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扯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真的要这么做?”婉贵妃一脸意外和惊讶的看着云素菲,不能怪她大惊小怪,只能说,云素菲的想法太惊世骇俗,起码对婉贵妃而言是这样的。

    “你不想?难不成你要在这个鬼地方困一辈子不成?”云素菲躺在榻上吃这燕窝奶酪,然后皱眉,“这奶酪好像不够甜,馨儿~”

    “是是,不过我进了这个地方起的确从没想过活着出去。”婉贵妃一脸无奈的拿过蜂蜜淋在奶酪上。

    云素菲一脸幸福的拿着勺子挖了一大勺,“啊呜”一声全放进嘴里,开心的眯起眼睛,转头问道:“那你现在想活着出去了吧?”说着,她欢快的一扬头,“总有一天我不会再被这个鬼地方困着,等着吧,到时候我带你一起走遍河山!”

    婉贵妃有些愣神,然后摇头笑笑,“老实说,我从没想过有一天会跟着你疯,不过竟然你这么说了,我自然会助你一臂之力。”

    云素菲挪了挪,把自己挪到婉贵妃身边,凑到她耳边呢喃,“可是你这么疯狂的理由是我,所以我在自己疯的同时,何尝不是为了你发疯,馨儿,我要我的儿子坐上那个位子,然后我会掌权,到时候,我就说要出宫礼佛,然后和你一起去游览山河,”云素菲的眼睛晶亮,“我说到做到!”

    婉贵妃的耳朵被热气呼的痒痒的,看着云素菲,不自觉露出微笑,她轻声回道:“我信你。”

    第二日,顺昭媛因身体不适,闭门修养,而在京城繁华的一条大街,秦嬷嬷的妹妹小秦氏小心翼翼的扶着一个贵妇人打扮,带着白纱斗笠,挺着大肚子的女人下了马车。

    “夫人小心些。”小秦氏扶着云素菲下了马车,云素菲虽然挺着大肚子,不过因为这次养得好,所以被马车颠地屁股发麻,仍然精神十足,此时还是三月,京城的天气仍然寒冷,她穿着一身宝蓝色的镶绒袍子,外面披着黑色毛皮大麾,在小秦氏的搀扶下走进了状元楼。

    状元楼是近一年来崛起的酒楼,因为有一位科举的状元在春闱期间便是住在这里,因此也打出了名头,加上老板经营有方,也算是京城最好的酒楼了。

    云素菲慢悠悠的走进二楼的雅间,里面早已有人等待,却是新科二甲十三名的刘辉,刘辉看到被小秦氏扶着进来的云素菲,当即站了起来,郑重的行了一礼,恭敬的说道:“刘辉见过恩人。”

    云素菲不客气的坐在主位上,温和的说道:“起来吧。”

    刘辉连忙起身,神色有些拘谨,对于这个神秘的恩人,他是既感激又敬畏的,感激的是对方在自己危难之时施以援手,让自己避过了陷害,最终能得以金榜题名,敬畏的是对方收拾那个贪官的手段,所以即使看样子对方是个怀孕的妇人,他仍然不敢小瞧。

    云素菲轻笑一声,“昌盛不必如此拘谨,坐吧。”

    刘辉依言坐下,云素菲轻描淡写的道:“昌盛这次是要被派到溪州黄莺县去做县令?这到是不错,黄莺县是中县,一上来就是从七品的位置,那里还靠着海,昌盛却是有福了。”

    刘辉听到这句话,心中苦笑不已,什么有福?溪州乃是整个楚朝最为偏僻的地方,也就是他这种没人脉,也没有钱财疏通上面的人才会被丢到那流放之地去,他有些黯然,无奈的回了声是,却是没有说其他的话,云素菲也不需要他说这些,只是平静的端起茶盏抿了口里面的花茶,继续问,“昌盛觉得沮丧?觉得自己被流放了?”

