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溺宠毒医王妃 > 192 联袂演出,御花园闹剧

192 联袂演出,御花园闹剧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浦远听到艾金的话,嘴角微微一抽。这丫头还真是不客气,他的十万铁甲骑兵可是他最大的底牌,这十万的骑兵个个都是经过生死历练的。而知道这十万铁甲骑兵存在的就只有历代天岚国的皇上,还有当今的太后知道。

    毕竟想当年太后可是一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奇女子,先帝将铁甲骑兵的秘密都告诉给了她。对她是完全的信任,所以除了历代皇帝就只有太后知道铁甲骑兵的存在了。

    “你怎么知道朕有十万的铁甲骑兵?”

    天浦远还是没忍住心里的好奇,开口询问道。锐利的黑眸带着疑惑看向坐在太后身边的绝美女子。

    “我猜的。”

    艾金脸不红气不喘的说着鬼才信的谎话,果然天浦远挑了挑眉。用眼神示意,他可不信她说的话。若是她不说实话,他就不把铁甲骑兵借给她。

    艾金无语的看了一眼天浦远,就知道不能糊弄过去这个老狐狸。索性将实话说出来:“我想偌大的天岚国不会没有什么底牌,玄冥国皇帝拥有十万精锐的部队。我就猜父皇应该也有一只这样的部队,我派人调查过。听说过天岚国先帝在位时,那场惊天地的战争。那场战争因为一只十万的铁甲骑兵而逆转了整个战势,我就大胆的猜测这便是父皇的底牌吧。”

    太后看着款款而谈的艾金,慈爱的眸子里带着欣赏。这个女子不仅人漂亮,就连头脑都很聪明。想起当初那场可以说是惨烈的战争,先皇也是在那场战争之后不久就离开了人世留下她帮着他看着这偌大的天岚国。所以她不能让天岚国被其他国家给毁掉,这是他和自己不愿意看到的。

    一只温暖的手覆盖在她的手上,太后抬起头看向冲着自己微笑的女子。抬手擦掉眼角的泪花,冲着艾金笑了笑。

    “人老了就总会怀念年轻的时候,你不提我都快忘记当初自己也年轻过。”太后拍拍艾金的手,转过头看向天浦远:“皇上啊,既然无双想要借那十万铁甲骑兵那就借给她吧。我相信她有自己的用途。”

    天浦远本来就准备借给她,听到太后的话点点头。冲着艾金微微一笑:“我就吧朕最重要的底牌借给你,希望你不要让朕失望啊。”

    说完转身在一直站在身后的严铭耳边小声的吩咐,严铭点点头便离开了太后的暖阁。半柱香的时间,严铭便拿着一个精致锦盒回来了。

    天浦远接过锦盒,从怀中拿出一个小巧精致的金色钥匙。对着锦盒的锁头插了进去,咔嚓一声。锁头被打开,天浦远小心翼翼的从里面取出一个纯金打造的一个长方形令牌。令牌的正面刻着一个铁字,背面雕刻着一头栩栩如生的金龙。

    艾金看着纯金打造的令牌,眼睛一亮。皇家果然不一样,就连一个小小的令牌都是用纯金打造的。

    “这个就是号令十万铁甲骑兵的军令牌,你拿去吧。”

    天浦远不舍的看了一眼令牌,心里一咬牙一跺脚。将令牌递给了艾金,那一副肉疼的表情让艾金脑后出现了三条黑线。

    她不过是借来用用而已,父皇用得着这般的肉疼不舍吗。就好像要了他的命一般,无奈的犯了一个白眼。

    “这段时间估计皇城不会太平了,昨天我得到消息。丞相已经暗中将他私底下培养的十万精锐部队调到天岚来了,现在的天岚可真是前有狼后有虎。”

