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顺藤摸“妻” > 第48章 胸器

第48章 胸器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顺藤摸妻48

    最后,白衍林终于调笑着闹她,“沈小沫,你是属尾巴的吗?”

    “恩,你的小尾巴。”她的声音,比蜜还甜。

    夜晚,繁星漫天。

    沈小沫和白衍林双双躺在床上。

    沈小沫的头窝在白衍林的颈窝,翘着脚丫子轻晃,嘴边还哼着小曲,无限惬意。

    “老白?”

    “恩?”

    “你说,咱俩将来孩子叫什么呀?”

    白衍林听完她的话,唇角微弯,“孩子?”

    “恩。”她侧过身子向上挪了挪,柔软的身段整个贴合上去,粉嫩的唇在白衍林俊朗的侧脸摩挲着。

    他似乎有点疲惫,泼墨如画的眉眼轻轻闭着,长指与她的五指交握,“你想要孩子了?”

    “也没有……”

    “你起吧,生儿子跟你姓。”

    “啊?那可不行,我说小名哇。”

    白衍林侧过身子,长腿覆上,热狗一般将她细滑的腿夹住,拇指在她突兀的锁骨处摩挲,“小名?爱沫?”

    “不要啦,拗口。”虽然这么说着,沈小沫心里着实暖热了一番,“要不,欧米怎样?”

    “欧米伽?”

    沈小沫眉头微蹙,“不是,就是欧米。”

    “伽。”

    “欧米!”

    “伽。”白衍林故意闹她,在她说完加上一个字儿不偏不倚地凑成数学符号,惹得沈小沫伸出粉拳敲他,“就是欧米,没有伽!”

    “哈哈。”白衍林笑的爽朗,没有刮掉的胡渣蹭在她白皙的嫩肉上,引得沈小沫频频讨饶,可张牙舞爪也敌不过男人的大劲儿,手脚俱都被他缚住,脑袋拼命地往下躲,痛痒交加,难受极了。

    闹完,白衍林放开她,“一说欧米我总想起外国壮汉,换一个。”

    “那就叫米欧。”

    “米欧?”白衍林笑了,“你是生了个小猫吗?”

    沈小沫噘着小嘴重复了一遍,不禁弯唇,“是哈,成猫咪了。”

    “哎?”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沈小沫眸底发亮,“男孩叫大米儿,女孩儿叫小米儿,我要生两个~~”

    “大米小米?”白衍林勾唇,“大咪咪?小咪咪?”

    沈小沫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老白,你能不能别那么……”

    “我看不错,就叫大咪咪小咪咪吧,孩子他妈,这名字真好。”白衍林微笑,凑在她的耳边恶意地吐气,暖热的气息惹得她阵阵颤栗。

    良久,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儿,“你真黄色……”

    “来,让我替娃摸下咪咪。”

    “啊?”沈小沫惊慌失色来不及躲,男人的魔爪已经猝不及防地伸进衣服,捏住她胸尖处的那抹嫣红。

    见她脸红的要命,白衍林当即笑了,越笑越开心,嘴巴咧到耳根,样子邪劲儿十足,眸色深邃,“摸摸,能大些。”

    “大什么啊……我本来也不小。”她声轻如蚊,头埋的愈发低了,脸上的嫣红都能开出朵花儿来。

    拼了命的躲他的爪,手伸进衣领里抓住他的腕子,却引得他愈发深重的抚摸,身子一颤,当下便起了一层层的小疙瘩,抬起头,溺毙在他温柔的眸子里。

    渐渐,困意来袭,沈小沫闭遮掩干脆不管了,可人家摸得起劲儿,你越不管,手劲儿越巧,颤栗越深。

    翻了个身,沈小沫干脆趴下来,“你别闹……”

    [综漫]低调,要低调

    将他的手压在身下,紧紧地白衍林也无法动作,承载着她整个身板手臂不一会儿便麻了,好不容易抽出来,那边一本正经地说,“你这样躺着不好。”

    “怎么不好了?”沈小沫不紧不慢地喃喃。

    “压迫血管,压迫神经,压迫心脏,老得快。”

    这都什么跟什么?她嬉笑道,“没事儿,我不怕老。”

    “我怕。”

    沈小沫翻身坐起,“你怕毛线?”

    白衍林看进她微怒的眼底,火上浇油,“老了就不好看了。”

    “你!”

    他不管她生不生气,大手覆过去,在她胸前猛掏了两把,舒坦道,“我怎么了?这才是男人。”

    “臭男人!”沈小沫翻身背过去,哼哼唧唧,嘴角下弯。

    白衍林逗的够了,从身后抱住她,“我是例外,我可是绝种好男人,你老了我也爱。”

    “哼。”口气虽硬,嘴角已经翘起,沈小沫憋着劲儿,“真的?”

