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错上冷傲特工妻 > 第263 步步为营

第263 步步为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错上冷傲特工妻,第263 步步为营

    “有些东西,和时间没有关系。ai悫鹉琻”莫然淡淡的看着威尔斯,眼眸里是森然冷光,直看得威尔斯感觉毛愣愣的。

    “你确定这真的是安懿轩拆的?”威尔斯继续问,他真的不太相信,因为他的发明在十七年后还未正式被推出,怎么可能呢,他记得当时黑鹰在另一个城市,他将死亡之翼研究的差不多了之后藏在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然后他才赶过去接了玫瑰,再之后两个人又一起去接了正在执行拆除任务的黑鹰……

    “你以为你是世界上最聪明的男人吗?”莫然不想再和威尔斯废话,或者说,她不想再和银翼纠结“死亡之翼”是不是安懿轩拆除的,她突然觉得这个男人真的好烦,她想起前世玫瑰总是跟她吐槽,说银翼这个男人根本就不像个男人,整天疑神疑鬼,还特别小气,对于玫瑰的吐槽,黑鹰从来没有任何回应,对于黑鹰来说,男人到底是什么,和男人到底该怎么相处,她压根不感兴趣,在她眼里,银翼就是一个同伴,一个任务伙伴,或者说,那时候她把他当成可以一起共患难,完成任务撤退的时候必须一起带走的人,而已!

    “呵呵,也是,要不然咱们伟大的……莫然小姐,怎么会随便爱上男人呢,对吧?”银翼扯嘴一笑道。

    “我性取向很正常,我只是不随便爱上不该爱的,而不会不爱男人。”莫然站起来,弯腰盯着银翼,一字一顿的说道。

    “哦哦,我说话有语病,你别总是每次都这样不给我面子啊!”威尔斯的讪讪的一笑,随即眼眸看向曲瑶和秦杨。

    莫然无奈的白了威尔斯一眼,随即走到秦杨身边,中饭快送来了,莫然也有些饿了,她不能单独出去,也没有电话,甚至连房间的电话都被黑豹给掐断了线……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的时候,莫然正在和曲瑶聊着一些康城的事情,淡淡的话语,淡淡的话题,秦杨从头到尾是冷着一张脸并不吭声。

    门被打开,黑豹出现在了房门口,他的身边跟着关老五……

    “曲瑶小姐,你来了,抱歉没有去接你!”黑豹对曲瑶看样子是很尊重的,莫然想着,这兴许是跟曲瑶的父亲有关,曲瑶的父亲是秦杨的师傅,而黑豹据说和曲瑶的父亲没有任何的瓜葛,貌似莫然收到尚志军的消息说曲瑶的父亲甚至提到黑豹这个人都会很愤怒似的,尚志军还说,貌似当年曲瑶是伤还没有好就走了的,这一走这么多年音讯全无,所以她父亲都以为她因为忍受不了腿脚的残疾而自杀在哪里去了。

    曲瑶对着黑豹点了点头,淡淡的一句:“嗯,来了。”也并没有表现出多么的热情来。

    “中午都没吃饭吧,我把外卖给退了,中午都一起去吃饭吧,莫然小姐来了这么久,我都没有好好请你吃一顿T国菜呢!老五,把秦杨背走。”黑豹说完,便指挥关老五亲自去背秦杨。

    “我不去,你们去吧!”秦杨躺在床上,声音淡淡的说道。

    “耍什么性子啊,你要我好好待莫然,我好好待她了。你来了,不愿意见我,我也不出现在你面前了,给你们自由,你还要我怎么样啊?!”显然,秦杨对着黑豹耍性子,黑豹怒了。

    “我有要求你什么吗?我就是不去吃饭怎么了?”秦杨抬眸,眼神凌厉的盯着黑豹,声音中透着一丝浓浓的愤恨。

    莫然看着这俩人,她知道秦杨是黑豹的外甥,秦杨的妈妈也姓肖,黑豹是秦杨的舅舅,秦杨的妈妈肖云是三十年前,Z国最出色的女特工!黑豹到底是不是真的对他的姐姐有那么的爱,以至于秦杨这个外甥不管怎样,他都会忍让和疼爱,这就不知道了,但是莫然觉得不管怎样通过这大半年来秦杨每次都破坏黑豹的计划自残,而黑豹到现在还能够这么对他,这真的是真情,亲人之间的一份难能可贵的真情。

