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错上冷傲特工妻 > 第127章 父子对立,临危之际

第127章 父子对立,临危之际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得不说,莫然确实是一个十分讨人喜欢的丫头,她的一切让人惊讶,她的领导能力和各方面的才能都是让我感到惊讶的,这个姑娘,仿佛是经历几个世纪似的,遇事沉着老练,完全不像是调查显示的那样,但是,老爷啊!我们的调查应该不会错的,这点我能肯定!”何伯说的十分表面,对于莫然,她是有喜爱之情,曾经他都想过,这个丫头这么聪明,若是收她做了干女儿,该多好,这样自己老了就粘着她,多好!

    自然,这只是何伯内心的想法,他一直没有表露出来,对于莫然,他是怎么看怎么喜欢……

    “我们只能调查国内和我们能够伸手的国际范围。”安老爷子喝了一口茶,冷冷的说道。

    “她,不会是别国的间谍。”安铁军皱眉,说这话的时候,底气有些不足,显然,他怕老爷子会暴怒,因为他太清楚老爷子的脾气了……

    “她不会?你调查过了?你能保证了?你领军作战这么多年,中央情报局你也管理过,特工组织你也不是没有接触过,没有调查到最后就轻易下结论的事情,是你这个司令官的行为?”安老爷子啪的一声把茶杯重重的放到桌上,就差没把桌子给砸一个窟窿,他冷着眼眉盯着安铁军愤怒的骂道。

    “爸!正是因为这么多年的军中生涯,才让我看出来的,这一次……”安铁军说到这里,突然停顿,他确实发现自己因为不眠不休和操心劳累,说话有些不经过大脑了。

    “这一次到底是怎么回事?懿轩怎么会受伤那么重?老何在来的路上告诉我说是因为几重原因导致的脑部毛细血管破裂,这和那个叫做莫然的丫头,有什么必然联系,你今天给我一一汇报过来,不然的话……我就把你的军营给掀了!”安老爷子捏着拳头,恶狠狠的威胁道。

    “咳咳……”何伯正往下咽茶水呢,这一不小心,呛着了,他幽幽的略带着同情的看着安铁军,心说:司令啊,真是难为你了!这莫然出事儿,她的那些莫家兄弟和尚志军等人差点要去掀了军营,这少爷伤了,老爷子又要去掀了军营,最重要的啊是莫然,这一次她若是回来,会不会掀了军营,还真是给未知数啊!那丫头,从来不按照正常思维来,不按常理出牌的啊!

    “爸,懿轩这个事情……我的责任很大!”安铁军咬着牙,把前后经过都说了一遍,自然其中是避重就轻,而且他说莫然所做的事情的时候,都是把莫然的形象往正面来宣扬,安铁军的意图,是要让莫然在安老爷子的脑海里形成一个印象:这是一个不错的好姑娘!

    因为安铁军知道,即使是安懿轩醒来,他依旧会挂念莫然,不管将来,莫然会不会原谅他原谅他们安家,儿子都会挂念着这个女人!就像他的心中,永远都是满满的另一个女人一样!

    安铁军不希望自己的痛苦延续到儿子身上,如果可能,他愿意等莫然安全回来,亲自向她道歉,让她原谅儿子。

    “懿轩的婚事,不是如雪早就给定下的吗?还有婚约的吗?怎么会又出了这个丫头?雷家的女儿呢?”老爷子已经喝了很多很多茶水了,一个多小时内,普洱茶都已经重新沏了三遍了。

    “雷家的女儿在边境,听说买了很多石头,如今守在边境切割呢!”何伯赶紧说道。

    “哼!自己的准未婚夫都动大手术了,她还是石头重要吗?”安老爷子有些不悦了,他知道只要安懿轩有任何事情,耿如雪肯定会告诉雷雅静的,从安懿轩很小的时候开始,更如雪就一直想要给这两个孩子定娃娃亲,安懿轩的任何事情,耿如雪都会安排让雷雅静知道,他猜得到,孙子一出事儿,耿如雪必定第一个告诉雷雅静。

    “也许,她忙吧!”何伯挑眉,没有任何表情的回道。

    “哼!这孩子!”安老爷子深深的呼吸一口气,接着问道:“如雪呢?怎么样?听说是胡啸天劫持了她?你看看这一次事情闹的,胡啸天的身份这安全局就没有给查出来?这帮人,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这么多的岛国杀手到赌石城来竟然也没有人给提前解决,真是一帮子饭桶!”

