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溺宠毒医王妃 > 145 艾金生娃——双胞胎

145 艾金生娃——双胞胎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七站在原地无奈的望着天逸,走到他的身边抬起腿踢了他一脚。脸上带着微微的怒意,被她踹了一脚的天逸顿时委屈的看向她。她干嘛突然踹自己,自己好像没有惹到她啊。

    “小七,你干嘛踹我。”揉了揉被踹痛的小腿,天逸幽怨的望着云七。

    “哼,小姐生宝宝我当然要给小宝宝买些礼物带回去。你这个做小叔叔的难道要空着手去?”云七冷哼一声,真是个头脑简单的家伙。

    “呃!”天逸挠了挠后脑勺,这才想起来依照皇嫂的性格他若真是空手前去肯定会被一脚踢出来。而他那皇兄宠娘子的程度,还是别指望他帮着自己了。他不跟着补上一脚,已经是很给他的面子了:“呵呵,太高兴我给忘记了。”

    “不知道小姐肚子里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我前些日子在一家店里看到小孩的衣服特别好看。要不男孩的衣服买点,女孩的也买点。嗯,就这么定了,我们明天去看看,还有一些玩的东西。”云七送了天逸一对白眼,然后就开眉开眼笑的讨论了起来。要给孩子买些什么回去,这次换成天逸无语了。

    瞧云七那兴奋的样子,天逸也不忍心打断他。就偶尔的给些意见,时间悄然的在两人讨论给孩子买什么礼物中流逝。第二天老家主变向云家人宣布,云七进入闭关。这段时间任何人不许去偏院打扰她,违令者逐出云家。而此时,云七和天逸已经易容换了衣服离开了云家。

    天岚国,天浦远坐在太后寝宫的椅子上。脸上低着一丝焦虑,向着暖阁里张望。一早上就接到尘王府传来的消息,尘王妃已经开始阵痛。稳婆已经被接到了王府准备为尘王妃接生,这孩子可是他第一个皇孙。肯定是万分的重视,所以得到消息他立刻就来太后这告诉了太后。

    太后很开心,非要和他一起去尘王府。这已经进去了有一会,依然不减太后出来。正当他着急着,太后被桂嬷嬷缓缓从暖各种扶了出来。而此时德妃带着天莹公主也走进了大殿,见到太后和皇上行了礼。

    “天莹一听说无双要生孩子了,就嚷着要去看看皇嫂。我实在是拗不过她,只能带着她来了。”德妃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眼中带着宠溺的看了一眼容貌靓丽可爱的女孩。而女孩也冲着她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然后跑到了太后和皇上身边拉着太后和皇上的手撒娇。

    “皇奶奶,父皇。莹儿好想去,你们就带着莹儿去吧。”松开两人的手臂,伸出手保证道:“我绝对会乖乖的跟在你们身边,不会惹火的。”

    几人看着她那可爱的样子,都哈哈大笑起来。天浦远抬手揉了揉天莹的头发,眼中带着一抹宠溺:“走吧,我们一起去。”

    说完,几人就离开了太后的寝宫。浩浩荡荡的前去了尘王府,而这也在皇宫中掀起一片轩然,没先到尘王妃的这个孩子竟然会被皇上和太后如此的重视。竟然都亲自前去,陪着她。这也让一些人,再次深深的感受到了危机感。

    尘王府中的景象可以说是一片的凌乱,这跟在艾金身边的人都是少女风,谁都不懂生孩子的事导致整个王府都陷入一片的慌乱中。原本今天不是艾金生孩子的日子,不知道什么原因早上起来艾金的肚子就开始一阵阵的疼。

    后来将稳婆找来才知道,艾金肚子里的孩子怕是要提前出生了。王府里的动静传道了两个院子中,夜寒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望向艾金院子的方向,怎么会提前了。心里有些担心,站在一旁的秦静看着他眼中那浓浓的担忧。握紧粉拳,柔柔的开口。

    “王爷,我们也过去看看吧。我听说提前生孩子是件很危险的事情,尘王妃帮助过我。我心里游戏担忧她,况且她是你的义妹。你过去看看,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夜寒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秦静,看着她眼中的担忧。最后还是抵不过心里的担忧,点点头迈开步子往艾金的院子走去。秦静默默的跟在了身后,顾风和柳之源互相看了一眼跟了上去。他们一直跟在主子身边,自然明白现在夜寒心里的担忧。

