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爱卿们,朕有喜了 > 第六十六章 郭家覆灭(下)

第六十六章 郭家覆灭(下)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溪姐姐,我们似乎忽略了王家呢?”李念皱着可爱的小眉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据他们星月阁的消息,王家这次也是在这件事情上动了脑筋,趁着这次机会安插了不少人进去。2

    王家以经商发家,当初和他在商场上没少作对,却始终被他打压得死死的,只是王家毕竟是百年世家,底蕴深厚,很快便缓了过来,靠着这么多年来的信誉和关系,虽然被他压制,但还是艰难地生存了下来。

    如今眼看郭沈两家争斗激烈,王家也开始打起了注意,通过在朝做官的王侍郎,想要将家族的重心转移到官场上来。

    “嗯,念儿,王家暂时不用管,我们如今把所有的势力都调动出来,盯紧沈家便可以。”

    慕容溪自然知道王家打的是什么主意,但是她却不怎么想对付王家,当初四大家族逼迫沈皇后的时候,是贤妃提前得到消息,跑来告诉李皇后,才能让李皇后幸免于难。

    虽然这未必是王家的意思,但是她还是领了王家的这份情,所以她的复仇计划里面基本没有王家的事情,将来若是王家不过分的话,她也是不会为难于他们的。

    而如今最难以对付的却是沈家,沈家到现在连底牌都没露出来,其实沈家是四大家族中最年强的家族,仅仅存在三十年,但是却成了最为强悍的存在,这背后的势力让慕容溪心有疑虑。

    其他的三个家族之所以好对付,便是因为这三个家族的势力都是在明面上掰着的,容家的势力主要集中在军队,郭家主要集中在朝堂,而王家则是集中在商业,这三家的底细都可以很清楚地查出来,唯有沈家,到现在为止都没人能清楚地查出来他们的底细。

    “嗯,溪姐姐,念儿明白!”李念很聪明,听了慕容溪的吩咐,便知道了她的想法,很快地答应了下来。

    “你找我出来有什么事情吗?”京城第一楼,郭太傅一身简便的便服,到了厢房,却看到一脸惬意的沈翼,顿时火就大了起来,两家如今水火不容,他竟然还敢将他约出来。

    “嘿嘿,太傅大人稍安勿躁,本官自会安排一出好戏给你看!”沈翼丝毫不介意郭太傅的态度,因为他很同情郭太傅,身为男人,竟被自己的女人骗得团团转,这种耻辱绝对一般人能够承受得起的。

    “沈翼,你又想耍什么花样了?”郭太傅如今可是一点都不相信沈翼了,看到沈翼这样子,立刻防备了起来。

    “太傅大人这次可是冤枉本官了,本官可是专门请太傅大人去看好戏的。”沈翼一脸无辜,恨不得将自己的心掏出来给他看。

    “什么好戏,有话快说,别拐弯抹角的?”郭太傅有些不耐地说道,其实他之所以会出来,是因为收到了沈翼的书信,说是郭望的身世有问题,要和他秘密地见面,他虽然不是很相信,但还是来了。

    心里想着权当看戏,但是心里却是在打鼓。当初那个女人怀孕的时机,确实有蹊跷,但是当初这个消息却是那人说的,难道那人也是被人蒙蔽了,不可能啊,以她的精明,怎么可能被人蒙蔽呢。

    “那么就请太傅大人移驾了!”沈翼一脸地神秘,将郭太傅带到了一个普通的小巷,虽然郭太傅心存疑虑,但还是跟着他去了,丝毫不担心会有什么意外。

    因为他知道沈翼还没那么愚蠢,这个时候他若出事,那么惹的一身腥的人必然是他,所以他不但不会害她,反而还会派人保护他。

    “心肝宝贝,你可算来了!”随着一个淫秽的声音,郭太傅向着外面看去。只见一个女人,穿着一身红色斗篷,一张艳丽的面容。正是郭望的生母,他的小妾卢氏。

    这卢氏当年是自己的属下送给自己的礼物,自己看他长得颇有姿色,便宠幸了一阵子,后来发现这女人心计深重,便不再宠幸了,岂料这时,她竟怀了身孕。2

    他当初盼子心切,便将她留了下来,也没对他起疑心,如今想来,这一切确实太过巧合,怎么自己刚刚决定冷落他,她就有了身孕了呢、

    “讨厌,谁是你的心肝宝贝?”那卢氏一身的放荡形骸,倒是让郭太傅大开眼界,气得是心肝直跳,这可是在给他戴绿帽子呢?