    莫然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大半年,再加上前世这个身体主人的记忆,她怎么都没有能够搜寻到记忆中有哪次秦杨是发如此大的火的,一贯以来,无论在什么场合下,他都是笑意盈盈的,那一脸温润的笑,曾经都被莫然以为他是专门镂刻上去似的。

    而如今,面对黑豹,他的小脾气终于还是在亲人面前肆无忌惮了,兴许这就是永远也解不开的亲情吧!莫然再一次感叹。

    “你想怎么着?饿死自己?你这样很伟大,谁让你过来了,谁让你来救她了,她值得吗?她心里压根就没有你……”黑豹也火大了,他这几天可是已经比莫然弄的一肚子火无处发泄了。

    “出去,都给我出去!”秦杨还未等黑豹说完,便猛地坐起身对着他大吼,随即他又对着一屋子的人大吼,而因为坐起的太猛,一下子他的脸色便惨白了,腹部的刀口上纱布有殷红渗出……

    “行了!都给我闭嘴。”莫然厉声一吼,之后快步走上去对秦杨也训斥道:“你怎么回事啊?是不想好了?是想永远这样躺在床上?”

    说完,她将秦杨硬是摁下来,随即喊了曲瑶一起将秦杨的纱布给拆开,然后撒上止血的药粉,之后再换了干净的纱布给包扎好了,莫然留下了曲瑶照顾秦杨,她随着黑豹他们去吃饭了。

    黑豹带着莫然他们去的是城中心的一个正宗T国酒楼,这里的菜肴据说是全T国最美味的……

    “真是不好意思,来了这里这么久,还从来没有好好的请莫然小姐吃顿饭啊!抱歉。”黑豹双手撑着桌子,看着莫然说道。

    莫然斜睨了黑豹一眼,她看见了黑豹眼睛下面黑黑的一圈,他的眼袋也有些浮肿,今天黑豹刚好还穿了一件灰色的t恤,原本就近五十的年纪,头发上已经有些微白色夹杂,再加上脸色的灰暗,使得黑豹好像一下子又老了十岁似的。

    “我本来就是你的人质,不用这么客气的。”莫然挑唇淡淡的说道。

    “呵呵,莫然小姐不要这么说啊,其实,我骨子里还是想着莫然小姐能够什么时候愿意和我合作的,其实如果我肖某人能够得到莫然小姐的支持的话,那肯定是如虎添翼的。”黑豹说话的时候眼眸里有一闪而过的光芒,莫然确定这倒是他真心想的。

    不过,和他和做,无异于……

    “与虎谋皮!”莫然淡淡的一笑。

    “呃……”黑豹的脸色瞬间一沉,随即他讪讪的独自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不吭声了。

    “莫然小姐,来,你看看这菜单,喜欢吃什么!”关老五将菜单递给莫然。

    “我随意吧!”莫然看了一眼菜单,现在吃什么都一样,只要没有毒就行了,她没有接,而威尔斯却将菜单接过去边看边说道:“我来看看,那就点咖喱蟹,微辣,菠萝饭,油焖虾,鸡翅,还有鱼,糖醋鱼吧!”

