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溺宠毒医王妃 > 151 太子妃烙雪

151 太子妃烙雪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艾金站在天尘的身边,冷眼看着那群人消失的方向。转眸望向脸色已经恢复如常的女子,心里微微一笑。她这性子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还是她认识的那个暮吟。迈步上前,伸手拉住她。

    “宫里住的还习惯吗,若是不习惯就和皇上说一声搬来尘王府吧。”原本就打算让他们住在这里,但是发生中毒事件一下子就将这件事给忘记了。

    “这个就不用了,反正我和清也快离开了。这次来也是为了参加两个孩子的满月酒,顺便来看看你。”暮吟收起眼中冰凉的神色,嘴角勾起浅笑。而且她这次来,也正好将小熙儿带回去。他这一走,也有一段时间。父皇每天都挂记着他,也是该将他带回去了。

    “义妹,你们先聊着。明日我就离开了,先回去收拾东西。”夜寒走上前去,眼中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打断了两个女子的谈话。

    “那好,义兄你就先回去吧。明天一早,我会亲自送你。”艾金转头看向夜寒,点点头。

    夜寒点点头,便带着顾风荷柳之源离开。顾风和柳之源经过暮吟身边时,都深深的看了一眼她。刚刚她表现出来的狠辣,深深的震撼了他们的心。世上竟然有如此狠辣的女子,不过他们却一点都不同情那个玄曦公主,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烙炎望着几人离开的方向,转眸又看了看艾金和那名女子。嘴角微微一勾,这里似乎他就是多余的人。迈着懒散的步子,嘴边露出一抹慵懒的笑。

    “艾金,既然大家都离开了。那我也不多做打扰了,我先回去了。”

    艾金望向这个邪魅的俊美男子点点头,没有多做挽留。在她的心里依然是能与他少做接触就少做接触,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烙炎眼中始终点着淡淡的笑意,冲着身边的几人点点头便离开了几人的视线。

    没有了外人的打扰,艾金一把拉住暮吟的手就往自己的院子走。被丢下的两个男人互相看了一眼,眼中都带着宠溺跟在了两个女子的身后。而在这一路上,俨然这两个男子已经成为了朋友。听到身后两名男子侃侃而谈,艾金红润的唇瓣勾出一抹淡淡的弧度。

    很快四人就到了艾金的房间,房间里云七几人还在逗着两个小东西玩。时不时就能听到两个孩子清脆的笑声,艾金的星眸中一片柔和的光泽。

    “这两个小家伙,可比小熙儿小时候可爱多了。”暮吟走到床边,低头看向床上两个被包在襁褓中的孩子。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滴溜溜的乱转。心里不禁柔软起来,将一只手指放到了两个小奶娃的小手中。

    “小熙儿也很喜欢小弟弟和小妹妹。”小熙儿小小的身体在天尘的怀中挣扎着想要下地,天尘无奈的一笑。弯下身子将他放到了地上。

    小熙儿刚刚站稳脚,就往床边跑去。身体靠在床沿上,黑宝石般的大眼睛看着两个小奶娃。当看到其中的小女娃冲着他可爱的笑时,心里涌出一片喜悦。伸出小手,摸了摸小女娃柔嫩的小脸颊。引来小女娃,一阵清脆的笑声。

    “干娘,小熙儿好喜欢小妹妹。长大以后,我要娶她当我的娘子。”小人眼中闪烁着耀眼的光亮,大眼睛一直紧紧盯着床上的小女娃看。

    艾金听到他的话,微微一笑。看来她的女儿还真是一个抢手货,元媚儿那厮也要她家闺女当她的儿媳。艾金没什么反对的,到是一旁的天尘俊脸微微一变。

    “小熙儿,虽然我很喜欢你。但是你还这么小,就想把我闺女拐跑。那可是不行的,而且你知道娶娘子是代表着什么吗?”天尘眯起紫眸看向一脸认真的小人,这小家伙竟然想将他的女儿拐跑。那怎么行,凤国离天岚这么远。若自己女儿真的嫁过去了,自己要见一次该有多难啊。不行,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干爹,小熙儿当然知道娶娘子是什么意思。”小熙儿不舍的将视线从小女娃漂亮的小脸上移开,转头望向一身白衣的俊美男子:“就像爹爹娶娘亲,干爹娶干娘一样。以后就可以一辈子都在一起,呵护她宠着她。”

