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顺藤摸“妻” > 第50章 圣诞快乐

第50章 圣诞快乐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顺藤摸妻51

    晌午的骄阳照在波光粼粼的水面,阳光美好的有些讽刺。

    白怡坐在苏黎世河边的一家咖啡厅里,目光有些呆滞。

    韩轲俱是面色沧桑,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白怡的目光飘飘洒洒在数十艘泛海的轻舟上,抬起头,飞机拉着白色的尾线划过。她极不自然地撩了撩长发,朱唇微启,“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这段时间,谢谢你。”

    “ 白怡,”韩轲的声音有些哑,“其实我一直都在你身后,也总想让你回头看看,身后还有一个我,可你孤军前行走的是一条不归路,”他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该用什么心境面对你,很多事儿……”

    “你不用说了,我明白。”她骄傲地打断他,语句有点哽,可还是完好的收敛住了。

    韩轲走了。

    头也不回。

    一丝泪光在白怡的双眼中闪现,眼睛微眨,泪成行流下。

    她知道她错过的不止是韩轲而已。

    韩轲大概是失望了。又或者她令所有人都失望了。

    白怡故作坚强地擦去眼角的泪,捋了捋有些乱的发,从包里拿出化妆镜,对着那个精致的粉盒,已然不知今夕何夕。

    这段日子,她辞去了令人羡慕的工作,究竟都在做些什么。

    昨晚韩轲的那句【你真是疯了。】到现在都在白怡的脑海中回荡。针刺一般扎在心上。

    她已经过分习惯于韩轲的给予和关照。

    可现在,他走了。

    他说,【我只负责把你送回瑞士,白怡,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我觉得我再继续这样下去,等于在害你。】

    韩轲的声音,韩轲的面容,韩轲的一切,在此刻都变得无比清晰。

    而此刻的白怡,又觉得无比空虚,虚无的时间似乎像做了一场梦。如今她又回到苏黎世,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同一时间的国内,白衍林回家的时候莫多多已经走了。

    沈小沫劝也劝不住,只红了一双眼眶坐在沙发上,感慨万千。

    “莫多多呢?”白衍林边换鞋边问,心疼地走过来揽住她的双肩,“妈来过了?”

    “恩,咱妈以为我和你吵架了,担心的了不得,还以为我把你撵出家门了呢。”沈小沫顺着倚在白衍林的怀里,“多多走了,说是回家跟爸妈坦白去,我要陪着她死活不让。”

    “好了,”白衍林哑着声说,“你做的够多了,别太内疚,很多时候很多感情,闺蜜也是弥补不了的。”

    “你是说?”

    “恩,你啊,”白衍林心照不宣地点头,“有时候就是操心太多,谁的心都操,不怕变老?”

    “我怕啊。”沈小沫埋在他怀里,咕哝着嗓子,“我今天早上照镜子的时候都看见鱼尾纹了呢,真的老了……嘤嘤嘤嘤。”

    “呵呵。”白衍林宠溺地紧了紧怀抱,“没关系,再老也是我心中最漂亮的女人。”

    “切。”她虽然嘴上逞强,心中着实暖了,埋在白衍林怀里的头小猫似地蹭来蹭去,一点也看不出是要30的女人。

    心中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鬼使神差之下,头微微仰起,捉住男人的薄唇,想也未想就印了上去。

    只是轻轻一啄,在白衍林的唇上,侧脸,鼻子,下巴,额头,胡乱吻了一气,似乎怎么做都无法表达她对他的爱意。

    殊不知头顶的那双眸子,悄无声息地变了色。

    他沉声放肆地笑,大掌握住她的腋下,一撑将她放在自己的腿上,跨坐着面对他。

    刮了刮她挺动的鼻端,恨不得立马将她揉碎到怀里,镶嵌进身子里面。

    沈小沫是一直被宠爱的孩子,白衍林的爱总是让她甜到坏了牙,有时候也就肆虐情绪,比如上一次无理取闹。总之面对他,她有无数的安全感。

    “沫沫,我们要个孩子吧。”白衍林喃喃地说,他这句话发自肺腑,也是水到渠成,可他不知道,这句话的含义,比任何一句浓情蜜意地情话都要让女人窝心。

    沈小沫双眸斜眯,如同竹叶,鼻尖蹭着他的鼻尖,含羞开口,“恩。”

