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痴傻王爷无良妃 > 第066章 黑玄发怒

第066章 黑玄发怒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玉怜惊恐的瞪大了眼,不是那样的!转念一想,这难道就是太子所说的贵客?随即强自动了动身子跪倒在地,“贵客,您快去救救太子殿下吧!殿下……殿下被刺客打伤了!”

    “刺客?何来刺客?”闻得此言,黑玄绿豆大的小眼睁得滚圆,一步跨到玉怜跟前,微微俯身道,“太子现在何处?”

    “在、在西院。睍莼璩晓”玉怜战战兢兢的往后退,这个贵客好可怕,她甚至能感觉到他淫邪的目光游移在她身上,还有周身的阴森煞气,太子殿下怎么会认识这种人。

    西院?黑玄的小眼睛眯了又眯,太子不是正在西院宠幸慕二小姐吗?太子府守卫森严,又有他黑木煞一众高手暗自潜伏其中,连天煞都被他拨去保护那个草包太子的安危,何以还会有刺客潜入?!

    见他目露疑色,玉怜连忙补充道,“是、是殿下今日带回来的那个女人的、的同伙。”她当时虽然惊怕不已,但是有看见那个残忍地把昏迷的太子殿下翻来覆去捣弄的绝美女人身后,正是满目恨意的慕心芸。

    其实此时此刻,就算“刺客”一事与慕心芸无关,玉怜也会把一切都推到她的头上,虽然替死鬼是谁都可以,可是显然慕心芸最具说服力。

    难道是慕天擎那个老家伙到了?黑玄沉吟,随即快步走出房间,先去暗处探探虚实,若真是慕天擎,他此时还不宜与他硬碰硬。

    走出房门不过两三步,就见一个高瘦的黑色身影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行走之间地上血迹点点,显然是受了极重的伤。他抬头见到黑玄,然后便像是瞬间失了力气,扑通一下倒在坚硬冰凉的青石地面上,身体因撞击竟又吐出一口血来,“师父……”

    “天煞!”黑玄大惊,疾步上前把黑衣人面上的黑巾拿下,正是黑木煞一等杀手天煞,亦是黑玄唯一的嫡传弟子。

    伸手直点他周身大穴,却发现根本止不住伤势,此等霸道强劲的功夫,实乃生平仅见,就连他这么个混迹江湖数十载的老泥鳅,也瞧不出是何门路。黑玄眼睛一转,脑袋里突然出现了某个鹤发童颜的老者身影,不会!不会是他!他已经退隐江湖多年,不可能会出现在东离皇城。

    “天煞,是谁伤的你?”兀自给他输了点内力护住心脉,黑玄老脸突然沉重下来,看来来者并非默默无闻之辈,但绝不会是慕天擎。几年前他曾与慕天擎在洛城外交过手,慕天擎功力虽高,可还没到此等境地。

    “我不知道,应该是皇室的人。”他没见过夜璟澜,自是不知道他是谁。但是夜璟澜身着锦衣华服,通身尊贵的气度一看就知不是一般人。

    有了黑玄相同性质的内力护着,天煞脸色稍霁,翻转过身跪在地上,“师父,天煞无用,那人内力太强,我不是他的对手。”何止不是对手,根本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生平头一次,天煞从一个人身上感受到了恐惧,那是对强者的恐惧,即便那个男人只是负手立在那里,他也能感受到排山倒海的威压向他袭来,毫无招架之力。他受师父之命保护太子安危,却在暗处眼睁睁看着他黑木煞的杀手被另两人屠尽,他要拦住他们、杀了他们,可他不过是多看了那个男人身边的女人一眼,就被一掌打飞,仅仅一掌,他黑木煞第一高手就受此重创奄奄一息,那人的实力实在是深不可测。

    “师父,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们不是那人的对手,快快回黑木煞吧。”他本就不赞同师父和东离太子联手,奈何师父想要借此扳倒了慕天擎继而在几月后的武林大会中争夺盟主之位,计划本应万无一失,可谁料半路杀出这么一个高深莫测的程咬金。

    “哼!天煞,你又何必长他人志气灭你师父的威风!”黑玄甩袖而起,对天煞的话显然甚是不满,“你确定那人是皇室的人?是夜璟寒?”