    天尘微微一愣,看着一脸认真的小人。突然竟不知道说什么了,转头看了一眼偷笑的绝美女子。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想到他竟然被一个小孩子给说的哑口无言。

    “好吧,即使你知道是什么意思。但现在你还小,不是想这些事的时候。”天尘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紫眸中划过一道光芒:“你这么喜欢我家小千儿,那你可要成为这世上最优秀的男子。毕竟我的女儿,是要嫁给这世上最优秀的男子的。”

    听到天尘的话,艾金嘴角微微一抽。这妖孽果然还是一样的腹黑,转头看来一眼认真思考的小人。无语的望了望天,这两人真是有够无聊的。现在小千儿不过还是一个小奶娃而已,等她长大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好,一言为定。”小熙儿黑宝石般的大眼睛滴溜溜一转,嘿嘿一笑:“等我成为这世上最优秀的男子,干爹就要将小姿千嫁给我。”

    说完不给天尘说话的机会,又转头看向床榻上漂亮的小女娃:“小姿千,你长大以后要嫁给熙哥哥哦。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

    听到小熙儿的自言自语,天尘脸瞬间黑了下来。艾金则惊讶的看向小熙儿,没想到小熙儿这么小的年纪就这般腹黑,明知道小千儿根本无法回答他的话。转头看向自己这一生的挚友,发现她眼中的骄傲。嘴角微微一抽,看来小熙儿这腹黑都是跟她学的。

    “不愧是我儿子,这么小就知道往自家拐人了。”暮吟抬手抚摸着光洁的下巴,黑眸中带着一抹骄傲。她早在看到那漂亮的小女娃时,就想将她拐回家了。没想自己的儿子,竟然会比自己快了一步。

    凤清站在暮吟的身旁,伸手将她揽入自己的怀中。嘴边噙着无奈的笑,眼中却是满满的宠溺。只要她高兴,就算是用抢的他也会为她将这小女娃给抢来。

    天尘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这小熙儿还真是个小腹黑。自家闺女就这么被他给定了下来,突然脑海中想起元媚儿家两个小怪胎。嘴角微微一勾,反正现在他们都还小。等长大了,还不一定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呢。

    巧欣和玲珑将桌子上的茶壶拿了出去,片刻后拿回一壶刚刚沏好的茶水。为暮吟等人斟茶,随后就退到了后面等着伺候。

    天尘拥着艾金走到房间中的贵妃椅上坐下,伸手将她揽入了怀中。艾金也没有挣扎,慵懒的靠在他坚实的胸膛上。

    “对于过段时间的人才选拔赛的举办权,你们有什么想法。”接过天尘递过来的茶杯,放到红润的唇边吹散漂浮在被扣的热气。

    “这举办权凤国没有什么兴趣,今年凤国连推迟半年的人才选拔大会都只有我们两人参加。”凤清拉着暮吟柔软的小手,走到靠窗边的椅子上坐下。对于那什么人才选拔大比,他根本就一点兴趣都没有。而对于另外一片大陆,跟他又有什么关系。他要的只不过是和自己心爱之人相伴一生而已,只要身边有她足矣。

    “小金金,你放心。这次的举办权,一定会是你们天岚国拿到。”暮吟嘴角微微一扬,她虽然不知道她为何想要得到这次的举办权。不过既然是她想得到的,那她一定会想尽办法帮她。他们凤国放弃,就只剩下玄冥与蓝冰国了。

    而经过她暗中调查得知,蓝冰国现在的大权都已经掌控在了那个寒王的手中。今天她可是从那个寒王的眼中看出他对小金金的情意,想必他也不会与她争夺这举办权。那就只剩下一个玄冥国了,而这玄冥国也折腾不出什么风浪。

    艾金点点头,只要凤国争夺这次的举办权。那这次的举办权就一定会落在她的手中,她知道夜寒对蓝冰皇室的痛恨。即便他现在将整个蓝冰国的大权掌控在手中,他也不会让它壮大起来。不然,他也不会将蓝冰那几个繁华的城池送给她了。至于玄冥,星眸中划过一道寒芒。若是他们的皇上能看清实局,不来招惹她最好。否则…。

    “小姐…”