    一个字儿让白衍林如获大释,当下双手托住沈小沫的双臀,抱小孩儿一般将她抱起,往卧室走。

    他抱的很稳,沈小沫乖顺地将头搭在他的肩膀上,心里很安静,很柔和,没有一丝波澜。

    只是气息有些不稳,对即将发生的事儿是又期待,又害怕。

    害怕地是她憋了他好几日,不知道白衍林得如何惩罚她。

    期待的是她也想要他了。

    手捧至宝一般将她轻轻放在床上,床头的暖气烤的她小脸通红,双唇微弯小心地瞅着正脱衣服的白衍林,不知道打哪一个激灵倏地钻进被子里。

    白衍林看她的贼眉鼠眼,笑弯了唇。爽朗的笑声在沈小沫耳朵里比什么都动听。

    她知道。他们因为相知,所以懂得,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感情这东西,经营的稳妥熟练了,那一定是蒸蒸日上。

    白衍林将被子掀开,柔柔地目光沁了水,身子躺上去的时候她却往旁边一躲,游戏般的玩开猫捉老鼠了。

    两人在床上追逐,一阵摸爬滚打之后俱都沁了汗,白衍林覆上她的粉唇时沈小沫低低地开口,“还没洗澡呢……”

    男人看着她脖子弯着美好的弧度,一手揽过她的脖子,一手抱住她的双腿,将她整个人腾空抱起,双膝慢慢跪起来下床,“走,一起洗。”

    在沈小沫的娇呼下,白衍林进了浴室。

    柔黄的暖光灯洒在她乌黑的长发,白衍林看着便入了迷。

    她在浴缸里玩水,白衍林的手必然不会老实,从背后拥住她,嘴贴着她细致的肌肤,从后背一路吮吻到前胸,也不知是水温的缘故还是别的,沈小沫的浑身都浮起红云。

    浑身赤、裸地浸在水里,湿漉漉地长发遮住嫣红地双颊,沈小沫玩心大气,妖冶地张启水亮的粉唇,躬身含住了他胸前的红点。

    白衍林惊悸不已,放要说话,被沈小沫的小手遮住了嘴唇,她笑嘻嘻地说,“我来,你觉得舒服了就告诉我,我也要学学怎么挑逗男人。”

    男人勾起唇,笑的无声,和着她把他当*教学了。

    湿热的舌探入水中刺点着他胸前的红豆豆绕圈,时不时地用牙齿轻轻咬合,又痒又痛地感觉撩拨着白衍林的每一根神经。

    她就想小野猫一般无师自通,可唯一美中不足地是每当她挑拨一下总要抬头问问,“舒服吗?”

    一问,就让白衍林有种瞬间出戏的错觉。

    可为了不打击她这方面的积极性,他也唯有忍着,配合她。

    沈小沫抬眸温柔一笑,艳若牡丹。长发瀑布一般散在一侧,赤、裸的身子散着水花晶莹剔透,像是覆了一层流光,俨然出水的精灵。

    她的纤腰下压,高高的噘着小臀,两个股瓣在他眼下明晃晃地晃动,白衍林忍不住将大手抚在她光、、裸的臀上,美腻的触感惹得白衍林口干舌燥双眼冒火,一面还得忍受着她的上下其手。

