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错上冷傲特工妻 > 第168 沙漠风暴,帮你断一臂

第168 沙漠风暴,帮你断一臂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沙漠的清晨,万里无云,广袤的荒沙,没有一丝风,能见度十分高,众人举目望去,却也只能看到一群小小的移动着的黑点。

    “老大……”鸟儿们都全神戒备起来,亚玛走到莫然身边,蹲下,看了一眼莫然。

    “该来的终于还是会来的。”莫然的嘴角微微一挑,看向远处的眼眸微眯,分外犀利。

    “大家收拾,之后吃早餐,吃完了上路,来的如果是熟人,正好说不定可以帮忙借匹骆驼一起走,来的如果是陌生人,他们走他们的,我们走我们的,两不相干。”莫然回头对着众人说道。

    “是!”鸟儿们都开始忙着收拾帐篷,有的开始准备分食物,还有的在一边挖很深的沙坑。这沙坑挖了是干嘛的呢?一般人都应该知道,在这么广袤的沙海中,排泄是个问题!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总不能一路上不吃不喝不拉撒啊!于是,大家便会挖深坑,沙地上,深坑很容易挖出来的!等坑挖好了,人便跳下去,解决人生中最大的事件,等解决完了,把沙子一埋,这样便什么也没有了!

    “老大!”安春将一个大大的沙坑挖好了以后,走到莫然身边,喊了一声。虽然莫然一直强调,在这里没有男女之分,但是对于莫然这个再怎么老练也才二十三岁的女人来说,也是件蛮尴尬的事儿,她微微的扭头,对着安春微微一笑,说道:“辛苦了。”

    “为老大服务,是我们的荣幸。”安春和安秋调皮的说道。俩人都是二十二岁的小伙子,他们虽然是在和莫然调侃,但是那脸也早就已经红了!

    莫然也不多犹豫,走去一侧沙坑,解决人生大事去了!

    “亚玛姐,那边我们也帮你挖好了。”安夏指着另一侧,说道。

    “行,谢谢你们了,哎呦,我还真是憋了两天了。”亚玛说完,捂着肚子就跑了过去。

    “这亚玛姐,长的蛮标致的,可是怎么这么……”安夏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对安春和安夏说道,说完他又摇头:“哎,莫老大就是莫老大,凶狠的时候,那是太厉害了,那天我看见她在赌场的时候,一个回眸一拳,那一瞬间,如果谁能给拍下来,肯定是惊天地泣鬼神的杰作!可是你说老大沉稳起来吧,那又是那么的端庄,我觉得老大在安少面前肯定能够非常温柔小女人……哎……老大真是厉害啊!”

    “咳咳……”安夏自言自语似的摇头晃脑的感叹,却不知道莫然已经走到身后,安秋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提醒他,他还不知道,依旧看着远处越来越近的黑影说道:“你们说,莫老大是不是恶魔和天使的结合,想初次见面,她让咱们挖大山,咱们三天三夜没睡,就光挖山了,真是腹黑,恶魔一样……”

    “安夏,你拉屎吗?”安春实在受不了了,莫老大都站在这小子身后抱着胳膊半天了,他就光顾着听远处的驼铃声,还说人家莫老大是恶魔……

    “我昨天晚上拉过了,不拉……拉……我去拉屎。”安夏刚想回头说他不用解决,一回头,顿时咬了自己的舌头,他的脸“噌”的一红,飞快的跑了。

    “哈哈哈哈……”安秋和安春看着安夏跑的比兔子还快的模样,笑的前俯后仰。

    “你们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吧!听说飞鹰战队的战士都能够心灵互通,所以永远团结一心,是不是?”莫然挑眉,看着安春和安秋说道。

    “没,绝对没有,老大你要相信,你在我们心里,就是天使一样。”安春和安秋站的笔直笔直的,跟莫然发誓。

    “披着天使外衣的恶魔吧!”莫然说完,也随着安春他们刚才看的方向看过去,远处的骆驼队伍越来越近,已经能够看清楚大约有十多个人了,莫然凝眸细看了一会儿,问安秋:“什么情况?”