    “老爷,安全局他们不是查了么?司令不就是为了这个来的么?胡啸天也是咱们计划中的啊!您啊!看给您气的!”何伯给安老爷子倒了一杯茶,说道。

    “我能不气,你说如雪这一个大商贸主席,竟然被当众劫持,这让她以后这主席的位置坐着还舒心吗?再说了,铁军啊,你是她的丈夫,当时你为什么据说很冷淡,而是让莫然那个小丫头给救了?就你们到赌石城来的这些天,我天天耳朵里都是莫然莫然,现在啊,这小丫头我只要一闭眼,就会在我面前晃荡,你们说说,这丫头……”话题转啊转,竟然又转到莫然身上来了。

    安铁军和何伯还有白子文对了一下眼色,说到底,这老爷子就是跟莫然过不去了。

    “很多时候,其实莫然真的是幸运,或者说是事先安排的十分周密,而且很多时候更可以用大胆来形容她。”何伯对莫然了解多余安铁军,他也知道安铁军目前的矛盾,所以他觉得有必要不让事情闹的更糟糕。

    “大胆?我看这个女孩何止是大胆!”安老爷子恶狠狠的嚼着嘴里的菜,好像那就是那个让他安家鸡飞狗跳的莫然似的,那狠劲儿,让白子文都不敢说话了。

    “我先跟您说一下这边郊县的那个山洞的事情吧,那时候秦飞被抓,秦杨也被搭进去了,而后,他们要少爷去,要少爷跟他们合作一起拿下赌石加工场,少爷自然是不愿意做的,少爷的脾气老爷您还是知道的,他不会答应的。但是不答应,对方就不会放了秦杨他们啊!后来莫然姑娘就来了,她提前准备了炸药,她……”何伯想了想,觉得还是挑一些小事告诉老爷子的好,便将山洞里的故事告诉老爷子。

    “她不但炸毁了山洞,而且还收下了这些土匪是不是?”安老爷子大牛眼一瞪,说道。

    “呃……”何伯抽搐了一下嘴角看了一眼安铁军。

    “嗯,这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孩。”安铁军点头,喝茶,不和老爷子直视。

    “哼!你们一个个的都维护她,就像被她洗脑了一样!”老爷子十分气愤的边狠狠的嚼着菜边拿眼睛瞪安铁军和何伯。

    “老爷啊,真的,这个女孩确实身上有不一样的气质……”何伯给老爷子夹了一块他最爱的红烧鱼,说道。

    “我又不是没见过,一个普通丫头而已……铁军啊!你们啊……真是……真是要气死我啊?你们不想想,懿轩和雷家丫头的事情军中和商界还有谁不知道的?雷氏家大业大,雷家的姑娘长的也不差,从小就和懿轩一起长大,如雪又那么疼她,她若是进了安家,这不是皆大喜事吗?非得突然跳出个什么莫然八然的来,事情就一团糟糕,看看现在懿轩什么样子!若是没有那个莫然,懿轩能受伤?若不是她……等等,她是用拳头打穿了飞机?三拳?”安老爷子这气的啊,一边骂一边恶狠狠的瞪着面前的三个人,看样子他确实气的不得了,连说话都颠三倒四重复又重复的,但是突然他噎住了。

    “嗯,三拳!”安铁军点头。

    “她……真的没问题?”安老爷子微眯着眼睛看着安铁军,接着牙缝里吐出两个字:“才怪!”

    “这个也是有些匪夷所思,但是爸,莫然这一次,确实是立了大功!如果说罗伯茨的事情,她犯了错误,但是截住了石头,还有M国的智能微量元素探测仪也会在接下来和咱们Z国合作生产,这两件事情,如果要和罗伯茨的劫持事件相比的话,我想……”安铁军知道,莫然无论如何都是犯了Z*中的大忌。

    安铁军作为一个军人,自然知道要遵守上级的一切命令和安排,杀了罗伯茨,嫁祸给F国,这是Z国高端发下的密令,现在这个密令被莫然拆穿,还劫持走了罗伯茨,这真的是大事……

    “哼哼,你自己说话的时候不心虚?要不要我把厉害关系给你分析分析?”安老爷子就像是安铁军肚子里的蛔虫,他微眯着眼睛盯着安铁军,冷笑道:“莫然犯的是天大的罪,因为她的这一次举动,兴许是国家之间的战争!”

    “不,我相信莫然是个聪明的女孩!”安铁军坚持。

    “这不是你说了算。国家安危面前,给我把个人感情收起来!”安老爷子斜睨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分外鄙视,也貌似分外忧伤:“铁军啊!你一个堂堂的司令,领军作战几十年,怎么就……”

    “爸……”安铁军还想说什么。

    “闭嘴!关于莫然的事情,向中央报告吧!跟安全局的领导说好了,秘密抓捕,秘密处决,不要让懿轩知道!”安老爷子抬手,阻止了儿子说话。

    “爸!”安铁军瞪大眼睛看着老爷子。

    “老爷!”何伯“哐嘡”一声,把手里的筷子掉到了地上。

    “安老爷子……”白子文嘴唇动了动,小声惊呼了一下子,接着他脸色苍白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向安全局汇报事情的时候,就说罗伯茨重金收买了莫然,或者用她的家人安危为威胁!这样,也许对莫然会好一点儿!”安老爷子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懿轩醒来,忘记了她最好。就算忘不了,时间长了,也就那么回事了,这个你最明白!”