    “恩。”

    良久,白衍林的声音低醇,像浓郁的香酒,“别喊我老白了,听腻了,换一个。”

    “什么?”沈小沫闻声转过来,一脸莫名。

    “也是“老”开头的。”

    “‘老’开头的?”沈小沫明白过来,撇着嘴乐呵,喃喃开口,“老公。”

    “哎。”

    “再喊一声。”

    “老公~”

    白衍林剑眉星目俱都柔顺,受用的很。

    “以后叫我这个。”

    沈小沫忍不住仰头送上一个唇吻,乖乖地,“恩。”

    @

    周日,白衍林带着沈小沫去吃饭。

    菜单递过去,丫头只点了几个素菜,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白衍林眉头微皱,“姑娘,咱不是吃不起,怎么不要几个带肉的?”

    沈小沫端起茶杯,一本正经,“你要吧,我决定从今天开始戒肉了。”

    “戒肉?”

    “恩。”她想起总监那张巨大的扑克脸,还有对于美这个词儿的严格界定,加上公司清一色的佳丽,身板只有更瘦没有最瘦,眼下她停了瑜伽,反弹太容易了,只能靠笨办法保持身材。

    “为什么?”

    “我怕胖。”

    怕胖?白衍林的眉峰拧成一个深深的川字儿,“谁说你胖了?”

    “我怕胖,并不是说我现在胖啦,就是要保持的意思。”

    “不用保持,”白衍林看也不看她一眼,“服务员,刚才那几个菜都去了,”

    “哎衍林你别……”

    白衍林声音轻扬,“叫我什么?”

    “额,”沈小沫放下水杯,有些赧然,“老公,你别去掉,我真的不吃肉。”

    “不行,不吃肉怎么行。”白衍林坚持,可看着沈小沫神色艰难终于让步。

    当下便明白了。

    看来,是时候找某些人谈谈了。

    @

    想到就做,把沈小沫送回娘家,白衍林直接开车去了【末路】。穿越之宁静致远

    阳光洒在女人精致的面容上,眉眼冷峻不失英挺,嘴角微勾,“当年怎么请你白少也不见给一次面子,这次怎么主动约了?”

    白衍林面无表情,“你是聪明人。”

    杀气弥漫。

    当年Vlan财团散尽,有人携款外逃,公司一度要垮,总监苏铭见势不好,只得拉下脸去求眼下风生水起的IDG,希望能获得支持与帮助。

    可白衍林一度认为Vlan已经江郎才尽,同室操戈内斗严重,已经无药可救,冷漠拒绝了这个连脸面不要也要保住公司的女人苏铭。

    后来的几年时间,设计界走出了一个神话。谁也不知道苏铭用了什么办法,翻天逆转,不但破尽万难,而且将Vlan在几年之内推上设计界的顶峰。

    王牌设计师层穷不出,设计成功有目共睹。

    “呵呵,”苏铭看了他一看,淡淡的说,“不敢当。”

    苏铭做梦也不能忘,白衍林当年几个冷漠至极的字句,【你拿未来做担保?可靠吗?】

    她言笑晏晏地开口,“我听叶一桓说,你几乎为了这个女人好事做尽?”

    “呵呵,”白衍林笑了,“应该的。”

    他从怀里拿出一个字条,递给对面的女人,“这是叶柄年当年给我的,是时候给你了。”

    苏铭淡淡地看了一眼,“叶柄年?”

    她迟疑着终究没有伸出手,“还有必要看吗?”

    “随你。”白衍林不声不响,只是品茗,“如果为了当年的事儿,我也应该给你个解释。”

    良久,苏铭还是拿起那张字条,打开的时候,双手抑制不住地颤抖,这个字迹,她再也熟悉不过,笔走龙蛇,入木三分。

    除了叶柄年,别无他人。

    【无论如何,别帮她。】

    只是一行小字儿。

    女人的脸色苍白,往事如烟,却洪流一般涌动,掀起她心中久违的巨浪。

    这个她爱了几乎十年的男人,居然……

    白衍林缓缓开口,打断她长久绵延的思绪,“他走的时候,只给我留下了这个,我很清楚这个她,是指你。”

    潋滟水光在眼底浮动,气场强大的苏铭将自己感性的细胞生生掐灭,“你的意思,我还得跟他说声谢谢不是?”

    “我相信你心里很清楚,没有他,也没有现在的你。”

    “那你呢?”苏铭莞尔,下巴微收,笑意不达眼底,“你觉得爱她就是把她当成宠物豢养?

    什么苦都不让她吃?让她活在一个象牙塔的世界里?”