    “一共十三个人,带头的是年小桃,还有他身边的那个男人,其余的应该是他的手下,都骑着骆驼。”安秋微微一眯眼眸,看了约莫十秒钟之后,对莫然说道。

    “嗯!”莫然点头,什么都不说。

    “老大,要准备一下吗?”安春盯着莫然,等候他发布命令。

    “随时准备,传密令!时刻警惕,但是不要主动出击。”莫然小声和安春说道。

    “是!”安春走了,亚玛在埋坑,他用脚不停的往后踹着被挖上来的沙堆,一侧的安左和安右看着她粗鲁的动作,一个个的在抽搐嘴角。

    待到众人都准备好了之后,莫然一声令下,所有人都背着包开始继续往前走,一路上,达波尔和依波也不吭声,只是偶尔回头看看,莫然和鸟儿们则是当做没看见后面已经近在咫尺的骆驼队伍了。

    “叮当当,叮当当”有驼铃快速而来,看样子是骆驼被驱使着跑步过来的。

    “莫然小姐!我们年哥让您几位稍等一下。”有人骑着骆驼拦在了莫然他们的前面,对众人说道。

    “哦?”莫然没有吭声,而是转身看着越来越近的骆驼队伍。

    一群人都不说话,达波尔几次想要张嘴,但是看着大家沉默,他便也沉默了下来。

    “能赶上你们真是不容易啊!莫老大,你们这一路走上去,也太辛苦了!”年小桃坐在骆驼上,他边说,眼眸边扫过一旁带着面纱和裹着遮阳斗篷的亚玛。

    “年哥怎么会有兴致来沙漠的?这可是六月啊,沙漠里面温度很高,年哥来不是想着保护莫然和我的手下吧?”莫然挑眉说道。

    “算是吧!你们走了一天之后,我就浑身不对劲,总感觉,这沙漠啊!和我有缘,我其实曾经来过这里面,但是说实话,里面还真没有看见过什么皇宫!这不不死心啊!这一次想着,有莫老大您这智多星在这里,我也来开开眼!顺便啊,我也想着,真心和莫老大交个朋友!我知道,之前咱们有些误会,我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可是我一看见莫老大,我就知道了,那钱,哪里够啊!莫老大这么聪慧又犀利的女子,给多少钱,我也不帮人家去迫害啊!所以呢,我退了钱,我总觉得吧,这沙漠凶险,有飞鹰,有秃鹫,还有沙漠狼,尤其是那沙漠狼,那可是大家伙,你看,我们带了这些家伙过来,一路追赶,就想着来帮一下你们!就想着你们千万别出事儿,别遇上沙漠狼!”年小桃说完,一抬手,他身后的几个男人便将队伍后面的两匹骆驼给拖了出来。

    “这是我们的骆驼!”安春一下子看出来了,这是那几匹中毒晕倒的骆驼中的两匹,虽然骆驼都长得差不多,但是安春等人毕竟是特种兵精训过来的,经过他们手的东西,那是一眼就能认出来的。

    莫然眼眸微眯不吭声,年小桃张口闭口沙漠狼,看样子,他是不知道昨晚这里有沙漠狼出没过,那这沙漠狼是怎么回事?那又是谁给弄走的?有意思,看来这沙漠也还是很热闹的啊!

    “好眼力啊!这是你们的骆驼,我们进来之后啊!走了大约一天多,就看到这两匹骆驼在独自行走,还有几匹却怎么也起不来,我就估计是有人使坏,心说这下得赶紧追上你们,可是那几匹骆驼死活不能起来走,但是还没死,我们没办法,就只能带着这两匹了,估计是有人下手重了,这些骆驼缓不过来了,但愿不要被秃鹫那些家伙发现。”年小桃说的好像他是一个大圣人似的,就差双手合十膜拜了。

    “哦,那就多谢年哥了!”莫然说完,回头对着众人道:“把东西放上去,咱们还是走路。”