    沈小沫一手沾了水抚摸着他的唇,一手探入水下在他的丛林出撩拨,可就不触碰那根炙热,白衍林忍着不去挺腰迎合,难耐地仰头。

    她双峰的蓓蕾碰在水面,娇艳的红润让他好想将她一把提起含在嘴中。

    沈小沫的手在他的双腿之间作孽,青葱玉指顺着他的大腿根和腰之间的那条缝来回揉搓,几次就要碰到敏感却又及时的闪开,小舌探在白衍林的耳根,还吐着热气。

    他几乎想掐住她的脖子问这事从哪儿学的,可丝丝重重地兴、奋在四肢百体流窜,白衍林沉迷了。

    沈小沫充满张力地扭动腰身,魅惑的味道十足。小手力道恰如其分地捏着他劲瘦的腰,指尖尖儿做羽毛状撩拨他的肌肤。

    她的蓓蕾刷在他的肌肤上,硬挺的两颗ru尖儿带来的酥麻感觉瞬间暴起,白衍林紧咬牙关,几声低吼几乎要溢出唇间。

    听着他的几声轻吼,沈小沫展颜笑了,秀腿挤入他的双腿之间,磨蹭着他的大腿内侧,撩起阵阵水花。

    她的唇顺着他的体线向下,一路吻着到胸膛,到小腹,头整个探入水中,小舌伸出学着他当初挑逗他的模样在他的大腿之间游走。

    他身下紧绷到了极致,正享受到极致,沈小沫猝不及防地抬起头,特别认真地看着他,“这样舒服吗?”

    白衍林微微一愕,身下那种别样的触感在瞬间烟消云散,掩藏着内心巨大的失落,扬起唇角,给予她一个鼓励的微笑,“舒……服。”

    “那还继续吗?”

    “别继续了!”白衍林再也忍不住了,照这样下去,他不是疯就是死。

    翻身将沈小沫反压在身下,欲潮爆发。

    “记得吗?今天是平安夜。”白衍林的嗓音微浓,对于她的身体已经太过熟悉。刚说完,不等沈小沫回应,对着那颗颤抖的蓓蕾咬上去,疯狂晃动着火热的舌头在已经硬挺的花蕾上舔动。

    也不会冷落另外一颗,捻起两指捏上去,提拉出水,娇艳欲滴。

    沈小沫大声惊呼,还没适应角色变幻,俊俏的脸已经浮起潮红,心中的尖叫都快要爆了。

    其实,方才在挑逗他的时候,她自己也湿了。

    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将他的头下压,唇印上去,舌与舌狠狠纠缠,津液在两人之间交换,灵动地舌掠夺着彼此口腔中的每一处缝隙。

    呼吸难耐。

    白衍林盯着她浑身的粉嫩,只有一个想法,占有,驰骋,蹂躏。

    长指摸索着到她的双腿之间,以两指送入洞口,轻轻抽动,慢慢变快,漾起水花。

    感受着她的湿热,紧致,和层层嫩肉的卷缩,缩噬着他的手指,夹得他生疼。

    勾着那个点,白衍林的食指用力勾扯,不停地刺激,舌头还在她的胸前绕圈,双重刺激终于将她送上了极乐的空间。

    她的湿热,浸满了他的手掌,黏稠的液体混入水中,空气浮起淫、靡的味道。

    她慵懒无力地出声,“不行了……我不行了。”

    沈小沫说的是实话,她浑身无力,身子沉沉地下滑,水几乎要末过鼻尖儿,白衍林一把将她提起,提拽着她站在浴池里,让她双手扶着浴缸的边缘,整个臀部完好的呈现在他的面前。

    下、体狼狈不堪。

    白衍林看着她腿中间那朵娇艳的花眸色转深,挺动着腰身,在她的洞口研磨。

    水珠淋淋拉拉着,身上全是雾气,整个人在水的衬托下更显性、感。

    这种视觉盛宴让白衍林再也无暇思考,狠狠一挺,全根没入。

    “啊。”一阵充盈感顶的她浪花满满,小手紧紧攥着浴缸边缘,指尖生疼,她难耐的呻、吟,欲、望的电流由身、下传往四肢百骸,整个人痉挛不已。

    一下又一下的撞击,让沈小沫目眩神迷,后体位会让他cha、入的更深,也撞的更无缝隙。

    这样的视觉让白衍林能看见自己的nan、根是如何在她的体内驰骋,他动情地抓住她的长发,像驾驭着一匹骏马。

    占有感和征服感愈发地强烈,他也撞的更快更狠更深。

    屈辱感和被征服的感觉从沈小沫的心底升起,可这样微妙的感觉使得她性、觉更深。

    “别顶了……太深了……到了……都到里面了……”她喃喃地哀求,那种兴奋过高地感觉让沈小沫完全驾驭不了。

    白衍林双眼赤红,妖孽般的面容充斥着邪劲儿,“到哪了?恩?”