    “嗯?!”黑豹微微的转头看着威尔斯,眼里深邃,他再不济也是Z国顶尖的特工人员,跟踪,刺探情报,杀人放火,这些活儿也是做的十分漂亮的,安铁军的手下猎豹战队能够超过他的真的不多,他怎么能不知道威尔斯和莫然之间压根就没有在饮食问题上有过多少接触?而作为一个资深特工,打探别人的信息的时候自然是会事无巨细的,他会打探到对方的每一个细微的爱好,莫然爱吃的菜,黑豹知道,但是刚才威尔斯全部都点了,这就有点儿太奇怪了。

    “这些都是威尔斯先生爱吃的吗?”关老五看着威尔斯,问道。

    “嗯,是。”威尔斯点头。这一下子又惹的黑豹的眉头微微的拧了拧,他觉得威尔斯对他还有隐瞒,绝对有隐瞒,黑豹更觉得威尔斯和莫然的关系不一般……

    莫然微垂着眼眸,对于黑豹的心理活动掌握的一清二楚,她奇怪,威尔斯怎么不提醒黑豹,告诉他自己有绝对的透视能力和读心术,或者说是不是威尔斯已经提醒黑豹了,而黑豹却毫无顾忌,觉得她不足畏惧呢?

    一顿饭,几个人吃的是各怀心事!

    倒是关老五不停的给她夹菜,显得十分的热情,又惹来黑豹的不满,不过黑豹对关老五就没有对威尔斯那样客气了,他眉眼一横,转头看着关老五道:“看来咱们莫然小姐的魅力还真不是传闻啊!”

    “将军……这个……这个其实,我觉得莫然小姐她……”关老五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五哥是个好人。”莫然淡淡一笑,随即看着黑豹说道:“肖将军自己不懂招呼客人,还不许手下来招呼一下,还真没见过这么霸道的主啊!”

    “是呀,将军这看着像是吃醋似的。”威尔斯也随着莫然一起讥讽黑豹。

    “呵呵……我只是说笑罢了!”黑豹看着大家都针对他了,虽然脸色有些暗沉下去,不过他还是深吸一口气,皮笑肉不笑的回了一句,不过他沉默了约莫半分钟又转头看着莫然,眼眸犀利道:“莫然小姐啊,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处理秦杨那小子呢,这小子见着我就跟仇人似的,油盐不进的,我真的是对他没办法啊,谁叫他是我姐姐的儿子呢,若是我自己的儿子,我就弄死他了。”

    “啧啧……”莫然轻轻的咂嘴:“若是你自己的儿子跟你耍脾气就弄死他?肖将军还真是人才啊!听过虎毒不食子的没?”

    “哈哈,我就这么说说,秦杨这小子已经把我弄的够头大的了,所以啊,我就不敢要一个自己的孩子了。”黑豹笑着靠在椅子背上,看着莫然:“安懿轩这小子也挺厉害,就放着你在我手里这么多天,他也不着急,还有心思去帮别人搞登基大典,男人呀,始终都是朋友和事业为重的,莫然小姐听说过老婆如衣服随时可以换,朋友如手足万万不能断的?”

    “肖将军吃完了?那我们可以走了,秦杨还在酒店。”莫然懒得搭理这个男人,整天要么是暴戾的发脾气,要么是这么婆婆妈妈的挑唆,莫然是越来越不看好他了,而和一个没有技术含量的人斗,莫然觉得自己都会掉身价,真是很郁闷!

    “怎么,说中莫然小姐的痛处了?”黑豹还是没有自知之明的问了一句。

    莫然斜了威尔斯一眼,站起身就往外走,威尔斯对着黑豹摇头:“我看是莫然小姐不屑与和将军讨论这些问题啊!”

    “呃……”黑豹的脸色瞬间有些涨红,他站起身抖了抖身上的衣服,随即冷冷的一声哼:“哼!我告诉你,别逼着我做出什么我自己也不愿意做的事情来,否则到时候后悔的是你们。”

    “肖将军,其实你一直在等安懿轩过来,然后让安懿轩将岛上的防卫打开,让安懿轩把海外的那些交易信息都给你,然后你去联合国报告,你去Z国告状,最后安家身败名裂,然后呢,安家一家子被灭,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其实这中间你做什么都是多余的,而我在安懿轩的心中的位置……刚才将军不是也说了吗?老婆如衣服,如果安懿轩根本就不在乎我,他果真是利用我的,他要保住的是安家那么多条人命,你说,你在我面前做这么多,有用吗?”莫然实在是受不了了,她现在一想到前世的特工总局竟然把黑豹敬畏成神一样的人物,特工们都恨不得把他的照片贴在床头天天烧香拜拜,那时候作为最高领导的黑豹压根就不露面,他的每一次露面都是半遮半掩的搞神秘,想到这些莫然就总是鸡皮疙瘩一身,觉得前世真是傻×一个!