    “不不,不用,莫老大,我手下买的这骆驼是沙漠骆驼中最好的品种,他们的承受能力很强,八百公斤以下是没有问题的,我想咱们这里就算是我的四大护卫,这么大块头,也不至于一个人超过四百斤的。”年小桃一挥手,他身后的手下全都跳下骆驼,之后两个两个一个骆驼坐在了一起,这样加上莫然他们的两匹,一共就有七匹骆驼多了出来。

    “那,就多谢年哥了!”莫然也不多推辞,便让手下们开始两两组合乘坐骆驼了。

    “老大,你一个人一个骆驼吧!”亚玛扭捏道,虽然骆驼不是马,这是双峰驼,前面后面有两个鞍子,他们可以分开坐,但是白子文这家伙还是觉得有些不太妥当。

    “那你怎么?”莫然皱眉。

    “我……”亚玛扭头一看,得了,他们一共十四个人,正好多出了七匹骆驼,二七十四,必须是两个两个坐的。达波尔和依波自然是俩人选择了一匹。

    “亚玛小姐要不和我年某坐一个?”年小桃微微一笑道。

    “不要!”亚玛回头看了一眼,浑身不自觉的微微一抖,小声说道。

    莫然看见,年小桃身边的那个男人娲哈祖努眼眸里是凶残的光芒,这光芒犹如两把利剑,狠狠的要将亚玛击穿了似的,而亚玛正好也转了一下眼眸,刚好对上,接着下一刻,在众人的惊讶中,她做了一个决定:“也好,我就和年哥坐一个骆驼,我看年哥的骆驼就比老大的骆驼来的漂亮!”

    听亚玛这么一说,鸟儿们的嘴角纷纷抽搐了又抽搐,一个个的跟面瘫了似的。

    亚玛拎着长长的裤腿走去年小桃的骆驼身边,年小桃伸手下来,亚玛犹豫了一下,接着她扭头看着一侧的娲哈祖努嘴角挂上一抹挑衅似的笑,伸出涂着大红指甲油的手指,放到年小桃的掌心,接着微微一用力便上了年小桃的骆驼,坐在了他的后面。

    “亚玛小姐身上好香!完全可以掩盖住这骆驼身上的膻味儿!”年小桃微微侧头,说道。

    “我只说和你坐一个骆驼,可没说给你闻香味,哼!”亚玛撇嘴,把脑袋扭向一边,略显不屑的说道。

    莫然斜睨了亚玛一眼:“女大不中留!”她闪开眼眸去看别的人,她知道年小桃在看着她,年小桃和她有一样的读心术,她不想让自己的眼眸出卖了自己,把内心想法被这个变态给看穿。

    莫然看到了安上的眼睛一直盯着年小桃的四大护卫,眼眸里有些许异样的神情的在闪烁,她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不过也没有多余办法,她只得扭头对着年小桃点了点头,示意一切都OK了,可以上路了。

    年小桃看了一眼众人,接着点头:“走,咱们向着鬼谷堆,前进。”

    “叮当当~”一路驼铃声,一路走着!清晨很快过去,烈日总是当空照耀,一行人走的慢,骆驼本就是个慢性子,这一路又热的让人跟在火炉里面烤似的,这便显得更慢了。

    “老大,咱们这半天走了多少路了?前面有一个沙丘,很高,咱们去阴影里歇会儿吧。”亚玛有些受不了了,据他后来说,是前面的年小桃身上的药味儿让她头晕,她估计这个变态男人是整天把自己浸泡在药罐子里的,一股浓郁的中药味儿,你说平常的情况下,这中药味儿也没什么,可这里是热浪滔天的沙漠,再加上咱们“亚玛”十分十分憎恨年小桃,却又暂时不能直接杀了他,她对他是厌恶至极的!也就是说,即使年小桃抹的是名贵香水,她也肯定会觉得恶心!臭不可闻的!