    而在另一个院子里,玄曦站在院子中看着来来往往忙碌的尘王府的下人。瞧见他们脸上都带着担忧和焦急,嘴角微微勾起。看来那药效已经起了作用,虽然没有将她肚子里的孩子打掉。但提前生孩子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不管是对孩子还是对母亲。一个不小心就会一尸两命,最好她和她的孩子都死掉。

    精致漂亮的小脸因为那眼中浓厚的嫉妒与杀意有些扭曲起来,绕是跟在她身边多年的男子。都忍不住身体打了一个哆嗦,咽了咽唾沫脚步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现在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子,还是他们的原来的那个公主了吗。

    现在的玄曦已经被她心里的恶魔所控制,已经不再是从前的她了。从前的她虽然刁蛮却不会想要伤害别人的性命,而现在的她却毛脑子都是如何将艾金至之于死地。

    “走,尘王妃生孩子可是王府里的大事。我们这些做客人,当然要去关心关心。”嘴角勾起一抹狠辣的笑,微微的抬起手。站在身后的男子连忙走上前来,搀扶着她往外走。

    香伶掩盖在棉纱下的红唇一勾,终于又可以看到她痛苦的样子了。漂亮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疯狂,她要把当初她加注在她身上的痛苦加倍的还给她。若不是她,主子根本就不会将她幽禁起来。不要怪她心狠手辣,要怪就怪她吸引了主子的目光。许是想到很快就能看到女子痛苦的样子,香伶嘴角勾起一抹漂亮的笑。低垂着头,跟在了玄曦的身后。

    天尘站在房门外,目光望着房门。以往淡然的气质早已经不见,整个人处于一种焦虑的状态中。在门外来回的踱步,额头上因为着急隐隐的透出了细汗。巧欣和玲珑也紧张的望着房门,每当里面传来艾金的痛呼声。几人的脸色都是微微的一变,心里更是提到的嗓子眼仿佛要出来一般。

    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房里,以至于皇上和太后等人来了都没有察觉。反倒是戚冥先看到的,连忙走到天尘的身边推了推他在耳边轻声说道:“太后和皇上来了!”

    天尘这才将目光从房间的方向收回来,望向赶来的皇上和太后。走到几人面前,刚要行礼就被皇上给扶了起来。

    “这里不是皇宫,就不要行礼了。情况怎么样,怎么会突然提前了。”天浦远听到里面传来女子撕心裂肺的痛呼声,心里也跟着担忧起来。

    “你们不要担心,这稳婆可是天岚国出了名的。经她手接生的孩子数不胜数,很少有她不能应付的状况。”德妃缓缓的走上前来,瞧见天尘眼中的担忧和心疼轻声的安抚着。知道艾金的临盆日子将近,她亲自去请的稳婆前来。这稳婆真的是很厉害,就算是皇宫里的娘娘想请到她都很难。因为她的两个孩子都是她接生的,自己和她也是有些交情也才请来的她。她相信她们母子一定会没事的,略微担忧的目光望向了那紧闭的房门。

    正在这时,玄曦和夜寒都带着自己的人赶来了。当瞧见天岚的太后和皇上都亲自前来时,微微一愣。没想到她们会如此的重视这个孩子和她,夜寒心里替艾金感到高兴。这说明她在这里过的很好,有当今的太后和皇上护着谁敢欺负她。而玄曦的眼中一抹嫉妒一闪而过,这个女人到底哪里好竟然连皇上和太后都如此重视她。紧紧的我起拳头,肯定是在乎这个孩子,她不过是母凭子贵而已。若是这个孩子没了,那她就什么都不是了。一定是这样,玄曦自我安慰着。压下心里的嫉妒,挂上担忧的神色。

