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顺藤摸“妻” > 第29章 陶醉〔捉虫〕

第29章 陶醉〔捉虫〕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顺藤摸妻29

    捂住胸口,沈小沫想着白衍林的俊脸,不禁感慨那张如鬼斧天工的轮廓,嗷呜,真真是帅。

    温暖的阳光透过窗帘穿梭于微隙的空气之中,沈小沫拉开厚重的窗帘,日光大片大片的倾泻下来,将原本昏暗的卧室在瞬间盈满,她面对阳光,嘴角扬起一抹深不可测的弧度,轻轻闭上眼,感受它打在脸颊上的温热感。

    等白衍林洗漱完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个沈小沫,在灿烂的日光下显现一个虚浮的轮廓,光晕洒在周身,如墨的黑发懒散地披在后背,被秋阳镀了一层金,美极了。

    他脚步清浅地走到她身后,将她再度搂在怀抱里,偏过头吻上她光滑的侧脸,唇上留有她的余温。

    白衍林嘴角微扬,“去换衣服,我们出去吃饭。”

    沈小沫赖在阳光下不愿走,她总是贪恋这样的温热,浸在日光里,心都是酥软的。

    更何况苏黎世这样绚烂的日光,在国内是怎么也不可能感受到的。

    白衍林也不催她,单纯抱着,静静等待。

    良久,沈小沫终于睁开眼,小猫似的在他的怀里蹭了蹭,满足感十足。她踮着脚尖从他的怀抱里褪出来,白衍林才发现她竟赤着脚丫,当下说道,“穿上鞋子,着凉。”

    “地上很暖和呢。”沈小沫的语气懒懒散散,脚下轻盈,“很舒服。”

    白衍林望出了神,动作已经不受大脑控制,一把箍住了她的腕子,狠狠一拽,将她整个人拽入怀里,薄唇不由分说便印了上去。

    铺天盖地的吻就这么覆盖下来,沈小沫根本无暇反应,单单承受着,心中都燃起巨火。

    他霸道的汲取,疯了一般,灵巧的舌极具占有欲地入侵,让沈小沫分分钟都处于窒息状态。她用鼻子狠狠吸气,奈何被他吻的用不上力气,只能软软地依附在他的怀抱里,听着自己鼓噪疯乱的心跳。

    不知不觉地,脑子里想的全是他,他的温柔,他的体贴,他的小霸道,他的深沉,还有,他这般逼迫式的吮吻。

    叫她步步沉沦。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肯放开她,沈小沫像是被钓出水面的鱼,张着嘴不停喘息,寻找着属于她的氧气。抬起眸子讷讷地看着白衍林的眼底,浮光流转,还有她的一张小脸,红扑扑的。

    双颊一阵燥热,她羞赧地推开他的长臂,静默地转过身子去换衣服,也不敢抬手去捋自己剧烈起伏的胸腔。

    白衍林目光清浅,唇角勾笑看着她小鹿般的背影,不言不语。

    白衍林租了车,沈小沫乐呵呵地坐进副驾驶座,神色诧异地问道,“瑞士是你的常居地吗白先生?”

    “怎么这么说?”白衍林边系安全带边答她,还一边示意她系好安全带。

    “你有瑞士的驾照?”

    “出国前公正过了。”

    “你认路?”

    “有路标。”

    “那你知道瑞士哪里好玩吗?”

    “比较了解。”

    几个简短地问题之后,沈小沫乖乖地坐好,眸光灼灼。

    “饿了吧?”白衍林启唇,“带你去吃火锅。”

    “火锅?”沈小沫应声抬头,语气里掩藏不住兴奋,“瑞士也有火锅啊!”

    “当然了,哪都有火锅。”

    一路摩拳擦掌的沈小沫到了餐厅顿觉心痛,看着满桌上各式各样的乳酪,她微微蹙眉,低声问道,“这真的是火锅吗?”

    这家餐厅规模不大,但很有格调,一派田园风格,一码都是小圆木桌,小圆木凳,连天花板都是木纹条状的,餐厅里人很多,却不见有人大声张扬。

    但这火锅……它真的能叫火锅吗?

    白衍林操着她听不懂的语言对服务生说了些什么,语气绅士有礼。

    沈小沫弓着身子往白衍林那边凑了凑,“你是不是搞错了啊,这哪里是火锅啊。”

    “这是cheese fondue,芝士火锅。”

    “芝士……火锅?”

    “恩。”白衍林点头,嘴角噙着笑。

    沈小沫极不自然地扯了扯嘴角,指着桌子上这些发绿带毛的乳酪,极力抑制住自己几近扭曲的表情,“这能吃吗?”