    现在她算是十分清楚了,这黑豹不露面,总是半遮半掩的搞神秘,是因为他怕被人鄙视,就他现在这个模样,若是在前世被黑鹰知道了,那么兴许黑鹰会早早的弄死他,然后远走高飞隐名埋姓的提前过自己的田园生活!就这样的人,让她是一点儿信仰都没有了。

    “我相信他会的,他会在乎你的。”黑豹被莫然这么一说,竟然最后憋出了这么一句话。这让威尔斯和关老五都郁闷了,关老五觉得莫然这个女人真的是有魔力的,她竟然能够让一向深沉稳重的黑豹都如此白痴了,这太厉害了。

    而威尔斯的眼眸则是有一丝担忧,他觉得面前这个女人貌似比之前世更厉害了。

    前世的黑鹰素来以狠毒著名,在她眼里,只有任务和钱,没有任何别的东西,那时候的黑鹰是单纯的,单纯到只知道杀人放火和赚钱,她甚至不懂的如何和人算计玩心眼,而今生这个女人,竟然会如此能说会道,而且还如此的犀利,比起前世来,她更让银翼觉得可怕了。

    一行人吃完了以莫然为领头的往外面走了去,黑豹由于站起来慢了,反而跟在莫然身后,像是她的跟班似的,这又让黑豹不爽,他加快了步伐赶上莫然……

    “砰!”的一下,由于对面的一个服务员端着一大盘的咖喱蟹和莫然走对面,而黑豹赶上去的时候莫然看见他过来往边上闪了闪,这一不小心,一个盘子就掉在了地上,而莫然的衣服上裤子上,满满的都是黄色的咖喱蟹。

    “嘶~”莫然的眉头一拧,这咖喱蟹是热乎乎的,烫到她的胳膊了,她的胳膊一片通红。

    “混蛋,这是怎么搞的?”威尔斯一把拎起吓得瑟瑟发抖的服务员,他仔细又仔细的盯着这个服务员看了半天,随即咬着牙一把把那个快要哭了的服务员给扔了出去。

    “啪”的一声,那小女生就趴在地上只顾着哼哼,爬不起来了。

    “怎么样?莫然小姐,哎呦,烫红了。”关老五上前一看,随即便皱眉,这果真是烫伤了:“快,去卫生间冲冷水。”

    “嗯!”莫然低头看着自己一身的咖喱酱,咂嘴摇头:“谁告诉我,这该怎么弄啊?”

    “你们,赶紧去给小姐买一身衣服来换,记住了,买高档点儿的,还有,找医生过来。”关老五赶紧吩咐,他身后的黑豹憋了半天也没吭声。

    “莫然,要我陪你吗?”威尔斯问道。

    “你认为呢,女卫生间你合适吗?”莫然抬头看着他,接着又说道:“如果你愿意,倒是可以的。”

    “算了,我在门口等你吧。”威尔斯挑眉,他回头看了一眼围观的服务员和吃饭的人,接着对匆匆赶过来的酒店领班也大堂经理冷冷说道:“你们跟我们老大说一下,这该怎么办?!”