    “玄曦见过皇上伯伯和太后,王妃她没事吧。”微微屈膝行了一个礼,语气中尽是担忧。就好像她是真的很担心艾金一样,巧欣冷冷的看了一眼她。

    天尘现在心里挂记着房中的人儿,哪里有心思理这个虚伪的女子。便是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就连皇上和太后也是一直望着房门的方向没有理她。一时间就将她凉在了那里,尴尬的站在那。玲珑和巧欣对看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讥笑。

    “谢谢玄曦公主挂心了,我们王妃很好。”到是戚冥心里无奈的一笑,毕竟人家是一国的公主面上还是要过得去的。握拳在唇边咳嗽了两声,看着玄曦淡淡的说道。

    “那就好,本公主就放心了。”玄曦点点头,便不再多言。只是长袖下那握紧的粉拳,指甲嵌入手心都不自觉。可见她心里有多么怒火中烧,是的现在玄曦心中怒火中天。但是皇后是皇上和太后都在,她不能发飙只能将这口气憋在心里。

    到是一起赶来的夜寒没有说话,只是冲着太后和皇上等人点点头。走到天尘的身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目光望向房门处,冰冷的眸低划过一抹担忧。

    “她一定不会有事。”

    天尘转头看向夜寒,眼中带着诧异。随后微微一笑,将目光再次移到房门处。

    “那是,她和宝宝都会没事。”

    院子里站了很多的人,却出奇的安静。德妃扶着太后坐到大树下的玉石椅子上坐下,毕竟太后年纪大了可经不起一直这样站着。巧欣很有眼力见的跑去厨房,端来了热茶。为太后和皇上等人斟茶。

    听着里面传来的一阵一阵的痛呼声,天尘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早知道生宝宝要如此的折腾金儿,说什么他都不会让她生。太后坐在椅子上也跟着担心,稳婆已经进去了这么长的时间。按照常理来说,这孩子也该生出来了。为何一直传来无双的痛呼声,饶是太后也不禁有些担心起来。

    时间就在众人紧张和担忧中度过,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中终于传来孩子洪亮的哭啼声。稳婆从里面走了出来,脸上布满了汗水。但眼中却带着笑意,走到天尘的身边。

    “恭喜王爷,王妃给您添了一对儿女。”

    听到稳婆的话,天尘微微一愣。一对儿女?难道金儿生了龙凤胎,回过神紫眸中溢满激动。他看向稳婆,急忙开口问道。

    “我娘子她没事吧,我现在可以进去看她吗?”他很高兴金儿为她生了一儿一女,但他现在最担心的是她。原本提前生孩子对她就危险,更何况一下子生了两个。

    “王爷,你还是不要进去了。王妃因为气力用尽,昏睡过去了。你还是让她,好好的休息吧。”稳婆摇摇头,眼中带着一抹欣慰。果然外面传的都是真的,尘王府的尘王和王妃很恩爱,这男子没有关心孩子而第一个问的是自己妻子的状况。她接生了这么多的孩子,还真是太少有人第一反应问的妻子的身体状况。

    “我不会打扰她休息,就是在一旁坐着陪着她。”天尘还是想要进去陪在她的身边,他希望她睁开眼睛第一个看到的是他。

    稳婆拗不过他,想想便点了点头。正在这时房门再次被打开,两名丫鬟从里面走了出来。一人手里抱着一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孩子,天尘走过来看了一眼两个孩子。眼中划过一抹惊讶,竟然是双胞胎。在两个孩子柔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就跑进了房间。

    看到丫鬟抱着孩子出来,皇上和太后等人立刻围了上去。当看到襁褓中的两个小家伙,正睁着圆滚滚的大眼睛看着他们。众人都被两个小家伙可爱的样子吸引,眼中都带着宠溺。这两个小家伙长的真是可爱,毕竟父母都是那样绝色之人。

    因为众人的目光都被这两个孩子所吸引,谁都没有注意到站在外围的玄曦和她身后的香伶。玄曦眼中带着不可置信的神色,怎么可能。怎么会母子都平安,至少会有一个死亡。不,她不信。她回头望向身后同样眼中带着震惊的香伶,用眼神询问她怎么回事。

    香伶眉头紧紧的一皱,怎么可能会这样。她明明把那些东西都加入了她的汤药中。而且她也如同她所想的一样提前生孩子了。到底是哪里出了错误,她忘记了一件事,那就艾金本身就是精通医术。所以自己汤药被动了手脚,她怎么会不知道。