    艾金想起丞相的小心思,嘴角扯出一抹冷笑。她真想看看当他看到自己最大的希望变成了失望的时候他是怎么样的表情。

    砰地一声,天浦远一拳打在了桌子上。脸色阴沉的可怕,双眸一瞪:“这个朱偷,胆子还真是越来越大了。竟然私底下囤积兵马,简直不把朕放在眼中。”

    相对与天浦远的愤怒,到是太后看起来冷静了很多。太后端起桌子上的热茶,抿了一口漫不经心的道。

    “朱偷的野心早就显而易见,他说都是为锦儿。可是他自己的心思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当初锦儿被称为是天岚国纨绔子弟的代表。他若是登上了皇位,那也不过就是他的傀儡而已。”

    太后后面的话并没有说,但是明眼人心里都明白她话语中的意思。天浦远的脸色稍稍的缓和了一些,扯起嘴角冷笑。

    “他这如意算盘打的到是好,即便是尘儿成了皇上。朕还没有死,这大权也落不到他的手中。”

    “尘儿成了皇帝,你还有什么实权。平日里他向来都与朱偷走的近一些,他还会听你的话?”太后放下手中的茶杯,挑眉看向皇上天浦远。

    天浦远沉默了片刻,想了想抬起头看向太后:“也许过去的锦儿会这样,可是现在他改变了很多。我相信他是一个明白事理的孩子,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太后微微一笑,点点头:“我知道,我说的也是从前的锦儿。现在锦儿的变化我们都看在眼中,知道那孩子改变了很多。比之以前,稳重成熟了很多。”

    艾金坐在太后的身边,看着两人。想起那日在玄曦居住的地方,他对自己说的那句话。黑眸闪过一道光亮。

    “父皇,我想求您一件事。”

    天浦远转头看向艾金,见她黑眸里的认真。不禁一愣,随后回过神问道:“什么事?”

    “我希望父皇可以帮我暗中照顾一下玄曦。”想到玄曦此时的处境,艾金心里有些担心。

    “好。”天浦远心里有些诧异,这两人的关系很恶劣。整个青芒大陆的人都知道,现在她竟然让自己照顾玄曦。心里虽然有些疑惑,不过他还是答应了下来。

    “那我就放心了,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有些事情,我还要去做。”玄曦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了,她也能安心的去办别的事情了。

    天浦远点点头,艾金与皇上和太后道了别。转身带着玲珑和巧欣离开了太后的寝宫,三人出了寝宫就上了马车。

    马车穿过御花园,艾金坐在马车里闭目养神。隐隐的传来一阵的争吵声,似乎有一个熟悉的声音。艾金让玲珑将马车停下,掀开帘子就下了马车循着争吵的方向就走了过去。

    一座假山的后面,一名身穿华丽宫装的漂亮女子和几个小宫女在争吵。而那华丽宫装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玄曦。

    “我说最后一边,像她道歉。”

    玄曦冷着一张小脸看着对面几个小宫女,长袖下的小手捏紧。声音犹如腊月的寒风一般,冰冷刺骨。

    “你以为你还是受皇上宠爱的公主,现在皇上来看都不看你一眼。你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骄傲,而且她不过是一个小宫女。而我是皇上身边的一等宫女,让我给她道歉不可能。”

    一名小宫女抬着下巴,不屑的看向玄曦。

    艾金站在假山的后面,看着几个小宫女的穿着与天岚的不同。明白过来,这是玄冥国皇帝带来的宫女。

    视线微微一转,艾金就看到那天遇到的小宫女摔在地上。白皙的脸颊上还红肿着,一个五指的手印清晰的印在上面。

    熙儿费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抓着玄曦的胳膊。小声的道:“公主我没事,你不要为了熙儿和他们吵了。”

    熙儿眼里噙着泪花,现在公主的处境已经不好了。因为皇上对她的不理不睬,平日里公主的性子很骄傲没少让她们吃苦头,现在找到机会报复了,就开始找公主的事。可是公主的身份摆在那里,她们再憎恨公主也不敢动手。只能拿她来出气,所以才有了现在的场面。