    见他不接话,苏铭一语中的,针针见血,“白衍林,你现在扮演的是她爸而不是丈夫。如果有一天你因为意外撒手人寰了。怎么办?沈小沫是不是要跟着你一起去死。因为你已经让她慢慢觉得,离开你,没发活。她会被你惯得什么都不懂,到时候一点点伤害于她,都能致命。对于当年,”苏铭顿了顿,美艳的嘴角微微弯起,“我并非记恨。其实我很感谢你们,眼下我更感激叶柄年。”

    走的时候,苏铭踩着阳光,金色的波浪慵懒地散在背后,衣骨笔挺。

    白衍林说的没错,没有当年的叶柄年,也没有现在的自己。

    苏铭走后,白衍林坐在【末路】,大把的阳光萦绕,将他坚毅的侧脸映照的愈发俊朗。

    @

    莫多多约沈小沫的时候,她正好要从娘家出来。

    临走的时候,林清还低声递话,“沫沫你都好三十了,孩子得抓紧生啊。”

    噗。沈小沫头挂黑线,当奶奶的还没急,这当姥姥的……

    冬日的午后总也惬意,尤其是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太阳倾泻一些,阳光微暖并不刺眼,透过枯枝桠在地上投着深深浅浅的光影。红楼世界求生存

    并非饭点,路也通畅,打上车的一路,司机走的高架,畅通无阻。

    很快到了三楼猫,才知道猫先生病逝的消息。

    莫多多已经是红了一双眼,站在那儿轻颤,沈小沫更是面对着没有猫的三楼,泪眼迷蒙。

    她们认识它多年。

    虽然不时常来,也可能不时常想起,可猫先生也深深在她们的生活的某一个角落,不偏不倚地在那儿。

    莫多多的反应已经有些迟钝,两个人只是抱着,谁也不说话,默默流泪。

    老板更是落寞,谁也不敢说什么劝慰的话。

    坐在角落里,沈小沫拿出手机给白衍林发了短信,【老公,猫先生死了。】

    总归感性,心下愈发酸涩,以手扶额,眼泪还不住地往下掉。

    “沫沫,我怀孕了。”莫多多的声音猝不及防地响起。

    “什么?”

    眼泪戛然而止,沈小沫疯了。

    莫多多自嘲地苦笑,“我也没想到,沫沫你别鄙视我。”她知道沈小沫为人传统,眼里尽是尴尬。

    顿了顿,多多端着咖啡杯,“我准备把它生下来。”

    沈小沫一把夺过咖啡,“生下来?”

    “恩。”莫多多看了一眼窗外车水,眼里平静如水,仿佛红尘世事也淡去,“我想当妈妈了。”

    “可你还……”

    “我知道,可我对他没什么感情,我们,”她艰难地继续,“算是一夜情吧。”

    “一夜情?!”沈小沫皱眉,“你怎么回事!”

    “你别问了沫沫,只是我父母那边可能不好说,你得帮我。”

    “这个我怎么帮?”

    莫多多双手交叠放在桌子上,面如止水,整个人像是抽去了魂儿,苍白的唇微微张启,“我跟他们打过预防针了,说公司外派,可能要出去一年多,下午你陪我去找个地方,我租房子。”

    “租房子?”沈小沫眉峰紧拧,“不行!这个绝对不行,这孩子不能生!多多你考虑过没有你……”

    “沫沫你别劝我了,行吗?”她的话语艰涩,可语句里充满坚决,如山阻隔,不容沈小沫再说半分。

    良久,沈小沫看着莫多多的双眸,终于点头。

    那双眼睛里,她居然看到了祈求。

    到底怎么了?多多,你到底怎么了?

    沈小沫不敢问,她不想去做揭伤疤的人。

    当下覆上莫多多冰冷的手,紧了紧,心拧成麻花。

    作者有话要说:亲爱的们,嘤嘤,三生这两天在定办酒席的酒店。

    昨天公婆父母促膝长谈,直接从下午到夜里四点多。

    今天直接睡到中午两点多,下午继续奔走,我的脚……你们要知道,我是穿着拖鞋陪同奔走的。

    丢人嘤嘤……

    还好,现在酒店已经定好了 嗷呜

    昨天欠上的更等明天忙完最后一天后天或者大后天一定补上 爱你们。

    我是感谢分割线南风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12-11 14:38:08

    左岸右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13 14:42:41

    推文时间推基友鱼儿的文,大家可以戳过去看看哇~~:

    推基友轻黯的文,

    留言满25字儿送积分奥~~~大家多多撒花花啦~~~嘤嘤 爱你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顺藤摸“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三生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生涅并收藏顺藤摸“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