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错上冷傲特工妻 > 第192 给你看我最隐秘的地方

第192 给你看我最隐秘的地方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是说……秦杨?”莫然歪着脑袋看着亚玛,淡淡的说道。

    “老大,以前我对秦杨的认识不算太深,那时候,总觉得他很温文尔雅,也觉得他十分成熟,是一个小姑娘都爱的那种大叔类型的,尽管他瘸了一条腿,但是他的长相俊逸,又十分能干,所以,他的才能会掩盖了他的缺陷的。”亚玛皱着眉头想了一下,幽幽叹了一口气,又说道:“老大,你发现了吗?秦杨对我很有敌意!每次他看向我的眼神都是十分阴狠毒辣的。也许别人看不出来,但是那眼神一旦针对我,我绝对能感受得到,我也知道,这也许是因为曾经我跟璐姐和亚丽一起伤害过他弟弟……”

    “亚玛,曾经就是曾经,既然一切都过去了,若是谁再小鸡肚肠,那么便是他的不是了。”莫然打断了亚玛的话,虽然她对秦杨也是抱有怀疑态度,但是,那次山洞的事情,确实是亚玛她们用大蟒蛇刺激了秦飞,导致秦飞很长时间都精神十分不正常,而向晚晴又是她来这个世上第一个没有任何目的对她好,第一个用心付出友情的女孩,秦飞是向晚晴的男朋友,莫然自然而然的有些偏向了秦飞。

    “老大,我知道,因为秦飞的事情,你心里也……其实,当时是有人要我们这么做的。”亚玛看莫然的神色,便知道莫然的心思,她也是一个聪慧的人,怎么会不知道莫然的所思所想,所以,此时她便想着将心里憋了很久的事情说出来:“老大,其实当时是有人叫我们这么对付秦飞的……”

    “有人?谁?雷雅静吗?”莫然歪着脑袋问道。

    “嗯,是雷雅静。”亚玛点头。

    “除了雷雅静还有谁?”莫然盯着亚玛问道。

    “老大……”亚玛欲言又止,但是看着莫然的样子,她也知道,莫然一旦如此神情,便是她该彻底坦白的时候了,于是她吭吭哧哧半天,才小声说道:“其实,当时我和亚丽在山上,真正接任务的是璐姐,不过我因为当时有急事禀报璐姐,我就跑下了山去……然后我看到了一个男人和璐姐在接头说话,我就在一边等了一会儿,由于我所在的位置十分隐蔽,所以璐姐和这个男人都没有发觉我,我只是听璐姐答应要弄一条大蟒蛇让我们吓唬秦飞……后来我看到这个男人交代完了走的时候,他……”

    “他是拄着拐杖的对不对?”莫然见亚玛吞吞吐吐,便替她把话说完。

    “嗯。”亚玛重重的点了点头。

    “为什么呢?秦杨最在乎的是弟弟,他又为什么要这么害自己的弟弟,他到底想干什么?”莫然皱眉,她一时也有些想不明白了。

    “老大,我一直以来也是想不明白,但是看秦杨对你确实很好,他处处护着你,而且在最后还为你受伤差点没了性命,所以这个事情,璐姐说……最好不要让你知道,所以……”亚玛讪讪的看着莫然,小声说道。

    “嗯,行了,暂时不要想太多了,先休息吧!咱们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首先要解决裴丽,她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我们要想办法让她自己往套子里面钻。”莫然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随即说道。

    “那行,老大,咱们休息吧,我把电脑给你搬下去!”亚玛赶紧翻身下床,待莫然把电脑关机,她便将电脑搬下去,之后收拾了一下床铺,关灯睡觉去了。

    没过两分钟,莫然便让自己进入了深度睡眠,有亚玛在身边,她总是十分放心。莫然觉得,人是可以托付的,托付真心,托付生命,都可以!莫然就是这么一个人,在她的眼里,人分三种,一种是淡淡之交,可以交往,但是却不能真心相待,可以利用,可以抛弃;还有一种是真心刎颈之交,廉颇蔺相如模式,可以托付一切,甚至生命!虽然她曾经被生死之交炸死,但是骨子里,她还是愿意用真心换来真心;而还有一种,便是不能相交,比如雷雅静,比如耿如雪之类,可以鄙视之、弃之、甚至可以毁之,但是却不能用心去对待……