    “爸,我不同意,莫然这一次并没有做错。懿轩回来和我说了,他说莫然说的对,M国本来就矛头针对了Z国,岛国在中间挑拨,即使是嫁祸给了F国,那也不一定就能让M国直接把矛头从Z国这里转走,Z国地广物博,大量的矿产资源,还有众多的人口劳动力,这些才是岛国和M国眼馋的,也正是他们针对M国的原因,我们把赌注都压在罗伯茨的身上,不一定可靠啊!爸,懿轩回来跟我分析的也是这样,莫然说的对啊!”安铁军转过身子,就差给老爷子跪下求了。

    白子文看着安铁军和老爷子的格局,心说:这幸好不是在古代社会,不然的话,这老爷子定然是一个暴君!

    “不管怎样,这是上面的决定,不是你说了算!你怎么就……”安老爷子就差一巴掌把儿子给扇醒了。

    “我知道,您是因为我的身份和军令如山的政策!可是……”安铁军还想说话。

    “闭嘴,赶紧给我汇报,莫然他们跳伞已经几天了?若是被他们逃回M国,你的脑袋还想要?咱们安家就完蛋了?你兴许就是万民的罪人了!”安老爷子抖着手指,气的说不出话来。

    “老爷,您别生气,司令也是为了懿轩考虑,更是为了Z国考虑,总要想一个最稳妥的办法的!”何伯赶紧劝阻安老爷子。

    “赶紧给我打电话!”安老爷子瞪着安铁军。

    “我……”安铁军为难。

    “我的电话还有电,用我的,他们接的更利索!”安老爷子把手机递给安铁军。

    何伯的眉头深深的拧了起来。

    白子文的拳头攥的紧紧的。

    可是无奈,安铁军自小就怕这个老头子,刚毅的安司令,治军冷酷桀骜的安司令,最终是怕自己的爹的!这个说出去倒是不丢人,但是却让白子文他们在这种情况下深感无力!

    “爸,咱们再等等,这么多天了,澳洲边境军方已经帮我们寻找到了线索……”安铁军不接手机。

    “哼!M国的两党之间已经有了冲突和摩擦,岛国内政这两天也在召开紧急会议,你以为我是吃干饭的吗?如果不是跑过来,我还真不知道你这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掐断了国家安全局的联络系统,这个罪,我来之前是替你但下来了!你现在赶紧给我跟安全局汇报情况,只有这样,才能保住你自己!”安老爷子这下可真是着急了。

    很多时候,他也是无奈的,家国利益当前,个人感情是不能当做事儿来考虑的。

    “爸,再等等!”安铁军突然严肃起来。

    “怎么,你小子要反了不成?为了一个无亲无故的小丫头,反了不成?”安老爷子咆哮,接着他开始翻电话本:“好,我打。”

    “爸……”安铁军抬手便去抢安老爷子手中的手机。

    “呃……”白子文和何伯同时愣住,好家伙,这司令这五六十年了,可都是乖宝宝啊,这跟老头子动手,还不把老爷子给气死啊!

    “你这混账!”安老爷子一个转身,从椅子一跃而起,别看他都七十多近八十的高龄了,但是那身手,还真是让白子文都咋舌的。

    “你这次得听我的,爸,一辈子了,咱们为儿女着想一下!”安铁军一个转身,跳过椅子又要去抢手机。

    “滚!”安老爷子身子一个后仰,避开安铁军的手,接着单手撑椅子,一脚踹出,正好对着安铁军的胸口。

    “咳咳……”安铁军被踹的后退好几步,跌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他抚着胸口重重的咳嗽了好几声。

    “老爷,别动手。”何伯赶紧上前阻止,他皱眉看向安铁军,心说,这老爷子还真下狠脚了啊,司令这一下子还真是被踹的不轻啊!

    这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就力大无穷,一拳下去,真的能够打飞一头牛的,虽然现在老了,但是那力气,也绝非一般年轻人能比的……

    “哼,都给我一边去,一群无法无天无纪律的混账东西。”老爷子一挥手,推开了何伯,接着便抬手拨电话。

    “叮铃铃~”就在安铁军和何伯以及白子文三个人都脸色苍白的对眼,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安铁军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安铁军掏出手机,摁下:“喂……莫然……什么?”