    说完,威尔斯便和关老五扶着莫然走去了卫生间,两个男人站在门口不远等着,莫然走进去,便打开了水龙头……

    “老大!”身后一个熊抱,声音小的比蚊子还小。

    莫然没有惊讶,她当然知道这是谁,除了白璐还有谁会这么想着要见她,她轻轻的拍了白璐的手背,然后指了指外面,在白璐点头示意下,她边放水边在水池上快速的用手指写着字,一些简单的计划,比如让白璐派加工场那边的人默默潜入康城将秦杨和向晚晴控制了,最好能够把两个人带来这里,还有联系上安铁军,让他不要听从上级指令了,立刻调动他在海外的势力,哪怕是愿意协助的朋友,准备各路待命,随时等候进攻黑豹的纺纱工厂等等……

    交代很快,当莫然交代完了之后,白璐点了点头,莫然指着自己的胳膊上通红一片,在台面上写到:“你们烫死我了!”

    白璐的脸上现出担忧和歉意来,随即莫然拍了拍她的胳膊,笑了笑,接着白璐又退回卫生间隔断里面去了,而莫然则是继续冲水,洗衣服上的咖喱酱……

    刚才莫然进卫生间的时候压根就没有关门,而这么长时间都没服务员过来,这自然是白璐早就和尚志军他们安排好了一切,阻止了那些服务员过来帮忙,莫然洗完身上的咖喱酱也就用了四分钟左右,她和白璐见面交代用了两分钟,她刚要转身,便看见一个女服务员拎着医用箱子讪讪的跑进来说道:“小姐,需要帮忙吗?”

    “不用了,不用擦任何东西了,你们的衣服最好给我快点儿。”莫然看了看胳膊上的烫伤,眉头微微的蹙了蹙,随即转身走到门口看着威尔斯:“回头帮我调一些消炎膏,如何?”

    “嗯,好!”威尔斯点头,眼眸里却有一些异样的神色在闪烁,前世,银翼偏爱制药,他能够把森林里面的树汁调配成很好用的消炎药给黑鹰和玫瑰的伤口用,他还会调制去疤痕的药膏,银翼调制的膏药比市场上那些去疤灵之类的效果不知道要好多少倍,不管多么深的疤痕,只要用了他的药,那不出半个月必定是还原成原来皮肤,甚至有时候还会使得皮肤比之原来的更光滑柔亮。

    衣服很快被送来,酒店经理在狠狠的责骂了那个小女生服务员之后也愿意将黑豹请客的钱如数退还,他一再的道歉,神色很是恭敬。

    “不用了,钱不用退了,你们把那个小姑娘给我就行了,这是我最尊贵的客人,小姑娘既然伤了她,那么就让她也受点儿伤吧。”黑豹的脸色冷冷的,他指着一旁“瑟瑟发抖”的小姑娘说道。

    “不,不要……”女服务生一脸的泪水,她不停的发抖,突然的,她冲向莫然,之后拉着她的手跪在地上不停的哀求:“小姐,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放过我吧!”

    莫然低头看着服务生,不吭声,关老五皱着眉头,威尔斯则是冷眼旁观,黑豹呢,越是这样他越是要发怒,他抬脚便朝着女服务员踹过去:“婊子~”

    “哎!”莫然一把抓着女服务员的领口便将她拉开了,黑豹的一脚踹空了,他抬头怒目瞪着莫然。

    “将军,刚才也有我的责任,还有将军您的责任,您走上来,我让您一步,结果我就撞倒这小妹妹了,既然她都诚心认错了,咱们何不就此算了!”莫然将女服务员藏在身后,看着黑豹说道。

    “她烫伤了你,理应废了她的两只手。”黑豹阴鹜的眸子有些嗜血的颜色。

    莫然明白了,这人是在记恨之前美惠被废了的两只手臂啊,他是对她没法下手,而要借用外人的伤来满足他狭隘的心里,看来美惠在他心里还是重要的,只是他绝对不会表达出来而已。

    想到这里,莫然的眉头挑了挑,她这也算是十分明了了,她知道,人都是有软肋的,有些人只是把自己的软肋隐藏的比较深而已,而他呢,他是吸取了安家的教训,想着把自己的所有软肋都隐藏,让外人抓不到任何一点儿能够威胁到他的地方,结果,他越是这样,便越是慌乱,他的心里如今已经积压的估计都让他快喘不过气来了,所以他便要借住外人来发泄。