    莫然睡着了,而亚玛却没有睡着,她曾经在缅甸赌石城对秦杨动心过,秦杨的儒雅和俊逸让她有那么一点儿动心……但是,后来她便发现秦杨的周身总是有那么一股戾气存在,他给任何人的感觉总是有那么一种淡淡的疏离,摸不清看不透……

    所以,亚玛便在感情刚刚要起波澜的时候便将情丝斩断!

    而后来,她竟然发现自己越来越讨厌秦杨,她不知道是因为秦杨曾经那么的对待自己的弟弟,还是因为秦杨总是阴测测的,让她觉得秦杨对莫然绝对不是真心,而是有另一样的心思存在的,所以她便越来越对秦杨产生了一种自然而然的警惕。

    如今,莫然已然对秦杨有了警惕心,这正说明了秦杨绝对是有问题的……

    “哎!老大身边怎么总有那么一些阴险之人呢!”亚玛在心底默默的嘟囔,随即她又想到了米洛尔,那个整天贫嘴的王子,一想到米洛尔,亚玛便将被子略微掀开了一角,她觉得自己有些热,尤其是脸颊,有些发烫……

    从未恋爱过的亚玛不知道,自己这种感觉,其实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思春!

    第二天,天刚亮,莫然刚一翻身,亚玛便有所感觉,她瞬间翻身而起,下床洗漱之后便伺候莫然洗漱,俩人一起带着昨日的牛奶去找米洛尔了!

    在迪拜城,要寻找科研机构,要做一些事情,找米洛尔无疑是最快的捷径,可以少走很多冤枉路。

    “这是谁给的牛奶?”米洛尔和一个研究员从科研室里面出来,此时莫然和亚玛正坐在这个稀有金属研究专家的办公室里面,米洛尔一出来神色便十分冷峻,他盯着莫然问道。

    “你先别问是谁给的,告诉我里面含有什么?”莫然盯着米洛尔问道。

    “这牛奶里面含有少量的坨盐,很微量,如果不用特殊仪器是测不出来的。除了含有少量的坨盐,还含有大剂量的一种酮物质,这应该是市场上广泛用于阻止胎儿生长的米非司酮的原料,小姐怀了身孕,有没有服用含有这些东西的牛奶?”这研究专家盯着莫然的大肚子,问道。

    “没有。”莫然摇头,眉头深深的拧起。

    “该死的,是谁?莫然,谁在你喝的牛奶里面添加了这么剧毒的东西?”米洛尔咬着牙,深深的拧着眉头,他的神情严肃而狠洌。

    “昨晚我们提及的人。”亚玛抢先说道。

    “裴丽?那个女人?”米洛尔咬着牙,恶狠狠的说道。

    “嗯。”莫然点头。

    “我靠,我去派人抓了她、”米洛尔转身便欲往外面走去。

    “米洛尔,等等!”莫然站起身,她走到米洛尔身边,看着米洛尔,阴沉着脸,说道:“暂时不宜打草惊蛇,我们且看她接下来要怎么做,撒开网,让她钻,看她最后能做出什么来!”

    “可是,莫然,你防不胜防啊!你肚子里面有孩子,你……这样,回头你吃住都和我一起,我来保护你,吃的我派皇家厨卫做给你,住就住在……我带你去皇宫住着,然后出行,和我一起,我让皇家高级警卫跟着!”米洛尔咬牙切齿,却又无奈,因为莫然不让去抓裴丽,他便只能想办法保护莫然。

    “谢谢你了,米洛尔殿下。”莫然微微一笑,摇头:“不怕,放心吧,我百毒不侵!如果连这么一点儿毒药我都对付不了,那我也不要再混了!”