    “等等,好戏才刚刚开始!”如果这样的事情郭太傅能够容忍的话,他就不是男人了,正准备跳出去质问那对奸夫淫妇,却被点了穴道,怎么都动不了了。

    只能一脸愤恨地盯着眼前的罪魁祸首,如今算是体会到百无一用是书生的意思了,在强者面前,唯有强大的武力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

    “你怎么了,那个老家伙难道没有满足你?怎么就这么饥渴?”那淫荡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浓浓的调戏意味。

    “别提了,那个老头子当初就不行,如今岁数大了怎么能够冻得起来,还是你这强健的身子能够满足得了我!”女人舒服的声音都颤抖了,把郭太傅气得是吹胡子瞪眼,却是无可奈何。

    “对了,你这么着急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情?”那男子的声音同样带着浓浓的*,一听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望儿最近不知怎么了,身体越来越虚弱,偏偏看了不少大夫,都说没什么问题,我知道你的路子很广,能不能托人打听一下,这到底怎么回事?”绵软的女声带着微微的乞求,其中不难看出她对郭望的担心。

    “望儿如今是郭家大公子,吃的用的皆是最好的,就连大夫都是最好的,能有什么问题?你们女人家就是少见多怪!”那男声带着淡淡的不满。

    “你个没良心的,望儿可是你儿子,当初你惹了事情将我抛下了,我可是好不容易成了那老头子的小妾的,偏偏那个时候怀孕了,你都不知道我当初有多难,幸亏有大夫人帮忙,要不然那时可就是一尸两命了”

    “等等,你刚刚说大夫人帮你,大夫人为什么帮你?”那男子竟是问出了郭太傅的疑问。

    “这个,我哪里知道,反正大夫人是知道望儿不是那老头子的亲生骨肉的,但是她什么都没说,这点我也不是很清楚。”那女声也是不解,继续享受着

    之后的事情郭太傅无心理会,此时他的脑子里都被那个消息给填得满满的了,她说大夫人竟然知道,还帮着她隐瞒,震惊的同时更多的是不可置信。

    大夫人也就是他的原配郑氏,出身名门,两人自幼青梅竹马,感情是甚好,后来结为夫妻,虽然算不上夫妻情深,却也是相敬如宾。

    郑氏在生郭淑妃的时候伤了身子,导致不能生育,他却一直没有介意,反而对她愈加宽厚,却是没有想到,竟真得是那个温良贤淑的女子不但骗了他,还帮着他们隐瞒了这么久。

    “太傅大人,如今这事情的真相你也明白了,郭望不是你亲子,你觉得还有必要为了一个野种而继续跟本官斗下去吗。”

    沈翼此时的态度绵软,经过此事,他也是明白了对于一个人,你不能把他逼得太急了,虽然他不把郭家放在眼里,但是这半个月来,郭家却打压到了他的势力。

    虽然这朝堂上的势力对他来说算不了什么,但是却是影响到了他的总体布局。所以他才会这么着急找郭太傅和解,至于这个秘密嘛,是他再翻阅资料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如今正好可以用上。

    “嗯,我回去考虑一下,不过他们我就带走了。”郭太傅如今连敷衍都懒得做了,实在是今天的消息对他来说太过震撼了,他需要时间来好好消化一下。

    “老爷,这是,怎么回事?”郭府的管家看着这诡异的情景,一头雾水,谁能告诉为什么七夫人会和一个长得很像少爷的男人绑在一起,

    “去请大夫人到我房间里去一趟!”郭太傅此时一脸镇定,一点不像是个刚刚被人戴了绿帽子的人

    “老爷!”郭太傅进了书房没多久,便有一个一身素色布衣的妇人走了进来,站到郭太傅面前,她的神情端庄大方,长得和郭淑妃极其相似。

    “夫人,我问你一句,这些年我对你好吗?”郭太傅看着这张贤淑的面容,怎么也无法和那个做了坏事的女人联系在一起。

    “老爷怎么会这么问,老爷对妾身一向很好!”郑氏低下头,说着违心的话语,不让郭太傅看清他眼底的恨意。

    “看在我们这么多年夫妻情意的份上,你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若是让我查出来,可别怪我不顾夫妻情意。”郭太傅一脸的慷慨,想要让郑氏自己说出来。

    “妾身有什么地方让老爷不满意了吗。如果是的话,老爷就直说吧,妾身改就是了!”郑氏继续低头,由于她的低头,郭太傅没有看到她眼底的讽刺,呵呵,夫妻情意,以前或许有点,但是自从那件事情之后,夫妻情意这几个字对她来说就是莫大的讽刺了。

    “见过大人!”两人正说着话,卢氏被带到了书房,

    “贱人!”郭太傅一见卢氏,便怎么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他清楚地记得这个女人在那男人面前那副淫荡的样子,上前便踢了她一脚、

    “老爷怎么了,无缘无故得,这是在发什么火?”郭太傅发火有些莫名其妙,卢氏已经吓得说不出话了,毕竟她印象中郭太傅从未发过如此大的脾气,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摸样,却让他觉得莫名的害怕,如今发起脾气来,就更是可怕了。倒是郑氏一脸淡定。似乎见惯了他这副样子似的。

    “来人,将那野男人带上来!”郭太傅一声令下,立刻有家丁将那男人带了上来,那男子竟和郭望有着七八分相似,看的众人很是惊讶,唯有正式还是一脸淡定,只是有些责怪地看了卢氏一眼,似乎在怪她不小心。

    “卢氏不守妇道,这男人也是同罪,来人,将他们拖下去杖毙!”

