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溺宠毒医王妃 > 171 四方涌动,汇聚天岚

171 四方涌动,汇聚天岚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溺宠毒医王妃,171 四方涌动,汇聚天岚

    烈日高照,暖风吹过。舒悫鹉琻马车顶部的四周挂着的风铃,响起清脆的响声。马车不急不缓的行驶在林间的小路上,马车里艾金慵懒的靠在身边男子结实的胸膛上。手中里拿着一个精致的杯子,杯子中青绿色的液体如同碧玉一般晶莹。

    “小姐,大概还要几日才能到天岚。”玲珑伸手掀开马车的帘子,阳光透过帘子照入马车。打在人身上,暖暖的。

    艾金微微眯起双眸,享受着暖洋洋的阳光。让人忍不住的就有了一丝丝的懒散之意,打了一个哈欠。

    “嗯,这个速度就可以了。反正离太子大婚还要一段时间,不着急。”

    天尘低头看着慵懒如猫的女子,紫眸中溢满的了宠溺。修长的手指抚上那光洁的额头,将她额前细碎的墨发别到耳后。

    “就按照王妃说的,这个速度就可以了。”

    低醇如美酒一般的声音,让人忍不住的就沉迷在其中。

    “娘子,这个东西你准备做什么。”

    天尘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盒子里装着一块檀木雕刻的木牌。木牌的正面刻着一个特殊的图腾,似凤非凤。那双狭长的眸子,带着凌厉的气势。

    “这个…。”艾金接过天尘手中的木牌,眸子微微一沉带着一抹深思:“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今早梅说是在古宅中找到的。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我那个突然冒出来的神秘师叔留给我的。”

    天尘点点头,既然这东西是在古宅中发现的。定然就是那个神秘的面具男子的,留在那里应该是给自家娘子的东西。这东西给他的感觉,一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

    将手中的木牌抛给了天尘,艾金懒散的打了一个哈欠:“这个就放在你那里吧,雕刻的手工还不错。就当一个装饰品,挂在身上或者你那把剑上也是不错的。”

    说完便闭上的双眸,昨晚半夜去古宅赴约。回去后,没有睡多久就被玲珑他们叫了起来。此刻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让她染上了几分的睡意。调整了一下身体,找了一个最舒服的位置便沉沉的睡了下去。

    天尘拿着木牌,眼中带着几分无奈和几分宠溺。拿起一旁的披风,为沉睡的女子披上。尽管天气不冷,但是扔怕她睡着时着了凉。毕竟,她的身体才刚好没有多久。

    一路上,马车悠闲的行驶。马车中几人都闭目养神,朝着天岚的方向而去。

    天岚国,太子大婚举国欢庆。整个天岚城都陷入了一片欢庆中,尽管还要几日才是大婚。不过一些他国的世家,早早的就派人前来。所以在天岚城的各个客栈就已经人满为患了,而他国的来使都被皇上派人接进了皇宫安排了住处。

    天岚城最大的酒楼中,热闹非凡。一眼望去,竟然没有几张空桌。这可乐坏了四处服侍的小二,这人一多那他这个月的月钱级不会太少了。想到这,小二更加的勤奋起来。

    二楼的厢房内,两名俊美的男子坐在桌子前。一名身穿碧绿色长衫的俊美男子,手中端着青花瓷杯。酌了一口被子中的美酒,深邃的黑眸中带着一丝笑意。而他的身边则坐在一名身穿紫衣的美男,俊美的脸庞上带着一丝的阴柔却又不是阳刚。

    “紫,你说王爷和王妃什么时候回来啊。我们都从那边回来几日了,也不见王爷和王妃。”一身碧绿衣衫的俊美男子,眨巴了一下眼睛看向身边的紫衣美男。

    “绿你先想想等见了王爷,你要如何解释那件事吧。”紫衣美男慵懒的靠在椅背上,黑眸淡淡的撇了一眼那装可爱的男子。

    “喂,我说紫啊。好歹我们也一起共事这么多年了,你竟然如此的狠心。”绿眨巴着眼睛,噙着泪花可怜兮兮的看向那嘴角带着狭促笑意的紫衣美男。那样子看着就好像,紫衣美男对她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一般。

    紫衣美男憋憋嘴,无视那个装可怜的俊美男子。深邃的黑眸透过微微敞开的窗子,望向大街上一抹红色的身影。他们二人被主子从那边叫回来,就是专门负责暗中监视那个红衣美男。

    只见大街上,一身红衣的男子。一头墨发随意的披散在肩膀上,俊美的脸上带着一丝的妖媚。两眉间那艳红色的火焰纹身,在阳光的照耀下烨烨生辉。

    男子似乎在街道上随意的闲逛着,走到一个贩卖玉石的小摊前。男子停下了脚步,拿起一个通体血红的石头放在手心中把玩着。

    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没有什么可疑之处。突然从不远处走来一个灰衣男子,恭敬的在那红衣美男耳边说了什么。然后红衣美男,便跟着灰衣男子离开了原地。