    “莫然……”米洛尔还想劝莫然,但是却看见莫然抬手,神色冷然,他便住了嘴。

    “米洛尔殿下,我想,接下来让她更疯狂一点儿,只有这样,才能引出幕后的黑手!”莫然笑着对米洛尔说道。

    “哎!算了,我也没有办法阻止你的想法,不过莫然,这些天,我就要白天一直跟你在一起了,直到你晚上会酒店睡觉,如果可能,我还会看着你睡着,我再走,不然的话,我真的不会放心的!”米洛尔其实想说,如果我不好好的照顾你,不保护着你,我估计会被某个男人给宰了,生吞活剥了的!

    “也行,有米洛尔殿下的保护,我会更安全的。”莫然的嘴角一挑,嫣然一笑,她看向手里拿着的报告单,这个“裴丽”是谁?她倒是有些好奇了!

    更让莫然好奇的是,对方真正的对手是谁?她知道“假裴丽”只是一个棋子,真正的幕后黑手依旧是躲在暗处时刻伺机而动,这个人竟然也会用如此高超的易容术,这不由得不让她再一次怀疑银翼的存在,易容术这个玩意儿,其实也是用毒,用一种能够改变一个人的皮肤,暂时麻痹脸部的某些部位,达到使这些部位短时间变形的一种技术。人们在易容之前的面部轮廓都是各色各异的,所以一般情况下若是需要易容一般情况下必须得找脸型相似或者相近的人来进行,而黑鹰前世所处的特工生涯中,银翼无疑在易容方面是一个天才,他能够使用毒素将人的面部轮廓麻痹,之后进过填充等等,达到使不同脸型的人之间都能互相易容,所以莫然单单是根据裴丽的脸型,暂时还无法确定这个“假裴丽”到底是谁!

    银翼真的也来到这个世界了吗?那么玫瑰呢?

    想起玫瑰,莫然便想到了曲瑶曲娘娘,那个腿有残疾的女人……

    可是,她不是玫瑰!

    “那行,现在就跟我一起去吃顿安全又营养的早餐,我们皇家厨房的早餐很好吃。”米洛尔笑着邀请莫然去皇家厨房用餐。

    “嗯……行!”莫然略一迟疑,想着目前暂时还是安全重要,如果真是银翼在附近的话,那么要下毒,她还真是防不胜防呢,所以便也欣然同意前往皇家厨房用餐了,她想着,这银翼亦是很聪明的人,他断然不会因为个人的一些恩怨而动了整个皇室!

    特工生涯十三年,莫然便和玫瑰银翼相处了十三年,她了解银翼,银翼是那种略有瞻前顾后心思的人!

    皇家厨房的早餐果然丰富,有粥有饭有水晶虾饺还有各种饼和很多的小菜,大约有六七十盘的小菜,这又不得不让亚玛感叹皇家厨房和Z国上下五千年的帝王生活一样的奢侈!

    “这叫做会享受,会生活。”米洛尔这两天貌似迷上了和亚玛斗嘴,他觉得,莫然身边的人和莫然一样,思维有些怪异,性子有些倔强,而且斗嘴起来也和莫然一样好玩。

    “借口!浪费食物就是浪费,给自己找这么多借口。”亚玛撇嘴道。

    “切,我们中午还要多菜肴呢,你要吃什么?回头自己去勾选,不然的话,就只能我吃什么你吃什么了!”米洛尔从一侧餐桌上拿起一本厚厚的点餐牌给亚玛。

    “这么多?”亚玛甚至都惊呆了,不要说迪拜特色的烤肉等等,全世界各国的,Z国的特色,法式牛排,美式汉堡,欧式蜗牛等等等等,甚至亚玛在餐牌的一个页面上还看见了新疆烤羊肉串……

    “我给你推荐中餐吧,估计你也挑不出什么来,咱们中餐呢,考虑莫然的话,我们可以要一份汤,是Z国的炖骨头汤,用上好的甜玉米和胡萝卜以及大红枣还有枸杞炖一锅汤给莫然,这个滋补的很,还有呢,Z国的狮子头,里面有咸蛋黄的,会更香,莫然肯定喜欢,还有一份油焖虾,还有一盘青菜!”米洛尔歪着脑袋拿着铅笔在餐牌上一边勾着一边说道。

    “对我还真了解!”莫然挑唇一笑。心中腹诽:这家伙,还真是一个细心的男人,若是亚玛跟他一起,绝对是不错的!

