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顺淑妃传 > 第88章 迟来(7)

第88章 迟来(7)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人这一生,是不是总会遇上劫难的呢?云博西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这样,可是他却是在三灾九难中长大的。

    很小的时候,刚开始记事的时候,他就能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自己,不是个讨父亲喜欢的孩子,即使他是嫡子,母亲是父亲的正室,否则,为何他总是见不到父亲的身影,母亲也总是很不快乐,下人们说,因为父亲的心都在云姨娘的身上,那是父亲青梅竹马的表妹,那时候,尚不懂事的他脾气跳脱,总是惹祸,只希望家人能多注意自己一些,直到有一天,在花园玩耍的他掉进水池子里,醒来后,母亲将自己紧紧抱在怀里,轻轻的叫着自己的乳名,轻轻的跟自己说话,一边说边掉泪。

    “非儿,对不起,娘不能继续在你身边了,你要好好地长大,要听你舅舅的话,不能再顽皮,将来娶个好媳妇,生可爱的娃娃,还有,好好读书,好考取功名,记得要好好吃饭,不要熬夜,将来对妻子好些,妻子是要过一辈子的,不要表妹一哭就把妻子抛脑后,不要让你的妻子和娘一样,娘真的,舍不得你......”

    后面的话,他已经记不得了,可是还记得,那一天,听着母亲说的话,什么还不懂的他也哭了起来,哭得母亲连忙哄自己,等哭累了睡着了再醒来时,已经在马车上,身边只有一个奶嬷嬷和一个马夫。

    他就这样到了舅舅的家中。

    舅舅抱着他,说,真是个苦命的孩子;舅妈说,那姓云的贱人生了个傻儿子,真是报应!

    他就这样住在了舅舅的家中,一住就是十来年。

    他后来偷听到舅妈嗤之以鼻的说,那云氏和他的父亲到是青梅竹马郎情妾意一片情深,可是情深不能当饭吃,生了一个傻子,一个死婴,才终于生了一个正常儿子,却把命搭进去了,可见人不能做亏心事呢,可怜她那苦命的大姑,为了给儿子报仇,被丈夫厌弃,那云氏诬陷大姑私通下人,最后含恨而终,如今那恶人可不是遭了报应了。

    他找了个地方一个人哭了好久,最后发现不过是个孩子的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他开始乖乖的,再也不调皮,每天都有好好读书,教书的先生夸他,是个有天赋的孩子,假以时日,必成大器,舅舅舅妈说,博西是个懂事的好孩子,表弟表妹总是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己,亲切的叫自己,大哥!

    非儿那个名字却是再也没有人叫过了。

    九岁那年,济州来了一个俊美得不得了的探花郎,从县令做起,不到三年,就成了济州的头号人物,那个探花郎的夫人据说去得早,身边只有一个独女,探花郎把那女儿宠得跟什么似的。

    十三岁,他成了秀才,那个男人急病,想把他召回去,他也病,反正还有个弟弟呢,要尽孝道可轮不到自己,后来男人病好了,却没再给自己一点音讯,从此父子陌路,双方都当对方不存在,云博西很满意,这样最好,他实在不想回那个地方,从此老死不相往来最好。

    十四岁那年,他考取了举人,舅舅舅妈都很高兴,舅舅当晚喝得伶仃大醉,哭着对他说,姐姐在天之灵可以放心了,他也跟着哭,爷俩一边哭一边喝,最后又大笑了起来,旁边初次喝酒的表弟打着一套醉拳,云博西只觉得心里说不出的快活。

    第二天,舅舅说,他大了,可以娶媳妇了,要给自己相个很好很好的媳妇,云博西只是嘿嘿的笑,虽不知舅舅会给自己相个什么样的媳妇,不过他相信舅舅的眼光,只是心里暗暗发誓,将来定要对媳妇很好很好,还有,生可爱的娃娃,想着想着,他脸红了起来,却觉得这样也不坏,娘若是知道了,想必也是欣慰的。

    舅舅看着他的傻样,哈哈大笑起来。

    然后有一天,舅舅把他拉到河边,指着河中央最大的船,说,博西,你看那船,哎呀别问那么多,看就是了!