    “别在那演戏了,走吧开工了。”紫收回目光,推了推身边还在演戏的某人。从怀中掏出一锭金子,放到了桌子上。

    一把抓住身边绿,从窗口处飞了出去。隐在暗处,偷偷的跟在了那红衣俊美男子的身后。

    天岚城外的林子中,一辆马车疾驰而过向着天岚城的方向奔去。马车中一身黑衣的俊美男子,闭着眼睛靠在车厢的壁上。薄唇微微的抿着,剑眉笼起。全身散发着一股生人勿扰的气息,让人不敢轻易的接近。

    黑衣男子的左面坐着两名俊秀的男子,右面坐着一名面容娇美的女子。女子一双漂亮的黑眸始终望着那闭目养神的冷酷男子,一抹眷恋从眼底一闪而过。

    秦静端起马车中间的茶壶倒了一杯清茶,缓缓的开口:“王爷,马上就要到天岚了。来喝杯清茶吧。”

    闻声,夜寒睁开闭着的黑眸。淡淡的看了一眼送到眼前的瓷杯,接过瓷杯小酌了一口便放回了桌子上。

    “还要多久可以到达天岚。”

    低沉冰冷的声音在安静的马车中响起,柳之源和顾风睁开眼看了一眼外面。

    “再有半柱香的时间,就能够到达天岚城。”顾风放下马车的帘子,恭敬的回道。

    夜寒点点头,自从上次之后。他又有好久都没有再见到她了,不知道她过的怎么样。想到她身边那俊美如妖孽般的男子,嘴角不禁扯出一抹苦笑。她一定很幸福,那个男人很爱她很宠她。

    “加快速度吧。”

    将后背向后一靠,夜寒闭上双眸淡淡的开口。听不出任何的情绪,只是跟在他身边多年的顾风和柳之源却从自家主子的神情中看出了他的激动。

    两人心里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为他们的主子感到心疼。心爱之人已经嫁为人妇,自己只能在背后默默的守护。

    秦静微微低下头,遮挡住了黑眸中的阴狠。早在上次跟着他来天岚时,她就知道了夜寒心里的人就是那个女人。

    她没有想到那女人竟然会演了那么一出戏,把所有人都戏耍了。让所有人都以为她的两个孩子生命垂危,而他整日抑郁寡欢。让所有人都对她卸下了防备,真是一个好计谋。若不是她在回去以后,对这件事产生了怀疑。特意派人暗中调查了一下,自己也会被瞒了进去。

    这次她请求夜寒带着她来,就是想要再次出手。既可以完成爹爹交代的任务,也能除掉这个对自己有很大威胁的人。这可谓是,两全其美的事了。

    红润的唇瓣微微勾起,一抹阴险的笑浮现在嘴边。长袖下的双手握拳,这一次她一定要永绝后患。只是可怜了那个被自己利用的玄冥国的公主玄曦了,那个被玄冥国成为第一美人的女子。真是丢了夫人又折兵。

    这一次她一定要做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若是可以再次假借她人之手将她除掉就更好了。也许,她可以将她两个孩子没事的事情偷偷的透露给那个愚蠢的玄冥公主。想必她一定会更加的愤怒自己被耍,新仇旧恨加在一起…。

    她突然很期待,这次前来天岚国了。

    天岚国太子府,一间布置的典雅的房间中。一袭华服的俊美男子立在窗前,漆黑如点墨的幽瞳望着碧蓝如洗的蓝天。

    黑眸中一片的平静,让人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全身散发着淡漠的气息,让人不敢轻易的靠近。

    “太子,现在天岚特别的杂乱。因为您的大婚,各国来人还有一些大家族也都到来,紧接着就是人才选拔大赛了。这阵子,天岚怕是不太平了。”

    站在天锦身边的黑衣男子面容冷峻,黑眸中带着一抹担忧。主子的性子让人捉摸不透,明明不喜欢那命女子却毅然决然的选她为太子妃。

    “那何不趁此机会,让它更乱一点。”嘴角一勾,露出一抹淡淡的笑。

    一片树叶伴随着清风吹进了房间中,天锦抬起手接住飘进来的绿叶。黑眸中闪过一抹光亮,对于他来说天岚越乱越好。在达到最乱的时期,最后一切都会归于平静。到时,一切也都尘埃落定。所有的一切都会揭晓,到底谁输谁赢也一切都可以见分晓了。

    “你下去吧,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想必用不了多久,所有的一切都会结束了。”天锦挥挥手,让身后的黑衣人退下。

    “是,太子。”

    黑衣人双手抱拳恭敬的道,随后便推出了房间。

    房间中只剩下了天锦一人,脑海中浮现出那张绝美的脸庞。等他登上了皇位,她便会是他的。不管用什么办法,他都要得到她。

    “她们还要多久才能回到天岚?”

    “两日后,尘王与尘王妃便会回到天岚。”

    一道低着恭敬的声音响起,却没有看到任何人。

    “好,你继续暗中跟着他们把。”

    “是,王爷。”

    房间中恢复了安静,天锦抬步离开房间向着太子府的前院走去。

    啪!

