莫不是受过什么伤害?

    莫然刚回到房间洗漱完毕,尚志军便端着一大份的饭菜过来了。

    “老大,你刚才吐血了,估计着体质虚弱,我让厨房炖了点儿燕窝,你先喝点儿,晚饭他们几个吃了,你就别吃那些油腻的东西了。”尚志军很是轻柔的将玻璃碗放下,转身对莫然说道。

    “军哥真是个细心体贴之人啊!”莫然笑着从窗口走到沙发上坐下,看着面前玻璃碗里晶莹剔透的燕窝说道。

    尚志军坐在莫然对面,摇头笑道:“受人所托,忠人之事。”

    “怎么,安懿轩走之前拜托你了?”莫然挑眉。

    “是呀,如果我要是不把你给照顾好,他会扒了我的皮。”尚志军调侃道。

    “得了,军哥你本来就是个细心之人,莫然能有你相助,毕定会事半功倍的。”莫然喝着燕窝,说着。

    “我这叫做良禽折木而栖。”尚志军笑道,接着他坐正了身子,说道:“王老爷子不妥协,咱们怎么做?”

    “让安懿轩买。”莫然眼皮都没有抬,说道。

    “你是说?”尚志军貌似有些明白了。

    “到时候,让老三他们盯着几块好的石头,然后尽量不要让别人买走。”莫然抬眸挑眉看着尚志军。

    “明白了,不能让别人买走。”尚志军笑了:“莫老大总是能够把事情想的十分周全,这样一来,耿如雪和雷雅静怕是也要着急了,安氏的资产都变成了石头,然后到了这里,安懿轩的后路便有了,老大,你真是聪慧。”

    “军哥,你夸过我好多好多次了,以后别再夸我了。”莫然放下手里的碗,接着说道:“赵青龙已经控制了今天那边的几位,这个事儿回头难做,估计赵青龙已经早就养好了一波人马,到时候短兵相接难免了。”

    尚志军眼眸一瞪,有些惊讶:“老大,你是怎么知道的?这可是难办了,王老爷子被控制了的话,事情就不太好了。”

    “那些人都是肤色黝黑,我刚开始奇怪,他们都有中毒迹象,虽然是缅甸边境,这里毒品交易盛行,但是他们都是江湖上混的,不太可能沾染这些东西,怎么会一个个的都中毒了,后来看到玉碗我才知道,这玉碗有问题。赵青龙已经对他们下手很久了。但是药量细微,这都控制在茶水中,所以他们只是偶尔赶到体乏,却没有别的症状,等到一旦时日成熟,这些人就都完了,一个个手无缚鸡之力,便是最不好的了,所以我们要在赵青龙出手之前出手。”莫然划动着玻璃碗里面的勺子,慢慢的说道。

    尚志军的眉头深深的拧了起来:“这可不太好,这些人是这一整个县城方圆百里的霸主,每个人后面都牵扯着一些势力的,若是到时候赵青龙把他们给控制了,那就不好办了。”

    “嗯,所以咱们要小心,首先要时时刻刻注意赵青龙。”莫然点头。

    “那王老爷子岂不是……”尚志军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这王老爷子可是大人物,毒阎王被拿下他已经很费劲了,却不料后面还有人帮了他,这下子,这些人要是都反了的话,那这一片等于是他不但白送了钱说不定回头还得把命送在这里啊!

    “他没中毒。而且他对赵青龙的手脚全知道。”莫然微微扯了扯嘴角,笑道。

    “哦?这老爷子厉害,他和赵青龙一伙的?”尚志军不敢相信,如果王老爷子和赵青龙一伙的话,这事儿便更难办了。

    “不,他知道赵青龙在下毒,他的茶碗里也有毒,但是他却自己化解了。”莫然盯着尚志军笑道。

    “这……”尚志军眼眸圆瞪。

    “咚咚咚。”外面传来敲门声。

    “进来。”莫然抬头。

    “老大。”莫家无兄弟全部到齐,出去的也都回来了。

    “老大,军哥你们在聊什么,我刚才听到下毒。”莫老七一心惦记着赵青龙的那套碗,这不,刚才她刚到门口,耳朵十分凌厉的他,听见了莫然的说话。

    “你小子,顺风耳啊!我都说的很小声了。”莫然笑着让开了些,让无兄弟都坐下来。

    “咱们都是江湖上跑的,没两下子能混么?”莫老七白俊的脸上微微一红,接着撅着嘴说道。这小模样,倒是让莫然笑了。

    “我们在说,赵青龙给几位龙头老大都下了毒,秘密就在那玉碗里面。”尚志军对无兄弟说道。

    “啊!那,怎么办?”莫老四下午出去了,这会儿才回来,听到这么一说,便瞪大眼睛看着尚志军:“玉碗下毒?怎么听着很稀奇似的。”

    “对,很稀奇,四哥,我想要了那玉碗。”莫老七扭头对莫老四说道。

    “有毒的你还要,不想活了啊!不过呢,要过来玩玩也行,多少个,我也要一个。”莫老四也是性子直爽的人,听莫老七那么一说,便来了兴趣。

    “那一套碗,应该有十二个,我查过了,是西域一位已故的巫师用毕生精力做出来的上品,这玉碗是用巫师浸泡在毒液中的天然翠玉精心雕刻而成,那毒只浸润到碗口,而且还是碗的内口,只要是用对了地方,便是没有毒的,这一只碗的价值,目前在一百万以上。”莫然看着大家说道。

    “我靠,一百万一只?好东西,我更是喜欢了。”莫老四满脸垂涎。

    “滚,你知不知道,今天莫老大还喝了那毒茶,半路上幸好把毒给逼出来了,不然的话……”莫老三来气了,这个高高大大的男人话语极少,这会儿他剑眉一横,冷眼看着身边的莫老四,几乎是咆哮的。

    “三哥,我不就是开玩笑么,啊!莫老大,你中毒了?我擦,这个王八羔子,回头看我不剁了他喂狗。”莫老四撩起袖子,那样子就像要立刻冲出去杀人似的。

    “行了,先说说这王老爷子的事儿吧,你们做的怎样了?”莫然好气又好笑,就这样的家伙,还是个杀手界顶尖的高手,据说莫老四的功夫比莫老三他们都厉害,力量也是出奇的大,他嗓门大脾气大,但是执行杀人任务却从不失手,这家伙,该是人粗心细的!

    ------题外话------

    今天大封推,感谢亲爱的们的支持,让无极一直坚持码字努力码字

    今天给亲爱的们推荐无极好友的文文,大家若是看完无极的文嫌不够肥,可以再养一下无极友友一一不是二的文《重生之八岁小地主》古言文哦,不错的呢!http:///info/513890。html

    这是链接

    感谢宝贝温润润的花花,谢谢,大么么送上,╭(╯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错上冷傲特工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极至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极至尊并收藏错上冷傲特工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