    “那是不是我和将军您也要一人半条啊!”莫然的眼眸犀利,逼视着黑豹。

    “莫然!”黑豹的眼眸阴鹜也盯着莫然。

    “行了行了,既然莫然都说没事了,将军你也不用多计较了,回头让人说咱们得理不饶人。”威尔斯一看这情形,赶紧上来打圆场,他可不想现在莫然就和黑豹动手,若是这样,他就没法玩了。

    威尔斯知道,莫然肯定在这个城市也安排了很多人手,不然的话,她不会这么淡定的,威尔斯还知道,安懿轩有一支十分庞大的队伍在这个国家,若是两边交锋,他不保证黑豹能赢,还有,安懿轩竟然那么厉害,能够拆除得了“死亡之翼”,他倒是要和安懿轩较量较量,还有……

    还有就是,威尔斯突然觉得,自己怎么都不想让莫然就这么轻易的死去,他很纳闷自己的这种心理,他觉得前世他早就对这个女人的冷酷无情而失望了,尤其是今生这个女人还坏了别人的种,他更不应该有什么想法,可是,为什么最近每次一看到这个女人,他就……

    他就会想到有那么一日,他若是亲手杀了她的话……

    威尔斯的心里突然有一丝被针扎的感觉……

    “是呀,将军,您消消火,一个小姑娘,咱们不必要和她计较。”关老五也上前劝阻。

    “哼!”黑豹原本想着借这个小姑娘杀杀莫然的锐气,也给美惠出出气,让她知道自己有多么不近人情,有多么狠,可是呢,结果却是自己的两个同伴竟然还劝他住手,这什么世道啊!原本郁闷的心,又更加郁闷了。

    一出闹剧,最终以黑豹的转身离开而收场,莫然在那个小姑娘的连声道谢中和威尔斯以及关老五走了。

    一行人回到酒店的房间,秦杨正昏昏然睡觉,而曲瑶则是在一边安静的坐着看书,原本保镖要敲门的,结果被莫然制止了,他们打开门,看到的便是这一幕,很温馨的场面,但是莫然知道,两个人的心里却都是别扭着的。

    “莫然。”曲瑶抬头,赶紧站了起来,不过她刚喊完莫然,便回头看了一眼秦杨,接着走到莫然面前,小声说道:“刚吃了些睡了。”

    “嗯,是该让他好好休息的。”莫然看着秦杨,她知道秦杨没有睡,他的长长的睫毛还在微微的跳动,他只是不想和曲瑶面对面,不想见到曲瑶而已。

    黑豹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关老五无奈的倒了杯水递给他,他接过水,大口的喝了起来,一不小心:“咳咳……”被呛到了,一张脸被憋的通红!这让曲瑶侧目,让威尔斯眼眸里出现鄙视,而莫然则是淡淡的一笑。

    莫然来到T国五天,黑豹就已经完全的凌乱了,这点,威尔斯感觉到了,关老五也深有体会,而曲瑶却也感觉到了,她的眼眸里满是惊讶神色,昔日她见到的黑豹十分的凌厉又睿智,怎么现在完全就像是一个莽夫,一个急躁的草包一样了?

    纵然是黑豹如此大声的咳嗽秦杨都没有睁开眼,可见他这绝对是装睡了,曲瑶回头,接着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神色有些忧郁起来。

    “我去休息一下,你们慢聊。”莫然站起身,要走去隔壁房间。

    “莫然小姐!”关老五突然喊道。

    “嗯?”莫然回头。

    “我想说,我最近有两个事儿不明白,我能否找时间和您请教一下。”关老五的神情很是恭敬,他已经没有办法了,如今只能当中问莫然了,平时他只要一提到这些话,莫然就当没听见一样没反应。

    “砰!”果然,如莫然预料的那样,黑豹手里的水杯撞击在茶几上的声音果然是惊天动地的。这惊动了门口的保镖,他们快速的冲进来,却只是看到他们的老大在发飙,于是一个个的又默默的退了出去。