    要说东离皇室中能登的上台面的唯夜璟寒一人,可他不是被皇帝派到青城了吗?何故又会出现在此,又打伤他的徒儿。

    “不是他。”夜璟寒战神声名显赫,天煞又岂会不识,“那人较之夜璟寒更为深不可测。”

    “我知道了,你且随师父过去,待师父为你讨回公道,将那贼人碎尸万段!”黑玄捞起天煞卷在臂间,一个大鹏展翅飞掠向西院,他倒要看看是何人由此能耐,是否能在他手下走过百招。

    这边慕清黎正舒舒服服的倚在夜璟澜身上,手上抓着一把不知道夜雨从哪里搞来的瓜子慢慢嗑着,颇有耐心的等着某人送上门来。

    慕心芸不声不响的静站在慕清黎身边,虽然不知道还留在这里要干什么,但她却没有吵着嚷着要立刻回家,早在慕清黎从天而降把她从夜璟涛身下救出来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对她彻底改变了看法,或者说,是改变了自己。

    “是谁伤了老夫爱徒!给老夫滚出来!”一声怒喝声从空中传来,慕清黎两人相视一眼,启唇冷笑,可算是来了,她等的花儿都谢了。

    几人踏出房门,却见一抹身形瘦小的老头携着一个看似重伤的黑衣人急速飞来,人未至其势先到,老头袖下一挥,阵阵掌风直扑他们而来。

    玄风正待迎上前去,却被一道低沉的声音淡淡喝止,“玄风,退下。”说罢还未看清他的身影,扑面而来的阴毒掌风已然消失殆尽,夜璟澜骤然出现在半空中,一手成拳重重的击向老头臂间的黑衣人胸口处,其速度之快老头想要阻挡已是不及,肉眼可见那胸口猛地凹陷下去,接着夜璟澜气死人不偿命的声音遥遥传开,“本王想伤谁就伤谁,敢对本王爱妻不敬,就把命留下!”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夜璟澜便落回到慕清黎身边,骨节分明的双手依旧揽在她腰间的那个位置,好似根本没有移动过半分。

    慕心芸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眼,不敢置信的看向几步外那个俊美如神的男人,那是璟王?她是不是迷药的药性没有散干净产生幻觉了?

    慕清黎头微侧靠在他怀里,摆弄着精细的指甲睥向落地的黑玄,“打了小的,倒是把老的给逼出来了!老是老了点,不过应该比小的经打些!”

    这一句话直接把黑玄气得身子抖啊抖,看着手中挽住的天煞,如今整个人如断了线的木偶一般,四肢摇摆不定,胸口处凹陷下去,全身上下除了脖颈以上竟已无一寸完整的骨头。

    黑玄的眼中怒色和森寒之气渐甚,天煞伤得如此之重,下手之人的狠辣可见一斑,虽说全身经脉不见损伤,但他身上的骨头碎裂嵌入肉中,甚至五脏六腑之内,就算倾尽黑木煞和他自己积攒的灵药为他疗伤,且不说能不能好,即便好了,天煞也绝不可能恢复到之前的功力。在武功上,已经断了他任何的可能!

    思及此,黑玄更是愤怒难当。天煞是他唯一的亲传弟子,是黑木煞年轻一辈中天赋最高、修为最好的一个。最重要的一点是,天煞像极了他年轻时候的样子,无论是身材样貌还是武学天赋,都让他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样子。

    将天煞放到地上平躺着,黑玄如毒蛇般的眼神定在夜璟澜身上,看着他的目光如同在看一个将死之人,狠声道,“不管你是什么人,师承何处,今日不把你挫骨扬灰,难消我心头之恨。你加诸在我徒儿身上的一切,我会让你尝到比之更痛苦的事情。”

    夜璟澜挑了挑眉,面上波澜不惊,似笑非笑道,“这种话本王听得多了去了,可惜,天总不遂人愿。”

    转头看着一脸淡定的慕清黎,宠溺又饱含柔情的在她额间一吻,暖声道,“慕慕,待为夫把这糟老头子收拾了,咱们再回府好好温存一番。”后半句话声音压得极低,暧昧的呼吸喷洒在她发间,惹得慕清黎满脸黑线的横他一眼。

    黑玄这才注意到夜璟澜身边的女子,黛眉珠目,琼鼻朱唇,不施粉黛,风华绝代。他活到这把年纪,除了当年昙花一现的舞倾仙子,还从未见过如此美貌的女人,而她另一侧的女子虽然同样美艳无双,比起她来却是逊色不少。

    黑玄眼中淫色一闪而过,那个默不作声的粉衣女子他倒是见过,可不是慕天擎宠坏了的宝贝女儿慕心芸吗?而这清雅出尘的白衣女人,黑玄伸手摸着光洁的下巴,方才那人自称“本王”,在东离国又只有寒王和璟王两个王爷,而夜璟寒在青城驻守,那么眼前之人只可能是人尽皆知的傻王爷夜璟澜了,倒是没想到他居然隐藏的这么深,看来他的计划已经不能继续实施了。

    目光转向慕清黎,既然这个男人是夜璟澜,那么能被他揽在怀里的女人,定是刚上任的璟王妃慕清黎无疑了,同时也是慕云庄大小姐,如此说来,他们会出现在此的原因亦是不言而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痴傻王爷无良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葉上小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葉上小妖并收藏痴傻王爷无良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