    “现在是早晨的九点四十分!距离咱们昨晚休息的地方走了四公里!”莫然看了一眼前面的沙丘,说道。

    “才……四公里!”亚玛都快受不了了:“那行,继续,继续前进。”她深呼吸一口气,接着开始默默的闭上眼睛告诫自己:我忍,我忍忍忍!

    “既然亚玛小姐觉得难受了,那就下来歇歇吧!”年小桃分外体贴的说道。

    “不,不用,赶紧赶路!”亚玛就差跟他说:“赶紧给我赶到目的地,只要能离你远远的,有多远我就有多高兴。”

    “行,听亚玛的!”不知不觉,这年小桃把小姐两个字给省略了,仿佛无意中跟亚玛就亲近了些许。这简单的变化,只有三个人发觉了,一个是亚玛自己,还有一个是走在年小桃左边的莫然,另一个是右边的娲哈祖努,此时那娲哈祖努的眼眸里,凶芒再也遏制不住,唰唰的射向亚玛。

    亚玛感觉到有异样,扭头看看见了娲哈祖努的双眸如利刃,就差直接用眼神杀死她了。突然的,亚玛原本萎靡的精神好了,她直起身子,满目含笑的盯着娲哈祖努。

    “年哥,我特别困,估计是昨晚没睡好!你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不然我犯困。”亚玛主动出击,声音比之刚才轻柔了些许,她边说,眼眸边一下一下的扫着旁边的娲哈祖努直气的娲哈祖努就差把手里的柳叶镖直接甩她脸上来。

    “我?我有什么故事啊!我没什么故事好讲的啊!”年小桃对亚玛的主动倒是显得有些微的意外,不过他并没有一般的那些小年轻人那样一遇到这样的情况就乱了分寸,他只是淡淡一笑,微微侧头,瞪了娲哈祖努一眼,温柔的说道。

    “年哥你当然有故事了!比如你那么大的别墅,迪拜寸土寸金,我小时候听人说,这迪拜的地上都是铺的黄金啊!你竟然有那么大的别墅,还那么有钱?”亚玛撤去一点儿的面纱,也不怕太阳晒的厉害,微微露出一侧嘴角,对着娲哈祖努挤眉弄眼的,笑的没鼻子眉眼的感觉。

    莫然斜眼观察着这情景,微微斜了一眼亚玛,随即摇头微微的腿下用力,将骆驼往前面赶了过去,身后的那些鸟儿们也快速的往前赶路,年小桃带着他的手下倒是不着急,慢慢的和莫然他们拉开了一点儿距离。

    不过,莫然自然不会走远的,她肯定不放心把亚玛一个人留在年小桃的身边的,走了一段里,她总要回头转一下,再接着走。

    “老大,今天实在是太热了,我们先在前面歇会儿吧。”安夏一抹后背,有些许白花花的东西,他皱眉嚷道:“靠,老子这水分都被蒸发成盐分了,到时候可以让骆驼把咱们当盐腌肉条舔了!”

    “就你,那也是臭肉条!”安左笑着打趣,他也伸手一抹,果然也是一手的盐花。

    “行了,咱们就在阴凉地歇会儿,等亚玛他们到了,吃点儿东西,喝点儿水,我看他们貌似带了很多水!安春,你们买骆驼的时候没有发现这种骆驼吗?看样子,他们的骆驼确实比咱们的要好!”莫然看着慢慢跟上来的年小桃的队伍,说道。

    “这个不是市场的货,这是外国品种!应该是年老板自己养的。”依波看了一眼说道。

    “哦?你们认识年老板?”莫然扭头看着达波尔和依波。

    “哼!他后面那个不是那天打伤了我们同乡腿的家伙么?我真想宰了他!老板娘,这些人是坏人,你们可得小心。”达波尔指着年小桃身后的队伍里的一个男人说道。

    “行了,个人恩怨回头再算,现在先去了鬼谷堆再说。”莫然看了一眼依波和达波尔,又说道:“我告诉你们,没有我的命令,你们绝对不许自己行动,不许跟人家动手,知道吗?不然你们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知道,我们打不过他们的,所以,我回头还要请求老板娘帮我们!”达波尔瞪着跟上来的队伍,说道。

    “嗯。”莫然点头,不管怎样,她帮也好不帮也好,工人的事儿就是安懿轩的事儿,安懿轩的事儿,就是她莫然的事儿,谁敢动她的男人,她就让他知道死是什么滋味。

    年小桃一行人赶上来,这伙人也是一个个的汗流浃背,他们也是伸手抹了一把后背,后背也都是盐霜了,一群人亦是纷纷往阴影里面靠拢来!

