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溺宠毒医王妃 > 183 打赌

183 打赌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烙雪看了一眼精神全部集中在施针上面的艾金,放下手中的帕子转身向着房门口走去。推开房门,就见到严铭手中提着一个红色檀木的箱子站在外面。

    严铭抬头看向开门的人,眼底快速的闪过一抹惊讶。没想到是太子妃烙雪来开的门,提着箱子走进了房间。看到艾金正在为玄曦公主施针,将箱子放下就退出了房间。

    烙雪没有说话,在严铭离开以后就将房门关好。回到了艾金的身边,拿着帕子为她擦拭头头上的汗珠。不知道过了多久,烙雪感觉腿都站的有些麻了。艾金才收了针,从床边站起身。

    “你过去坐下休息会吧,已经不用再施针了。”

    艾金转头看向烙雪,微微一笑淡淡的开口。想必她也累了,自己每次施针都要好长时间。记得巧欣第一次陪着她为手底下的一个人施针的时候,就和她抱怨过说站的好累腿都麻了。

    巧欣一个会武功的人都这样,更何况一个不会武功的弱女子呢。看着烙雪漂亮的脸庞带着婉约的笑,伸手将她拉到一旁的椅子上让她坐下。

    “我可不想一会治好了玄曦,又要为你治疗。”

    烙雪微微一愣,看着眼前这张绝美的脸庞。听到她的话,嘴角抽搐了一下。她虽然不会武功,但是身体还是很健康的,虽然腿有些站的发麻,不过还不至于会累倒。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她瞪视的一眼下。她竟然乖乖的坐了下来,没有任何的反抗。

    艾金满意的点点,转身走到箱子前。将箱子的盖子打开,看到里面那些自己需要的药材。心里不禁感叹,皇宫的收藏还真是多的惊人。看来自己这次算是敲诈对了,她要炼制的毒药所需的材料就都齐了。

    烙雪看着艾金嘴角的浅笑,有一瞬间恍花了眼。怎么会有一个女子美的如此不似凡人,即便身为女子的她都忍不住去多看两眼。在烙家她的地位虽然不高,但却是烙家最美的女子。只是这样的自己,却赶不上眼前女子的分毫。她的美让人有一种只可远观不可近玩的感觉,好像多看一眼都是一种猥亵。

    “你在这里帮我看着她,我出去一趟。”

    艾金看向看着自己愣愣发呆的女子,伸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不知道为何她会看着自己发愣,难道自己的脸上有什么脏东西?本能的,艾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确定没有什么张东西,疑惑的看向发愣的烙雪。

    “啊?”烙雪回过神,脸色微微一红。没想到自己竟然会看一个女子看到晃神,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你刚刚说什么?我刚才在想些事情,没有听到。”

    “我说,你在这里帮我看着一下玄曦。我出去一趟,一会回来。”艾金微微一笑,看着烙雪的反应突然觉得眼前的女子也挺可爱的。没有建议她的晃神。

    “嗯,好。”烙雪点点头,脸上的红晕微微的退了下去。

    艾金提着箱子就离开了房间,刚开门就看到站在房间外的严铭。黑眸候总划过一抹惊讶,她知道自己在为玄曦施针的时候,他进来过。但是为何他会在房门口,看他的神色可是看出他在特意等着他。

    “严公公,有什么事吗?”

    严铭看向开门走出来的艾金,拉着她往一旁走了过去。四周看了看,没有任何人以后。才转头看向艾金,眼中带着一抹严肃。

    “尘王妃,你于玄曦公主之间的关系微妙都知道。你救醒玄曦公主以后,依照玄曦公主对你的仇恨。她也许会做出反咬你一口的举动,之前下毒的人还没有抓出来。若是她醒了…”

    艾金知道严铭在担心什么,不过这一点她早就想到了。依照玄曦对自己的仇恨,这次将她救醒肯定是又一次破坏了她想将她置于死地的计划。她醒了以后,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她一定会指定自己是下毒想要杀了她的人。

    所以她只要让她在醒了以后不能说话,不就可以了吗。所以她也就不在意,救醒她以后的事情了。

    “没事的,不是我下的毒没有任何人可以诬陷到我的身上。”艾金冲着严铭微微一笑,知道他是真的为她担心。心底划过一道暖流,温暖了她的心底:“好了,我要去为玄曦公主炼制解药去了。正好我也要找你呢,这皇宫中有炼药房吧。”

    严铭看着爱进脸上没有丝毫的害怕,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知道自己是多操心了,这个女子的能力他都是知道的。所有的事情,她都能够解决。想了想,觉得还真是自己想多了。

    “有,我带王妃过去。”