    “到里面了……”

    “里面是哪儿?”他发坏地问她,欲根明显感觉着突破一个口被更紧的环握,吮吸。

    沈小沫就这样站着,双腿不住地抽搐几乎是已经站不住了。

    她双手狠狠地扒着浴池地边缘,全身的力量都倚靠在浴池上,脚底一滑,差点摔倒。

    白衍林及时的将她拦腰抱起,狠狠一顶,悸动惊起,沈小沫惊惶着扑在浴缸的边缘,双腿俱在他的大掌里,整个人只有手支撑着。

    她娇嗔着叫喊,语句断断续续,“你放我……下来……”

    “不放。”白衍林粗粝的指腹摩着她细致的大腿,白花花的肉和着水珠散发着*魅惑的味道。

    随之,他又是一次挺进,又加快了速度冲刺。

    肉与肉之间的摩擦快速升温,深处传来的悸动让沈小沫癫狂不已,她娇呼着,似乎只有叫喊能散发体内的激情,只有呼喊出来,才能缓解内心的狂野。

    像头兽,她忘了今夕何夕。

    他超人的尺寸,让她有些吃不消,不一会儿就由狂喜转为疲惫,虽然身、下湿的厉害,可耐不住他惊人的耐力,一下一下的顶撞半天也没见要消停的意思。

    情潮里,她泄了身,下、体湿的一塌糊涂。

    白衍林顶着欲根却不再顶撞,开始绕着她的内壁转动腰臀,肉根顶着她的肉壁,捣地疯狂,马眼被她的骤缩吸的发麻。

    沈小沫呜呜地叫着,力气越来越小,呼喊声越来越弱。

    白衍林耐着性子逗她,“等着,还没完,憋了我那么多天,得好好要回来。”

    她就知道……

    沈小沫一阵眩晕,一层又一层的电流惹得她几乎要疯掉。她的下、体潮热,裹着他的根,越裹越紧。

    身上的每一处敏感点都在巨浪中翻滚,整个人还腾空着,沈小沫艰难地咬唇,“放我下来……我撑不住了……”

    白衍林这才慢慢将她放下来,却不给她休息的机会,一个挺身,继续驰骋着。

    她甩着长发,狂喜让她愈发地受不住,她娇呼着哀求,“衍林,你轻点……慢点……”

    白衍林压着她的腰,腰线呈现出一个灵巧的弧度,看的他愈发疯迷,当下热血横冲,抱着她纤细的腰肢,进行着最后一次冲刺。

    他用尽全力的喷发,全数洒进她的体内,顶了好一会儿才低吼着将那根拿出。

    沈小沫软绵绵地倒在他怀里,完全没了力气,双腿沉重地抬不起来。

    白衍林勾唇直笑,温柔地替她清洗每一处,细致到一丝一寸。

    她的娇呼和叫喊,对他来说是最好的情话,那声声嘤咛让白衍林的*一发不可收拾。

    又将她擦洗干净放回床上反面正面生生要了她百八十回才算够。

    一夜无眠。

    情潮褪去,床上,她靠在白衍林温暖的胸膛,手指在他英朗的胸前画着圈,喃喃着说,“老白,我想过了当初我说要AA没有考虑你的感受,其实我只是想证明自己没有别的意思,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不AA了,你得养我,养一辈子。”

    话里带着撒娇的口吻,叫白衍林好不受用。

    男人大男子主义凸显起来要命,当下将她揉进怀里狠狠吻了一番,安抚爱宠一般爱抚着她的脑袋,柔声道,“这才乖。”