    娲哈祖努把年小桃从骆驼上抱了下来,他用的是公主抱,抱下年小桃,将他放在年小桃手下铺的一个垫子上面坐好。

    亚玛自然是自己跳下来的,她这会儿是神清气爽,自从她知道自己已经把那个变态男人给气的七窍生烟还不能发作的时候,她的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身体也轻松多了,神清气爽的很!

    “别光喝水了,我这里有羊奶和牛奶,沙漠里必须要补足营养了才好!”年小桃让身后的手下们将一个个包装好的袋子拿过来扔给他们。

    “不喝!”莫然摇头。

    “莫老大是怕高温牛奶会坏了?”年小桃微微一笑说道:“不会的,我这里太空膜,隔热性能十分强,里面还放了冰块的,喝了透心凉。”

    说完,年小桃将袋子递给莫然和亚玛,鸟儿们自然也是连看都不看,这年小桃的东西他们可不要,听说这人是养蛊毒的,他们可不想回头自己肚子里面长虫子。

    “我闻不惯羊奶的味道,我吃牛肉干就行。”莫然说完,便将吃的东西都分给自己的手下,她也不问年小桃的手下要不要,她不喜欢跟年小桃这样的人假惺惺的客气什么。

    “那也行!”年小桃让手下将牛奶和羊奶袋子一一递过去,莫然手下包括达波尔和依波都没有一个人愿意要喝的,他便自己苦笑了一下,摆手让他们收了回去。

    “这沙漠这么热,不太正常啊!”年小桃看向天边。万里无云,太阳火辣辣的像是要刺瞎人的眼睛,晴朗的天际里,远处有一丝红色的云彩!

    达波尔嗤鼻一笑:“不太正常?!沙漠又不是北极,会下雪!”他顾忌是心底一直有恨,年小桃的人伤了他的工人,所以他恨这个残废!

    “年哥,不太对劲!”年小桃的身后,他带来的一个年约五十的男人看了一眼天空说道。这个人莫然和亚玛都认识,是年小桃别墅里面的厨师,也是用一天时间炖菜花的人,据说,年小桃逼着所有人吃了一大碗的蛇肉,喝了两大碗的蛇汤,之后告诉大家,这一次来的是劲敌,大家如果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就会像菜花一样,被吃到肚子里面去。

    感情这年小桃用的实际例子来给手下打气的!殊不知,他的这些手下在面对莫然的时候,压根不知道如何把自己的气场给释放出来,一个个神情有些恍惚:这女人很凶悍吗?她只是不太说话而已,说话冷淡而已!这女人可怕吗?好像那个牙尖嘴利的亚玛更可怕,她已经把娲哈祖努给气的七窍生烟了!

    只是他们不知道,莫然将自己的锋芒藏起来了,她倒是要看看,这年小桃要干嘛,她更要看看这沙漠里面到底有多少的队伍来凑热闹!所以,此刻,她低调为上!

    也只有如莫然这样的人才会有如此的本事,能够将自己的锋芒收放自如,一如她的功夫,静如处子,动如脱兔!

    “嗯?怎么不对劲!”年小桃淡淡的问道,他之所以带着这个厨师,莫然估计大多数的原因应该就是这个厨师精通沙漠上行走之道。

    “这天上的是火烧云!”那厨师皱眉说道。

    “火烧云?!”莫然亦是眉头拧了起来。这火烧云在平素陆地上倒是没多大事儿,顶多就是狂风暴雨的前揍,只要躲在家里呆着,等风雨过后便又是晴天了,可是这在沙漠便可怕了,火烧云带来的若是一般的风沙倒还好,要是带来狂风骤雨,这可不得了!

