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顺藤摸“妻” > 第31章 深情

第31章 深情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顺藤摸妻31

    嗷呜,沈小沫双眼无神地盯着天花板。

    刚躺一会儿,莫多多发来了短信:【沫沫我觉得你变化很大,比原来开朗多了,看来白衍林还真是你的救心丸。】

    救心丸?沈小沫不禁勾唇,一抹淡淡的笑在唇间漾开。

    显然,沈小沫认同莫多多的说法,在欧洲的一幕幕在脑海里电影一般过场,甜甜的。

    她有过去,不堪而且难言,她不信白衍林不知道她是个有故事的女人。可他对她最大的包容,便是不问。

    白衍林来的时候,沈小沫睡得很沉,以至于他在自己床边坐了很久她也未感觉到。知道他粗粝的指腹温柔的划过她的面颊时,她才游离着睁开睡眼。

    男人的气息在她的鼻尖萦绕,这个味道她已经熟悉,并且习惯。

    柔柔地笑了笑,低低地说,“你来了啊。”

    “恩。”白衍林宠溺地躬身在她的额角轻吻,声线清醇,“快起来吧,阿姨饭快做好了。”

    沈小沫点点头,随即扬唇,“咱俩都领证了,你还喊阿姨。”

    白衍林拍了拍额头,笑道,“口误。”

    晚饭很丰盛,林清自然是将多年积攒的厨艺好好发挥了一番,大家都欢欢喜喜,只有沈正轩,眉间总夹带着愁容。

    饭间,林清接过白衍林从欧洲带回来的礼物,高兴的不得了,沈正轩也强笑着收下礼物,可那拧起来的眉头,别别扭扭着怎么也松不开。

    沈小沫见状忙给沈正轩夹菜,还举起筷子直接喂进他嘴里,笑容堆了满面。

    “沫沫啊。”林清突然放下筷子,“妈后天有个聚会,可最近也没几件儿像样的衣服,你看看你有没有好看的淘汰给我穿。”

    “淘汰?我明儿带你去银广买几件儿就是了。”沈小沫边吃边说,头也未抬,“我的你穿不一定合适啊。”

    “真的啊,”林清喜笑颜开,“还是我闺女好,我前两天给你爸说,他就不给我买,非说我都老太婆了不用穿那么好看,哼。”

    沈小沫打趣道,“爸你这就不对了啊,老太婆也得打扮。”

    “你也觉得你妈是老太婆了?”

    “没有啦,你年轻着呢!”沈小沫插科打诨,“衍林你说对吧,妈年轻着呢。”

    白衍林接过沈小沫递来的眼神,当下勾唇,“是啊,阿姨,妈,你可不显老。”

    “还是女儿女婿好,老公这年头都不顶用了!”林清夹了一块排骨放进白衍林的碗里,“那你俩明儿上午去转转,给我挑上一件儿,我一会儿给你们一张银座卡。”

    “不用!”沈小沫连连推阻,“我这有钱你给我卡干什么?”

    林清撇她一眼,“你懂什么啊,这卡都是单位发给退休老干部的,不用白不用,就你傻瓜瓜地掏自个儿腰包?”

    “别啊,你留着跟爸买点吃的啊什么的,超市不也能用吗?”

    沈正轩听不下去了,“你妈让你拿就拿着,跟自己妈客气过来客气过去干什么。”

    沈小沫见父亲眼神有些严肃了,只得应声不再推阻,又夹了块鱼肉放进沈正轩碗里,小声道,“知道啦。”

    晚上,白衍林没有带沈小沫一起走,让离开父母已久的沈小沫在家陪陪爹妈。

    隔天上午,沈小沫接到白衍林的电话之后匆匆顶着一双迷蒙的睡眼匆匆下楼,她是真的倒不过时差来,昨晚上睡着睡着就行了,怎么数羊都再也睡不着了,一直折腾到快五点才又草草睡着。

    走出楼道,看见白衍林斜靠在车子一侧,一身休闲装,站在阳光下挺拔如画。

    撞入他深沉浓黑的眼瞳里,沈小沫微微笑了笑,在他面前停下,还有些不太好意思。

    她低眉,“我起晚了,时差倒不过来,昨天折腾了一晚上也没睡好。”

    白衍林目光灼灼,牵唇道,“那是因为我没有陪你睡。”

    “去你的。”她拈指戳他的肩头,笑的更开心了。

    两人驱车来到银座商城,沈小沫拿出林清在她出门前生生塞给自己的卡,在眼前晃了晃,“走吧,去给我妈挑衣服。”

    白衍林揽着她,“不要那么目的明确,到处逛逛,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衣服,我买单。”

    “行啦,钱都得花在刀刃上,我现在又不缺衣服。”

    “那就逛逛,你给我买。”

    沈小沫翻了他一眼,无奈地笑笑,开玩笑道,“那你可得悠着点,我钱包瘪着呢。”

    “我把卡放你包里,你去付钱。”

    “还有你这样干的?”