    玲珑眼中带着欣慰,小姐生的这两个孩子还真是可爱。转头看了一眼拥着自己的男子,目光逐渐柔和了起来。眼角的余光瞥到玄曦眼中的不甘,眉心微微一皱。目光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似乎感觉到了玲珑的目光。玄曦眼中的不甘立刻掩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欣喜。玲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收回目光望向被众人逗弄的两个孩子身上。

    艾金缓缓的睁开双眼就撞进一双带着温柔和担忧的紫眸中,有些虚弱的一笑。她也没想到生孩子竟然是一件这么辛苦的事,扯了扯嘴角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巧欣立刻拿了一粒药丸递给了天尘,天尘知道巧欣不会害金儿,想必是对金儿有用的,立刻让她服了下去。

    艾金将药丸服了下去,很快身体就有了力气。动了动身子想要坐起来,立刻就被天尘扶住。轻柔的将她扶了起来,将她身后的软枕竖起让她靠在了上面。艾金这才将目光在房间中转了一圈,看到来了这么多人微微一愣。

    她没想到皇上和太后也来了,心中有些惊讶。目光突然停留在一直乖乖呆在巧欣身边站着小人,小人脸上还微微有些泛白。如黑宝石般的大眼睛中,还带着晶莹的泪花。不过一直在眼圈中打转,小嘴紧紧的抿着就是不让眼泪掉下来。

    艾金心里一阵心疼,她知道自己这次是吓到这小人了。伸手向着他招招手,小熙儿抬头看了一眼巧欣,见她点点头迈开步子跑到了她的床边。大眼睛看着她,拉起艾金的手。

    “干娘痛痛,小熙儿给你呼呼。”他也不知道干娘哪里痛,就拉起艾金的手放到嘴边呼呼着。以前他那里痛,娘亲就给他呼呼,他就不痛了。

    众人看着小熙儿的举动,都没有说话。不过眼中都带着一抹欣慰,这个孩子是个懂事的孩子。艾金的温柔的看着小人,嘴角微微扬起。揉了揉小熙儿的头,轻声道:“小熙儿,干娘没事。只是给你生的小弟弟和小妹妹,折腾了一下而已。”

    小熙儿听到艾金的话抬起头看向她,拍着脑袋问道:“那我娘亲生我的时候,我是不是也是这样折腾她的?”

    “是啊,所以你以后要好好的孝敬你的娘亲。她把你生出来,可是和干娘一样的痛。”艾金扯了一抹有些虚弱的笑。

    “小熙儿知道了,以后小熙儿会孝顺娘和干娘的。”小熙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毕竟他现在也不过是一个几岁的孩子而已。众人被她一本正经,小大人模样逗的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皇上和太后一人抱着一个孩子走了过来,将孩子放到了艾金的身边。眼中带着不舍,那样子好像是自己的孩子要交给别人一样。艾金心里翻了个白眼,这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好不好。将目光移到两个孩子身上,虽然孩子看不出像谁。不过两个小奶娃却是长的很可爱,很招人喜欢。

    天尘将孩子放到艾金的怀中,目光柔和的看着低头逗着孩子的女子。心里有着前所未有的满足,有自己心爱的女子和孩子陪在身边。这一世,他还有什么好求的。

    太后看着如此温馨的一幕,眼睛微微的有些湿润。你看到了吗,你的孩子现在很幸福。他现在有了自己心爱的妻子,也有了自己的孩子。你在天上也能放心了,这样她对着孩子的愧疚之心也能减轻一些。皇上看着天尘和艾金,心里也是一样的想法。他没能做到的,他的儿子却做到了这样就够了。

    一直到了傍晚,皇上和太后才从尘王府离开。天莹更是撒娇的留了下来,没有跟皇上太后他们回宫。天莹坐在艾金的身边,清澈的眸子看向脸色还是有些苍白的女子。

    “皇嫂,生孩子是不是很痛?”