    “还不错,是个细心的男人。”亚玛则是直接斜睨米洛尔一眼,说道。

    “那是,我是绝世好男人。”某个男人是不能夸,一夸这尾巴就翘上天了。

    “得了,我不夸了。”亚玛看着富丽堂皇的屋顶,她自己都奇怪了,按道理,她亚玛是一个十分内敛又十分稳重的人,怎么一遇上这个米洛尔,就总是想着和他对着干,且不说对方是个王子!她觉得自己最近越来越少了矜持和稳重二字!

    于是,这一顿早餐,还是在米洛尔和亚玛的斗嘴中,开始,又在俩人的斗嘴中结束。

    米洛尔不但亲自陪同,更是派了数十人保护着莫然,有明的保镖,还有分布在莫然的活动区域范围的各种暗保,还别说,这家伙,真是如亚玛说的,把整个迪拜城都布着天罗地网了。

    上午,莫然去了一趟矿洞,裴丽陪着安铁军去看了白子文和安南安北他们,又陪着他到了工地这儿。

    工地已经开始准备着手招聘的事情,虽然之前的抢劫事件闹的沸沸扬扬,但是鉴于安氏之前一直很好的声誉还有迪拜官方皇室王子的参与管理,这给了一些应聘者信心,相信下一次绝对不会出现之前的抢劫事件,于是,应聘者便络绎不绝了。

    裴丽和米洛尔在办公室里面和何伯以及几位王子一起帮着应聘,而安铁军则是跟着莫然和秦杨走了一趟矿洞,会了一面年小桃。

    “年小桃,想好了吗?能告诉我,那批黄金去哪里了吗?用途是什么?是谁指挥你做的?”莫然看着年小桃惨白中带着些许绿色的脸,微眯着眼眸说道。

    “我没什么好说的,要杀要剐,随意。”年小桃虽然说话的时候牙齿略微有些颤抖,但是他还是梗着脖子,说道。

    “秦秋?”安铁军仔细辨认了一会儿,突然喊道。

    “嗯!”年小桃竟然答应了一声,他应声之后,抬头看着安铁军:“安司令!好久不见啊!”

    “秦秋?!”莫然身后的秦杨瞪大眼眸看着年小桃,神情颇为惊讶。

    “对,秦杨,这是秦秋,我不会看错!”安铁军回头看了一眼秦杨,面无表情的说道。

    “哦?”莫然微眯着眼眸看着年小桃,而亚玛则是略一思索,问道:“秦秋也姓秦?”她边说边看向秦杨。

    “不可能!司令,我的叔叔秦秋早就死了!”秦杨走前一步,盯着年小桃仔细看了又看,之后摇头说道。

    “不,他绝对是秦秋,一个人可以通过整容改变自己的容貌,但是他不可能改变自己身上的一些特点,人最不可能改变的便是眼睛,这双眼睛,绝对是秦秋的,别无他人。”安铁军对年小桃是秦秋的事情,给予了十分的肯定。

    莫然的嘴角紧紧的抿了起来,她之前就调查过年小桃,这个人绝对是秦秋,今天她带安铁军过来,就是要他确定一下的,难道秦杨对自己失踪了二十二年的亲叔叔,真的没有任何记忆?

    这秦秋曾经也是Z国安全局的人,但是在秦杨的父母出事的那年,他便随着秦杨的父母一起失踪了,安全局曾经派国际刑警找过他,也派遣过特工秘密寻找过他,但是都没有找到,没想到他还是改名换姓在这里了。

    莫然轻轻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唇角,她的眉头微微的拧着,心中更是有疑惑:这年小桃就是秦秋,她之前就能够查到,只要将年小桃的各种数据,包括身高和血型等等和秦秋进行配对,就会发现两个人的融合相似度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如此高的相似度,这两个人绝对能够被定性为是同一人!难道Z国没有这一方面的技术?