    玄曦冰冷的视线从小宫女趾高气昂的脸上移开,看向脸颊红肿的熙儿。伸手抚摸了一下,眉头一皱。

    “很疼吧。”

    “不疼,熙儿不疼。”熙儿连忙摇摇头,为了证明自己说的话。冲着玄曦扯起嘴角一笑,可是却牵动了脸颊上的伤口。

    玄曦知道熙儿是不想自己因为她跟这些宫女争吵,将她本就不太好的处境变得更加的糟糕。只是这口气她若是能咽下,她就不是玄曦了。

    将熙儿拉到自己的身后,玄曦抬起头冷冷的看向小宫女。那冰冷的眼神,让那个趾高气昂的小宫女心里一颤。不过想到自己身后的靠山是皇上,而玄曦现在也不过是一个不受宠的公主。胆子也微微的大了一些,眼睛一睁瞪了回去。

    玄曦长袖下的小手捏紧攥成了拳头,准备向着小宫女娇媚的小脸上招呼。只是她还没有行动,就看到一个身影快速的朝着这边跑了过来。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见到一名面容娇俏的女子倒在地上,脸颊上红肿一片。

    玄曦快速的回过神,看着地上的女子。这个娇俏的女子她认识,这不就是艾金身边的贴身侍女吗。好像是叫做巧欣的吧,她怎么会在这里。还没等她弯腰将她扶起来,就看到巧欣眼眶一红。豆大的泪水从眼中滑落,哭的好不凄惨。

    “你是哪宫的宫女,竟然敢甩我的耳光。你是不要命了,知不知道我的主子是谁。”巧欣从地上站起来,双手掐腰愤怒的看向被她吓傻的小宫女。心里忍着排山倒海的笑意,将傲慢演绎的淋漓尽致。

    小宫女被这一吼,吼回了心神。定眼一看,不是天岚宫中宫女的妆扮。想来后台也不会太有自己的硬,而且她又没打她。这明显的就是在找她的茬,哼当她是好欺负的。

    “你是谁啊,我才没有甩你的耳光呢。你可别想诬赖人。”小宫女微微抬起下巴,不屑的看向巧欣。

    “小姐…呜呜呜。小姐,她甩了人家一个耳光还不承认。你要为我做主啊。”巧欣看着从假山后走出来的艾金,顿时大哭出声。让不知道情况的人还真以为她被人给欺负了。

    “是谁敢动我的人。”

    艾金迈着莲步缓缓的朝几人走来,绝美的小脸上罩着一层寒霜。漆黑的瞳孔里阴沉一片,声音很轻却让人的心里忍不住一颤。

    只是一句话的时间,艾金人已经到了几人的面前。漆黑的眸子看了一眼巧欣脸上的红肿,心里不禁感叹这丫头还真是厉害。完全看不出来这是假的,看来跟小七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她也没少偷学东西。

    小宫女看着气势骇人的绝美女子,心里然不住有些打怵。只是她在天岚皇宫里呆了也有一段时间了,从来没有看到过她。想必不会是宫中哪个娘娘公主,那她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你是什么人,我才没有动手打她。就算我打了她,你能把我怎样?”

    艾金挑眉看向小宫女,将巧欣拉到了身后:“这么说,你承认是你打了我的人了?”