    陆地上有树木有高楼大厦阻挡着,狂风会被这些阻挡物给削弱很多很多,有些等到了陆地上,几乎已经只是给陆地来一场小雨淅淅沥沥而已了。

    但是沙漠中可不同,一望无际的荒沙,没有一颗树木,高高的沙堆被风一吹便会四处散开了去,若是狂风,那必定是比陆地要强劲上千百倍的。

    “怎么办?”年小桃回头看了一眼莫然,四目相对,俩人都同时一愣,这两双眼睛中,竟然是相同的神色!

    这神色……淡然,淡薄,浅浅的审视!

    仅此而已!再无其他!

    这沙漠的天,说变就变,仿佛一直暗藏着杀机,仿佛它一直饿着,饿到极致,就等着这一群人来,然后要将这群人吞没。

    只是那么一眨眼的功夫,原本火辣辣的太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漫天的红,红彤彤的像是被烧着了一样,四周的空气开始变得沉闷,气压好低,低的人喘不过起来!

    “大家不要乱!将骆驼都拴在一起,围城一圈,让骆驼在外面,咱们人都在里面,一会儿手拉手,谁也不要放手,兴许还能挺过去。”年小桃的厨师赶紧站起来,说道。

    “你们赶紧的,把骆驼身上的东西卸下来,然后分开一点儿堆着,对,弄成堆头的样子,然后人都挨着咱们的包裹蹲着,包裹是固体,沙子堆上来容易滑落,我们有呼吸的空间。”莫然也开始指挥手下。

    “全部都行动。”年小桃坐在地上,也开始指挥。

    于是,这个时候,莫然手下的所有人也都相信,这是天灾,绝对不是年小桃这个变态能够左右的了的,大家也就都齐心协力开始,忙着把骆驼栓好,又忙着把包裹堆好,接着一群人手拉着手一起蹲着。

    莫然左手拉着安秋,右手伸过去拉亚玛,亚玛微微一愣,不过随即他便紧紧的握住了莫然的手,紧紧的,仿佛此时风沙已经来袭,他不能松开似的!

    一旁地上,年小桃的一只手拉着娲哈祖努,他的另一只手伸过来递到亚玛面前。

    亚玛抬眸看了一眼娲哈祖努,见后者脸色突然发青,她便微微一笑,抬手将细长的手指放在了年小桃的手心里。

    “呼呼~”说来就来,这天上的云层由红色转变为灰色,浓厚的云层铺天盖地,仿佛是一条又大又宽的破旧棉被,马上就要盖下来似的,随着这云层的集聚,四周围开始响起呼呼风声,接着无数的沙粒开始往大家的脑门上打下来。

    劈头盖脸的沙子越来越多,四周围迷茫一片,众人的呼吸都开始困难起来,还好莫然他们之前有准备口罩,此时分给了众人,也给了年小桃的人,大家也还能呼吸,至少不会被灌上满肺的沙子。

    “大家不要睁眼,尽量把脑袋埋在双腿间。”年小桃喊道。

    众人也都一一照着做了。

    “啊~”巨大的风沙,很快便将人都几欲埋没,大家齐心一致,按照之前商量的对策,一个个待沙子堆积到快被埋没的时候,一起抖身体,这样沙子就会往外面滑落下去,这样,他们被直接埋掉的可能性就会小一点儿。但是,就在抖动的时候,安北估计是腿麻了,他一不小心,整个人便坐在了地上,手也下意识的松了一下,结果,这巨大的风力便将他吹了出去,他的身体撞开骆驼的缝隙,直接飞了出去。