    他就看,然后心底住进了魔障。

    春季,一个穿着素蓝色长裙的少女缓缓走到船的扶栏边,姿态优雅闲适,一阵风吹来,吹得少女的长裙翩飞,纤细的身姿仿佛要随风飞去般,还有那乌黑长发间的红色发绳,明明隔得很远很远,可他就是觉得,那个女孩好美好美。

    漂亮吧,给你做媳妇好不好?舅舅促狭的一边笑着一边说。

    那是花家的姑娘,花同知的独女,济州第一美人!舅舅和花同知早年有些交情,如今那姑娘也到了岁数,你喜欢,舅舅就和花同知说去。

    舅舅絮絮叨叨的声音响着,他怔怔的看着那少女,心跳的越来越快。

    回到家,他开始幻想,将来要对那姑娘多好多好,还有,生可爱的娃娃,我要对她很好,对孩子很好......他们会幸福,云博西这么坚信着。

    然后,花同知入狱,斩立决,那风华绝代的男子被腰斩那天他去看了,即使身上到处是血污,那男子也是风度翩翩从容不迫的,只是云博西总感觉,那个男子直到死,都在放不下什么,云博西知道他放不下什么的,他也放不下,可是却找不到那少女。

    后来舅舅拍拍他的肩膀,爷俩又好好醉了一场,表弟搂着他,说,哥,没事,咱们找个更好的,咱哥这么好的人才,弟我看着,绝对是子孙满堂的好面相。

    你什么时候还会看相了!他好笑的拍拍表弟的脑袋,其实他明白家人这般模样的缘由,可是其实,他的心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痛,只是空落落的,空、虚的感觉让他头皮发麻,好像有什么被生生的挖走了,可是他不会不顾家人的离开这里去找那个少女,爱情比不过家人,云博西想着。

    后来舅舅又给他谈了一门好亲豫州知府的嫡长女,温家的大姑娘,成婚当晚他看到了自己的新娘,是个端庄秀雅的女子,眼中有着藏不住的羞怯,却又强撑着端庄大方的姿态。

    这就是他要共度一生的人了,他握住女子的手,说,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的。

    温氏微微点头,云博西却看出她不信,也是,据说他的岳父也是风流人物,温氏又怎会相信初次见面的自己。

    他说,夫人,我们安寝吧。

    温氏点点头,脸羞红一片,却还强装镇定,他想,这是个有些倔强的女子,和这样一个女子过一辈子,似乎也不错。

    他们之间真的很要好,相敬如宾,过两年,温氏仍无所出,有一天,她把一个侍女推到自己身边,说这几天不方便伺候,他推开侍女,握住温氏的手,说,我这辈子只要你。

    温氏开心的哭出来,他还是心里空落落的,但又好像没那么空的让人难受了。

    然后,他考中了探花,再然后,温氏有孕,他有了长子,孩子一个接一个的来,他们有了一子二女,都是粉雕玉琢的娃娃,聪明又漂亮,娘在天之灵一定很高兴,他这么想着。

    然后,他又见到了那个少女,温氏从官奴中把她买了下来,做了府中针线房的下人,有一天,他看着手中的新衣,上面的卷草纹十分精细,那是济州独有的一种绣法,他穿上了,对身边的温氏说,你费心了,从头至尾,神色自然。

    真的没影响吗?他不知道,他以为自己可以不在乎,可是在同僚请自己去喝酒时,又忍不住喝得伶仃大醉,第二天醒来,看着床上羞怯的看着自己的花氏,他说,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花氏铃铛。

    铃铛。

    他心里默默的念道。

    从此,后院里多了一个花姨娘,然后花姨娘有孕了,他至始至终没去看过一眼。

    孩子出生了,他听到这个消息,淡淡的说,知道了,然后继续处理庞大的公务,千秋节将至,事情总是多些。

    到了旁晚,他离开衙门准备回家,旁边的同僚笑着说,以往碰上忙的时候彻夜不归都是有的,这次也不知道他发什么疯,愣是把事情都弄完了,看得他们都一愣一愣的。

    他愕然,问道,有吗?

    同僚拍着他的肩膀道,还说你没发疯了,半个月的事都被你托着做完了。

    他晕晕乎乎的上马车,回家,看着新出生的,还是红彤彤的女婴,说道,菲菲红素轻,肃肃花絮晚,这孩子叫素菲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顺淑妃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欣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欣宝并收藏顺淑妃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