    而床上的秦杨只是微微的睁开眼眸冷冷的看着黑豹,他的神色一如他的眼眸一般冷冽。

    “肖将军该吃点儿双黄连。”莫然扭头看了黑豹一眼,随即淡淡的说完便继续走,待到走到她的房间门口,莫然站定对关老五说道:“等我睡醒了,有精神了,我告诉你。”

    “哎,好……好!”关老五欣喜,但是却又回头看了一眼脸色很沉如锅底的黑豹,讪讪的回了一句。

    黑豹站起来,冷冷的盯着关老五,一直盯着,直盯着关老五的眼神漂移,关老五最后无奈的说道:“将军,您也知道我醉心于医学和奇迹房间的研究,莫然小姐她……她挺博学的,我就是探讨一下。”

    “最好你只是探讨一下。”黑豹咬着牙,齿缝里吐字,随即他转身对着床上的秦杨说道:“秦杨,给我把伤口养好了,后天我安排飞机送你去澳洲疗养,如果这两天你再给我到处乱跑的话,我就杀了隔壁那个女人!”

    “你不敢杀她,你也不会杀她。”秦杨冷冷的说道,眼皮都不抬一下。

    “你别激我,如果真把我惹急了,我还真去杀了她。”说着,为了显示自己说的是真话,黑豹还从腰间拔出手枪来拿在手里。

    “黑豹!”秦杨直呼黑豹的代号。

    “叫我肖将军。”

    “黑豹,我想说,你其实……”秦杨无视黑豹的愤怒,说道。

    “叫我肖将军,叫我舅舅!”黑豹冲上去,用枪对准了秦杨,有些发狂的模样。

    “将军。”关老五赶紧上前去拉着黑豹。

    “你开枪啊,你开啊!”秦杨抬眸冷冷的看着黑豹:“你早该开枪打死我的,你开枪啊!”

    “将军,肖将军!”曲瑶上前挡在秦杨的面前,她看着黑豹道:“秦杨已经受了很多苦了,肖将军,你不要这么对他,你不要!”

    “哼!你们一个个的,都反了天了,都别惹我,惹急了,我就杀了那个女人。”黑豹觉得,最能威胁到屋里这几个人的,就是隔壁的这个女人,他对此已经郁闷之极了。

    “哼,惹你?莫然早就惹你八百遍了,你也下不了手,所以,收起你的枪,等你哪一天能够有足够的勇气开枪的时候再淘出来,平时别没事拿着枪出来耀武扬威,吐出来的又吃进去,你不嫌恶心,我们还嫌恶心呢!”秦杨冷冷的说道。

    “秦杨,不要这么跟将军说话。”关老五斥责秦杨道。

    “哈哈,没想到一向温润尔雅的秦杨也会如此的毒舌,行了,将军啊,你收起枪吧,别吓着了曲姑娘。”威尔斯上来打圆场。

    于是,在黑豹气呼呼的将枪插回皮套里面之后,这一场闹剧算是结束了。

    而隔壁的莫然透过墙壁看着这边的一切,嘴角的笑意便更浓了,这绝对是她想要的,这一切都是她精心安排的,一步步的扰乱了黑豹的心性,这黑豹是一个养蛊之人,他养的黑蚕蛊是一种专门能够惑人心的蛊毒,这也就是那么多的工人都能够听从他的给他卖命,任由他要杀就杀要剐就剐的,这就是黑蚕蛊的作用,而培养这种蛊毒的人,最是容易通过外界不停的刺激导致本体精神错乱,而不可控制自己的情绪和思维。

    莫然很怀疑这黑蚕蛊是谁让黑豹培养的,按道理养这么高级的蛊的话,是必须要知道反噬作用的,黑豹知道这些反噬作用吗?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他貌似是不太清楚的,不然的话,他就不会因为一点小事就让自己思维混乱的。