    白衍林懒洋洋地拥着她,点点头,“恩,心里舒服。”

    沈小沫侧头,余光中的白衍林没有平时那样西装革履,在她身边的时候也愈发的随意,这样的感觉很温暖,莫名的给人一种归属感。

    工作日,商场里人并不多。两人楼上楼下逛了许久,也没有逛到让沈小沫特别满意的,稍微漂亮一点的衣服看着太年轻,符合林清年龄的衣服呢,又除了大花就是大叶子,红红紫紫俗得要命。

    和所有男人逛街一样,虽然白衍林爱她如命,可也会觉得累,终于拉着她在地下一楼的室内小广场站住了脚,他指着不远处的一堆小方桌,“你去那儿坐会儿。”

    “累了?那咱去歇会儿。”

    “没有,刚才喝了一瓶水,我去下洗手间,你坐那儿等我。”

    沈小沫点点头,向与他相反的方向走去,坐下之后才觉出疲惫,方才又坐的太猛,加上昨夜休息欠佳,沈小沫顿觉头冒金星。

    百无聊赖地玩弄着手机,身边传来激烈的吵闹声,她惶惶然抬头,发现一对儿小两口吵得不可开交。

    女人飞扬跋扈,男人也不肯低头。你一句我一句地谁也饶不了谁。

    坐在她不远处的一个大妈牵着一只不大不小的贵宾犬,小狗大概是听着叫嚷声汪汪的吠起来,大妈抓紧起身,牵着小狗欲离开。

    那两口子吵的声音越来越大,沈小沫不听都不行。无非就是绕着一个主题,女的要买一件儿衣服男的觉得不好看,可女的就觉得好看非要买,男人大概大男子主义,非得将女人别过来。

    沈小沫不自觉地撇撇嘴,何必呢。生活中都退让一步,争吵少了,感情就多了。何必非要争个高下,就算争出个高低又能证明什么呢。

    她又垂头把玩手机,听是怎么也听不下去了。

    忽然,争吵声就没了。一瞬间戛然而止,沈小沫莫名地抬起头去看,女人似乎是扇了男人一巴掌,男人的脸猛地侧到一边。

    女人伸出的手方要收回,动作却在顷刻间停止。沈小沫倏地瞪大双眼,不明所以地望着。

    男人侧过去的头也定在一瞬。

    沈小沫惊惶地往旁边看,就连那大妈手里牵着的狗都定住了,一动不动。大妈一手扶着扶手,一只脚在前一只脚在后,分明就是走路的动作。

    是的,除了沈小沫以外的所有人,都定在瞬间,木偶断线了一般一动不动。

    整个画面,像是正在放映的录像被按下了暂停。

    这是怎么了,沈小沫悠悠慢慢地站起来,动作有些僵硬,头脑有些混沌的她已经完全无法思考。

    她的脑海中闪现中无数种可能,甚至都想到了穿越。

    努力定定神,她茫然四顾。所有人都是僵直的,没有任何人动作。整个商场,连营业员都是。

    空间在瞬间寂静,静的让她害怕,静的她只能听见自己一呼一吸的声音。

    心脏悄然猛跳,沈小沫慌了。在她的视线里,一切都变成了光怪陆离,原本静止的模特在此刻反而显得真实。

    一直循环播放商家投放广告的大屏幕突然一闪,扬起一阵悠然的蓝调。

    沈小沫循声望去,一望,便定定出了神。

    里面幻灯片放映似的放着她的照片,居然还是她小时候的。

    一个熟悉的男声从印象里传出,声线低醇,沈小沫震惊地掩唇,她知道,这声音她知道。是白衍林。

    “沫沫,我错过了你的小时候,你的童年,你的学生时代,还有年至芳龄的你,我都错过了。可我感谢这些无数个错过,时光刻画了一个现在的你,让我在转弯之际的街角遇到,从此,深陷不起。”

    随着他的声音,荧屏里放着她从小到大的各种照片,笑的,哭的,面无表情的,各种各样。

    “我爱你,是我自认为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一个决定,可我一直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再早一些出现在你的世界里,也许我真的错过你太多。可是,从我和你相遇的那一刻起,我就告诉自己,此生,我只要你,绝不放手。”

    轻缓地蓝调悠扬着昂扬起声调,白衍林深情款款的声音感人至深。沈小沫捂着胸口,几乎要忘了呼吸。

    荧屏里放弃一段视频,是他们在欧洲的时候。从苏黎世到英格堡,到阿尔卑斯,奥地利,巴黎,地中海……

    一幕一幕,他居然录了视频。

    一股热流,莫名地上涌,止不住。

    她的心是暖的,眼角是湿润的,开关的闸口还一直生生憋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画面还在流动,白衍林的声音也依然在继续,柔情蜜意都在字里行间中慢慢地溢出。

    “沈小沫,我,是白衍林,是一位30年来从未爱过的男人,大概都为了等一个人,是你,沈小沫。我爱着你的爱好,吃着你爱吃的东西,睡着你爱的床,用着你喜欢的牌子的生活日用品,听着你爱听的蓝调,你的点点滴滴已经慢慢渗入我的血液中,如若剥离,我定会粉身碎骨。