    一声嘤咛之后,沈小沫昏沉沉地睡去,几乎只消一秒。

    晨,是圣诞节。

    街上布满了圣诞的气息。龙津街心到布口,商店虽然关着门,可早都布置好了圣诞老人,以及窗面上的涂鸦。

    沈小沫走到公司,似乎对这样的节日早也没了感触。

    如今年龄大了,日子也过得好,倒是天天都像是在过节,如今连春节也少了以往的那种祈盼。

    春节。

    想到这,沈小沫暗暗地想,是不是今年过年要在白家过了,如今她已经是白家的媳妇,那便要生死白家人死是白家鬼,更何况是春节。

    惶惶忙进了单位,如今已经熟练到不需要专门在电梯里紧张地整理仪表,也不会为了那盆花而提心吊胆。

    沈小沫适应环境能力很强,不消半个月,就已经融入公司环境。

    刚刚在为Vlan旗下的时尚杂志整理素材,属于总监的脚步声由近及远。沈小沫和周围的同事一起抬头,看着一向优雅的苏铭。

    苏铭微微颔首,照旧是那一头酒红色的大波浪,成熟的女人范儿十足。

    她朱唇轻启,声音清脆,“宣布一个消息,为了开拓国际市场,我们正式与IDG合作,IDG作为咱们的投资人,也就是目前公司最大的股东,从今日起那边会派来一位董事与我们一起日常工作,大概10点钟到,大家不用刻意准备,保持你们惯常的工作态度和激情就好了。”

    苏铭踩着猫步走了,背影留给沈小沫一串串疑问。

    IDG?

    怎么这么耳熟。

    等十点钟那位董事在众位女性同事的低声惊呼中出现的时候,沈小沫释然了。

    男人衣骨熨帖。穿着还是她搭配的灰白色麻布衬衫和羊绒面料的西服裤子,领口齐整的系好,最上面那颗扣子,是沈小沫系的。

    那双眸子随意的扫了一眼,做了简短地介绍便进了特意为他准备的办公室。

    更如她所料,接下来的十分钟,她的职位便被人事部传达,由普通职员升职为董事长助理。

    气鼓鼓地抱着箱子,面上还得保持职业微笑,走进办公室,沈小沫把怀里地箱子往男人桌子上重重放下,小鼻子噌噌喘着气,“升职就升职吧,怎么办公地点还在你办公室!”

    质问完还觉得漏了什么,思忖了会儿,声音再起,“还有你什么时候把Vlan收购了?”

    白衍林绕过桌子慢慢走过来,双手从她的腰际拥过,下巴磕在她柔软的发顶,含笑出声,“不是收购,宝贝,是风投,可是你们总监去找的我。我老婆还在这家公司,何乐而不为?”

    “喂,我是来视线梦想的哇!你让我做助理是干神马?”

    “梦想?你的梦想不就是进Vlan?”

    “谁说的!那只是第一步,我的终极目标是成为合格的设计师!”

    白衍林站开一点,一手托着下巴打量着她,“董事长助理和成为设计师,不冲突。”

    苏铭敲门的时候,沈小沫惊着挑起站在远远的角落。

    局促地看着严厉的总监。

    苏铭扬起唇,笑了,“你和白董的关系我知道,白衍林是我请来的,让你升职为董事长助理也是我的意思,公司的头号董事,你来伺候最好,作为交换,我会亲自指导你的设计。”

    漂亮到无暇的苏铭微颔首,举止投某都让沈小沫艳羡不已。

    “你进公司从未表露过自己的身份,要知道白家跺跺脚整个北城也要震一震的,所以,我认可你的低调,白太太,今后多多关照。”

    面对苏铭伸过来的手,沈小沫浑身一震,她尴尬地伸手与她相握,“多多关照。”

    等苏铭走了,她挠着头,莫名地自言自语,“我怎么有种被卖了的感觉。”

    “那你今后,一直跟我一个单位吗?”沈小沫侧头看白衍林,一脸不明所以。

    “等Vlan的欧洲市场开拓稳定,我就走。”

    “那大概要多久?”