    云七的声音将艾金从自己的思绪中拉了出来,微微挑眉望向面容秀美的女子。

    “小姐,那个烙炎时烙家的少主。家主爷爷和几个长老对他的评价都是这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会不折手段心狠手辣之人。”云七的眼中染上了一抹担忧,若是那个人对小姐下手该怎么办。现在的小姐,还没有足够的势力与烙家对抗。看来,她要加快自己的脚步了。在小姐去往另一片大陆时,将云家的权利都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他果然是烙家的人。”星眸微微一闪,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只是她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是烙家的少主这般尊贵的身份。那她接近她的目的又是什么,难道真的是烙家与秦家暗中合作了。

    天尘与艾金对看一眼,从彼此眼中都看出了一抹凝重。若这两家联手,那圣灵山的情况一定不会乐观。而这人才选拔大会的推迟,这其中肯定也是有着什么阴谋。星眸望向窗外湛蓝的天空,这边的事情要加快解决了。那就趁着这次举办权争夺的时候,一起都解决了吧。

    玄曦幽幽的转醒,目光望向熟悉的景物。当看到眼中带着担忧的香伶时,才想起午饭后在湖边发生的事情。漂亮的小脸微微一沉,黑眸中充满了深沉的恨意。抬起手望向自己被斩断了一个指节的手指,眼中是满满的恨意。她绝对不放过那个女人,都是因为她还得自己变成现在的样子。

    “来人。”冰冷的声音从她的口中传出,仿佛是千年的寒冰一般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房门被打开,两名护卫从外面跑了过来。单膝跪在地上,抱拳恭敬的说道:“公主有何吩咐。”

    “你去往宫里传话,就是今日本公主接到父皇的信件。让我回去准备过段时间的人才选拔大会举办权的事。明日我就动身回国。”玄曦漂亮的黑眸恢复了平静,声音中听不出任何的情绪。可是越是这样,让两个侍卫越是害怕,背后已经被冷汗打湿。今天的公主太过于反常,若是平时早就狠狠的将房间中东西都摔了来泄恨。

    “是,公主。”两人齐声的回答,随后就离开了房间。

    “公主…”香伶看向面容平静的玄曦,心里划过一抹愕然。感觉她哪里变了,又似乎没有变。

    “今日她带给我的,他日我要加倍的还回去。”握紧粉拳,玄曦咬紧牙关将心里的怒火压下。等她回国后,一定要将他们如此对待自己的事情都告诉给父皇。依父皇疼爱她的程度,一定会为她出了这口恶气。

    香伶看着女子因为仇恨而有些扭曲的脸庞,心里冷冷一笑。女人的嫉妒和仇恨真是可怕,只是她却忘记了自己也是如此。因为嫉妒和仇恨,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云七是在玄曦离开的第二天才起身回云家,艾金站在王府前眼中带着不舍的看着云七。只不过短短的相聚几日,便又要分开了。巧欣从艾金的身后走了过来,将手中的盒子递给了云七。

    “这是小姐昨日炼制的一些药丸,上面都写了有什么作用。你带在身边,以防不时之需。”

    云七接过那个精致的盒子,冲着巧欣点点头。转眸望向阳光下那个绝美的女子,清澈的眼中带着不舍。

    “小姐,我在云家等着你前来。”

    艾金嘴角噙着淡淡的笑,点点头。云家,她很快就会过去。她同样也相信,那个时候的云七一定也已经将云家都掌控在了手中。云七和天逸再次深深的看了一样,那两个并肩而站的绝世之人头也不回的上了已经准备好的马车。只是与来时不同的是多了三个人,而这三个人便是那晚想要偷他们钱的三人。

    一直到马车消失在了自己视线中,艾金才收回目光。天尘低头看向眼中带着不舍的女子,轻柔的声音从薄唇中传出。

    “娘子,我们该去见一个朋友了。”

    听到头上传来的低柔声音,艾金抬起头看向天尘。所有人都离开了王府,还要见什么朋友。

    “走吧,去了就知道了。”看出艾金眼中的疑惑,天尘伸手揉了揉她的头。拉起她的小手,就往王府的里院走去。

    刚刚迈进两人的院子,就看到院子中那抹立在大手下的欣长身影。阳光下,男子一袭墨色长袍。将他修长的身姿衬托的越发的欣长起来,俊美的脸上带着优雅迷人的浅笑。迷人的黑眸在两人刚迈进院子就投向了他们。