    “嗯?”安老爷子拨电话的手停了下来。

    “是吗?罗伯茨先生……你能明白就好!我现在郑重的向您道歉,您能明白是最好的,是,请代我向哈伦助理问好!好的,谢谢!”二十分钟后,经过和几个人的对话,安铁军挂上电话,扭头看何伯和白子文。

    “司令……”白子文闪烁着可怜兮兮的小眼神。

    “司令……”何伯深深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爸,莫然解决了大事!M国在野党胜出,揭发了内党的罪行,罗伯茨先生和他的家人都安全了,M国和Z国愿意结成百年互助合作国,愿意谈谈双边贸易往来……”安铁军,这个一向不容易激动,也少言寡语的男人,在这个晚上,热泪盈眶,在这个晚上,话特别多……

    “哦?!”安老爷子将信将疑。

    “看国际新闻转播。”安铁军抢过安老爷子手里的电话,直接拨出了安老爷子刚才拨的号码:“喂,接安全局,对,肖局长……”

    整个Z国的官方,都在看国际新闻转播!

    “那么说,这是这个小丫头的功劳?”安老爷子接到了安全局肖局长的电话之后,终于确信了安铁军说的话,他坐下,喝着茶,淡淡的说道。

    “是,确实是莫然的功劳,但是……”安铁军欲言又止,神色反而变得伤感起来。

    何伯和白子文刚刚松了一口气,却在看见安铁军的神情之后,俩人的心又被狠狠的吊了起来。

    “怎么了?这小丫头有什么要求?从政还是什么?”安老爷子因为自己之前对莫然的那般不信任和不喜欢而说话有些讪讪的。这么多年过来,老头子几乎都见怪不怪了,商界,政界,不要说女人,就是无数风里雨里炮火堆里摸爬滚打过来的大男人,有所作为,必有所求!莫然这一次,必定也要高官厚禄吧,她不就是一直在扩张自己的势力吗?

    安老爷子就是这么认为的,在他的眼里,见过太多,在他的耳朵里,听过太多,在他的心里……

    “她不要!”安铁军放下筷子,接着说道:“她说以后和我们没有任何的瓜葛,也让我告诉安懿轩,她不会再见他,缘分尽了!”

    “呃……”何伯“哐嘡”一声,再一次把筷子掉落到地。

    这一次,他也不再弯腰去捡了,也不要新添加的筷子,他的脸色突然便黯淡了下去,他默默的拿着纸巾擦嘴,擦完了,默默的坐着,不吭声了。

    “她不准备进安家了?那她做了这么多是为什么?”安老爷子不懂了。

    “莫然做事,从来不是为了名为了利,她每次都用尽全力维护懿轩,维护Z国的荣誉,维护所有无辜的人的生命安全!她却什么都不为!”安铁军看着面前茶杯里的茶水,声音中满是忧伤。

    “她不是很喜欢懿轩么?”老爷子喝了一口茶,接着说道:“这是不是耍小女孩脾气?”

    “不,莫然做事向来沉稳,她不但重情重义,她更果断决然!”何伯小声的念叨。

    安老爷子转头看着何伯,微微一惊:“我说老何,你这是咋了?失魂了?”

    “哎!少爷若是醒来,忘记了所以是好事!若是忘不掉……”何伯幽幽的说完,便起身,走了出去。

    安铁军也站起身,抬手扶着安老爷子白子文拿着安铁军的公文包,一行人闷闷不乐的离开了酒店。

    而此时,深夜的人民医院走廊里,匆匆走过一个人,她穿着深紫色的大衣,大衣里面的病号服没有完全遮盖住,露出了衣袖的一角来,不过她也管不了那么多,脚步飞快的朝着医院后面的一个小公园里面走去。

    “小静?!”耿如雪就着公园里微弱的灯光,轻轻喊道,她看了看四周,不远处停着三辆奥迪A8,十几个保镖站在车边,向着她的方向张望,而她的面前石凳子上,坐着一脸呆滞的雷雅静,她喊了她,近距离的,雷雅静却不吭声。

    “小静,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你怎么不去医院里面找我?打电话让我下来,这深更半夜的,露水很重啊!”耿如雪紧了紧身上的深紫色大衣,有些不满的说道。

    “小静,你说话啊!怎么了啊?”看雷雅静还是不说话,耿如雪有些着急,又有些气恼了!

    ------题外话------

    今天跟亲们说一个很恶心,又让无极很痛苦的事情。

    话说,今天下午,无极在书城的小咔吧点了一杯拿铁咖啡看书,喝着喝着,突然感觉嘴里不对劲,有东西,于是在愣了三秒钟之后,拿出来一看,竟然是……苍蝇啊!

    于是,到深夜码完字,还恶心恶心恶心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错上冷傲特工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极至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极至尊并收藏错上冷傲特工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