    “有多久就多久。”

    “……”

    她其实,真的不想这样。

    可苏铭已经这么说了。

    最后也只能向白衍林争取着把办公桌从他的办公室里挪出来,才算安心。

    虽然,只隔着一扇门。

    可那样多少也舒服一些。

    被苏铭布置作业的时候,沈小沫抓耳挠腮,她要她设计一款秋冬晚礼服,要求是不露胸不露腚还得要性感。

    这不是故意难为人吗?

    正想着入神,稍稍有些思路的时候,白衍林一个电话过来要让她来记自己未来五天的工作行程,她就差要脱口斥他,可又想到现在是工作关系。

    要是领导要求你,那还不是要上刀山下火海?

    于是忍住了,进了门还恭敬地问候,“白董好,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白衍林差点笑了,也忍住,一板一眼地说着自己的工作,精细到每个小时。

    接过白衍林递过来的小本子,沈小沫记得大汗淋漓,笔杆子差点没握住,她惊呼,“老公,你每天都要忙这么多事儿啊!”

    “是啊。”白衍林点头,“这个本子你拿走,以后我的工作行程都记在上面,用完了来找我要本子。”

    “好的。”

    坐回办公室,沈小沫低头翻看这个小本子。上面密密麻麻地全是小字儿,还有一些她看不懂的速记符号。

    前面大概都是之前他在IDG的秘书记得吧。

    扉页是从今年十月份开始的。

    那个时候,他们已经在一起了。

    看着看着,翻到了他们结婚的那天,之后的每一天都在末尾记着,【六点之前完成所有工作,六点半准时回家。】

    每天如此。

    应酬上全数划了横杠,不赴宴的意思。

    她翻着翻着,心里就说不出的滋味儿,暖暖的,还有些酸。

    她的白衍林,从没有认识她开始到现在,都一直在默默地为她做很多事情,很多很多,多到她数不清,也还不清。

    自己与他比起来,实在是只接受,零给予。

    沈小沫咬咬牙,从网上下载了一套速记,认认真真背起来,打算好好地在工作上帮助白衍林,一定要成为一个得力助手才算好。

    中午的时候,她想吃披萨,突然就特别想吃,莫名其妙的。

    下班时分钻进白衍林的办公室的时候他正忙地焦头烂额,沈小沫偷偷嘲笑自己还以为白衍林是来骚扰她的,眼下看看,他恐怕根本没时间打理她这个小毛头。

    从他的背后环抱,也不出声。白衍林当即放下手中的工作,侧头在她探过来的小脸上印上一吻,“饿了?”

    “恩,想吃披萨了。”

    “那走,我带你去吃。”

    “不行……那家太远了,去了吃完都要回不来了,更何况今天是圣诞节,人肯定特别的多……”

    正说着,叶一桓推门进入,入眼便是小两口甜蜜的样子。叶一桓清清嗓子,博取自己的存在感,“外星人的合同我签完了,你看看吧。”

    “放这儿吧。”白衍林突觉叶一桓来的是时候,大掌一拍,“你去趟比洲披萨,去了之后报我的名字领一份披萨回来。”

    叶一桓歪歪头,“什么情况?”

    “你嫂子馋了,她怕耽误上班点不让我带她去,正好你闲着。”

    “你自己不能去吗?”

    白衍林英眉横条,“我给Vlan做董事,要以身作则。”

    “所以呢?”

    “还用我再说一遍吗?”

    叶一桓觉得如果目光能杀人那么白衍林现在就是一具白骨。

    凭什么啊,整天为了一个“沫沫长沫沫短”让他鞠躬尽瘁的,要知道白衍林和沈小沫去度蜜月那一个月,叶一桓连续30多天没有假期,连汪妤蓉都顾不上!

    刚想反抗,白衍林又瞪他一眼。

    北非要拓展项目的事儿还没落停,叶一桓怕他赊毒自己,只好乖乖遁走。

    奶奶的,真是不能让白家大少动真格。

    他谈个恋爱,全世界都得伺候着!