    男子迈着优雅的步子,不紧不慢的走到了天尘的身边。微微弯下身子,行了一个标准的宫廷礼。

    “属下圣灵山左护法之子木允,参见少主和少夫人。”

    听到男子的称呼,艾金微微一愣。怎么都没想到这个一身贵气逼人的男子,竟然会是圣灵山的人。而那右护法是向着老圣主的一党中的人,看来这男子是得到了老圣主的命令前来帮助他们的。

    “起来吧,木允。你不需要向我行礼,这里不是圣灵山。”天尘微微一笑。挥挥手让男子站直身子。

    木允站直身体,目光投向两人。优雅的一笑:“少主与少夫人,秦家已经派人前来这片大陆。”

    “我知道,跟在寒王身边的那个女子就是秦静吧。只是不知道这秦静的身份,在秦家又是什么样的地位。”艾金抬步走到一旁的摇椅上坐了下来,慵懒的将身体靠在了摇椅的椅背上。

    “秦静是秦家现在家主的嫡系小姐,而这次秦家主派她来的目的是除掉少夫人。他们觉得将少夫人除掉以后,对少主会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到时,他们对付少主就简单了。”木允走到属下,身体靠在了树干上。迷人的黑眸中浮出一抹讽刺,那些人太过于愚蠢。

    “除掉我?”眉头微微挑起,星眸中露出一抹冷笑:“不过是一个秦静而已,他们是太看得起自己还是太小看我了。”

    “自然是他们太看得起自己了,已经一个小小的秦静就能除掉我的娘子。”天尘紫眸中闪过一道冷芒,秦家的老东西竟然想对她动手。他绝对会让他们生不如死,这就是想要对她动手的结果。

    “两个孩子中毒的事情,想必就是出至秦静之手。我知道少夫人已经找到了解毒的办法,不过对外少夫人还是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给他人。免得秦家的人会故技重施,再次对两个孩子出手。”木允嘴角始终噙着一抹优雅的笑,声音如同一汪清泉一般。

    艾金点点头,她自然是明白这些道理。而且她也没想把这件事告诉给任何人,就让他们以为这两个孩子身上的毒没有办法解了。而这件事也正如艾金所想的那样,在天岚国甚至是其他三国传开。尘王与尘王妃的两个孩子,因为中了一种特殊的毒。若是找不到解毒的办法,这两人恐怕活不了多久。

    而尘王妃亦是整日以泪洗面,整个人都憔悴了很多。听到这则消息,有人为尘王妃难过,自然就有人开心了。两个孩子解药已经有了着落的事情,只有天岚国的皇上与太后知道。而皇上天浦元及力的配合两人,竟然贴出皇榜能够为两个孩子解毒则赏赐黄金万两。而这一举动,更是让所有人都想你想你了,那两个孩子的毒是非常难解的。

    艾金躺在书房中的贵妃椅上,慵懒的如同一只猫儿一般。听着梅将手中的势力做汇报,这段时间她一直都没有闲着将手中的势力都整理了一番。

    “主子嫁妆的那几个废弃的城池,我们都已经将里面的人都收服了。而我们的人也都住进了城中,就等着主子有空时亲自去一趟。”梅站在艾金的前面,淡淡的开口:“而魔窟的人也前来与兰接洽了一下,把魔窟目前的势力与人员全部告诉给了兰。”

    “很好,不过现在手中的势力比较杂。加上我原本的势力浣纱宫,那就统一到一起叫凤楼。你们自己选出八个楼主,自己选择一些人到手下。这八个楼里,分别负责暗杀、商业、打探消息还有各国朝堂上之人。”星眸微微一转,接着说道:“选出一批精英,将他们安排到另外一片大陆。半年后,我会去往另外一片大陆。我希望那时,他们能够在那里创建一个凤楼。”

    梅微微一愣,没想过主子会将势力延伸要另外一片大陆上。但很快就释然了,响起以前主子留下的话。这个女子会带着他们走向另一个高度,也许真的可以在另外一片大陆上将他们的势力发扬光大。让所有人都听到凤楼,而忌惮三分。想到这,就算是心性淡泊的她也有一些激动。