    如果非要问我为什么这样爱你,因为爱你已经变成一种习惯,因为是你,所以爱你。

    或者这个回答,略显生硬苍白,但是请你相信,请你坚定的将手交付于我,跟着我,走下去。

    前路漫漫,我并不能够预测未来,但懂得珍惜现在,珍惜你在我身边的每一分,每一秒。

    今天,我在这里像你求婚,我一直认为,求婚是一个女人在一辈子里最应该享受和幸福的瞬间,也最应该被时光铭记,所以我把这个画面定格,定格在此刻,让全世界,让时间,让苍天来证明,我爱你,沈小沫,请你转身,嫁给我吧。

    无论何时,何地,我都爱你如初,无论何年,何月,沈小沫,你都只能是我的。”

    大段大段的话最终温馨落幕,白衍林的声音慢慢消逝停止。

    荧屏里放映着的最后一个画面是沈小沫在阳光下熟睡的脸,安然,还带着晶莹的微笑。

    底下一行苍劲的小字,跟我在一起,我会让你睡觉也会不禁弯起嘴角。

    她认出,那是白衍林的字迹。

    转身?沈小沫心下一惊。

    他?就在自己身后吗?

    沈小沫的面色看起来平静,可是内心在疯狂的叫嚣。

    心跳陡然高涨,因为紧张,她的手脚俱都冰凉,眼眶发酸发胀,随时都要爆炸一般,喉咙里抑制着尖吼,血液都在沸腾。

    原本她一向是隐忍的,默然的。

    可因为有他,她已经变得开朗许多,变得愿意和他交流最深心里的感受。

    因为有他,她第一次觉得被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她才在真正意义上明白了,什么,是爱。

    垂下头,墨黑色的发洒落在脸颊两侧,蓝调已经悠然停止,画面也已经定格,温馨在此刻定格。

    她慢慢,慢慢地转过身来。去迎接她在无数个十字路口错过又错过的他。

    转身的瞬间,心里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一下就软了,就醉了。

    那个他,她的他。正西装革履,单膝跪在她身后,手里举着一枚熠熠生辉的钻戒。

    原本就俊朗绝伦的容颜,因为那深情柔和的笑容,在这一瞬间,竟比平时更英俊了几分。

    沈小沫终于是绷不住了,大把大把的眼泪倾泻下来,她彻彻底底地慌了,心怎么也静不下来,双手抑制不住地颤抖。

    捂着嘴,双肩微耸。面前的白衍林和周围的人的一样,一动也不动。

    难道这就是他所说的,将画面定格吗?

    不用了,白衍林,真的不用了。

    沈小沫乱了阵脚,她颤抖着伸手触动着白衍林,可他还仍然一动不动。

    “白衍林,你起来吧……”沈小沫语无伦次,声音潺潺,“我……”

    她几乎组不成句子,她根本没有想到这一切。就连昨日林清让她来买东西都是提前商量好的吧。

    那么真,真实到她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男人,在她的身后,默默策划这一切。连同领证,连同蜜月。

    所有的心心算计,都只为她一人。

    “白衍林,”沈小沫睁着雾气氤氲的眸子,瞳孔里印着他俊挺的面容,定定地说,“我同意,我愿意,我愿意嫁给你。”

    声音微颤,她已经情难自禁。

    还有什么理由不去接受呢。

    他一波又一波温柔而又强烈的攻势,却丝毫不显仓促。一点点将她心中最最坚硬的部分,磨得圆润,光滑。

    她从未想过,会有一个婚礼,她以为年龄都这样大了,领证就可以过日子了。她没想到他还精心准备了这样一个意外,这样如此意外的求婚。

    她怎么触碰,他都一动不动。唯有他脸上的那个微笑,还让沈小沫觉得他是真真切切的存在着。

    一切看起来那样梦幻,那样不可思议,可又那样真实。

    这个世界里,有这样一个白衍林,愿意去疼爱一个并不怎么优秀的沈小沫,原因是,因为她是沈小沫。

    作者有话要说:嗷呜,今天是三三生日,下午三点多开始码字,码到现在 码的我心里好激动 啊啊啊

    因为有你们的留言,三三上了首页月榜。这是你们送给我最好的生日礼物 嗷嗷嗷

    谢谢萌只一章一章的祝我生日快乐,谢谢你。谢谢南风娆娆寄来的礼物,谢谢你们在QQ微博上送给我的生日快乐。谢谢有你们。

    三三会继续努力的,也会一直一直写。嗷呜

    三三现在要出去,三三夫君请我吃饭,啦啦啦,就我们俩给我庆祝生日是不是看起来有点窘,嗷呜。

    留言可能不能及时回复,等我过完生日回来,一一回复~~爱你们嗷嗷嗷。

    我是感谢分割线南风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24 14:20:49

    饽饽香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11-24 21:57:54

    爱你们,狠狠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顺藤摸“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三生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生涅并收藏顺藤摸“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