    刘辉心说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却还是老老实实的点头,对于这个人,他不敢不恭敬。

    想当初,刘辉家中不算富裕,只能算温饱,加上当地县令大量征税,本是没有闲钱能送孩子去读书的,刘辉虽然出身寒门,可是因为天资极好,读书勤奋,最终拜得当地一个退休县令为师,那位退休的老县令六十岁才考上进士,最后做了一任县令就退了下来,无儿无女,对刘辉却是悉心教导,刘辉不负教导,最终以弱冠之龄考得二甲十三名,可是不想却终是碍了某些人的眼,被牵扯进了作弊一案,即使后来此案被解决,可是自己也背上了污名,老县令为了刘辉四处奔走,将家产全数变卖,病死在了异乡,也是,他无权无财的,谁会来理会自己这个小人物,却不想有人为他疏通了关系,把他捞了出来,他还是二甲十三名的刘辉,不过竟然对方肯花力气把自己弄出来,必是有用到自己的地方的,说不定,他被发配去那穷山恶水的地方了。

    云素菲看着刘辉的眼睛一点点的亮起来,心中不仅失笑,她这种直觉敏锐又看尽世事的女人哪里看不出对方在想什么,可是她可不打算帮对方到一个繁华的地方去,因为这个人啊,她有大用,也是自己计划开始的第一步。

    “昌盛可是想着,你对我有些用处,所以我不会让你去那偏远之地?”说着,刘辉惊喜的抬起头,云素菲失笑,虽然有些心思,却到底还是年轻人,想着这些的时候,云素菲忘了自己今年其实也才二十岁,嗯,如果不加上上辈子的话。

    “其实对于昌盛去溪州,我反而是庆幸的,若是昌盛被送到了益州那种繁华之地,我还要想法子疏通关系把昌盛往偏远的地方送呢,现在确实省了我一番力气。”看着刘辉愕然的表情,云素菲不紧不慢的解释起来,“怎么?难道昌盛也和其他人一般,想要去繁华之地捞钱么?”

    刘辉激动了起来,“怎么会?在下也知道钱财取之有道,怎回去,去贪!”

    云素菲嗤笑一声,“那昌盛是打算一分钱也不贪,只要俸禄了?”

    刘辉低下头,没有说下去,即使他之前不了解官、场,也知道做官不能一味的清廉,俸禄只能勉强养活一家子,可是作为官员,哪怕是不入流的外八品也需要应酬,哪怕他的志愿是做一个好官。

    “我想做一个好官,让百姓过上好日子,还有......”还有除尽天下贪官,刘辉没有再说下去,他不知道如何说,原本在作弊案之前,刘辉就像是许多想要为名做主的年轻人一样,以为只要清廉和正直以及勤恳就能做个好官,可是现在他已经懂得了一些潜规则,即使不多,也让他无法再说下去,这次他因为自身没有后台所以被陷害而无力反抗,能考上二甲的刘辉自然不是蠢人,也知道做官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至于除尽天下贪官更是无稽之谈,只怕在那之前他便已经先被贪官给整下去了。

    可是他不甘心!他不想泯然众人矣,即使许多人*,许多原本想为民请命的年轻人也融入了潜、规则中,可是他不想这样!他不能辜负了老师的教导!刘辉抿着嘴,眼前泛起薄雾,这个年轻人面对现实,终究感到了无力。

    云素菲暗叹了口气,到底是太嫩了,若是可以,她到是想找到才华横溢又会做人的人来做手下,可是这也的人八成已经背后有人,要么就是心思太深不可信,挑来捡去的也只找到这么一个刘辉,所以她才花了大笔钱财,甚至动用了暗地里的一颗棋子才把刘辉从作弊案中捞了出来,论情报和彩礼她都很有信心,唯独这朝政,她想要插手却必须从零开始,这可真是太难为人了。

    心中感叹着,云素菲表面却不动声色,当然,她现在带着斗笠,自然也没人能发现她的神态变化,她恢复了刚才平静的模样,温和轻笑,“你想要做一个好官?”

