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顺藤摸“妻” > 第3章 怪胎(修)

第3章 怪胎(修)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chapter three

    关于沈小沫到底是哪个星球来的问题,她的闺蜜莫多多研究了将近20年也未能得出结论。

    要么她一直不恋爱,要么,就突然告诉她要领证结婚了。

    莫多多双手叉腰脸红脖子粗,却被沈小沫一脸的呆萌状搞得不知道该怎么发脾气,憋了许久,她狠戳沈小沫光鲜得脑门,“你没病吧?”

    “他是处男。”沈小沫气定神闲。

    一口老血梗在莫多多的心头,她愤愤地说,“他说你就信啊!万一是个种马呢?你怎么办?!”

    “他做了一份医学鉴定报告给我。”

    莫多多愣了两秒之后头挂无数黑线,“沫沫你不是吧,疯了吧你!”话毕,她突然指着沈小沫的鼻子恍然大悟,“你是不是上来就一句【你是处男吗?】”

    “是啊。”

    “所以他就说要给你做一份儿医学鉴定报告,是吧?”

    “是啊。”

    “物以类聚,真特喵的是物以类聚,”莫多多啼笑皆非,自动将沈小沫归为非人类后柳眉一挑,“能看吗?”

    “什么能看吗?”

    “我说他长得能看吗!?30岁,还处男!”莫多多一个震天怒吼吓得沈小沫浑身一颤,她麻利儿地从包里翻出了一张一寸照片递给闺蜜,动作小心地像是做错了事儿。

    30岁还是处男的男人对沈小沫来说是个宝,而莫多多则认为这绝对是一朵绝世大奇葩。

    莫多多一把夺过照片,方欲讥讽却被那惊鸿一瞥愣在瞬间,久久无言。

    这个男人,是生了一张怎样的脸……眉目深刻,轮廓如锋,一双漆黑得眸子透出一种叫人说不出的深邃。只是一张最最简单的证件照,就已经要颠倒众生。

    他的长相,只消一眼,就印刻心间。简直是摄魂夺魄!

    莫多多终于回神,触电一般将照片丢在桌面上,眉头紧蹙,青葱玉指对着沈小沫的鼻尖,口气斩钉截铁,“沈小沫!我都不知道你是用什么兵器让自己安然无恙地活到28岁高龄!你丫被骗了!”

    “什么?”沈小沫不知所以然地望着发飙发狂的闺蜜,“什么被骗了?”

    “你脑子长腚眼上吧!你用脚趾头想想也该明白吧,这种长相的男人怎么可能是处男?!”莫多多觉得沈小沫简直就是人生一大悲剧,不管你怎么发飙她都只是一副万年不变的呆瓜表情,这种感觉就像是蓄势待发的拳头拳拳砸在棉花上,让人叫苦不迭。

    她不依不饶地碎碎念,“抓紧给我断了,你丫要是敢领证我跟你绝交!你也别让我见他,我莫多多要是见他一眼就自戳双目!”

    沈小沫定定凝着和自己一起长大却已经进化到情圣级别的闺蜜,思绪已然神游。

    其实那天,沈小沫也有些恍惚,她刚刚从瑜伽馆代完课,去淋浴间冲去满身的汗液,头发未干走到大厅取包的时候,一个人轻轻唤她。

    回头撞入一双深潭似的眼眸,刚想要寒暄客套,对方便递出一份儿文件。沈小沫莫名其妙的接过,低头入眼一行黑体大字,【处男鉴定报告】。

    她尴尬惊惶地抬头,那边淡定无恙地开口,“为了让你安心。”

    “那我用不用也去……”沈小沫煞有其事。

    白衍林语气淡淡,“不用,我不介意。”

    “不是,其实我也是……”

    白衍林牵起薄唇微笑,“沈小姐不用那么紧张,我们面对的是婚姻,不是战场,我说【不介意】并非冒犯,我只在意未来。”

    沈小沫被他的说辞羞红了面颊,睫毛扑簌扑簌地,掌心溢出细细密密的汗液。

    白衍林不知道,对于沈小沫这样神经质的28岁“女生”来说,谈婚姻好比上战场,或者,还不如上战场。

    不过,这个男人却出奇地给她留下了好印象。

    “我们,”白衍林以手指了指彼此,剑眉微挑,态度诚恳,“可以继续吗?”

