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痴傻王爷无良妃 > 第072章 不知悔改

第072章 不知悔改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太医的药很有效,差人煎了服下不过小半个时辰,夜璟涛已经隐隐有苏醒的迹象了。睍莼璩晓

    睫毛微微动了两下,灰白的脸上透着一抹虚弱的乌青,夜璟涛睁开眼,瞳孔呈现一片短暂的茫然,很快记忆回拢,他一侧头就见夜洛天脸色暗沉的站在旁边,张了张口却发现喉咙嘶哑的根本发不出声音。

    “父……父……皇……”艰难的吐出几个字,似乎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胸腔伤口处传来的剧痛让他抑制不住的重重咳嗽起来,一手紧紧揪着胸前的衣襟,手上青筋突起,苍白的脸色瞬间涨的通红。

    “哼!你还有脸叫朕父皇!”夜洛天一甩袖,明明积压着磅礴的怒气却压抑着没有发作,可这显然更加可怕,刘公公噤声候在一边,小心谨慎的觑着他的脸色。

    看着夜璟涛几乎要把肺都咳出来的凄惨模样,夜洛天朝刘公公递了个眼色,刘公公会意,急忙上前扶住夜璟涛侧身而起的上半身,一边替他顺着后背一边扶他躺下,“太子殿下,您受了重伤不宜动作,应该快快躺下才是。”

    顺从的躺回了软榻,夜璟涛眼角的余光往四周看了看,方才意识到此刻他竟是身在御书房的偏殿,一阵慌乱的情绪涌上心头,是谁将他送进宫来的?难道是夜璟澜那个傻小子?!那他做的事……父皇是不是都知道了?

    眼珠子略显无措的转了几圈,夜璟涛心里把夜璟澜几人骂了个遍,脑子清醒后身上的疼痛也越发清晰起来,他低低咒了几句,抬眼看着夜洛天黝黑深沉的目光,暗叫一声不好,心下一狠,断断续续的开口道,“父……皇……是……是三……皇弟……将儿臣……打……打伤的……”先下手为强,不敢父皇知道了什么,夜璟澜打伤他是事实,他绝不会放过他。

    “璟儿打的?”夜璟涛皱眉,眸色更加暗沉如墨,到这时候,他还不知悔改想要拖人下水吗?暗一并没有透露夜璟澜的武功,所以他乍一听夜璟涛告状,第一感觉竟然是惊奇。

    以为他会立刻将夜璟澜抓起来处罚,夜璟涛脸上闪过欣喜,就连身上的痛楚也仿佛消退了很多,趁机道,“是,是他……父皇……求您为儿臣做……做主……”只要能把那个傻小子抓起来,那么,他就能得到慕清黎了!

    不得不说夜璟涛果然已经蠢到无可救药,居然到现在还在肖想着夜璟澜的女人,要是被那个爱吃醋又小心眼的男人知道他心中所想,绝对不会只是踹他一脚留下一口气那么简单,恐怕剥皮抽筋都难以泄愤吧。

    显然夜洛天一点为他做主的意思都没有,重重的一哼,他的表情只能用阴郁来形容,“为你做主?你怎么不先告诉朕你做了哪些龌龊事!”

    刘公公在暗处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太子殿下还真是死不悔改,他若是主动认错请罚或许还能从轻发落,如今怕是彻底惹怒皇上了吧。

    夜璟涛一惊,暗忖夜璟澜必定是对父皇说了些什么,不由的恨意涌动,心里思索着应该怎么把事情蒙混过去。然而他行事从来都是仗着自己太子的身份无所顾忌,何曾考虑过后果?再加上他身边好歹也有那么几个脑子不错的谋士,遇事根本不用他动脑。何况夜洛天一直怜他母后早逝,从来没有过重责,任凭他在外花天酒地欺男霸女,夜洛天屡教不改之下,虽然头疼,但只要他不捅出篓子,也便随他去了。

    “儿臣……儿臣只是……只是宠幸一个女人……”话音到最后已然消失在嘴边,因为他瞧见了夜洛天眼中射出的寒光,那是洞悉一切的目光,夹杂着近乎放弃的失望,直接把他垂死挣扎般的话语堵了回去。

    几句话下来,他说话已经没有了最初的那般艰难,但还是嘶哑难听,每说一个字就感觉心肺间一阵又一阵的撕扯,不知不觉冷汗已经遍布全身,连背后的衣衫都浸湿了一大片。但是在夜洛天汹涌难测的威压之下,他不敢挪动哪怕半分,一时间殿内只剩下他略显粗重的喘息声。

    定定的凝视他良久,夜洛天唇角忽的泛起一抹冷笑,“只是宠幸一个女人?你以为朕不知道你派人掳了慕心芸欲行不轨!”想起那个在国宴上不知轻重的无礼女子,夜洛天眸色更深,“若朕记得不错的话,朕说过,慕心芸此生不得为妃!你还敢碰她的身子,是不把朕的旨意放在眼里吗!”