    秦杨之前知道这年小桃是秦秋吗?如果知道,他对秦秋是什么感情?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直视秦杨的父母双双出事的?

    莫然略微侧目看了秦杨一眼,发现后者并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她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年小桃继续说道:“秦秋,改名换姓在这里呆着,接受阿联酋的保护……嗯,司令,可以办理异地移交手续,把他带回国去审讯。”

    “带回国审讯……”安铁军看着年小桃。

    莫然看见,后者的眼眸闪了闪,神色更是有所变化,脸色更是泛青,有些发白了。

    “不用了,我想莫然你能够让他开口的。”安铁军扭头看向莫然,微微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对于Z国国家机构以及Z国的人口档案来说,秦秋已经死了二十年了!二十年,之后,他可以再死一次也无所谓。”

    安铁军说完,往后面轻轻的退了一步,退到了莫然的后面。

    “好,有司令的话,便好办事了。”莫然微微一笑,随即便阴测测的看向年小桃。

    “你……你们……”年小桃一愣,随即眼眸里原本最后的一丝火苗便在瞬间熄灭了,他终于知道,自己是彻底无望了。

    “年小桃,哦,不,以后咱们得称呼你为秦秋!秦秋,如果你还不想好好说话的话,那也知道送你去你的别墅了!你的别墅里面,现在有三十三人,全部都因为传染了重度的湿疹而全身痒的难受,而自己抓到皮肉俱破,鲜血淋漓。我想,你这两天吃太多痔疮栓了,可以去试试这重度湿疹,看看有没有抵抗力。”莫然说完,便转身对着秦杨等人说道:“咱们走吧,你们,继续喂他一颗痔疮栓。”

    “啊……什么?莫然,你给我吃的是痔疮栓?”秦秋瞪大眼睛看着莫然。

    “是呀,亏你还是一个惯用毒的,是不是这两天心里一直在琢磨我给你下的什么毒,会这么厉害!其实,很多时候,人啊!聪明反被聪明误!记住了,往简单的地方想,你就会豁然开朗的!放心,接下来还有很多好玩的呢!既然你想玩,我莫然就陪你好好玩玩。”莫然说完,便自顾自的走了出去。

    亚玛和安铁军等人抽搐着嘴角亦是跟着一起走出了矿洞,任由里面的秦秋嘴巴被捏着,从喉咙里面发出的沉闷嚎叫和后来的一直干呕声……

    “老大,咱们这么审下去,他也不会说的啊!老大是不是想用他找出另外的人啊!”亚玛在中午跟着米洛尔回皇宫吃饭的时候,在一侧偷偷问道。

    这个中午,米洛尔将安铁军和裴丽等人一起带到了皇家厨房一起吃饭,他公开说明,为了确保莫然的安全,莫然在迪拜期间的一日三餐,包括饮用水,全部由皇家提供!米洛尔的这一席话说完,亚玛扭头看了裴丽一眼,她果然发现裴丽的神色略微一滞,神色更是有些不自然了!

    “嗯,知道安司令为什么来迪拜吗?是有人让他过来认出年小桃便是秦秋,之后将秦秋给接回Z国,这样,秦秋只要一到Z国就会保住命,要追述他曾经的犯罪事由便已经过了二十年追溯期,而秦秋在Z*方顶多就是叛逃国外,如果他还有正当理由的话,更不能定罪了!”莫然点头,说道。

    “原来是有人想救他!这个人会是谁?竟然想救他,他一个高度残废了,以后还得养他一辈子,这是心善啊,还是什么意思?”亚玛不懂了。

    “也许是心善吧。”莫然说着扭头看了一眼远处和安铁军在聊天的秦杨,她想说,应该是对唯一的亲人的一种眷恋吧!又或者是对她的一种挑衅吧,挑起她和安铁军之间的一些矛盾和误会!可是,这个人倒是没有想到,一向公正严明的安司令竟然会不按照军法来办事,这是安铁军的第一次,应该是出人意料的一次!