    “当然能了,这是全世界最好的奶酪。”

    沈小沫眉头紧蹙,双眼圆睁,不可思议地说,“这些看着都长毛了,还有各种各样的烂洞洞,明显发霉了好吧……这餐厅看着挺有格调的,怎么这饭……”

    “你错了,越是这样的奶酪,越贵越好吃。你在国内看的那种表面光滑样式好看的,反而都是粗制滥造,二十几块钱能买一板。”

    沈小沫若有所思,二十几块钱是没错,可人家至少看起来能吃,这个……简直让人觉得难以下咽。

    虽然听白衍林这么说,可她还是不甘心,敛声道,“可你不是说带我吃火锅吗?”

    “这就是瑞士火锅啊。”

    “奥,”沈小沫点点头,想了想,再启朱唇,“这个锅能涮肉吗?全是乳酪……”

    “不能涮肉。”

    白衍林一锤定音,沈小沫垂头丧气。

    这饭,真没法吃了。看着一堆长毛的乳酪被搅成一锅浆糊,还不时地冒泡泡,她就有种穿越到哈利波特里上草药课的感觉。

    等服务员按照白衍林的指示拿来了一些莫名其妙的纯色液体,往里面边到边拿勺子搅和的时候,沈小沫觉得这种感觉更强烈了。

    白衍林拿起叉子叉着被切好的小面包块往那对浆糊里沾的时候,沈小沫不觉撇了撇嘴,眼睁睁地看他把那一坨放进嘴里,还做出一副极其好吃的表情,嘴角撇出的弧度更大了。

    白衍林凑近她小声道,“瑞士的人都很注重礼节,你若是对他们的食物这样表现,他们会觉得你不尊重他们,会被请出去的。”

    “啊?真的假的……”沈小沫慌忙抬头看了看四周,发现果然吧台那边的服务员在看她,当下拿起叉子,强笑着学白衍林沾起面包快放入嘴里,表情是僵硬的,可当舌尖触到那面包块的时候,沈小沫的心化了。

    这这这,太好吃了啊!

    她不可思议地又叉起一块面包沾了沾,面包块在空中拉着长丝,沈小沫用刀子将丝阻断,再吃一口,顿觉美味。

    当下便乐开了花儿,越吃越有滋味。

    白衍林看着她孩童似的吃相,唇角不觉微微上扬,体贴地倒了杯水递过去,提醒她别噎着自己。

    从餐厅里出来,沈小沫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她中午几乎没有吃什么,简单说,不过就是拿着面包块沾着熬成一锅浆糊的奶酪吃来吃去,可真就能觉得饱,而且格外好吃。

    回头看了一眼餐厅,回味无穷。

    白衍林替她将围巾笼的严实一些,又帮她系上大衣最上面敞开的纽扣,揽着沈小沫的腰,扬唇道,“下午带你去滑雪,你不是一直想去阿尔卑斯吗?”

    沈小沫的眸光登时发亮,咬了咬唇,心下一热,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踮起脚尖在白衍林略微冰凉的侧脸上印了个吻,一手绕过白衍林的脖子,低呼,“白先生,我们离阿尔卑斯很近吗?”

    “苏黎世在阿尔卑斯北部,开车不会很久。”

    沈小沫方要开心,一只灵巧的小鸟扑腾着翅膀飞到她向上伸出的掌心里,褐色的羽毛轻轻扫过她的指尖。

    心下一惊,她看着这一点也不怕人的小家伙直觉得不可思议。

    沈小沫笑意深深地望着它,它也转动着黑溜溜的眼珠瞧瞧沈小沫,随即低下头去啄她的手指,弄得沈小沫痒痒的。

    “它就这么飞来了啊!”沈小沫低声惊呼。

    “你刚刚沾过面包片,手上有香味儿。”白衍林含笑看着她瞠目结舌的小模样,当下便从包里拿出相机,将这个珍贵时刻定格在画面中。

    大概是觉得没有食儿,小鸟扑腾扑腾翅膀便飞走了,沈小沫还在回味中兴奋不已,“我记得在北城,地上要是有麻雀,人一走它们就飞了!”

