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戮神纪元 > 0001、黑色鳞片

0001、黑色鳞片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地尽墨,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陈国,凤鸣山的山脚,鳞次栉比地排布着一座座竹屋草房。

    此时,这些屋中大多冒着一两星灯火,偶尔传出三言两语的交谈声。

    最边角上却有一座茅草屋,没有一点亮光,却不时传出轻微的呻吟。

    这夜黑,屋里也黑,但是黄昊更黑,而且是看得见的黑。

    “这块鳞片,究竟是什么时候长在我身上的?”黄昊摸索着他手臂上的与鱼鳞相似的黑斑,喃喃自语道。

    黄昊今年十五岁,却已经在铁拳宗的外门做了三年的杂役了。不出意外的话,过了今年,他便可以领着不菲的银钱,还归老家做个土财主了。

    只是,在这修真宗门呆久了,黄昊这个卑贱的杂役却也生出了一些不该有的妄想来——他要修仙!

    这个妄想,他也曾与同伴说起,却引来了他们无情的嘲讽与讽笑:一个世代在地里刨食的农家子,居然想修仙,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但,黄昊却不认命,他只是把这个想法藏进心底,默默地为这个梦想,时刻准备着。

    平时里,他没少去翻铁拳宗外门弟子们煅体时用的灵药的药渣,也偷看偷听过他们炼武修行,只是仍旧不得其门而入。

    然而,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黄昊的机会,很快就来临了。就在昨日,外门的杂役管事公布了一桩事情,外门长老为奖励杂役们的勤勉,这次外门弟子招新特意开恩给杂役堂留了三个名额。这个消息一经公布,整个杂役堂都是沸反盈天了。黄昊也是心中狂喜。暗道自己的买卖终于来了。虽说三个名额对于数百杂役来说只是杯水车薪,但是有这么一个脱离凡夫俗子成为人上之人的机会,怎么不使杂役们趋之若鹜。

    黄昊知道到时候的竞争必然很激烈、很血腥,但是,他不想放弃,哪怕死也要争上一争。

    打定主意之后,黄昊便开始想方设想提升自己的实力,不然凭他现在的力气,估计也就比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好些了。

    所谓的主意,其实便是去偷些“灵丹妙药”。这外门的役事,各有分管,而黄昊负责的恰恰是外门置放奇珍异草的妙用堂。

    两个时辰前,黄昊去了一趟妙用堂。

    本来想着借机偷拿一些弃置不用的煅体药草,到了堂里,却看到堂中的丹鼎炸裂,漆黑的丹丸滚落了一地,丹火也燎烂了边上一堆药草。

    黄昊见状,便起了心思,刚趁手捞几颗丹丸,还没揣进怀里,便听到了外间有脚步声,吓得黄昊东西也没偷到,反倒被什么东西给烫到了双手。

    等人进来时,黄昊便装作在扑灭火势。

    灭完火,那些个丹丸却是早没了踪影,只得胡乱吃了些饭,回了自己的草屋。

    刚想睡下,双臂忽然疼得要命,还没点灯,便看见自己的双臂黑得发亮,在漆黑如墨的夜色里,都看得一清二楚。

    只见他的左右双臂都结出了巴掌大的痂,摸上去,又感觉像是鱼鳞,只是黄昊从来没有见过人会长鱼鳞的,更何况还是黑色的鱼鳞。

    那两片鱼鳞只巴掌大小,结在腕上,漆黑润滑,晶莹透亮,表面似乎还泛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光泽。

    黄昊心里一动,从床板下起开一块砖,摸出里面偷偷珍藏着的上好灯油,用火石点上。

    屋内亮了起来,灯光下,他看见自己的双臂有鱼鳞处,浑若铸了铁。

    “我记得那时候只是被烧红了的丹鼎烫了一下,怎么就生了这种怪东西?”黄昊一时不知祸福,疑惑难解。

    黄昊捡起一枚烂钉敲了敲那两片鳞片,“叮叮”作响,倒真像是击在铁器上。

    “咦?先不说这东西是何物,倒是能助长一两分我的拳势。”黄昊却是想起了外门招新之事,如果这鱼鳞能长在拳头上,那岂不就真是铁拳了。

    话音未落,那两片鱼鳞却像是听懂了人话,竟真个转移到了黄昊的五指之上。

    黄昊将五指攥紧成拳,往虚空里一砸,挥出了虎虎风声。黄昊心中喜不自禁,他分明感觉到了力量,强大的力量。

    这鱼鳞,绝不一般,或许这次外门招新便应在它身上了。

    “黄昊,速速出来!”

    就在这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一声大喝。

    黄昊疑惑地看向自己的房门,透过茅草的缝隙,他分明看到了不少火把。

    “杂役三百单八号,黄昊,快快出来。纠察弟子前来问话。”这是外门副管事赵流金的声音。

    黄昊心里一跳,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双拳上的鱼鳞,叫道:“莫不是这东西真是宝贝,上头发现它不见了,所以来搜察了?”