    “莫然,看,都是你爱吃的。”米洛尔丝毫不避讳安铁军和裴丽等人在面前,便大喇喇的指着一桌丰盛的菜肴只对莫然一个人说道。

    “米洛尔殿下真是费心了!”在官方场合,莫然对米洛尔一直是以殿下相称,更体现了些许尊重。

    “真是多谢米洛尔亲王了。”安铁军也对米洛尔道谢,米洛尔明白,其他人也明白,他这是替安懿轩对米洛尔道谢,也替他安家,因为米洛尔照顾的是他安家的人!

    “吃,开吃。”米洛尔一挥手,大家便开始享用这皇家的御膳了……

    因为米洛尔的这一爱心体现,他在这一天的晚上,在某个别墅里面,被某个冰山男人好好的表扬的了一番。

    “做的十分好!这是认识你这么多年,做的唯一一件让我觉得你十分像个人的事情。”冰山男人夸人都是独具特色的。

    “你这什么话啊!我米洛尔向来就是一个有情有义又有爱的男人。”米洛尔自然会反驳冰山安懿轩。

    “谢谢你!”安懿轩这么说。此时他坐在别墅客厅的沙发上,看着手里的报告单,抬头对米洛尔这么说。

    “哎呦……”米洛尔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他夸张的弯腰盯着安懿轩:“你……竟然会跟我说……谢谢!”

    “对,谢谢你保护我的女人,谢谢你保护我们家莫然。”安懿轩抬头,很是认真的说道。

    “我的天哪,莫然该有多幸福啊!竟然会让你这块石头跟我说谢谢,还会让石头会夸人,还会……哦,我的天哪!”米洛尔夸张的在客厅里面跑来跑去的疯喊。也确实,俩人认识近十年了,米洛尔真的从未听过安懿轩如此说话,他米洛尔曾经觉得自己是王子,是高高在上的,整个皇室,除了泰勒皇就是他,但是自从他在大学遇到了安懿轩,他才终于知道什么叫做气场,什么叫做无形的压抑,这个男人,始终如一座大山一样,而他,却觉得自己是小山丘,他曾经无数次自问,为什么他一个堂堂的王子竟然总想着去仰望这么一个冰山又没有感情还霸道到极致的男人……

    “米洛尔,给我找一个厨师,我要学做饭,必须一天之内学会!”安懿轩很认真严肃的对米洛尔说道。

    “呃……”米洛尔盯着安懿轩。

    “今晚我会把这些食谱和营养菜单看完,明天早晨五点,我去皇家厨房,一直到晚上,我要学会所有的做菜和做饭方式以及技术。”安懿轩说完,便对着米洛尔昂了昂下巴:“你可以走了,我需要安静的学习。”

    “我的血槽啊,瞬间空了!”米洛尔站起来,哀怨的看了安懿轩一眼,又接着说道:“莫然太幸福了,我都羡慕了!如果我是女人,我一定要爬上你的床,让你对我这么好!”

    “滚!”安懿轩一脚对着米洛尔踹过来。

    “嘿嘿!看你这样,我也想找女人了。”米洛尔轻巧的跳开,躲避了安懿轩的一脚,随即笑着说道。

    “亚玛不错!不许对莫然有任何想法,不然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安懿轩没有抬头,眼睛盯着手里的菜谱一目十行!他的身边也还有高高的一摞各种版本的菜谱。

    米洛尔离开别墅,他想着心思将车子开出好远之后停下,转头,他竟然失笑:“怎么来了酒店了?”