    艾金的嘴角微微一抽,看了一眼眼前俏丽可爱的少女:“莹儿你还小,这些事你以后就会知道。虽然生孩子很痛,但当你遇到那个人就算再痛你也不会觉得痛了。”

    天莹歪着头,她也不太明白皇嫂话中的意思。不过她的理解应该是给自己心爱的人生孩,再痛也不会觉得痛。天莹又问了很多的问题,问的艾金满头的黑线。天尘坐在一旁偷笑着,最后还是他不忍心再见她这般的无奈。将天莹给哄了出去,天莹走了之后房间瞬间就安静了下来。艾金松了一口气,这只小麻雀终于走了。

    房门被推开,天尘从门外走了进来。将房门掩上,快步的走到了艾金的床前。伸手将衣服脱了下去,就上了床将艾金拥入了怀中。修长的手指抚摸着那如丝绸般的秀发,眼中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娘子,我们以后再也不生了。有这两个就够了,我可不想再生几个跟我抢你。”

    头上传来天尘低沉温柔的声音,艾金嘴角微微扬起。她心里流过一道暖流,温暖着她的心扉。她知道他是不想自己再承受一次这样的痛,才会这样说。

    “嗯!”低低的应了一声,艾金动了动身子在他怀中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

    天尘不想艾金再生一个是不想她再承受一次这样的痛,一个是真不想再弄几个孩子跟他抢她。今天看着她所有的目光都被那两个孩子吸引,一直抱着两个小家伙。他就突然觉得,他的地位有些岌岌可危了。谁都不许抢了他在她心中的地位,即使是自己的孩子也不行。

    “娘子,你可不能有了那两个小家伙就忽略了我。”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气闷和抱怨。

    等了半天也不见怀中的女子给自己回应,天尘低头看了一眼。无奈的笑了笑,怀中的女子俨然已经安稳的睡着了。看来今天她是真的累坏来,低头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将她拥紧,嘴角挂着满足的笑进入了梦乡。

    颠簸的小路上,一辆马车疾驰而过带起一片尘土。马车中一名女子眉开眼笑的翻看着一个一个的包袱,清澈的眼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而坐在他身旁的男子满脸的无奈,但黑眸中却带着宠溺。

    “小七,你买了这么多的东西。不管是衣服还是玩的,都足够小家伙玩到几岁了。”

    女子横了一眼身边的男子,嘴角扬起灿烂的笑:“我们这次去,等到回去又不知道要几年才能再回来。自然要将以后几年的东西都买好了。”

    那日两人易容换了衣服悄悄的离开了云家,到集市上逛了一圈去了那家店铺。那里的衣服都很好看,她一下子没忍住几乎都给买了下来。这可把老板乐坏了,还给他们打了折。两人来开的时候,亲自送了出来。

    “还有多久才能到天岚啊,我们已经赶了很久的路了。”云七掀开马车的帘子,往外望了一眼。马车已经行驶进了一个小城镇,街道两旁酒肆茶楼耸立。尽管没有各国的主城那般繁华喧闹,却也是很热闹的。到处都能听到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

    “赶了这么久的马车,我们还是找一家客栈休息一天吧。大概再赶个几天的路就能到天岚城了。”天逸也望了一眼马车外的情景,淡淡的开口。从他们离开云家,就一直都在马车中度过。偶尔路过个城镇,也是下马车去补充一些平时吃的食物。见云七有些犹豫不决,天逸无奈的笑了笑:“小七,我们不休息也要让马儿休息一下。这每夜每日的赶路,还没等我们到天岚的马儿就受不了了。”

    云七看了一眼天逸,想了想似乎也是。若是马儿在他们还没到天岚的时候就累坏了,后面的路就要他们自己走过去。这样就更久啊的浪费时间了,于是便点头同意了。

    “找个客栈,我们休息一下。”天逸冲着云七微微一笑,冲了马车外喊了一声。

    “是!”马车外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带着一丝恭敬。

    很快马车在一个客栈前停了下来,云七在天逸的搀扶下下了马车。两人都易容成容貌很平凡的人,身上的衣服也是平民百姓的穿着。故此走在人群中也不会被人注意到,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客栈两人并肩走了进去。