    去了比洲披萨叶一桓才知道为什么白衍林说要报他的名字。

    从披萨到配餐还有水果沙拉的配料一一俱全,最后服务员还说了句,“沈小姐的单子齐了。”

    叶一桓愣头愣脑地拿出银行卡,大爷范儿十足,“刷卡。”

    “不需要刷卡,白先生的余额是四千六百八。”

    四千六百八?

    叶一桓后来才知道,白衍林这厮在沈小沫所有爱吃的店里都申请了金卡,而且记下各式各样的菜单。

    疯了。

    当真疯了。

    简直就是疯子谈恋爱,不,疯子结婚。

    回到Vlan时候,沈小沫的口水都要到地上去了,对叶一桓的速度佩服地五体投地。

    各种感谢之后两个人在办公室里开餐,没有一个人邀请叶一桓。

    识相地离开。他要去找汪妤蓉找安慰。

    蓉蓉虽然流产了,但被他伺候的倍儿棒,虽然没有白衍林这么疯,可也拿出了奴才对小主的架势,哪哪哪儿都周全到位。

    白衍林切了一小块披萨喂到她嘴里,只是看着。

    沈小沫吃起来什么也顾不上,一个披萨饼被她一个人吃了大半张,水果沙拉是她最爱的火龙果和橙子柚子,饭后水果什么的,最解腻了。

    她站起来整理皱巴的衣服,白衍林大手一拉将她拽进怀里,老板椅转了半个圈。

    他的头埋在她洁白的颈窝,唇上传来的热度让沈小沫心悸,当下扭捏着要坐起来可他偏偏按着,按哪不好还按着胸。

    沈小沫指着一扇大玻璃低吼,“能看见!”

    “看见什么?”

    “看见我们!”

    “看见就看见吧。”白衍林的魔爪狠狠揉了两下,头又钻进她的胸前腻歪了好一会儿。

    沈小沫终于坐不住了,一手推开他的大脑袋,看着他欠揍的表情娇喘不已。

    说到底也是公共场合,这种微妙的场所加上莫名的心里叫她更生情潮,几下抚摸就已经湿了身,再这样下去可怎么好。

    一下子站起来,戳点着白衍林的鼻尖儿,“你真是不想活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白衍林贱兮兮地回嘴,丝毫没有愧疚感,还伸着爪子在她的翘臀上揩油。

    “哎呀你起来了!”沈小沫跳着走开,小兔子一般惊惶地奔走出门。

    看着她消匿在门口处的身影,白衍林忍不住地笑。

    下班。沈小沫满脑子都是那个晚礼服的设计,想着想着干脆就想到了透视装,可眼下诸多女星都用这样的方式博取眼球,她用这法子应付苏铭,是不是糗了点。

    直到白衍林办完事从外面回来敲她桌子的时候,沈小沫还在拿着画笔划拉,一张张画过的纸摆了满桌。

    白衍林拿起一张,被沈小沫飞快夺下,当下捂在怀里,“你别看!”

    “为什么不能看?”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能看!”她闹起来,倒像个孩子,让白衍林哭笑不得。

    “走了,下班了。”他也不和她抢,“晚上想吃什么?”

    “不吃了不吃了,中午吃多了,现在还撑着。”

    “现在还撑着?有这么夸张?”

    “恩,撑死了,我再吃下去胖了总监会把我开除的!”沈小沫摆着手指了指刻意挺起来的肚皮,“你看,像怀孕似的。”

    “就你这瘦骨嶙峋的,还怀孕呢。”白衍林嗤她一声,拉住她放在桌面上的手,“走了走了。”

    “你先走。”沈小沫做着不动。

    “啊?”

    “你先走,我不想让同事知道咱俩的关系啦!!”沈小沫有些赧然,站起来推着他的背,“哎呀现在不都不准办公室恋情吗,你快走嘛,我自己做地铁回去,或者我在地铁站等你啦。”

    “早晚也得被发现,何必呢。”白衍林坚持拽她,沈小沫坚持推搡。

    最后白衍林败下阵来,被她软磨硬泡的怎么也坚持不下去了,吻了吻她的粉唇,“我在地铁站入口的路南等你。”

    因为是董事长,他的办公室在独立的楼层,绕过几个拐角才到大厅。

    沈小沫怕引起留言,却不知道苏铭将她升职这件事儿已经被人猜测,她提着包走到洗手间的时候,才知道为什么人说留言都是从洗手间里传出来的。

    她在上厕所,门外传来一个她熟悉的女声。

    “我说沈小沫不会是白董的情妇吧,你她才来不到一个月就去当董事长助理,太恶心了啊。”

    “我啊,怀疑根本就是她先来白董后来的。”

    “就是,她现在连试用期也还没过呢吧!”