    桌子上的瓷壶与瓷杯被一下子扫落在了地上。碎成一片一片,一身华丽衣服的玄曦。原本漂亮的脸庞此时因为愤怒变得有些狰狞起来,吓的跟在身边服侍的几名下人身体一哆嗦。

    “气死本宫了,竟然被那个女人给耍了。她的孩子根本就一点事都没有,这简直是一个耻辱。”玄曦咬牙切齿,没先到自己这么长时间以来竟然一直被那个女人给耍着玩。

    抬手看向那残缺的手指,心里的怒火瞬间被点燃。好,很好。这次,新仇旧恨加一起。她一定会不折手段的让她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因为她的存在让她时时刻刻都想起上一次的羞辱。

    漂亮的黑眸中迸发出浓烈的杀意,此刻的她哪里还有一点属于公主的高贵气质。愤怒与仇恨,使得她那张美丽的脸庞扭曲的可怕。

    “公主,您消消气。这气坏了身子,可就什么仇都报不了了。”

    一道低低柔柔的声音响起,奇迹般的就让玄曦胸中那凶凶的怒火平息了下来。

    香伶站起身,拉过面上还带着愤怒的美丽女子。黑眸中一抹冷芒一闪而过,没想到他们都被那个女子给骗了。不过,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而是要好好的想个办法将那个女人除掉。

    “那个女人实在是太心机太过深沉,将我们所有人都给耍了。”

    香伶拉着玄曦坐下,冲着身边还瑟瑟发抖的小宫女低了一个颜色。两名跟随的小宫女立刻明白了过来,跪下地上将那碎落一地的瓷片收拾干净。免得误伤到了公主,到时候她们肯定会被惩罚的。似乎想都了什么,两名小宫女打了一个寒颤。

    自从公主上次从天岚回来后,被断了手指。整个人的脾气就更加的暴躁,阴晴不定的难以琢磨。可人家是公主,不过就苦了她们这些伺候的小宫女了。一个不小心触到雷区,就会惹来一顿毒打。

    两名小宫女利索的收拾好了一切,换上了新的茶水。马车中又恢复了原本的干净。

    “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个女人,这一次我不管用什么办法我都要除掉她。”

    愤怒的声音在安静的马车中响起,玄曦捏紧粉拳。指甲钳如掌心,透出丝丝的血迹。

    “公主,这事可不能太急。再过一日便可以抵达天岚城了,太子大婚然后紧接着便是人才选拔大会。这段时间,天岚是不会太平的。我想,我们有的是机会动手。”香伶轻拍着那消瘦的肩膀,轻声安抚着。

    玄曦点点头,经过刚刚的发泄。心底的怒火已经消失,理智也回笼了。她知道,现在的自己不能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否则,自己这断指之仇如何报。现在她能做的,就只有忍。

    香伶见玄曦已经平静下来,俯身在她的耳边小声的耳语了几句。漂亮的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这次她一定要除掉她。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好,就按照你说的办。”

    玄曦听到响伶的话,眼睛一亮。她就不信,这次还除不掉她。这是第一次,她如此的期待快些到达天岚城。

    “加快速度。”

    皇宫中,天浦远刚刚应付完一群的大臣。便去了太后的寝宫,这段时间两个孩子都放在了太后那里。每次共事办完,他都要去看看两个孩子。

    想到两个孩子可爱的笑脸,脚下的步子不禁加快了几分。严铭跟在身后,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现在两个孩子,已经成了皇上的心头肉了。一天不见,就想念的紧。

    刚到太后的寝宫,就听到内阁里传来两个孩子稚嫩清脆的笑声。天浦远英俊的面容瞬间柔和下来,对着要通报的小太监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便带着严铭走了进去。

    内阁中,雍容华贵的太后正都弄着床榻上两个肉嘟嘟的小奶娃。气氛欢快,让人不禁的放松下来。

    “皇上,你来了。”

    坐在太后身边的德妃最先发现了走进来的天浦远,连忙起身行了一礼。

    “德妃,起来吧。”天浦远点点头,走上前扶起德妃微微一笑。

    “皇上来了,也不通报一声。”太后一边逗着两个孩子,一边淡淡的开口。

    “儿子没让他们通报,怕两个孩子睡着再被惊醒了。”

    天浦远走到床边坐下,抱起其中一个孩子在她粉嫩嫩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引得孩子一阵笑声,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笑眯眯的看着他。

    “这段时间忙着太子大婚与人才选拔大赛的事情,皇上也要多注意身体。”

    太后接过桂嬷嬷递过来的参茶,轻轻的抿了一小口。

    “儿子没事,到是母后要带着两个孩子要注意休息。”天浦远抱着小奶娃,嘴角带着笑看向太后。似乎想到什么,眉头微微皱起:“尘儿与无双也该回来了,怎么还没有到。”

    “他们两个到不会有什么事,你就放心好了。只是,这段时间天岚来了这么多的人。怕是不会太平了,你要多派些人手注意着。不能让有心的人,生出什么事端来。”

    放下手中的茶盅,苍老的黑眸中闪过锐利的光芒。就怕有些人,会趁着乱做些什么。她决不允许任何人,做出伤害到天岚的事情来。

    但愿,这次不会发生什么事情才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溺宠毒医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琉璃时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琉璃时月并收藏溺宠毒医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