    “是。”刘辉有些犹豫的说道。

    “那么这次去溪州就是你的机会,”云素菲断然的说道,“昌盛,你不想去溪州无非是不愿成为被流放之人,可是换个方向来想,繁华之地早已被建设的很好,那里的百姓丰衣足食,你去了也就是个管事的而已,而且那里的官员关系复杂,你去了也占不了便宜,就算真有什么不公之事你也没那个本事管,如此,你还不如去溪州,虽然远了点,可是你真要做些什么事阻力也会小些。”

    “阻力......”刘辉喃喃着。

    “是啊,阻力,一旦搬出什么有利于民生的政策,哪怕是为楚河修堤,可是经过了官员们的层层剥削,最终还能剩下多少给百姓?更别说有了什么买卖,懂事的商人们也会记得献上好处给官员,不然如何会有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之说,这些好处,有时候你就是不想拿也得拿!否则说不定就会被另一个利益集团视为敌人,不想被人对付就只有同流合污,”说到这,云素菲的口气变得意味深长,“昌盛,你的性子带有一股刚直劲,这很好,我也相信你不会与他人同流合污,如此,你还不如去个简单的地方,就算苦点也没关系,只要你把那苦的地方治理好了,自然就会有人看重你,那被治理好的地方也会有官员争着去捞好处,那时候,你自然就可以升官。”

    原本的话题还说得好好地,怎么频道突然就从好官很好转成捞钱在线了?刘辉被云素菲的神转折雷得抬起头来,不过他还是很郑重的看着云素菲,衣服认真听话的样子,对于恩人,他十分尊重,所以恩人的话在如何也要听。

    云素菲满意刘辉的态度,继续说:“怎么?吓着了,我可以这样说,作为一个官,贪可以,但是不能贪过头!若是这份贪影响到了百姓,那这个官员就该死!可若是你将地方治理好了,那么拿点小钱也不算过分,若一个官员能让百姓有饭吃,有衣穿,耕者有其田,幼者有书读,哪怕他贪点,只要不是过分,老百姓也会说他一个好!昌盛,你可愿拜我为师?”云素菲突然说道。

    早就被云素菲的嘴炮轰得迷糊的刘辉当即下拜,尊敬的叫了声“师傅。”然后倒了杯茶送上前,云素菲满意的喝了口茶,继续说道:“昌盛自然是不用贪污的,为师作为这一代纵横家鬼谷子,自然不缺钱财,溪州那边我也有些了解,自然也会助你将那里治理好,你没有后台,所以没法像一些人一样一开始就是京官,可是正好,你可以多在地方磨一下,不仅仅攒资历,你还要学会如何做官,如何处事,如何在斗争中不落下风还能把民生治理好,做好了这些,你就是好官。”

    “是!”刘辉兴奋的应道,然后疑惑的问道:“师傅,咱们的学派叫纵横家吗?”

    云素菲默默的给玄机娘道歉,然后扯,“不错,我纵横家乃是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存在的千年大派!”

    说到这,她在心中默默地擦汗,这个世界的商朝不知道怎么回事比历史上多存活了三年,仅仅是这三年,整个历史就变得面目全非,蝴蝶效应的威力刷刷的,最后统一天下的是秦始皇他爹秦异人,传说中是陕西腔的赢哥压根就没出生!更别说扶苏胡亥了,最后是秦异人的另一个儿子继位,秦朝统一天下后延续了两百年,最后虽然也被推翻,可是崛起的却是另一个朝代,汉族没出来,却出来了华夏族,最后那个国家也出现了三国局势,诸葛亮和郭嘉也出来了,不过最后却是袁昭胜,建立了胥朝,ps,袁昭有个极为重视的谋士,叫周瑜,可见这个世界的历史有多么乱了!接着直接就是五胡乱华了,嗯,冉闵还是纯爷们真汉子,可扯淡的是这位的魏朝不仅没有昙花一现,反而一直延续了下来,冉闵持续威武,杀得外族哭爹喊娘,最终魏朝代替了魏晋持续了不短的时间。