    “是又怎么样?”小宫女抬起下巴,神情傲慢。

    艾金就不明白了不过是个宫女,她到底哪里来的底气如此的傲慢。不过既然她自己承认了,那么她便是占理的一方。

    “很好,既然你自己承认了那就好办了。来人,将这个殴打我贴身婢女的小宫女给我抓起起来。”

    艾金挥挥手,玲珑立刻上前一伸手将小宫女的手臂翻转到身后。冲着她的膝盖一踢,让她跪在了地上。

    “你…。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这样对我。”小宫女用力的挣扎着,一双带着怨恨的眸子看向艾金。

    艾金啧啧了两声,低头看向不甘的小宫女。嘴角扯出一抹冰冷的笑:“看到本王妃不下跪行礼,还动手打了本王妃的人。你们玄冥国皇帝可真是会调教自己手下的宫女啊,真是让本王妃不敢恭维。”

    小宫女听到艾金的话,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艾金。她如何也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女子竟然是天岚国的尘王妃。整个大陆的人都知道,尘王妃在皇上面前是有多么的受宠。她此刻要杀了她,没有任何人会帮着她。即便是她身后的靠山,小宫女的心瞬间凉了下来。

    绝望如同干草一般在心底疯狂的生长起来,今天的事情为何会演变成现在这样。艾金看着小宫女已经没有了刚刚的嚣张,眼底闪烁着绝望。心底冷冷一笑,不过就是一个狗仗人势的东西。

    “给我狠狠的掌嘴,既然玄冥国的皇帝不知道如何管教宫女。那就让本王妃替他好好的管教一下,让她知道我天岚国皇宫里的规矩。”

    冰冷毫无感情的声音传入小宫女的耳中,仿佛是死神的宣判一般。随着艾金冰冷的声音落下,啪啪啪清脆的把掌声响起。

    巧欣从艾金身后走出来,小手一扬狠狠的打在了小宫女的脸颊上。手上的力道拿捏的正好,几个巴掌下来。小宫女已经被打的双颊红肿,估计现在连她爹娘都认不出她来了。

    其他几个小宫女看着被打的凄惨,脸颊已经肿的跟猪头一样的人。看向正悠闲的双手环住胸前,嘴角勾着冷笑的绝美女子。身体一哆嗦,打了一个寒颤。这个女人真的好恐怖。

    巧欣没有要停下的趋势,正玩的不亦乐乎。她最讨厌这种仗势欺人的主了,看到人家落魄了就要上去奚落一番的人。

    玄曦站在一旁视线放在了艾金的身上,漆黑的眸低划过一抹柔光。心里一暖,她知道她在为自己出气。而站在玄曦身后的熙儿则愣愣的看着眼前突然逆转的一幕,看着那个小宫女被打成猪头的脸。心里一阵畅快,看向艾金的目光中多了一抹崇拜。

    “尘王妃,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她。”

    玄曦走到艾金的面前,黑眸淡淡的看着艾金。小宫女听到玄曦的声音,透过已经变成一条缝的眼睛看向玄曦。心里一阵的羞愧,自己那样对她,她竟然会帮助她。玄曦公主,似乎改变了很多。

    艾金没有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玄曦,只是低下头勾起垂落在胸前的一缕秀发把玩着。嘴角缓缓的勾起,她从始至终都没有看一眼玄曦,就是在等玄曦自己开口。果然她没有让她失望。

    “我们两个人的恩怨还没有了解,我为什么要给你面子?”

    艾金抬起头挑眉看向玄曦,漆黑如星空的黑眸里带着戏虐。

    “那这样,尘王妃可否给我一个面子放过她。”玄曦一咬牙,双腿一屈跪在了地上。心底一阵风腹谤,这个腹黑的丫头肯定是在报之前的仇。还真是的一个记仇的女人,哼。

    沉默在几人中间蔓延,艾金没想到玄曦还真的会跪下。心里不禁对她有些佩服起来,若是她根本就不会下跪。

    “好,我就看在你这一个跪的份上我就放了她。”艾金转过身,不再看身后的人:“巧欣,我们走吧。”

    说完率先迈开步子,离开了后花园。这里剩下的事情就交给玄曦了,她相信她会处理的很好。玄曦这个女子,也许从这一刻开始就会绽放属于她的风华。而她能帮助她的,也只有这些了。希望她不会让她失望,玄冥国是事情她可以交给她自己处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溺宠毒医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琉璃时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琉璃时月并收藏溺宠毒医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