    沈小沫上完厕所也不敢出去,听着外面没了声才推开门,整个人灰蒙蒙地有些沮丧,心想着这流言蜚语肯定是要止不住了。

    原本听说被升职的时候,就猜到会这样的……

    地铁站入口,她心事重重地钻进车子,也不说话。

    想了几秒之后便笑口大开,“老白!老公!白哥哥!祝你圣诞快乐!!”

    “噗……”白衍林被她突如其来地别样祝福弄得一愣,旋即乐呵呵地点头,“傻丫头。”

    “可是外国人的节日没什么好过的,所以我们回家吧!”

    “好。”白衍林从车子后座拿过包,取出一个长型盒子递给她,“不过也得有礼物,给你的。”

    沈小沫一愣,没想到白衍林还有这出,期待又惶恐地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封信。

    她还以为是什么钻石啊项链啊呢。

    当即打开信纸,入眼的一个词儿,让她心头一暖,一种别样的感觉悠然升起。

    【写给我未来的老婆:

    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会到我的怀抱,但是依然在等。我相信无数个转弯的路口,我们一定擦肩而过了数次,可不管怎么绕,你都一定会来到我怀里。

    ……………………………………

    白衍林】

    下面还有一封,沈小沫认真地看:

    【写给我未出生的宝宝:

    要知道,你是妈妈十月怀胎才降临在这个世界上的。

    要相信,爸爸一定是全世界最爱你的男人,但是爸爸的爱,也不及一个人,就是你的母亲,她的名字叫沈小沫。是爸爸在你出生之前最爱的人,我知道也许你的降临会分走属于爸爸的爱,可就算那样,爸爸也愿意永远守护你,和妈妈。

    …………………………

    白衍林】

    读着读着,沈小沫哭了,连车子开到那儿了都不知道。

    白衍林沉沉开口,“第一封信,是我还没认识你之前写的,其实写的很随意,我一直在想会是谁出现在我的世界里,也就一直留着,没给你是因为当时写的很不成熟,选择今天给你,因为那是我在五年前的一个圣诞节写的,第二封,是最近才写的,我想告诉你,我有能力爱护你和孩子,其实圣诞节没什么,我只是想借着这个节日,表达我对你的爱罢了。”

    说完,他便下车了,绕过车头帮沈小沫打开车门,迎她下来。

    两个人十指交握着走到公寓楼,上电梯。

    沈小沫的心里,百感交集,很多感动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诉说,她早已习惯了身边有个白衍林,也习惯了白衍林对她的种种柔情,可当这种惊喜出现在她眼前的时候,沈小沫还是愣住了。

    打开家门,客厅的角落立着一棵圣诞树,是一棵等人高的松树。

    上面挂满了被各种颜色盒子包好的礼物,还闪着彩灯。

    她慢慢走近,树上还挂着她的照片,是和他在一起以后的,大多是生活的瞬间,做饭的,洗碗的,睡觉的时候最多。

    她默然想哭。

    原来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他时时刻刻,都在注意着自己。

    这种爱,竟然这样细致。

    伸出的手,却不想摘了。

    在白衍林的鼓励下,沈小沫摘下了一个较大的盒子。

    拆盒子的时候,心竟然莫名地跳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深鞠躬。三生接着码字去了。

    这一更有没有很肥,艾玛下午就开始码字了。把这几天没有更的全部补上。

    对不住,嘤嘤。

    以后应该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就算有也会把更新补上的。爱你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顺藤摸“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三生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生涅并收藏顺藤摸“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