    “快!”莫然距离安北很远,她嘴里喊着便要过去,却被亚玛和安秋紧紧抓住,安南在安北身边,他跟着扑了出去。

    “快,抓住他们!”莫然抬手将安春的胳膊甩开,她一把抓住安左的裤腰,一伸手,霎那间抓住了安南的一条腿。

    “呼呼~”巨大的风沙,巨大的力量,已经不是人力可为的,因为安北和安南的事故,又因为莫然撒手,这个队伍出现了空挡,大家便都要被吹走的样子,一个个的都趴在沙堆上,有些伸手抓住沙子,却怎么也抓不了。

    “啪”安左的皮带被莫然拽断了,莫然一个踉跄,身后同时伸出几只手臂,安春们也都破开原来的阵容,直接伸手去抓莫然。

    然而,这沙漠风暴确实不是他们能够对抗的,那么多人同时抓着莫然的腿,但是这风还是把大家扯的直往前面去,一点点的挪,一点点的在消耗着体力。仿佛这风有灵力似的,就专门吹他们,好像就是在跟他们抗衡,试着到底谁输谁赢似的。

    “老大,你放手吧!这样我们都没命的!”安南扭头,喊道。

    “不,不放手!你们是我带出来的,我要你们都好好的活着回去。”莫然回道,她一手抓着骆驼,扭头看了一眼年小桃,她竟然看见所有人都护着年小桃,而他虽然被风沙吹的也紧紧的和手下拉着,但是他的眼神里的笃定,让莫然有种错觉:这风沙好像是他故意为之似的。

    “老大,快放手!”安南哭了,安北的胳膊已经脱臼,这风力太大了,仿佛是十亿万福特的巨大发电机的风力,能够吹毁一切似的。

    “不!”莫然还在坚持。

    “年小桃,你就见死不救?”亚玛发火了,他边拉着莫然边怒吼道。

    “这么大的风,莫老大只有放手才能保住大家!”年小桃喊道。

    “去你妈的!”亚玛回头骂了一句,接着她咬着牙使出浑身的力气将莫然往后拉着,但是没用,骆驼们已经被冲散,摇摇晃晃的在地上打转,队伍已经不成型,若不是这些骆驼栓在一起,怕是也早就被吹走了,骆驼队伍的一头被年小桃他们拉着,他们正好可以借用骆驼的高大身材来躲避沙子,此时他们还只是自顾自和风沙抗衡着。

    “老大,你给我放手!”安南回头看了一眼莫然和众人,接着他喊道:“安北已经昏死过去了,你们不要拉着了,兄弟们,咱们来生还做好兄弟,还在一起!”

    说完,安南狠狠的对着莫然的手剁了一脚,第一脚莫然没有放开,但是她的手背瞬间青紫一片,莫然喊道:“不,安南,坚持一下,我们坚持!”

    “不要,亚玛小心!”安南回头,正好看见年小桃身边的娲哈祖努那个贱男人手中一个东西朝着亚玛飞过来,他便将身子狠狠一扭,接着又是一脚。

    “噗!”亚玛的胳膊被东西划破,那些血珠子也顺着风飞了出去,而那个飞过来的东西正好打在了安南的胸口,他借力狠狠的一跺脚,莫然手掌一麻,安南和安北在风中翻了几个跟斗,不见了!

    “安南!安北!”莫然大喊一声。

    “快,收骆驼,你们拖住骆驼!”年小桃狠狠的瞪了他身边的男人一眼,接着对他后面的四大护卫说道:“拉住骆驼,拉住他们。”

    那四个本就应该是莫然他们查到的蛊尸,力大无穷,在这种状况下,只要他们定住,所有人都必定不会被吹走!

    果然,四个人拉住了栓骆驼的绳子,莫然他们慢慢的顺着骆驼往回爬过去,最后莫然这边的人都手拉着手,一个个都眼眸通红的瞪着年小桃的那帮人。

    骆驼的身上被勒出了丝丝血痕,他们凄惨的鸣叫着!

    待到莫然他们都略微稳定下来,都能自己把自己定住的时候,那四个人才松开手,骆驼们一个踉跄,全都倒在了地上。

    “呼呼~”狂风又肆虐了大约半个小时才慢慢平息下来。

    一群人都瘫软在地上,莫然这边,更多的是伤心,安南和安北就这么被吹远了,而且这么大的风沙,铺天盖地,安北已经昏迷,安南也受伤了,生还的希望,几乎接近零了!