    刚踏入客栈,就看到小二脸上挂着微笑跑了过来。

    “三位客官,你们是住店还是吃饭?”小二面带微笑的看着三人,虽然从三人穿衣的衣料来看不是什么达官贵人有钱的人。不过进来的都是客人,来送钱的当然要好好接待。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

    “住店,三个房间。”站在两人身边的男子看着小二,神情冷漠的开口。从怀中掏出一锭金子,扔给了小二:“把外面的马车拖走,把马儿喂了。”

    小二接过那锭金子,眼睛一亮。没想到这三个看起来不像有钱的人的样子,竟然出手如此的大方。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叫了一个人将马车拖走。然后带着三人上了楼,开了三个相连的房间。

    三人上了楼,大厅的一个角落中坐着三个人。其中一个看起来长的很猥琐的男子,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望着三人消失的方向。三人对看一眼,将一锭银子丢到了桌子上就起身离开了。

    云七坐在房间中的床铺上,身体靠在软枕上感觉舒服极了。这段时间连日赶路,即使马车里铺着厚厚的垫子,但依然没有床铺舒服。天逸看了一眼眉宇间带着一丝疲惫的女子,眼中闪过一抹心疼。

    “小二,把你们的拿手菜都上一道。送到这里就可以了。”天逸收回目光,转头看向跟在身后的小二。

    “是,客官。稍等会,马上就来。”小二笑呵呵的应承道,然后转身就跑出了房间。

    天逸走到房间中央的圆桌前坐下,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冷面男子。脸色一垮,无奈的道:“冷面,这不是在组织里。你不用冷着脸,不过这名字还真是没给你白起,实在太符合你了,坐下一会一起吃饭。”

    被称为冷面的男子,嘴角微微一抽。冷面坐到了天逸的身边,不过那张脸依然没有任何的变化还是很冷漠。云七掩唇轻轻一笑,这两个人一到一起。天逸就要逗逗冷面,而冷面的性子比较冷又不太爱说话。所以每次吃亏的总是冷面。

    房门被推开,小二端着托盘走了进来。脸上依然带着灿烂的笑,将饭菜都摆到了圆桌上:“这些都是我们客栈的招牌菜,客观慢用。”

    说完小二就推出了房间,随手将房门关上了。小二离开以后,三人便围坐在了圆桌前。看着桌子上饭菜,都食指大动。毕竟这一路上她们都没有迟到过热腾腾的饭菜,现在好不容易能吃到了。没一会桌子上的饭菜就见了底,若是让别人看到了一定会吃惊。这是有多少天没有吃过饭菜了,满桌子的狼藉。

    吃饱了后,云七伸了伸懒腰就将两人撵了出去。让小二为她准备了热水,沐浴后就躺倒了床上。想着很快就能再见到小姐,嘴角就不自觉的微微扬起。连日来的赶路让她前所未有的感觉疲惫,在泡过澡后困意瞬间就涌了上来。很快,人就沉沉的睡着了。

    漆黑的夜空中,一轮明月高高的悬挂起来。皎洁的月亮散发着柔和的光晕,清冷的月光笼罩着安静的客栈。三道鬼鬼祟祟的身影悄无声息的溜进客栈的后院,因为这个时间所有人都进入了梦香。所以并没有发现有人偷偷的溜了进来,三人来到后院的一颗大树下。

    “老大,你确定他们就住在二楼靠最左边的房间吗?”其中一名男子,看向三人中最高的人说道。

    “我说在二楼靠最左边的房间就是最左边的房间,你连老大我的话都给敢质疑。”一抬手狠狠的敲在了说话的男子头上,被称作老大的人就是白天大厅中那个长相猥琐的男子。男子眼露凶光,狠狠的瞪了一眼男子。

    “老大,我错了。”男子揉了揉被打痛的头,心里有些抱怨但面上却带着讨好。

    “哼,再敢质疑我的话。下次,我就打爆你的头。”猥琐男子冷哼一声,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的两人:“我们走!”