    “老爷饶命,”大人饶命,此起披伏的求饶声没有动摇郭太傅的决定,那两个人被待了下去。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本官这些年对你还不够好吗?”郭太傅一脸地痛心疾首,如今他只想求一个结果。

    “呵呵,对我好,是啊,你对我可真是好,好到在我怀孕的时候和别的女人鬼混,还要纳那个女人为妾,知道当年我为什么会早产,从而伤了身子吗,就是那个女人在我的食物里面下了药。

    她想的倒是很美,只要我死了,她就能名正言顺地做正室夫人了,可惜啊,我命大得很,想死都死不了。却是失去了一个女人最重要的东西,而你却以此为由,名正言顺地纳了她为妾,知道吗,当我看着那个女人凤冠霞帔进门的时候,我对你的夫妻情意就此终止了。

    知道为什么你去了这么多小妾依旧没有男孩吗,那是因为我在你每个女人的食物里面都下了一种药,我无法容忍,我自己生不了儿子,却眼睁睁地看着别人的女人为你生儿子。

    没错,卢氏当初怀孕的时候,我是知道的,可是我却没有告诉他,因为我想看看,你像个傻瓜一样为别人养孩子的样子,而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这些年果然对郭望是如亲子,我的心里是真的很痛快,仱倒是看着你这幅样子,我觉得我也算不枉此生了,哈哈哈!”

    郑氏一口气将这么多年的冤屈一下子都说了出来,心里顿时有种很痛快的感觉,如今他总算得到报应了,她即便是现在去死也是值得了。

    “你这个毒妇。我当初真是瞎了眼,觉得你温驯贤良,如今后悔已是晚矣!”郭太傅看着郑氏这一脸疯狂的摸样,却是没有反省自己的错误,这个时代,男子三妻四妾本就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她竟是因为这个原因就对自己大加怨恨,亦是犯了七出之罪,可是要休离得

    “爹爹,为什么要打姨娘?”正在这个时候,郭望闯了进来,一脸心疼地质问着郭太傅,虽然是姨娘,但是那是他的生母,怎么可以眼睁睁地看着她被人打呢,所以他打着胆子准备找郭太傅求情。

    “住口,你不许再叫爹爹了!”郭太傅听到这个亲密的称呼,只觉得很讽刺,只要一想到自己一世英名,竟是落了个被妇人愚弄而不知的下场,心中便充满了怨气。

    “可是,为什么不让我叫,还有爹爹好凶哦!”郭望完全不知道情况,只知道自己很委屈,真的很委屈,自己这副身子自从慈宁宫大牢里面出来开始,便一直虚弱不堪,感觉很快便要死了似的,姨娘又被打,如今连爹爹都不理自己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一夕之间所有的事情都改变了。

    “呵呵,你想知道吗,那便出去问那个贱人去!问问他到底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问问你到底是谁的儿子,亦或者你就是个父不详的野种。”郭太傅此时完全失去了理智,只知道到处喷火。

    “母亲,你告诉望儿,这到底是指么回事?”郭望被郭太傅这几句莫名其妙的话吓住了,抓住了到目前为止还算比较正常的郑氏询问着。

    “呵呵,很简单,你的亲生父亲根本不是老爷,而是外面那个野男人,这事情现在被老爷知道了,老爷便做了现在的处置。

    还有啊,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虚弱吗,那是因为你中了一种无药可解的剧毒,如今只有十天的命了,你还是好好地珍惜现在的时间吧,该享受的通通享受一遍。”

    郑氏轻笑,嘴里却吐出的却是最残忍的话语,将事情的真相完全告诉了郭望,他讨厌郭太傅,也讨厌郭望。如今她最希望看到的便是他们痛苦不堪的样子。

    “不可能的,这绝对不可能,我是郭家的大少爷,怎么可能是个野种,这绝对不可能!”郭望一脸地绝望,疯疯癫癫地就跑了出去,他知道郑氏所说的很有可能是实话,因为她没有骗她的理由,但就是因为如此,他才没有办法接受,这么巨大的落差,让他怎么接受。

    “老爷,行刑完毕!”过了一会儿,外面的人将结果报告给了郭太傅,希望郭太傅给出一个处置。

    “嗯,断气了吗,断气了的话,直接拖到乱葬岗!”郭太傅一脸稀松平常的样子,这样的事情没少遇到,早已练就了不将人命当回事的本事。

    “是!”管家领命下去了。

    “从今天开始,你便去宁静鞌出家吧!”郭太傅回头看了一眼郑氏,叹了口气,终是结发夫妻,还是无法对她太过绝情。

    “列祖列宗在上,郭家第三十四代亦白在此敬告,吾幼承庭训,立志将家族发扬光大,却不料误信毒妇,导致郭家如今绝嗣,吾自知愧对列祖列宗,特前来告罪,九泉之下,自当向各位先祖告罪!”郭太傅将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便来到了郭家祠堂,放了一把大火烧掉了祠堂,也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昭和帝永兴十七年秋,一场大火烧毁了郭家祠堂,太傅郭闲亦是死于此次火灾,其独子郭望不知所踪,大夫人郑氏出家为尼。郭家幕僚死的死,散的散,一代豪门望族的郭家就此覆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爱卿们,朕有喜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如影随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如影随心并收藏爱卿们,朕有喜了最新章节