    严铭微微侧过身子,接过艾金手中的伞。一边为她撑着伞,一边为她指路。离开玄曦居住的地方,绕了几个假山和长廊就到了皇宫中炼药的地方。

    推开炼药房的大门,里面的桌椅与家具都有些旧了。不过东西到是很齐全,看得出来这里很久都没有人来炼药过了。

    “这里就是皇宫的炼药房。”严铭指了指房间中的炼药炉,眼中划过一抹惋惜。

    天岚国会炼药的医生太少了,所以这个炼药房就一直被空了下来。不过皇上依然会每天派人前来打扫,所以炼药房中的家具都是一尘不染的。

    艾金打量了一番炼药房,虽然没有天尘为自己准备的炼药房舒服。不过还是可以凑合着用的,总不能回尘王府去炼药。然后炼制好了以后再送回来吧,这下雨天的怪麻烦的。

    “嗯,这里就可以了。严公公,那麻烦你在外面帮我守着。不许任何人进来打扰我。”

    “好的,王妃。”

    严铭知道炼药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不能有任何人的打扰。于是退出了房门,守在外面。不让任何人进入房间,来打扰她炼制丹药。

    外面雨还在淅沥沥的下着,却是比早上的时候小了很多。严铭抬起头看向阴沉沉的天空。希望这场雨快些停下来,这阴沉的天空恢复往日的清澈湛蓝。

    幽静的房间中,夜寒站在窗户边看着窗外淅沥沥的小雨。目光投向皇宫的一角,嘴角勾起淡淡的笑。他相信面对如此困难的困境,她一定可以想出办法脱离出来。

    “主子,天岚这是要干什么。竟然将我们幽禁起来,那什么迷幻散虽然是我们蓝冰国特有的。但不能就说明是我们对玄曦公主下的毒啊,那迷幻药只要是一些大势力都可以买到。”

    顾风站在夜寒的身后,看着那抹挺拔的背影。面色有些愤怒,忍不住开口道。真是莫名其妙,玄曦公主中毒关他们什么事。这段时间,他们都一直在这里没有离开过。连那个什么玄曦公主的面都没有看到,哪里有机会给她下毒。

    主子若是想要杀了她,那不是如同碾死一只蚂蚁一般的简单。怎么会用如此卑劣的手法,依他看着天岚的皇上就是脑子进水了。

    夜寒微微的转头,冰冷的黑眸扫了一眼顾风。顾风立刻住嘴,不敢再多说一句话。安静的站在那里,到是一旁的柳之源捂嘴偷偷一笑。

    “顾风你个猪脑袋,难道你看不出来。这都是一个圈套,而这圈套想要套住的人就是尘王妃。”

    柳之源微微的摇摇头,黑眸里带着鄙视的看向顾风。果然顾风就是一个莽夫,一点心机都没有。这么明显的事情,都看不出来。

    顾风冷哼一声转过头,不去看那个得意洋洋的柳之源。他承认,他没有他聪明。但至少,他的武功高过他。

    “好了,你们两个都住嘴。”夜寒冰冷的声音响起,立刻让两人噤了声。这两个人平时凑到一起就要掐一架,没想到这个时候了还是一样。

    “主子,这件事情你准备怎么办。”柳之源收起玩笑之心,黑眸渐渐的严肃起来。这件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我相信她自己可以解决这件事。”夜寒没有回头,目光一直看着窗外阴沉的天空:“这几天,秦静有没有什么动静。”

    “没有,这段时间她都除了和我们一起吃饭之外她都一直呆在房间中没有出去过。”柳之源眼底划过一道疑惑,自从玄曦公主被下毒的事情发生以后。主子便让他暗中监视着秦姑娘,他不知道主子为何要这样做。那秦姑娘当初可是连姓名都不要了去救主子,应该不会伤害主子吧。

    似乎是看出了柳之源的心里的疑惑,夜寒将窗户关上。转身看向柳之源,淡淡的开口:“她是不会伤害我,但并不代表她不会去伤害别人。”

    说完夜寒便走回床边坐下,将床头上放着的一本书拿起来翻看。没有再看柳之源一眼,仿佛他与顾风不存在一般。

    “我说柳之源,主子让我吗做什么就做什么。主子,他一定有他自己的理由。”顾风伸手推了一下柳之源的肩,哼哼唧唧的说道。这个柳之源就是爱想东想西的,真不知道他一天累不累。

    柳之源瞪了一眼顾风,便什么都没有再说。转身离开了房间,丢下顾风一人。

    “啊喂,柳之源。你…你等等我。”

    顾风看着柳之源扔下他一人就这么走了,连忙抬腿跟着跑了出去。夜寒微微摇摇头,嘴角勾起一抹无奈的笑。这两人,还真是一对活宝。

    已经过了两个时辰了,却依然没有传来玄曦公主醒过来的消息。沈国坐在椅子上,眼底闪烁着鄙夷的光芒。他就知道,那个女人没有那个能力将玄曦公主救醒。

    “皇上,已经过了这么久了。还没有任何的消息传来,我看我们还是过去看看吧。可别公主没有救醒,再将我们公主给伤到了。”

    天浦远气定神闲的坐在椅子上,没有半点起身的意思。放下手中的茶杯,抬头看向沈国淡淡的道。

    “沈将军,不过才两个时辰而已。你我都知道这假死药的厉害,你也说了尘王妃的医术并不是最好的。只要没传来救不了的消息,那就代表着还没有失败。你这样,可是有些心急了。难道是说,沈将军你在害怕什么?”