    三人放轻脚步,悄无声息的潜到了客栈的二楼来到了二楼最靠左边的房间。从怀里掏出一个长长的管状物,捅破了门上的薄纸冲着里面轻轻吹了一下。

    云七正睡的香甜,突然问道一股异香。紧闭的双眸猛然睁开,立刻闭吸。她知道这是什么,有人在房间里用了*香。可以让人陷入沉睡的香,不过这香气到时很少。只是让人睡的比正常的时候更沉而已,不会危害到人的生命。

    云七没有动,她到要看看是什么人竟然对她用*香。云七微微侧过身子,脸朝着床里面躺着。清澈的眸子在漆黑的房间中闲的更加的明亮,吱呀一声房门被人从外面轻轻的推开。云七嘴角微微勾起,一抹诡异的笑浮现在她红润的唇边。

    猥琐男子小心的将房门打开,看了一眼房间发现躺在床榻上的人没有任何动作,心里才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手里的管子,这*香还真是好用。也放大了胆子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看到圆桌上的几个包裹眼睛一亮。

    快步跑了过去,圆桌上的几个包袱都是用上好的布匹包着。这里面肯定放着值钱的东西,回头看了一眼还愣在房门口的两人。

    “你们两个呆子,还不给我快点过来在那发什么呆呢。”猥琐男子凶神恶煞的冲着两人喊道,好似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大了。眼睛瞟了一眼床榻上的人发现她没有动作,狠狠的瞪了一眼两人。

    那两个还发呆的人被这一吼立刻回过神来,连忙跑过去帮着老大翻看包袱寻找他们要的钱袋。三人正在那里翻着包袱,完全没有注意到床榻上的人已经坐了起来,正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

    天逸和冷面因为都和云七的房间挨着,刚刚那猥琐男子的声音已经将两人给惊醒了。天逸眉头一皱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下床往云七的房间的赶去,到了房门口正好碰到同样赶来的冷面。见到房门敞开着,两人对看一眼。抽出手中的长剑,轻声的走进了房间。

    进了房间就看到云七坐在床榻上看着桌子前的三人在那里翻着包袱,两人微微一愣刚要出声就看到云冲着两人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虽然不知道她有什么目的,不过天逸和冷面还是按照她的指示没有出声。悄悄的走到了她了身边坐在床边,陪着她看三人在那里表演翻包袱。

    三人将所有的包袱都翻了一遍,都没有发现自己想要找的钱袋。三人对看一眼,眼中带着不可置信。又不死心的再次翻看了一遍,依然没有找到钱袋。

    “我靠,我明明看到他们拿出一锭金子的。怎么会没有,难道他们就只有那一锭金子?”猥琐男子将拿在手中小拨浪鼓放到桌子上,眼中带着不敢置信。看着身边的两人,上去给了一个拳。

    “老大,你干嘛又打我?”之前被打的男子,再次被打了一次。揉着有些发肿的脸颊。眼中布满的委屈,靠!他说话挨揍,不说话还是挨揍。这还让不让人活了,老大真是越来越暴力了。

    “老子想打你就打你,你有意见吗?”猥琐男子双眼一瞪,凶神恶煞的哟呵了一声。随后伸出粗糙的大手抚摸着自己的小巴,喃喃自语:“嗯,他知道痛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老子特妈的被耍了,这包袱里毛都没有。”

    男子听到他的话更加的委屈起来,老大怎么可以这个样子。他想知道这是真是假,不会打一下自己吗。三人的举动和对话早已经落入了云七等人的眼中,天逸早在那个猥琐的男子抬手打身边的男子时就忍不住要笑出来、

    现在他算是看明白了,这三人肯定是白天看到他们拿出了一锭金子。晚上特意来偷东西的小偷,不过这三个小偷也太奇葩了。天逸忍着笑意,眼角留下一滴泪。可见他忍着这笑是有多么的辛苦,云七也是一样。只有冷面依然一脸的淡漠,只是他嘴角的抽搐出卖了他。

    天逸看着三人最后终于没忍住,笑了出来。听到身后传来的大小声,猥琐男子微微一愣。大声呵斥:“谁,给老子出来。”

    云七听到猥琐男子对着空气大声呵斥,终于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冷面这次不只是嘴角抽搐,就连眼角也狠狠的跳了几下。

    猥琐男子听到女人的笑声,微微一愣。到是他身边的那个男子轻轻的拽了一下他的袖子,猥琐男子皱眉看了一眼那个男子。

    “你是不是还想挨揍,你拽老子干什么。”

    男子脸上露出惊恐,立刻收回了手,指了指猥琐男子的身后。猥琐男子顺着她的目光往后看去,当看到坐在床榻上的三人时。脸色顿时一变,狠狠得瞪了一眼身边的男子。

    “他们什么时候来的,你竟然不告诉老子,你找揍啊。”抬手又给找着男子的头狠狠的敲了一下,转头看向已经笑趴下的两人和一个冷着脸站在一边的男子。轻轻的咳嗽了一声,颇为尴尬的说道:“如果,我说我是走错房间了你们会信吗?”