    “恩,这边的小动物不怕人,瑞士人也会在门口摆着些牛奶、小米粒或者放一些剩饭,小鸟和流浪的小猫小狗会在没人的时候过去吃,就算是有人,它们也不害怕,很和谐。”

    “太棒了,很有爱啊!”沈小沫拿过白衍林手里的相机,睫毛扑簌扑簌地上下呼扇,“我看看刚才你照的。”

    照片里的沈小沫笑的很窝心,眸光深切认真地看着站在自己手心里的小鸟儿,整个画面充满了爱意,沈小沫不禁用手去触摸屏幕里的小鸟,仿佛它还在自己手心里,可人极了。

    两个人牵着手往地下停车场走,路两旁没有摩天耸立的高楼大厦,三四层的样子,最高的建筑大概就是教堂,路边默默拉手风琴的艺人,没有人驻足观赏他也依然深情陶醉,用情至深,调子时而轻缓时而昂扬。

    石板铺成的地面更是干净的不用说了,空气纯的仿佛真空一般,寻不见一丝雾霾,更不见尘土。

    偶尔一辆红色的巴士经过身旁的街道,车子三三两两的也不拥堵。远处的居民小楼一幢一幢错落有致的排列着,屋顶都是梯形,黛瓦白墙。

    沈小沫醉心于此,跟白衍林商量着要四处转转,走了很久也不觉得累。

    坐进车子里,她才觉得脚脖子有些酸,弯下腰去揉,嘴角还噙着笑。

    白衍林递给她一瓶当地的矿泉水,打开音响,一首绵绵的曲子昂扬着音调,惬意极了。

    “累不累?”白衍林用手撩起她因为躬身而散落在脸侧的黑发,掖到她的耳后,“累的话我们明天再去滑雪。”

    “不累,去吧去吧,这是第三天了,我姨妈一般也就四天,不多不少。”

    说完沈小沫才觉得羞涩,自个儿怎么就随口说了这么私、密的话题,还自然亲切。

    白衍林勾唇笑笑,替她将椅背往后放了放,“累了就睡会儿,你不是犯困?开过去还得有段时间。”

    “恩。”沈小沫点点头,偏头去看窗外风景,没再说话。

    也许是真的走累了,沈小沫又有上车就睡觉的习惯,车子虽然不及家里的床铺那样平稳,可一颠一颠地反而觉得舒服。

    等白衍林晃她的时候,沈小沫睁开一双惺忪睡眼,伸手揉了揉,第一反应就是看看外面的景况,然后缓缓开口,“我们到了吗?”

    白衍林无奈地笑笑,车子才开了20分钟不到,她倒是睡得恍若隔世。

    “快到苏黎世湖了,”白衍林的大手覆在她的温乎乎的小手背上,“先醒醒,要不然一会儿下车准得感冒。”

    哪知道沈小沫只是翻了翻身,侧过去了,睡态憨然。

    车子里,她还能侧着睡,这下轮到白衍林瞠目结舌了,他狠心将她翻回来,轻轻拍她的脸,“不能睡了,快起来。”

    沈小沫掩嘴打了个哈欠,不情不愿地睁眼,略带起床气便不愿下车了,“我们直接去阿尔卑斯山吧,我不喜欢湖……”

    “你看看窗外再决定,路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沈小沫秉承中国人旅游的好习惯,上车睡觉下车尿尿,到了地方还依然在睡梦中不情不愿。

    她强撑着困意抬眼望了望,这一望,就醒了。

    这是湖水吗?沈小沫在心底惊呼,碧绿碧绿的,在阳光下折射出熠熠的光泽,太干净了。

    不等白衍林开口,她打开车门就往下跳,三步两步蹿到湖边,完全没了来时的矜持。

    美景总会让人放下戒备,陌生人也会变得友好亲切。

    沈小沫将这一点演绎的淋漓尽致,明明语言不通,还笑呵呵地和湖边蹲着的小孩儿打招呼。

    秋风微凉,抚过水面,掀起圈圈涟漪,周身哪怕是一粒随风扬起的微尘,都在笑闹,飞舞,沈小沫又醉了。

    她静静的望着远方,怔怔出神,感慨自己怎么没有早些年出来走走,看得多了,眼界都会觉得宽阔。

    这片湖,比她在看广袤无垠的大海时还要觉得舒心。

    湖水干净的似乎蹲□子舀起来就能喝。

    在她陶醉的时光里,白衍林默默地站在她身旁,拿着相机为她拍下一连串的画面,有景,更有她。

    作者有话要说:早上七点就开始码字了,嗷呜,我是渣速三。嘤嘤

    留言肿么变少了 好难过。

    收藏两千的时候会双更的啊喂~~~~求爱抚,我也需要爱抚的~嗷呜

    剧情会在回国的时候迅速展开,还有许多许多的甜宠要写,你们期待咩?哈哈~~

    我是感谢分割线深深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22 13:02:22

    汐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22 15:49:41

    南风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22 23:39:05

    爱你们,嗷呜,破费咧,三三会努力码甜文哒,定不让你们失望。嘤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顺藤摸“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三生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生涅并收藏顺藤摸“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