    “我才没有害怕什么,我有什么好害怕的。”沈国脸色一变,随后又缓和下来,冷冷的一笑:“我不过是担心你们的尘王妃会不会对我们公主做些什么,毕竟他们之间的关系很恶劣。”

    “我既然决定救人,就一定会尽力的。你可以怀疑我,但是不能怀疑一个大夫的责任感。这是对一个医者的侮辱,我要求你对我道歉。”

    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艾金从外面走了进来。绝美的脸庞上带着怒意,一双黑眸中迸发着寒芒。对于沈国的话她很生气很愤怒,他可以不相信她的人品。但是绝对不可以怀疑她身为医者的责任感,只要是她决定救的人她就会全力以赴。

    看着她冰冷的神情,沈国竟然突然有一种恐惧的感觉。随后连忙用力的将那股恐惧感甩掉,想他征战沙场如此的久竟然被一名女子给吓到。实在是太可笑了,说出去谁会相信。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于我们公主的关系本来就不好。”沈国微微抬起下巴,黑眸中带着不屑与高傲。

    艾金抬起步子,一步一步的朝着沈国的方向走去。黑眸深邃的如同浩瀚的星空,只是里面却如同千年的寒潭一般。

    “道歉!”

    一字一字的从红润的朱唇中溢出,艾金周身的气势一变。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寒冷,仿佛要将空气都凝结成冰一般。

    天浦远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愤怒的艾金,不禁微微一愣。随后回过神,看得出来是沈国触碰到了她逆鳞。心里不禁为沈国捏了一把冷汗,得罪这个小恶魔可是一个不明智的选择啊。

    “我就不道歉,你能把我怎样?”

    要他给一个女子道歉,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尽管眼前的女子此刻给他带来了一股很心惊的威压。但他有他的骄傲,即便是死也不会低头。不过这个女子,也杀不了自己。

    艾金走到沈国面前,凝聚着风暴的黑眸静静的凝视着沈国。见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惊恐,嘴角微微勾起一抹诡异的笑。

    “沈将军,你可敢与我赌上一把?”

    沈国听到艾金的话,微微一愣。眼底浮现一抹狐疑,这个女子又要干什么。

    “怎么,沈将军一个大男人难道还会怕了我这么一个小女人不成?”看到沈国眼中的狐疑,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说话的语气中带着满满的鄙视,她就不信他不上钩。

    “我会怕你一个小女人?好,你说你要与本将军赌什么?”

    果然如她所料,这个沈国也是一个禁不起激将法的人。这样她的戏才能演下去,很好和她赌她会让他后悔一辈子。

    “沈将军果然是一个汉子,那我们就赌。若是我能将玄曦公主救醒,那么你就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跟我道歉。并且将要给我十万两黄金,这个赌注你可敢下?”

    艾金挑眉看向沈国,看到他脸色微微一变的样子。心里的愤怒才稍稍平息了一点,哼敢怀疑她的医术。这是对她的羞辱,她要让他知道羞辱她的下场是有多么痛苦。

    “好,本将军就和你赌了。不过,若是你没有将玄曦公主救醒呢?”沈国对于那十万两黄金心里也是肉疼的很,那不是十万两的银子而是货真价实的黄金啊。那些钱,足够一个小村子所有人一声无忧了。

    “我若是救不活玄曦公主,那么我就随便将军处置了好了。”艾金微微一笑,她知道沈国的目标是她。所以她跑出这个作为赌注,一定会让他上钩。

    “即便是的命?”沈国抬起眉头,看向艾金。若是她愿意用生命来作为赌注,那么他便跟她赌了。若是赢了,那就可以除掉这个女人。若是输了,也不过是道个歉。虽然损失十万两黄金很肉疼,不过却是值得的。

    “是!”艾金点点头,语气肯定。不过想要她的命,也要看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好,那就让我看看你有什么能耐将我们公主救醒。”沈国不屑的一笑,抬起下巴鄙视的看着艾金。

    天浦远愕然的看着两人,怎么也没有想到最后怎么就变成两个人的赌局了。不过和她打赌,想到当初自己惨痛的经历。心里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不过心里也有些幸灾乐祸。现在又要多了一个人和他作伴了,同情的看着沈国。

    沈国感受到天浦远那古怪的神色,莫名的心底腾升起一股不安。他那是什么眼神,好像很同情他一般。

    “嘿嘿,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快去玄曦公主的房间。我要让沈将军亲眼看看,我是如何将玄曦公主给救醒的。”

    原本冷着的一张小脸瞬间如同春暖花开一般,笑的春风和煦起来。笑眯眯的率先往房门外走去,天浦远看着她那如同春风一般笑容,更加的幸灾乐祸起来。

    因为她笑的越是温和,就代表着被她恶整的人就要越倒霉。先在他真的很期待,一会沈国会是怎么样的表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溺宠毒医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琉璃时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琉璃时月并收藏溺宠毒医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