    他的声音很好听,有着初入中年所特有的磁性和恭谦,说话更是开门见山,利落干爽。

    沈小沫魔怔般点头,“可以。”

    临走时,他温润地提醒,“擦干头发再出门,不要着凉。”让沈小沫的心莫名的暖起来。

    她望着他笔直修硕得背影,脸上再一次浮起绯红,方才握手的时候,他一定感觉到了她手里的余湿。

    沈小沫暗忖,30岁的处男,而且还玉树临风绅士有礼,她这个年纪怎么嫁都是嫁,何乐而不为?

    莫多多刚刚要给神游的沈小沫一记暴栗,一团阴影投射在白色的桌面上,极附磁性的声音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

    莫多多应声抬头,震惊地对照桌子上的一寸照片,两颗门牙猝不及防地撞上杯壁,疼得钻心。

    沈小沫抛去一个你快点自戳双目的表情,小人得志范儿十足。她往里坐了坐,笑意浅浅,“没关系,你有事情要忙嘛。”

    莫多多拿出手机飞快的编写短信,【沈小沫,你完了,你居然都不告诉我要见你的老处男!】

    这边沈小沫手机铃声响起,她瞄一眼屏幕,暗自腹诽。

    莫多多见她坐视不理,长指挑起,【老娘穿成这个样子,妆也没画!】

    铃声第二次响起,沈小沫干脆关机,任由莫多多气结憋到内伤。

    白衍林感觉到女人之间枪药味十足,对坐在对面的莫多多伸手,“你好,我是白衍林。”

    “奥呵呵呵你好,久仰久仰。”莫多多从小到大一副鸡皮性格,脸皮该薄的时候不薄,该厚的时候不厚,整天以教育沈小沫为乐,可说句掏心窝的话,她倒是真心为沈小沫好。

    “沈小沫跟我说过,你是她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亲人一样,一定要我来见你过关了才行。”白衍林的笑很好看,薄唇微勾,眸光似海,倾国倾城。

    他的语气诚挚,一句话倒让莫多多湿了心,算她沈小沫有良心。

    她摆起娘家人的架子霸气十足地发问,“你说,看上我们家沈小沫哪里了?”

    “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吧。”

    爱?沈小沫惊惶的抬头,仰45°角看着他白净的面容,他们似乎还没有要到【爱】那个层面上去吧。

    只见白衍林唇角牵动,声音低醇,“或者你可以问问沈小沫,她的回答一定是,因为他是处男。”

    看似玩笑的话让莫多多将尚未下咽的茶水喷了满桌。

    余光中,莫多多注意到白衍林拥有极高的回头率,连负责清洁的大妈都不时地偷瞄。不禁在心里替闺蜜画叉叉,沈小沫没德没能,怕是圈不住这样的高富帅。

    哪知对面的白衍林替沈小沫斟茶又夹菜,好男人品相十足。

    莫多多暗叫不好,她知道这个涉世尚浅情爱无深的老处、女沈小沫,离沦陷不远了。

    饭后,送走了莫多多。坐在副驾驶的沈小沫颇为尴尬地笑笑,“多多她就这样,说话可能不注意,但是心眼很好。”

    白衍林低低地笑,“我知道。”

    “回家吗?”男人底身替沈小沫将安全带扣好,声线低醇。

    “那就回家吧。”

    白衍林发动车子,打开音响,一首绵长悠远的蓝调在静默中响起,伴着窗外泛黑的茫茫夜色,沈小沫的唇浅浅弯弯。

    他总是很温柔的样子,浑身散发着稳重自持的成熟魅力,说话办事也极具风度,白衍林,沈小沫默念他的名字,心中掀起圈圈涟漪。

    他开车很稳,始终与前面的车子保持一定的距离。遇到状况时急踩煞车,也几乎不着痕迹。

    静默良久,沈小沫没话找话,“除了我之外,你也观察过其他人吗?”

    白衍林薄唇微抿,“如果我说只有你一个,你信吗?”