    然后就是隋朝,可是不知道怎么的,杨勇干掉了老爹英勇上位,然后也修了运河,却没挨什么骂,然后一生平庸,可是唐朝压根就没出来!接着就是后隋,也就是和五代十国差不多的那段儿,然后后隋原本很怂的那位杨煜在写完一江春水向东流之后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自己给自己改名李煜,然后爆发出巨大的力量,征战四方,而且如有神助一般最后愣是干掉了赵匡胤,建立了晋朝,然后晋朝的最后几个君王脑子抽了搞得名不聊生,跟元朝后期差不多,然后一个乞丐皇帝出场了,别误会,不是朱八八,是赵六六,即楚朝的建立者,经过云素菲的推算,现在差不多相当于明朝中后期的时段,关外的蛮夷们嚣张的也不失满蒙,而是匈奴和鲜卑,其中鲜卑和匈奴打得正欢,估摸着哪一方彻底通知对方了,赢的那个就想着打进关内了。

    嘶!云素菲每次想到这个世界的历史就牙疼,太颠覆了!幸好无论是汉族还是华夏族大家都是炎黄子孙,否则她也有点接受不能了,不过不会这个世界也来个类似于清朝的时代吧?历史的尿性太让人幻肢疼了!云素菲琢磨着要不要趁着现在关外乱弄几个间谍过去,最后她默默的下定决心,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防范于未然啊,一定要派人!

    刘辉则是倒吸一口凉气,千年大派!

    云素菲继续扯:“纵横,就是合纵连横,合纵者,合众弱以攻一强,重势与仁道,连横者,事一强以攻众弱,重力与霸道,纵横者也往往能在历史上留下属于自己的辉煌,最后,当时最出众的两个谋士苏秦、张仪与清溪鬼谷创立纵横家,两人同时为第一代纵横家主人,鬼谷子,我纵横家历代也只收两个弟子,一为纵,一为横,当上一代的鬼谷子去世,就会继承纵横家,成为新的鬼谷子,虽然纵横家的弟子们都习惯于隐与幕后或者干脆隐世不出,不过有些名声的人还是有的,比如三国之时,诸葛亮合蜀、吴之力抗胥,周瑜则以胥对蜀、吴而不落下风,纵横捭阖,傲视天下。”

    刘辉被说得热血沸腾,心中激动,然后问道:“那师傅是纵,还是横?”然后又有些担心,“这么说来,纵与横的关系似乎不大好,不知我那位师叔和师伯......”

    云素菲轻笑一声,“为师是横,也是这一代的鬼谷子,纵横家的规矩之一就是只有鬼谷子才能收徒,放心,纵与横也有关系好的,我和师姐的感情就不错,而且现在纵横家的影响力大不如前,我和你师姐想要做些事情有时候还得联手呢,说起来,我的性子强势些,师姐惫懒,所以干脆把培养纵横家下一代的事交给我了,这次我也是看你一心为民,再加上你的天资也不算差,我也懒得再去找其他的徒弟,就想着,让你做下一代的纵,至于横,还没有找到合眼的,所以今后你不仅叫我师傅,还要叫我师姐大师傅。”

    刘辉兴奋的应“是。”

    云素菲轻呼口气,“因为纵横家收徒不拘男女,这回我和师姐都是女子,女子不方便抛头露面,又想着能找个施展自己能力的地方,所以我和师姐都进了宫,这也是历代女性鬼谷子纵横的方式,如今我已经有了几个孩子,得封顺昭媛,师姐也贵为贵妃,只是我纵横家隐世太久,势力大不如前,所以为师也不把你放在京城就近教导也是这个理,昌盛,这回你去溪州不仅仅是做好官,还要展示出能吏的能耐来,虽然你还没有继承鬼谷子的名号,不能用纵横家的名号,不过你不是一个人,为师和师姐培养了一批飞奴,到时候自然会给你出谋划策。”

    刘辉看了云素菲的大肚子一眼,了然,原来如此,原本他还疑惑为何师傅这个鬼谷子是女子,那又如何掌权?如今看来,师傅到底是师傅,那些女性鬼谷子们恐怕也都不能小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顺淑妃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欣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欣宝并收藏顺淑妃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