    米洛尔抬头看着楼上还亮着灯的房间,嘴角一抹笑意,随即他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那个……想请你喝一杯啊!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不太好吧!”电话里面,倒是没有直接拒绝,不过这话语,让米洛尔的嘴角略微的下垂。

    “去吧去吧,我没事的。”米洛尔突然听见了电话里有这样的声音,随即他便笑着对着手机说道:“你们老大都同意了,我在停车场,下来吧。”

    挂上电话,米洛尔对着手机眉开眼笑,他扭了扭脖子,对着后视镜整理了一下头发,又练习了一下微笑,这惹得在他车子不远处暗中跟随着保护他的保镖纷纷抽搐嘴角……

    “米洛尔殿下!”米洛尔看着款款走近的亚玛有些发呆,她穿着素雅,淡灰色运动宽松套装,宽松的不规则T恤,宽松的长裤,身材高挑,一头波浪的长发随意的束在脑后,脸上未施任何粉黛,亚玛一坐进车内,米洛尔便闻到了沐浴露的自然香味,这一切,竟然使得他心脏略微多跳了几个节拍,有些心律不齐起来……

    “叫我米洛尔!”米洛尔微微一笑,很绅士的说道。

    “好吧,米洛尔,你怎么会想到晚上请我,是有事情吗?”亚玛歪着脑袋忽闪着有着长长睫毛的大眼睛,问道。

    “呃……那个……有,我想和你聊一下关于……关于最近这些天发生的一些事情。”米洛尔真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怎么会口吃起来,而且这借口……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和莫然聊不是更好么!这是个白痴都知道他在找借口!

    该死,这要是让这个女人知道自己突然就想给她打电话,又突然想见她,这该是多么没有面子的事情啊!米洛尔在自己暗暗的咒骂着自己。

    “米洛尔,你该不会是故意约我的吧?”亚玛问出这话的时候,自己也是差点儿想扇自己一个巴掌,若是这个家伙说:才不是约你的,只是想和你谈公事,没有任何私人感情掺杂,这该是多么没面子的事情啊!

    “约你又怎样!我是想给你看看我最隐秘的地方!”米洛尔嘴角一挑,邪魅的一笑,说道。

    “呃……”亚玛完全风中凌乱了,最……最隐秘……隐秘的地方……

    “噌”的一下,亚玛的脸红了,她本是略微带着点儿小麦色的健康阳光肤色,虽然不是那种白嫩嫩的,但是就这小麦肤色若是脸红一样能够让人清晰的看得出来……

    “无耻!”亚玛小声的齿缝里面吐字。

    “什么?你说什么?你……脸那么红干什么?我车里的空气不流通吗?”米洛尔歪着脑袋,他还真不知道惹的人家脸红的是自己那“最隐秘的地方”。

    “没什么,有点儿闷,嗯,车里有点儿不流通。”亚玛赶紧打开一点儿车窗,之后把脸别向一边。

    于是,接下来的四十多分钟后,亚玛终于见到了米洛尔的“最隐秘的地方”,原来,米洛尔设计了一个水下别墅,米洛尔先是把车开到海边,接着他从一个海边屋子内拖出摩托艇,之后带着亚玛穿着救生衣,快速的将摩托艇开了出去,在开出约莫有*百米的样子,米洛尔停下摩托艇,拉着亚玛从一个露在海面上的方形格子里面下去,这方形格子很大,尖顶,四周都是镂空的,一直到海平面以上八十厘米处才是实体的厚玻璃阻挡着海水漫进水下的别墅。

    “真漂亮啊!真好玩啊!哇,海星,珊瑚!”亚玛在水下别墅,看着玻璃墙外面的珊瑚和海星,高兴的喊叫起来。

    “嘿嘿!漂亮吧!莫然还不知道这里呢!她怀孕了,我怕她不方便,不然的话,我也要带她来看看的,很好玩吧!”米洛尔走向一边,用手逗那些在玻璃墙外面游动的小鱼儿,边笑着说道。

    “这是你自己建造的吗?太厉害了。”亚玛瞪眼眼睛看着米洛尔,接着又说道:“米洛尔,好崇拜你,你让我深深的膜拜了。”

    “那你告诉我,在停车场,我跟你说的,让你看我最隐秘的地方,你干嘛骂我无耻!是不是想歪了?”米洛尔挑眉,一抹邪魅的笑,又在唇角漾起。

    “你……我是……我……”亚玛无言以对,再一次脸红的犹如那山丹丹花儿……

    “思想不纯洁的,和你们老大一样!”米洛尔斜睨了亚玛一眼,眼眸里尽是笑意。

    “切,你才思想不纯洁呢!”亚玛撇嘴道:“这么晚了,约我一个大姑娘家家的到你这么隐秘的地方来,有何企图?”