    云七收起笑,靠在天逸的身上黛眉微微一挑。看向一脸尴尬的猥琐男子,声音中还压抑着笑意。

    “你说呢,你以为我们会相信你吗?”

    站在猥琐男子身边的那个男子用一种看白痴的眼光看着他,老大这找的理由也太烂了。就连三岁的小孩都不会信好不好。有谁会半夜三更的走错房间,然后还在房间里将包袱都给翻乱了。

    冷面嘴角一抽,走到窗边拿出火折子点燃房间中的烛火。刹那间原本漆黑的房间,瞬间就变亮了。猥琐男子看着三人,微微一愣。为何那两个人和白天看到的不一样。此时的女子容貌虽然称不上倾国倾城,但也可以称得上美人了。而拥着他的男子却俊美非凡,若不是那个冷面的男子站在那。他都会以为,自己走错了房间。

    “好吧,我承认我们是来偷你们的钱袋的。”猥琐男子心一横,反正已经被逮个正着索性也不做无谓的挣扎:“被你们发现了,就随便你们处置吧。大不了就是一条命而已。”

    站在猥琐男子身边两名男子微微一愣,惊讶的望向自己的老大。他竟然不做反抗,就这么任由人家处置了。

    “收起你们俩那白痴的目光。”这两个白痴没看到站在一旁的那个冷面人吗,一看就是他们对付不了的人。

    云七上下打量了一下猥琐男子,虽然他长的是有些猥琐。不过却是一个很有直至知名的人,虽然有些二。

    “你叫什么名字?”

    听到女子清脆的声音带着一丝丝的威严,猥琐男子本能回答道:“我叫杜一,他们两个一个杜二一个杜三。”说完将另外两人的名字也报了出来,等说完才发现自己竟然听了一个女子的话。

    “很好,你们偷东西也不过是为了钱。若是你们愿意,可愿意跟在我身边。”云七收起嘴角的笑意,淡淡的看向呆住的三人。她也不知道为何会想要收服他们,但既然她想那便这样做了。

    “好,我们愿意效忠你。”猥琐男子微微一愣,很快的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这个年轻的女子,不知为何就是相信跟着她以后一定会有所成就。

    “好,那你们以后就跟在我身边。”云七眸子微微一眯,冷芒从眼中迸射而出:“不过,若是让我知道你们背叛我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看着女子冰冷的眼神,三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想也不想的,一口同声喊道:“誓死效忠主子。”

    云七收起眼中的冷芒,满意的点点头。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嫡女悍妃》

    一纸密诏,活人殉葬,姐替妹嫁,嫡长女命丧庶母之手。

    ☆她是世界排名第一的赏金猎人,腹黑狡诈,彪悍至极!

    她是大秦国出名的帝京第一丑女,胆小懦弱,身无长处!

    一朝穿越,三尺薄棺,土埋半截,丑女重生,鬼神退避!

    ☆她是他冥婚陪葬的妻,这荒唐阴婚却是阴谋勾结下的产物,而她只是个权力倾轧的无辜牺牲品!

    他是她朝思暮想恨入骨髓的未婚夫,若不是他毁了约定将婚约一事公诸于众,她也不会再一次被那皇后惦记上!

    此仇不报非女子!

    ☆她笑意和善实则彪悍狂妄,他温柔似水实则睚眦必报,

    她柔弱内敛实则腹黑隐忍,他单纯弱小实则心狠手辣,

    P:本文1V1,宠文无误会,男强女强同虐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溺宠毒医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琉璃时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琉璃时月并收藏溺宠毒医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