    不管是不是,这东西都得藏起来。只是这时候,那两片黑鳞却不听他的命令了,只赖在他的拳头上不走。黄昊只得扯来两块烂布,把双掌包了,这才推开门去。

    “哗啦——”

    一声巨响,接着冷风灌入,吹得黄昊衣衫头发都凌乱不已,却是有人等不急了,把黄昊家的门给扯下来了。

    “黄昊,你好大的派头,竟然让外门的纠察堂的师兄们等着你。”火把辉照之下,却见一个比黄昊略长七八岁的白袍男子堵在门口,一脸讥诮地看着黄昊。

    这白袍男子领着一众杂役,杂役们身前又立着个周身包在红袍里的汉子,如长枪立地,其威自显。

    “赵管事,深夜来找我,有什么事吗?”黄昊看了白袍男子一眼,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问道。

    赵流金对黄昊向来是看不顺眼,究其原因,还是黄昊没有像其他杂役那般巴结他,甚至这三年来竟然没有一份孝敬给他,而且有好几次还让他下不来台,这等人如何不让他记恨于赠。只是黄昊做事向来勤勉认真,他一直找不出什么差错来,只能在平日里多派些脏事累事给黄昊。如今,岂不正是老天送了一个整治黄昊的机会给他。

    “你便是黄昊?”赵流金刚要开口,却被红袍汉子抬手止住了,他可没空看这些贱役闹嘴。

    黄昊被这汉子的眼睛一扫,感觉像是利剑透身,瞬即冒了冷汗,瑟缩着答道:“是,在下便是黄昊。”

    “今日下午便是你发现丹房失火的?”红袍汉子声音中不带半丝感情色彩,冷得像冰块。

    黄昊答道:“小的本就是像平日一样去妙用堂打扫,只是刚到那里便看到烟火已经起了,小的连忙去灭火。”

    “你可看见是谁放的火?”红袍汉子问道。

    黄昊一愣,下意识反问道:“不是丹鼎炸裂,从里面溅出来的火星点着的么?”

    红袍汉子蓦然眼神锐利起来,逼视着黄昊。

    黄昊被看得心惊肉跳,只得低下头来,忙道:“小的不知道,刚才胡说的。”

    一旁的赵流金冷哼一声,说道:“纠察师兄,那丹鼎在妙用堂内房,你也没提及丹鼎,他却是不打自招了,那东西定是他偷的。”

    “赵管事,你在说什么?”黄昊面上装得茫然不知,心里却是想起了双拳上的黑色鳞片。

    红袍汉子瞪了赵流金一眼,显然是有些不满他打乱他的问话,不过事情既已点破,那便只能开门见山了。

    “今日下午,内宗的庄长老偶然兴起借妙用堂的蓄炎鼎炼丹,谁知那鼎承受不住药力,炸裂了。”红袍汉子缓缓说道:“丹鼎虽值些银钱,却不是什么要紧的物事,只是庄师叔的药草中却有一样极重要的物事,你若拿了,这便交出来,可以不追究你的罪责。”

    “敢问是什么东西?”黄昊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

    红袍汉子抬眼看着黄昊,说道:“两块黑色的鳞片。”

    果然是那东西!黄昊心中狂跳,却又极力压抑自己的呼吸,免得露出破绽,“小的确实没有见过。”

    红袍汉子乃是外门高阶弟子,一身修为早已经到了破障境三重,黄昊这点心绪波动又如何瞒得过他的眼睛。

    “给我搜!”红袍汉子也没有多话,直接喝令那些杂役去搜察。

    赵流金一脸得意,指着黄昊说道:“我便知道定是你小子偷的,人也是贼眉鼠眼的,平日里也鬼鬼祟祟的……这次捉到你了,本管事也不多说什么,领完纠察堂的刑罚,你自己滚下山去吧。”

    黄昊心知须得自救,不然哪怕东西搜不出来,赵流金也照样会借机整治他。

    “这位纠察师兄,你凭什么认为是我拿了那个东西?”黄昊知道真正能定他生死的,只有眼前这个红袍汉子。

    红袍汉子冷声道:“我说搜便搜,无须向人解释。”

    黄昊为之愕然,纠察弟子便是外门的执学者,确实无须向他这么个杂役解释什么。

    只是这种心情很不爽。黄昊捏紧拳头,包在掌心的烂布都被汗给浸透了。

    “报告纠察师兄,除了搜出些银钱,还有一应弃用的药渣,没有什么发现。”黄昊的草屋不大,很快便被翻了个底儿朝天,就连黄昊床板下的暗格也被掀开了。

    红袍汉子闻言,眉头微皱,显然没料到是这个结果。事先他已经做过详尽调查,这个黄昊确实是嫌弃最大的人,只是这么短的时间里,他应该没法将东西转移走才对。

    难道我猜错了?红袍汉子将目光在黄昊身上扫了一遍,视线便落在了黄昊攥得紧紧的拳头上。这时节,虽说冷风呼啸,但这黄昊不去加件衣服,却用布包着拳头,着实怪异。

    “把你的拳头打开。”红袍汉子淡淡地说道。

    黄昊心猛得往下沉,若是被人看见他拳头上的东西,那他就完了。

    “这手是今日救火的时候烧伤了,因为没有伤药,小的便只能用布包起来。”黄昊解释道。

    赵流金本来也有些失望,乍听到红袍汉子的话,脸上又涌上了喜色,指着黄昊喝骂道:“让你打开便打开,在纠察师兄面前,你个臭杂役还摆什么谱。”说着,赵流金便要去夺黄昊掌上包着的烂布。

    黄昊下意识的缩了缩手,这下却惹怒了赵流金,“你还敢躲,找打!”

    赵流金入外门杂役堂已有十年,虽说不曾正式进入外门,却得了外门长老的许可,也曾学得了一些外门的基础武技。譬如现在,他探爪扣向黄昊面门的招式,便是外门铁虎拳中的虎扑爪,其势如虎,扑之必杀。

    这爪若是抓中,黄昊的五官说不得要被抓个稀碎。

    这王八蛋是想借机杀我。黄昊心中恼怒不已。

    黄昊将身一矮,使个灵巧身法便躲了过去。

    “咦?你果然偷学了外门拳法。”赵流金蓦地大喝,怒斥道,“我饶你不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戮神纪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沙风弥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沙风弥城并收藏戮神纪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