    接着将手中的一些势力,与其中人员的一些资料都告诉了艾金。等梅将整理好的所有势力都报告完,已经将近半晚时分了。梅离开以后,艾金伸了个懒腰。从贵妃椅上站起来,离开了书房。

    而这时正好天尘也从皇宫回来了,这段时间因为人才选拔大会举办权大比之事整个天岚国都格外的忙。再加上皇上要为太子亲自玄太子妃的事情,天尘原本并不想参与其中。但想到太子对自家娘子的心思,便决定参与其中为他找一名太子妃。既然她窥视他的妻子,那他当然要为太子选一位合适的太子妃。

    刚踏进院子,就看到那抹纤细的身影从书房中走出。天尘放轻脚步,从后面轻轻的抱着艾金。将下巴抵在了她的头顶,闻着幽幽的发香嘴角勾起一抹满足的笑。这一天的疲惫,在这一刻竟然奇迹般的消失的无影无踪。

    “回来了,累不累。”艾金本能的想要挥出一拳,但问到那熟悉的气息。手便放了下来,整个人任由天尘抱在怀中。

    “不累,见到娘子就不觉得累了。”天尘放开艾金,拉起她的手往两人的房间走去。

    “明日便是皇上为太子选太子妃的日子了,不知道可有了一些目标?”艾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她也是后来才知道是皇宫亲自去跟皇上说要为太子选太子妃的。想必她是想选一位可以帮到太子的女子吧,这样能让太子身后的势力更上一层楼而保住太子的位置。只是这如意算盘,恐怖她是要落空了。

    既然她知道了这事,怎么会让她如愿呢。不管她最后选了哪家的小姐为太子妃,她都会有办法将那女子的家族弄垮。不要怪她心狠,谁让是皇后先对她动了杀心。她不是什么好人,一旦对方对她动了杀心,那么她必须在她动手之前将她除去。

    说话间两人已经进了房间,房间中巧欣和玲珑刚将两个小家伙给哄睡。见两人进来,连忙站起身走向两人。

    “小姐,王爷。两个小家伙刚刚睡了,我和玲珑先去给你们弄晚饭。”说完就要拉着玲珑来开房间。

    “巧欣你忘记了,现在这一日三餐的事情都交给了木允。”玲珑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现在他们平时就都在陪着两个小家伙。就怕小姐的药丸,压制不住那毒药。让两个小家伙再受折磨,而且也防止别人在对他们下手。

    “啊,我忘记了。”巧欣吐了吐舌头,以前都是她与玲珑准备一日三餐。现在突然换人,她有些不习惯而已。

    “你们两个带着这两个小家伙一天也够累了,就先下去休息吧。等晚饭的时候,我叫你们出来吃饭。”艾金冲着两人温柔的一笑,看着两人眉宇间的疲惫。

    玲珑和巧欣点点头,便退出了房间。房间中安静下来,就剩下了天尘和艾金两人。艾金走到摇床前,看着里面睡的香甜的小奶娃。玩下身子,在两个孩子娇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天尘走到艾金的身边,伸手揽住她纤细的肩膀。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温情的笑。等到将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他便与她一起住到净月别院去。

    太子选太子妃在天岚国是一件大事,这一日皇宫中都透着一股喜庆的气氛。皇后穿着一身华丽的宫装,面容上的妆扮很是精致。将她娇媚的五官衬托的越发的艳丽逼人,端坐在大殿之上一股母仪天下的气质悄然而出。

    朱偷看向皇后的眼中带着一抹骄傲,这是他的女儿。是他的骄傲,也是他们丞相府的骄傲。眸子微微一转,望向坐在皇后右下方的太子天锦。一身白衣的天锦端坐在座位上,俊美的面庞少了平时的玩略气质。多了一抹成熟与冷漠,不过这样的他却给人一种气势非凡的感觉。太子如此大的变化,众人眼中都出现了惊讶的神色。

    正在众人惊讶于太子的变化时,大殿外传来一道尖细的声音。

    “皇上驾到,太后驾到。”

    大殿门口,一道明黄色的身影缓缓的走了进来。身边还跟着一身华丽宫庄,透着一股威严的太后。两人慢慢的走进大殿,在众人的瞩目下走到了大殿的主位上。整个大殿都安静异常,等着皇上开口宣布选太子妃。