    “就是带你来看我的杰作!有什么企图?我才没有呢!说实话,我带你来这里,可是担着风险的,我还怕你对我有企图呢,我长的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器宇轩昂……”米洛尔昂着脑袋,开始自恋起来。

    “米洛尔,有没有人告诉你,自恋是一种很严重的病!”亚玛斜睨了米洛尔一眼,抱着胳膊,抖了抖,接着说道:“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呃……有啊,懿轩就说过……那个什么,我给你看我的水上酒店设计图!”米洛尔一开口,便知道自己貌似说错了,便赶紧转身,从一侧的书柜上取下水上酒店设计图给亚玛看。

    同样是建筑系迷,有着同样爱好的两个人,这一夜便不再谈其他,而是一直研究和聊着设计图纸,欢声笑语,斗嘴,打闹,在这个水下上演着……

    这一切,惊呆了在别墅另一个房间内的保镖,也惊呆了水上巡逻的米洛尔皇室保镖。

    他们的米洛尔亲王殿下什么时候带过女人来这个最隐秘的地方,他们的米洛尔殿下什么时候会和女人这么亲密,那保镖忍不住偷偷的瞄了一眼监视器,竟然发现他们的米洛尔殿下用手帮那个女人把额头前面的刘海给拨到后面去了……真是天要变了吗?宣言不近女色的男人要吃荤了吗?

    当米洛尔和亚玛一起上海面又回去的时候,俩人之间仿佛有了一种默契,他们的眼神交流和动作交流,都仿佛水到渠成,尽管他们互相之间除了斗嘴还是斗嘴,包括吃早餐的时候。

    莫然从坐进他们在酒店停车场的车内便开始微眯着眼眸看着俩人的,直看得俩人心慌慌很不自在,直到吃早餐,莫然虽然一直没有问俩人,但是俩人那种做贼心虚的模样,还是惹得一同吃早餐的泰勒皇看着好奇怪。

    “米洛尔,你今天怎么了?怎么给自己的碗里倒了这么多的酱油?”泰勒皇看着米洛尔把一大壶的酱油给自己的早餐意粉上面倒了半壶,便问道。

    “啊……我,我重口味。”米洛尔回答。

    “咳咳……”一旁的亚玛不知道是被呛到了还是怎么的,一个劲的咳嗽起来。

    “那个……你们别光看着我,莫然,早餐好吃吗?你这个是早餐是爱情营养早餐,味道怎样?评价一下。”米洛尔对着莫然的盘子抬了抬头,问道。

    莫然低头看着大大盘子里面,一个盘子,种类繁多,中西合璧,煎成爱心型的鸡蛋,鸡蛋上面撒了一点儿椒盐,咸咸的,很刺激食欲,还有温热的牛奶,还有小熊模样的一小份米饭,盘子另一侧,是水果沙律,苹果,香蕉芒果和猕猴桃以及樱桃做成的沙律,营养全面周到……

    “这早餐,太有心了!”莫然抬头,对米洛尔会心一笑……

    ------题外话------

    昨晚因为要陪无极的亲爱的,所以晚上没有码字,今天早上起来赶的,中午才完成!

    感谢寻夜亲爱的一直以来的支持,夜夜的支持是无极码字的动力!谢谢,╭(╯3╰)╮

    亦是感谢默默支持无极的亲爱的们,大么么送上,╭(╯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错上冷傲特工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极至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极至尊并收藏错上冷傲特工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