    “信。”沈小沫认真地点头,不疑有他。

    “傻瓜。”

    一声亲昵的称呼让沈小沫的心陡然一跳,她声轻如蚊斥道,“你才是呢。”

    “我认识你,其实很早了。”

    沈小沫错愕的偏头,语调轻扬,“什么?”

    白衍林牵起薄唇,“10年秋天,你第一次在墨色瑜伽馆当教练,当时墨色刚刚起步,只有四个学生,中午,你比较喜欢在瑜伽馆旁边那家叫做Air的咖啡厅吃饭,出来的时候,总是打包一杯摩卡,晚上,会有一个男人手捧花束在瑜伽馆门口等你,后来,他不再捧花,但是仍然接你上下班,再后来,他只是偶尔来或者很长一段时间才会来。”

    白衍林的声线平直,没有一丝波澜,像一只无形的手,将这些片段执笔画出,“12年也就是去年冬天,你与他在瑜伽馆门前发生争执,那一个巴掌,你打的很漂亮。从此后的晚上你都是一个人回家。”

    沈小沫的脑袋嗡嗡作响,无数记忆的泡沫重新聚集,勾画出一个清晰的影像,她猛然抬头询问,“你怎么知道?”

    白衍林听出她的不安,柔声解释道,“最初,你对我来说只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我在墨色瑜伽对面的写字楼上班,三楼,窗口刚刚好对着你。”

    你的每一个弧线美好的动作,灵巧的身段,对待工作认真的模样,都深深映入我的眼底,照拂心间。

    沈小沫深吸一口气,语气虚晃,“这两年,你在做什么?”

    “孤家寡人,与工作为伴。”

    “你,为什么……不去找我?”

    “你有完整的生活,有男朋友,我不想打扰你,再者说,我并不是一个喜欢主动搭讪的人。”

    白衍林的声音很温暖,淡淡的,却深深溢入沈小沫的心。

    3年的时间,他都在默默关注,从未叩响那扇门。也许这之间,他们有过无数次擦肩而过,而这个男人居然就这样一直隐匿自己的存在,让她毫无牵绊的生活。

    她的手略微有些颤抖,心如小鹿乱撞,努力稳住虚浮的声线,沈小沫沉声问道:

    “那现在,又是为什么?”

    “现在的你并不完整,开始频繁的相亲,相亲的地点都是Air,有几次,我就坐在你身边。”白衍林的侧脸有棱有角,鼻翼高挺,在夜色霓虹中投下深深的影,仿佛石雕一般。

    沈小沫沉默了一瞬,大脑终于恢复运转,“所以,你拒绝我约定的见面地点,然后约在了别处?”

    “是,我带着目的而来,并不想重蹈覆辙。”

    小剧场分割线某日,小沫沫依偎在白衍林的身旁,“当年你根本就是蓄谋已久!”

    “那不过是追你的手段之一,我做了充足的功课而已。”

    "那后来那些呢?是之二之三之等等?"

    "你以为呢?"

    小沫沫嗤之以鼻,“切,明明喜欢人家那么久,为什么不早早说粗来。”

    白衍林将手放在沫沫CUP并不怎么大的胸前揉捏,表情贱兮兮,“明明胸那么小,为什么不早早说粗来。”

    “你个色狼老处男老宅男变态!皮相动物!”

    “那我叫你什么,老处女还是饥渴女?”

    不一会儿,某沫疯狂跳起将白衍林的秀发揉成鸡窝,“我哪里饥渴了?”

    白同学气定神闲,“哪里不饥渴了?”

    “哪里都不饥渴!”

    “非要我重新描述一下昨天晚上的画面吗?恩?”

    “白衍林!!!”只穿了背心小内内的某沫沫狠狠跨坐在男人腿上,眸光凶狠,将胸脯挺的老高,“我的胸真的很小吗?”

    白衍林眼都未抬,“这个问题,你应该用心虚的口气问我。”

    众人疑惑,“三生!白衍林真的守了那么多年那么痴情吗?!”

    三生弱弱答,“你们猜~”

    众人狠狠剜道,“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顺藤摸“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三生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生涅并收藏顺藤摸“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