    原本选太子妃并不需要这样大的排场,但不知道为何皇上竟然会如此做。而皇上这一举动足以证明他对太子的重视,现在竟然连太后都亲自来了。那些中立的大臣心里更加的疑惑,皇上心里到底更属意哪个皇子来继承自己的皇位。

    天浦元坐在龙椅上,眼中带着笑意的看着下面的人。嘴角微微一勾,拂了拂衣袖。目光环视了一圈众人,淡淡的开口。

    “今日朕与皇后亲自为太子选太子妃,现在可以传在外等候的女子进殿了。”

    在皇上的一声令下,来竞选太子妃的女子一个一个的被传唤了进来。皇上和皇后仔细的赛选,天浦元的目光望向一直坐在下面的天锦。见他面色淡漠,仿佛此事与他无关一样。心里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自从上次那件事情。他也看出来,太子对无双的有着不一样的感情。不然不会连性命都不顾,去救她。只是看着天尘与无双两人的感情那般的好,根本就不会有其他人插足的余地。

    这注定锦儿会受伤,都是他的儿子都遗传到了他的专情。所以他也是想借这次选太子妃,为他选一个不错的女子为妻。目光从天锦的身上移开,这段时间他的改变他都看在眼中。心里也为他的改变感到欣慰,若是将天岚交到他们的手中他也可以放心了。至于兰贵妃的那个皇子,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而这一切,都是被她给宠出来的。

    天锦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眼中带着冷漠望着一个一个走进来的女子。这些女子亦不缺乏貌美无双的,却完全入不了他的眼。只因为他的心中早已经被那个绝色的女子占据,其他人再优秀也如不了他的眼。而他答应选太子妃,也不过是为了保住太子的位子。等到以后登基,将她从他的身边夺来而已。

    狭长的凤眸抬起,望向对面的红衣女子。一抹占有欲从他眼中一闪而过,快的让所有人都没有察觉。端起桌子上的酒樽,抿了一口。

    皇后坐在上面,见太子根本就不将这次的选太子妃放在心上。那些女子,他不过淡淡的扫了一眼便收回视线。心里不禁有些着急,虽然她听说那两个孩子中毒的事情。但并不保准,那两个孩子就一定会死。而且她看无双似乎也没有那么憔悴,虽然看起来是比往日沉默了很多。

    艾金靠在天尘的身上,感受到皇后投身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她来这里不过是让所有人都亲眼看到她因为两个孩子中毒的事情而改变的样子。顺便瞧瞧太子选的太子妃又是哪家的姑娘,好为以后做些准备。

    此时大殿上走来一名女子,女子身穿一身红色长裙。头发简单的用一个玉簪挽起,粉黛未施的容颜让人眼前一亮。肤如凝脂,眉如远黛。唇不点而赤,风姿卓越。女子迈着莲步缓缓前行,完全无视掉四周投射在身上的目光。嘴角带着自信的微笑,黑眸中带着一抹光亮烨烨生辉。

    天锦原本低着的头微微抬起,看向那抹红色的身影。有一瞬间的愣神,不过很快的就回过神。这个女子让他有一瞬间将她与她重合起来,心里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目光望向大殿之下的红衣女子,她似乎和其他的女子有些不同。那双黑眸中不带着任何的怯意,反而带着一抹自信的光芒。嘴角微微一勾,若是选择这个女子为太子妃似乎也不错。

    站在两旁的大臣在见到女子之时,都和太子有着同一种想法。这个女子和尘王妃的气质竟有几分的相似,只是这女子并不是他们任何一个大臣家的女儿。他们都不曾纪见过她,若是见过谁都不会忘记这样的一名女子。

    皇后在看到女子时,眼中划过一抹光亮。而看到天锦在见到这女子时,明显与刚才不同似乎提起了一丝的兴趣。

    “你是哪家的小姐,我似乎没有见过你。”皇后扬起一抹端庄和蔼的笑,若是这女子的身份可以帮到锦儿。那这太子妃之位,就属于她了。

    女子缓缓的行了一个礼,轻启红唇:“回皇后的话,民女名为烙雪,是烙家的旁系小姐。”