    这番话已经说的颇重,夜璟涛违抗圣旨的罪名一旦成立,先不说太子之位可能不保,他以后想要像现在这般横行霸道已是不可能了。

    刘公公叹了口气,目光怜悯的瞥向榻上冷汗涔涔的夜璟涛,太子殿下此番真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啊!历史上无论是哪个帝王当政,其间最不容挑战的就是权威二字,而圣旨恰好就是皇权的极致体现,皇上之前当着各国使者的面下的旨意,更是不容许有一丝一毫的反驳,而且太子殿下当时也是应下的,如今……刘公公垂下眸子,太子殿下只能自求多福了。

    “儿臣……儿臣……咳咳咳……”无从辩解,夜璟涛急切地伸出手想要说些什么,情急之下却是又一次激烈的咳了起来,双手捂着喉咙痛苦的想要顺气却是不得其法,灰白削瘦的脸颊因为病态而乌青之色顿显。

    没有夜洛天的吩咐,刘公公只是安静地站在一边,眼观鼻口观心,在宫里侍奉了这么多年,他即便对太子有所怜悯,但深知规矩绝不能废,主子们的事没有奴才掺和的份!

    夜洛天眯眼看着自己的大儿子痛苦挣扎的样子,只觉得一股怒气更加浓厚。明岚是他的原配,虽然他并不爱她,但好歹也相敬如宾了好些年,在他的印象中,明岚是个温婉贤德的女子,从来恪守本分,堪称一众达官贵女之中的典范。

    只可惜明岚在生夜璟涛之时难产而死,他便想好生弥补这个可怜的孩子,虽然不长进了些,但是依着他和明岚的性子,他相信他终能成长为一个仁德的贤君,所以当初众大臣上书请立太子时他略一思索也就答应了,对此羽儿也很赞同,直言确实应该善待明岚的遗子。

    结果事实证明此子根本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整天除了吃喝玩乐淫亵女子之外一无作为,如今更是变本加厉,居然勾结江湖不入流的门派干起那些令人所不齿的勾当,他又怎么还会继续放任下去!

    “怎么?你还有话说?莫非朕说的不是实情?”夜洛天一步跨出,倏地朝他逼近了几分,隐去眼中的几许不忍,转而化成厉色,缓声道,“除了这个,朕给你一晚上的时间好好想想,该怎么向朕解释黑木煞的事情!”

    瞥了一眼刘公公,后者立刻走出殿门大喊,“陛下摆驾栖凤宫——”

    话音刚落夜洛天已然拂袖行至门外,看也不看身后一眼,阴沉着脸吩咐道,“给朕守好了,明日早朝之前不许任何人进出!”这样分明就是说夜璟涛夜间即便有病痛也得忍着,不能让人医治。

    “老奴遵旨。”刘公公左右仔细交代一番,才快速跟上夜洛天的步伐,为他开路。

    走到栖凤宫外不远处,夜洛天遥遥望着灯火通明的宫殿,突然止步不前,脸色忽明忽暗,不知是在想些什么,刘公公尽职的随在一侧,不闻不问不猜,可是即便如此,他却能清晰地感受到夜洛天身上散发的忧伤,那是已经决定放弃的忧伤。

    “老刘,你说若是明岚还在,涛儿可还会长成这样?”到底是他疏忽了他吗?

    “这……老奴不敢妄言。”世间没有如果,若是当初明岚太子妃未逝,所有的一切都将会不一样,包括皇后娘娘,寒王,璟王,甚至是皇上……

    “是了,在朕身边这么多年,你一向是谨言慎行的。”夜洛天叹了口气,语气中竟是带了些不知是自嘲还是埋怨的情绪。

    刘公公面色一紧,看着眼前负手而立的中年帝王,一瞬间好像又看到了当年那个认识皇后娘娘之前的皇上,孤独的在太子府中每天谋划着兄弟姐妹之间的勾心斗角,连一个说说体己话的人都没有。

    “老奴只是觉得,皇上不应沉湎过去,毕竟皇后娘娘对太子殿下也是极好的。”上官千羽从来没有为难过夜璟涛,甚至当初选他为太子也是极力赞同,她同情他一出生就丧了亲母,自然也把他当自己儿子看待。

    “羽儿向来深知朕心。”说起上官千羽,夜洛天的眼中泛起柔色,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重又举步往前走去。

    走了几步,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夜洛天眉头微蹙,“老刘,方才涛儿可是说了他的伤是璟儿打的?”

    “回皇上,是有这么回事。”刘公公细想片刻,确定夜璟涛确实是这么说的。

    “看来璟儿还有很多事情瞒着朕啊……”幽幽的语气,没有责怪,甚至隐约能听出一点期许的味道,刘公公没有接话,只是默默地点着灯躬身在侧,掩下了眸中莫名泛起的亮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痴傻王爷无良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葉上小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葉上小妖并收藏痴傻王爷无良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