    满身的沙子,从里到外,从头到脚,大家都成了不折不扣的沙人,一抖,浑身的沙子往下掉。

    “快,扒开沙子救骆驼!”年小桃待风沙平息,待天上的云层散去又露出清朗来,便吩咐手下。

    “嘭,乓,啵”亚玛走到年小桃的面前,将他身前的包裹一脚一脚的跺,一脚一脚的踢,一脚一脚的踹,她一边踹还一边骂道:“去你娘的,姓年的,见死不救啊你!现在你救骆驼,刚才你不救人?你是故意的是不是?你若是存心的话,那好,我们现在就动手,省的总遭了你们暗算!”

    “放肆!”年小桃身边的男人娲哈祖努站起身便要去打亚玛。

    “站住。”年小桃喝止住了他,接着说道:“让她发脾气,这样会好过些!莫老大啊!刚才真不是见死不救,那一阵子若是我们的人都去救,那我们也危险,大家都危险,我想叫你放手的,这种情况下,你们其实只能放手的,不然就全军覆没!”

    年小桃解释的有板有眼,但是莫然和她的手下的眼眸里却都是慢慢的恨和鄙夷!

    “去你妈的,姓年的,我弄死你!”亚玛的火已经冒到脑袋顶,他比任何人都心疼,那是他的鸟儿啊,那是他带着的鸟儿啊!他是白子文,是他们的队长啊!他举拳便对着年小桃而去。

    “啪”年小桃身边的四大护卫上前,其中一个抬手便将亚玛的胳膊挡住,接着对着她的胸口便是一拳。

    “呼!”莫然飞身而至,一把将亚玛来开往后一推,接着她一个就地旋转从地上扬起沙子,直接击打在那几个人的脸上。

    “啪啪啪!”力量巨大,不亚于刚才的飓风吹打的沙子力道,四大护卫疼的捂着脸嗷嗷叫着要冲上来和莫然蛢命。

    一时间,双方摆出阵势,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就在眼前。

    “助手!”年小桃喝止住了他的手下,接着抬头看着莫然。

    “年哥是不是要给我们一个交代?”莫然知道,此时鸟儿们已经愤恨无比,但是却还没有到最终动手的时候,而且年小桃的四大护卫力量出奇的大,他们还是不死之身,哪怕扎他们十几二十刀,估计就跟给他们挠痒痒似的,这蛊尸的最大解决办法,她还在慢慢研究中,她要让蛊尸留在沙漠,永远不出去害人,但是却不是目前!

    “是要给一个交代!娲哈祖努你过来!”年小桃没有抬头,而是淡淡的喊了一声。

    他身后,娲哈祖努慢慢的走上前,他依旧盯着亚玛,一脸的恨意!或者说这不是恨意,是一脸的醋意!

    “自断一臂!给亚玛小姐赔罪!”年小桃一点都不含糊,他对身边的男人淡淡的说道。

    “年哥……”娲哈祖努微微一愣,随即他低头看着坐在沙地上的年小桃。因为刚才亚玛撒手,年小桃也差点儿被风给吹起来,幸好是四大护卫牢牢的把他抱住围在中间,他才没有被吹走的,不过那张垫子,自然早就飞出去了。

    “快点,包里有止疼药!”年小桃的声音依旧淡淡的。

    “年哥,我……为什么?”娲哈祖努还想狡辩。

    “哼!既然年哥管教无方,那就莫然帮忙了。”莫然说完,还没等反应过来还手,便冲过去抓住娲哈祖努,在他抬手阻挡她的时候,狠狠的一击,只听见:“嗷~”的一声。

    “啪啦”骨头断裂的清脆声音响彻在众人的耳朵里,也响彻在年小桃的心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错上冷傲特工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极至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极至尊并收藏错上冷傲特工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