    女子的话一出,顿时大殿上传来一片的唏嘘声。烙家那可是那片大路上的人,他们为何会来参加这选太子妃。尽管此女子只是烙家的旁系小姐,但这身份也比一国的公主要高上几分。

    艾金微微眯起眼睛,烙家的人。星眸扫向那红衣女子,在忘见女子眉心那个红色火焰纹身时,心里已经确定这女子真的是烙家之人。只是她心里同样也有着疑问,烙家为何会来这里参加选太子妃的事。感觉到手心传来的温度,艾金抬起头看向握紧自己双手的男子。微微一笑,不管怎么样在离开前她都会将丞相一党连根拔除。

    “烙雪这等尊贵的身份当锦儿的太子妃,实在是太适合不过了。”皇后在听到女子身份时,眼中的笑意更浓。转头看向坐在一旁的皇上,开口道:“皇上,你觉得呢?”

    “嗯,朕也这么觉得。不过既然是为锦儿选太子妃,自然要问他自己的意见。”天浦元并不想让烙雪成为太子妃,一是她一旦成为太子妃丞相一党的势力就会更加的壮大,另外一个就是他心里也存了一个和艾金一样的疑问。

    众人从震惊中回过神,将目光都投向了太子天锦身上。想必太子一定不会放弃这样一个身份尊贵的太子妃,这样对他太子之位可是有很大的帮助。

    天锦将目光望向对面两个相拥的人身上,而那两人仿佛没有发现一样。自顾自的喝着手中的酒,收回目光。天锦望向大殿上,安静站在那里的红衣女子。

    “选太子妃之事,儿臣全凭母后做主。”天锦收回目光,微微低下眼帘挡住了眼中的神色。

    “好,那本宫就为替太子选烙雪为太子妃。”心里一喜,皇后连忙开口。随后转头看向皇上,开口询问:“皇上,你觉得可以吗?”

    “既然太子将决定权给了皇后,自然由皇后做主此事。”天浦元心里纵然有一万个不愿意,但现在他也不得不答应下来。扫视了一眼大殿上的人,淡淡的开口:“那朕就宣布,太子妃的人选就是烙家的烙雪。”

    烙雪站在大殿上,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少主交代给她的任务她已经顺利的完成了,黑眸望向以后会成为自己夫君的男子。刚刚她一直都没有仔细打量,现在一看也是一个俊美非凡的男子。心里稍微放下了下来,毕竟在烙家一个旁系的小姐是没有任何地位的。到不如在这里,做一个高高在上的太子妃。

    这也是为什么她愿意跟着少主来到这里的原因,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是在烙家从来没有感受到过的。这种虚荣感从此在她的心中,让她心里愈发的得意起来。不过她并没有忘记来之前,少主对她的提醒。

    纵然心里很得意,娇媚的容颜上依然带着淡淡的自信笑容。眼角余光看到一名同样身穿红色衣衫的女子,女子的容貌绝美。是她见过所有女人当中最美的,黑眸中闪过一抹嫉妒。到哪很快的就被她给掩盖了过去,没有任何人察觉到。

    太子妃的位置最后归于了烙雪,这一决定没有任何人有意见。不过也不敢有意见,无论是烙家还是丞相一家都不是他们能够惹的起的。所以最聪明的选择,那就是保持沉默。

    太子妃已经选了出来,大臣们也都纷纷的离开了大殿。烙雪则是被皇后留下了宫中,带回了自己的寝宫。

    艾金的目光望向离开的皇后和那个名为烙雪的女子,星眸中闪过一道冷芒。皇上走到艾金的身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朕也不想选这女子为太子妃,这样又为皇后拉拢去一个强悍的后盾。”

    “没关系,不管她拉到身边多少的后盾。这一次,我都不会放过丞相一党。”艾金微微勾起唇角,星眸闪烁着异样的光泽:“我并不认为,烙家会帮助丞相一党。”

    天浦元微微一愣,他并不明白她话中的意思。但也没有多问,看了一眼人都散了下去。眼中带着一抹担忧。

    “两个小家伙没事了吧。”

    “嗯,解药的药材还剩下一株也已经有了消息。很快,两个小家伙的毒就能解了。”艾金微微一笑,转头看向皇上和坐在椅子上的太后。

    太子妃已经选了出来,她和天尘也该回我王府了。有些事情还需要他们去准备,与太后和皇上道别后就离开了皇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溺宠毒医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琉璃时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琉璃时月并收藏溺宠毒医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