    摊开手心里的纸条,莫然看到上面有很详细的信息,是关于安秋和安春去寻找曲瑶的父亲的事情,曲瑶的父亲知道他的女儿还活在人世了,暂时安春还不打算带他过来见曲瑶,安春也知道了Z国的情况,他和安秋表示不回去,不听从调令了,一切听从莫然和尚志军的指挥。

    刚才饭店里的那个小姑娘其实是安左,这个安左就是当初在沙漠里面从水下直接穿过一个很细小的洞到隧洞里面的那个,他的特殊技能就是橡皮人,他从小就有能伸能缩的功夫,自小因为生出来十分瘦弱,如小猫儿一样,便被父母给扔在了垃圾桶旁边,后来被流浪汉捡了去养大,流浪汉发现他的身体能够自由伸缩,便每天带着他上街表演钻小坛子,钻小小的铁桶等功夫来赚钱,后来在他十岁的时候被安铁军发现,给带走了,这么多年以来,他的功夫也是日渐生长的,他能够随时长高自己的身体,也能够随时缩短自己的身体,主要的是,他还能够通过揉自己的脸,把脸型给揉变形了……

    所以,刚才在酒店里面撞了莫然,打翻了盘子的就是安左,威尔斯当时也有怀疑,但是他拉着小姑娘左看右看就是看不出他有贴了面具或者是用了易容膏易容了,对于莫然的易容膏,威尔斯自然是知道如何化解的,不过那个小姑娘完全没有用易容膏,所以威尔斯才又放了她!

    所有的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莫然不动声色,却能够收到信息又能传递出去信息,这让她十分欣慰,想到前世干什么都是自己一意孤行的,偶尔需要玫瑰和银翼合作才找他们,而且大多是上级指派了三个人或者两个人一起,他们才一起做事,不然的话,侦查、蹲点等等事情,都得她自己做,那时候又孤单又无助又危险,她唯有干脆利落的杀人,才会让自己有活着的机会!

    而今生呢,她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人在一起,他们都在发挥着自己最大的潜能帮她,对,就是在帮她,他们都一心一意的在帮着她,这让她感觉真的是无比的幸福。

    隔壁,黑豹在这里竟然呆了一下下午,就是为了等莫然醒来,而莫然呢,在自己房间里一觉睡到天黑,不过黑豹倒也是这回算是有了耐心,他正好借了这个机会让人取来电脑和投影仪等工具,直接在秦杨的房间里面办公了。

    待到莫然走出房间,黑豹已然双眼干涩通红,他扭头看了莫然一眼道:“呵呵,莫然小姐好心态啊,这么能睡。”

    “秦杨,好点没?”莫然没有搭理他,而是走到秦杨的床边,问候道。

    “嗯,我好多了,你休息好了吧,气色看上去好多了。”秦杨这一下午就没有说过一句话,他也没有搭理关老五和威尔斯,而是一直微垂着眼眸,要么发呆,要么是看书看电视,曲瑶给他端水他也不喝,曲瑶给放在床头柜上,他才拿起来喝,就这么和这一屋子的人耍着脾气,而一看见莫然,他的声音便变得温柔了,温润的声音,带着脸上的微笑,让一旁的曲瑶眼神暗了,也让那边的黑豹咬紧了牙关。

    “不知道我接收到的这个消息,莫然小姐感兴趣不?”黑豹看着电脑,冷冷的说道。

    “哦?是关于安懿轩的吗?还是Z国的事情?”莫然回头,问道。

    “都有,我想知道,你先关心哪一个?”黑豹抬头,一个阴测测笑。

    “安懿轩已经准备过来了,米洛尔那边顺利登基之后已经没他什么事儿了!Z国的话,安铁军司令至少目前还没有死,安老爷子也还行,廖政委还在医院,Z国当局正在督促安司令赶紧剿灭黑帮!是不是这些?”莫然接过曲瑶给她倒的温水,边喝边说道。

    “你……”黑豹眨巴了两下眼睛,点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错上冷傲特工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极至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极至尊并收藏错上冷傲特工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